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执拗如少年.pdf

借我执拗如少年.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本书里的人个个都是众人眼中的奇葩,他们不务正业,敢爱敢恨,热血澎湃,脆弱孤独,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活得像个异类。他们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在你想象不到的时候突然爆发,给予你的人生哲学会心一击。当初最痞的一个兄弟做了老师,平时老老实实的同学成了地痞混混,花心的女学姐做起了全职妈妈……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在这个世界上生猛的活过,以自己的热血,撞击着澎湃的红尘。不管过去多少年,仍能清晰地记着他们的模样,少年永不老,只是渐凋零。

编辑推荐
1.这是15个超好看的故事,他的文字不输张嘉佳,完爆大冰,快意恩仇,江湖往事。2.one一个 app 常驻作家,江湖文学创始人。他永远关注和热爱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看似平凡却拥有梦想的人、这些“古怪”、“执拗”却让这个社会刮目相看的人。3.这个江湖寂寞如雪,保持自我还是随波逐流,那些看起来有些可笑的梦想,是不是已经不敢再轻易说出口,怕嘲笑,怕冷眼,还是怕血已冷不会再爱。但请相信,这世界永远有人执拗如少年,疯狂如少年,热血如少年。4.不鸡血却有力量,不暖心却直击内心,不贩卖煽情,虚假和看起来的温暖,只有真实、犀利和生猛的人。

名人推荐
热血的理想照进温润的现实,拥有了告诉人们好好生活的力量。—— I-m-the-king-of-the-world 时代在变,但请允许我们心中留有梦想——可乐麦圈 心有野马,哪里都是江湖——再见吧,喵小姐 欧阳笔下的江湖,让我想起阿城的棋王。写一个时代的江湖,就是我们在这个时代拉长的影子,距离这个时代越远,心底的影子越长。——茧子 就像每个生活平静的人都向往披头士、酒精,每个坎坷多难的人都向往瓦尔登湖、桃花源。人无再少年,很多现在坚信的事以后会笑着回忆。——Harbor

作者简介
欧阳乾,江湖余孽,“不和平主义”者,武能擒大汉,文能泡女王,心中常有野火燎原。文章与相貌皆英姿勃发,不可一世,生平爱在红尘中打滚,曾树敌无数,皆灭之。行文飒沓如风,自成一派,每每将自身经历讲来便让人拍案叫绝,大呼过瘾,欲罢不能。常混迹天涯,每有文章出手皆引得国内出版人闻风而动,不惜为之大动干戈,烽烟四起,一手缔造“文学江湖”时代。“一个”APP高赞作者,长篇如海,短文如刀,不由分说,直刺心窝。

目录


我想到那天站在操场上孤独的身影,我想到那张
从录像厅里出来时因为兴奋而涨红的面孔,我想到那瘦弱的手臂上仓促潦草的文身,我想到那满头的黄发如同落寞的夕阳……蓦然回首,这仿佛只是一场男人的白日梦,我们终究都会醒来。
我的道上兄弟 002
跳钢管舞的男人 018
这个江湖寂寞如雪 033
一个人的门派 046 贰 他出没的时间很固定,经常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出
现在大杂院里。他有时候梳着火红的分头,有时候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从我窗下优雅地走过去。心中的火焰 062
漫长的告别 071
帝国时代 081
没有故乡的人 088 叁直到多年以后,我也没能达到曾浩的境界。人
生如戏,全靠演技,曾浩在我心目中立了一座高峰。后来每次看到颁奖典礼中谁谁又拿了影帝影后的,我便忍不住嗤之以鼻。 非典的兵荒马乱 104
职场杀手 130
如山 143
富二代的逆袭 155 肆
可惜的是,在我们年轻的时候,都或多或少地
疯狂迷恋过几个姑娘。那些姑娘就像勾魂使者,一个眼神,或是一个照面,就夺去了你的心肝脾肺肾,让你无力反抗,只能日渐沉沦。
玩命爱一个婊子 172
不是爱情故事 188
25 号 199

序言
悲欢皆不必承载 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但这些故事的主角都不是我,他们是上班族、无业游民、资深混子、贩夫走卒、江湖好汉……说白了,他们都是我身边的人。我曾经一度很奇怪身边为什么会有这
么多的奇葩,他们不务正业,敢爱敢恨,热血澎湃,脆弱孤独,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活得像异类。他们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在你想象不到的时候突然爆发,给予你的人生哲学会心一击,就像我当初最痞的一个兄弟做了老师,平时老老实实的同学
