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我的小初恋.pdf

好久不见,我的小初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好久不见,我的小初恋》:喜欢一个人,眼中有星辰,头顶有光芒,每一天都美好。
后来是怎么走散的?不够勇敢、太过倔强,幼稚地把伤害当成表白?
那天偶遇,一句“好久不见”,甜蜜又惆怅。
原来,不是我喜欢回忆,只是我爱着那时喜欢你的自己。
9位大神心动书写爱之初体验,13个欢萌跳跃的甜宠故事,13段念念不忘的初恋时光。

编辑推荐
畅销杂志《花火》《爱格》《最小说》《紫色年华》《南风》《青春美文CUTE》最受读者欢迎的短篇故事。
超人气大神绿亦歌、麦九、笛子酱、米炎凉、天真无邪、李明尔、淇水汤汤等联袂书写。
内附全彩插图由知名插画师林田独家绘制。
赠独家定制精美书签一套。
友情提示一:本书可用于表白。
友情提示二:本书可用于纪念一去不返的青柠时光。
友情提示三:本书用于告别幼稚、接受遗憾、走向勇敢。

名人推荐
初恋这东西很好也很坏。
好的是,我永远记得我的初恋是谁。 
坏的是,我往往失去了他。 
初恋这东西很坏也很好。 
坏的是,我不知道我是谁的初恋。 
好的是,不管他是谁他一定记住了我。
——九夜茴

初恋像一袋红豆冰,转眼便溶掉,能回味的,是藏在心里略带轻涩的甜。
——《初恋红豆冰》

往往初恋最美好之处,并不是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而是我知道,我爱过你。
——饶雪漫

作者简介
绿亦歌,香港科技大学工学硕士,编剧,行走人间,卖字为生。已出版《岁月忽已暮》。
麦九,青春作者,已出版长篇《我终于失去了你》《蜗牛的心开始想你了》等,首本欢萌古风集《骑着神马找白马》即将上市。
米炎凉,一个想周游世界却困在自己世界的人,偶尔写一写风花雪月的故事。已出版《只是不想辜负了相遇》等。
笛子酱,写故事的人,永远在怀念高中时代的初老少女。已出版《磨蹭姑娘和她的永恒少年》。
淇水汤汤,期刊作者,代表作《我和伽利略的第十年》《砂时计》《1974年那浓雾弥漫的夜》。
虫小扁,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已出版《牧小疯的燃情岁月》等。
天真无邪,写字的人。短篇散见于各大畅销杂志,代表作《记不起听过的歌》《梦想从来不一样》等。
李明尔,期刊作者,作品散见于各大畅销杂志。

目录
失恋阵线联盟
美颜即正义
怕狗的勇士独自举杯
少年眼里有玫瑰
等到有一天,奥特曼都老去
四月的蔷薇绕过九月的江水
为何你的笑,百度搜不到
你是我深蓝色的秘密
我和伽利略的第十年
点赞狂魔的喜欢很小心
荆棘王冠
小时光把姜熬成糖
倒霉小姐和幸运先生


后记
失恋阵线联盟
绿亦歌

我在这个盛夏遭遇了一场滑铁卢。
适逢刚刚放暑假,我正悠闲地在泳装店里买下一件红白斜条纹的连体泳衣,喜滋滋地打电话约会好友,对方在那头却是呼天抢地。
“我妈今年下血本了,给我报了四个补习班!四个啊!我的天啊!”
“不过这样一来,说不定会有艳遇哟。”我在电话这头挤眉弄眼,笑得好不欢快。
“艳遇个鬼啊,不过,”好友忽然无比八卦地一笑,“你知道我在补习班遇到谁了吗?顾晓默和尉迟北!他们两个人都迟到了,就坐最后面,我瞧那样子,这个假期还没完他俩就得成!”
我走在树荫下的步伐忽然停顿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发芽。
头顶的夏蝉声嘶力竭地鸣叫。
刹那的失神后我勉强继续和好友的对话:“他们两个,一直挺暧昧的。”
“高一那阵子你和尉迟北关系不挺好的吗,怎么就拱手让人了?”好友不理会我,还在电话那头乱扯八卦。
“我没人家顾晓默漂亮没人家聪明嘛。”我自嘲道。
挂掉电话后,我蹲在炙热的大地上,手中握着微微发烫的手机,想了很久,从通信录里翻到一个从未曾联系过的名字,咬咬牙,按下拨号键。
“喂?”电话里一个慵懒的男声响起,大约是还没有睡醒就被我吵到。
“唐靖泽?”我不确定地问道。
“是我,请问你是?”
“林宝儿。”我一边翻白眼一边自报姓名,“你家在越华区对吧?我正好也在这边,出来一趟,找你有事。”
“林宝儿?”
对方显然被吓了一跳,虽然我和他同班两年,但是除了见面会点头问好外,并未有更多的交集。
“很重要的事,不出来你就等着失恋吧!”

