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pdf

东岑西舅.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东岑西舅》编辑推荐:22岁,她拿刀指着他的眉心:“要我还是要命。”他冷着脸,目光冰寒:“离我远远的,以后别再见面。”爱上他,从此她的人生被彻底颠覆。红袖添香千万点击,最无可奈何的绝望之恋。数年纠缠,在她问他“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没办法爱我吗?”时,回答她的却是窒息一般的沉默。

作者简介
芥末绿,红袖A签作者。

目录
序:
指甲陷入掌心里,脸上却恢复方才的微笑,岑欢笑得风情万种地望向蹙眉看着她目不转瞬的男人,开口道:“藿先生,幸会。”
第一章:
岑欢听到母亲的声音,立即迎上来拉住她的手激动的指着浴室问:“妈,里面那个暴露狂是谁呀?他为什么在我房里洗澡?”
藿静文望着冷冷看过来的男子,嘴角颤了颤:“欢欢,他是你小舅。”
第二章:
“……我严重怀疑他是我仇人,而不是我小舅,不然也不会把我当囚犯一样看那么紧……我也想去啊,可是去不了,我现在是插翅难飞,因为他动不动就拿我妈威胁我……”
岑欢越说声音越小,因为感觉到身后有股逼人的寒气袭来。
第三章:
“不要!”她惊叫出声,双手护住胸疯了一样挣扎,试图挣脱开身上的重量。
可醉酒的藿莛东却丝毫不顾她的抗拒和挣扎,捉住她的双手并在一起反举过头顶一手压制住,另一手去扯她的仔裤拉链。
第四章:
Julie咬咬牙,突地俯身吻上藿莛东的唇,而此时,门外响起一阵渐渐走近的脚步声。
岑欢一双美目瞪如铜铃——这一幕实在太刺激眼球了,比起昨晚在魅色见到的那一幕更为火热。
她慢吞吞吞下口里的红豆糕,又缓缓转过身。
第五章:
岑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听小舅说从来没有人爱他,就好象中了邪一样觉得无比心疼。心里滋生一股冲动,克制不住的想抱他,安慰他,温暖他。
第六章:
“你不是说来市里玩一个星期就回去?我记得你呆在市里已经快两个星期了,什么时候回去?我让人送你。”
岑欢瞪大眼——他这是要赶她走?
第七章:
离我远远的,以后别再见面。
事隔三年,这句话仍清晰回荡在岑欢耳边。 
只要他想要,她没有什么不能给。
第八章:
——既然你这么喜欢管我的事情,有本事就管一辈子都不放手。
两个有着血缘关系的男女,哪里来的一辈子?
亏她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仿佛和自己的亲舅舅乱伦是一件多么天经地义的事。
第九章:
岑欢扫了眼光溜溜的自己,脸颊及耳根迅速红透,而羞涩之余她却做了件更大胆的事情——在藿莛东转身之际出其不意的将他扑倒。
第十章:
藿莛东望着她苍白的小脸,俊容神色不变:“目前只是男女朋友,但很快就会是未婚夫妻关系。”
岑欢震惊——她竟然从来不知道他有别的女人。
第十一章:
学校每一年都有一批和国外大学交换学习的交换生,她听说这次是去伦敦有名的Z大,之前还一直犹豫要不要写份申请报告给校方领导争取一个名额,而如今,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若要以后都不再见他,只能避他天涯海角。
第十二章:
“你要把橙丫头带回去?”秦戈问她。
岑欢迟疑了几秒,摇头,“我妈身体本来就不大好,现在加上我爸昏迷,橙橙的事情我怎么说得出口。”怕是母亲知道她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后会当场要被她的惊人之举气昏。
第十三章:
岑欢在自己的座位上落坐,然后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不知道藿先生朋友的父亲——”
“岑欢,你一定要和我生分至此么?”一口一句藿先生,她是出国几年忘了怎么称呼他是不是?
第十四章:
他有未婚妻,她有女儿,他们之间不论站在哪个立场,都不应该再有交集。
第十五章:
藿莛东定定的望着她,黑眸深沉。
“岑欢,不要因为任何事情而拿感情开玩笑。”
岑欢心头一惊——他看出来她说有男朋友是在撒谎骗人了吗?
第十六章:
“这些年……有没有想我?”
仿若被施了定身咒,岑欢僵住,无法动弹,也无法思考。
第十七章:
为了女儿和父母,她决定斩断这份错误的感情。可在这样做时,心头却犹如撕心裂肺一样,疼得难以复加。
她那么爱他,曾经不顾一切只为和他在一起,可如今却要亲手将他推开,天晓得她有多么痛苦。
第十八章:
怀里的小人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藿静文才渐渐回神,瞪着小丫头的蓝眼睛,半晌才开口:“她是谁?”
岑欢叹了口气,“妈,她是我女儿。”
第十九章:
她摇头,想拒绝做这个交易,耳边却响起无比清晰的声音:“其实,你我并不是亲舅甥,因为你不是静文姐的女儿。”
后记
岑欢侧头望着身边的男人,他英俊的侧颜在点点金色暖阳的笼罩下,显得格外迷人。
“藿先生,原来你是真的早就对我动了情。”她望着他,笑弯了眉眼。