成了地痞混混儿,花心的学姐做起了全职妈妈,善良的初恋竟然在酒吧坐台……红尘万丈,光怪陆离,有时候我穿行在他们的故事里,就像穿行了整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悲伤都会有结果,所有的眼泪都会有归宿。在每一个重口味
的表象背后,都有一个牛逼闪闪的灵魂。我爱极了身边的这些家伙们,即使过去多年,仍记得他们当初的样子,仍能触摸到他们的体温,在我写下他们每一个人名字的时候,心里都会滚过长久的浩叹。当时光和往事变成一场叙述的时候,你尽可以
在听完以后,起身离开,至于其中的悲欢,皆不必承载。

后记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来聊聊天了。
你肯定很奇怪,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让人抓心挠肺而又喜爱不已的家伙?你肯定也想问,在我写的这些故事里,有多少是真的。先说说我的经历,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或许是一部充满了黑色意味的成长苦难
史:我曾经在酒吧和废弃的工厂里打过低劣的黑市拳;曾经在要账公司里跟一帮大哥和混混终日混迹;曾给夜店看过场子;也曾经一度文艺气息爆棚只以卖画为生……我最值钱的东西是硕士文凭,却在一个火锅店老板手里押着,因为他家的涮羊肉太过好吃,我连吃了十几顿直到最后无法赊账。从社会学新兴定义上来讲,我是一个标准的资深屌丝。如果你不幸跟我一样,我很荣幸,也很抱歉。在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我刚辞掉了一份坚持了九个月的工作,而这已经刷新了
我的工作史最久纪录。我身边的很多人,甚至是很亲近的人,他们都对我的这种生活方式无法苟同,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这孩子毁了”。我只能报之以淡然和呵呵,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我的心里涌动着那么多坦荡和倔强的灵魂——已经有
后 记
借我执拗如少年.indd 226 16-4-29 下午12:01
2 2 7
勇者前行,我只是追寻着他们的足迹。
所以,我要负责任地跟你说,这本书里的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对应的原型,他们都在这个世界上生龙活虎地生活着,或者生活过。正因为经历过他们的世界,我才明白人生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有趣。正如这个困扰了哲学界与宗教界许久的问
题: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他创造了我们,创造了万物,他的目的是什么?有人以穷极思维边界的深度给出了答案:神的目的,是为了体验。没错,体验。体验捕杀的快感、交配的兴奋、飞翔的自由和逃亡的喘息。既体验智慧人类的喜怒哀乐,也体验原始动物的野蛮驰奔;既体验蜉蝣般的朝生暮死,也体验永生里的四季轮回。生活的意义就在于体验。没有体验,便没有生活本身。一辈子按部就班的,到头来只不过是做了几十年的行尸走肉。
正因如此,我才写下他们。这本书里的故事,有的在《one·一个》上发表过,陪很多人哭过笑过,也有的以后将走上荧幕,变成电影,陪更多的人哭,更多的人笑。人生是一条漫长的路,不要畏惧,我的朋友,希望在这条路上,我们能再次相遇。

文摘
我的道上兄弟
— 1 —
2013 年的春天,我不知道乱吃什么东西吃坏了肚子,得了急性肠胃炎,住进了医院。进医院的第二天,曹亢给我发短信,说要来看看我。我的手放在按键上犹豫了半天,还是给他回了两个字:来吧。末了又加上一句话:别拿东西。
其实,我是不想让他过来看我的,在我所有的朋友中,曹亢属于一个异类。他从上小学开始就疯狂迷恋《古惑仔》,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做真正的黑社会,为了一表决心,他在上初一的时候攒了两个星
期的钱,在手臂上文了一条不超过十公分的青龙,结果文到一半的时候曹亢他爹冲进了文身店,揪着他的耳朵回到了家,差点把他给打死。高中毕业那一年,他脑子一热,去东关菜市场收保护费,结果被一个
卖肉的掂着刀从东关撵到西关,从此再也不敢踏足菜市场一步。但梦想的力量是可怕的,曹亢现在也三十来岁的年纪了,还整天染着黄毛,一边在饭店里打工,一边孜孜不倦地寻找着组织,等待着成为一名真
正黑社会的机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个想法如此执着,简直是不可理喻。在朋友一起喝酒的时候,我曾表示过自己的疑惑,他却反问我:“路飞的梦想在你看来,是不是也很可笑?”我纳闷:“路飞是谁?”
