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逝若秋叶: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pdf

生如夏花,逝若秋叶: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生如夏花,逝若秋叶: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编辑推荐:他们是俊美的男子,风华绝代,令倾国倾城的女子自叹弗如;他们有着惊世的才华,风流倜傥,作锦绣文章万古流芳;他们武艺超群,建功立业史上留名……他们留下了一个个美丽动人的传说:“掷果盈车”“邻女窥墙”“神仙中人”“谁家璧人”……他们便是宋玉、潘安、子都、嵇康、卫玠……他们,堪称“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他们的生命历程为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著名诗句作了最好的诠释: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阅读《生如夏花,逝若秋叶: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一览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

作者简介
江静流,江南西道的女子,身居现代都市,心栖古典桃源,灵魂住在书卷里,神游万水千山。向往陶然忘机的隐居生涯:种春风二顷田,远红尘千丈波。有青山相待,与白云相爱。一茅斋,野花开,管他谁家兴废谁成败。

目录
第一卷刹那的惊艳,永生永世的流芳--潘安传
第二卷美得成为一种罪--宋玉传
第三卷天下莫不知其姣也--子都传
第四卷让我拱手河山讨你欢--公子鲍传
第五卷不是神仙,胜似神仙--嵇康传
第六卷如珠生辉,如玉瑰丽--卫玠传
第七卷一段华丽而苍凉的传奇--韩子高传
第八卷面具背后的悲情王子--兰陵王传
第九卷那一场倾国倾城的凄艳荣幸--慕容冲传
第十卷侧帽风流独孤郎--独孤信传

序言
郎艳独绝
微雨初晴,晚霞正明。
雨后清凉的风,吹着夕阳的微笑,那笑闪着金、耀着银、散着珊瑚珠翠,斑斑华彩如醉了的蝴蝶飞满一天一地。
捧着一卷诗书,迎着满窗夕阳,我独坐黄昏闲闲地翻、静静地看。翻着,看着,洁白书页里有八个字蓦然映入眼帘——“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这是乐府诗集《白石郎曲》中的一句诗。白石郎是传说中的水神,《白石郎曲》如此歌颂这位男神的美貌:“白石郎,临江居,前导江伯后从鱼。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短短的一首诗,寥寥的几句话,夕阳染红它,如写下古远的梦。一行行读下来,前面几句犹可,最后一句读在嘴里,如梧桐叶带来桂花香,在唇齿间温甜,在呼吸中惊艳。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仿佛有霞光过目,隐约有香氛流动,读来令我非常非常的心动。诱惑横空出世,直击命门,来不及半点防备,就已然沉沦。
从来没有想到,男子也可以用“艳”来形容。“艳”这个色彩鲜明的字,有着三月桃花的美与媚。艳质艳色,明艳娇艳,一向都是形容美貌女子的专用词汇。如果一个男子也能“艳”得独绝无双,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绝世风华?光是想象就足以令人心神俱醉。
一边想象,就一边惋惜,惋惜白石郎君独绝无双的男子之艳,只存在于诗歌的传说。但转念又一想,中国五千年的漫长历史中,当得起“郎艳独绝”四字评语的美男子并非无人。历史的花荫下,站成一道又一道绝美风景的,不只是倾国倾城的美女,还有风华绝代的美男子。
“掷果盈车”的潘安,“风神秀异”的卫玠,“龙章凤姿”的嵇康,“神清骨秀”的曹植,“粗服乱头皆好”的裴楷,“濯濯如春月柳”的王恭……光是魏晋时代的美男子,在《世说新语·容止》篇中就多如琳琅珠玉。
如珠如玉的美男子,和如花美人一样,是明艳的经丝与纬线,织在历史斑斓锦绣的画卷中,是不可忽视也无法忽视的一抹抹绮色。
时间的脚步转眼就走过了千年的时空,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美男子,他们的潋滟人生早已随着历史寂寂湮灭。人间,从来只是短暂的客旅,离去才是永远的归途。虽然他们已经匆匆走了,但他们的绝艳风流至今仍在史册里流传,一直不曾随着烟云消散。
如日,如月,他们光辉的名字。
如水晶枝,如珍珠花,他们绚烂的故事。
如缤纷的烟火,如灿烂的流星,他们传奇的人生。
夕阳下了山,暮色蹑着脚,从窗纱里轻悄溜进来。光线暗了,更暗了,书卷上的诗文已经看不清了。但“郎艳独绝”这四个字,以及这四个字所联想起的那些人、那些事,却一直在心头如白鸽似的盘旋复盘旋。
窗外,风的轻歌像在吟唱着一段段古老的故事,云的留痕如是徘徊着一个个寂寞的身影。静静地听着、看着,依稀仿佛间,那些已在历史中渐行渐远的绝艳男子,似于风声云影里魂魄归来。以星子为笔,以明月为章,在夜的墨蓝笺上密密书写着那些属于他们的璀璨传说……

