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词传.pdf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词传.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词传》是白落梅继《世间所有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恨不相逢未剃时》之后的又一散文力作。这部作品延续了她一贯的风格,用禅意、空灵、优美的文字,将纳兰容若的生平娓娓道来。辅之以诗词,穿插以议论和抒情,使得对纳兰容若的描述更加饱满而精彩。曾经“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如今,有一个女子,试图从他的词中,解读纳兰的心事——《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属于我们的,接近纳兰内心的机会。

作者简介
白落梅,原名胥智慧。栖居江南,简单自持。心似兰草,文字清淡。其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播出三十余篇。作品常见于《读者》等杂志。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已出版作品《恍若梦中一相逢》《烟月不知人事改》《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恨不相逢未剃时》。

目录
引言:一朵佛前的青莲

第一卷 不是人间富贵花
零落凡尘 003
神童美誉 009
青梅竹马 014
缘来缘去 020
初犯寒疾 026

第二卷 韶华如梦水东流
人在谁边 035
琴瑟合鸣 041
迷途知返 047
銮殿高中 052
御前侍卫 058

第三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只如初见 067
远赴塞外 073
天涯孤旅 079
风雨归来 085
随军出征 091

第四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爱妻离世 099
天上人间 105
佛前青莲 111
断弦再续 117
西风古道 123

第五卷 我是人间惆怅客
薪火煮茶 131
梦醉江南 137
人去春休 143
明月相思 149
十年踪迹 155

第六卷  一世荣辱尽归尘
京师重逢 163
姹紫嫣红 169
寂掩重门 175
缘尽魂断 181
一生归尘 187

附录一 纳兰容若词集 193
附录二 纳兰容若年谱 241

序言
引言:一朵佛前的青莲
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座有了年岁的城墙,用无数个青翠的日月堆砌而成。日子是一砖一瓦,生命是一梁一柱。城墙里,因为生活,因为情感,而充盈丰满。人生是什么?是在三月的早春,看一群燕子,于古老的庭院衔泥筑巢;是在清凉的夏季,看满池莲荷,寂寞地在水中生长;是在风起的深秋,看一枚落叶,安静地赶赴美丽的死亡;是在落雪的冬夜,看一尾白狐,遁迹在荒寒的山林。
无论时光走得有多远,来时的路,去时的路,还是一如既往,不会因为朝代的迁徙而变更。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许多生命都微小如沙砾,我们可以记住的,真的不多。王谢堂前燕犹在,帝王将相已作古,沧桑世事,谁主浮沉?俯瞰烟火人间,万物遵循自然规律,在属于自己的界限里,安稳地成长。人的生命,与万物相比,真是渺若微尘。
可我们还是应当记住一个名字,一个叫纳兰容若的名字,记住他的《饮水词》。伫立在光阴的路口,随历史的风,倒向流淌,去寻找一段三百年前的青梅旧事,打捞一场深沉如海的清朝遗梦。他生在王公贵胄之家,高贵的血液铸就了此生无上尊荣。本是烈火烹油、繁花著锦,可他偏思冰雪天地、三秋落叶。他拥有富贵奢华,却渴慕布衣清欢;他处红墙绿瓦,却思竹篱茅舍;他食海味山珍,却思粗茶淡饭。
纳兰容若的前世,是一朵在佛前修炼过的金莲,贪恋了人间烟火的颜色和气味,注定今生这场红尘游历。所以他有冰洁的情怀,有如水的禅心,有悲悯的爱恋。纳兰容若的一生,沿着宿命的轨迹行走,不偏不倚,不长不短,整整三十一载。在佛前,他素淡如莲,却可以度化苍生;在人间,他繁华似锦,却终究不如一株草木。
他自诩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他用三十岁的年华,陪伴在永远十九岁的爱妻身边。草木黄尘下,他们拥有一间用感情垒砌的幸福小巢。不是很宽敞,却很舒适;不是很明亮,却很清幽;不是很华丽,却很安逸。不需要多少装饰,只要一壶佳酿和一卷《饮水词》,因为那位风流才子,纵是归入尘土,也不忘诗酒敬红颜。尘世的暖,可以透过黄土的凉,传递给他们一缕清风、一米阳光、一剪月色。还有整个秋天的红叶,足够捂热他们的寒冷,重新点燃曾经那段薄浅的缘分。他深情若许,又终究辜负了,梦里江南的另一位绝代佳人。
岁月无边,人生有涯。让我们在有限的生命里,拥有自己可以拥有的,珍惜自己能够珍惜的。不要让似水年华,匆匆擦肩,不要辜负,这仅有的一次人生。纳兰容若的《饮水词》,还被万千世人搁在枕边,伴随月亮一起吟诵。纳兰容若喜欢的莲荷,还长在渌水亭畔,那满池的荷花应该有三百岁了。三百年,一生一死,一起一灭,看过凡尘荣辱,知晓世情风霜。就让我们静静地听它讲述,曾经有一个叫纳兰容若的才子,一段若只如初见的开始,还有秋风悲画扇的结局。
清秋时节,披一件黄昏的云裳,游江南园林,见池中莲荷,落尽最后花朵。新月孤舟,残荷枯梗,有如一段老去的爱情,老去的故事。想起李义山之句:留得残荷听雨声。此间诗韵,让凉薄的心,迟来的梦,亦有了一种无言的美丽。繁华关在门外,独我品尝这一剪,清净时光。念及纳兰词《临江仙•寒柳》,低眉提笔,和韵一阕《临江仙•秋荷》,聊以为寄。
绿阔千红无处觅,缘何只遇凋残。一声诗韵锁窗寒。由来舟不系,因果总相关。
本是云台清净客,相逢怎在秋山。来时容易去时难。任凭风做主,长伴月儿弯。
白落梅
2010年清秋于太湖