“《海贼王》里的主角路飞啊,从小就梦想成为海贼王的人,你不知道?”我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啤酒喷在他的脸上:“你他妈黑社会还看动画片?”
所以,说到底,曹亢跟我真的不是一路人。但他既然表示了,要来医院看看我,我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然后,到了下午,他真的来看我了,并且真的没拿东西。曹亢坐在床边,一只手剥着别人送给我的香蕉,一只手拍着我的
肚子问:“怎么样,什么情况?”“没事,不太严重,打几瓶吊针就好了。”我往上坐了坐,说,“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你不是发朋友圈了吗?”他歪着头,挑着眉,样子还真的像是一个混混,“什么这个点上吐下泻啊,简直要死过去了。还发了一张化验单的照片。”“哦……”我又问道,“黑社会还刷朋友圈?”“靠!”他骂了一声,把最后一截香蕉塞进了嘴里,“黑社会怎么了?黑社会就得茹毛饮血穿兽皮树叶啊?”
我注意到他颧骨的地方有些青,好像是一处瘀痕,便问道:“你的脸怎么了?”“没什么,”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江湖事,你不懂。”我是不懂,不过我估计,他应该又是跟饭店里的厨师打架了。“别老跟饭店里的师傅打架,”我说,“怎么说这也是一份工作,好好干。”“好好干什么干!老子能跟你们一样吗!”曹亢恨恨地把香蕉皮丢进垃圾筐,“出来混,就讲一个‘狂’字!我非英雄,广目无双;我本坏蛋,无限嚣张!谁无虎落平阳日,待我风云再起时;有朝一日
虎归山,我要血染半边天;有朝一日龙得水,我要长江……”我打断他说:“别他妈意淫了,你脑残小说看多了吧。”“嗨,你不信我,”他急道,“有朝一日,老子非要让你看看什
么叫……”“查房了!”小护士走了进来,叫嚷了一声,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一下。会诊的几个大夫走进来,挨个病床检查着病人身体的恢复情况。我邻床住的病号姓秦,我们都叫他老秦,主治大夫走到他床前问:“老
秦,感觉怎么样?”“好多了,”老秦说,“最近消化和上厕所都很正常,就是小肚子那里时常有点坠感。”
大夫说:“你把衣服掀起来一下。”老秦把上衣掀起来,大夫将手按在他小腹处,轻轻地按着,寻找老秦的痛点。老秦的肚腩露出来了一半,上面文着一条色彩斑斓的大龙——我也不清楚应该叫什么龙,因为龙的身子只露出了局部,剩下
的部分都在衣服底下隐藏着。“卧槽,”我听到曹亢低低地感慨了一声,然后说出了这种文身的专业名称,“盘身龙啊。”
— 2 —
查房的医生走了以后,曹亢立刻坐到了老秦的床边,无比恭敬地问:“大哥,您姓秦?”老秦警戒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曹亢立马有些激动:“刚才的文身……要是我猜得没错,您应该就是道上的前辈,绰号‘花皮秦’的秦大哥吧?”
