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说 卖掉房子去旅行.pdf

新民说 卖掉房子去旅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35年前,琳妮与蒂姆是一对恋人,却未能走到一起,35年后,两人重聚,终成眷属。
2010年1月,这对夫妻不甘退休后的平凡生活,做了一个足以改变人生的决定——卖掉居住的房子,提一对行李箱,探索那些令自己渴望已久的梦想之地!
从2011年到2013年,他们以“long stay”的方式,“住”遍9个国家的12个城市,体验了极富异域风情的当地生活。这不仅仅为二人的晚年带来了无穷的欢笑和乐趣,也让他们变得更加自信、包容,明悟生活和爱情的真谛,更加珍惜彼此间迟到了35年的婚姻。






编辑推荐
1.七旬高龄卖掉房子,以“long stay”方式过足自由瘾,足迹遍布英国、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巴黎等9个国家的12座城市。
路上,他们见识当地风俗,还遭遇各种奇葩、搞笑又令人深思的人与事。

2.自由是每个人的梦想,而年龄、物质、家庭等总束缚着我们,貌似我们总与梦想背道而驰。
这本书告诉我们,现实与梦想并非水火不容,只需勇敢地迈出首步。
70岁的他们都可以,对有此梦想的我们而言,自由和周游世界同样不是写在人生规划手账本上的,而是可以切实可触。

3.马丁夫妇“不要退休”,他们的旅行就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实践,是一场传播生活理念的头脑风暴。事实上,他们确实也在欧美掀起一股有关生活方式的讨论与践行狂潮。

4.此外,本书还附送作者亲身总结的国外出行实用生活秘笈。





媒体推荐
马丁夫妇卖掉房子去旅行的生活实践备受世界级媒体关注

1.《华尔街日报》刊登作者博文《如何卖掉你们的房子,去世界旅行》,引发世界各家媒体对马丁夫妇旅行故事的持续关注和思考。
2.《赫芬顿邮报》连续刊登作者的旅行博文——《如何将习以为常的生活打包进旅行箱去环游世界》《选择度假公寓的5条必备实用守则》《教你如何更有效率地打包旅行箱》《高级吉普赛人》等。
3.《国际生活》刊登有关马丁夫妇旅行故事的系列文章——《如何更好地安排您的晚年生活?》《退休后游牧生活的若干建议》。
4.《福布斯》对马丁夫妇的故事进行了长篇报道——《如何实现梦想,在晚年环游世界》《无牵无挂,四海为家》《在欧洲预订公寓,你不得不知道的若干件事》。
5.作者博客(HomeFreeAdventures)登上美国房屋租赁类上市公司FlipKey发布的“2014年最火的旅行博客”排行榜。
6.作者曾受邀参加雅虎、CBS的真人访谈秀。



作者简介
琳妮•;马丁(Lynne Martin)

旅行作家,退休前从事媒体公关行业。2012年10月,琳妮在旅途中写作的博客文章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她的旅行故事也获得多家世界级媒体的关注。

在这场卖掉房子去旅行的生活实践中,琳妮的丈夫蒂姆负责规划旅行路线、安排交通出行及住宿。这对夫妻倡导的“Home Free”生活方式,掀起了一股有关“退休、生活与旅行”话题的讨论与践行狂潮。

马丁夫妇至今四海为家,只拥有一个固定邮箱来与外界联系。





目录
001 引 言
35年前我和蒂姆相恋,35年后我们结婚,并心有灵犀地决定卖掉居住的房子,去探索我们所有的梦想之地。

009 第一章 收拾行装
一天内卖掉房子,安排好全部家当———要么存放,要么捐赠,还给爱犬找到新家,我们准备奔向新生活。

018 第二章 在路上
丢掉哪些东西,成了现在最头疼的事情,我和蒂姆互相监督,精简各自的随身行李,最后我们拉着一对行李箱,开始了冒险。

022 第三章 墨西哥
一路上,我们见识了墨西哥的农庄、小镇,还有透着伤感气息的混凝土工程。天空明亮,这正是我们喜欢的墨西哥。

049 第四章 布宜诺斯艾利斯
阿根廷人遇事先说“不”的习惯,让我和蒂姆伤透脑筋。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租车司机、饭店女招待、酒吧,甚至连公寓空调都想让我们难堪。

