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系列:于达先生口述历史.pdf

口述历史系列:于达先生口述历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于达先生口述历史/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口述历史系列》编著者张俊宏。
《口述历史系列:于达先生口述历史》记述其家世、早年教育情况,以及成年后读书、从军、从政等经历,重点讲述了胡宗南第一师在西北与共产党军队作战经历,上下包坐之役置重兵而不用之谜,阎锡山与冯玉祥的叛变,中央军与陕西军人的龃龉等。

目录
弁 言
前 言
一、胡宗南年谱的编纂
二、前清军事教育介绍
三、我所受的军事教育
(一)浙江陆小
(二)军官预备学校
(三)初入北洋部队当入伍生
(四)进保定军校
四、民初的浙江军队
(一)浙江军人的出身
(二)浙江二师的分立
(三)北洋军和浙江军
(四)以人为中心的传统军事观念
五、杨善德及浙江的援闽军
(一)浙军的叛变
(二)援闽军的派遣
(三)援闽军中辍
(四)采鸦片的纠纷
六、孙传芳归并浙江军
(一)浙江第一师败于孙传芳
(二)孙传芳收编浙江军
(三)浙军拦截周荫人
七、由北洋军参加革命军第一师
(一)第一次负伤离开浙江第一师
(二)首次参加革命军
(三)薛岳辞长第一师
(四)初次见胡宗南
八、脱离第一师佐白崇禧
(一)亲赴洛阳联络冯玉祥
(二)这个人坏得很
九、从西征到北伐的完成
(一)讨伐唐生智
(二)平江的阴历年
(三)由西征到北伐
(四)脱离蒋白恩怨
十、由陆大到南京的一段回忆
(一)阎冯叛变
(二)黄袍加身之谜
(三)扣押胡汉民
(四)陆大结业
(五)疏散洛阳
十一、回第一师当参谋长的缘由
(一)第二次见胡宗南
(二)周亚卫的一席话
(三)当参谋长的条件
(四)就任参谋长
十二、由安徽到湖北的“剿匪”
(一)第一师的特别党部
(二)由江西到湖北的“剿匪”
十三、中央军与陕西军人的龃龉
(一)入漫川关
(二)火车岭
(三)杨虎城的代表
(四)胡杨间敌意的形成
(五)第一师行军及宿营的程序
(六)胡宗南和赵寿山间的误会
(七)第一师和陕西军的冲突
(八)第一师救甘肃
十四、甘肃的整训
(一)甘肃的禁烟
(二)鸦片的抽法
(三)甘肃的风土民情
(四)西北军官训练班
(五)成立骑兵团
(六)胡宗南的外交
十五、初入四川
(一)广元之役
(二)松潘独特的民风
十六、松潘高原的防共大军
(一)国共双方在四川会战
(二)攻平武
(三)入松潘
(四)大军的部署
(五)庞大军队缺乏补给
(六)四川的民心趋向
(七)民心归向之道
(八)藏人的宴席
(九)毛儿盖之役的“防堵”失败
(十)“防匪北窜”为中央在川之任务
(十一)毛儿盖失败原因的推测
(十二)毛儿盖及上下包坐失败的检讨
(十三)“匪”北去之后毛儿盖已无价值
(十四)松潘置重兵而不用之谜
十七、国军部队用人的风气
十八、上下包坐之役
(一)置重兵而不用
(二)失败的原因
(三)善后
十九、胡长官升任军长
二十、上海防卫战的检讨
二十一、离开胡宗南
附录一
表一 第一师移驻武进附近之全貌 廿一年四月
表二 第一师移驻陇南后之全貌 廿二年六月
附录二 于达先生小传

序言
这一份稿子,是本所访问于达先生关于胡宗南将军的回忆,时间大致限于民国二十一年至二十六年。在这一段时期里,于达先生是胡将军的参谋长,胡将军由第一师师长而第一军军长,大部分的活动在陕西、甘肃和四川。第一师进人西北,使命是“围剿”共产党,因此这份稿子的主要部分可谓之为第一师与共产党作战的纪录。
于达先生现年七十四岁(生于一八九三年),先后毕业于保定军校及陆军大学,可说是北方系统训练出来的将领。他早年的军旅生活在浙江省,从民国二十一年担任胡宗南的参谋长,转人中央军系统之下。但他似乎并不得意,一直都是幕僚职务。在他的谈话中,保留和顾虑很多。不过,他对于胡宗南在西北和在四川“剿共”的这一段回忆,颇透露了一些“剿共”成败的关键,尤其他谈胡宗南与杨虎城之间的隔膜,二十四年松潘之役,可谓之本稿的精彩部分。
于先生在台是以中将退休。
一九六七年六月记

