市场的昨天与今天:商品经济•市场理性•社会公正.pdf

市场的昨天与今天:商品经济•市场理性•社会公正.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市场的昨天与今天:商品经济•市场理性•社会公正》编辑推荐:有人曾归纳说:80年代谈“主义”,90年代谈“问题”,是改革时期人文知识界的两大阶段。80年代“文化热”、“新启蒙”、西学东渐、思潮迭起,知识界盛行标新立异,理论思维活跃。而90年代气氛骤变,知识界回到了“乾嘉时代”,多谈问题少谈主义成为时尚,而且“问题”也日益高雅化,国学、“后学”与官厅经济学成为三大潮流。秦晖则认为任何一元化的价值判断都是可疑的,“先洋人之忧而忧,后古人之乐而乐”也许并无什么坏处,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社会关怀也并不那么可笑;与古人对话、与洋人对话和与“上头”对话都没有什么不好,但与现实生活中的芸芸众生缺少一种沟通也不是什么可炫耀的事。对80~90年代的学风、士风之变化,正如对这一时期世风、政风之变化一样,要下结论怕还为时过早。书中所收之文便在经济社会史的大框架下触及了古今中外。

作者简介
秦晖,历史学家,经济学家,是当代中国有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他是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客座研究员,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中国经济史学会理事,中国农民史研究会理事,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特邀研究员。

目录
自序
古典商品经济与古代社会/l
汉金新论/3
汉代的古典借贷关系/37
关于西汉五铢钱的流通数额问题/60
唐代柜坊为“金融机构”说质疑--兼论封建后期金融市场的形成机制问题/73
汉唐商品经济比较研究/92
古典租佃制初探--汉代与罗马租佃制度比较研究/l l3
郫县残碑与汉代蜀地农村社会/l 38
“市场理性”如何实现/151
历史与现实中农业市场的价格一供给反应--关于“农民理性”的经济史考察/153
公平竞争与社会主义--“桑巴特问题”引发的讨论/1 74
寓平等于自由之中--评李普塞特《美国例外论》/202
“恰亚诺夫主义”:成就与质疑--评A•B•恰亚诺夫《农民经济组织》/21 9
相克亦相生--关于“经济民主”与“经济自由”/235
经济竞争中的“规则”与“起点”/240
淮橘为枳,出局者迷--中国式的“新左派”理论及辨析/255
市场、改革与公正/277
“原始积累”与转型期政治经济学/279
有了真问题,才有真学问--从何清涟著《现代化的陷阱》说开去/293
产权改革要体现社会公正--对《十字路口看乡企》一文的评论/302
敲响公正的警钟--秦晖访谈录之一/307
企业改革要民主--秦晖访谈录之二/31 1
“证券民主化”的反思--秦晖访谈录之三/314

文摘
版权页:

市场的昨天与今天:商品经济•市场理性•社会公正

插图:

市场的昨天与今天:商品经济•市场理性•社会公正

按胡先生的设想,如果西汉官铸五铢总量为280“万万”,则“除去政府机关掌握的80万万现金外,流通中的现金平均每人约为340钱,每户平均约为一千六七百钱,才比较合理。因为平帝元始中雇人1月之费为300钱,这大体可以反映当时的收入水平,故每人平均现金持有额为300余钱,绝对能满足货币流通的需要”。
胡先生在这里实际上一共提了4项理由。而这4项理由涉及如何看待西汉经济性质的大问题,其意义实已超出货币数量之争的范围,很值得一辨。
笔者以为这4项理由是不能成立的,试析之如下:
第一,2800亿之数是从武帝至汉末累计铸造之数,不能用之于任一时间断面如“元帝时”等。即使不考虑私销、毁损、外流、窖藏,假定所有这些钱都一直在流通,那也只能说到西汉末才有人均4000余钱之数。这个数字是否“实在太高”?当然,抱有封建自然经济的先人之见者难免有此感觉,但在我国古典时代这是完全可能的。《管子•国蓄篇》日:“人君铸钱立币,民庶之通施也,人有若干百千之数矣。然而人事不及用,不足者,何也?利有所并藏也。”
《国蓄篇》一般认为是战国时商品经济较发达的齐国学者的作品。在彼时彼地,货币发行量已达到人均数千钱的水平,犹不敷流通之需要。西汉商品货币关系的发达程度高于战国,这是公认的,其货币发行量最终达人均4000余钱,有什么可惊奇呢?
第二,胡先生说贡禹“家赀不满万钱”是纯指现金财产而言,但又说哀帝时“民资(按汉时赀、资多互通)不满十万”可免租赋,这“民资”绝大部分是实物,其中现金一定很少。这在逻辑上就是矛盾的。关于这个问题,我国著名货币史家彭信威曾有一个分析:“当时史书中所举(家资)数字恐怕是单指货币财富,而不包括实物财富。例如贡禹……说,以前贫穷,家赀不满万钱,可是接着又说他卖田百亩,以供车马。百亩田就不止万钱了。……班固说到元帝时国库的充裕,说是因为当时外戚中家赀千万者还少,所以钱集中在国库。可见所谓家赀是指货币。”彭氏谓家赀全为货币,未免过于绝对(笔者对此是怀疑的,此不具论),但他毕竟有所依据,而胡先生说家赀“绝大部分”是实物,货币“一定很少”,则纯属想象了。还必须指出,胡先生把民赀10万说成“中等地主”也是没有根据的。《汉书》卷4《文帝纪》谓“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一般认为1金合万钱,即10万钱为中人一家之产。“中人”就是中等人家,绝不能曲解为“中等地主”。就胡先生所引的那段原文看,“民赀不满十万”也是被视为中下之家,才可受到免租之宽待。胡先生将其视为地主,进而又想象其“现金很少”,又进而认定“地主家庭尚且如此”,一般人就更少接触货币,以此作为否定《汉书》记载的理由,这究竟有几分说服力?

内容简介
《市场的昨天与今天:商品经济•市场理性•社会公正》收录了作者讨论商品经济、市场理性和社会公正的二十篇论文。他在自序中称,这二十篇文章大致反映了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中期的学术与心路里程。他坦言,这个旅程是从八十年代的问题研究到九十年代的主义议论的过程。这二十篇文章构成了秦晖自己所云“问题—主义—问题认识”循环中的一环,而贯穿其中的是对自由的价值关怀。秦晖先生将这二十篇文章置于三个标题之下,即“古典商品经济与古代社会”、“市场理性如何实现”和“市场、改革与公正”。第一部分的七篇文章是研究问题的成果,讨论的主要对象是汉代的商品经济。表面上看来,它们与自由无关,实则在严谨的学术叙述之下,秦晖先生在字里行间隐藏着他的终极关怀。第二和第三部分的文章是所谓的“主义”部分,直接围绕着自由和公正展开。除自序中的扼要心路介绍之外,作者并没有安排一篇统领全书的文章,解读其思想的任务因而留给了读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