070 第五章 横渡大西洋
蔚蓝色的大海一望无际。客轮连续行驶九天之后,我在地平线上发现了一些小斑点。船上的人都兴奋不已,但我的心情却很矛盾……

078 第六章 土耳其
日出后,外面的风光更令人惊叹了。透过古老的红瓦屋脊向外望去,一边是波光粼粼的大海,另一边是蓝色清真寺上洒满阳光的尖顶。

101 第七章 巴黎
要是碰上下雨天,就干脆关在公寓里写作、阅读,或者在雨后散步,呼吸清新湿润的巴黎空气。

130 第八章 意大利
玛莎是百分之百的意大利人。这个美丽活泼的女子将银发绾成迷人蓬松的发髻,身上穿的是飘逸的轻质外衣,正好适合此地的气候。

157 第九章 不列颠
赶到下一个小镇的时候,我们用新胎换下了旧胎,之后驶向巴斯。这是一座从简•;奥斯丁到J.K.罗琳的文学作品里曾反复提到过的英格兰小镇。

178 第十章 爱尔兰
在冬季降临爱尔兰之前,我们动身前往非洲。与此同时,出版方面遇到了更大的麻烦,我们的生活乱成一团,如同十月波涛汹涌的爱尔兰大海一样。

203 第十一章 摩洛哥
召集穆斯林祈祷的呼号声从安装在旧瓦房上的喇叭里迸发出来,传遍了街巷的每个角落。随后,马拉喀什各地的祈祷声与之呼应,声势壮观。

218 第十二章 返回加利福尼亚
朱迪在国外生活得更久,在和她的交往中,我们还发现,远离充满琐事的日常生活后,我们在很多重要的方面都得到了解放,不仅仅是把大锅小锅扔在了身后。

234 第十三章 葡萄牙
此时,一个三代同堂的葡萄牙家庭坐在院子里,他们正在享用周日的午餐,一边品酒,一边闲聊,时而又开怀大笑地望着孩子们在洒满阳光的午后海滩上嬉戏。

259 后记

263 致谢







序言
引言




在哥伦比亚大桥上漫无目的地闲逛,或者在德克萨斯的拉雷多边境附近游荡,都是极不明智的选择。

然而,六月的一个清晨,水面上波光粼粼,我和丈夫蒂姆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盼望能有人告诉我们跨越边境、进入墨西哥的正确方法。经常跨越边境、往返两国之间的外国人向我们传授经验:要想进入墨西哥,就应该穿过大桥,而不是穿越人们通常选择的边境地带,因为那里常常会发生毒贩与边防军之间的火并,很可能延误行程。对于我们而言,如何从现在所住的这个讨厌的旅馆到达大桥所在地就已经是一个难题了。我们一直都没搞清楚到那里的准确路线。因此,黎明之后,我们就早早地出发了,至今都无法确定路线是否正确。经过圣米格尔的高速公路刚刚建成,我们现有的地图上还没有标注出来,在谷歌上也搜不到,旅馆的员工则是一问三不知。凡此种种,怎么能不让我们感到紧张呢!

前一天晚上,我们几乎用了整个通宵查询路线,笔记本电脑和苹果手机都用上了,而且一直用到机身发热。查到的结果是我们必须再走上十个小时——当然,那是在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情况下。我们必须精准地计算好时间,在大批的出境者到达之前就跨越边境,这样我们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位于墨西哥中部山区的小镇圣米格尔。要知道,聪明人是绝不会在晚上的墨西哥游荡的。

我和蒂姆焦灼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来了一些人,他们进了边境办公大楼。于是,我们俩也不再闲逛,跟着进去了。屋内,工作人员正在热烈地聊着他们的周末经历。我们紧张地握着海关文件,犹犹豫豫地来到他们跟前。很明显,一位官员被我们的打扰搞得很恼火。她简单地扫了一眼我们的文件表格,收了几百美元的汽车入境费,然后在护照上“砰”的一声盖上了戳,戳印模糊不清,最后她告诉我们等着开门,这样我们的车也可以接受检查了。

我们必须再一次耐心等待另一位官员的检查。我们的大吉普车里塞满了行李和要送给远在墨西哥的朋友们的礼物,我们把这些东西都藏好了,这样就可以免交高额的关税。对于这位官员来说,检查这些东西显然是个巨大的挑战,因此她随便问了一些问题,就挥手让我们通过了最后的关卡。就这样,我们幸运地越过了奔向新生活的最后一道障碍。

我们开始上路了!

