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英的崛起.pdf

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英的崛起.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基于对对冲基金行业领军人物300个小时的真实访谈和无数的业内第一手资料,使《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成为一部权威的对冲基金史。
《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一经出版,便被彭博资讯提名为最著名的50本商务书之一,并入围2010年《金融时报》-高盛商务图书奖!
在《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中,你将跟随作者的脚步,深入对冲基金从开始出现到成长壮大的鲜为人知的历程,经历其中时而平静时而波涛汹涌的种种精彩事件,真实体验在每一次的交易和崩溃中他们的情绪激昂和无助。

名人推荐
“《富可敌国》一书对如何在对冲基金这个神秘的领域成为亿万富翁这个模糊的问题提供了很大的启示。塞巴斯蒂安﹒马拉比以轻松的语气讲述了这个行业一系列为人熟知或不广为人知的神奇人物,他描述了阿尔弗雷德•文斯洛•琼斯的匪夷所思的经历,这个曾经居无定所的新闻工作者、社会学家、大胆的反纳粹分子于二战后创立了第一只‘对冲’投资基金。自那之后,我们看到了他对一系列投资巨头的生动描述——从十足的赌徒迈克尔•史坦哈特,到大胆的流亡者乔治•索罗斯,到随和的选股高手朱利安•罗伯逊,到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那些不走运的知识分子,再到现今的对冲基金业巨星们。尽管马拉比用的是轻松的语气,但他提出了一个非正统却令人信服的结论:鉴于对冲基金资金如此庞大,它们很可能是社会用来承担风险的最好的工具。任何对此有异议的人都将难以理解近来华尔街的崩溃这一事实。如果一个人对于将风险集中在那些他们的高层管理者用别人的钱来做赌注,并且傲慢地要求纳税人买单的大银行觉得恐惧的话,那么,就像马拉比所指出的,对冲基金就是一个消除恐惧的必要良策。”
——罗杰•洛温斯坦(Roger Lowenstein),《华尔街的末日》一书作者

“塞巴斯蒂安﹒马拉比将我们带入对冲基金这个神秘的领域,讲述了一个精彩的故事,传授了金融知识。这本书讲述的都是参加高风险游戏的丰富多彩的人物。从头至尾,马拉比都以其惯有的睿智,帮助我们理解金融业中这个非常重要的转变。”
——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后美国世界》一书作者

“当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创立第一只对冲基金时,他根本不知道它会何去何从。塞巴斯蒂安﹒马拉比肯定是现阶段对对冲基金最敏锐的研究者,他在这本非常好的书中与你分享他的见解。”
——艾伦•布林德(Alan S Blinder)博士,Gordon S rentschler memorial的经济学教授,《静悄悄的革命:中央银行走向现代》一书的作者

“一部引人入胜的历史。马拉比对关键人物做了生动地描述,同时也对不同金融历史时期、不同投资风格的优势根源进行了深入地讨论。我向学术界及资产管理领域的同仁和学生强烈推荐这本书。”
——约翰.Y.坎贝尔(John Y. Campbell),哈佛大学经济系主任,阿洛斯瑞特资本公司(Arrowstreet Capital)的合伙人

“《富可敌国》一书所带来的启发非常受欢迎…[马拉比]对相关的金融理论有敏锐的洞察力,描述生。”
——《华尔街日报》

“很不错...是权威的对冲基金史,对许多著名人物和他们充满戏剧性的经济起落引人入胜的描述。马拉比将叙述与经济理论和市场历史进行了非常适当的穿插,而且他巧妙地用简单而优雅的文字解释了复杂的交易策略。”
——《华盛顿邮报》

“对一个行业的起起落落的精彩描述,在这个行业中,没有几个20多岁的对冲基金崇拜者了解他们的历史。他们和爱管闲事的政治家应该在重蹈覆辙之前读读这本书。”
——《金融时报》

“马拉比的书内容丰富,娱乐性强...”
——《新闻周刊》

“《富可敌国》一书是关于美国最赚钱的投资工具的专业入门书。[马拉比的书]见解精辟,内容丰富,他善于讲故事,作为财经作家也一样优秀。”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时事纵观’(NPR's All Things Considered)

