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我在北京工作的一些经历.pdf

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我在北京工作的一些经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十年风雨、十年文革,已然离去四分之一个世纪之远,似乎因此也有些遥远而不真切了。本书作者恰恰是1966年调任的北京市市长,因此吴德作为红色中国首都的市长,对这一历史的见证与感受可谓是最为真切的一个,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他目睹了政府失去权威,“一月夺权风暴”后的动乱。经历了庐山会议,林彪事件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风雨,更亲历了1976年天安门事件的处理过程,参与了粉碎“四人帮”的斗争。如今,作者已去世九年,他的口述十年风雨的文革史的自传性作品终于获得出版,不仅为读者了解文革、尤其是文革的中心地带——北京——提供了一个独特且最接近真相的窗口,同时它也提供了一个久经政治风浪者的内心独白。正因为吴德本人的独特身份,这本口述史是研究文革不可多得的史料。

媒体推荐
书评
吴德(1913-1995),原名李春华,河北丰润人。1933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文革”前会中共吉林省委第一书记,兼吉林省军区政治委员,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处书记。1966年调北京后,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兼市长、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72年后,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北京卫戌区第一政治委员,北京军区政治委员。是中共第十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是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本书是吴德同志对其亲历的口述。

作者简介
吴德(1913-1995),原名李春华,河北丰润人。1933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文革”前会中共吉林省委第一书记,兼吉林省军区政治委员,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处书记。1966年调北京后,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兼市长、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72年后,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北京卫戌区第一政治委员,北京军区政治委员。是中共第十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是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目录
吴德口述十年风雨记事



