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史.pdf

中国全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部好的史书要见功夫、有见识、显气象。
所谓功夫,是扎实严谨的学问,融会贯通的功底;而见识,是指能去谬持中,能有气节、有态度;而说到气象,则是史家本人天赋、修养、眼界和情怀的显现。
在历史研究中,历史的叙事其实是对历史本身摹状之后的重建。也就是说历史研究的文献再详细、资料再丰富,对于历史本身以及历史全部的真实来说,都只是沧海一粟。所以,历史永远没有绝对的真实,所有的历史研究成果,都只是部分的真实。
峄山先生在本书中并未对众所周知的大历史多做赘述,而是更多地把叙述的重心放在一些常被人忽略但是却又十分耐人寻味的重要历史细节上。作为第一位出国留学的中国历史学家,峄山先生在此书中运用了历史统计学方法,让枯燥的历史材料,以数据化的形式展现在人们面前,让复杂的历史一目了然。
在这部耗尽峄山先生大半生精力的史学大作中,峄山先生寻找的不仅仅是历史的真实,还有正义、公理以及一种历史本身的生命力。

编辑推荐
在历史面前诚实地说话
有识不妄 有敬无畏

品质精湛:精装版本,名家设计,高档原木胶版纸印刷
价格实惠:内文1248页,78印张,精装品质、平装价格
成一家之言:现代史学界得此称誉者 唯峄山先生一人而已
论兴亡、谈盛衰:论朝代兴亡,谈国势盛衰
半生积累终成此书:编纂耗时十二载 成书历尽大半生
启明书局原版:再现民国史学原貌 尊重原版绝无删减
400余幅表格:峄山先生亲自制作历史脉络表格,让复杂的历史一目了然
现代史学方法:运用历史统计学方法 开现代史学研究之先河

诚心之作 精湛品质 治学必备 收藏良品

作者简介
王桐龄(1878—1953)
我国现代著名的历史学家。号峄山,河北任邱人,曾任北京政府教育部参事,后应聘为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改为北京师范大学后,任教授,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其间曾任系主任,并先后在北京法政大学、燕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校任课。
峄山先生少年时中过秀才,又是国内最早一批出国留学的历史学者。他是最早使用历史统计学方法研究中国史的学者之一。
峄山先生著作丰硕,所著有《中国全史》、《东洋史》、《中国民族史》、《中国历代党争史》、《儒墨之异同》、《局俭堂诗存》等书,并撰译论文数十篇。

目录
第一章 定义 /002
历史之范围 历史之种类 历史与国家之关系
中国旧史学之缺点 中国史之命名
第二章 中国史上之种族 /011
中国民族之分布 汉民族之特性 历代户口之消长
第三章 中国史上之地理 /058
中国地势大略 历代史域之伸缩 历代帝都之地点
历代地方行政区域之变迁
第四章 中国史上之年代 /078
中国史年代之确数 历代之纪年法及岁首 历代之纪元法及年号
干支纪年法 中国史时代之区分
本论
第一编 上古史汉族胚胎时代
第一期 传说时代
第一章 中国文化之发源地 /092
第二章 太古之神话 /095
第三章 黄帝之治绩 /098
黄帝之外征 黄帝之内治 黄帝子孙之相续 黄帝子孙之蕃衍
第四章 太古时代开化之程度 /104
第五章 三皇五帝说 /105
第二期 唐虞三代时代
第一章 唐虞之郅治 /112
尧之事迹 舜之事迹 洪水说 三苗之征服
第二章 夏之兴亡 /119
夏初之内治 夏初之外征 夏统之中绝及其中兴 夏之衰亡
第三章 商之兴亡 /122
商初之内治 中叶之兴衰 商之衰亡
第四章 西周之兴亡 /126
周室勃兴之原因 周初之内治 周初之外患 西周之衰亡
第五章 西周之文化 /135
制度 礼教
第三期 春秋战国时代
第一章 王室之陵夷与霸权之消长 /148
东周之式微 齐桓晋文之霸业 秦晋之争霸
晋楚之争霸与弭兵会 吴越之争霸
第二章 封建制度之破坏与地方集权制度之发达 /153
第三章 世家之专横与主权之凌替 /155
鲁三桓 齐田氏 晋六卿
第四章 周末学术之隆盛 /159
学术勃兴之原因 诸家之派别 孔道不行之原因及其结果
第五章 战国七雄之对峙 /174
晋之衰亡与韩赵魏之建国 齐之衰亡与田齐之建国
越之衰亡与楚之强大 燕之勃兴
第六章 六国之衰亡与秦之一统 /179
商鞅之富强策 苏秦之合纵策 张仪之连衡策
列国之内讧与秦人势力之膨胀 列国对秦之抵抗策
范雎之远交近攻策 秦之统一 周室之衰亡与列国之颠覆
第七章 春秋战国时代之文化 /193
制度 礼教
第二编 中古史汉族全盛时代
第一期 秦汉时代
第一章 秦始皇之统一政策 /200