“在《富可敌国》一书中,马拉比记录了对冲基金业辉煌的历史。他不只解释了最有钱的大亨们如何赚钱。他认为,对冲基金业有吸引力的不同之处是华尔街的未来,而且也可能能拯救华尔街。”
——《纽约时报书评》

“塞巴斯蒂安﹒马拉比关于对冲基金的历史写得很好,充满睿智,取材得当。”
——格里高利•曼昆(Greg Mankiw)

“塞巴斯蒂安﹒马拉比的深入研究和清晰的写作风格很吸引人...《富可敌国》一书深入剖析了对冲基金这个赚钱的行业,是当前最好、最引人入胜的金融书籍之一。”
——财经专业邮报(The Finance Professional's Post,纽约证券分析师协会的一个出版物)

“非常好的书”
——大卫﹒布鲁克斯,《纽约时报》

“马拉比...将专业知识与生动的讲述很好地结合起来...是对一个鲜为人知的金融领域生动刺激的描写。”
——《科克斯评论》

“《富可敌国》是对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对冲基金英雄的深入研究史,是一个关于开创一个成功且灵活的行业的格格不入、逆势而为的知识分子的引人入胜的故事。没有他们,金融业仍将是因循守旧的。”
——《经济学人》

媒体推荐
“目前为止对改变了金融结构、并将继续改变金融结构的这个鲜为人知的行业最全面的描述。”
——《华尔街日报》

“非常好。”
——《纽约时报》大卫﹒布鲁克斯

“一本极其令人满意的书:一部金融市场最前沿的引人入胜的历史,一个危机出现时这些鲜为人知的机构的现状的扣人心弦的描述。”
——《卫报》(The Guardian)

“精彩。”
——《slate》杂志

“一部精彩的对冲基金行业史,今年夏天的必读书。”
——《纽约时报》

“马拉比设法将那些奇闻逸事戏剧化,比如保罗﹒琼斯预测到1987年的股市崩溃,还有乔治﹒索罗斯1992年成功狙击英格兰银行。他深入了解了交易者的想法…并不着痕迹地增加了这个可读性极高的故事的历史性和学术性。”
——《金融时报》

“《富可敌国》是对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对冲基金英雄的深入研究史,是一个关于开创一个成功且灵活的行业的格格不入、逆势而为的知识分子的引人入胜的故事。没有他们,金融业仍将是因循守旧的。”
——《经济学人》

“[马拉比的书] 见解精辟,内容丰富,他善于讲故事,作为财经作家也一样优秀。”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

“马拉比的书内容丰富,娱乐性强。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帐目和奢侈的生活方式甚至可能引诱你转行。”
——《新闻周刊》(Newsweek)

“…很不错的书…”
——《经济学原理》(Economic Principles)

“很精彩…权威的对冲基金史。”
——《爱尔兰独立报》(The Irish Independent)

“有说服力…一个诱人且可信的看法。”
——《展望》(Prospect)

“高明、引人入胜的分析…一部很好的书。”
——《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

“令人信服…[马拉比]对相关的金融理论有敏锐的洞察力,描述生动…《富可敌国》也是目前为止对改变了金融结构、并将继续改变金融结构的这个鲜为人知的行业最全面的描述。”
——《华尔街日报》

“富含信息和许多的轶事…其清晰明了可作为其他金融作家的典范。”
——爱尔兰《星期日商业邮报》(Irish Sunday Business Post)

“很有意思。”
——《出版者周刊》 (Publishers Weekly)

“对一个鲜为人知的金融领域生动刺激的描写。”
——《科克斯评论》(Kirkus Reviews)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塞巴斯蒂安·马拉比(Sebastian Mallaby) 译者:徐煦

塞巴斯蒂安·马拉比,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时期对外关系委员会国际经济高级研究员,《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 他在《经济学人》杂志工作了13年,在《华盛顿邮报》编委会工作了8年,主要专注于经济全球化和政治经济领域。他的著作包括2004年出版的《世界银行家》( The World's Banker)和1992年出版的《后种族隔离时代》(After Apart-heid),两本书均入选《纽约时报》推荐书目。

