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死的金刚心:雪域玄奘琼波浪觉证悟之路.pdf

无死的金刚心:雪域玄奘琼波浪觉证悟之路.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无死的金刚心:雪域玄奘琼波浪觉证悟之路》是雪漠长篇小说“灵魂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它以雪漠和琼波浪觉在秘境中进行的灵魂对话来展开。围绕一部由空行文字记录的名为《琼波秘传》的意伏臧,琼波浪觉向雪漠重点讲述了自己赴尼泊尔、印度求法的经过,其中充满无数的传奇,如被诛法追杀、被狼群围攻、跟尼泊尔女神相恋、跟空行母司卡德双修等等,更通过沿着佛陀一生的足迹朝拜蓝毗尼、鹿野苑、王舍城等佛教圣地,再现了当时的古印度和尼泊尔的社会风情、宗教文化,重述了佛经记载的诸多史实和故事。

媒体推荐
神秘伏藏
本书前身是《琼波秘传》,用空行文字记录,千年来以神秘伏藏的方式存在着。在某年的某个神秘时刻,作家雪漠跟它相遇了。依托二十多年瑜伽修行的生命体验,雪漠于光明境中穿越历史,与北宋时期的雪域玄奘琼波浪觉对话,向世人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往事。
雪域玄奘
琼波浪觉是西藏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被认为是雪域的玄奘大师。他于二十八岁时放弃法主之位,携黄金多次赴尼泊尔、印度求法,先后拜一百五十多位佛学家和大成就者为师,将佛教的诸多教法和显密经论带回了雪域。回国后,他在西藏的香地创立了香巴噶举派,兴盛时弟子逾十万。
求法传奇
光明境中的琼波浪觉讲述了自己求法过程中遭遇的无数传奇,如被诛法追杀、被狼群围攻、跟尼泊尔“女神”相恋、与空行母司卡史德双修等,更通过沿着佛陀一生的足迹朝拜蓝毗尼、鹿野苑、王舍城等佛教圣地,再现了古印度和尼泊尔的社会风情、宗教文化,重述了佛经记载的诸多史实和故事。
证悟之路
琼波浪觉向雪漠袒露了自己的灵魂求索与心灵历练,展示了一个凡夫如何战胜自我、实现心灵自主和灵魂超越的证悟之路,其中不乏命运的考验、生死的抉择、情爱的纠缠、迷悟的挣扎、智慧的证悟,更有许多不曾广传于世的古印度神秘瑜伽教授。
智慧力作
雪漠是香巴噶举传承者,曾闭关近二十年专修光明大手印。书中不乏超自然色彩的神秘叙写,更渗透了作者证悟的智慧光明,被有关专家誉为“用生命和智慧叙写的力作”。

作者简介
雪漠,原名陈开红,1963年生于甘肃凉州,大手印研修专家、国家一级作家、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院长。十七岁起拜师、深研、实修至今,精通经藏以及佛教传统实修,系大手印传承者;于悟后起修、闭关专修大手印近二十载,创办香巴文化论坛,为大手印瑜伽承前启后、与时俱进的标志性人物,被誉为“当代达摩”、“当代大手印之父”。佛教专著有《大手印实修心髓》、《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无死的金刚心》等;先后在法国法兰西学院、法国文人学会及上海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进行大手印文化演讲,引起强烈反响和广泛关注。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领军人才”、“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等称号。文学著作《大漠祭》、《猎原》、《白虎关》、《西夏咒》、《西夏的苍狼》等,已被列入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兰州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高校的研究专题。

目录
引言 神秘的伏藏
1.《琼波秘传》
2.光明的传递
第1章 命运的抉择
1.划过天际的血刀
2.响彻天地的哭声
3.黑龙诛法
4.诛坛里的火光
5.张牙舞爪的护法神
6.父亲的泪
7.扎西的威胁
8.咒力与违缘
9.无奈的坐床
10.泪水迷蒙的双眼
11.远去的生命激情
12.神秘的授记
13.逆行菩萨
第2章 朝圣途中
1.失重的感觉
2.清醒的宿命
3.遭遇大圆满
4.自在的真如本觉
5.觉醒的明空
第3章 遥远的奶格玛
1.初闻奶格玛
2.净境中的金刚持
3.奶格玛千诺!