秦始皇之内治 秦始皇之外征 秦始皇之神仙思想
第二章 秦之衰亡 /205
二世之昏庸 群雄之蜂起 钜鹿之战 沛公入关
第三章 楚汉之争 /208
项籍之专横 汉兵之东下 垓下之战
第四章 汉初之封建问题 /213
汉初封建之由来 吕氏之乱 济北王兴居之乱
淮南王长之跋扈 七国之乱
第五章 汉初之对外关系 /219
汉与匈奴之关系 汉与南越之关系 汉与闽越及东瓯之关系
汉与西南夷之关系 汉与朝鲜之关系 汉与西域诸国之关系
第六章 武帝之内治 /229
儒学之奖励 法学家与经济学家之登庸 巫蛊之狱
第七章 外戚之擅权 /233
吕氏之专横 薄昭之骄恣 窦后之擅权 田蚡之专横
卫氏之盛衰 钩弋夫人之无罪赐死 上官桀安之乱
霍氏之盛衰 宣帝之内治 弘恭、石显之祸 王氏之祸
第八章 新莽之篡 /239
王莽之家世及其登庸事迹 王莽之中废 傅太后之专横
董贤之嬖宠 西汉末年之儒学思想 王莽之矫诬
王莽之弑逆及其篡立
第九章 王莽之末路 /245
莽之复古 莽大臣之内乱 莽之家祸 莽之外交
莽之衰亡与盗贼之蜂起 昆阳之战
第十章 光武之中兴 /254
光武之家世及其举义事迹 平河北之乱 平赤眉之乱
光武初年群雄割据之形势 宗室诸王之破灭 东方之平定
西方之平定 隗嚣、公孙述之破灭 窦融之归附 卢芳之远窜
第十一章 东汉初年之内政 /266
光武之内政 明帝之内政 章帝之内政
第十二章 东汉初年之外交 /272
东汉对匈奴之关系 东汉对西域诸国之关系 东汉对乌桓之关系
东汉对鲜卑之关系 东汉对羌之关系
第十三章 外戚宦官势力之消长 /284
马氏之放恣 窦宪之专横 邓太后之临朝 邓氏荣华之始末
安帝之昏庸 耿宝阎显之倾轧 群小之弄权 梁冀之跋扈
第十四章 外戚与清流之结合及其对宦官之冲突 /292
宦官之恣横 东汉之士风 第一次钩党之狱
第二次钩党之狱 党狱之余波及其结果
第十五章 东汉之衰亡 /304
黄巾贼之乱 十常侍之乱 董卓之乱 凉州诸将之乱
第十六章 秦汉时代之文化 /312
制度 学术 风俗 宗教 实业
第二期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
第一章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之形势 /334
地方政府势力发达之原因 河北之形势 袁绍公孙瓒之冲突
河南山东江北之形势 曹操之势力扩张 吕布袁术之破灭
袁曹之竞争 公孙瓒袁绍之破灭 南方之形势 曹操之南攻
张绣刘琮之降 孙刘之联合 赤壁之战 关中之形势 韩马诸将之变
西南之形势 刘备取益州 刘备孙权分荆州 曹操取汉中
曹操之专横 耿韦之举义 刘备取汉中 关羽之败没
孙刘之分离与孙曹之联合 孙权取岭南 曹丕之篡
第二章 三国之分离及其合并 /347
昭烈之绍统 猇亭之战 魏主丕之南侵
吴魏之分离与吴蜀之复合 诸葛亮之南征 诸葛亮之北伐
公孙氏之破灭 魏取辽东 司马懿之专横 曹爽王凌之死
东兴之役 诸葛恪之死 司马师昭之专横 曹芳曹髦之废弑
毌丘俭文钦诸葛诞之举义 黄皓之弄权 钟邓之入寇 蜀汉之亡
钟邓之内讧 司马炎之篡 孙之专横 孙皓之暴虐 羊陆之交欢
吴之衰亡与晋之一统
第三章 晋室衰乱之原因 /358
诸王之典兵 武帝之荒淫与惠帝之庸暗 士风之凋敝
第四章 贾后之乱与八王之乱 /365
贾后之乱 赵王伦之乱 齐王冏成都王颖河间王颙长沙王乂之乱
东海王越范阳王虓之乱
第五章 五胡十六国之乱 /370
前赵之勃兴与西晋之沦灭 两赵之冲突与前赵之灭亡
前燕之勃兴与后赵之沦灭 前秦之勃兴与黄河流域之一统
前秦之衰亡与黄河流域之瓦解
第六章 东晋之中原恢复策 /390
元帝之绍统 祖逖之北伐 王敦之乱 苏峻之乱 康穆之幼冲
何庾之辅政 桓温之西征 成李氏之兴亡 桓殷之构衅
桓温之北伐 桓温之废立 谢安之相业 谢玄之武功
会稽王道子之弄权 王恭殷仲堪之跋扈 桓玄之乱
第七章 刘裕之武功与中原之恢复 /400
刘裕第一次北伐 南燕之兴亡 卢循之乱 谯纵之乱
后秦之势力扩张 后凉之兴亡 南凉北凉西凉之建国
刘裕第二次北伐 后秦之衰亡
第八章 后魏之勃兴与黄河流域之一统 /406
拓跋珪之复国 后魏之西侵 匈奴刘氏之兴亡 后魏之东侵
后燕之衰亡与北燕之建国 道武帝之内政 夏之建国
西秦之建国 南凉之衰亡 西秦与夏之衰亡 北燕之衰亡
西凉之衰亡 北凉之衰亡
第九章 南北朝之对峙 /416
宋魏之冲突 魏之内乱 宗爱之弑逆 宋之内乱 魏之内乱
乙浑之专权 冯太后之弑逆 魏孝文帝之变法 齐魏之冲突
齐之内乱 梁魏之冲突
第十章 后魏之衰亡 /434
后魏衰乱之原因 六镇之叛与河北关中之乱 胡太后之弑逆
河阴之变 梁之北侵 元颢入洛 尔朱荣之伏诛 尔朱世隆弑逆
高乾之举义 高欢之举兵 尔朱氏之族灭 高欢之叛逆
孝武帝之西迁 魏室之分裂
第十一章 梁室之衰亡 /443
梁室衰乱之原因 侯景之乱 侯景伏诛 湘东岳阳之冲突
