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堂风月落花尘.pdf

锦堂风月落花尘.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是元明清三个朝代的美丽杂剧重新解读。用文字堆积起舞榭歌楼,编织成水袖流苏,重新演绎一波三折的姻缘,还原并升华那些我们错过的绝世容颜和盛世情事。这里面有宫廷里的恩怨,有花园里的情仇,有她与他的悲欢离合,失之交臂或者皆大欢喜。
隽永的爱情是一道足以洞穿心灵的旖旎风景线,相信我们可以在古典中获取生机,抚平沧桑,即使被现实砸碎心中的太阳,也不足以泯灭生活中绚丽的阳光。
爱情的可贵在于永不谢幕,所以这些古旧的杂剧戏曲,永不过时,不混迹于流年,演绎了近千年,仍然生动如初。

编辑推荐
我们错过的那段时代,舞榭歌楼之上,他和她妆容精致,步步生花地登台,婀婀娜娜地走走唱唱,扮恩爱,演情仇,小儿女孜孜不倦地道尽情缘,至死不休。
带你穿越回从前的朝代和岁月,在扣人心弦的杂剧旋律中,一弦一柱思华年,这,就是一场锦堂风月落花尘的华丽邂逅。

作者简介
张漫,水瓶女。行文通透、精致,内容新颖,常让人眼前一亮,爱不释手。学生时代便已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大量短篇佳作,辞藻华丽,文风犀利,佳句连篇。主要擅长文学类、散文类书稿的撰写和编写。

目录
第一篇 金枝欲孽帝妃恋
第一节 采莲人语隔秋烟:明•梁辰鱼《浣纱记》
第二节 当时只道是寻常: 元•马致远《汉宫秋》
第三节 花自飘零水自流 元•无名氏:《连环计》
第四节 从此,他把岁月将就:元•白仁甫《梧桐雨》
第二篇 锦堂风月落花尘
第一节 爱是前赴后继的战场:元•关汉卿《救风尘》
第二节 烟花三月下扬州:元•乔吉《扬州梦》
第三节 衣服向走,手足往右:元•关汉卿《谢天香》
第四节 一片花飞减却春:元•关汉卿《金线池》
第三篇 回头沧海又尘飞
第一节 人面桃花相映红:元•无名氏《碧桃花》
第二节 当游魂遇上行尸走肉:元•郑德辉《倩女离魂》
第三节 朱颜不改常依旧:元•李好古《张生煮海》
第四篇 一天风物暮伤秋
第一节 在兵荒马乱中跑向一人:元•关汉卿《拜月亭》
第二节 题向风筝寄予天:清•李渔《风筝误》
第三节 六月飞雪为哪般:元•关汉卿《窦娥冤》
第五篇 一春鱼雁无消息
第一节 金屋藏娇被发现后:元•白朴《墙头马上》
第二节 十年之后,谁还记得你的容颜:元•石君宝《秋胡戏妻》
第三节 重婚罪与破镜重圆:元•杨显之《潇湘夜雨》
第四节 绣球砸不出锦绣良缘:元•王实甫《破窑计》
第六篇 花落水流深院宇
第一节 落花流水人何处:元•关汉卿《调风月》
第二节 正是西厢月上时:元•王实甫《西厢记》
第三节 出神,入画,杜丽娘:明•汤显祖《牡丹亭》

序言
有你,就繁华。
古时的女子过的是较为简单的日子,她们生活的全部只是他,等他,遇上他,陪他终老,所有的精力都致力于经营婚恋和家庭,到也把一生过得扣人心弦。
舞榭歌楼,玲珑水袖,裙摆碎绽,流苏招摇,她们步步生花地走来。
曲调里的姑娘,多是从前朝代里流传下来的故事,曲调里的唱词,不少改编在从前朝代里流传下来的诗词,元明清的杂剧与戏曲,好比席卷了历代的精致往事,一举绽放,盛世无双。
姑娘的世界很小,但这是坐井观天的福,一个她在后宫,一个她在深闺,一个她在青楼,一个她在花园。姑娘本是无忧无虑的姑娘,只因识得那少年公子,生活便失去秩序,他的出现使她无序,他的离开使她无序,她成为一个秩序之外的女子,进入到从未染指过的陌生岁月里。
