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我们为什么会变胖.pdf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为什么会变胖.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今天的世界,脂肪是全民公敌。一方面似乎人人都在减肥:你的身边一定有人在跑步、跳操、节食、轻断食,试图减轻体重或者控制腰围的增长;另一方面,人们却在变得越来越胖。
去年5月,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了一项时间跨度超过30年、空间跨度188个国家和地区的研究。研究显示,全球肥胖或超重人群已经达到了21亿人,这差不多相当于30%的地球人口。根据中国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15年《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我国18岁及以上成年男性和女性的平均体重分别为66.2千克和57.3千克,成人超重率为30.1%,肥胖率为11.9%,比2002年分别上升了7.3和4.8个百分点。中国已经成为世界超重和肥胖比例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
从医学的角度看,肥胖已经成为全球性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世界卫生组织指出:脂肪过多会导致种种严重的健康后果,比如心脏病和中风等心血管疾病、二型糖尿病、骨关节炎等肌肉骨骼疾患,以及子宫内膜癌、乳腺癌和结肠癌等一些癌症。这些病症会造成过早死亡和严重残疾。为应对这一挑战,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已经将肥胖定义为一种疾病。

编辑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为什么会变胖(2016年第20期)》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出版。

名人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为什么会变胖(2016年第20期)》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出版。

媒体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作者简介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编辑部 主编:李鸿谷

目录
目录

封面故事
减肥的传说与真相
我们为什么会变胖
32 减肥为什么那么难?
44 减肥手术,体重终结者?
48 从麻黄碱到氯卡色林,一部减肥药通史
50 与脂肪为敌
62 我一定要像轮子上的小白鼠那样跑个不停?
66 进食障碍:减肥与完美身材之暗影
69 为艺术而减肥

社会
72 生态:在山西寻找野生华北豹
78 教育:中英教育,一位老师的经历与比较

专题报道
84 中国车市风向标
104 《权力的游戏》的想象力

经济
70 市场分析:“营改增”最后攻坚
96 收藏:罗森夫妇
100 经济:百年宝马,规划未来

文化
118 艺术:“绘画者”张晓刚
128 音乐:郑京和:“自己的声音”
132 旅游与地理:匈牙利故事
144 旅游与地理:在特拉维夫玩耍,在耶路撒冷祈祷
150 设计:晕眩的迷彩
160 思想:语言对人类的意义
162 书评:阴暗美学
164 书与人:谁是《怪房客》?

专栏
18 邢海洋:资本占领电线杆
156 袁越:基础代谢与减肥反弹
158 张斌:成功了,那就好好说说一路艰辛
159 宋晓军:特朗普与国会某种默契?
160 朱伟:刘心武:更自由扇动文学的翅膀(1)

环球要刊速览
读者来信
天下
理财与消费
好消息·坏消息
声音
生活圆桌
好东西
个人问题

序言
从根本上,肥胖可以被视为人类生物本能与现代生活相矛盾的产物:在过去200万年食物紧缺的环境中优胜劣汰脱颖而出的人类基因,在工业化社会物质丰裕面前无所适从。正因为如此,肥胖拥有区别于其他疾病的复杂性。它远非一个医学范畴的问题,而与整个社会生产生活形态和社会关系紧密联系。
物质的丰富使瘦成为一种稀缺资源。“二战”以后的消费社会里,人类变得无所适从:食品工业发掘人对于食物的天生渴求,尽可能地增加加工食品的消费,使人们变得越来越胖;与此同时,服务产业限度地发掘人对稀缺的瘦的渴望,激发着一轮又一轮以掌控身体为目的的消费需求。
两者之间的张力使人们在与肥胖的斗争中走向另一个极端。对体重增长的恐惧导致进食障碍逐渐成为一种十分流行的社会病。西方的研究显示,以女性、30岁前、经济水平高、发达地区的人群为主要患病对象,12岁至20岁的女性患病率为1%至3%,病程如有迁延,则会有5%至15%的患者死于营养障碍、感染和衰竭,个别死于意外和自杀。2013年,上海女大学生中可疑的进食障碍患者高达17%,而在7个城市开展的调查则表明,20%至30%的中学生有进食障碍的行为。北医六院进食障碍病房的主任医师李雪霓指出:接下来的一二十年,中国进食障碍的发病率会出现一个高峰。
现代医学尚未给肥胖提供一劳永逸的治疗方法,更不可能为消费社会制造的体重恐惧开出药方。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计可施。以医学的基本常识出发,在现代生活中寻找平衡,实现对自我的认同与和解,这是我们每一个个体所能追求的目标。减肥究竟难不难?让我们一起在书中找出答案。

后记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为什么会变胖(2016年第20期)》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出版。

文摘
插图:











《减肥为什么那么难?》
“有的人说,我吃得不多啊,怎么还那么胖?仔细问了才知道,她饭是吃得不多,但是还吃了半斤瓜子。”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你变胖,一定是吃得多,动得少,摄入大于消耗。这几乎是医学界的通识,听起来很简单的道理,做起来为什么就那么难?为什么有那么多节食、运动减肥失败的人呢?
有一个叫作体重“调定点”的学说可以解释这个问题。这个学说认为,你的大脑对体重有自己的看法,它会努力把身体保持在一个固定的值,这就是你的体重调定点。它并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4.5~6.8公斤的体重范围。调定点的范围因人而异,由基因和生活方式等因素确定。你可以通过改变生活方式在这个范围内调节自己的体重,但是如果想让体重稳定在这个范围之外的某个数值就非常困难了。研究表明,一个人的体重在调定点上时,能保持更高效的体能和更稳定的乐观情绪。
大脑的体重调节系统是非常强大的,它根本不管你是否认同它制定的体重。如果你从150斤减到120斤,大脑会理所当然地宣布进入饥饿警戒状态,利用一切可能的办法让体重恢复到正常值。接下来身体会发出一系列化学信号告诉身体要增重,另外还有一系列信号要求身体减重,然后整个系统就像一个恒温器,通过调节饥饿感、食欲和运动等因素对身体信号做出反应,在外界条件变化的情况下让你的体重尽量保持稳定。
《与脂肪为敌》
去年5月,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了一项时间跨度超过30年、空间跨度188个国家的研究。研究显示,全球肥胖或超重人群已经达到了21亿人,这差不多相当于30%的地球人口。中国未能在这一大趋势中幸免,根据中国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15年《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我国18岁及以上成年男性和女性的平均体重分别为66.2公斤和57.3公斤,成人超重率为30.1%,肥胖率为11.9%,比2002年分别上升了7.3和4.8个百分点。1963年,美国广告人莱恩·霍尔顿为百事旗下生产薯片等零食的菲多利公司(Frito-Lay)撰写了世界上最有名的广告宣传语之一:“当然不能只吃一片。”(Betcha Can't Eat Just One)这几个字将薯片的精髓展现得淋漓尽致。薯片成为“沙发土豆”们的标准零食显然不是一个意外。我们的舌头会首先接触到包裹在薯片中的盐,给味蕾以巨大的刺激。咀嚼薯片时会产生一种独特的口感。那是脂肪带来的效果。在薯片上覆盖香甜的白巧克力绝不是无心之举。另一些薯片制造商会在薯片中直接添加糖。而土豆淀粉同样是一种由葡萄糖构成的碳水化合物,在你咬下去的那一刻,它比等量的糖吸收得更快,促使你血液中的血糖迅速飙升。这会保证你在吃下薯片的一小时后,有很大概率忍不住拆开另一包。正因为如此,美国调查记者迈克尔·莫斯(Michael Moss)在《盐糖脂:食品巨头是如何操纵我们的》一书中将薯片称作“加工食品的典型代表”。《《权力的游戏》的想象力》
如今这部全球所熟知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片名来源于乔治·R.R.马丁的大型小说《冰与火之歌》第一卷的卷名。此卷首次出版于1996年。随后,则接连出版了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五卷。2011年之后,屡屡呼之欲出的《冰与火之歌》第六卷却始终没有出版。历时5年的写作,马丁终于将于今年5月推出第六卷。可是,正如我们在电视剧第五季看到的那样,电视和原著已经出现了较大的偏差。当一部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并且成为一部全球盛名的电视剧,它无疑已经变成一种全新的产品。读者在原著中喜欢的人物,在电视剧中可能由于情节的改变以及演员的重新塑造,使受众在电视剧中喜欢的是截然不同的人物。最典型的例子也许就是琼·雪诺。然而,无论如何,让我们着迷的始终还是故事本身。这个故事,最初仅来源于马丁的脑海。虽然不可否认的是,电视剧将这个最初的故事,推成一种更加庞大的全球文化现象,但是,究其根本,我们为什么会如此迷恋《权力的游戏》呢?
真正原因
这一切首先来源于它的“锐利”。一种可以将观者割裂的锐利。这种锐利,首先体现在乔治·R.R.马丁的文风,也成功移植到了电视剧。所有你能想象的人性拉扯的极限,这个故事都将这种极限在极限的程度上更推一步。无论是欲望,还是人性的丑陋,以及人类的阴暗面到底可以有多深,《权力的游戏》中都是好的。你可以发现小剥皮那种极端折磨人的变态的残忍,也可以发现乔佛里小国王莫名的嗜血。同时,也有很多人都看好的具有领袖才能的主角,会在一瞬间以一种人类所能想到的最惨烈的方式死去,譬如“血色婚礼”。张力,这种整个作品中时时都展现出的张力,使得它变成观者思维沉溺的鸦片。《匈牙利故事》
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号称“东欧小巴黎”,市中心全都是那种老式的石头房子,大街上经常看到有轨电车叮叮当 当地驶过,很多条马路至今仍然是石子路,饭馆也像巴黎那样把餐桌摆到了大街上。如果你是直接从中国飞到这里的话,肯定会被这座城市浓浓的欧范儿唬住。但我是从巴黎飞过去的,还是能很容易地感觉到双方的差异。巴黎有的东西布达佩斯大部分都有,但后者的质量稍差一些,不少楼房显然很久都没有翻修过了,街上跑的汽车也稍逊一筹。布达佩斯的街道比巴黎的脏,地上烟头尤其多。后来我注意到,布达佩斯抽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匈牙利人的健康观念似乎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和大部分西欧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布达佩斯白天的景色可能比不上巴黎那么精致,但夜景却比巴黎漂亮多了。我到布达佩斯的第一天晚上就被朋友拉到了山顶的皇宫,从这里可以俯瞰整座城市。多瑙河上穿梭的游轮,富丽堂皇的国会大厦,以及连接布达和佩斯的几座桥梁都被灯光点缀得如梦似幻,宛若仙境。3月份的布达佩斯非常寒冷,夜晚游客稀少,我几乎独享了整个皇宫,这种感觉在平坦而又喧闹的巴黎是不会有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