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语文.pdf

解读语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解读语文》:遴选中学语文经典篇目。同一文本,多元解读,尽显个性魅力。读者主体、文本主体、作者主体,深度同化与调节。

作者简介
钱理群,北京大学中文第教授。
孙绍振,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王富仁,汕头大学文学院教授。

目录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如何读与教《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关键词语中的童心和幽默
自然•社会•教育•人
鲁迅:《阿长与(山海经)》
还原法分析和关键词解读
怎样读和教《阿长与(山海经)》?
鲁迅:《故乡》
精神“故乡”的失落
《故乡》——心灵的诗
鲁迅:《社戏》
读一读《社戏》全文
杂文话语和抒情话语的统
鲁迅:《孔乙己》
鲁迅为什么偏爱《孔乙己》?
《孔乙己》叙述者的选择
鲁迅:《祝福》
礼教的三重矛盾和悲剧的四层深度
“我”的故事与祥林嫂的故事
鲁迅:《阿Q正传》
杂文成分对小说构成干扰吗7
说不尽的阿Q
鲁迅:《铸剑》
诡奇、荒诞的背后:鲁迅的另一类小说
荒诞而庄严的颂歌
鲁迅:《记念刘和珍君》
由文字到电影场景的转换
杂文式抒情:在曲折的逻辑中深化
萧红:《回忆鲁迅先生》
《回忆鲁迅先生》的文图并读
精神光彩在琐事中闪烁
朱自清:《荷塘月色》
超出平常的自己和伦理的自由
关于朱自清的“不平静”
朱自清:《春》
“用笔如舌”
从儿童天真的眼睛看春天的诗意
朱自清:《绿》、《背影》
把视角之美集中在绿色上
《背影》背后的美学与方法问题
“做”与“不做”之间
郁达夫:《故都的秋》
品一品“故都”的“秋味”
追求大雅和大俗的交融
曹禺:《雷雨》
《雷雨》是“社会问题剧”吗?
蘩漪是坏人吗?
刘亮程:《走向虫子》
说什么“理”?如何“说理”?
对人类盲目自信的反省和调侃
《木兰诗》
《木兰诗》赏析及其文化学阐释
花木兰是英勇善战的“英雄”吗?
宋祁:《玉楼春》
为什么无声的红杏枝头能“闹”起来?
宋祁:红杏枝头春意闹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天净沙?秋思》发微
意象并列的弹性空间
毛泽东:《沁园春?雪》
严酷美的颂歌
……
里柯克:《我们是怎样过母亲节的》
卢森堡:《狱中书简》
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
伏尼契:《年虻就义》
契诃夫:《装在套子里的人》
都德:《最后一课》
安徒生:《皇帝的新装》
莫泊桑:《项链》
莫泊桑:《我的叔叔于勒》

序言
文本阅读占据语文课堂的绝大部分课时,然而阅读的低效和无效,至今没有得到根本的改进。危害之烈,耗时之久,一代又一代青春投入之大,收益之微,不能不令人哀叹。普遍存在的现实是,学生对课文感到“一望而知”,教师在学生已知的话语上纠缠不休,甚至人为制造混乱,教者殚精竭虑,学者费神无补,积弊之深,百年未变。虽然多年来教学改革五花八门,花样翻新,然未能改变“语文课上和不上一个样”的普遍抱怨。这就迫使我们不能不从根源上、从哲学上、从深层的思维模式上进行反思。
一、看出了文本还是看见了自己?
占据我们教学思想核心的,有两种哲学观念:第一种,机械唯物主义的反映论和狭隘社会功利论,这是非常陈腐的、古老的;第二种,后现代离开文本主体的绝对的读者自发主体论,这是非常新潮的、前卫的。①二者,一个强调客体,一个强调主体,看起来背道而驰,但是在思维的线性上却是异曲同工的。机械唯物论认定,文本内容会在读者头脑中得到反映;读者绝对自发的主体论,则认为只要相信自己,就能有独特的理解。二者在思维模式上的共同点是,从阅读到理解是一条直线,当中没有任何中介,没有任何障碍。
先来看机械唯物论,它虽然已经遭到唾弃,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教学实践中,阴魂不散。仅举一例,有老师在解读《背影》时得出结论,爬月台部分最为动人,原因是作者善于观察,乃布置学生课后作观察练习,在观察的基础上作文。
把观察看成是反映,当成为文成功之道,却对观察没有起码的研究,目前在语文课堂上可谓滔滔者天下皆是。观察并不是照相。人的大脑,并非英国古典哲学家洛克所设想的那样,是一块白板;也不像美国现代行为主义者所说的那样,外部信息对感官有了刺激,就会有相应的“反应”。多年前,四十二名心理学家在西德哥廷根开会,突然两个人破门而入,一个黑人持枪追赶一个白人,接着厮打起来,一声枪响,一声惨叫,两人追逐而去。前后经过只有二十秒钟,有高速摄影机记录。会议主席宣布:“先生们不必惊惶,这是一次测验。”测验的结果相当有趣:四十二名专家,没有一个人全部答对,只有一个人错误在百分之十以下,十四个人错误达到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四十,十二个人错误为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五十,十三个人错误在百分之五十以上,有的简直是一派胡言。②光是这个例子,就可以说明机械唯物主义的反映论是如何经不起检验的。观察并不是机械的反映,它不同于观看,而是有目的的,目的就是主体的预期,没有预期,往往就视而不见。

