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pdf

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珍藏版)》编辑推荐:一位白手起家的犹太富翁,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股市投资者,一位开拓崭新领域的风险资本家,一位辅佐威尔逊、罗斯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从而被美国工商界誉为“多位总统顾问”的政治家,一位在华尔街和华盛顿叱咤风云的人物。
《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珍藏版)》笔调轻松却不乏敏锐思想,涉及隐秘细节却从未偏离重大事件和重大问题,全书洋溢着一个真正的杰出人物之非凡人格与个性。

名人推荐
我读过这本巴鲁克的自传,实际上还摘录了他关于股市的许多重要格言。
——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

媒体推荐
我读过巴鲁克的自传,实际上还摘录了他关于股市的许多重要格言。
——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 M.Baruch) 译者:张伟

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 M.Baruch),有史以来最伟大、最传奇的投机者,生前的声誉相当于今天的巴菲特和索罗斯。巴菲特的导师是格雷厄姆,而格雷厄姆非常敬佩的投资者就是巴鲁克。他有许多称号:“投机大师”、“独狼”、“总统顾问”、“公园长椅政治家”……但是,人们最愿意称他为“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
巴鲁克于1870年出生,19岁进入华尔街,周薪3美元。通过不断努力,他在25岁时就成为华尔街证券经纪公司的合伙人,不到35岁便成了百万富翁(相当于现在半个亿万富翁)。此后的几年里,巴鲁克几度濒临破产却又能东山再起。到了1910年,他已经和摩根等一起成为华尔街屈指可数的大亨。在他无数的传奇经历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在1929年股市大崩溃来临前成功逃顶。在这场让格雷厄姆都倾家荡产的大股灾面前,巴鲁克却能全身而退。
在巴鲁克看来,面对疯狂的人性弱点,一要实事求是,二要知足常乐,三要逆向投资。
此后巴鲁克逐渐淡出证券市场,转向政治和社会公益,历任六届美国总统的顾问,为罗斯福“新政”做出重要贡献。他对社区公益贡献也很卓著,被列为100位最杰出的犹太人之一。
巴鲁克逝世于1965年,享年95岁,可谓福寿双全、充满传奇的投资大师。

目录
推荐序最重要的是人性(刘建位)
译者序
前言
第1章 我的父亲:南方邦联的医生
第2章 北美殖民地的几位母系先祖
第3章 乡村男孩
第4章 大城市
第5章 大学时代
第6章 寻找工作
第7章 从错误和教训中学会做事
第8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9章 我的第一次重大交易
第10章 我犯了一个错误/
第11章 恐慌袭来
第12章 华尔道夫的几个特色人物
第13章 我生命中的一大憾事
第14章 一个转折点
第15章 与古根海姆家族的合作
第16章 探寻橡胶
第17章 为美国寻找铜
第18章 J.P.摩根谢绝赌一把
第19章 我的投资哲学
第20章 世外仙园
第21章 黑人进步
第22章 未来岁月