江陵之陷 陈霸先之篡
第十二章 北周北齐之竞争与黄河流域之一统 /450
东魏之亡与北齐之篡 西魏之亡与北周之篡 北齐历代之内乱
宇文护之专权 北齐之衰亡与黄河流域之一统
第十三章 陈隋之竞争与南北之一统 /455
陈宣帝之篡 周宣帝之昏暴 杨坚之篡 后梁之衰亡 陈之衰亡
第十四章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之文化 /462
制度 学术 风俗 宗教 实业
第三期 隋唐时代
第一章 隋之治乱 /486
隋文帝之内治 隋炀帝之弑逆 隋炀帝之奢侈 隋炀帝之外交
隋室之衰亡 群雄之蜂起
第二章 唐室之勃兴 /500
唐高祖之起兵 隋炀帝之末路 群雄之灭亡 唐室之一统
第三章 临湖之变 /506
第四章 唐初之内治 /508
第五章 唐初之外征 /511
平东突厥 平铁勒 平西突厥 平高昌 平龟兹 吐火罗之内属
昭武九姓诸国之内属 吐谷浑之内乱 党项之内属 吐蕃之内属
平高丽及百济 印度之征服
第六章 女宠之乱政 /521
武后之乱 韦后之乱 太平公主之乱 杨妃之宠与安史之乱
第七章 藩镇之跋扈 /537
藩镇握兵之由来 德宗之初政 建中之乱
德宗中叶以后之政治 元和之治
第八章 宦官之专横 /549
宦官弄权之由来 高力士杨思勖之宠幸 李辅国之乱政
程元振鱼朝恩之乱政 元载之擅权 白志贞之误国
神策中尉枢密使之设置 吐突承璀之宠幸 陈弘志之弑逆
王守澄之专权 刘克明之弑逆 宋申锡之窜 甘露之变
第九章 朋党之倾轧 /558
牛李结怨之始 李逢吉之专政 李宗闵之专政
李训郑注之专政 李德裕李宗闵之左迁
郑覃陈夷行杨嗣复李珏之倾轧 李德裕之相业
牛李党党魁之末路 宣宗之内政
第十章 外患之侵陵 /575
新罗之统一与朝鲜半岛羁縻权之丧失
渤海之勃兴与满洲羁縻权之丧失
契丹之勃兴与内蒙古东部羁縻权之丧失
回纥之勃兴与外蒙古羁縻权之丧失
吐蕃之崛强与西藏西康青海新疆羁縻权之丧失
南诏之勃兴与云南羁縻权之丧失
第十一章 内乱之踵作 /586
庞勋之乱 黄巢之乱
第十二章 唐室之衰亡 /590
朱李之交恶 朱玫李昌符之乱 张濬之覆军 杨复恭之乱
李茂贞王行瑜韩建之乱 刘季述之乱 崔胤之召外兵
朱李之冲突 朱全忠之篡
第十三章 隋唐时代之文化 /596
制度 学术 风俗 唐代风俗及于后世之恶影响 宗教 实业

第三编 近古史 汉族衰微时代
第一期 辽、宋、金时代
第一章 五代之更迭 /002
梁、晋之冲突 唐晋之更迭 前蜀之衰亡与后蜀之建国
后晋与契丹之冲突 后汉、后周之更迭 北汉之建国
吴之衰亡与南唐之篡立 闽楚之衰亡 湖南周氏之建国
后周与宋之更迭
第二章 宋室之勃兴 /010
宋初之内治 宋初之外征 金匮之盟
第三章 宋初对辽之关系 /029
高梁河之役 岐沟之役与陈家谷之役 澶渊之役 真宗之矫诬
第四章 宋初对夏之关系 /034
李继迂之叛 元吴之叛 契丹增币问题 元吴之请和
第五章 仁宗之内治 /038
庄献太后之临朝 郭后之废与范、吕之争 庆历党议
王则之乱 侬智高之乱 文彦博、富弼、韩琦之相业 濮议
第六章 神宗之变法自强 /045
神宗变法之动机 神宗之内政改革 神宗之外部经营
第七章 新旧党之倾轧 /058
旧党内阁之成立 新法之废止 新党之左迁
司马光、吕公著内阁 吕大防、范纯仁内阁
旧党之内讧 新党之复活及其报复 旧党之贬窜
孟后之废 章惇内阁 混合内阁之成立 新党之左迁 孟后之复位
目录
002
中全史•下卷
韩忠彦、曾布内阁 变态新党之出现 党人碑之设立
孟后之复废 蔡京内阁
第八章 北宋衰乱之原因 /067
徽宗之弊政 方腊之乱与宋江之乱
第九章 北宋之衰亡 /069
恢复燕云议 金人第一次南侵 种师道之入援 李纲之城守
金人第二次南侵 汴京之陷落 徽、钦之北狩
第十章 高宗之南渡 /079
高宗之嗣统 李纲之防守策 黄潜善、汪伯彦之阻挠 高宗之南奔
河南淮北之陷落 苗刘之变 黄天荡之战 富平之败
吴玠、吴璘之守蜀 伪齐之兴废
第十一章 秦桧之主和 /087
和议之动机 秦桧之进身 王伦之议和
金人之败盟 顺昌之捷 郾城之捷 岳飞之狱
第十二章 海陵王之南侵 /094
完颜亮之弑逆 采石之战 符离之溃 金世宗、宋孝宗之治
第十三章 伪学之禁 /098
伪学之禁以前,王学派与程学派之倾轧 道学之禁 光宗之内禅
韩侂胄之进身 伪学之禁 朱熹之免官 赵汝愚之冤死
吕祖俭、蔡元定、吕祖泰之远窜 伪学之禁之取消
第十四章 韩侂胄之北伐 /106
北伐之动机 吴曦之叛 韩侂胄之伏诛 和议之成立
第十五章 金室之衰亡 /109
金室衰乱之原因 蒙古之南侵 金人之南侵 李全之叛
史弥远之废立 汴京之陷落 金哀宗之殉国
第十六章 西夏之衰亡 /115
西夏之汉化 夏、金之互讧 西夏之衰亡
第十七章 南宋之衰亡 /117
收复三京议 孟珙之守楚 余玠之守蜀 史嵩之之专政