目录
推荐序一 对冲基金:智慧的独行侠,还是捣乱的坏孩子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推荐序二 对冲基金与中国
刘震
中国首只对冲基金负责人
易方达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总经理

中文版序

引言 对冲基金与新精英的崛起

第1章 谁缔造了对冲基金第一个神话
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1968年被《纽约》杂志奉为业界“鼻祖”。到1968年,他的累计回报率几乎高达5000%,这意味着1949年投资的10 000美元现在整整相当于480 000美元,他远远超过了他的竞争对手。但经过20年的辉煌后,琼斯的投资优势消失了,市场终于追上了他。
关键词: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 鼻祖

第2章 大额交易的高手
1971年,在《财富》杂志公布的28只最佳对冲基金中,史范柏公司是唯一一家在萧条时期有所增长的。从1967年7月开创以来,公司获得了361%的收益,这个业绩比同时期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好36倍。在市场上打拼的28年里,斯坦哈特只有3次亏损,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是八万二千分之一。1979年秋天,他结束了一年的休假,又杀了回来,大步迈入20世纪80年代。
关键词: 迈克尔•斯坦哈特 史范柏公司 大额交易

第3章 趋势分析时代来临了
仅在1980年,商品公司就赚了4 200万美元,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因此,即使在对140名员工发放了1 300万美元的奖金后,威玛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在世界500强企业中仍然排名58。其后顶尖交易员的外流加上威玛的大手大脚使公司陷入危机,历史的重心开始转移:从威玛转到一帮年轻人,从普林斯顿的悠闲舒适转到纽约对冲基金的新一代。
关键词:海默•威玛 迈克尔•马库斯 布鲁斯•科夫勒 商品公司

第4章 金融炼金术
某杂志的人物简介说,索罗斯早在大多数基金经理知道东京在哪儿之前的好几年就是全球投资的研究者,他从静得可怕的曼哈顿交易大厅,到统治全球市场,并用5种语言和全球的金融家交谈。《经济学人》杂志称他是“世界上最迷人的投资者”,而《财富》杂志的封面故事则暗示他可能会作为“当代最有预见性的投资者”排在沃伦•巴菲特的前面。
关键词:乔治•索罗斯 量子基金 黑色星期一

第5章 这只“大老虎”比任何人都懂股票
罗伯逊能找出千里马的能力构成了他明显的优势,从1988年初到1992年底,老虎基金的收益连续5年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接下来的一年,罗伯逊超越了自己以往的纪录,在扣除各种费用后,他给他的投资者们带来了64%的回报率。据《商业周刊》估计, 1993年他的个人收入达到了10亿美元。而由于老虎基金的成功,富有的投资者越来越开始把目光投向下一代的基金明星。
关键词:朱利安•罗伯逊 老虎基金

第6章 每次扰乱市场的都是他
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期货最大的贸易商之一詹姆斯•埃尔金斯说:“每当保罗•都铎•琼斯走进场内,整个市场都会害怕。我的规模可能比他的规模大,但他的名望能让他每次进入时都会把整个市场搅乱,反应令人瞩目。”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对冲基金已经大到足以改变各种市场,它们甚至可以压倒政府。
关键词:保罗•都铎•琼斯 都铎投资公司

第7章 狙击英镑的“白色星期三”
1992年,在德国马克交易两年后,德鲁肯米勒上演了他职业生涯中最伟大的胜利——英镑狙击战,他打破了欧洲货币秩序,奠定了对冲基金在全球金融中新兴力量的地位。为了防止对本国货币的投机性攻击,欧洲最终在1999年统一了货币,而亚洲和拉丁美洲的新兴经济体卡在了盯住汇率政策上,这在未来10年给对冲基金创造了巨大的机会。
关键词:斯坦利•德鲁肯米勒 乔治•索罗斯 英镑危机