序言
最早是我的几个孩子极力劝说我写下自己的人生经历。他们渐渐长大成人,常常问我:“生活刚刚起步的年轻男士或年轻女士,现在仍然能做到您过去做到的那些事吗?”或者问我:“在这不断变化的世界,有什么东西是固定不变且持久存在的吗?”
其他人一直要我讲讲在华尔街的职业生涯——我暗自揣测,他们是希望我揭示某个不为人知的致富捷径和某个必然成功的发财魔法。另外一些人更为关心的是,我对自己熟悉的从威尔逊到艾森豪威尔这7任总统都有什么看法和评价。
还有一些人一直催促我回顾自己在两次世界大战和两次缔造和平期间的经历——我得坦白他们的强烈要求对我影响最大,他们想看看我的观察和观点是否会给解决今日世界面临的生存问题带来一些指导性思考。
实际上,我在20世纪30年代末便已着手撰写回忆录,但一拖再拖始终无法完稿。随着希特勒的崛起,我将大部分时间用于国家备战,力图使我们国家得到最佳的战争保障。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我全身心投入其中,帮助国家加速动员战争资源以赢得战争胜利,同时也竭力避免重演我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犯下的错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不禁发现自己还在奋力解决战争遗留下的诸多困难以及如国际核能控制之类的问题。
身负这些职责,虽然让我无暇顾及写作回忆录,但给了我更多可写的材料。这些经历赋予我新的眼光和对事物的理解,因此我也需要将以前写下的很多内容加以改写。
我最初打算直到自传写作完毕才付诸出版,但一部叙述起始于南北战争后重建时期、延展于原子弹成功研制之后的自传要压缩进一卷书中并非易事。再者,我始终觉得一个人的回忆录理应趁自己尚在人世便公开发表,如此一来,对回忆录中所写内容可能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就能拿自己的观点来与作者当面对证。
因此,在年届87岁的我看来,似乎不应再等到以后才出版这本第一卷回忆录。我希望不久之后接着出版终卷本,目前我正在努力撰写。
或许,回忆录格外关注我的个性和人格形成阶段的那些岁月,会特别有些益处。我们所有的人成年之后,谁也不会真正脱离年少时代留在身上的印迹。我们在成人生活中解决种种问题的那些方式,通常与我们如何处理成长中遇到的问题不会偏离太远。
孩提时代,我既腼腆又胆小,在公众场合说话总是感到恐惧。我控制不住脾气,常常爆发些无名之火。随着年岁渐长,我喜欢上了赌博——如今,观看马赛、球赛或拳击赛,我依然感到紧张刺激,感到又年轻了。
无论看到别人做什么事情、取得什么成就,我都满怀动力设法亲身体验。付出很多努力之后,我才领悟到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认识到自己如何做才能做到最佳而将无法做好的事留给他人。
如果说这种成长的过程有什么“关键之处”,那就在于,为让自己受到严厉的自我审视和自我评估,我付出了系统性努力。而当我逐渐认识自己时,我便能更好地理解他人。
事实上,我在华尔街和商界度过的那些岁月成了我在人性方面接受教育的一个漫长历程。无论在证券交易所还是在其他交易中遇到的问题,几乎总是如何将关于某个形势的众多客观事实与伴随这些事实而来的人类心理因素抽丝剥茧般剥离开来。离开华尔街进入公共生活后,我发现自己面临同样永恒的谜——就是如何让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这个世界的事物的性质与人类的天性保持平衡。
毋庸置疑,人类天性的变化较之我们所处外部环境的变化要缓慢得多。当新形势出现时,有些人尽管你苦苦相劝也要自以为是地坚守过去,宣称我们必须固守以往的规则和惯例。另外有些人则视过去的事情毫无价值,仿佛新形势要求采取全新的处理办法,必须依赖试错法反复试验。
为了有效地治理自我,这两种极端做法均须摒弃。真正的问题是,要知道何时应恪守古老的真理、何时应以新的实验性方法坚定地走下去。我在回忆录中阐明了我的行动哲学,我一直以来设法根据我的行动哲学,将随时准备冒险尝试新行动与采取预防措施以免重蹈过去的错误和谐地结合在一起。
我所做的事情有些可能会引来非议和责难。然而,我之所以叙说自己的错误和失败,只是因为我发现,与成功相比,错误和失败给人的教育意义要远远大得多。
在准备本卷回忆录材料的过程中,我得到哈罗德·爱泼斯坦、萨缪尔·卢贝尔和赫伯特·斯沃普几位朋友的大力帮助,在此深表感谢。亨利·霍尔特出版公司的罗伯特·莱施尔也提出了很有价值的编辑建议。

文摘
版权页:

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

在回忆战争中的点点滴滴时,父亲从未对北方联盟表示过强烈敌意。这也许说明他每次被俘后受到的待遇对他产生了影响。
父亲第一次被俘是在安蒂特姆战役中。在南山发动初步猛攻时,南卡罗来纳州第三营伤亡惨重,三营的指挥官乔治·詹姆斯(George S.James)上校战死沙场。南方邦联部队蜂拥着潮水般向后撤退,父亲受命负责在布恩斯伯勒的一个教堂墓地照顾伤员。一扇门板匆忙卸下来权当手术台,下面支着两个炮管用来保持平衡,一个伤势严重的军人被抬上台子。伤员正在接受三氯甲烷麻醉剂注射,父亲刚刚拿起手术器具,这时一阵弹雨呼啸而来,打断手术前的准备工作。伤员被转移进教堂接受手术。
父亲还没做完手术,教堂外面的路上就挤满了北方联盟的骑兵。父亲和给他打下手的医护人员继续做着手术,而在几英里之外的夏普斯堡,猛烈的炮声连续不断,震得天摇地动。北方联盟的一位外科医生顺路走过来,问父亲是否需要帮忙。这一主动提出的援助实在出人意料,给父亲留下了深刻印象,直到50多年之后他仍然记得这人的名字。他叫戴利(J.P.Daly)。
接下来,助理外科医师巴鲁克成了军事囚犯。但他知道很快就会获得释放,因为南北交战双方尽快交换被俘军医是两军定下的规矩。他在布恩斯伯勒差不多滞留了两个月——他一直说这两个月是他在北方联盟军队中度过的最自在的日子。随后他和另外好几个医务人员被带上开往布恩斯伯勒的火车。在火车行驶途中,这些军事囚徒得到消息,在前方小车站同情南方邦联的人会迎接他们,安排他们到声誉杰出的平民家中寄宿、等待交换。
但是,负责押送的北方佬中尉军官不喜欢这样的亲善安排,强拉硬拽着把他拘押的囚徒带去见宪兵司令。结果,宪兵司令就没那么谨小慎微,他给父亲和同行的一位军医官放行,同意他们在城中自由活动,但条件是他们得发誓保证第二天来宪兵司令部报到。这两个南方邦联的年轻人被带到一个富有的平民家中,他们在舞会上受到款待,舞会一直进行到凌晨两点。
用过早餐,他们在许多年轻女士的要求下,乘坐一辆没有围护的马车前往一个摄影师的照相馆,在那里每位女士都摆了个姿势与父亲合影。仰慕父亲的这些异性付钱拍的照片中,有一张还挂在我幼时的卡姆登家里。第二天,这些被俘的南方邦联外科军医踏上前去弗吉尼亚州的路途,在那里他们将被交换。
10个月之后,父亲在葛底斯堡第二次被俘。我长大成人后,父亲和我去了一趟葛底斯堡,他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将那场战役做了一番描述。父亲一边谈着战况,一边手里拿着顶黑帽子打着手势比比画画,长长的白发在风中拂动。他描绘的皮克特(Pickett)将军部队向皮奇奥查德推进的画面真是让人惊心动魄。父亲回忆说,几乎所有的伤员都被北方佬的纵射火力击中身体的侧面,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南方邦联部队接到命令改变了进攻冲锋的方向。
南方邦联的野战医院先前已设在黑马酒馆。父亲指给我看位于马什一带的地方,说当年医院里的勤务兵就是从那儿给外科医生取水。他告诉我,自己连续两天两夜都在做手术或是密切照看伤员。
后来,当南方邦联部队开始令人心碎的撤退时,传来李将军指示,他命令父亲和另外两名医生留守医院直到接悉下一步通知——这个命令意味着留下来的人必被敌军俘获。
在等待北方联盟部队过来的同时,父亲和另外两名医生忙着烤一只雄孔雀吃,这只孔雀此前一直在附近的一块草地上招摇地走来走去。这可是父亲他们三天里第一次好好地大吃一顿。他们刚把最后一块骨头啃干净,北方联盟的一队骑兵就出现了。