丁大全之专横 贾似道之擅权 襄樊之陷 临安之陷
恭宗之北狩 崖山之溃
第十八章 宋、辽、金时代之文化 /124
制度 学术 风俗 宗教
第二期 元时代
第一章 蒙古之勃兴 /160
成吉思汗之家世 蒙古勃兴以前,四围诸国之形势
蒙古内部之统一 蒙古外部之征伐
第二章 元初之内乱 /167
蒙古内乱之远因 阿里克布克之乱 海都之乱
锡喇勒济脱脱木儿之乱与纳延之乱
第三章 元初之外征 /174
后高丽之臣服 日本之征伐 缅之征伐 占城、安南之征伐
第四章 元室衰乱之原因 /180
历代天子之更迭与大臣之专横 财政之困难 喇嘛之暴横
种族上之轧轹 天灾之流行
第五章 元室之衰亡 /190
群雄之蜂起 托克托之南征 群雄之角逐 元室诸将之内讧
太子阿裕锡哩达喇之专权及其对博啰特穆尔之冲突
第六章 元代之文化 /198
制度 学术 风俗 宗教 实业
第三期 明时代
第一章 明室之勃兴 /212
明室之统一 北元之末路 明初之内治 胡蓝之狱 文字狱
第二章 亲藩之构难 /219
靖难之变 高煦之乱
第三章 明初之外征 /222
朝鲜之降附 鞑靼之征伐 卫拉特之征伐
乌梁海、朵颜、三卫之设置 哈密诸卫之设置
贵州之开拓 安南之叛服 海外诸国之交通
第四章 宦官之乱政 /230
宦官握权之由来 仁宣之治 王振之擅权 麓川之役
土木之变 英宗之复辟 曹石之乱 汪直之擅权 万贵妃之专宠
孝宗之治 刘瑾之擅权 武宗之荒淫 宸濠之变
第五章 士论之激昂 /239
明初之士风 孝庄皇后合葬裕陵议 大礼议 严嵩之弄权
第六章 外患之纷扰 /246
朵颜三卫之南侵与大宁之沦没 土鲁番之东侵与哈密之沦没
鞑靼之中衰与卫拉特之南寇 鞑靼之复兴与河套之沦没 倭寇之猖獗
第七章 言路之多事 /253
张居正夺情议 建储议 梃击案 东林党之成立 矿税之虐政
楚宗、妖书、京察三案 言官对阁臣之诋诬
东林党与宣昆党及齐党、楚党、浙党之倾轧 三案之争论
第八章 宦官与阉党之结合及其对东林党之冲突 /266
魏忠贤之专横 东林党之末路 魏忠贤之伏诛 党人之昭雪
第九章 朝鲜之役 /271
有明中叶以前对日本之交涉 丰臣秀吉之西侵与中日之冲突
第十章 辽东之役 /275
满洲之家世 满洲内部之统一 辽东之陷落
孙承宗、袁崇焕之守辽西
第十一章 明室之衰亡 /280
流贼之蜂起 后金之南侵 袁崇焕之冤死 明廷剿抚之失机
流寇之大炽 清太宗之南侵 卢象升之战死 北京之陷
毅宗之殉国 福王之绍统 马阮之弄权 吴三桂之乞师
清兵之南侵 南京之陷 福王之被虏 浙闽之陷 唐王聿键之殉国
广东之陷 唐王聿之败没 广西、云、贵之陷 桂王之败没
第十二章 明代之文化 /293
制度 学术 风俗 宗教 实业
第四编 近世史 西力东渐时代
第一期 清时代
梁序 清代政治与学术之交互的影响 /312

近世史之参考书 近世史之特殊局面 清室兴亡之原因
本论
第一章 清初之外征 /342
朝鲜之征服 内蒙古之征服
第二章 清初之内治 /346
入关后之设施 清初诸王之内讧 清初对汉民之高压政策
鳌拜之专权与圣祖初年之高压政策
第三章 三藩之乱 /354
三藩之起源 撤藩议 吴藩之变 王辅臣之变 耿藩之变
尚藩之变 陕甘之平定 广西之平定 川、湖、云、贵之平定
第四章 台湾之内属 /363
台湾开辟小史 郑成功小传 郑氏之兴亡 朱一贵之乱 林爽文之乱
第五章 西力东渐之矢 /370
葡人之东渐 西人之东渐 荷人之东渐 英人之东渐 基督教之输入
第六章 清初对俄之交涉 /378
清俄接触之始 清俄之交际及其冲突 尼布楚条约
恰克图条约 恰克图增订商约
第七章 准噶尔之役 /384
准噶尔之起源 喀尔喀之内属 准噶尔之东侵 乌兰布通之战
昭莫多之战 噶尔丹之末路 阿拉善蒙古之内属
第八章 西藏之内属 /389
黄教之起源 第巴桑结之挑衅 策妄阿布坦之扰藏
第九章 康熙时代之内治 /394
学术之提倡 治河之绩与南巡北巡西巡之典 大臣之植党
诸王之倾轧与储位之废立 康熙时代之文字狱
第十章 青海之内属 /403
青海和硕特之起源 罗卜藏丹津之叛
第十一章 西南夷改土归流之役 /406
西南各省土司之由来 鄂尔泰改土归流议 台拱之变
第十二章 雍正时代之内治 /411
庶政之革新 年羹尧之狱与隆科多之狱
雍正时代之文字狱 世宗侦察之严密
第十三章 天山北路之内属 /420
雍正时代西方之用兵 准噶尔之内乱 伊犁之平定
阿睦尔撒纳之叛 乌梁海之内属 土尔扈特之归化
第十四章 天山南路之内属 /429
天山南北路之形势 回教徒之东渐 和卓木之建国
大小和卓木之变 黑水营之战 乌什之变 张格尔之乱
玉素普之乱 七和卓木之乱
第十五章 葱岭以西诸国之内属 /437
第十六章 缅甸之役 /442
缅衅之起源 第一次缅征之役 第二次征缅之役 暹罗之内属
第十七章 金川之役 /448
金川之形势 大小金川之起源 第一次金川之役
第二次金川之役 金川难下之原因