“提起夏天,你会想到什么?”
“西瓜?冰激凌?夏天?大海?短裙?恋爱?”
我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的大门,一边头也不回地甩出一连串的答案。
“那请问哪一个问号,可以解释现在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身边的唐靖泽一边用手抓着头发,一边痛苦地呐喊起来,“我现在应该和我爸妈一起在夏威夷的沙滩上看美女!”
“你是不炫富就会死人吗?”我冷笑一声,随手将手中的数学书向他砸过去,“快一点,马上就迟到了。”
唐靖泽似乎还想说什么,我却一把手捂住他的嘴巴,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不远处:“嘘,来了。”
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是穿着白衬衫的尉迟北,白杨树般挺拔的身姿,黑色的运动包随意甩在背后。我再用目光瞟瞟自己身边头发染成亚麻色,脖子上挂了一条粗粗的银质项链,穿着大红色背心和沙滩裤,吊儿郎当的唐靖泽,不由得从内心深处发出感叹:“你和他之间的差距,就是A杯和D杯之间那条不可跨越的鸿沟啊!”
“噗——”唐靖泽刚刚送入嘴里的可乐准确无误地喷到了我的脸上,在我还来不及反应时,他一边吞口水一边退后了两步,并且用不易被察觉的声音嘀咕道,“他到底哪里比我帅了?”
“哟,吃醋了?”我斜着眼睛看他。
“你才吃醋!你全家都吃醋!”唐靖泽同学气急败坏。
我甩给他一个“我都明白”的复杂眼神,然后伸了个懒腰,“等我好消息”一句说完,我已经走到了尉迟北的身后。我有些紧张,手指交错在一起,眼看就要走进补习班的教学楼了,我才终于鼓起勇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嗨。”
“林宝儿?”
尉迟北回过头来看到我,十分惊讶,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怎么,你也来补课?”
“是啊,”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被我妈妈逼来的啦(妈妈抱歉了……),不过我前两次有事没来上课,这里分了座位吗?”
“没有啊,随便坐的。”
“那我坐你旁边吧?正好暑期发的试卷上有几道题要问你。”
“好呀。”尉迟北笑笑。
我偷偷将手放到背后,冲唐靖泽躲着的梧桐树的方向比了一个“V”。
“棒打鸳鸯”计划第一步,成功。
昨天在麦当劳里,唐靖泽曾满脸狐疑地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顾晓默?”我一边翘着手指咬手中的香辣鸡翅,一边斜眼看他,颇为意味深长地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唐靖泽喝完塑料杯里最后一口可乐,看着我的眼睛,郑重其事地下了结论:“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为了对得起唐靖泽对我的赞誉,我并未满足于不让尉迟北和顾晓默坐在一块儿,我秉记一鼓作气的原则,在课间休息顾晓默走到尉迟北身边讨论问题时心中又浮现出另一套计划。
我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如果你认真观察我的话,会发现我的眼神是冰冷的,毋庸置疑,我讨厌顾晓默。如果要追究原因的话,“做作,胆小,小心眼,声音太尖,字写得太小……”,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列举出一大堆,但实际上,只有一个原因。
我喜欢的人喜欢她。
就如唐靖泽不明白尉迟北哪里比他帅一样,我也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为什么人人都爱顾晓默。
我觉得她皮肤太白,身材太瘦,头发太黑太长,眼睛太大,嘴唇太小,鼻子太挺,脚太小,腰太细,手指太长,腿太直。
青春期男生的审美简直为负!我无数次咬牙切齿地这样想。
可是讨厌归讨厌,此时此刻我还是得将脸上的肉堆成一团,冲顾晓默套近乎:“晓默啊,听说晚上放学都八点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害怕吗?”
“还好吧,”她停下手中的笔,温和地笑笑,回过头对我说,“夏天的夜晚来得比较晚嘛。”
笑你妹!我在心里冲她翻了个白眼,表面却继续说道:“哎呀,你没听说啊,前几天有个女学生在天桥附近被绑架了呢!”
“真的啊?”
“是啊,我妈妈就让我放学之后和同学结伴回去,毕竟是女孩子嘛,可是我找不到顺路的,我家在西边,你呢?”
“啊,好可惜,我家在一中那边。”
我挑了挑眉毛,然后装作无意地问身边的尉迟北:“尉迟,你呢?”
我故意不叫他的全名,这样会显得两个人比较亲密,我用余光瞟向顾晓默,她的眼神里果然闪过一丝黯淡。
“啊,我也在西边,人民公园那一带,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去吧。”
我心中有个得志的小人在猖狂地仰天大笑,可是我必须要保持表面的平静,故作忧愁地皱皱眉头:“那晓默怎么办,她这么漂亮,很容易被人盯上的。”
“我没事啦。”顾晓默大概还在为我和尉迟北而失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这怎么行!”我故意严肃地说道,然后眼珠一转,拍了拍脑袋,“干脆这样吧,我叫唐靖泽送你,他家反正离一中不远,他人很好的,没关系。”
“可是……”
“没什么可是啦。”我亲昵地捏了捏顾晓默的手。
上课铃声适时响起。
顾晓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唰唰写好给唐靖泽的纸条让尉迟北帮我传过去。
下节课,我趴在桌子上,呆呆地看着在讲台上手舞足蹈的老师。头顶的风扇一下一下地转动,汗水却止不住地往下流,仿佛这热气不仅能带走空气里的水分,就连沉睡在我身体里的灵魂,也被它一块儿捎走了。
我出门前仔细地将头发辫成一条一条的小辫子,然后一起盘起来。我上衣的乳白色荷叶边袖是小心翼翼熨烫过的,我犹豫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决定了这条红黑相间的格子裙,我用半湿的布将脚上的蓝色凉鞋擦得近乎闪亮。
可是谁都没有发现它们。
唐靖泽没有,他嗷嗷着“好热啊好热啊”;顾晓默没有,她笑着说“林宝儿,你的数学成绩那么好也来补课”;尉迟北呢,他正认真地想着该怎么加辅助线。
没有人在意我。
如果说青春就是一场无边无尽的角逐,我却只是孤身一人站在场外。
无人为我喝彩,无人为我奔跑。