第8章 对冲基金的狂欢结束了吗
到1994年9月,投资者已经从对冲基金抽回了约9亿美元,而且撤资远未结束。保罗•都铎•琼斯退还了资金的1/3,科夫勒在1995年6月决定退回资金的2/3,索罗斯也抱怨资金的规模。而受到致命打击的斯坦哈特在1995年宣布退休,他的离开是对冲基金历史的一个分水岭:作为一个做了27年交易的奇才、三巨头之一退出了这个行业。
关键词:格林斯潘 迈克尔•斯坦哈特 债券市场危机

第9章 是嗜血的金融大鳄,还是悲悯的救赎者
1997年9月下旬,索罗斯飞往香港参加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对他的接待仪式反映了他的双重性。投机家索罗斯不出所料地受到谴责,但是,作为政治家和慈善家的索罗斯在会议上被大家交口称赞。索罗斯像一个救赎犯罪的救世主,从奥林匹斯山走下来,但他遭受了钉在十字架上的痛苦。
关键词:索罗斯 亚洲金融危机

第10章 敌人就是自己
1998年8月是对冲基金历史上最残酷的一个月。到美国劳动节的时候,4只基金里有3只在亏损。梅里韦瑟和他的伙伴亏掉了资本的44%,即19亿美元,他们算出这种损失的可能性在宇宙的整个寿命期限内都不会发生一次。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失败提供了一个关于杠杆融资危险性的实例,然而,世界的反应不仅让杠杆交易继续进行,而且容忍其变本加厉。
关键词: 约翰•梅里韦瑟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

第11章 宏观型对冲基金时代的终结
2000年3月,在纳斯达克开始下跌的时候,罗伯逊已经决定退出,他被打击得太厉害而不想再去改变它了。4月28日,索罗斯也宣布量子基金从此将作为一个捐赠基金来管理。在短短一个月内,两个最大也最有名的对冲基金落下了帷幕。至此,索罗斯似乎不再涉足他曾帮助创造的这个行业。但他大错特错了,现在为对冲基金写墓志铭还为时尚早。
关键词:老虎基金 量子基金 科技股泡沫

第12章 机构投资者,对冲基金的新活力
首先将捐赠基金和对冲基金融合起来的是耶鲁大学的大卫•斯文森。捐赠基金的资金涌入表明对冲基金这个行业远未衰亡:新世纪刚开始几年相对来说是宏观型对冲基金的时代,但现在已被法拉龙之类的事件驱动型基金取而代之。随着它们吸纳更多的机构资金,对冲基金变得更壮大、更娴熟、更有条不紊,它们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产业。
关键词: 大卫•斯文森 耶鲁捐赠基金 汤姆•斯泰尔 法拉龙

第13章 不可复制的神秘“大奖章”
到2009年退休的时候,西蒙斯已经远不止是个亿万富翁了。仅2006年一年,据说他的个人收入就达到了15亿美元,相当于星巴克115 000名员工和好事多118 000名员工创造的企业利润的总和。每次西蒙斯的照片登上财经杂志封面,就有更多急切的机构资金涌入计量交易系统,然而,该基金取得令人惊叹的成功的原因却一直是个秘密。
关键词:詹姆斯•西蒙斯 大奖章基金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

第14章 它可能引发火灾,也可能是消防员
自从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崩溃,华尔街一直担心下一个对冲基金的倒闭。现在,事情发生了,疤痕却几乎看不见。对冲基金的批评者仍然担心这些高负债的恶魔可能影响整个体系,毕竟,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就是这样。但是,大本营投资集团已经证明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面:也许对冲基金有时可能引发火灾,但它们也可能是消防员。
关键词:肯尼斯•格里芬 大本营投资集团 多策略基金 不凋花基金

第15章 谁是风暴中最大的赢家
每一个新的时代都有一种新的失误,为交易员创造新的机会。宏观对冲基金的鼎盛时期可能已经过去,但信贷对冲基金的鼎盛时期已经到来。约翰•保尔森就是新时代的乔治•索罗斯。截至2007年底,保尔森旗下的抵押贷款基金扣除费用后累计上涨了700%,产生了大约150亿美元的利润,保尔森本人赚了30-40亿美元。
关键词:约翰•保尔森 信贷对冲基金