我要说的这些姑娘,只属于故事。戏剧的作者为了刻画她们,虚构或者改编情仇,伶人顺着剧情扮演恩爱悲欢,看客走马观花或者入戏着迷,这一套路轮回了上千年。
酒是陈的香,因为渗透了韶光。她们是千古绝唱,历久弥新,缠绵至今。爱的甜蜜与痛楚,让她们真实地难过并且幸福着,这种幸福,从很小的一点渐渐蔓延,像莲花初绽,次第展放,往事妖娆盛开。
虽然后来,宫阙万千都做了土,可故事还在淋漓尽致地上演。她们是时过境迁里的漏网之鱼,注定了不能被遗忘,即使没人听没人懂,也要顽固地低吟浅唱,会有一天,她们像烟花一样绽放,迸发出庞大、无数种可能,到时候,离开的人,你愿不愿意,回到她身旁。
来,缠绵天下。

文摘
采莲人语隔秋烟
——明•梁辰鱼《浣纱记》
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唐•王维《西施咏》
《浣纱记》是根据明代传奇《吴越传奇》来改编的昆曲剧目,它第一次将水磨调用于舞台,借助生旦爱情抒发兴亡之感,融情于史,再现了浩大的历史图景,唱词随着爱情和政事等场景的转换,或优美和缓,或紧张急促,昆曲音乐与剧情结合自然结合,相映成趣。
《浣纱记》取材于历史,又不拘泥于史实,旧瓶装新酒,有继承也有杜撰,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它将范蠡与西施的爱情往事细致地娓娓道来,谱成动人的旋律,把西施从年少时代,到破吴归来的一生都付诸在浅吟低唱之中。
主人公西施艳冠四大美人之首,称号是沉鱼。相传她在溪边浣纱的时候,连水里的鱼见了岸上的容貌都羞赧得忘记游动,纷纷沉底。关于西施的传说多而纷杂,莫衷一是,历代都有不同的故事演变,她就在这更迭的时代中代代流传,绽放成为了一代传奇。《浣纱记》取的众多传说其中一种,在这剧幕里,西施陷身于一出绝顶的美人计,一步一步走出了自己平凡简单的浣纱生活,置身高高的政治殿堂,却沦为爱情的阶下囚。
如果不是浣水溪畔逢了范蠡,就不会有后来这些斑驳的传奇,所有的欢喜悲哀,都不会有。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遶池游】苎萝山下,村舍多潇洒。问莺花肯嫌孤寡,一段娇羞,春风无那,趁晴明溪边浣纱。
西施的首度出场,是在少人问津的乡里溪畔,绝代佳人生在乡野之间,像朵曲径通幽的奇花,悄无声息地兀自开放,她家世卑微,以浣纱为业,没有太多的外界干扰,清澈如溪水,好比生活在不知魏晋的世外桃源。
除却惊人的容貌,西施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女子,她虽不在深闺,却终归是被禁足于乡下,心里怀了的无非是些普通儿女的小心思,天生丽质却只能顾影自怜孤芳自赏,因美好的生活在平淡寂寞中流逝而感到无端无奈的恐慌,只能孤单埋怨地唱:
世间多少佳人才子。不能成就凤友鸾交。我旣不能见他。他又不得遇我。日复一日。年又一年。不知何时得遂姻缘也。
梅花虽好,浪影溪桥;燕子多情,空巢村店。姑娘长到二八芳华,如意姻缘却迟迟不曾来到,当先天姿色与后天姻缘不成正比的时候,反应在西施身上的最显著的特征是感情里挑肥拣瘦,高不成低不就,于是一直寂寞开无主,唱厌了哀怨独角戏。