目录
前言
一、动荡的北京市委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刻。/宋任穷说:工作需要,中央的调令,不能不去。彭真出了问题。/邓小平要我先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李雪峰与我谈话时,只对我说北京的问题严重,毛主席批评北京是针插不进、水波不进的独立王国。
毛主席说,北京的运动搞得冷冷清清,我认为派工作组是错误的。刘少奇在检讨时说:共产党员能上能下,我也可以下去。
北矿工学院还没放我,我又被吉林来的造反派蒙上眼睛,架到汽车上拉走了?/周总理以为我被关在天津,派陈一夫同志坐汽车追到天津找过我。/江青说:你们市委怎么搞的,为什么不让人讲话。
二、当政府失去权威的时候
中央文革小组指责说:市委怕群众,已经变成地下市委了。时帅看到北京很乱,提出要我们把刘仁和其他市委领导同志送到外省监护。/江青、王力。关锋。戚本禹说我是坏人,包庇“黑帮”,杨成武对周总理说:在晋察冀时我就认识了,他不是坏人。
“破四旧”迎风而起,超越了常规。/北了武斗死亡最多的一天据火葬场统计是七十多人,/我提出,是不是可以发一个通告,制止打死人等无法无天的行为
毛主席的车一出来,争着和毛主席握手的人就把汽车包围了,进不得,退不得。/看见毛主席和刘少奇在上天安门的电梯口处坐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向他们说,应该检讨,我组织得不好。/红卫兵在北京,最多的一天达到300万,周总理要求各机关派人到市委接待站领人,中南海也腾出一些地方住红卫兵。
彭真在他的住处被人抓走了,周总理找成本禹,要他把彭真找回来。/造反派当时都在抢这些人,哪一派抢到了就有了“资本”,各派有可能为此打起来。
三“一月风暴”以后
我和高扬文、丁国钰几位书记被造反派定为走资派。/有一天早上5点多,吉林来的造反派跳墙进来揪我,被一机床厂的工人看到了,双方差点打起来。/谢富治到关押我的地方对我说:毛主席认为北京市夺两次权影响不好,中央叫你们出来工作。
包围中南海是由北京建工学院开始的。/刘少奇迫不得已交了由王光芙笔录的检讨。许多造反派狂呼“刘少奇滚出中南海”。/周总理批评火烧英国代办处是错误的,要求外语学院的两派停止这些行为。/陈伯达阴阳怪气地说:外交部、外交方面的事情是由周总理管的。
林彪支持中央文和小组、王力,要把所谓军队走资派揪出来,也有他的目的。/我的旁边坐了卫戍区的副政委刘福,他偷偷地告诉我:傅崇碧出事了。
清华。北大的武斗制止不下来,毛主席决定同时组织工宣队。军宣队进驻清华北大。/组织进驻工作的是卫戍区的政委刘绍文、副司令李神奇。李钟奇坐车进到学校后,“井冈山兵团”把他包围了,把他坐的汽车掀翻了,把他的文件包也抢走了。
四、北京市抓“五一六”的情况
周总理向我和傅崇碧明确交代:要把与“王、关、戚”有关的人员,清理出市领导机关。那些人不清理,你们市里稳定不了,你们也工作不了。/在清查中,发现他们有一句口号,叫做“要揪一个永远健康以下的、保人保得最多的、揪出来让你吓一跳的人”。/毛主席在信上用红铅笔批示:“五一六”是极少数,早抓起来了,是不是没有注意政策,请市委酌处。
五、难缠的江青
周总理向毛主席提出解放万里后,毛主席说:就是搞人大会堂、十大建筑的那个人吧!这个人应该出来。/江青到香山碧云寺,万里陪同。进到孙中山纪念堂休息室,看到墙上挂着毛主席像,江青发火了:北京市委是共产党的市委还是国民党的市委,这个地方为什么要挂毛主席像?她告诉万里,把孙中山的水晶棺和用过的东西以及展览物品统统弄走。
江青两次叫我陪她看电影《节振国》,说这个电影可以改编成京剧。/有一天,谢富治告诉我到钓鱼台开会。我到钓鱼台后,江青首先就对我批评开了:你为什么为个人树碑立传?
毛主席指定我任国务院文化组组长。周总理对我说:毛主席有批示,不能不去。江青对我大声说:毛主席的批示为什么不执行?你这个组长为什么不到任?/江青、张春桥责问我,为什么跟他们唱对台戏?张春桥说:有一个《红灯记》,你们就搞一个《渡江侦察记》,有一个《智取威虎山》,你们就搞一个《智取华山》。江青在电话中对我说:有人破坏样板戏,你知道不知道?
六、从国务院文化组到四届人大
文化组的人很多被江青整了,首先被整的是狄福才。刘庆棠他们提出“江青是文化界的旗手,一切要接江青的指示去办”。狄福才强调应该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做事。/江青他们给我定了两条界限:第一条是不准和旧文化部的人、文艺界的人沾边,要和他们划清界限;第二条是艺术上的事不要多管,搞好八个样板团的后勤。
江青说:为什么拿反革命分干的作品来欢迎外宾?我向周总理汇报了这个情况,周总理只说了“这没有什么了不起”一句话。/江青说:这个片子拍了中国的阴暗面,是污蔑伟大的中国人民。允许外国人拍这样的片子,而且带出去,不只是错误,简直是汉奸!
周总理对我说,要我去人大。我说:我不能胜任,很多民主人士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周总理对我说:你怎么糊涂啊!/毛主席在人事安排前,指定人大要安排朱老总。董老、宋庆龄出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和副委员长;国务院,“总理还是总理”;小平同志任第一副总理,张春桥排在小平之后。
七、庐山会议和林彪事件
初到庐山,气氛并不紧张,我万没有料到会有一场巨大的风波。/吴忠告诉我发言的情况。他说陈伯达、汪东兴讲了话,提出有人反对毛主席。我急忙问:是谁反对毛主席?/我给见总理写了一封信,反映聂元样在到处串联,揪所谓反对毛主席的人,会议有些不正常、/周总理说,我已把你的信在政治局传阅了。
毛主席在火车上与我们谈了话,我记得最清楚的有两点:一点是说共产党要搞唯物论,不能搞唯心论;另一点是说陈伯达是船上的老鼠,看见这条船要沉了,就跑到那条船上去了。/华北会议开得好紧张!江青在会上点了李雪峰的名字,还说他把河北省会由保定搬到石家庄是个阴谋。
我检讨说:主席,我还在6号简报印发前签了名字。6号简报是反革命简报,我犯了政治错误。毛主席挥着手说:没你的事,吴德有德。/纪登奎禁不住跟我说:这个问题大了!/我看见周总理很紧张,听见他对电话中说:庐山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坐飞机逃往蒙古人民共和国方向去了。/李伟信交代说他们有一个《“571工程”纪要》。吴忠听不懂,拍着桌子骂李伟信:你他妈的瞎胡说,什么工程不工程的!
八、关于在批判“经验主义”等问题上同“四人帮” 的斗争
邓小平同,包对我说:你今天鼓了很大的勇气吧?周总理说:你们在会上吵起来了?我说:只是声音大了一些。/会开完后,王洪文过来同毛主席握手,并说要按主席指示办,毛主席作手势,要他不要翻过来覆过去,摇摆不定。 邓小平同志说:你这些意见不就是说我犯了路线错误?毛远新说:提意见嘛,要杀头吗?/毛主席说:刘冰的信矛头是对着我的。我就在北京,写信为什么要经过小平转?小平偏袒他。
九、“文化大革命”后期在解放干部问题上的一场斗争
叶剑英写了一首打油诗:“一匹复一匹,过桥真费力,多谢牵骡人,驱骡赴前敌。”/江青变脸了,大声说:你们要给叛徒翻案啊!/我们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归纳了毛主席批示的各种案例后写出来的。
十、“反击右倾翻案风”纪事
“反击右倾翻案风”是不得人心的。/江青破口大骂张天民是“谎报”。/小平同志通知政治局的同,包到人民大会堂小礼堂审看《海霞》。/毛主席说邓小平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了。小平同志说:我要写信给毛主席把职务辞去。/毛远新当着倪志福的面说:上海、辽宁我们批邓敢于无法无天,北京市胆小如鼠。
十一、 1976年天安门事件的经过
天安门事件的发生有一个积累、演进的过程。/北京市的黑布、白纸都卖光了。/从 3月 30日算起至 4月 3日,到天安门广场的人次超过一百万。/4月4日,天安门广场上出现了比较混乱的局面。/《人民日报》的负责人鲁瑛给姚文元送来一张纸条,说在纪念碑西南侧有人发表演讲骂江青。/张春桥大骂邓小平同志,说:你看看,你就是纳吉。
十二、关于粉碎“四人帮”的斗争
毛主席发现。批评并提出解决江青宗派集团的问题,有过多次指示。/毛主席处于弥留状态时,政治局委员分组去向他告别。/“四人帮”已在采取措施,架空。控制华国锋同志,企图直接指挥全国各地,进而夺取中央最高权力,/华国锋离开治丧的地方给李先念同,包打了电话,说:“我到你那里,只谈五分钟,”李先念说:“你来吧,谈多长时间都可以”/叶剑英在电话中问:“公事、私事?”/江青讽刺我说:你是京兆尹,大忙人啊!/华国锋问:北京卫戍区靠得住靠不住?/我刚到家,华国锋又来电话,要我马上到他那里。/汪东兴来电话说:一切顺利。/邓小平见到我们非常高兴,他对我们说:这种方式好,干净利索。
十三、“文化大革命”期间北京市的经济建设
在那种条件下,抓生产不容易。/农民除了“早请示,晚汇报”外,还要种地、吃饭。/要不是“文化大革命”,北京市的经济建设会发展更快、更好。
后记

