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风雨人生:国民党空军少将郎丰津回忆录.pdf

八十年风雨人生:国民党空军少将郎丰津回忆录.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八十年风雨人生:国民党空军少将郎丰津回忆录》编著者郎丰津。抗战时期东北大学的高材生,四十一岁成为“政工干校”第一位将军。对战友兄弟的情谊深重、对子女的独特教育方式、对台湾社会军政人物的不同见解。从学生到将军,全新视角讲述两岸世情人物,一位“空军”少将眼中的“我们台湾这些年”。两个儿子分别成为农学博士和经济学博士,后者更是享誉国内外的经济学家。他是郎咸平的父亲,他有着不平凡的经历。他对郎咸平的成长有着怎样的影响,他的回忆又是一段怎样的台湾叙事。回忆录内容涉及大陆内战前期国内情况、随国民党入台后几十年台湾军中经历、国民党多位重点人物印象、对亲人朋友的回忆等内容。

作者简介
郎丰津,1928年生于山东潍坊。1949年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台湾)政工干校研究部一期学员,曾多次陪同蒋经国、王升巡视部队。曾任:“空军防炮司令部政委”(上校军衔)“空军后勤司令部政委”(少将军衔)“空军总司令部政委”(少将军衔)。

目录
序言
第一部分家事
第1章童年
我的父亲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
一个打老婆的高级知识分子。我无法原谅母亲
她竟可以让自己的亲娘被活活饿死!
第2章千里独行
一个人背着一大罐墨水出山东过黄河
二十八天的艰苦徒步来到重庆看到门口写的是:
“要革命的请进来想发财的滚出去”。
第3章告别大陆
花八十美金租了一个水手的床位
我带着怀孕的太太坐了十一天的船到了台湾
再回大陆就是四十多年后的事了。
第4章我的太太
一个不会流泪的女人她曾自己乘公交车去医院生产
当天晚上就抱着孩子又自己回家了
她真的不是一般的女子。
第5章以父之名
大儿子:穿短裤T恤的农学博士
台湾大学最节俭的男生
因为节俭出名结识了慕名而来的妻子
同学中有位斯文的白面小生名叫马英九。
小儿子:西装革履的麻辣博士
考大学“输”给了哥哥
毕业后三个月没有出过家门
终于考上台大经济研究所
他的潜力开始初露锋芒。
第6章眷村记趣
每天下午五点左右是空军眷村最紧张的时候
这里的太太们一定都在家等候丈夫归来
如果丈夫没有回来
很可能他们就此分隔两世了。
第二部分军中拾遗
第7章政工干校点滴
我帮同学给“木兰村”的女生写情书
课余时间埋进武侠小说
回家路上的八小时则全心复习功课
最后我的成绩还惹得不少人羡慕。
第8章古宁头大战
几十年过去硝烟不再
战争的遗迹只剩下“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标语
和金门旅游不可错过的两样纪念品:菜刀和高粱酒
第9章八二三炮战
一场持续二十年、
只要遵守规则就有惊无险的政治“游戏”
在这场并无太大惊险的炮战中
我乘坐的小艇却险被当逃兵船打沉。
第10章苦乐马祖
马祖岛上的“西门町”苦中作乐;
当年艺工队中可爱的小姑娘
却是日后震动歌坛的邓丽君。
第11章“间谍”可能就在你身旁
朱谌之与吴石之疏
使得全岛进入严密防谍时期
收音机里传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吓坏了修理老兵。
第12章游向对岸
林正义汲水过岸变成林毅夫
岛内从此人心惶惶。
床下私放排球的老兵即将交军法处置
被我救下没想到多年后竟有缘再见。
第13章在空军的日子
历时一年拍摄《笕桥英烈传》
试播时剧院里一片哽咽
七尺男儿个个泪如泉涌
让总司令也抹眼泪。
第14章荣民老兵
去世老兵六百万捐款给学校做奖学金
感动台湾也从此改变本岛人对外省人的印象。
第15章半生高尔夫情缘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上半辈子摸着枪杆
下半辈子摸着球杆
八十岁创建天狼队
八十四岁坚持每周一球。
第三部分人物
第16章国家名器
蒋介石提拔候选人要前后筛选三次
谨慎之性格可见。
精于论相与风水
每次外出随行参谋必带罗盘。
第17章疯癫的去蒋化运动
民进党认为去蒋化意味着
去除专制、恐怖是民主的象征。
粗暴拆卸开始
二十七小时不停工作蒋介石铜像支离破碎。
第18章蒋经国琐记
“今天不做明天就会懊悔”
为了台湾的经济建设
他常常亲临一线工地与百姓同吃同住
一年中有一半时间都在最前线。
第19章蒋纬国:吾母何其多
拥有五个“妈妈”。
风度翩翩的蒋公子幽默风趣不拘小节
为大陆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鼓掌叫好。
第20章兄弟轶事
蒋经国谨慎认真
蒋纬国大而化之
两兄弟见解差别甚大。
有望继承总统之位的蒋孝武
却因“江南案”毁了前程。
第21章王升:蒋经国一生家臣
从裁缝到上将身体力行地效忠蒋经国。
因为“SHENGWANG”的误会被贬巴拉圭
直至蒋经国临死方意识到错怪了他。
附记
悼王升文胆李明
干校一期同学
抛下发烧的儿子也要如约赴我的牌局
坚持“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老实人。
千里祭父
致谢