成功跨越边境是我们环游世界、居住心仪之地的第一步。在我和蒂姆还没有结婚的那些年里,我们曾经梦想着要走遍所有想去的地方,现在我们终于美梦成真了。更重要的是,我们之所以愿意离开熟悉的生活去拥抱一个陌生的世界,完全是因为我和现在的丈夫蒂姆在分隔35年之后,重新找回了彼此,并体会到了其中的快乐和喜悦。

20世纪70年代,我们曾经有过两年难舍难分的关系,最后却因为时机问题而痛苦地结束了。当时的蒂姆以歌词写作为生,很有才气,而且帅气迷人。他那时候在好莱坞打拼,收入上大起大落,过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无拘无束的生活。而我那时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精力充沛,干着劳神费力的公共关系方面的工作。在各自的前一段婚姻尚未终结时,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当我们各自的婚姻因某些原因终结后,偶然间我们又重新相识并爱上了彼此,并且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那两年,我们过得非常愉快,但是我因为有两个小女儿需要照顾,在圣费尔南多谷还有一个牧场风格的房子需要打理,所以,尽管迫切地想和蒂姆在一起,但是却没有勇气和精力与他结婚,接受他那种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生活方式。

35年后的一天,我打开房门,将蒂姆迎入家中。前几天他打电话,说要来坎布里亚。它是加州中部的一个海边小镇,我已在此生活了15年。我根本没有料到会发生什么,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已经尘埃落定。当我答应和他短暂会面时,我告诉自己,他只是我多年前的一个恋人,现在的一个重要的朋友,仅此而已。

但现实并非如此。在我见到他的那一刻,彼此相隔的漫长时光仿佛瞬间消失了。在内心深处,我已暗暗地认定他是我的,我也是他的。

“蒂姆,很高兴见到你。”我微笑着说。蒂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我丈夫盖伊便从楼下的画室内喊道:“谁来了?”

我丈夫是个知名的画家,很受公众欢迎。我们拥有想要的一切——幸福的婚姻、舒适的生活、美丽的花园、一流的厨房,以及运营良好的画室和可供娱乐聚会的好场所。这种田园般的生活背后却潜藏着一个令人沮丧的秘密:盖伊很快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

蒂姆来的时候,盖伊还很清醒。我们三个享受着午后的阳光,欣赏着太平洋的风景,畅谈闲聊,路边成排的松树曲折蜿蜒,一直延伸到坎布里亚海滩。那时,蒂姆已经平静地生活了几年,经营着一个小型的电子产品加工厂。这同他过去摇滚明星般的生活风格相去甚远。那真是一个疯狂的行业,蒂姆讲述着他们圈内发生的那些奇闻异事,我们听得十分入迷。就这样一直聊着,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当他提到自己维系了20年的婚姻已经结束时,我精心构建的心灵世界瞬间倾斜了。

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我们像老朋友一样告别,默默地轻吻脸颊,友好地拥抱。但我知道,时间一定会不断地扰乱我们内心的平静。

这样的情形简直不可思议。我应该对我的丈夫盖伊忠贞不渝。事实上,我的确爱着盖伊。我们都深爱着对方。20年来,我一直努力地经营着我们的生活:在他积极追求绘画事业时,我充当他身旁的缪斯,助他成功,并对这一切甘之如饴。现在,看着盖伊的病情一天天加重,我伤心不已。我必须全心全意地去爱盖伊,但同时我又强烈地想留住蒂姆,不让他再次远离。我很痛苦、忧虑,同时又暗自欣喜——我又找到了恋爱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非常痛苦。盖伊的病情日渐恶化。为了他的安全,医生告诉我们,他需要住进专治阿尔茨海默症的康复医院。他需要的监护我们在家已经无法提供。当我们走进医院时,盖伊说:“亲爱的,多好的酒店啊!你知道吗?这里的餐厅很有名气。”听着他的话,我难过极了。可怜的盖伊马上适应了,再也没有提起我们以前的生活。三年后,他去世了——我的新生活也从此开始了。

几年以后,我和蒂姆在圣米格尔朋友家的露台上品茶,这时,我们突发奇想,要用生命里余下的全部时间去环游世界。朋友外出时,我们曾在她那颇具殖民地时期风格的房子里住了一个月。那时,我和蒂姆已经重聚,还结了婚,住在加利福尼亚中部海岸的葡萄酒之乡。一有机会,我们就会外出旅行。正当我们聊着下一步要去哪儿的时候,户外壁炉里面的火焰发出了欢快的噼啪声。

