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区国家:蔓延的兴起与美国梦的衰落.pdf

郊区国家:蔓延的兴起与美国梦的衰落.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上世纪城市规划理论的经典著作,介绍了当时北美兴起的一场运动:停止郊区蔓延,取缔以汽车交通为基础的定居模式,取而代之以更加传统的规划法则。本书介绍了这样一种城市规划模式:既可以容纳蔓延,又能为不同类型、不同收入的家庭提供充满吸引力的生活选择。通过设计手段来清理我们自己所造成的混乱,进而再次创造出人性化的居住场所。

编辑推荐
当今,无论我们住在城市还是郊区,该居住地的形式和特性都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而是根据联邦政府的政策、地方土地区划法规以及交通工具的需要而强加给我们的。如果这种影响的关系可以颠倒过来——这是完全可能的——那么,一种服务于个人的真正需求、有益于社区形成和景观保护的环境就会应运而生。有一点我们无需惊奇:这种环境将非常类似于美国老的邻里社区被“蔓延”破坏之前的样子。从历史上看,美国每隔50~60年就会重建一次,所以现在开始还为时不晚。选择权就在我们自己手里:是建设一个建筑模式大同小异的、彼此孤立而且经常筑墙为界的独立王国,还是建设一些拥有多样性、令人难忘的邻里社区,并由这些社区组成彼此依托的小镇、城市与地区呢?本书是一本旨在通过设计手段来清理我们自己所造成的混乱,进而再次创造出人性化的居住场所的入门指南。

名人推荐
“(作者)对郊区的实体设计进行了卓越而详尽的分析。……他比同时期的任何人都更加清晰地阐明了一个优秀的城镇规划应具备哪些要素。”
——Paul Goldberger,《纽约人》(The New Yorker)

“不论我们愿意与否,美国的生长仍将继续。我们面临的挑战就是寻求这样一种生长方式:它既可容纳蔓延,
又能为不同类型、不同收入的家庭提供充满吸引力的生活选择。面对此种挑战,《郊区国家》是一本必不可的指导手册。”
——John,King,《旧金山纪事报书评》(San Franeisco Chronicle Book Review)

《郊区国家》体现了北美正在兴起的一场运动:停止郊区蔓延,取缔过去50年中形成的以汽乍交通为基础的定居模式,而代之以更加传统的规划法则。新都市主义协会的创办者Andres Duany和Elizabeth Plater-Zyberk都身处这场运动的前沿,即使是批评家Fred Barnes在《华尔街日报》中的评论文章也承认《郊区国家》是“城市规划专家的圣经”。面对战后城市规划的失败挽歌,这本珍贵的著作也提供了解决之道。
“(作者)一针见血地抓住了关键问题——我们到底能否找到一条更好的建设之路,胜过这种毁坏农出与森林的建设?……(那就是)振兴。”
——Joel Garreau,《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郊区国家》是我们这个时代必不可少的著作,其重要性与说服力不亚于Jane Jacobs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和Venturi、Brown及Izenour的《向拉斯维加斯学习》(Learning from Las Vegas)。……所有关心美国人未来生活方式的人都应该阅读此书。”
——Robert A.M.Stern,耶鲁大学建筑学院,院长

作者简介
普拉特•兹伯格是迈阿密大学建筑学院的教授,他与杜安尼共同设计了两百多个社区及城市复兴计划,包括著名的佛罗里达及马里兰社区。
斯佩克作为艺术历史学家及投资者,是包括科罗拉多、新泽西等多个社区城市建设的领导者。

目录
序言
前言
第一章什么是蔓延,为何会蔓延?
第二章魔鬼就在细节处
第三章蔓延中建造的住宅
第四章社会的实体建设
第五章美国交通的混乱
第六章蔓延与房地产开发商
第七章蔓延的受害者
第八章城市与区域
第九章内城
第十章如何建设一座城镇
第十一章我们该做些什么
附录A
附录B
致谢
注释
参考书目
图片出处
索引