第十八章 安南之役 /453
安南建国小史 安南之内乱 孙士毅之丧师
第十九章 廓尔喀之役 /457
廓尔喀之起源 沙玛尔巴之挑衅 福康安之出师
第二十章 清室之理藩策 /459
第二十一章 乾隆时代之内治 /463
乾隆初年之宽猛相济法 乾隆时代之文字狱 高宗之右文
第二十二章 清室衰乱之原因一 内政之腐败 /480
高宗之怠荒 和珅之乱政 官吏之贪黩 吏治之败坏
军官之豪侈 财政之虚耗 八旗生计之困难 八旗满人之汉化
第二十三章 清室衰乱之原因二 汉族之反动 /506
明末遗民文字之鼓吹与清廷对于汉族学者之压制
满汉待遇之不平 秘密会党之结合 清初汉族之革命运动
第二十四章 清室衰乱之原因三 回族之反动 /515
河西之变 马明心之变 石峰堡之变
第二十五章 清室衰乱之原因四 苗族之反动 /518
湘、黔苗疆之形势 石柳邓之乱 傅鼐之苗疆善后策 赵金龙之乱
第二十六章 白莲教匪之乱 /524
白莲教之起源 湖北教匪之起事 福宁之杀降 四川教匪之起事
永保、景安之失机 襄贼之北窜与川楚教匪之会合
襄贼之东西驰逐 明亮之坚壁清野策 齐王氏、姚之富之败死
勒保之邀功 诸将之泄沓 罗其清、冉文俦之败死 庙谟之革新
勒保、永保之失机 冷天禄之败死 张汉潮、高均德之败死
魁伦之失机 嘉陵江、梓潼河之陷 马蹄冈之战 甘肃之肃清
教主刘之协之伏诛 王廷诏、徐天德之败死
三省之肃清 教匪之歼灭 宁陕新兵之变
第二十七章 东南海疆之乱 /540
艇盗之扰 蔡牵之乱
第二十八章 天理教匪之乱 /545
李文成之变 林清之变 天理教匪之平定
第二十九章 嘉、道两朝之内治 /548
仁宗之优柔 宣宗之谨慎 仁宗之去奢 宣宗之崇俭
宣宗之偏听 曹振镛之逢迎 士风之丕变 穆彰阿之弄权
将帅之欺罔 军政之废弛 军需之糜费 河患之频仍
官吏之奢华 帑藏之虚耗 官吏之舞弊__

文摘
历代学术与政治之交互的影响
游禹域、入燕京、登城门之高楼,近观殿阁之参差、远望川原之萦迥,怀古思今之慨,油然而生者何也,因其为同一土地,而为辽、金、元、明、清及当代之国都;又足征契丹、女真、蒙古、汉族盛衰兴亡之迹故也。然同一土地,而阅历代之兴亡者,不独燕京! 长安然,洛阳然,开封、江宁,亦莫不然! 虽此等土地屡易国主,为中国几经革命易世应有之现象;而其间犹有通古今一贯之汉文化,能流传至于今日,不可谓非一大奇迹也! 今试以各民族之盛衰兴亡为经、汉文化之消长变迁为纬,观察中国四千年之大势。
○中国民族之中心
中国位于东亚大陆之一端,领有广大版图,其域内能容各种民族,又与周围之民族交涉关系常不绝者,固为当然之事;而由古及今,为各种民族之中心及文化之枢轴者,厥为汉族。约当西历纪元前二千年,汉族住居黄河流域之沃野,有总部落,有社会,其文化程度,似已较他族为优,黄帝、尧舜之事迹,属于传说区域,故不敢断定其有无;而夏、殷二代,皆汉族建设之君主政体国家,当时各部落之酋长,即诸侯,皆割据一方,外民族之戎狄亦杂居内地,中央政府统一力一衰,诸侯专横,戎狄内侵之祸必起,以至演成革命。夏之衰也,诸侯中之殷起而代之;殷之衰也,诸侯中包有外民族之周起而代之。
○周代文化之特色 管仲之功业
周朝继承其固有之文化,又融合夏殷传来之文化,组织一种新文化,遂呈郁郁乎发皇之观! 语言为单音、文字为象形,富于敬天尊祖之思想;以家庭为社会之单位、以礼乐为教化机关,维持君主政体,采用封建制度。周衰,统一之力弛、诸侯之专横、戎狄之侵入,相继而起。因而王室东迁,变为春秋时代。古来发达之汉文化,际此衰乱时期,几濒于破产之境。当时山东有一大英雄,名管仲者;相齐桓公,创立霸业,纠合小诸侯,抑制强诸侯,尊周室、攘夷狄,维持汉族之文化! 孔子称其功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诚哉是言!其后强有力之诸侯,各假霸业为名,以自逞其野心,驯至酿成晋楚之争衡、吴越之迭兴,混乱纠纷,不可名状,遂渐变为战国时代。
○春秋战国时代诸家学说纷起之原因及其影响
霸业最初之目的,原为救济国家与社会,其后霸者徒以争权夺利为事,不惟不能达救济之目的,反成为纷乱之祸源。又其救济之手段,专依赖政治的权力,未及于社会思想之根本问题,是为识者之遗憾。于是自春秋至战国,中间诸家之学说辈出;内容虽不一致,而多向根本问题,试行解决,则几为诸家之所同。其主要之学说,为儒家之仁义礼乐,墨家之兼爱节用,道家之虚无自然,法家之刑名法术,以上诸家皆未能统一思想界,其互立门户相竞争之情形,与
战国七雄日以攻伐争战为事之形势同。当时秦人僻处西陲,杂居戎狄之间,据天然形胜,采用法家学说,以富国强兵,为内治之要具,以远交近攻,为对外之政策,着着努力于拓地殖民。关东诸国,或合纵,或连横,其国是常动摇不定,于是秦遂乘机陆续并吞六国,建立一统之大帝国。
○秦始皇之统一政策