4.摧毁的信根
5.错过大手印
第4章 雪崩与狼灾
1.漂向大海的小舟
2.裹风挟雷的雪崩
3.狼的凶险
4.大师若童
5.驮羊
第5章 尼泊尔的女神
1.女神节
2.苏玛底的女儿
3.女神
4.魔桶咒法
第6章 女神的心事
1.女难
2.女神的相思
3.致莎尔娃蒂
4.杀生节
5.噩梦般的记忆
第7章 琼波浪觉的梦魇
1.命运的赐予
2.劫持
3.飞来的耳光
4.“打死这个藏狗!”
5.为了那个梦
6.告别莎尔娃蒂
7.太阳走了
第8章 朝圣之旅
1.女神的反思
2.多杰登巴
3.朝圣
4.莎尔娃蒂说
5.蓝毗尼的清凉
6.阿育王石柱
7.沉默的蓝毗尼
8.断命恶咒
第9章 远去的落花
1.流泪的瞬间
2.无可奈何花落去
3.衰微的基因
4.有趣的辩论
5.狗血与经血
6.千万别爱上我
第10章 归去来兮
1.遭遇强盗
2.顺风扬尘的流言
3.宗教的阴影
4.山洼里的诛坛烟火
5.梦中的女子
6.四十九天黑经
7.琼波巴的心
第11章 菩提路上
1.奶格玛是谁?
2.大神悉法
3.空行母化现的老者
4.菩提伽耶的气息
5.寻觅修道者
6.遥远的距离
7.独行客的孤独
8.沸腾的灵魂
第12章 爱的理由
1.食血的夜叉
2.不要轻言放弃
第13章 鹿野苑的光明
1.赶往鹿野苑
2.盲人眼中的太阳
3.达美克塔
4.卖酒的女子
5.十六岁的妙龄女子
6.印度的檀香林
7.三十枚银币
8.鱼王神
9.咒过的黑牛角
10.你真的爱上她了
11.不好的缘起
第14章 灵魂的历练
1.印度神庙的苦役者
2.神婢的仪态和声音
3.卢伊巴的弟子
4.卢伊巴的作秀
5.醍醐灌顶的战栗
6.巴普的皈依
7.最想记录的心思
9.我真的中了那魔咒
10.司卡史德的洗脚水
11.元成的生命本体
12.真正的本尊
13.真正的资粮
第15章 品味王舍城
1.王舍城的因缘
2.竹林精舍与杀人魔王
3.来自远古的诅咒
4.啸卷的情感
5.大迦叶的毕渡罗洞
6.沧桑七叶窟
7.明空赤露的觉性
8.那烂陀寺的辉煌
9.顽皮的沙弥
10.飞来的大火
第16章 司卡史德的考题
1.婴儿长寿膏
2.终极意义
3.专要金子的乞丐
4.我究竟是美是丑?
5.欢快的火蛇
6.梵天的大口
7.你通晓密法的密义吗?
8.可怖的疯象
9.我不见了自己
10.胜义的娶我
11.这是不是开悟?
第17章 大手印的光明
1.纷繁的万象
2.玛姆女魔
3.降魔的关键
4.别怕那魔女
5.游动的蝌蚪
6.安住于当下
7.玛姆女魔的心咒
8.不后悔跟你的相识
9.她真的是情魔吗?
第18章 空行甘露教授
1.你难道忘了你的真心?