文摘
十六、松潘高原的防共大军
(一)国共双方在四川会战
松潘原为田颂尧的防地,川军并不重视贫瘠的松潘高原。松潘以北四十里处的漳腊则为利之所在,有一个沙金矿,课税极重,淘金工人个个吃鸦片,个个长得人不像人,骨瘦如柴,衣服破烂不堪,看来很可怕。我们在漳腊开了一个飞机场。
由天水到松潘,六十一师杨步飞派了林英的一团人由天水先我们开达松潘,随后杨步飞的整个师才移驻松潘。二十四年三月下旬,徐向前在广元之役失败后,以全力突破阆中、南部之间的川军防线,抢渡嘉陵江,主力经过彰明、北川,占据茂县、汶川、理县。一股则占据青川、平武,以掩护其侧背。第一师及西北补充旅奉命集结于略阳、宁羌、碧口准备进“剿”,并由西安增派陈沛、伍诚仁两师,钟松一旅,及已在松潘的杨步飞师,全部归胡指挥,而成为“剿匪”军的重镇。
(二)攻平武
二十四年四月中旬命陈沛一师攻平武。平武并不牢固,但有高山为凭,久攻不下,又调碧口丁德隆(独立旅)增援,又使李文的第二旅归丁德隆指挥。丁李两人本来都是黄埔一期,也都是湖南人,但丁资深,而李文资浅,刚从第三团长升任为第二旅长,因此使丁德隆指挥李文。平武仍然攻不下来,士气为之消沉,胡先生于是命令丁德隆带两旅,绕道文县,由侧背再攻平武,同时以廖昂的一旅(为新成立的西北补充旅在三堆坝一役损失一团)增援,因此这一次丁德隆带领了将近有三旅的兵力。平武北面是摩天岭,南面是涪江,易防不易攻,“匪”依据天险,防御空疏,丁德隆率部攻坚,北攀摩天岭,出其不意而突破。这个天险“共匪”终于没利用上。共党在四川是客军,百姓对他们和对我们同样没有好感,所以双方都不熟谙地形。摩天岭太险,我们翻过去打他,“共匪”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他们的防御只对东南面。这一来并没怎么打,一放枪他们就退了,沿涪江往南逃去。
(三)入松潘
胡先生在松潘有第一师的独立旅、第一旅、第二旅、西北补充旅共四旅,加上杨步飞一师、陈沛一师,都归胡指挥(杨步飞、陈沛虽号称有二师,实际才等于胡的二旅,胡一师三旅,他们一师才三团人)。部队在六月上旬开进松潘高原的风洞岭。那地方山岭斜度才五到十度间,路很宽,但因为空气稀薄,人马行动都不灵,有心脏病的人难以到达此处。当地土人有迷信,认为不能高声喊叫,不能猎鸟,否则必触怒神明。其实士兵也没有人会喊叫,因为根本叫不出来。过了风洞岭即可以看到松潘,第一师最先进入松潘的是第四团。在此之前丁德隆派一上校刘鸿勋带领一支七八十人会讲四川话的别动队早一天出发,与驻在松潘的杨步飞师的林英团联络,南走侦察“匪”情。
当第一师先头第四团刚刚开到松潘东门外,别动队退回来报告“土匪”到了,当时大家都在抢松潘,团长未进城即在东门外解开队伍,准备对付来犯“匪徒”。岷江上流横越松潘,有一条铁索桥横跨江面,桥上有瓦片屋顶,也有壁有窗,有如横越江面的房屋。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桥颇为欣赏。河东有一座山叫塔山,“匪”打算抢夺这座山,但人数不多,被第四团抢先占领,居高临下,一场小的遭遇,“匪”败散,第四团乘胜,沿岷江东岸大道南追,直达镇江关为止。
(四)大军的部署
随后,丁德隆旅、李文旅进驻松潘,廖昂西北补充旅跟进,师部最后到达。第一师既到松潘,令原驻林英团开往黄胜关,归还杨步飞(六一师)建制(杨步飞师由天水开漳腊),陈沛师(六○师)开漳腊,而以李文旅防守岷江以东大道,丁德隆防守岷江以西地区,廖昂旅驻守松潘城,并以李日基一营人携小型无线电一架防守毛儿盖。嗣后钟松由青川开入松潘接替防务,李铁军从广元开入松潘,为师预备队,伍诚仁(四九师)由平武移驻黄胜关,和陈沛、杨步飞的六○、六一师(驻漳腊)为第二线兵团,相机使用。
(五)庞大军队缺乏补给
这时胡先生以师长身份指挥着庞大的军队,除了他自己的四旅之外,四九、六○、六一三师都归他指挥,北边黄胜关有林英一团(属六一师),漳腊二师共有六团(六○、六一师),黄胜关还有四九师的三团。在松潘附近胡先生自己有四旅,加上钟松一旅共五旅,计十五团人,如此松潘高原总共集中了二十四团人,一团以一千五百人计,也拥有三万六千多人。后来薛岳部队从成都来,王耀武一旅开到平武接防,也交给胡宗南(本来有一度曾委薛岳指挥松潘的部队,后来不知何故仍由胡指挥)。胡宗南在松潘拥有三四万的部队,而共党在四川的残余也不过万余,共党又无后勤补给,没有钞票也没有现洋。然而我们从成都西安方面都有补给。这一仗主要看补给。我方虽有补给来源,却已饱尝艰苦,而共党所占据之地多数是山地,根本不产粮食,又缺乏后勤,他们的境遇更可想而知。

内容简介
本书作者于达口述了自己的家世、早年教育情况,以及成年后读书、从军、从政、经商等经历,对于研究中国近现代历史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