第16章 “剩”者为王
一只精明的基金的基金——石溪资本计算发现,资产规模在10亿美元以下的对冲基金在2008年下降相对不多,亏损了12%,与此同时,石溪资本跟踪的资产规模在10-100亿美元之间的基金亏损了16%,而规模在100亿美元以上的亏损了27%。然而,尽管损失惨重,但它们仍然是受羡慕和渴望的对象,仍然是现代资本主义最喜欢的打发时间的高手,它们毫不掩饰对金钱的追求。
关键词: 大本营投资集团 全身而退的小型对冲基金

结论 金融业的未来取决于对冲基金的过去
附录:老虎基金创造了超额利润吗
译者后记

序言
[推荐序]
对冲基金:智慧的独行侠,还是捣乱的坏孩子
巴曙松研究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博士生导师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关于对冲基金,市场最为津津乐道的,要么是他们如何在动荡不居的金融战役中获得巨额财富、对冲基金经理每年获得的数以亿美元计的丰厚奖金以及这些对冲基金经理个人的传奇般的才能,要么是他们如何成为金融稳定的巨大冲击力量,密谋于暗室,以令人出其不意的操作手法,冲击政府的政策与市场的防线。
这样两个完全对立和迥异的形象,智慧的独行侠,还是捣乱的坏孩子,在这次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几乎同时得到了集中的展现:我们一方面可以看到许多对冲基金在金融危机冲击下依然盈利丰厚,我们同样也看到监管者把不少危机的导火索归结为对冲基金。
实际上,许多对于对冲基金几乎矛盾的看法,源自于对这个有些神秘的投资群体的不了解。因为信息的披露有限,公众可以获得的关于对冲基金的信息与资料往往一鳞半爪,各种误读当然就难以避免。我曾经遇到几个全球较大的对冲基金,他们的办公室往往不再繁华的中心商务区,而往往是在一般的公募基金很少去的安静场所,我曾经见到一家全球较大的对冲基金在香港的公司,实际上就是在一个居民小区办公的。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这本关于对冲基金的著作凸显了其独特的价值。
本书跨越了更长的历史、包含了更多位传奇的对冲基金经理的故事,并且将离我们最近、破坏力最强的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这些对冲基金的生死存亡故事也鲜活展现给读者,为读者丰富了难得的一线市场体验。无疑,本书精彩讲述了对冲基金这一神秘群体的奇闻轶事。作为一名研究学者,在饕餮这些精彩故事之余,我更加关心的是对冲基金行业背后发展的轨迹,这一产业对于全球金融市场的作用。因此,从专业金融研究的视角,剥离掉精彩的故事细节,对对冲基金与前沿金融理论的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梳理,希望能够对读者提供一定的指引。

文摘
对冲基金的有效市场理论实践
关于有效资本市场的争论虽然经过几十年仍然没有取得定论,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对冲基金的实际操作和前沿探索。根据对冲基金对于有效市场的理解,他们认为在长期中,随着各种信息在市场中的有效反映,市场是趋于有效的,但是在短期,市场中存在着大量的无效情况,这些无效情况可以提供无风险的套利机会,这些超额收益如同诱饵一般,吸引拥有特殊信息的投资者进入到场内进行套利操作,其获取超额收益的同时,也将新的信息传递到了市场。
在投资实践中,对冲基金首先建立属于自己的证券收益解释模型,在建立了该模型之后,如同寻找到了衡量资产价格的标尺,可以用标尺来判断不同资产价格的合理程度;第二步,可以利用标尺来获取收益。一方面,可以利用市场对不同证券的低估和高估,通过买入低估的证券,卖空高估的证券,之后等待市场修正这一定价错误,以此来套利。另一方面,对冲基金也会利用市场的错误,成为趋势投资者,利用市场趋势来获取收益。对冲基金这两种获取收益的行为,使其成为有效资本市场状态的稳定器和破坏者。
目前对冲基金的主流投资策略中,大多是根据套利交易性质和投资异象的特征来加以区分的。
股票多空策略long-short,该策略是最为传统的对冲基金策略,根据对冲基金的模型,对股票价格的合理程度加以评估,做多低估的股票,做空高估的股票,待估价错误修正的过程来获取收益。
兼并套利策略Merger Arbitrage,该策略认为在公布兼并信息之后,被收购公司相对收购公司获得超额收益,通过做多被收购公司,做空收购公司,可以在公告之后获得超额收益。
可转换套利Convertible Arbitrage,买进可转换债券,并卖空标的股票,行使转换权等同于回补空头头寸,在可转换债券及标的股票的价格偏离均衡水平时会有利可图。
统计套利Statistic Arbitrage,该策略根据历史数据,统计出几种证券之间的相互关系,一旦现实市场偏离了历史数据关系,就进行交易以套利。