有一件事情,我已经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次谈话正好给了我一个绝佳的机会。过完下一个生日,我就70岁了。70岁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生关卡。这个年龄的人大多已步入老年,自然我也不例外(尽管我还很健康,也很有活力,总认为自己还是中年人),除非我能活到140岁。我还有很多地方想去——不是在那些地方仅仅待一两个礼拜,而是要住在那里,像当地人一样地体验那里的生活,所以随着这个重要日子的来临,我越来越焦躁沮丧。自从有了这个想法,我就意识到会有一个问题横在我们的眼前——我们的房子!我们有一栋不错的房子需要定期维护,所以我和蒂姆无法开始为期数月的长途旅行。我和蒂姆在一起的时间还不长,我没有向他透露过这些隐藏的想法,害怕一旦谈及,他会误以为我和他在一起并不幸福。

但是,那天,我非常烦躁,已经无法再控制自己了。于是,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蒂姆说:“你知道,蒂姆,我不是想要扰乱你的心境,伤害你的感情,但是我必须要和你谈谈这件事。像现在这样生活在帕索罗布尔斯,我并不开心,但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因为我觉得在我还不算太老的时候,应该再跑跑很多地方。我还不想停止对世界的探索,三周的旅行对我来说远远不够。我想我们应该考虑清楚,怎样才能花更多的时间去旅行,而不是宅在家里安度晚年。”我紧闭双眼,不去看他的表情,生怕他误解我的意思,以为我对我们的生活不满意。

他听了我的话后,哈哈大笑:“哦,我的天哪!我们竟然会有一样的想法!这件事我也考虑了好几个月,但是我怕你以为我疯了,我担心你可能不愿意离开我们的房子和孩子。”

我呆呆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带着这种不可思议的默契,我们的计划就此诞生了。

我们“不要退休”。我们要寻找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能够自由地周游世界,看看那些前半生还没有去过的地方,用心去欣赏那里的风光,感受那儿的生活。那一夜,我们睡得很晚,都很兴奋,大谈特谈我们的短期计划和长远计划——该怎么去那些我们梦寐以求的地方。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很长一段时间内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快。在考虑该如何实现梦想,离开家园、无拘无束地畅游世界时,我们的想法竟也出奇的一致,这简直太神奇了。俗话说得没错,“一切皆有可能”。我已经忍不住想象:在意大利洒满阳光的路边市场上挑选西红柿;探寻幽暗而神秘的马拉喀什露天市场;在一个法式的农舍露台上,蒂姆开了一瓶当地清甜的白葡萄酒,而我在屋里做好了蛋奶酥。这多像一个梦!梦里我们重拾了彼此错过的时光。

第二天早晨一起喝咖啡的时候,我们手里已经握着一张长长的黄色便笺,横在这个计划面前的经济问题一夜之间便解决了。既要努力过上愉快而有意义的生活,又要面对残酷的事实,存够钱来养老,这两件事总是难以平衡。我们并不富裕,但我们有一个聪明能干的理财顾问。我们计划把积攒下来的存款和售房款都交给他来管理。他一向谨慎小心,而且投资风险也很小,因此我们每月都会得到一笔钱。再加上社保金,这就是我们每个月可以动用的资金了。


由于担心这些钱不够,我们又把所有能想到的开支一一列了出来,结果惊奇地发现,每个月的预算比预想的要少得多。我们又详细地规划了一下支出费用,包括我们在国外租房子或公寓的开销,以及一切可以想到的各种花费。得出的结果令人振奋,这个数额与我们原先的预算非常非常接近。如果卖掉房子,我们完全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过上很舒适的生活。

尽管这个想法如此振奋人心,但我们还是很担忧,不知道是否应该冒这个险。当我们结束长途旅行回来时,如果没有自己的家,不能蜷缩在自己的床上,不能将东西放到自己的壁橱里,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常年生活在别人的领地上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们的梦想最终会让自己情归何处?几个月的时间就要走遍一个陌生的国家,周而复始,没有终结,这会不会给我们的婚姻带来压力?这可是令众多朋友艳羡的美满婚姻啊!在我们游遍全国,要找一个理想的地方度过晚年时光时,四个女儿就已经觉得我们有点疯狂了。如今,还要在别的国家住上几年,那她们还会不会理我们呢?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去面对一个未知的未来,放弃安逸舒适的圈子,远离家人和朋友?最后,我们反复提醒自己,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如果现在继续纠结,便会错失良机。于是,我和蒂姆决定接受挑战,对这一开创性的想法说“是”。