文摘
第一卷
不是人间富贵花
零落凡尘
三百多年了,多么遥远的年岁,足以让沧海化作桑田。又是多么的短暂,就像是光阴的火,一闪一灭的距离。历史的时空风云浩荡,曾经显赫辉煌的大清王朝,也不过是在史册上做了一场春秋大梦。多少盛极一时的帝王将相,只是大清天空上,闪烁过的一颗流星,稍纵即逝的璀璨,瞬间就灰飞烟灭。
曾经富丽堂皇的紫禁城,如今是一座虚空的城池,白天有摩肩擦踵的过客,夜晚却是亡灵的影子在徘徊。曾经叱咤风云的帝王,也只能在自己专有的那片天空,君临天下。而一代又一代的文武百官、后宫嫔妃以及太监宫女更是渺小如粉尘。但我们依旧可以在空荡的皇城,闻到他们微弱的呼吸,在白玉栏杆上,感受到他们余留的温度。大清王朝,留给我们的,是一种深邃的孤独,一种高贵的寂寞。
时光仍在,是我们在飞逝。推开大清朝关闭的重门,尘封的记忆如同冰河破裂,在历史的河道奔涌。退隐在岁月帷幕后面的,是无数风流王者,金戈铁马、逐鹿中原的故事;无数折腰英雄,驰骋疆场、碧血黄沙的故事;甚至还藏隐着许多儿女情长,肝肠寸断、催人泪下的故事。有这么一个人,用他旷世才华、多情风骨,拨动了大清朝那根冷韵冰弦,在康熙盛世弹奏一曲人间绝响。
他,纳兰容若。公元1655年1月19日,一个飞雪的腊月,降生在北京。这么一个幼小的生命,与生俱来就携着高贵的金冠,因为他的身上流淌着纳兰世家的血液。纳兰世家,一个集荣华与贵胄、显赫与威望的家族。他就像是一颗被闪烁群星环绕的月亮,带着璀璨的光环,夺目又高洁。这样一块无需雕琢,就光滑温润的天然美玉,挂在纳兰明珠辉煌的府邸,不仅是锦上添花,更是在华贵中添一份清雅的韵致。
容若的父亲,是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纳兰明珠,人以 “相国”荣称。母亲觉罗氏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其家族——纳兰氏,隶属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纳兰容若的曾祖父,是女真叶赫部首领金台石。金台石的妹妹孟古,嫁努尔哈赤为妃,生皇子皇太极。整个纳兰家族与皇室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分离的紧密关系。
容若是纳兰明珠的长子,明珠视他为珍宝,为之取名纳兰成德,因避皇太子胤礽(小名保成)之讳,改名性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并且有一个很好听的乳名,冬郎。这样一个被后世称之为传奇的人物,一个才华惊世、风度翩然的才子,一个令无数红颜倾倒的旷世情种,他出生的时候,必定有着不同凡响的故事。他就是佛前一朵金莲,用千年修炼的正果,换取一段人间情爱。
可他出生在腊月,又如一枝寒梅,在绚烂至极中,自守一份冰雪天地。他不是红颜,却于百媚千红的花丛,绝世独立,倾城倾国。我们几乎可以看到,那一天纳兰府里,所有庭院的梅花,都在纷飞的雪中傲然绽放。仿佛要将一生的芬芳都散尽,只为他纳兰容若。至今我们捧读他的《饮水词》,还闻得到那沉浸百年的芬芳,缓慢地从书中飘溢而出,那幽香沁人心骨。
他不是君王,却在冠盖如云的文武百官中独自高贵,受尽荣宠。我们不难想象,当朝宰相纳兰明珠喜得贵子,是何等的盛事。容若满月的那晚,纳兰府中的大红宫灯,取代了紫禁城的璀璨。朝廷官员云集于此,府外车如流水马如龙,甚至大清皇帝的龙蟠御辇都驶来。那一晚,北京城的烟花独为他绽放,那样肆无忌惮地灿烂燃烧。无数怀着喜悦心情观看烟花的人,都不知道,那个小小孩童,喜欢的不是燃烧的炽热,而是烟花散尽的薄凉。
这就是纳兰,他宁可做一枝寒梅,也不要和百花争妍,尽管他有傲视万物的资本。他宁可独赏烟花寂灭的薄凉,也不要那燃烧的粲然,尽管他避免不了那必经的过程。生命原本就是无言,这些无端的因由,以及被记录的足迹,是命运为将来埋下的伏笔。我们每个人,都是懵懂无知地来到人世,出身高贵与卑贱,都无从选择。也许我们都要按照命定编排好的规律,去履行前世的盟约,去打理自己的人生。