晚上九点,我笑吟吟地和尉迟北挥手告别,然后在他转身后,也跟着走出了我口中所谓的“家”的小区。我沿着河道两边的垂柳缓慢行走,隔了一会儿,短信声“嘀嘀”地传来,打开来看,是唐靖泽:任务完成!后面还跟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我“扑哧”笑了起来,幸好还有这位战友,我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按下他的电话:“喂,唐靖泽,半个小时内,你要是不死过来,就等着失恋吧!”
“啊?”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有条江,有很多很多的柳树,有一家重庆火锅店,还有一家百货大楼。”
“什么跟什么啊!”
我几乎能想到他在电话那头想要掐死我又很无奈的表情,于是我心情愉悦地扬起嘴角:“开始计时,一——”
二十七分钟以后,气喘吁吁的唐靖泽出现在了我面前。他的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林宝儿!”
“你白天的时候喷我可乐,别以为我会轻易饶了你!”
“你!”
“我什么我!建设路大道二段,送我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唐靖泽问我:“你干吗要说你家在西边啊,不嫌麻烦?”
“笨,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啧啧,最后还不是又让我送你回去,你这算什么舍得孩子?”
我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给了唐靖泽一个白眼:“笨,这叫时间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哈哈哈哈。”唐靖泽忍不住笑起来,他微微仰着头,我只能看到他坚毅的下巴。唐靖泽的相貌和尉迟北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说尉迟北的清秀就像是一轮月光,那么毫无疑问,唐靖泽就是灿烂炙热的太阳。
“林宝儿你好有趣啊。”
“你才有趣,你全家都有趣!”
我和他的打闹声徘徊在夏日夜晚的街头,在习习的风中打了一个圈,落入更加深远的记忆中。
那天以后,我和唐靖泽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每天他送完顾晓默后,便会折回到柳树下来找我。
夏季多骤雨,前一秒看见天边黑云压城城欲摧,下一秒已被淋成了落汤鸡。
我和唐靖泽随意找了一个屋檐躲雨,看着雨水一滴滴砸在地面上,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我忽然想起来:“对了,是不是要到顾晓默的生日了?”
唐靖泽挠挠头:“好像是这一阵子。”
“那你准备送她什么?”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知道啊,你们女生是不是都喜欢那种特别大号的熊仔?”
我沉默了一下:“也不是都喜欢吧。”但反正我很喜欢,我在心底偷偷补充一句,可恶,为什么我想要的一切,顾晓默都能轻而易举地拥有?
“那怎么办?”
他纠结的表情让我不忍,我抬头望向灰暗的天空,风将雨滴刮在我的身上,唐靖泽似乎也有所察觉,便跨步上前挡在我面前。
他很高,和女生说话时会体贴地稍微躬下身,他的温柔让人不易察觉。不似尉迟北,会正儿八经地对你好,让女生无法招架,这是否就是顾晓默选择后者的原因呢?
我在心底叹了口气:“我帮你吧。”