2.不期而至的客人
3.只要有脚,就会有路
4.进入空行母的坛城
5.清净的身教授
6.最究竟的圆满语
7.最圆满的心教授
8.金刚乘三门甘露
9.傻子的油脂
lO.希望他们的诅咒灵验
11.精神的真实
12.附体之说与无二无别
第19章 求索的灵魂
1.也有胜义的娶呀
2.大红司命主的坛城
4.狼嚎声中的空行母
5.自设的悖论
6.可怕的沼泽地
7.远古的恶咒术
8.套中的群鹿
10.可怕的咒语
11.干渴的沙漠
12.遭遇麻风女
13.麻风女的荒唐请求
14.空行母的歌声
第20章 迦毗罗卫的血光
1.黑狗血泼在坛城中
2.琼波浪觉说
3.吞天的大魔
4.黑夜中的灯炬
5.魔石
6.琼波浪觉说
7.无身空行母的体性
8.迦毗罗卫
9.扑向亲人的杀气
10.骑着山羊的红司命主
11.心灵的三昧耶
第21章 空乐的光明
1.智慧空行母
2.不灭的法身
3.杀人魔头的证悟
4.莎尔娃蒂说
4.正信和智慧的力量
第22章 遥远的梵歌
1.积极有为的达磨法则
2.证悟本源的智慧
3.婆罗门的四个人生阶段
4.终极的虔信
5.在等持的静境中
6.神性的光芒
第23章 魔桶
1.梦中的归途
2.高原的朔风
3.贼住比丘
4.我进了魔桶
5.美丽的女子
6.那你娶我吧
7.漏乐之事
8.骄傲的儿子
第24章 亲爱的琼
1.父亲老矣!
2.青烟缭绕的香炉
3.难解的网
4.无法形容的心情
5.化不开的情愁
6.在寒风中呼唤
第25章 纠纷的起处
1.奶格玛的分歧
2.公开的辩论
3.宗教狂热分子
4.诅咒和屠杀
5.女子发出的黑咒
6.疯狂的女孩
第26章 吠舍离的妓女
1.追赶僧团的女子
2.芒果树的保护神
3.毒蘑菇的助缘
4.耶舍尊者
5.不死之药
6.狮面空行母
7.信仰殿堂的倒塌
8.可怕的魔桶咒法
10.最殊胜的咒子
第27章 莎尔娃蒂的相思
1.独自在寂寞里
2.流放的引子
3.彷徨的心灵
第28章 奶格玛的坛城
1.空行母的心髓
2.奇怪的变化
3.什么是资粮?
4.有趣的对话
5.无量的净境
6.奶格五金法
7.生命的坛城
8.五大金刚的赐予
第29章 莎尔娃蒂的疼痛
1.萧瑟的雨后
2.逼近的死亡气息
3.没有尽头的疼痛
4.前路茫茫
5.黑暗中的孤灯
第30章 奶格玛的甘露
1.救心的良药
2.大手印见
3.悟后的暖阳
4.发露的体悟
第31章 尾声也是开始
1.渐去渐远的身影
2.凄婉的心曲
3.秘密的相遇
要建立自己的规则(代后记)
附录 我与父亲雪漠

序言
神秘的伏藏
1.《琼波秘传》
《琼波秘传》一直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存在着,被人们称为“伏藏”。
伏藏包括书藏、圣物藏和法藏。书藏指经书,圣物藏指法器、高僧大德的遗物等。笔者发掘的金刚亥母舍利,便是典型的圣物藏。那些伏藏,以不同的形式,保存在地、水、火、风、空五种物质形态里。
伏藏中,最为神奇的,便是识藏了。识藏也是法藏的一种。当某种经咒、教法或别的文化在因缘不顺无法广传时,就由佛菩萨或神灵授藏于某人的意识深处,以免失传。待到机缘成熟时,在某种神秘力量的激发下,再从识藏持有者心中流淌出来。
《琼波秘传》就属于识藏,它将琼波浪觉那段灵魂求索,藏在某个神秘所在。在多年前的某个时刻,我跟它相遇了。
那个瞬间,我忽然想到了琼波浪觉。我很想知道他的证悟之路。对于那些寻求自由的人来说,更有意义的,其实不是结果,而是战胜自己、抵达自由彼岸的过程。我很想知道,作为凡夫的琼波浪觉,究竟经过了怎样的生命历练,才成长为一代圣者?