夏、殷及周初之中国,仅在黄河流域,及秦始含有扬子江流域。始皇帝废封建,设郡县,以图政权之统一,用法家学说,以图思想界之统一,其焚书坑儒,虽受后世学者非难,但与其谓为破坏汉文化,毋宁谓为统一中国政权后,并企图统一中国教权之较适当也。惟此统一事业,未及完成而中辍,其代之者为汉。汉虽大体袭用秦制,而恢复封建制度,使与郡县制度并行。当时分封各地之诸侯王,强大有势力,凌驾中央政府,于是汉之国家,政权上有统一之外形而无其实。又除秦挟书律,诸家学派再现于各地,主张自己学说,思想界亦缺乏统一之致。形势如此! 敌国外患遂乘机来相侵陵,几有双方受压迫之势。当时威逼汉之国家者,为北方之匈奴与南方之南越。
○匈奴南下之原因及其影响
○封建问题之解决与思想界之统一
○对匈奴问题之解决
先是汉民族建国于黄河流域时,北方之患在今长城一带,南方之患在今江淮流域。其后汉民族之国家,发展至于江南;南方之患,限于五岭以南,其祸稍舒,而北方之患,依然如旧。因五岭以南之地形,不似朔北之广漠奥衍,气候炎热,富于天然之食物,住民多土著而居,无冒险北侵之必要。朔北地势高燥、气候寒冷、土地斥卤、天惠缺乏、人民慓悍、逐水草移徙,彼等南下一步,即有一步之利。每乘天高气清之秋,南下牧马,故当秦汉之交,北方之患,常较南方之患为大。秦筑万里长城以为国防,征发多数人民使为守备,诚属于事之不得已。而因是引起内乱,遂以亡秦。然则录图书中所载“亡秦者胡”一语,毋宁释为匈奴较适当也。秦亡以后,楚汉相争,汉民族无暇注意外事。匈奴乘机统一其部族,西走月氏,东灭东胡,复南下侵略中国北境。前汉统一中国后,不能不与北方之强敌匈奴对抗。汉高帝自将拒匈奴,被围于平城,不得已,用和亲政策,求一时苟安,固因汉室建国,为日犹浅、创痍未愈;抑亦因内部封建之诸侯王,割据各地,政权不能统一之所致也。职是之故,欲解决对匈奴问题,不得不先解决封建问题。吴楚七国之乱,虽一时海内动摇,然其镇定之结果,幸将封建问题解决。武帝施行推恩令,诸侯遂全成有名无实。于是政权统一,遂进而试行统一思想界。当时儒、墨、道、法、阴阳诸家对峙,人心缺乏归一,武帝以最有历史的根据、便于统治国民的儒教,为政治道德之标准,以图统一思想界,于是汉民族之国家的统一逐渐完成。凭借此统一的大国家,试行解决匈奴问题,实为千载一时之好机会。武帝先征南方,灭南越、闽越、东瓯等国,以除后顾之忧,东取朝鲜,以断匈奴之左臂。西通西域、遣使大月氏、结好乌孙,以断匈奴之右臂。更举大兵北伐,驱逐匈奴于漠北。坐是之故,财政紊乱,民心动摇,于是对匈奴问题,遂未能完全解决而中止。武帝崩后,霍光秉政,汉廷对外政策,暂取收缩方针,专图整理内政。会匈奴内乱起,诸酋分党相争,汉用抑强扶弱策,助呼韩邪,灭郅支,于是匈奴服于汉。自汉兴以来,几经困难,未曾解决之对匈奴问题,至是遂完全告一结束。
○佛教之输入与道教之成立
○儒教学说及于时局之影响
○清谈派学说及于时局之影响
外患绝灭,同时内乱发生,王莽以外戚篡主家,开以臣篡君之例,内政外交皆失败,外民族悉背叛。后汉中兴,先整理内政,然后经略外民族,恢复西域,征服匈奴,汉民族之威灵,扩张到外蒙及中亚。当时汉与西域交通频繁,汉文化传至西方者固多,西方文化输入中国者亦不少,佛教由此时输入,其初无甚势力,后来汉民族逐渐流行信仰,影响及于汉文化者甚大。同时道家学说与方士之神仙说相合,造成道教基础,后更受佛教影响,渐具宗教的形势。儒教自前汉时,受国教的待遇,研究经学之风极盛,尚古思想与迷信风习相伴,信天人之关系,重阴阳五行,酿成谶纬说之流行。当时科学家虽发明地动说及地震器,而儒教解释经学,陷于训诂之末,选举孝廉,激成矫饰之风,一般人心流于形式,拘于外观,东汉末年号称气节之士之言动,实为当时思想界之反映。彼等屡与外戚宦官冲突,几招全灭之祸,因而内乱迭起,汉室卒为曹魏所篡,刘备、孙权起而抗之,于是变为三国鼎峙之形势,相持者约五十年,复为晋所统一。此时思想界,为后汉时代之反动,清谈之风盛行,崇拜老庄学说,好为放诞不羁之言行,不顾礼法名教,甚至有倡为无政府论者。此等放荡风俗,使当时社会从根本动摇,遂酿成八王之乱,终至引起五胡十六国之大乱。
○民族之迁移与汉族文化之南下
自后汉以来,西北民族杂居于内地者甚多,匈奴、鲜卑、氐、羌等诸民族,由中国北边,蔓延及于中国西边,彼等乘晋室内乱与社会之颓废,击破耽于清谈之汉民族,占领黄河流域,建立若干短命之帝国王国。汉民族奔避于江南,凭借长江流域立国,是为中国民族之大移转,汉文化普及于江南,亦由于此。
自此以后,遂成南北两朝对立形势,南朝为汉民族所建,北朝为鲜卑民族所建。南北相争之际,南詈北为索虏,北詈南为岛夷。南北两朝俱怀抱统一中国之理想。南朝欲恢复北方,北朝欲并吞南方,双方冲突时常不绝。秦晋之战,汉民族胜,宋魏之战,鲜卑民族胜,齐魏之战,梁魏之战,相继而起,虽大体鲜卑民族战胜,然汉民族尚能保持对抗态度,卒未为鲜卑民族所兼并。及隋以汉民族起于北朝,终并吞南朝,混一宇内。
○南北文化之融合