我和唐靖泽决定拍一段视频送给顾晓默。唐靖泽教了我好一阵子,我才勉强弄懂摄像机的基本操作方法。
“从哪里开始?”
“一小吧,”我为了节约电池,先关掉了摄像机,将它扛在肩膀上,“顾晓默是从那里毕业的。”
“不知道她小学时候是什么样子啊。”在路上的时候,唐靖泽将双手反扣在后脑勺,忽然冒出一句。
“还能有什么样,”我翻翻白眼,在唐靖泽面前,我对顾晓默的讨厌从来不加掩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拿双百分,当老师的小助手,所有人都喜欢她。”
唐靖泽却没有生气,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着我:“那你呢?”
“我?”我指指自己的鼻子,眼睛一转,“我小时候可调皮了,院子里全部是男孩子,我就跟着他们一起爬树,玩水枪,骑自行车。夏天的时候去河边游泳,有一次差点被淹死呢!”
一路上,我们边走边笑,说到高兴的地方,我便手舞足蹈,他的笑意直达眼底。
第二站是顾晓默的初中学校。
“我听别人说,顾晓默初中的时候是学校的播音员,”我故意尖着嗓子说话,因为顾晓默的声音就是那样,又轻又温柔,像清脆的铃声,“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校园广播!”
“啊,怪不得去年元旦晚会学校让她当主持人,原来是有经验的啊。”唐靖泽恍然大悟。
“哼,”我因为从小和男孩子们大吼大喊,所以声带受损,不似普通女孩子一般甜美,此时我心有不服,故意沙哑着嗓子大声唱起来,“爱你是个人秘密我会小心藏好……”
“难听死了!”他一边笑着一边夸张地捂着耳朵。
“难听你唱啊!”我不怒反笑。
“好啊,你要听什么?我可是第一次让别人点歌哟。”唐靖泽一副大牌的表情。
“最重要的小事!”我立刻大声说。
“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什么是真实,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买一杯果汁,就算庸庸碌碌匆匆忙忙,活过一辈子,也要分分秒秒年年日日,全心守护你……”
那天我和唐靖泽累得筋疲力尽,他将我送到楼下的时候忽然说:“我觉得好神奇。”
“什么好神奇?”
“这个暑假前,我和你就只是很普通的同学,我甚至连你名字都没叫过几次,”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今夜是满月,月儿高高挂,冰凉的月光如水般倾泻在我和他的身上,“可是现在却能够在一起聊过去,聊现在,聊未来。”
我看着他的眼睛,张开嘴,却最终没有说什么。
“一下子觉得,好像认识了你好多好多年。”
我终于扬起嘴角:“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对,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天涯明月新,朝暮最相思。