于是,我依托一种超自然的证境,穿越时空分别,抵达我想抵达的所在。那时,经过多年的光明大手印修炼,我已参破障碍,分别心开始消融于光明之境。在那种无边的澄明中,我开始祈请观察。很快,我看到了一个明点,它很像暗夜中游曳的萤火虫。开始,它游来荡去,若有若无。后来,它终于静了,像暗夜里的星星那样定在了一点。我便在明空之中观察它。不久,明点化成了一支烛光,初时,烛光摇曳如豆,渐渐朗然开来,竟光明四射了。于是,我看到了一个蜡台,再看到举蜡台的手。沿着那手臂,我看到了举蜡台者的全身。一个目光深邃的老人正看着我,他很是清瘦。他告诉我,他就是琼波浪觉。我觉得奇怪。因为唐卡中的琼波浪觉是个胖喇嘛。但他告诉我,真正的琼波浪觉是个清瘦老人。他告诉我,我看到的形象,是他一百四十八岁时的模样。
就这样,在那种光明境中,我们达成了交流。我问询他的过去,聆听他的故事,叩问关于他的一切。多年之后,当我向十世班禅的一位弟子提及此事,他神秘地笑了。他说,别将它当成梦境。
有一天,那个老人在我眼前摊开了一本书,那便是《琼波秘传》。那书页,似乎已经泛黄了。他翻开了第一页。我认真地读它。我每夜可以读几十页。一天天过去了,我读完了那本书。一位证悟者告诉我,那本书,是用空行文字书写的。这一点,它很像密勒日巴道歌。据说,我们熟知的那些密勒日巴道歌,就是由一位成就者从空行文字中转译的。
后来,我熟悉了书中讲的所有内容。再后来,我洞悉了书中文字背后的所有密义。
再后来,二元对立的霜花儿,真正地消融于智慧光明之中,我跟老人间的所有障碍便没了。从此,我不用借助那些文字,就能跟那位智慧老人进行交流。
按瑜伽行的说法,我跟那老人相应了。
这“相应”,是个很有意思的词,它有点像人们在QQ空间里传递数据。他点“发送”,我点“接收”,信息的传递就从此开始。
我跟那老人之间传递的,除了本书的内容,还有一种叫“证量光明”的东西。
于是,在某一天里,我智慧的瓶子满了,本书就以一种喷涌的方式诞生了。
这便是本书的由来。
北京大学的陈晓明教授将这类写作称为“宿命通”。
他说:“雪漠的写作显然不同……如梦呓一般的叙述,完全打乱现实逻辑,随意穿越现实时空的区隔。所谓‘宿命通’,就是洞悉了全部命运的结局,就是一切均在命运的算计中。能看透命运的,也只有幽灵了。叙述人本身就是附着在命运算计程序中的魂灵,就是能算计命运的鬼怪的附体。他如此热爱这种命运,他就附在这种命运中,就是宿命通。”又说:“雪漠以他对宗教的虔诚,以他靠近生命极限处的体验,这才有神灵附体般的迷醉,才有酒神狄俄尼索斯式的迷狂……这样的写作也仿佛是一种咒语,一种终结样的咒语。只有咒语般的写作才能给出自己内在的生命经验——向死的经验……宿命通的意义在于:只有尽头的写作可以体现当代写作的本质。”(陈晓明《文本如何自由:从文化到宗教——从雪漠的(西夏咒)谈起》)
看了上面的文字,我叹道:陈教授好眼力!