欲扬先抑的铺垫早已经做好,这一天终于到来,终于遇见,西施的梦中的情人翩翩出现。范蠡遨游,路经溪边,恰巧与捧纱的西施初相见,电光火石,郎情妾意一触即发,萍水相逢的他们互相倾心,互通家底,男未婚,女未嫁,于是两人各自一阵窃喜,私定终身,西施以纱作为信物,范蠡约定晚些时日,来将她迎娶完婚。
然后两人分道扬镳,才相识,便分离。自此以后,西施被甜蜜的思念充盈了心,更加流光溢彩。因为是站在等待的位置上,西施在爱情里沦为了弱势群体,困在深闺等待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再度出现的夫君,很被动,也很悲哀。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拿走了她的溪纱,许下婚约,却杳无音讯,西施把秋水望穿,心绪百转千回,怕他是狂且小儿,怕他因公务繁忙,将所有的因由都想遍,禁不住相思成疾,心痛的毛病算是落下了。
却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病了的西施越发楚楚动人,时时走路的时候忽然发作,捧了心儿,眉梢眼角里的痛苦也尽是风情,引来无数路人的赞叹,也引来的东施效颦的笑料。东施在故事里是西施邻村的姐姐,美的对立面,丑陋并且不检点,未婚先孕不止一次。好在对西施还有姐妹之情意,知道她病了,请女大夫来诊治。大夫南威和姐姐东施,一语道破了西施疾病的根源,不过风月二字。
思念无非就是自己的心被别人攥在手里的感觉,一旦病发,便是身心的一场劫难,生理和心理上的疼痛一并折磨,这病痛最难以对症下药。
因为药引是,解铃还需系铃人,系铃人却迟迟不出现,他被战争和国家兴亡禁锢了身心。
如果范蠡只是个山野村夫,两人心动了大可马不停蹄地相爱,可惜他真实的身份是越国任重道远的士大夫,也是后来将西施一把拉进了淆乱的政治战场的那个人。
与西施的纯净单一截然不同,范蠡心里充满了七情六欲,不是单单一项爱情就能将其喂饱,他有他的抱负需要奔赴,有他的雄才大略需要施展,他对她许下了轻飘飘的承诺,分文未花,得了美人又得了薄纱,一转眼就把信誓旦旦抛掷脑后,谁想到西施认了真。
对范蠡来说,爱情是太平盛世里的点缀,锦上添花,到了硝烟四起的年代,他的爱情领域就荒芜到寸草不生。

【国家与爱情的天平】
【临江仙】转战夫椒三败北。千秋宗社全倾。团团四野尽吴兵。阵云迷故国。壁月照空营。〔末〕半卷红旗奔淛水。霜寒鼔冷无声。〔生〕回头杀气正凭凌。思量无计策。只得请行成。
西施等待的日子里,硝烟四起,国家陷入兵荒马乱。可她只是个盼夫的女子,日日思君不见君,心思里全被儿女情长占满,举国的慌乱入不了爱情的眼。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她最后确实等来了范蠡,以为等到的是春光似锦,可惜马上就发现,这千树万树的花,其实是严冬的雪,伪装成温暖的春。
离别三年以后,身在宫廷的范蠡终于想起了浣水溪畔的西施。
在这三年里,时局大乱,范蠡的主子勾践因战败而夫妻双双被囚禁在吴国,卧薪尝胆,受尽了敌国的侮辱。勾践城府深无止境,表面上是卑微的臣服状,内心里是一派惊涛骇浪,无时无刻不再想这报仇雪恨,等他终于成功地麻痹了吴王的眼,得以回到破败的故国时,这复仇的计划终于暗地里轰轰烈烈地展开。
其中的重头戏,便是一招美人计。勾践命令在全国范围内争选美女,许多不知内情的姑娘以为是国主选妻妾,盲目地去报名了,包括丑陋的东施和驼背的女大夫南威,真正的倾城佳丽西施仍旧等着她的未婚夫君,这天终于梦想成真,他寄了信来,问她是否仍然待字闺中。