汉民族久居长江流域,外民族久居黄河流域,南北之文化颇受影响。清谈之风传于南朝,北朝不行;骈体文学盛于南朝,北朝不振;儒教经传之注释,南北注意之点不同。惟佛教道教,南北俱盛行,则因当时社会混乱,求安身立命于宗教之人甚多故也。儒教依然为注疏训诂之学,势甚不振。道佛两教之争颇烈,影响及于思想界者甚深。西域艺术随佛教之流行以俱来,影响及于汉文化者亦不少。北方民族风俗输入,颇变更汉民族一部分旧风,例如汉民族旧尚右,至是改尚左,汉民族旧日席地坐卧,至是改用床椅,汉民族旧日着屐与履,至是改着靴鞋等,皆其例也。北朝风俗多风靡南朝,南朝文艺反压倒北朝,南北文化逐渐混合融化,遂产生出隋唐时代之新文化。
○隋唐文化之特色
秦汉与隋唐之文化,相似之点甚多,绝对不同之点亦不少。隋唐文化大体系胚胎于南北朝时代者,学者不可不知也。唐代儒教经传之研究,虽多数不能轶出五经正义范围,而道教因受帝室崇拜,颇得势力,佛教则大乘各宗并立,高尚如天台宗、华严宗,缜密如禅宗、法相宗等,各发挥特色,有百花灿漫之观。文章虽未脱骈体余习,而诗学异常发达,书画雕刻之技艺,亦无不面目一新。然其间犹有古来一贯之汉文化的特色,依然继续存在,受此汉文化之洗礼者, 无论何种民族,无一不受其支配,终至被同化于汉民族。北朝君臣,崇拜汉文化者甚多,彼等移居中国以后,用汉语、写汉字、编译儒教佛教经典,几与汉民族无异。是固由于外民族中无较优之文化,抑亦因鲜卑民族资质颖悟,与汉民族有同等之脑力故也。隋唐统一以后,南北民族,遂同时投入汉文化之熔矿炉中,不复留差异之迹。此等事实,后世其例甚多,此番为其嚆矢也。
○隋唐之武功
○安史之乱及于中国之影响
隋唐时代,为汉民族最隆盛之时代,其文化上之势力与政治上之势力,同时波及于周围各民族。先是南北朝时代,朝鲜半岛上,高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东与日本,西与中国大陆,关系时常不绝。当时蒙古境内,有鲜卑人创立之游牧帝国曰柔然者,通好南朝,屡侵北朝。及柔然衰亡,突厥勃兴,常威压北朝。隋唐时代,征服突厥,汉民族之威灵振于漠北。唐室与新罗结合,翦灭百济、高丽,驱逐半岛上日本之势力。而西方吐蕃勃兴,唐自力不能抗,乃北结回纥,西通大食,南招南诏,从三面牵掣之,虽其计划未能完全成功,然一时汉民族之势力,伸张到亚洲大半。安史之乱以后,内则宦官跋扈,挟制宫廷,外则藩镇专横,割据土地。后梁起于藩镇,翦除宦官,篡夺唐室,他藩镇尤而效之,各据地自王,变成五代十国之形势,互相争者五十年。中国内部分裂,汉民族无力统一,外民族契丹之势力,乘机由北方侵入。后晋与后唐争国,乞援于契丹,割燕云十六州以赂之,于是河北山西北部藩篱尽撤。代表汉民族之君主,欲攘契丹,不可不先统一中国。后周世宗,宋太祖、太宗之统一计划,皆顺应时势者也。
○宋代理学之发达及其及于政争之影响
有宋勃兴,鉴于唐末五代以来藩镇跋扈之祸,力行尚文之政治,其结果,汉文化虽异常发达,而文弱之弊益甚。北惧契丹之侵陵,西畏西夏之扰乱,不得不忍辱媾和。神宗用王安石,行新法,讲求富国强兵策,思欲对外雪耻,然其改革终归失败。是时宋之文化益发展,自唐以来久支配思想界之道佛二教,其本身虽势渐不振,而影响及于儒教方面,于是儒教哲学——即宋儒所谓“道学”——发生。濂——周濂溪——洛——程明道、伊川——关——张横渠——闽——朱晦庵——诸家,融化销纳道佛二教之思想,用以解释儒教经典,于是儒教呈复活之曙光,现出活泼有为之气势。彼等精于儒学,立一种宇宙观,抱一定之人生观,自信力太强,容易与第三者不相容,此风触及政治问题,遂成党争之远因。前有旧法派与新法派之争,后有主战派与主和派之争,其原因虽甚复杂,然与学风颇有间接之关系。而其一胜一败,直接妨碍汉民族之统一,动摇国家之基础,甚可惜也。
○宋室之南迁
是时女真民族勃兴于松花江流域,轻骑南下,侵略契丹边境。宋人以为有机可乘,与女真联盟,南北夹攻契丹,以图恢复燕云十六州。契丹既灭,女真仅与宋燕京及山前六州。又欺宋人文弱,背盟南侵,黄河之险不守,汴京陷落,徽钦二宗被虏,拘留于五国城(今依兰),女真遂占领黄河流域。宋人奔避于江南,忍辱割地乞和,称臣纳贡,以求一时之苟安。虽时有倡为主战论者,轻启衅端,惹起南北之纷争,终不能成功而止。
○蒙古民族之大一统
是时外蒙古不儿罕山麓,斡难河边,蒙古民族中,有一大英雄出现,即历史上著名之成吉思汗。先征服近邻同族,率漠北健儿南侵,略取女真北境。复大举西征,平定中亚诸国。又东旋,灭西夏,然后再大举侵女真,途中构疾,殂于六盘山,未及成功而殁。其子孙继其伟业,一时蒙古民族之意气,几有统一全世界之概。宋人不与女真联合,以当蒙古,反蹈从前覆辙,与蒙古同盟,击灭女真,一时虽稍有成功,不旋踵即与蒙古冲突,蒙古兵大举南下,宋之忠臣义士,声罪致讨、仗义勤王者虽多,然实力无一足与蒙古抗者,遂演成临安之降服,崖山之没落,汉民族完全屈服于蒙古民族之下。宋之灿烂光华的文化,终不能救亡国之祸,可慨也!