在这个批评家被异化的时代,陈晓明教授真的很难得。饱受着时下诸多话语熏染的陈先生,还没被时代阉割了他的灵性智慧。
是的。我确实经历着一种超自然的写作,享受着“那种须臾不曾离我的清净法乐”,契入了“那种明空如天、清蓝如海、无波纹、无云翳、如梦如幻、心无挂碍之境界”,“我写作时也心无只字,明空如天,空灵至极,却能从自性中流出诸种文字”。(《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
但我并不执著它。因为,按一种被称为“胜义谛”的标准,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幻化,就是说,一切事物和现象的本质,其实都是幻化,它是一种类似于记忆的东西。
人类的许多活动,除了记忆之外,我们找不到任何不变的实质。
而那记忆的消失,跟风尘中逃走的黄狗一样,我们是很难追上它的。
不过,那诸多的历史记忆,却因为本书的出现,才定格成了相对的永恒。
这,便是雪漠活着的意义。
2.光明的传递
经过多年的数据传递,老人才将他所有的智慧证量光明传给了我。这种情节,老是在武侠小说中出现。许多大侠,在危急时刻,总能将其浑厚的内力传给弟子。这当然是小说笔法。但在瑜伽中,却真的有这种传递之说。这一点,很像两台联机的电脑之间传递某种程序。
这便是相应的力量。
没有相应,便没有瑜伽。瑜伽的真正含义便是相应。跟上师相应,是所有密法的关键。
这里,我举一个你能接受的例子:你可以将那个智慧老头比喻成装有很多智慧程序的电脑,我像另一台联机的电脑,我对他的信心和因缘是数据线。只要这三者俱足了,就能保证我们之间智慧“程序”的传递。虽然外行们永远也不会编那些高端程序,但他们却能在经过训练之后使用它。同样,笔者虽然智慧浅陋,但因为有了那种相应后的传递,我便从此有了那些“程序”提供的智慧机能。
在大手印瑜伽体系中,它被称之为“光明大手印”。正是因为得到了那些由历代上师编写的智慧“程序”,我的人生才实现了一次次升华。笔者的那些书籍,也正是因为传递了一种果位证量光明,才命名为《光明大手印》系列。
只是,到了后来,我已经很难分清我跟那位老人的区别。我也很难分清我跟他修炼的本尊五大金刚的区别。在瑜伽中,常用一个词来形容它:无二无别。
后来,在青海塔尔寺,我曾请具德上师印证我融人明空证境写作时的状态。他说,这时,你和本尊五大金刚是无二无别的。
德国哲学家马丁•布伯在《我和你》中,写了这种相应: “它”之世界龟缩于时空网络。
“你”之世界超越于时空网络。
当关系走完它的旅程,个别之“你”必将转成“它”。
这,便是对“无二无别”的另一类阐释。
此外,你还可以看我的《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书中对“无二无别”解释甚详。
因此,对本书,你可以有四种理解:
一、它是在我和“他”还没有达成“无二无别”时,由采访完成的一种记录;
二、它其实是我自己的一段神秘的灵魂历程;
三、你还可以将它当成小说家言,是另类的心灵小说;
四、你也可以将它当成一种象征。

后记
1
若有人间:“雪漠,你的小说中,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是哪一部?”我会说:“《无死的金刚心》。”
若有人间:“那么,对读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哪一部?”我仍然会答:“《无死的金刚心》。”
为什么?
因为,我的一般小说,可以感动或改变你;而《无死的金刚心》,却可以“成就”你。这书是一块肥沃的土地,你只要用力拽那个露出地面的“智慧指头”,就能拽出一个有着喷薄生命力的“成就汉子”。也就是说,你要是能像书中的主人公那样历练,你定然也会得到证悟,成长为一代圣者。
不过,在一般人眼中, 《无死的金刚心》却可能是个怪物。它根本不像小说,但我又不能不将它当成小说。它不是时下人们习惯或认可的那种小说,但由于写了一种神秘经历,我既不能说是“实录”,又不能说是“体验”,我只能赋予它“小说”或是“传记”的名相。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也是从琼波浪觉走过的那条路上走过来的。主人公的证悟过程和灵魂之旅,也真实地存在于我的生命中。
是的,明眼的智者可以看出,我写了一种最真实的存在。真实到啥地步?真实到若有人照着主人公的路走下去,他也会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琼波浪觉。
世上哪有比它更真实的小说?