北方佬对待父亲的方式让他惊得目瞪口呆。几乎不一会儿工夫,一个名叫温斯罗的文书模样的人文质彬彬地顺便过来见父亲,主动要提供急诊医药用品。然后,他指给父亲看设在葛底斯堡的公共卫生委员会的仓库,仓库里的军需用品多得漫到了街上——在南方军人的眼里,这真是罕见的景象,他们在部队里过的日子可是温饱不保。
这位文书建议父亲向军需官申请一辆马车。父亲将信将疑地去了军需官总办事处,在那里受到的待遇又一次让他感到大为惊讶。
“坐吧,医生,”一位年轻军官礼貌地说,“这是一份《纽约先驱论坛报》,上面可以看到李将军的近况。看吧,等我们的一辆马车过来。”
不久,一辆骡拉的马车停在那里,任由父亲使用。他往车上堆满医疗和军需用品,足足可以维持一个月。这些东西里还有一桶埋在锯屑里的鸡蛋、一些葡萄酒、柠檬和放在冰块中的黄油。
两位马里兰州妇女和一位年长的英国护士过来看护伤员。布恩斯伯勒的一名医生给父亲带来一套精良的外科手术器械,装器械的箱子上面还刻着父亲的名字。后来父亲把这些器械寄到卡姆登镇,他想等战争结束之后,凭这些东西开始行医生涯。
六个星期就这样以战俘的身份度过了。突然间,父亲与其他南方邦联军事囚犯一起被带上一架牛车,拉到位于布恩斯伯勒的麦克亨利堡。原来,由于战争形势的发展,父亲和其他南方邦联医生要作为人质扣留在那儿。
西弗吉尼亚州的查尔斯顿有位名叫拉克尔(Rucker)的医生,同情北方联盟,此前已被判犯有谋杀罪,将被处以绞刑。他的妻子申诉到联邦当局,声称丈夫未受到公正审判。华盛顿方面已中止交换南方邦联的被俘军医官,直到拉克尔获得释放,交换才能重新开始。
父亲总是很肯定地对我们说,拘押在麦克亨利堡并没有想象的那样恼人。事实上,他经常把这次拘押的经历称为“在海边度假胜地度过了一个夏天”。他和其他医生可以在要塞内的地面上自由活动。他们踢球、下棋、教语言课、开展辩论。而最能提起精气神儿的事就是,每天都有年轻女士来要塞,为他们这些俘虏加油鼓劲,逗他们乐;他们为了外表更好看,会讨价还价要买新做好的纸质衬领。
要塞看守队的一名军士得到贿赂,允许一些囚犯在夜间去布恩斯伯勒。这样一直相安无事,直到好几个医生一天早晨未能赶回报到才出了事。其他的被囚军医想替外出未归的人喊到,但这个伎俩很快就露了馅。于是拘禁更加严厉;最后,留下的军医官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企图逃跑,拘禁才松下来。两个月以后,南北双方政府之间的僵局因拉克尔医生逃脱而得以打破。麦克亨利堡的囚犯均被遣返南方。
在麦克亨利堡期间,父亲撰写了一篇论文,文章后来以《胸部两处刺刀穿透性刺伤的救治》为题公开发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美国军方公共卫生部的部长梅里特·艾尔兰(Merritte W.Ireland),告诉我说父亲写的论文对外科军医仍然有价值。

内容简介
《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巴鲁克自传(珍藏版)》向我们展示了巴鲁克的人生哲学和投资哲学如何帮助他解决各种重大的投资问题、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揭开一个个故事的面纱,我们发现这位投机者有着真正的投资观,他坚持弄清楚所投资公司的真正情况,一旦获利超出预期,就卖掉股票,即使行情仍然看涨。他相信,无人能让二加二不等于四,所以高涨的希望和长期的消沉完全没有必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