老秦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又慵懒地翻了一个身:“小伙子,你认错人了吧。”“人我可能会认错,但这条盘身龙我绝对不会看错。据我所知,在本县道上混的,有史以来文盘身龙的大哥只有一个。盘身龙硬得很,
不是谁都能扛得起来。想当年,您为了在按察司街立棍,手里拿着两把菜刀,一个人对付十几个人,从按察司街一直砍到共青团路,您手起刀落,砍翻了好几个,硬生生地把他们给打散了,从此江湖上就有
了您的传说:老秦一怒,血流漂杵……”“停停停,再说下去成武侠小说了。”老秦又把身子翻了过来,瞅着他,“你到底是干啥的?”“真是秦大哥啊?”曹亢激动得平地跳了一下,“秦大哥,别人
都叫我火曹,我是你的崇拜者!”“火曹?”“火曹是我的绰号,我姓曹,因为脾气比较火暴,兄弟们都这么叫我,”曹亢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我也是道上混的。”老秦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上混的?你哪个道上
混的?”“民主大街向南一直到解放路交叉口,全是我的地盘,嘿嘿,小地方,小地方。”“民主大街……”老秦思索着,“我记得民主大街那边,光派出所就五六个,你怎么混?”“也没怎么混,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是街坊邻居……”曹
亢支吾着,“就是混个脸熟……我还没成什么气候,等成气候了,我也文条盘身龙。”“盘身龙?呵呵,兄弟,给你看看吧。”老秦笑了笑,把病号服脱了下来,露出了肚腩上那颤悠悠的赘肉。但吸引我的并不是他那身
肥膘,而是从左肩一直绵延贯穿到右后腰上的那条盘身龙——准确地说,应该是半条盘身龙,从肩膀到胸口上的半个龙身像被什么东西给抹去了一样,变得模糊不清。
“这……”曹亢张口结舌。“当年去医院洗的,”老秦低着头拍拍胸口,“可实在是太疼了,洗了一半受不了,就放弃了。洗这玩意儿,可比文的时候疼多了。”曹亢的表情真是“暴殄天物”的鲜活诠释,通常我们看见漂亮姑
娘坐进肥胖大老板的豪车里骂一句“好×都让狗操了”的表情才是这样。他恨不得上前去揪着老秦的脖子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仿佛这身花皮不是别人的,而是长在了自己身上一样。“为什么啊,这么霸气的盘身龙,为什么要洗掉呢?可惜了,可惜了……”曹亢的眼神开始涣散。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能进个单位,拿份工资,有个医保,以后能吃得上饭,看得起病?我当时去好几家单位应聘,人家都有明文规定,不能文身。我没办法,想去医院洗掉,洗一半就放弃了,后来找到人家单位的领导好说歹说,总算是给我开了个后门,让我进去了。就因为这一身破龙,我在单位里干了这么多年,连个副主任都没提上。”老秦的话明显让曹亢有些接受不了,他不敢置信地问:“您工作啦?”“废话,不工作我吃啥喝啥?”
“以您当年呼风唤雨的实力,完全可以去收保护费啊。”“保护费?”老秦嗤笑一声,“火曹啊,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代了?现在大家都淘 宝了,做电商。电商你懂不懂?你去网上收保
护费啊!你睁眼看看,满街都是手机,满街都是电脑,资金流动一分钟几十万上下,你去收保护费?收劳什子保护费?”
“可是……”曹亢嗫嚅着想要争辩。“你说你在民主大街混,你告诉我,你是去居民小区收保护费,
还是去派出所收保护费?”