对冲基金的考核机制
对冲基金从事上述金融理论前沿探索并不是因为他们富有研究热情,虽然对冲基金行业吸引了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和专业的金融研究者,对冲基金之所以能够成为金融研究的先锋力量之一,还在于其对投资业绩的追求,对冲基金获得风险调整后收益最大化的行为与寻找能够更好的解释证券收益率的因子,以及寻找更多的解释因子的金融理论前沿探索行为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根据Grinold and Kahn(1997)提出的积极管理的基本法则(fundamental law of active management),信息比率是衡量积极管理的使用最为广泛的风险调整后指标,其分子是相对业绩基准取得的超额收益,即alpha,其分母是相对业绩基准的跟踪误差。在与业绩基准偏离一定的情况下,获得越高的超额收益,则该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越高。对于对冲基金而言,由于大部分追求绝对收益,将业绩比较基准更换为无风险收益率,则就演变为夏普比率,该指标是对冲基金行业使用最为广泛的业绩评价指标。对于对冲基金经理来说,提升的两个途径,一是提高,信息系数,即寻找对股票收益解释能力更加显著的因子;二是提高,宽度,即寻找更多的因子,并且这些因子与已有的因子的相关性不高。
将个股收益的多因子模型与基本法则两者结合可以看到:
1、 近似等于多因子模型的拟合优度,即该基金经理对股票收益的解释能力越高,则最终获得的投资业绩越好;
2、 是多因素模型中因子的数量;
3、 是每个因子对拟合优度贡献的平均值。
这意味着,对冲基金经理能够更加有效的解释证券收益,也就能够获得更好的投资业绩,因而,对冲基金从本质来讲,具有更加直接的动力来寻求对证券收益更好的解释。一方面是在现有解释因素的基础上,寻找新的解释因子,其核心工作就是寻找并检验这些投资“异象”,检验它们是否真的是异象,还是只是现有解释因素的不同表现形式。如果对冲基金能够成功找到这类因子,虽然受制于“联合检验”的框架,这些新因子的发现对于证明资本市场有效性并不会有太多的帮助,但是从获取投资收益的角度来看,那就如同发现了金矿。

对冲基金的行为金融学实践
对于另一类投资异象,即投资者对于公开信息或历史信息处理过程中出现的反应不足或反应过度产生的超额收益,对冲基金也在行为金融学的帮助下,发掘其中的超额收益。行为金融学正是一个研究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为什么价格会偏离或继续偏离内在价值的新兴学术领域。在行为金融学看来,市场上除了聪明的投资者,还有噪音投资者。聪明的投资者是指那些能够正确理解信息并进行交易的投资者,而噪音投资者是指那些以为自己,但实际上没有,拥有正确理解了信息的投资者。当然,一个投资者可以在面对这条信息时是聪明的投资者,而在面对另一条信息时是噪音投资者(Shiller,1984)。
噪音投资者是造成错误定价的原因。第一,他们不能根据Bayes法则处理信息,修正自己对股票价值的看法(belief);第二,即使他们正确处理了信息,其投资决策却不符合Savage效用法则(preference,偏好)。这两种问题都推动股票价格系统性的偏离价值。不能够根据Bayes法则处理信息的原因是噪音投资者容易受心理偏差的影响,他们过度自信、过于乐观、过度反应或反应不足,容易盲从,受所谓“羊群效应”的影响等等。投资决策不符合Savage效用法则是因为投资者的个人心理好恶影响投资者的偏好。前景理论很好的描述了投资者的偏好,投资者不能够理性地看待公司的价值,而是在面对获得时风险规避,但是在面对损失时又风险偏好,行为上下不一致。
行为金融学大量借用了心理学中的研究成果,证明投资者在处理信息和投资决策过程中发生的系统性偏差及其对股票定价的影响。对冲基金在行为金融学的帮助下,形成了相应的投资策略,利用其他投资者的错误行为来获取投资收益。例如,很多对冲基金参与高频交易,利用高频交易模型来对市场中的新信息做出反应或者捕捉短期的价格波动。而在高频交易中,投资者经常会表现出错误的行为特征,对冲基金利用其他投资者的错误来获取收益。有几个非常著名的对冲基金都采取此类投资策略,例如格里芬的大本营基金、西蒙斯的文艺复兴基金以及大卫.肖的DE-Shaw基金。对冲基金在这方面投入非常多的资源,构建了最为先进的硬件系统和软件系统,能够同时分析多个市场的海量数据,甚至对现实世界中的影响人类情绪、反应人类情绪的数据也加以收集和分析。他们的此类交易基本不会受到监管干涉,巨大的优势使得这些对冲基金从投资者错误行为中获得了巨额的利润。此类高频交易策略也可能成为引发市场波动的根源,推动市场走向非理性的极端。