命运之神虽然可以预测生死、占卜未来,却挡不住阳光下寸草的潦生,挡不住漫漫山河的浮沉起落。尽管结局或许不能更改,但是过程已经被添减,甚至可以面目全非。就像纳兰短暂又华丽的一生,谁又能肯定,他没有悄然地改变什么。至于结果,一个煌煌王朝都不能逆转已定的结果,更况只是一个薄弱的人。
小小的容若,在襁褓之中,还不知贫富荣辱。每天被一大群的嬷嬷们侍候着,被阿玛、额娘宠爱着。纳兰明珠捧着手中粉嫩的婴孩,端详他不凡的长相,他知道,这个孩子不仅继承他高贵的血统,将来还要继承他的爵位、荣耀,以及一切的一切。明珠忽略了,一个生来就不平凡的孩子,必定会有不平凡的一生,但是所谓的不平凡,未必就是叱咤风云、横扫万古。而他自己,在后来利用皇帝的宠信,独揽朝政,贪财纳贿,卖官鬻爵,乃至被参劾,在封建统治集团的内部争斗中,经历荣辱兴衰,浮沉几度。
所谓水满则溢,月圆则亏。世象的迷离,宿命的玄机,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所能预知。就像当年明崇祯皇帝的龙床余温尚存,李闯王已破城而入,在热浪蒸腾中坐上了龙椅。而陈圆圆甚至还没来得及给李闯王跳一曲霓裳羽衣,八旗壮士已似流沙般奔泻而来,将李自成的帝王之梦席卷一空。然而盛极一时的大清王朝,最后被英法联军破城而入,仅是一支火苗,就将这偌大的国家烧得体无完肤。春秋数载,乱云飞渡,时光没有一双饮恨苍天的眼睛,它的心却清澈如镜。落日之后必定见星辰,明月佩戴着闪耀的光环,又还是会被黎明摘去。
纳兰的一生,政治上算是平稳的,可他要为自己的人生背负另一种沉重,那就是情爱。尽管我们不能预知将来,可是冥冥中,自有定数牵引着你走下去。容若周岁之时,明珠为他安排了一场盛大的抓周宴会。这个从古至今沿袭了无数年的民间习俗,隐约地暗示了一个人一生的命数。
周岁的容若,已会蹒跚地走几步。当他清澈的眸子,看到摆在眼前琳琅满目的物件时,天真的脸上流露出新奇喜悦之色。他的人生似乎不需要经历多少的抉择,仅是周岁之龄的他,或许就明白,自己一生之所归,懂得在幼小心灵,种下诗意的情怀。他在诸多物品中,一手抓起珠钗,一手抓起毛笔,就再也不肯放下,对于其余的物品,视而不见。
一手情感,一手学识,对于这个结局,纳兰明珠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喜的是他手握毛笔,必是天资聪颖,将来学识过人,有所作为。忧的是,他手抓珠钗,不是好色徒,也为多情种。自古多少壮志雄心,抵不过红颜一笑,只怕他会陷身情海,断送了追求。
抓周,一场似是而非的游戏,这场游戏,真的可以判定纳兰的一生吗?一个出生在王族贵胄之家的公子,喜欢诗酒美人,亦属寻常之事。他来到人间,终究是有使命的,一个人的使命,未必就是成就大业、驰骋疆场、平定江河。为一段情缘而来,为一个故事而来,为一本词集而来,哪怕只为了兑现一个诺言、还一份债约,也是使命。
纳兰容若的使命究竟是什么,我们只能在他刚刚开始的人生里,顺着生命深深浅浅的脉络,一路追寻下去。窗外,那一枝风雪中的寒梅,静静吐露清芬,似乎想要诉说些什么,最终却只给了我们一个雅洁又神秘的微笑。
……

内容简介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词传》:纳兰容若的前世,是一朵在佛前修炼过的金莲,贪恋了人间烟火的颜色和气味,注定今生这场红尘游历。所以他有冰洁的情怀,有如水的禅心,有悲悯的爱恋。纳兰容若的一生,沿着宿命的轨迹行走,不偏不倚,不长不短,整整三十一载。在佛前,他素淡如莲,却可以度化苍生;在人间,他繁华似锦,却终究不如一株草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