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家书:离乱期的郁虑深忧.pdf

沈从文家书:离乱期的郁虑深忧.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离乱期的郁虑深忧:沈从文家书(1966-1976)》编辑推荐:文革十年,当文学创作完全停止,学术研究几近荒废,这些书信便是思想大师留给我们的最为丰富的精神财富!痛楚刻骨,大悟通天。“将一切情感的挫折,肉体的痛苦,一例沉默接受,回报它以悲悯的爱。”——沈从文

作者简介
沈从文(1902-1988),湘西凤凰人,作家、文物研究家。14岁投身行伍,1924年开始文学创作,1931年至1933年在山东大学任教,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6年回北京大学任教,1949年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代表作有《边城》、《从文自传》、《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有《沈从文全集》(32卷)行世。

目录
1966年•1封•不作无益空想
明天事情不可知
1967年•13封•凡事易放而难收
夺权到处在进行
夺权反复多纠纷多
王府井还是大字报海洋
社会变化大,个人渺小不足道
天安门前经常有几万人在活动
各省市均有大小不同武斗
大联合在加紧进行
高潮或已成为过去
天安门前,也恢复运动前节日景象
看了两天大字报
一揪叛、特、反,原计划又打乱了
我即永远感到恐怖
此后如何工作,不得而知
1968年•10封•懂我的人已不多
取缔大字报迟早要实现
希望将寄托在新年后
逐渐纳入轨道就好
事变一来,不免一切报废
时代动荡大,个人太渺小了
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过程中
不免心怀点“杞忧”
报废不过是几分钟事情
天安门三天中有大几十万人游行
岂不是无可奈何的悲剧
1969年•9封•终日尽“呆”下去
研究全落空了
一切视为自然
下笔要有分寸,有斤两
战争若发生,将再拿笔写文章
我大致将“听命于天”
希望,连根拔除
心中不免有些难过
大致将老死新地
大小生活都在念中
1970年•14封•和一切隔绝
行动不定,似乎也还能适应
到了这里,绝对不会消沉
我像是队伍中最老的一人
人实在也老了点,但并不龙钟
要普通读者通过,难得多
妄想近廿年学的种种,有机会用得上
冷热变化过大,不大好招架
我成个吃闲饭的人了
我实忘不了近廿年业务
儿子沈龙朱转述领导意见
只有几个去处可去了
不宜在成败上计得失
尚能解“自得其乐”了
我倒近于事事拉他们的后腿了
……
1971年•7封•如风筝飘来飘去
1972年•17封•绝无悲戚感
1973年•4封•动荡中长成
1974年•7封•为明天担忧
1975年•2封•“天下多事”
1976年•5封•我可并不垮

序言
把沈从文“文革”十年的家信选编成书稿交到编辑手中后,我一直不知道写一些什么样的话放在书前,才对得起我的“生命靠山”沈从文。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他受到的所有委屈,和他对待这委屈的态度,正是他值得我依靠的原因所在。他的态度,是这一封封信中隐含的那刻骨的痛楚,和通天的大悟。
有了“离乱期的郁虑深忧”这一书名,我放了一半的心,因为这行字简约地把沈从文在那十年中的情感高度凝练后呈现在了读者面前。
我还要再说什么呢?可以说的似乎很多,可是写在纸上又觉得一切不必言讲。
《沈从文家事》出版后,我特快专递一本给我的一位作家朋友。他回信说,从这本书,能看到我有写作的能力,不必张罗演出而浪费了自己的写作使命。接到回信时,我正准备提起行李回乡组织一个乡下羊倌的民歌演唱会。于是,在作家居住的城市办演出,我亲手送出去999张门票,却犹豫着,最终没有给他送票。
我是更喜欢文学呢,还是更喜欢音乐?我不知道。沈从文说:“好听的音乐使我上升,爱人如己。”当然文学也一样,甚至读沈从文的书信,也一样是这种感受。
“文革”十年,沈从文写下的大量书信,其主要收信人是他的家人。
“文革”前,家人多在一起,写信的必要性不大。“文革”爆发前,刚成家不久才做上父亲的次子沈虎雏,调往四川工作。这是这个家庭的第一次大离别。接着,带在自己身边视如亲生的侄女沈朝慧因“户口”被注销,开始流徙。
1969年秋,妻子张兆和下放外省。三个月后,沈从文自己也被疏散到干校。这是这个家庭的第二次大离别。
“文革”十年,长子在北京,次子在四川,沈从文张兆和夫妻二人虽同在湖北也多天各一方。政治风雨的不可知,一家人之间的彼此牵挂,都留在了书信中。更难得的是,沈从文明白,这个国家的这种管理方式是行不通的。他写信给别人容易被出卖。于是,他写信给最放心的妻儿,沈从文在艰难地表达着他的郁积于心的忧虑。
当文学创作完全停止,学术研究几近荒废,“文革”十年,这些书信便是这位思想大师留给我们的最为丰富的精神财富!
在这书信中,我读出了什么呢?
沈从文自己早了然于心。他说:
将一切情感的挫折,肉体的痛苦,一例沉默接受,回报它以悲悯的爱。
感觉世界广大和长远,凑巧共同活于这个时代中的应有的关怀。
面前“一刹那”和“永恒常住”,都说明人寄身于其间,为理会荣辱爱怨,实百年长勤!
燃起生命之火,无小无大,在风雨里驰骤,百年长勤!为保持原貌,信里的错别字一律不作改动,请读者明察。
刘红庆
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23时34分