文摘
版权页:

生如夏花,逝若秋叶: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

微雨初晴,晚霞正明。
雨后清凉的风,吹着夕阳的微笑,那笑闪着金、耀着银、散着珊瑚珠翠,斑斑华彩如醉了的蝴蝶飞满一天一地。
捧着一卷诗书,迎着满窗夕阳,我独坐黄昏闲闲地翻、静静地看。翻着,看着,洁白书页里有八个字蓦然映入眼帘--“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这是乐府诗集《白石郎曲》中的一句诗。白石郎是传说中的水神,《白石郎曲》如此歌颂这位男神的美貌:“白石郎,临江居,前导江伯后从鱼。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短短的一首诗,寥寥的几句话,夕阳染红它,如写下古远的梦。一行行读下来,前面几句犹可,最后一句读在嘴里,如梧桐叶带来桂花香,在唇齿间温甜,在呼吸中惊艳。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仿佛有霞光过目,隐约有香氛流动,读来令我非常非常的心动。诱惑横空出世,直击命门,来不及半点防备,就已然沉沦。
从来没有想到,男子也可以用“艳”来形容。“艳”这个色彩鲜明的字,有着三月桃花的美与媚。艳质艳色,明艳娇艳,一向都是形容美貌女子的专用词汇。如果一个男子也能“艳”得独绝无双,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绝世风华?光是想象就足以令人心神俱醉。
一边想象,就一边惋惜,惋惜白石郎君独绝无双的男子之艳,只存在于诗歌的传说。但转念又一想,中国五千年的漫长历史中,当得起“郎艳独绝”四字评语的美男子并非无人。历史的花荫下,站成一道又一道绝美风景的,不只是倾国倾城的美女,还有风华绝代的美男子。
“掷果盈车”的潘安,“风神秀异”的卫玠,“龙章凤姿”的嵇康,“神清骨秀”的曹植,“粗服乱头皆好”的裴楷,“濯濯如春月柳”的王恭……光是魏晋时代的美男子,在《世说新语•容止》篇中就多如琳琅珠玉。
如珠如玉的美男子,和如花美人一样,是明艳的经丝与纬线,织在历史斑斓锦绣的画卷中,是不可忽视也无法忽视的一抹抹绮色。
时间的脚步转眼就走过了千年的时空,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美男子,他们的潋滟人生早已随着历史寂寂湮灭。人间,从来只是短暂的客旅,离去才是永远的归途。虽然他们已经匆匆走了,但他们的绝艳风流至今仍在史册里流传,一直不曾随着烟云消散。
如日,如月,他们光辉的名字。
如水晶枝,如珍珠花,他们绚烂的故事。
如缤纷的烟火,如灿烂的流星,他们传奇的人生。
夕阳下了山,暮色蹑着脚,从窗纱里轻悄溜进来。光线暗了,更暗了,书卷上的诗文已经看不清了。但“郎艳独绝”这四个字,以及这四个字所联想起的那些人、那些事,却一直在心头如白鸽似的盘旋复盘旋。
窗外,风的轻歌像在吟唱着一段段古老的故事,云的留痕如是徘徊着一个个寂寞的身影。静静地听着、看着,依稀仿佛间,那些已在历史中渐行渐远的绝艳男子,似于风声云影里魂魄归来。以星子为笔,以明月为章,在夜的墨蓝笺上密密书写着那些属于他们的璀璨传说……
第一卷刹那的惊艳,永生永世的流芳
--潘安传
一千七百多年前,洛阳,春日。
洛阳春日最繁花,群花如锦绣,缀满深碧枝头、浅碧叶底,春风中笑成一道道娇袅的花影。花儿无限美,春光无限好,但是这样的美好,却在那个挟弹出游的少年出现后,顿时黯然失色。繁花失了色,春光失了色,洛阳大道上无数熙来攘往的人们,眼眸中却多了一抹绝艳的容色。玉树临风的挟弹少年处于人群中,似珠玉处于瓦砾,明珠自生晕,美玉有莹光,一种与生俱来难以遮掩的光华。那一种光华,如子夜明月光,湛湛清辉能流到千百人的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洛阳道上的翩翩美少年,惊艳了整座洛阳城,倾倒了无数洛阳丽人。她们像着了魔似的,忘情地追逐着他,如蝴蝶追逐着花。不但手拉着手一起去围堵他的羊车,还满怀爱慕地朝着他掷水果。
淡青的梨,碧青的李,金黄的杏,蜜红的桃……一枚又一枚清甜新鲜的水果,带着纤手香凝,如抛绣球般轻轻柔柔抛向他。抛出去的不仅仅是水果,更是一颗又一颗芳心。蓦地一相逢,惹来心事眼波难定,从此谁省簟纹灯影?