序言
有人说光阴似箭,也有人说人生如梦,往事如烟,我都赞成,但对一位八十四岁的老人来说,往事也还历历在目,我想这是我的福分。小儿子经常对我说,做人要糊涂一些。这我并不十分同意,人可以宽容,可以笑口常开,但不能装糊涂。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占领了我的家乡山东潍县,虽然当时还未见有烧杀抢掠,但守在城门口的日本卫兵却如主人般盛气凌人,要求出入的中国人必须向他们鞠躬。我脖子硬,就是不行礼,常被骂“八格牙鲁”。
国土被侵占,国人被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四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决定去重庆,加入抗日的行列。临走前两日,大家大醉一场,末了还击杯明誓,以示抗日决心。不想,到出发当天,三人都未出现,只剩下我一人。一气之下,便决定只身南下,连和家人的辞行也没有就出发了——对于父母来说,少我一个儿子也不是什么大事。那一路颠簸,光是步行就走了整整二十八天,现在想起来腿都抽筋。
击杯明誓的四人中有个姓“生”的同学,自称是年羹尧的后人,当年为了躲避雍正皇帝的追杀才改名换姓。经他一说发现“生”和“年”二字还真比较相像。后来听说他去了延安。一九四七年东北危急的时候,我从沈阳回山东的路上经北京转车时,暂住在铁狮子胡同。他不知从何处打听到我的消息,找到我悄悄说:“你快走吧!北平马上就要解放了,我们正在和傅作义谈判。”想起昔日意气风发、同仇敌忾的豪情,真是不可同日而语。这是我最后一次见这位老同学,后来就没有了他的音讯。
其实我是一九四九年国民党从青岛撤退前才开始正式从军的,之前在大陆时的打打杀杀,我并未参与,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学生。
一九八六年,我退伍后,把母亲和妹妹接到香港旅游,当时大陆尚未开放,母亲和妹妹成了山东第一批“出境”旅游的人。四十年未见的亲人,再见时也没有多少亲切感,母亲依旧糊里糊涂。我感慨说当年离家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父母的不断争吵,我本以为母亲会有所歉疚,没想到她说:“不离家出走,你也当不了将军。”老天,您以为我这个将军是随随便便在地上捡来的吗?!
说些别的吧!
在台湾地区几届领导人当中,我最敬佩的要数蒋介石先生。读他的日记你会发现,他对自己年轻时在上海的酒色生活毫不避讳,还自称是“浮浪子弟”。如此敢作敢当,真是坦荡!一九四九年撤退到台湾后,有大批从大陆来的船只聚集在高雄、基隆港口,陈诚(当时的台湾省省主席)以没有入台证为由,不准这些船只靠岸。蒋介石知道后,让陈诚放行,陈诚不肯,说根据情报这些人中有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是共产党派来的情报人员,没想到蒋介石还是坚持让这些人登陆,只是说了句“情报人员的情况就由情治单位来处理”。这就是后来民进党所说的白色恐怖,这件事被广为流传,我想这大概是蒋介石受人尊重的原因之一吧。通过与他交往过程中的历次谈话,我更深感到他的修养。 每次和亲朋好友说起这些小故事,大家都听得兴致高昂。一日小儿子对我说:“老爸,你要不要写本书?大家都那么爱听你讲的故事。”小儿子餐桌一句话,我思考了好几天。我不是政要巨贾,也谈不上达官贵人,有谁会想读这本书?想想作罢。当小儿子再一次提起这事时,风雨一生就像影片一样开始在梦中播放,于是决定写下来。
虽然以前在美国时闲来无事,曾写些武侠小说连载在华人报刊上作为消遣,但真要完成一本自己的书反而不知从何下笔。想要说的事太多,又怕赘于琐碎,再加上我的眼睛不好,无法自己完成这本书,好在后来有人帮我整理,更有家人对我的鼓励。经过两年时间,文稿删改了三四次,如今七拼八凑终于可以勉强为之,也算给老朋新友、家人一个交代,这算是我今年的一件大事。
另一件于我,于整个郎家都很重要的事情是,在前年的秋天我终于完成了祭父之行。一九四九年我去台湾的时候,父亲没有同去,之后逝于河南。祭奠父亲一直是我记挂的事,从回上海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希望能去河南看看。几年来,多方打听、安排,终于了却心愿,也算告慰了父亲在天之灵。
拙作只是个人这么多年来的一些经历、见闻,不作为史料参考,如果读者朋友发现了什么差错,还请海涵。在此,感谢所有为这本书付出努力的人,也感谢那些带给我欢乐的新朋老友!