文摘
如果声明长妈妈讲了一个迷信的、可笑的故事,是不是可以呢?
当然不是不可以。但是,读起来的感觉是不是会差一点,甚至倒胃口呢?
不声明反倒好,因为这是一个孩子感觉有趣的长妈妈。这里语言所完成的任务,不仅仅是传达长妈妈的故事,而且是表现孩子的记忆里好玩的人物。有些教师对有可讲性、拥有巨大潜在量的、可对话性的东西常常视而不见,就是因为强大的成人趣味淹没了、窒息了儿童趣味。
但是,鲁迅表现孩子的特点,不仅在关键词的字面上,而且在一系列关键词语所组成的字里行间,在行文的逻辑和理性逻辑的矛盾之中,形成一种反差。这里有几点不能忽略:
第一,从整个故事的逻辑发展来说,作者有意让其中的因果关系显得粗糙,按理性来说,不可信。第一层因果是:老和尚光是从书生脸上的“气色”,就断定他为“美女蛇”所迷,有“杀身之祸”。理性地讲,这是不可信的、不科学的。这一点难道鲁迅一点都不知道吗?第二层因果是:给他一个小盒子,夜间就有蜈蚣飞出去,把美女蛇给治死了。因果逻辑更不科学,太不可思议了。但是,长妈妈却说得十分自信,鲁迅故意把这种矛盾写得很突出、荒谬,这其间就隐藏着讽喻。说得具体一点,叙述者虽然是童年的鲁迅,但是隐含着写作时成年鲁迅深邃的洞察,流露出对长妈妈的迷信的调侃。但鲁迅没有过分谴责她,因为他特别强调,长妈妈并非有意骗人,相反,她自己十分虔诚、十分执著。因而,她虽然可笑,但不可恶,相反,有点好玩,甚至可爱。
第二,也许有学生会质疑,说:这不是迷信,而是神话或者童话。在神话和童话里,往往是善良最终战胜邪恶。这当然不能说没有道理。如果是这样,则童话的诗意增加了,而讽刺意味却弱化了。从这里,更可以看出鲁迅对小人物的宽厚。
第三,故事讲完了,长妈妈作出的结论却是:今后“倘有陌生的声音叫你的名字,你万不可答应他”。这个因果逻辑就更荒唐了。从这样一个可信性很低的个别性很明显的故事,或者就算是神话吧,根据这个个别的、罕见的人物经历,居然就得出了一个极端普遍性的结论,任何时候,在背后叫名字的声音,都可能是美女蛇发出的。这种逻辑的荒唐和长妈妈的郑重其事,形成了矛盾、反差、不和谐,就显得可笑,这就是幽默。鲁迅的讽喻就藏在这幽默笑容的背后。但是,鲁迅并没有以此为满足,接下去,他不但没有指出这个故事的不可信,以及长妈妈的结论很荒诞,而是相反:
1.“这故事很使我觉得做人之险,夏夜乘凉,往往有些担心,不敢去看墙上,而且极想得到一盒老和尚那样的飞蜈蚣。走到百草园的草丛旁边时,也常常这样想。”这样,一方面,把自己写得很傻气的样子;另一方面,显而易见,却是把长妈妈的故事进一步导向荒谬,愈是荒谬,愈是可笑,幽默感愈强烈。
2.然而鲁迅对自己已经相当强的幽默还是不满足,他继续发挥下去:“但直到现在,总还没有得到,但也没有遇见过赤练蛇和美女蛇。叫我名字的陌生声音自然是常有的,然而都不是美女蛇。”这几句的精彩在于,好像这样荒谬的故事,作者一直并没有觉察,连怀疑一下的智商都没有似的。这就不仅仅是对长妈妈的调侃·同时也是鲁迅的自嘲了。这在中国叫做“自嘲”,在西方幽默学中,叫做“自我调侃”,属于幽默之上乘。把对于长妈妈的调侃和鲁迅的自我调侃结合起来,这就显示出鲁迅幽默感的丰厚。,从这里,我们还可以体会到一个有趣的规律,那就是幽默和抒情的不同。我们所读到的抒情散文,大抵是美文,共同的倾向是对环境和作者内心的美化、诗化。而幽默似乎不是这样,它不回避把自己和人物加以贬抑,甚至“丑化”。如长妈妈睡觉的姿态,以及她所讲的愚昧的故事,还有作者的自我贬低,把自己写得很笨的样子。但是,这样很有趣,不过不同于抒情的趣味。如果说,抒情是一种情趣的话,那么,幽默就是一种谐趣。注意“丑化”的“丑”是加引号的,从一种意义上来说,是丑,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是丑中有美。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留待另文详说。
一个建议供大家参考:在“口语表达”中,让学生复述这个故事,特别强调要注意学生在叙述的时候遗漏了什么。

内容简介
《解读语文》内容简介:文本阅读占据语文课堂的绝大部分课时,然而阅读的低效和无效,至今没有得到根本的改进。危害之烈,耗时之久,一代又一代青春投入之大,收益之微,不能不令人哀叹。普遍存在的现实是,学生对课文感到“一望而知”,教师在学生已知的话语上纠缠不休,甚至人为制造混乱,教者殚精竭虑,学者费神无补,积弊之深,百年未变。虽然多年来教学改革五花八门,花样翻新,然未能改变“语文课上和不上一个样”的普遍抱怨。这就迫使我们不能不从根源上、从哲学上、从深层的思维模式上进行反思。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