序言
序言
十周年纪念版《郊区国家——蔓延的兴起与美国梦的衰落》的故事

《郊区国家——蔓延的兴起与美国梦的衰落》(以下简称《郊区国家》)在出版十周年之际,已经累计发行近10万册了,并即将推出十周年纪念版,值此之际,是应该讲讲这件事情的由来了。
自Andres Duany 和Elizabeth Plater-Zyberk 在ARQ 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时起,我就一直密切追随着他们的作品。他们设计的滨海新城(new town of Seaside),且不说其巨大的社会反响,单单作为一次设计的实践,就足以让我好奇与兴奋。我以前就读过的建筑学校的速写本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如果你对城市设计感兴趣,那就找到那些人。” 于是,1988 年,我去听了Andres 在波士顿美术馆的演讲,也就是他后来非常著名的演讲“城镇与蔓延”。当时我立刻意识到两点:第一,这是我听过的最棒的故事;第二,它应该成为一本书。
为什么说这是我听过的最棒的故事呢?因为多年以来,我虽然在内心一直认同这样的事物,却从未在大脑中了解过它。我知道自己喜欢像乔治敦(Georgetown)这样的古老地区、讨厌泰森角(Tyson's Corner)这种新建地区,但我从没有真正问过自己为什么。Andres 给出了答案,他还阐述了这些可爱与不可爱的场所是如何形成的。他发现,半数的美国景观已经被一些恶棍和时代进程所摧毁;值得注意的是,他同时也给我们展示了如何与这些恶棍斗争,如何改良那些进程,如何真正地收复失地。
那段时间,我刚刚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并正在考虑搬到鹿特丹工作,和库哈斯一起写后来那本《S, M, L, X》。但那个计划最终未能成行,于是我开始在哈佛大学建筑学院求学。尽管当时我的教授对DPZ 公司(Duany Plater-Zyberk)的态度已经从友好转向敌对,但我还是给Andres 和Lizz 写信,希望帮他们代写一本书,将他们的理念传递给更多读者,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我为这件事持续争取了四年没有丝毫进展,但却使我毕业后受聘进入DPZ 公司工作。在迈阿密有了稳定的工作,我便开始追问写书的事,但那时候有太多其他事情要做。我要说服Andres 和Lizz 出一本书,又不能分散太多工作精力,而是要轻松地去完成,这就是我当时最大的挑战。
Andres 和Lizz 一直在说服美国社区重新启用传统的城镇规划法规,他们为这些无休无止的工作所投注的耐心令我吃惊。我们看上去每个月都在重复相同经历:出现在一个市或镇,与每个有意愿的市民和政府官员见面,一遍遍地阐明这里的街道太宽了、树木太少了、不同功能的用地相距太远了,阐述的同时经常还要
遭受巨大的阻力。经过数周的面谈和数月的设计之后,最终我们往往会在某些地方——虽然远不及我们理想的数量——达成一个折中的方案,一个道路更窄、树木更多、更健康的混合功能的方案。次月,我们又会来到另一个社区,重新开始这一过程,去面对同样的阻力,好像之前所有的成果都不存在一样。有时我会在心里默默抱怨:之前说的你们都没听见吗?随后我意识到,我们已经离开麦迪逊了,现在是在圣达菲,谈话才刚刚开始。一切都需重来。
我的请求如同电影《土拨鼠之日》的剧情般每日重复上演,终于迫使Andres和Lizz 在1998 年有了终结它的渴望,他们同意让我撰写初稿了。这本书以Andres的演讲“城镇与蔓延”为核心内容,以他在1992 开始的另一个演讲“城市规划的故事”为辅助内容,那是关于快速而松散的城市发展、关于规划行业辉煌的过去和耻辱的当下的基本真实的故事,最后一章“我们该做些什么”的内容源自Lizz的一篇有代表性见解的论文。这三个内容来源让我花了大约五年时间去阅读书后参考文献中列出的读物,其中大部分都可以在DPZ 强大的图书馆里找到。
从文学角度看,本书最大的挑战是将Andres 独特的语言直接转换成可出版的文字。他的演讲语言条理清晰且令人信服,有着超越其他英文表达的力量。我认为这是本书广受欢迎的一个重要因素,正如新都市主义运动的优势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功于Andres 的魅力和幽默感。书中大部分笑话都不是我写的,而是来自他,
至少那些好笑话是。
可以说, Andres 和Lizz 在早期时候是由于不够自信因而不够出名,但本书出版后立即且持续的成功,让他俩惊讶不已。很多时候,人们领会不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优秀。此外,我的合著者们早已熟知当今设计界的眼光有多么急功近利,直到这个似乎与时代脱节、迷失了方向的知识分子群体的出现。Andres 和Lizz 已经看到他们的努力、他们的项目为实现大众性与可达性所做的斗争。无怪乎后来学术界发现,这才能满足真实世界的现实需求,我们的世界已经做好倾听与接纳的准备了。
如下面两篇文章所说,《郊区国家》出版后的十年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在专业领域和政策领域,它的很多倡导都赢得了胜利。就连思想上相对封闭的设计院校,也开始接受书中的积极思想,倡导当今的学生要重回社会接触相关工作。我们最近的一本书《精明增长手册》(The Smart Growth Manual),对本书中提出的很多问题给出实操性的阐释,为那些想把理论付诸实践的人们提供指南。
然而,仍有很多人需要被说服,尤其是(郊区)边缘地区。我们要面对的情况是:大多数美国人,他们或是很少思考城市规划问题,或是因为别无选择,因而依然沦陷在城市扩张之中。要让这艘大船转向将是我们下一个十年的任务。
——JEFF SPECK, WASHINGTON, D.C.__