○契丹女真蒙古民族之汉化
由来契丹女真民族之文化程度,远不如汉民族,然犹各制国字,思以易汉字。其中若女真之世宗、章宗等,皆努力保存国粹,然终不能排除汉文化之势力,一未几皆被汉文化所侵蚀,同化于汉民族。蒙古民族建设空前之大帝国,包容许多民族,吸收东西文化,本不偏重汉文化,复欲使汉民族行使蒙古文字,然终不能发生效力,汉文化之伟大势力依然存在。蒙古人统治中国,不满百年,其间君位之争夺,宰相之专横,加以喇嘛之跋扈,财政之紊乱,遂致国本动摇,内乱迭起,为汉民族所驱逐,复奔回外蒙古,于是元亡明兴,汉文化复入于隆盛之运。
○明代理学及于政局之影响
○满洲民族之勃兴
通元明二代,宋代儒教哲学,支配当时上流社会之人心。其他各种文艺,虽非无足观者,然明代复古之气重,东林党受儒教哲学影响,尽瘁于无聊之三案争议。加以宦官跋扈,流寇扰乱,政局纷纠益甚。又自明初以来,北虏南倭,更迭骚扰,汉民族疲于奔命。其中有女真遗族之满洲人,勃起于浑河流域,渡辽河、破长城、克燕京、下江南,击败文弱之汉民族,颠覆明之宗社,禹域山河全归爱新觉罗氏掌握,遂变为清朝时代。
○满洲民族之汉化
清朝盛时,征服中国本部,平定蒙古、青海、西藏、新疆,建设统一汉、满、蒙、回、藏五民族之大帝国。上有世祖、圣祖、世宗、高宗之英主,相继在位,一方面努力保存国粹,防被汉人同化,强制汉民族使从满洲风俗;一方面又为收揽人心计,内外百官参用满汉人物,奖励中国学术。清廷施行此等自相矛盾之政策,固出于不得已,然满洲民族终为汉文化之奴隶,完全被同化于汉民族。镇压汉人机关之满洲八旗,驻屯中国已久,尚武精神消失。形势如此,满洲朝廷之不能久有中国,固已为识者所共喻矣。
○清代之学术
明代之儒教哲学,流于空理空论。清初,反动力起,考据之风盛行,经学之讲明,史学之研究,多倾向于考据。同时金石文字之学大兴,然尚不足以刺激汉民族之思想。中叶以后,春秋公羊学派出现,影响及于少数一部分之人心。佛教虽存,只余形式,道教只能支配下流社会。回教虽在一定之地方绰有势力,然中流以上之士大夫社会,概不流行。明末西人东渐,西方文化,若耶稣教,若天文学、地理学、数学等各种科学,同时随之输入中国,然对于汉文化上,尚未能大有影响。因之汉民族一般之思想界,大体近于消沉。清朝犹赖历史上因循之惰力,得以统治中国。
○鸦片之战及于中国之影响
○湘军起义及于中国之影响
已而清廷因对英通商关系,惹起鸦片战争,连战连败之结果,订立《南京条约》,在清朝外交史上,留下第一次国耻纪念,是为西人之政治上的权力伸入中国之始。一方面损清朝之威严,一方面促汉民族之觉醒。未几,耶稣教徒洪杨作乱,创立太平天国,以颠覆清室为目的,同时并试行破坏汉文化,企图政治的兼社会的革命。曾国藩倡义湖南,率湘军、讨乱党,一方面为清廷效忠,一方面亦为汉民族拥护汉文化。及其大功告成,汉文化得以保存,汉民族之势力亦大行膨胀。以汉民族之力,平汉民族之乱,当时清室虽号为中兴,然清朝之死活,已归汉民族掌握中矣。已而清廷受俄人压迫,复与英、法、日本等国冲突,每战必败,徒损威灵,始觉国政有改革之必要,欲采泰西文化所长,补汉族文化所短。派遣多数学生,留学海外,吸收外国新文化。其结果使多数青年,产生民族的观念,增长政治的识见。武昌举义,满洲民族二百余年之社稷颠覆,于是以汉民族为中心,组织共和政体之“中华民国”,是为新来之泰西文化,影响及于汉文化者之一。此共和政体,果适于中国与否,虽为疑问,然“民国”成立已十余年,南北纷争犹未息,伟人、政客、军阀日从事于内讧。循此以往,中国之统一无期,汉民族之结合不固,周围外民族之势力,必重来压迫,可危也已!
○中国历史上之外民族与当代外民族之比较
从来历史上压迫中国之外民族,武力虽优于汉民族,文化常劣于汉民族。故外民族虽以武力征服中国,同时被中国文化所征服。而今何如也! 今日压迫中国之外民族,非满族、非蒙族、非回族、非藏族,乃文化与武力双方俱优越之欧美民族。此等诸民族,利用富强之实力,与海陆交通之便利,欧洲大战以后,同向东亚伸张势力。其首先受影响者,当为汉民族发祥地之中国本部,因而关于汉民族之前途与汉文化之将来,不得不产生许多悬念,汉文化存,则有汉民族,汉文化亡,则无汉民族。中国自有史以来,虽经过四千余年之变迁,几多民族之盛衰消长,然其国家依然有继续存在之观者,实以通古今各时代,犹有一贯之汉文化存在故也。然则为中国计,联络土地最接近之国,文化最类似之民族,互相扶助,以抵抗欧美诸民族,拥护本国民族,保持本国文化,岂非当代之急务?不此之图,而徒袭远交近攻之旧策,蹈宋联女真灭辽,联蒙古灭金之覆辙,他日一有变动,不但危及汉民族国家之独立,并影响及于汉文化之存灭。故为日本计,固当提倡中日亲善,即为中国计,亦何可不主张中日亲善也。右系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教授、文学博士市村瓒次郎先生所作之短篇论文,原名《支那历代史观》,以其文简单明了,可以通观中国历代之大势,译登于右,以代序文。
“中华民国”十四年一月二十六日
王桐龄 自志__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