文摘
版权页:

沈从文家书:离乱期的郁虑深忧

插图:

沈从文家书:离乱期的郁虑深忧

在此亲友都还无大事故。院校“大联合”还在酝酿中,到“三结合”或者还要点时间。“斗批改”自然更得顺延下去了。听大哥说,他工厂、学校大联合还比较顺利。出去人约三分之一,正召回。三结合必涉及解放一大批人问题,这就复杂多了。几个著名大学,有的出去人或者多了些,一一找回来,大致得费点时间。师生职工都走,不是一二月能办到。小机关,有的劲头一过,战斗组一散,联合委员会也不免受影响,即成“自然解体”现象。因为夺权易,用权即相当难。“抓革命,促生产”,想具体落实不容易。关键性似乎在如何三结合,解放业务干部,解放他们以外,还同时得恢复党的领导作用,才可望有组织、有计划、有领号来斗批改。有些机关可能在大联合问题上即停住了,有些则在三结合上停住。机关大,口舌意见多,麻烦自然也就会多一些。如何促进,情形或各不相同。妈妈机关则似乎揪的人多了点,造反派倒是一面倒,不闹纠纷。最复杂多反复的,是科学院社会学部。戚事一出,一派垮下,一派抬头,新变化大。是否还会有反复?无从明白。卞诗人身在其中,也搞不清楚,因为许许多多问题,全不懂。还有是懂自己单位,不懂全局,也还是说不出所以然!无从估计明天。因为全局似只中央文革懂。但各部门发展变化,文革似乎也难估计。由于面太广,涉及问题又太多。
美院听说十分八九教授还揪住不放。文艺口一出问题,金敬迈、李英儒、刘巨成似均出了问题,牵连必相当多。不可免也会影响到文艺院校机关革委会方面人事。报刊上正式谈这问题并不多。有反复曲折,则可以想象得知。
晓平、凌宏、梅溪都还好。大哥还能坚持守在车床边四小时。百科二老均在病中。妈妈也老是在晚上要咳咳,已一二月未见好。吃药不下十种,居然中西药并吃也不嫌多!不大严重,可是老咳,总不是事。天气益和暖也许会好转。精神依旧很好。我血压仍在二百间,心痛已加剧,每晚醒来必痛,白天也常痛。生活若无大变化,不会忽然恶化,若大冲击一来,就说不上了。至于工作,此后也只看能做多少即做去。若有需要,总还可以做出点成绩。若三几年内重在“运动”和“备战”,工作即在可有可无间了。时代动荡大,个人太渺小了。
……我们总希望多知道一点你们工作和生活。经济上有困难,也应当告给妈妈或大哥,不宜隐瞒,不必隐瞒!这里还可以接济接济。我们这里有一个显著特征,即生活接触面越来越窄,也没有什么新书刊可看。日报刊载的有关文运事件,有部分又已经看不懂。不得已却将手边材料反复阅读,另外即将剩下小部分旧书重新翻来覆去的看。有时也看看自己卅年写的。仿佛当成一个陌生人写的看去,倒有不少新发现,或把自己带回到卅年前生活情绪中。事实上,许多东西现在大学里国文系讲师、助教,也不大懂了,不大明白其中好坏了,因为近半世纪社会变化实在太大。

内容简介
《离乱期的郁虑深忧:沈从文家书(1966-1976)》内容简介:文革十年,沈从文写下的大量书信,其主要收信人是他的家人。文革前,家人多在一起,写信的必要性不大。文革爆发前,刚成家不久才做上父亲的次子沈虎雏,调往四川工作。这是这个家庭的第一次大离别。接着,带在自己身边视如亲生的侄女沈朝慧因“户口”被注销,开始流徙。
1969年秋,妻子张兆和下放外省。三个月后,沈从文自己也被疏散到干校。这是这个家庭的第二次大离别。
文革十年,长子在北京,次子在四川,沈从文张兆和夫妻二人虽同在湖北也多天各一方。政治风雨的不可知,一家人之间的彼此牵挂,都留在了书信中。更难得的是,沈从文明白,这个国家的这种管理方式是行不通的。他写信给别人容易被出卖。于是,他写信给最放心的妻儿,沈从文在艰难地表达着他的郁积于心的忧虑。
当文学创作完全停止,学术研究几近荒废,文革十年,这些书信便是这位思想大师留给我们的最为丰富的精神财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