文摘
第一章
什么是蔓延,为何会蔓延?
城市生长的两种方式
本书就两种不同的城市生长方式进行研究:传统的邻里社区式和郊区蔓延式。二者在形态、功能和特征等方面都呈现出两极化:它们看上去不同,功能不同,并且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从圣•奥古斯汀(St.Augustine)到西雅图(Seattle),欧洲人在北美大陆的主要定居模式始终是传统的邻里社区式。自有史料记载以来,这种定居模式在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一直居于主导地位。传统的邻里社区无论人口多少,都具有混合用途、对行人关怀等特点,它们或是独立成村,或是组合成镇或市。事实证明,这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城市生长模式,它能使我们在北美大陆安居乐业的同时,不会让政府破产,更不会毁坏田野乡村。
但目前北美城市生长的标准方式是郊区蔓延式。这种方式忽视了历史上的成功先例和人们的经验,而是由建筑师、工程师和规划师凭空构想出来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又由房地产开发商借着“扫除旧事物”的运动大肆推广开来。郊区蔓延式是一种理想化的人工系统,全然不同于传统邻里社区那种为了满足人们的需要而进行有机进化的方式,当然,它也并非一无是处:它理性、稳定且综合。它的实现形式具有很大的可预见性。它是为了解决现代问题而产生的:一个基于生存的系统。但遗憾的是,这个系统正在显示出它的不可持续性。蔓延式不同于传统的邻里社区式,它是不健康的、甚至是自我毁灭的生长方式。即使在人口密度相对较低的地区,蔓延也使财政部门的收支情况入不敷出,同时,土地以惊人的速度被消耗,大量的交通问题涌现出来,社会的不平等与分化隔离现象愈加突出。所有这些恶果都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不仅如此,蔓延之下, 那些向美国城镇收取路桥费的收费站也在缓慢地向乡村延伸。由于环状的郊区地带在城市外围生长,市中心的生长反而被忽略了,虽然我们还在坚持不懈地努力振兴城市里已经支离破碎的邻里社区和商业区,但郊区内环地带却已处在危机之中:这里的居民和商业正在向新开发的位于郊区边缘地带的居住区流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