曹亢无言以对,老秦拍了拍他肩膀说:“小兄弟,时代不一样了,把跑江湖的那一套心思收起来吧,不合时宜。”曹亢走的时候格外沮丧,我送他到医院门口,忽然想起来一个问
题:“你的绰号为什么叫‘火曹’呢?”“我不是……”曹亢嗫嚅着,“在饭店里干厨子嘛。”
— 3 —
其实,有个在道上混的兄弟有时候还真是好使,哪怕是名义上的。那天我跟朋友在北门大街吃饭,因为上菜顺序的问题,跟邻桌的几个人起了冲突。对方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留着光脑壳的彪形大汉站了起
来,拍着桌子朝我们吼道:“他妈的,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过来灭了你们!”饭店经理急忙过来圆场,答应两桌的餐费今天都免了,再多赠送一个菜,以求息事宁人。可大金链子不依不饶,一边拿着手机拨号一边扬言:“惹老子上火,有种你们别走,我今天非得弄死你们。”我当时喝了几瓶啤酒,也有些火大,拍着桌子跟他对喊:“叫人是吧?好,今天咱们谁也别走,看谁能把谁弄死!”冲动是魔鬼,冲动之后我就蒙圈了。叫人?上哪叫人去?我就一老老实实的上班族,身边的朋友同事不是白领小资就是知识分子,还有一堆娘炮,别说打架了,看个武打片腿都哆嗦。我寻思半晌,终于灵光一现,拿起手机拨通了曹亢的号。电话那头很嘈杂——噼里啪啦切菜的声音、鼓风机的声音、炒菜的声音,貌似十分忙碌。为了抵抗噪音,曹亢的声音很大:“忙着呢,什么事,你说!”我说:“在北门大街,有几个人要弄死我,你能不能过来看看?”“啥?”我也觉得有些勉为其难,说:“算了算了,不方便就算了,你先忙吧。”
“方便!怎么不方便!”曹亢突然就兴奋了起来,“你让他们他妈的等着,老子十五分钟后杀到!”说是十五分钟,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辆面包车就“嘎吱”一声停在了饭店门口。曹亢领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嘴里叼着烟卷,手
里拎着菜刀,要多屌有多屌。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拉风,以至于他进门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不过我定睛一看,很快就发现这七八个人里有好几个熟悉的面孔,有两个是曹亢的表弟,一个是他们饭店里配菜的,一个是他租的单间小阁楼的二房东,还有一个竟然是顺丰的快递员——我可以肯定,虽然他脱了马甲,但我至少从他手里发过不下五个快件。曹亢带着这群来路不明的人浩浩荡荡地杀了进来,把饭店里的顾客经理和服务员吓得大惊失色,两股战战,几欲先走。我也感觉事情闹得太大了,急忙拉住曹亢,小声地说:“你怎么叫了这么多人,还掂着家伙?我就是想让你过来,帮我撑撑面子就过去了……”
“出来混,就讲一个‘义’字!”曹亢用没拿菜刀的那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欧阳,你是我兄弟,谁他妈欺负你,那就是跟我曹亢过不去!今天这事,你别管了,那个跟你叫号的家伙是哪个?”大金链子早已吓得面无人色,举着手机哆嗦着说:“我告你们……你们……你们别乱来……这事我已经报警了!”他话音刚落,我们就听到了从相邻街道上传来的警车鸣笛声,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曹亢像收到了阎王爷的催命符,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我也急了,朝着那大金链子骂道:“操你大爷的,你不是说叫人吗,怎么又去报警?你他妈到底是不是出来混的,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曹亢拉着我就往外跑:“还跟他说这干啥啊?赶紧跑路吧!”
我懊丧地摇摇脑袋,跟着他们夺门而逃。这种感觉就像我上小学的时候跟同桌打架,约好了放学后北门一战,结果我去了,见到的却是同桌叫过来的班主任。那种懊丧足以打消后来成长过程中的一切雄心壮志,让我感觉生活本身就像是一场恶劣的玩笑。我们跑得再快,也跑不过警车。当然,我们也不敢跑得太拼,以免给警察们造成负隅顽抗的印象。所以没过几分钟,我、曹亢,连同他的两个表弟以及饭店里的同事,还有那个二房东和顺丰的快递员相继落网。被民警反剪着双手塞进另一部警车里的时候,曹亢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我唯恐他会犯什么邪,朝着那边大喊道:“他是我的朋友,他只是一个厨子!厨子!”民警朝我后脑子上扇了一下,说:“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 4 —
我平生第一次坐在审讯室里,面对民警的盘问。狭小的空间、一丝不苟的表情、静穆的气氛,让我想起来第一次参加面试时的场景。我说:“民警同志,我们真不是黑社会……”民警敲着桌子打断了我的话:“中国就没有黑社会!”