接下来需要处理的琐碎小事如海啸般狂涌而至:狗、家具、汽车怎么办?哪些东西需要留下,哪些东西需要丢弃?我们长时间地远离家人,环游各地,他们会不会理解我们?要把这个想法告诉最最亲密的家人需要巨大的勇气,所以我们把这件事放在了“任务单”的最后面,取而代之的是开始讨论要去哪里,如何结交新朋友,应该投哪种保险。我们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确定和整理这些细节。就在我们沾沾自喜,以为考虑周全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个新问题。“哦,天哪!邮件怎么办?我们没有固定的投递地址了。”

“你说得太对了。”遇事冷静的蒂姆也无奈地耸耸肩,“我们以后要四海为家了。”

在这即将开启的动人旅程中,我们将见识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高楼大厦;墨西哥圣米格尔安静的乡村生活;面积很小却视野开阔的土耳其公寓,从那里能够看到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和马尔马拉海;巴黎的一套附带精致厨房的公寓,距塞纳河仅仅几个街区;法国卢瓦尔河上一座中世纪、无电梯的三层公寓;足以俯瞰佛罗伦萨的别墅公寓;泰晤士河畔一间带阳台的公寓;都柏林市外一个爱尔兰海景公寓——那座建筑有着三百年的历史,是乔治王朝时期的建筑风格;摩洛哥马拉喀什的一个镶嵌着五颜六色墙砖的旅店里的两个房间;葡萄牙里斯本附近的海滨别墅。

在整个旅行计划中,我们不会急于观光。这种全新的旅游方式让我们拥有了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时间。无论身在何方,只要放下行囊,就能享受当地居民的生活。现在,我和蒂姆四海为家了——走到哪儿,哪儿就是家。




后记
后记



四海为家的漂泊生活,仅仅让我们推迟了一件事——变老。这倒不是说我们能在生理上延缓衰老。旅途中,尽管我们也会为镜子里出现的皱纹而整天唉声叹气,但是我们心里却从未觉得自己真的变老。

我们珍惜健康的身体和稳定的收入——在我们大胆而冒险的退休生活中,这两样都是不可或缺的。我们知道,身体健康的时候,谁都觉得自己年轻。我们用一生的时间来打理钱财,维持健康,但我们也知道,未来的一切并不都能由自己说了算的。运气让蒂姆和我继承了良好的基因,也让我们在分离了35年之后重新踏入婚姻的殿堂。对于这些,我们始终怀着感恩之心。

在开始四海为家的新生活之前,我和蒂姆的婚姻生活就像杰斯·沃尔特在小说《美丽的废墟》中所描述的情感空间一样——“那个人们习以为常、时而让人感到满足时而又让人觉得无聊至极的广阔高原”。更糟的是,我们不仅无聊,还没有丝毫的幸福感。年迈与空虚的感觉始终困扰着我们。

一经出发,我们便再也没有感受到那种威胁。我们更没有走过回头路。随着一次次的计划与外出,我们的身体更健康了,内心的幸福感也越来越强了。一路上,我和蒂姆不断地反观自己的内心世界,一次次地自我调整,这是我们以前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以往的无聊感被扔在了远处的角落里,再也无法胡作非为。至于满足感?依我看来,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有人可能会觉得我的观点浅薄、没有内涵,他们或许有自己的道理。不过,说实话,与那些相比,我更关心下周在上下班的高峰时段的车流中,我们如何才能高效而又安全地从公寓赶到戴高乐国际机场,而不是晚会上我的餐巾与桌布的颜色是不是协调,还有俱乐部委员开会时,我能不能准时出现……总而言之,我并不想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给每一个人,我也并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我只知道,我们的生活方式是我们自己所渴望的,同时,也很幸运,因为我们为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当我们开始外出历险时,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年复一年的遗憾和内斗,还是愉快的幸福之旅?以前,在我们称之为“家”的庇护所里,我们可以把毯子盖在头上,藏在里面不出来;如今,这样的地方已经不复存在,今后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的呢?