文摘

岑欢握拳,指甲陷入掌心里,脸上却恢复方才的微笑,风情万种地望向蹙眉看着她目不转睛的男人,开口道:“藿先生,幸会。”
午餐时分的医院员工餐厅座无虚席。
岑欢端着盛满饭菜的餐盘环视黑压压的人群一周,精致的远山眉一挑,转身欲离开。
“岑医生。”
好几道清朗的男声同时扬起。
原本热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无数道好奇的目光纷纷投向岑欢。
“洛洛,她是哪科的医生?我怎么不认识?”一个刻意压低的女声好奇地问对面的同事。
“刚从英国回来的泌尿科医生,已经上班快一个月了,你之前一直休病假今天才上班,当然不认识。”
“泌尿科?”惊讶到几乎震惊的语气,随后是难以克制的低笑声。
泌尿科是专门研究男女泌尿道与男性生殖系统的一门医学。这意味着泌尿科医生每天都要和男女的泌尿生殖系统打交道,而其中又以男性为主。
“不愧是国外留学回来喝过洋墨水的,连专业都那么与众不同。她可是我见到过的第一个泌尿科女医生。”
“那个女人不简单,听说泌尿科现在每天病患爆满,而且大多指名道姓要她看。”
“切,我看那些病患不是去看病,而是去看人吧?”酸溜溜蹦出一句,带着敌意的目光打量过那抹即便是穿着白褂仍难掩婀娜的窈窕身影,眸底不自觉流露一丝震惊。
一头秀美的栗色大波浪鬈发,高挑纤美的身形,淡妆下轮廓精致到完美的五官——即使很不愿意承认,但那个女人的确美得无懈可击。
“岑医生,过来我们这边吧,这儿还有位子。”
话落,哗啦声响起,靠窗的角落处果然腾出一个空位。
岑欢挑了挑眉,端着餐盘如同女王般,在众多目光的注目中走到空位前,微微一笑:“谢谢。”
“岑医生别跟我们客气,我们很荣幸能和你同坐一桌。”空位旁边的一位长相略显清秀的牙科医生笑得格外灿烂。
岑欢坐下,扫了眼在座的其他两人,只觉得有些面熟,却不太记得他们到底是哪个科室的医生。
不过这并不是她关心的内容。
她埋头吃饭,一点也不在乎那几道仍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
“岑医生,怎么全吃素?”不知谁说了句,几道视线整齐划一落在岑欢的餐盘上——糖醋香藕、松仁玉米、白米饭。
“难怪岑医生身材和皮肤都这么好,原来一直素食。”
岑欢淡淡一笑,没说什么,却加快了用餐的速度。一会儿后,她站起来:“我吃饱先走了,你们慢用。”
话落不待几人回答,她已经离开座位。
“岑医生,好羡慕你身材这么好,能透露下有什么瘦身诀窍吗?”经过几个护士的餐桌时,其中一个喊住她问。
岑欢扫了眼对方圆滚滚的身形脸庞,目光落在她餐盘中那一大堆分量吓人的红烧排骨和糖醋里脊上。
“送你一句话,别吃肉了,都是尸体。”
圆滚滚的护士面色一僵,瞪着餐盘中色香诱人的美味,突然间没了食欲。
“岑医生。”岑欢刚从医生值班室午休出来,身后便传来科室主任胡任海唤她的声音。
她扬笑回转身:“胡主任,我正要去找——”未完的话在瞥到胡任海身后那道挺拔的身影后瞬间失声,同时脸上的笑容僵住。
“欢欢,他是你小舅。”想不起是哪一年,她在自家的浴室看到出浴的美男心跳如雷时,母亲这样介绍。
也是眼前这张容颜,仿佛几年来从未变过,镇静冷漠,清隽优雅,两道冷厉的浓眉下那双黑如泼墨的眼眸仿如鹰隼,锐利得让人不敢直视。
她撇撇唇,心想谁又知道这个五官线条冷硬的男人其实笑起来颊边有轻浅的小梨涡?
“岑医生,这是藿氏的总裁藿先生。”胡任海似没察觉岑欢的异样,自顾自地给她介绍身边的男人,“藿先生朋友的父亲半个小时前来科室就诊,恰好是你专精的病例,所以我向藿先生推荐你,具体情况你们细谈。”
话落,胡任海冲身侧的男人微笑点点头后离开。
岑欢握拳,指甲陷入掌心里,脸上却恢复方才的微笑,风情万种地望向蹙眉看着她目不转睛的男人,开口道:“藿先生,幸会。”
男人神色一冷,沉静的目光落在她因用力而捏得关节泛白的拳头上,低沉的嗓音吐出:“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她挑眉:“藿先生,我们很熟吗?”
男人沉吟了会儿,盯着她的目光忽地一转,上半身蓦然倾过去,唇贴近她的耳畔:“睡过算不算很熟?”
如遭雷击,岑欢僵住。
第一章
岑欢听到母亲的声音,立即迎上来拉住她的手激动地指着浴室问:“妈,里面那个暴露狂是谁呀?他为什么在我房里洗澡?”
藿静文望着冷冷看过来的男子,嘴角颤了颤:“欢欢,他是你小舅。”
深浓的夜色掩不住盛夏里炽热的高温。
“妈,我回来了!”
寂静的夜空爆开一个清亮的女声。