对冲基金如何保持领先优势
对冲基金之所以神秘,就在于不同对冲基金之间具有很强的同质性,关键的差异性非常之小。此种情况下,如何来保持对冲基金的竞争优势反倒成为对冲基金管理者需要持续考虑的问题。
西蒙斯的伟大之处,更多的在于他成功的使文艺复兴基金形成了对外封闭、对内开放的运作机制,这一机制使得文艺复兴基金保持了与其他对冲基金的低相关性。
他另辟蹊径,从来不在华尔街招聘员工,这样可以避免思路受到金融思想的干扰,使得与其他对冲基金的低相关性受到破坏。而且华尔街的员工,流动性通常比较高,有可能打破公司原来宁静的状态。
他将公司搬到远离对冲基金中心的校园,这样可以避免自己受到别人的干扰以及情绪上的影响,同时也降低了公司员工被对手挖墙脚的风险;
他对员工十分慷慨,但是也要签订十分严格的保密协议以及排他协议,通过“金手铐”来保护基金的运作。
他们每个星期二都会召开内部会议,大家畅所欲言,将最新的想法进行集体讨论,其中有用的成果将会投入到基金的运作之中,不断丰富基金的投资策略,保证基金投资策略的独到性。
西蒙斯的文艺复兴基金更像是一个自然科学研究所,而不是一个金融机构,聚集了一群富有研究热情的科学家,而不是仅仅关注追逐利润的市场投资者,对于科学家来说,拥有富足的物质生活,充分自由的研究空间是最理想不过的,但是对于商人来说,对利润的追求是无止境的。西蒙斯准确的意识到了两者之间的差异,成功的使自己的文艺复兴基金与金融市场短期波动相对隔离。
由此可见,对冲基金想要在行业内保持长盛不衰,寻找到获取超额收益的“圣杯”仅仅是第一步,如何持续保持这个“圣杯”才是更重要的。
……

内容简介
《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是一部权威的对冲基金发展史,充满了对美国金融界人物戏剧性沉浮的引人入胜描述。在《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中,华尔街的生存之道、美国金融界的商业文化被演绎得出神入化。
《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的作者对该行业进行了包括300个小时访谈和无数内部文件在内的深入调查,并在此基础上,讲述了关于对冲基金鲜为人知的故事:从该行业的鼻祖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到乔治•索罗斯,再到许多其他不那么出名但在这个领域同样有影响力的人物,从1987年的股市暴跌,到网络泡沫,再到抵押贷款证券的崩溃。在这个过程中,对冲基金参透了市场的玄机,不断赚取巨额财富。它们的创新改变了世界,孕育了特殊金融工具的新市场,改写了资本主义的规则。
《富可敌国:对冲基金与新精神的崛起》不仅仅是一部历史,更是通向未来金融体系的窗口。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