一直找不到称心如意的美女,急坏了越王勾践,士大夫范蠡终于想起三年以前那张不似凡尘的脸,西施的相貌和西施的信物,一同被范蠡从记忆或橱柜的角落里翻了出来,他记得自己曾与佳人在溪流旁永结同心,如今却有了将她充公的打算。
范蠡先寄了信投石问路,知道可怜的西施还在守着他一言半语的婚约等候,迟迟不肯嫁人,吃了定心丸,带了侍卫兵车马去迎接这位千呼万唤始终来的最佳美人计人选,可又怕打草惊蛇,于是改装,单枪匹马地去做了一回说客。
范蠡是个不念旧情的败类,怎么看都像个感情骗子,这种人站在感情里却永远不是被伤害的那一方。收到他来信的西施,以为苦日子过到了头,还庆幸自己的执着,殊不知等了三年,等来的是晴天霹雳——并非他移情别恋,而是心上人甘心、甚至苦劝,要将她当作礼品,送到别人跟前。
一开始西施不肯听从,这太匪夷所思,她为他守贞洁,为他惹疾病,他却要拿她当钓鱼的饵,将她转手让人。
范蠡说一切都是为了国家,西施说对于本姑娘,你就是我的国家。
对于国家,他是其中的一员,而对于她,他就是整个国家。可他还在花言巧语地劝,先是威逼恐吓:国破家亡更重要,敌得过爱情万千,如果国破家亡,到时候你我都是沟渠里的鬼,更别说男欢女爱。
再是谆谆善诱:社稷废兴,全赖此举,若能飘然一往,于国于我,都是恩人。
然后诱之以色:泛舟湖上终有时,等大功告成,你我后会有期。
西施终于动摇,事关国家大计,事关终身大事,她出门看见一队的人马,知道他早就替自己做了这个主,于是她心似寒冰,毅然答应。见她点头,万种齐心欢呼,君王喜上眉梢,自然不会有人顾及到,这小女子的悲戚苦楚,委曲求全,连曾经信誓旦旦的爱人,都选择了亲手将她安置于砧板之上。
他还欠她一份信物,从一开始就注定的不圆满。西施不是贪图富贵的人,当年他苦于无定情的明珠相送,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劝君不必赠明珠,犹喜相逢未嫁时,三年后她仍未嫁,可他已经了无娶的心意。
西施入越宫,勾践传后妃教与她莺歌燕舞。美人,古称绝色,第一容貌,第二歌舞,第三是体态。她在这正规的培训下渐渐具备做为一个绝色的内涵和外延,在爱人的眼底下为别人开地恣意鲜艳。
多情与善良,爱他与爱国,西施在情与理的挣扎与考验中一颗心已经被凌迟处死。范蠡给她灌输国家兴旺,匹女有责的思想,因为急功近利而丝毫不顾及她的名节与安危。是他逼迫西施将自己的爱情虔诚地奉献在国家的祭台上。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忆多娇】事偶触,你休便哭。吉凶此去还未卜,万一天敎祸转福。〔合〕两下孤独。两下孤独。此去前途路促。
西施的命途,大局已定。爱情了无生机,因为西施爱上的是个狂热的爱国主义者,心里包罗万象,怀了天下苍生,偏偏没有深爱自己的女人,他对她可以轻易抛弃,权当政治手段里的一步谋略,这段美人计对范蠡的政治生涯来说是锦上添花。
或许这才是西施痛下决心的催化剂,如果他不放手,她断然不可能舍下他,去侍奉别国的郡主,范蠡的残忍有目共睹,仗着西施对他的爱胡作非为,勉强她去做不甘愿的事情,西施这条路太过艰难,因为既光荣又耻辱,她唯 一的过错不过是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西施的无辜苦大仇深。
以姿色出征,已经是不可逃避的命运,西施是在绝望的情绪中,接触到勾践与那群渴望雪耻的国民,她在爱情里的地位因为范蠡的态度而变得微不足道,这群人让她觉得自己对一个国家的前程至关重要,像每个沦为女强人的失恋女一样,西施最终在这样的沉醉中麻痹自己,一举变成了民族女英雄,她一字一顿的对越王说,