文摘
版权页:

八十年风雨人生:国民党空军少将郎丰津回忆录

于是蒋介石再让他下去。直到第三次这位将领才能勉强开口讲话。我们本以为这位将领的调升是落空了。但最终调升的命令还是发布了。这真是戏剧性的结果,后来我们想这大概就是“天威咫尺”吧,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一次蒋介石也是召见升官的将领,此将领穿着整齐。并且对答如流。等一切顺利结束后走出门外打了一下响指(即打中指和大拇指发出响声),响声传到屋内蒋介石的耳朵里。蒋介石在此将领的资料上批上“轻浮”二字。真是喜剧的开始,悲剧的结束。
我和蒋介石的侍从官关系不错,他每每照顾我,将我的资料放在靠前的位置,希望蒋介石尽早看到。但谁知蒋介石看资料并没有固定的顺序,有时从第一页看起,有时倒着看,更何况蒋介石看重和考量的是工作表现和能力,排在靠前还是靠后没有任何意义,真是让那位侍从官朋友费心了。我三十九岁被第一次提名,但最后以太年轻为由,没有升职;第二年提名也没有通过;第三年我又被提名,这一次至关重要——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律:如果连续三次提名都没选上,那晋升基本就没有希望了。
1968年12月28日,下午三四点左右,台北来电话——我升为少将。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但这种事会在分秒间在整个台湾传几个来回,电话刚放下没多久,就铃声如潮,秘书说:“您赶紧接,后面还有十五个电话。”
每年12月28日是公布晋升名单的日子。这天,很多军官就都备好爆竹拴在门楣上,等到名单一公布,榜上有名的军官就马上命人点了爆竹,劈里啪啦响彻整条街巷,那阵势就如状元中举一般。我像平常一样回到家,将升职的消息告诉了太太,她也异常平静地应了一声——我们都不是大喜大悲之人。
三天后,蒋介石在“国防部三军军官俱乐部”为升职者举行授章仪式。当蒋介石亲自将那颗少将肩章为我戴上时,我成了于校中第一个成为将军的人——在非战争年代,要升将军非常不易,必须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上来。
蒋经国任“行政院长”的时候,有一位杰出的“财政部长”叫李国鼎,此人敢言敢做,是唯一可以跟蒋经国进言抗争的人。

内容简介
《八十年风雨人生:国民党空军少将郎丰津回忆录》作者将自己从童年至耄耋之年的历历往事细细回忆,唤出深挚感情,凝结成这一本风雨人生的真实写照。1941年考取重庆大学,1949年入伍,后随国民党军撤退到台湾,退伍时官至“国民党空军”少将:文中披露诸多在台期间国民党军中细节,以及对台湾当局领导人印象,亦有作者本人教子方略、处世品格,兼具史料意义与阅读享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