2
《无死的金刚心》远远超过了人们对小说的理解,但它却是雪漠的小说中,最应该看的小说——其实,它更应该称之为“大说”。所以,你不要按“小说”的标准来要求它,你应该按“大说”的标准来欣赏。在我写的“大说”中,有大量的一般小说没有的智慧、思想和“说法”。它有时虽也有言情小说的缠绵,但更多的章节,却像用斧头劈下的根雕,非常粗粝,但有力量。我有个学生叫罗倩曼,她设计过《西夏咒》和《西夏的苍狼》的封面,我很喜欢。因为设计封面的便利,她初读我的文稿时,说是毫无文采。读完之后,她却说,雪漠老师写到这个份儿了,还需要文采吗?她甚至认为,正是那种斧头劈出的粗粝,才让文本显得非常有力量,虽然不乏粗拙,却有种其他读物没有的力量。
与此同时,另一家出版社的编辑也读过此稿,他用修忍辱的耐性读完此稿之后,说小说不能这样写,说里面不该有许多他没法理解的教义。还有一些对我很好的朋友,甚至劝我悬崖勒马,紧急刹车,马上回到《大漠祭》、《猎原》和《白虎关》上去。但我想,要是真的回去了,那我的写,不就是在重复自己吗?与其那样,我还不如扔了笔和电脑,去干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呢。
还有些有见识的朋友,也在善意地向我传递一种信息:小说不能这样写。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为我好。因为,在我的创作之初,许多编辑就这样教调我。
是的,小说是不能这样写,但雪漠的“大说”偏偏要这样写;小说不能大段议论,但雪漠的“大说”偏偏要议论;小说不能写一些宗教智慧,但雪漠的“大说”偏偏要写;还有许多“小说”不能的,但在雪漠的“大说”中,偏偏都能。我想写的,便是这样的“大说”——是除了“雪漠”之外,别人写不出的那种。
于是,我就有了自己的标准。
比如,契诃夫说,小说开始时出现的枪,要是在后来的情节中不能打响的话,那它就是多余的。他的意思是小说一定要有照应。
雪漠却说,那枪,为什么一定要打响?那情节,为什么一定要有照应?我偏偏要写一堆在后文没有照应的人物和情节——只要它们是我“说话”时需要的材料或营养。在我的规则中,不是我要照应它们,而是它们要照应我。在我们的人生中,许多事情,其实是没法设计和照应的。许多时候,我们根本不需要“匠心”,但仍然不影响我们人生的精彩。许多时候,有为的“匠心”反倒显出了匠气和狭小。大道是朴素自然的,它没有说这不行,那不行,而是随缘而为,顺势而作,浑然天成,毫不造作。像李白的诗歌中,就有着许多一气呵成的意外“天趣”。它虽然不像杜甫那样推敲锤炼,但我们喜欢李白的,也许正是那一股自然喷涌无拘无束的“气”。小说亦然,有时的精雕或设计,反倒显出了虚假。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中,就有许多没有照应的情节和人物,虽然被屠格涅夫斥为“痢疾”,却一点也没有影响作者的伟大。不精致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甚至比强调“精致”的契诃夫更伟大。因为我们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所有文字中感受到的,是他喷涌的天才、思想和大爱。
《无死的金刚心》就是我这种思想的产物。
《无死的金刚心》粗糙得十分有力,简朴得像块陨石,粗粝得像猿人用石斧劈出的岩画,神秘得像充满了迷雾的幽谷。要不是其中的爱情还算得上缠绵的话,读者会以为作者是个修了千年枯禅的干瘪罗汉。但只要你耐了性子读完,肯定会发现雪漠笔下的风景,真的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的。只要你认真读完它——要是读不懂,你为啥不多读几遍呢?——你定然会长舒一口气,说,我没有白读它。它确实有着一般小说绝不能给你的东西,这就够了。
我甚至发现,即使对于其中的一些可能被人称为“简朴”的语言,要是我再进行修饰的话,就会亵渎了这个文本。那表面的简朴之中,其实有一股大巧若拙之“气”。我每一修饰,就发现那“气”受到了损伤。正如我们不希望一个木讷的罗汉去成为“脱口秀”的主持人一样,有时的拙,其实是大巧;有时的简陋,其实是朴实;有时的粗粝,其实是返璞归真;有时的简单,更可能是伟大。
我于是想,索性,就让它保持“本来面目”吧。
瞧它,多像胡子邋遢、顶着一头乱发的雪漠。
粗糙之中,却不乏智慧和力量
呵呵,是不?