“对对,没有黑社会,只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可我们也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啊!我就是一普通上班族,我那个朋友曹亢,他就是饭店一厨子,还有另外几个朋友,都是普通老百姓,修自行车送快递啥的,不信你们调查调查……”
两位负责审讯的民警耳语了一番,还略微点了点头,貌似赞同我的观点,接着又道:“你们的个人情况,我们基本上调查过了,但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菜刀……”我嘟囔道:“菜刀又不是管制刀具。”民警对着我瞪起眼来:“现在菜刀都实名制了,这玩意儿比管制刀具还厉害!你们这几把菜刀,登记过吗?”我嗫嚅道:“没有。”“没有还犟嘴!”民警训斥道。被民警批评教育了一番,所幸没什么大事,就被放了出来。临走的时候,我问审讯我的那个民警道:“先挑衅我的那个家伙,怎么样了?”“你说打报警电话那个人啊?”“对,就是他,他被判了多少年?”“判什么多少年,人家比你们还清白呢。”“啊?”我疑惑道,“不可能啊,那家伙剃着光头,戴着大金链
子……”“剃光头戴金链子就是坏人啊?身份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他是4A 广告公司的艺术总监,文化人,标准的知识分子,还是个艺术家呢!”我目瞪口呆。
曹亢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神色沮丧,脸色灰白,像过了一场大刑似的。害得我对着他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你没事吧?”“没事。”曹亢坐在马路牙子上抽起了烟,揪着满头的黄毛,沉默了半天,一句话也不再说。
这件事情对曹亢的打击很大,连着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他都没有联系我,打他手机也不接。我去他打工的饭店找他,才知道他已经辞了职。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便约了老秦一起去他家里找他。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分量不太够,老秦毕竟是道上的前辈,又被曹亢视为偶像,所以老秦说的话,他应该会听。
在路上,我问老秦:“曹亢说的那些,您一个人砍十几个人,一直从按察司街到共青团路,血流漂杵,是不是真的?”“哎呀,你又提这个……”老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脑袋想想就能知道,肯定是假的了,一个人怎么能打得过十几个人。再说了,血流漂杵,派出所不管吗?真要血流漂杵的话,估计连武警都要出动了。”
“那怎么……”我疑惑道。
“你打过群架没?”老秦一副过来人的口气道,“刀子,是谁都不愿意动的。那一家伙下去全是钱啊。你别说十几个人了,就是砍伤一个人都能讹死你!打群架最重要的不是打,而是谈判,大家都是混
这块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这边有你认识的人,你那边有我认识的人,大家一看,‘哎呀,原来是你啊’,都是熟人,怎么打得起来。最后都是说道说道得了。”
我恍然大悟:“敢情是这样啊。”“那可不,你以为都跟电视里演的那样啊。电视里还演人会飞呢,你见谁飞过?”我们到了曹亢家,见满地的凌乱,他大包小包地收拾了几个包裹,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我问他要干吗。
他说:“我看清楚了,这里根本没有我生活的土壤。我要离开这里。”
我问:“你要去哪儿?”
“去香港。”他透过窗户,眯起眼睛望着远方。
老秦劝他:“小曹啊,我劝你冷静点,香港不是电影里演的那样……”
曹亢拍了拍老秦:“秦哥,你知道吗,这半个多月,我干了一件自己想干却一直没干的事情。”
老秦问:“啥事?”
曹亢脱去上衣,他那完全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的身板上赫然文着一条五彩斑斓的“盘身龙”!大龙从左肩一直缠绕到右后腰上,张牙舞爪,灵动鲜活,每个鳞片仿佛都在蠢蠢欲动。因为有了这条盘身龙,曹亢那干瘪的身板在刹那间有了慑人的魔力。老秦目瞪口呆,面对此情此景,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秦哥,我知道你退出江湖了,但江湖上依旧有你的传说。别担心——”曹亢忽然破天荒地引用了一句诗,“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我说:“曹亢,你看你都会背诗了,不如去报个成人高考什么的,以后也好……”
曹亢摇了摇头:“欧阳,我的世界你不懂。你别劝我了,你跟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知道,他的世界是传说中的江湖,他只有在那里,才能做一个真正的“古惑仔”。高自考、厨师、工作、养老保险这些事情对他来
说,简直是人生中不可承受之扯淡。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是梦想动物,只要活着,梦想就不会消失。所以对于曹亢的决定,我任何的劝说都是徒劳的。
曹亢走的那天,我跟老秦去火车站送他。当时正值四月份,南下打工潮最旺的时候,我俩好不容易把他塞上了火车。隔着玻璃,我看到曹亢费尽千辛万苦走过来打开车窗,探出那张被麻包和人流挤得有些变形的脸。我以为他要嘱托我们两句不要挂念安心之类的话,结果他却问道:“知道山鸡离开香港去台湾的时候说的什么吗?”我跟老秦面面相觑:“不知道。”“不当上大哥,我是不会回来的!”