我裙钗女志颇坚,背乡关殊可怜,蒙君王重托须黾勉,二位大夫请转,待奴家拜辞,誓捐生报主心不变。
范蠡奉命送西施入吴,却为了避讳,为了对吴王作出姿态,拒绝跟她同行,两人一前一后地奔赴战场。他还装腔作势地安慰她,毋庸伤悲,不久便得团圆。西施睹物伤怀,用力将当年的定情纱扯成两段,一人一半,此去经年,缘分像这薄纱一样经不起折磨考验。
范蠡是个太喜欢许下承诺的人,他的承诺虚无缥缈,西施已经尝试戒了这毒药。所以她悲痛欲绝地告诉他,这一别,想亦为死别生离,这相逢何时还又,莫学逝水东流不转头。
爱情在干涸的土地上,又不得灌溉,结局只能是枯萎,西施的初恋毁于政治的流沙。
在吴王夫差那里曲意逢迎的那些岁月里,西施同样是在卧薪尝胆,她对枕边最亲近的敌人虚与委蛇,身在曹营心在汉,她的国家的子民,万众齐心地壮大势力,他们让她来做固若金汤的吴国城池的蛀虫,从内里开始腐蚀它,为他们创造一个可趁之机,卷土重来,救她于水火。
吴歌越吹相思苦,相思苦,不可攀。江南采莲今已暮,海上征夫犹未还。西施背井离乡,以美色事敌国,释放出一腔虚假的爱恋,有她的吴国宫殿莺歌燕舞长乐未央,可这一派声色之中她是彻底地孤立无援,在夹缝中求生存,度日如年,身边全部是敌人,各个对她这个闯入者虎视眈眈。
西施日夜祈祷她的国家赶快强大,破吴,带她回家。为此她需更加努力,她的努力就是极力讨好夫差,是忤逆了自己的意愿,那时女子以贞洁为性命,她却以失贞为武器,西施过得其实比卧薪尝胆的勾践还苦。
她只是一个民间的普通女子,像深山里的精灵,只因为被他遇见,身不由己地走出自己狭小平淡美好的生活,进入一个旷世的圈套。西施柔软的双肩上被强行担负了一个国家的重量。美丽是她最锋利的武器,所以西施本身也成为一道兵器,杀人于无形,夫差为她的美貌身姿歌舞神魂颠倒,忽视伍子胥的忠言逆耳,忽视越国的蠢蠢欲动,国力渐渐败落。终于,被勾践,一举破吴。
西施最终按照国家给她的任务,步步为营,圆满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历来关于西施的最终归宿,各种传说版本不能一致,梁辰鱼在这部《浣纱记》里继承了圆满的结局,说范蠡认为勾践不是一个可以共享乐的人,怕兔死狗烹,所以与西施一起隐退,叙上了当年的断纱缘,西施的爱情在经历动荡之后,果然成为触手可及的人间烟火,经历这场硝烟,国家大胜,她的心里却是一片战后狼藉:
双眉颦处恨匆匆,转眼兴亡一蹙中。若泛扁舟湖上去,不宜重过馆娃宫。
去时年华正好,归时已破荳蔻之梢,断送韶华。范蠡这罪魁祸首对西施无愧色,他说芳卿作妾吴宫,实由尘劫。
西施注定是无冕之王,她是女英雄又备受争议,越国不可能去膜拜一个失贞的女子,即使是为国捐躯,不洁的罪名还是得她一个人背负。所以功成身退的西施能过的,必须是隐姓埋名的生活:
【北淸江引】人生聚散皆如此。莫论兴和废。富贵似浮云。世事如儿戏。唯愿普天下做夫妻都是咱共你。
多年之前,她不过是个普通的村女,有姑娘家简单的哀愁快乐,拿了物什去溪边浣纱,一切的后来恩怨,最初的起因不过是当时的一次回眸,看见路过的他,陷入了人生的劫。
人生若只如初见,回到那时的溪水畔,他与她在水流风声中相遇,没有政治,没有战乱,他只是他的公子,她只是她的姑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