……
——截选自《代后记:要建立自己的规则》

文摘
版权页:

无死的金刚心:雪域玄奘琼波浪觉证悟之路

2.响彻天地的哭声
是的。我离开本波,确实伤了很多本波人的心。
在他们看来,这不仅仅是个莫大的损失,更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这是可以理解的。没有一个教派,愿意自己的法主,去皈依别的教派。后来,有人将我的这一行为,当成了“弃暗就明”。当然,他可以这样认为。但要知道,我真正的目的,还是要寻找奶格玛。
那时节,我心中的那份急切,一点儿也不弱于初恋者牵挂他的情人。……告诉你一个秘密:许多时候,所谓的宗教情感,其实是世间情感的一种升华。不是吗?
那时节,倒真的出现了许多可怕的征兆。
那天,我听到了诸多的本波护法神都在嚎哭。开始,我还以为真的是哪个人哭呢。后来,我发现,那哭声渐渐大了,后来响彻天地,很像鬼哭狼嚎,其声可怖,却又庄严无比。因为,在听到那所谓的哭嚎声的同时,我还听到了一种惊天动地的海螺声。在传统的某种说法里,那海螺声象征着名扬天下。
后来,我竟然真的名扬天下了。在佛教文化史上,我被当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当然,现在,除了史书和我的传承弟子外,许多人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无论多么大的名声,本质上也是过眼烟云。你不用遗憾。是的,上次你去南木县考察的时候,问及我,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的官方网站的历史文化名人里,也没有关于我的介绍。不要紧。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群,都有不同的关注点。你说得对,即使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但随着这一茬人的消失,你仍是下一茬人类的陌生。
没办法。任何事物,都会经历四个过程:诞生,发展,毁坏,消失。无论大名,无论高位,无论巨富,无不如此。
不过,在我住世的那时,整个雪域要是谁不知道我,会被人笑为孤陋寡闻的。
那天早晨,我在听到满天哭声的同时,也听到了海螺声。那是悠长的响彻天地的声音,它利利地划破了长空,从天的这头一直刺到了天的那头。那声响,震得四面的树叶刷拉拉响。其情形,很像后来的防空警报。你即使想处于蒙昧之中,那声音也能刺穿耳膜,令你警觉。你第一次讲光明大手印时,不是也听到过那种声音吗?那时,你和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那种横贯天际的声音。那股声音汇成的大流以不可遏制之势席卷了天空。它滚滚滔滔,漫无际涯,啸卷于一碧万顷的苍穹之中。
在我眼中,那声音,是警世的智慧海螺。我于是相信,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像人们说的那样污浊不堪,但清凉的正见总会像穿空的海螺声那样响彻历史的天空。
那个早晨,我虽然听到了海螺声,但我不知道我后来会名扬天下,也不知道我会成为一代宗师。你说得对,前面的路是黑的。真的是这样。人生的一切,其实是未知数,它时时在变。当你的心变了,选择变了,你的人生轨迹也就变了。
那时,我并不知道我的前方会有什么样的艰险。我甚至随时准备着死去呢。佛说过,性命在呼吸之间。这口气出去,进不来时,我便死了。我当然不知道,后来,我竟活了一百五十岁。