时钟还在嘀嗒作响,我们不希望守在一个地方度过我们的余生。改变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是非常需要勇气的一件事。我们需要一种既令人钦佩又略显枯燥的混合了多种特性的优秀品质,才能战胜恐惧,因为我们要放弃自己的房子、大部分日常生活用品和亲朋好友善意的建议,义无反顾地去追求崭新而又充满未知的生活。我们这种年纪的人,当然知道自己做出这种选择会意味着什么。

实践得出的结论是,这种四海为家的新生活非常适合我们。如果在外面遇上烦恼和意外,我们的秘诀就是耐心等待、微笑面对和宽容他人。每当迷路了或者走累了的时候,我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出租车,而不是和年轻人一样拼命地挤地铁;当需要一连几个月停留某地时,我们还会毫不吝啬地多花几美元,租个更加舒适的地方。确实,我们也曾有过被天气、疾病、烦恼、沮丧折磨的时刻,我们也不止一次地感到惶惶不安,偶尔我也会渴望与亲人相聚。有些东西我至今都无法忘怀,比如我曾经拥有过的私人花园(现在正由某个我不认识的女人照料),一直待在阴冷的储藏室里苦苦等候我们的那个旧铁锅,这些都是我的牵挂。我发誓,等我们某天走不动了,安顿下来之后,我一定要再买个花园,再用我的生铁锅煎出黄澄澄的鸡蛋来。

但刚才提到的那些渴望和不安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吗?一路上,我们不断地向“衰老”发起挑战。我们发誓要把那个可怕的幽灵夹在腋下,不让它在我们的脑海里盘桓,影响我们的生活态度。

当然,我们也必须面对现实:我和蒂姆已经过了在伦敦或者巴黎的地铁扶梯上上下折腾的年纪,我们必须慢慢地靠边行走;我们也没有精力熬到三更半夜;我们更不能火急火燎地吃午饭了;熬夜等航班或连续十几个小时坐在大客车上,这些也不是我们该做的事了。不过,我们每天都能收获一些新的发现,制定一些新的计划,与幽默风趣的人约会,或者是解决以前从未遇过的新问题。为了这些,我们也绝不能被年纪打败!

并非每一个上了年纪的人都能够(或者希望)过这种充满挑战、与众不同的生活。我们只是希望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让大家明白,“老”并不等于“完蛋”,更不意味着必须陷入无聊、日复一日不能自拔的枯燥生活里!卖掉房子去旅行不仅仅是个简单的举动,它更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和积极的人生态度的体现。走出家门之后,你能站在高处,拥抱新的思想,结识新的朋友,打破以往陈旧的生活模式。以上种种,足以唤醒任何人,在任何环境下,对梦想中的新生活的热情。

许多人来信和我们分享他们走出家门的亲身经历。一些人去了更远的地方,另一些人则在国外的某个地方流连数月。有几位还为此专门学会了一门外语,也有人为了争取时间实现理想而提前退休。我们也有几位无法走出家门的新朋友,但是,他们会阅读我们的博客,与我们互动,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旅行,借此,他们也能分享我们的乐趣,甚至勾起他们自己以前在外面(或长或短)的旅行回忆,重新燃起因为“衰老”而放弃的兴趣热情。

此时此刻,在凯里环路附近的一处迷人的爱尔兰农舍里——也是我们目前落脚的地方,蒂姆坐在楼下的沙发上,忙着制定下一阶段的旅行计划。他一边比较着明年客轮的票价,一边对着显示屏自言自语。我们去年在都柏林结识的那两位大方的朋友莫琳和阿兰,将会成为我们今天饭桌上的贵客。我们还会在晚间聚会上讨论自上次与他们分别后各自的收获以及未来的计划。这次,法属玻利尼西亚成了我们的新目标。尽管此前在阿根廷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我们还是将南美洲纳入了我们的计划。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令我们十分着迷。亚洲在我们的计划中也排在前列。我与蒂姆分隔了35年后才幸运地重新走到一起,如今还能一同周游世界,我们每一天都感到格外幸福。还有,继续与大家分享我们的经历,也是我们幸福非常重要的源泉之一。

最后,我们会继续拥抱新生活中的任何变化,以变通的方式随时转换角色(缪斯与作家、乐观主义者与现实主义者、幻想家与实干家),与那些成千上万正在生活中寻找新方向的读者相识,这些都让我们更加坚信“是”的力量。时至今日,面对梦想,我们会马上行动,不再拖延。生命太短暂了,短到大家都来不及按照自己喜爱的方式去细细品味其中的甜美。我和蒂姆希望大家能像我们一样,学会取舍,早日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