意态潇洒的美少年,分花拂柳般穿过拥堵的丽人群,满载水果,驱车远去。身后落花般纷飞不休的,是无数道思慕眷恋的目光,依依不舍,恋恋追随。
这是一千多年前,发生在洛阳街头的浪漫一幕。洛阳丽人群逐着一个妙姿容、好神情的美少年,连手萦绕,掷之以果,成就了历史上一幕世无其二的倾城之恋,传为千古美谈。
后来,这一幕在《晋书》中化作短短几行史记:“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善为哀诔之文。少时常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之者,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遂满车而归。”
再后来,这一幕言简意赅地化为四字成语--“掷果盈车”,用来形容女子对美男子的爱慕与追捧。
这段史记、这个成语,让后世永远地记住了一个人--潘安。洛阳道上的那个挟弹少年,以他惊动全城的稀世美貌,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一笔,如青天里的一道霞光,光耀古今许多年,依然璀璨不减。
潘安--古代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美男子,本名潘岳,表字安仁,小字檀奴,西晋荥阳中牟人士(今属河南)。潘安之名始于杜甫《花底》诗“恐是潘安县,堪留卫玠车”,后世遂以潘安称焉。
潘安其人,不仅有美貌,更有才华。生得一副好皮囊外,还写得一手好文章,文采有着“岳藻如江、濯美锦而增绚”的盛誉。既是著名的美男子,也是西晋著名的文学家。如果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只不过,他曾经的惊才绝艳到如今,才名已经鲜为人知,人们牢牢记住的只是他的美貌。“貌若潘安”四个字,已经成为了千百年来评价美男子的不二评语。
潘安究竟有多美?如今我们已经无从得知,既没有画像流传下来,史书中也没有详细描写。但《晋书》中那短短几行记载,却以“妇人连手萦绕、投之以果”的侧面描写烘托出了他惊人的美貌。可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而《世说新语》中,更有一段男版东施效颦的记录,为潘安之美做了一个绝佳的反证。
“左太冲绝丑,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这一段话委实读得我哑然失笑。花木扶疏的洛阳大道,曾经是美少年潘安华丽亮相的舞台,他挟弹驱车,潇洒而来,翩跹而去。来去虽匆匆,却惹得无数女子为他芳心苦。而相貌丑陋的左太冲,不但对自己的长相没有自知之明,还不做任何修饰与装扮,就也效仿潘安挟着弹弓驾着车,故作潇洒地走在洛阳道上。这不是男版的东施效颦是什么?
左太冲的“效岳游遨”,因为长相实在太对不起观众,让洛阳道上围观的群众很恼火,尤其是女群众。她们纷纷冲着他啐口水,吐唾沫,搞得他垂头丧气地狼狈而归。
说起来,这位长相十分抱歉的左太冲并非泛泛之辈,他姓左名思字太冲,虽然其貌不扬但才华出众,也是西晋著名文学家之一。他有篇著
名的《三都赋》曾经令洛阳为之纸贵。但才思过人的左思显然情思不怎么样,效仿潘安的挟弹出游让他根本成了小丑一个。
这一场艳遇的豪赌,“掷果盈车”完胜“洛阳纸贵”。
千年光阴如梦蝶,翩翩飞过了唐,飞过了宋,飞过了元明清。一个又一个朝代结束了它们曾经的辉煌,西晋更是早已化作历史中的烟尘。潘安的朝露人生也已然消失无痕,但潘安这个名字,却一直不曾消失。
潘安,这个名字隐含的无限风流蕴藉,似一场昔日玉白、今朝珠灰的梦。时空千年迢递,人事皆非了,梦还做不醒。虽然他的传奇已成旧梦,但旧梦的余光,依然长长久久照耀在红尘。
公元247年,是这场传奇最初的开始。
这一年,潘安降生在一个士大夫家庭,祖父潘瑾为安平太守,父亲潘芘为琅琊内史。良好的家庭出身让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文学熏陶,总角之年就以才颖著称,在乡邑被称为“奇童”。十二岁那年,因为“奇童”与“国士”的美誉,少年潘安深得父亲好友扬州刺史大儒杨肇的赏识,将长女许配于他,为“潘杨之好”的爱情故事播下了花种。