那个早晨,当那种声音响起时,我以为是寺院僧人在吹海螺呢。只有扎西还听到了护法神的嚎哭。那些护法神都是世间护法,就是说他们还没有证悟空性。他们并不知道,无论佛教还是本波,都仅仅是通往真理的一座桥梁而已。他们更不知道,在许多教义上,本波已吸收了佛教的许多东西。因为多年之前,有人将改头换面的佛经埋入地下,它们后来成为本波的伏藏。所以,他们信奉的东西,好些其实已是佛教的东西。
将来某一天,你会看到本波的教法中,有不少其实是换了名词的佛法。那时,你会参加四川省组织的一次佛教论坛,你会组织一个香巴噶举文化论坛,你会看到一个本波论坛。那些学者,其实已将本波教法,当成了佛教文化。本波也有大圆满,也有成就者的虹化,也有诸多能利众的礼仪。
但在我二十八岁那年,我并不知道这些。当然,那些护法神也不明白这些。他们只在乎名相。所以,一听到我要离开本波,他们就发出了海螺般的哭声。然后,他们开始随顺因缘,接受了某些仪轨的指令,开始向我发难。
在那些分别心极重的本波护法神的导演和参与下,我的周围发生了许多不吉祥的事。比如,某个早晨,我发现供水竟变成了污血。它们发出腥臭至极的气味。那是沤了千年的涝池里才有的气味,你要是有兴趣,前往西部农村最偏僻的地方,运气好的话,你或许会见到一个麻坑。那是专门沤大麻的涝池,汪着一池黑水,腥臭无比。那供水发出的,正是那种味道。不过,虽然我觉出了异样,但我不怕。那时节,为了寻找奶格玛,我随时准备放弃生命呢。
我的眼里,弃暗投明是最大的吉祥。当然,后来我才发现,那明和暗,其实也是世人的分别心。
第二件怪事是寺门前的经幡忽然被狂风吹折。幡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文字,内容大多以祈福禳灾为主。结果,那些文字连挂它们的木杆也没能保护得了。
同时,我老是在不经意间看到那些以忿怒相出现的护法神灵。他们头大如山岳,眼似太阳,张口一吸,天就会液体般流进嘴里。
无数个夜里,那些护法神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他们露出獠牙,发出轰轰哈哈的声音。那声音,本是法师降魔时吼叫的。他们真的将我当成了魔。这是很有趣的事。你发现没?这世上,老有人把跟自己外相不一样的真理称为魔。在你的小说《西夏咒》中,那阿甲,有人认为是智者,有人却认为是魔。哪个对?都对。许多被世人称为魔的人,其实可能是最大的智者。
在梦中,我真的害怕那些护法神们会诛杀了我。他们向我喷着黑气。你知道,黑是诛法独有的颜色。于是,在梦中,我的胸口压着巨石,四周翻着泥浆,泥浆中有无数的毒虫。它们是蜘蛛、蝎子、蜈蚣和癞蛤蟆。它们同样向我喷出黑色的毒气。那毒气里有更多的小毒虫,毒虫再喷毒气,毒气中更生毒虫,如是无穷无尽,翻腾不已。
我还看到了一个头大如斗的女魔,长着獠牙,长达数丈。她时不时就用獠牙刺穿我的身子。怪的是,在梦中,我是真的感到了疼痛的。每当那獠牙穿身时,我都会疼彻心肺。待她抽出那牙时,我的身子又复原了。
这样的梦每天都会做。
不过,在梦中,有时我也会记起奶格玛。我一祈请,她便出现了。
她的身子像彩虹那样,溢着无数的光。那光变成了液体,流溢开来,就会淹了那些毒虫。
许多次的梦中,我都会叫:“奶格玛,我的母亲。”但奶格玛只是对我笑笑。她啥都没说。我多想跟她说说话,但她啥都没说。一次,她向天空中划了一下,我马上看到了一个神奇的图案,一男一女合在一起,你也看过那图案。它被人们称为金刚。
那时,我还不知道那是金刚。我不喜欢金刚。
我只喜欢奶格玛。
我心中的奶格玛是个美丽的女神。

内容简介
《无死的金刚心:雪域玄奘琼波浪觉证悟之路》是一部有关寻觅的心灵史诗,一本小说笔法的大师传记,一部空行文字记录的神秘伏藏。讲述了一位世人遗忘的藏地瑜伽大师在一场穿越千年的光明境中的对话,讲述了一段西天求法的尘封往事,一条战胜自我的证悟之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