火车哆嗦了一下,拉出了一声长嘶,缓缓开动了,带着曹亢和他的豪言壮语,慢慢消失在了轨道的尽头。我看着远去的火车,问老秦:“秦哥,您怎么就不劝劝他啊?”“我没法劝他。”老秦问我,“你注意到他的眼神了吗?”
“他什么眼神啊?”“说不清楚,只是……”老秦顿了一下说,“我看到他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我愕然。
老秦踏上站台,看着远去的火车。天色快黑了,黄昏的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给他臃肿的剪影镶嵌了一道淡淡的金边。“欧阳,你就让我们在这个中规中矩的世界上,把梦做完吧。”
— 5 —
曹亢去了香港,因为地域的关系,我们之间很少写信或者打电话,见上一面更不可能。我能掌握的他的动态,就是他偶尔更新的朋友圈。
4 月15 号:靠,香港是法治社会啊,真是醉了,街道上怎么那么干净呢。
5 月3 号:这里太热了,比我老家热多了,想喝酸梅汤。
6 月9 号:没有洪兴,也没有东兴,只有诚兴。今天一天都在诚兴地产集团的大楼里吹空调,头疼。
7 月20 号:想家。
8 月1 号:又是新的一月开始了。陈浩南呢?山鸡呢?大天二呢?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被大风吹走了?
8 月4 号: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8 月5 号:你们都骗我!所有人都骗我!!!
9 月23 号:重操旧业,感觉不错,身上的手艺还没有荒废掉。厨师长说我烧出来的味道有鲁菜的精髓,哈哈。
11 月8 号:北菜南传。
11 月16 号:换新手机了,摄像头好使,终于可以拍照片了!华为,支持国产!(这次有了配图,是一张他穿着厨师服的自拍,满头的黄毛已经剪去了,留着干净的平头。也许是因为发型的原因,脸显得大了一些。)
12 月17 号:想起那天下午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配图是他光着膀子,露着盘身龙的照片。他好像胖了点,原来棱角分明的六块腹肌已经变成了一块。)
1 月3 号:我遇到了我生命里的小结巴。
2 月21 号:小结巴说,只要心有野马,哪里都是江湖。(配图的背景是游乐场,他跟一个姑娘在旋转木马上坐着,抱在一起,笑得很开心。曹亢又胖了一些,姑娘很漂亮。)
3 月15 号:这是我这辈子一次想干成的事情。妈妈说得对,只要努力过,就不会后悔!(配图是一张饭店的照片,招牌上写着“火曹餐厅”。旁边还有几个开业送过来的花篮。)
3 月28 号:忙。(配图是餐厅里坐得满满的食客,看得出来生意很好。)
4 月11 号:小结巴,我永远爱你,一生一世!(配图是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钻戒。)
……
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我看着曹亢走过的每一步足迹。他最终没能当上老大,而是当上了老板,在未来的日子里,他要落户、娶妻、生子、洗尿布、买奶粉、送孩子上学……我看着朋友圈里曹亢那
张日渐发福的脸,忽然想起上小学的时候——那时我们都还小,都是懵懂听话的好孩子,在一次课间活动大会结束后,曹亢爬上操场的主席台,对着大喇叭喊道:“你们听好了,我是四年级三班的曹亢,以后就是大屯镇完小的老大!有不服的,放学后南门单挑……”当时上课铃快要打响了,操场上没有几个人,我刚从厕所出来,看到孤零零站在主席台上的曹亢,忽然觉得有些悲壮。班里的一个尖子生跑着赶回教室上课,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瞄了远处的曹亢一眼,不屑地说:“傻逼。”
我想到那天站在操场上孤独的身影,我想到那张从录像厅里出来时因为兴奋而涨红的面孔,我想到那瘦弱的手臂上仓促潦草的文身,我想到那满头的黄发如同落寞的夕阳……蓦然回首,这仿佛只是一场男人的白日梦,我们终究都会醒来。只是,在想着永不妥协的岁月里,你是不是也遇到过一个像古惑仔那样的少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