不得不说,年少时的潘安是十分春风得意的,人生的前半程走得一帆风顺。从总角辩慧的少年才名,到掷果盈车的倾城美名,他出众的才华、出色的美貌,始终如熠熠星子闪耀,为他的人生添光加彩。
遥想彼时年少春衫薄的潘安,应是眉目青山秀水,轮廓分明如画。
洛阳大道上,疏枝繁花绿荫清凉,他披一身花影潇洒徐行,人如明珠,让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觉得满目生华。那一种绝世风华,有着难以抗拒、不可抵挡的莫大吸引力,如磁石之于铁屑、灯火之于飞蛾、黑洞之于弱小行星。所以,洛阳城的丽人们为他忘情、为他痴狂,连清鲜的水果,也因他而多了一层代表爱慕的轻绯颜色。
少年十五二十时,年轻俊美的他就像一个梦,寄住在无数洛阳女子的心里。琐窗朱户,重门深锁,不为他人开,是只属于自己缠绵悱恻的心事。
而他自己的心,同样是门扉紧扣,轻易不为人开启,只除去一个人--与他订下婚约却尚未过门的妻子、杨肇的长女杨蓉姬。
静居怀所欢,登城望四泽。
春草郁青青,桑柘何奕奕。
芳林振朱荣,渌水激素石。
初征冰未泮,忽焉振绤。
漫漫三千里,迢迢远行客。
驰情恋朱颜,寸阴过盈尺。
夜愁极清晨,朝悲终日夕。
山川信悠永,愿言良弗获。
引领讯归云,沉思不可释。
--《内顾诗其一》
这是潘安《内顾诗》二首之一,亦是他遥寄未婚妻杨蓉姬的山盟海誓。杨蓉姬其人,在历史上几乎没留下任何资料,我们只知道她是潘安的结发妻子,具体的德容言功一概不知。但是,既然能够赢得这位才貌双全的奇男子一生不变的爱情,那么杨氏容姬就一定不会是庸脂俗粉之辈。
为杨蓉姬写下这首诗时,潘安十九岁,正是洛阳道上“掷果盈车”的翩翩美少年。檀郎玉貌,惹来那么多女子为他心动情动,他却从不为之所动,“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身边环绕的美女多如天上的彩云又如何?他只一心一意固守着对未婚妻的思念。那思念像雨一样密,落满他的世界,贮成一片海洋,沉静而深远。
浮花浪蕊的人世间,太多太多的诱惑,让感情的坚守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潘安穿行在洛阳大道的百媚千红之中,一颗心却守成一道纯白风景。都说自古多才情太浅,他的情却那么深,令人讶异又感动。
唐代诗人元稹,曾作《离思》一诗自许“取次花丛懒回顾”的情深不移。我却觉得他根本配不上这句诗,配得上这句诗的人是潘安--他才是真正的“取次花丛懒回顾”,漫长一生里只倾心爱过一个人。
自古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纷繁人世间,美好的事物大都是短暂的,绚丽的彩云容易散,珍贵的琉璃容易碎。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少年潘安春风得意的日子也没有维持太久,一篇词藻清艳的《藉田赋》,结束了他光风霁月的前半生。
西晋建立后,二十岁的潘安被授为司空掾。那年孟春正月,晋武帝司马炎率诸侯耕田祈求丰收。天子亲耕,一干臣子当然都要写文章颂扬。潘岳作了一篇《藉田赋》歌颂武帝躬身耕种的美德:“故躬稼以供粢盛,所以致孝也!劝穑以足百姓,所以固本也。能本而孝,盛德大业至矣哉!”
这篇锦绣文章让初入仕途的潘安声震朝野,却也因此遭人嫉恨。很快他就被排挤出了朝廷,滞官不迁达十年之久。

内容简介
《生如夏花,逝若秋叶: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内容简介:潘安之貌,令美丽妙龄女子掷果盈车;宋玉之美,使东家之子窥墙三年;孟子赞子都之容,曰:“至于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嵇康之韵,令樵夫身不由己拜倒在地,直称“神仙中人”……俊雅少年卫玠,丽绝洛阳城,在历史书卷上留下了“谁家璧人”的美丽传说。
《生如夏花,逝若秋叶:历代著名美男子的绝艳风流》旁征博引,书写了中国历代共十名绝世美男的传奇人生,着重描画他们的风流、气韵,彰显他们的理想、追求,从而告诉世人,他们的名字能在历史上散发着灼灼光彩,并不仅仅因为貌美。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