月色下,一道人影刷地冲入一栋小洋楼的庭院里,然后将脚下的一双旱冰鞋一脱,甩到一边,人直奔厨房,从冰箱里找出一壶冰镇水果茶仰头便灌下大半。
“真舒服!”止住渴,岑欢长舒了口气,走出厨房。
“妈?”
连喊了几声没回应,她纳闷地走去母亲的卧室,却依旧不见母亲的身影。
“奇怪,怎么门开着,人却不在家?”
她嘀咕着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口,上了楼,走向自己房间,却突地顿住,瞠圆了双目瞪着从自己房间里投射出来的灯光。
怎么回事?她房间竟然有人?
想起楼下门开着却不见母亲人影,难道是在她房里?
她撇撇嘴,大步走过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刚想喊,却发现房里根本没人,倒是她的粉红大床上凌乱散放着几件不属于她的衣物——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还有一条蓝黑斜条纹的领带。
岑欢迅速判断出这些衣物的主人应该是个有钱又年纪不大的男人。
她拎起那件衬衫,翻起领子瞄了一眼,果然是出自意大利的奢侈品牌。她经常在一些时装杂志上看到这个品牌的男装秀。
不过她房里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
思忖间,耳边划过自浴室传出的淙淙流水声。
她目光一转,看向浴室。
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邪,她感觉浴室那头突然滋生一股召唤她过去的魔力。
而事实上,她的确是走了过去,甚至不假思索地伸手触上门把,然后旋转开——
仿佛一瞬间被施了魔法,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岑欢目瞪口呆地瞪着映入眼帘的美景——都说美女出浴很销魂,没想到裸男出浴也这么的震撼人心。
介于蜜色与麦色两者相糅合的肌肤,肌肉线条清晰而有力的修长躯体,一颗颗闪亮的水珠自宽广的肩往下滑落,滑过紧窄的腰腹,没入小腹下方的——
像被烫着了般,岑欢迅速撇开眼,绕过那片神秘的危险丛林,脸颊及耳根迅速红透,整个身体都仿佛要软掉般,烫得吓人。
她不自觉地耸动下喉咙,耳边清晰响起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更是羞得想立即挖个洞钻进去。
她用力晃了晃头,双手遮住眼摒除大脑所有杂念,冲眼前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楚的男人恼羞成怒地大吼:“你这个暴露狂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里洗澡!”
久久得不到回应,她困惑地偷偷松开手,见裸男已经转身背对她,性感的背部线条散发着狂野的魅惑力,而腰间已经系上一条雪白的宽大浴巾。
“出去。”淡淡的声音入耳,虽然听不出情绪,却冷得让岑欢有种天气一下从酷暑进入寒冬的错觉。
她怔了一怔,瞪了男人的背影一眼,退出浴室,而这时,房门被人从外推开。
“咦?欢欢你回来了?”
藿静文进来见到女儿,微感讶异。
而岑欢听到母亲的声音,立即迎上来拉住她的手激动地指着浴室问:“妈,里面那个暴露狂是谁呀?他为什么在我房里洗澡?”
暴露狂?藿静文眨巴着眼,还没反应过来,浴室门打开,腰间围着浴巾的裸男走出来。
岑欢瞪着那片白花花的浴巾,脑海里浮现某片黑黢黢的丛林,心里莫名一个激灵,“啊啊啊”尖叫着转过身扯着母亲的手臂急声嚷嚷:“妈,就是他啦!”
藿静文望着冷冷看过来的男子,嘴角颤了颤:“欢欢,他是你小舅。”
瞬间,岑欢如被雷电劈中,整个人僵住无法动弹。

内容简介
《东岑西舅》内容简介:18岁,岑欢在自家浴室初见28岁的藿莛东,碍于两人的关系,岑欢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为了逃避更是远走他国。三年后她留学归来,她和他重逢,眼里无爱无恨,波澜不惊,连对他的称呼都是最生分的藿先生。
三年前他不要她,三年后他却自动出现在她面前,还对她呵护有加。她以为他终于发现她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个人,却原来,他身边早已有一个未婚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