文摘
插图1
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我在北京工作的一些经历

插图2
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我在北京工作的一些经历

内容简介
[吴德](1913—1995)河北省丰润县人,学生时代就追求进步思想,投身革命活动。1932年参加中华民族反帝大同盟,193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至1937年,主要从事工人运动,历任全总华北办事处驻唐山市工会特派员,唐山市工联党团书记,华北铁路总工会党团书记,北平市委副书记、职工部部长,华北铁路工委书记。他曾代表河北省委参与领导唐山开滦煤矿大罢工和唐山市总同盟罢工,在我国工人运动中有较大影响。1937年4月,赴延安参加了苏区党代表会议和白区工作会议。1937年抗战爆发后,先后担任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部长、冀热察区党委组织部部长兼冀东分委书记,代表河北省委参与组织冀东武装起义,直接领导发动开滦煤矿工人起义,为建立、壮大冀东抗日联军,坚持和发展冀东抗日游击战争做出了重要贡献。1940年,任中央敌后城市工作委员会秘书长。1945年,出席了中共七大。解放战争时期,先后担任冀热辽分局组织部部长,晋察冀边区政府交通局局长兼平绥铁路局局长、党委书记,晋察冀中央局秘书长,冀东区党委书记,冀东军区政委兼唐山市委书记、市总工会主席。新中国成立后,任燃料工业部副部长。1950年3月,受中央派遣协助平原省工作,同年7月任平原省委书记。1952年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兼市长。1955年至1966年,任吉林省委第一书记兼吉林省军区政治委员、东北局书记处书记。1956年在中共八大会议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补选为中央委员)。1966年至1978年,历任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兼市长,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委会主任,北京卫戍区第一政委,北京军区政委。是中共九届、十届、十一届中央委员,曾当选为中共十届、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78年12月,因“文化大革命”中所犯错误,被免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命委员会主任职务。1980年2月被免去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同年4月辞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职务。1982年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95年11月29日在北京逝世。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