顾晓默生日是在补习的最后一天。等我穿着新买的浅绿色连衣裙走到教室的时候,才发现不幸和大寿星撞衫。
“我穿比她好看比她好看就是比她好看”,我在心底自我催眠三次后,终于深呼吸坐下来。
“我已经和管理员说好了,等一放学我们就放视频吧。”我摊开桌子上的纸条,是唐靖泽的字迹。
我看着自己钥匙扣上的U盘,苦涩一笑。
上课期间我依旧全神贯注地发呆,我看着顾晓默纤细的背影,我猜想她穿的一定是加小号,她那么瘦,叫人一看就心疼。然后我将目光移到唐靖泽的身上,他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他不会感到紧张吗?我在心底偷偷想,他是否也会害怕被拒绝?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看到顾晓默背着书包走出门,我以为她只是去上厕所,于是屁颠屁颠地跑到唐靖泽身边,用手肘捅了捅他:“喂,还不去将视频拷到电脑上?”
“不用了。”他低声说。
“什么?”
“不用了,”他静静地靠在墙的一侧,盯着前方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投影仪,“她……她和尉迟北在一起了。”
下午六点的夕阳,最是让人惆怅。一切熟悉的事物就在这模糊的光景中渐渐变淡,褪色,只剩下我和他。
十六七岁的感情虽然青涩,可是对那时候小小的我们来说,却仍旧能够轰轰烈烈,至死不渝。
我陪着他在座位上默默坐了很久,直到夕阳轻轻从我们的肩膀上挪开,我才如梦初醒般站起身,将U盘插进主机里,双击视频,教室的音响传来一阵温柔的音乐声。
“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屏幕中出现唐靖泽的脸,他穿一件橘黄色的短袖,脸庞轮廓清晰,嘴唇是淡淡的粉,和皮肤一样白皙,他笑起来有些痞气,可是此时正对着镜头不知所措。
“快说啦,我已经在拍了!”
是我的声音,痛过了机器传播,我自己听起来反而觉得十分陌生。
“好啦,顾晓默同学,祝你……十七岁生日快乐。”他极快地说完了这句话后,忽然顿了顿,又加上一句,“这是我和林宝儿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这个是C市最古老的一条街,从这条小巷子里看天空,会特别狭窄,好像被挤成了一条线。听说你小学时候每天都要经过这条路。”
“这是你小学时候的教室,我不知道你坐过哪一个座位,也许是这张,也许是那张?”
游历过顾晓默小学的每一个角落后,我们来到了她的初中。
“又要唱吗,刚才我已经唱过了啊。”
“刚才我忘记录了!重新来!”我的声音。
“那,就唱《生日快乐》吧,”唐靖泽难得认真地看着镜头,有些羞涩地开口,“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这里就是你们的校播音室吗?听说你在这里当了两年的播音员,好厉害啊。我初中的时候,整天就只知道睡觉和打篮球……好吧好吧,我都在打游戏啦!笑什么笑!”画面开始颤抖,那是作为摄影师的我因为唐靖泽的直白而笑得花枝乱颤,他恶狠狠地盯着我,“不准再笑啦!你刚才不是也说你初中天天看少女漫画吗!”
“啊,你们学校有好多紫荆树啊,我初中念的学校都是银杏树,每次都要掉很多叶子,每天放学后我就被派去清扫树叶,”然后他看着我,嘴角扬起一抹笑,“我们都比林宝儿幸运多啦,她是实验中学的,在市中心,学校很小,就只有光秃秃的几栋教学楼。喂,林宝儿,你干吗去那里念初中啊?”
然后镜头转到顾晓默初中学校的操场,因为还在假期,所以空无一人。
“你中考体育成绩如何呢?我记得当时班上的女孩子特别痛恨测量身高体重这个环节,不过你好瘦啊,女孩子应该多吃一点,胖一点身体才会好啊,”然后某人刻意顿了顿,“你看,听说林宝儿就从来不会生病。”
“去死吧!!”
视频里传来我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然后屏幕一片抖动过后,换到了下一个场景,是我们正在就读的高中。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绑了马尾,穿白色的衬衫站在讲台上笑,我当时就觉得……”视频里,唐靖泽的头慢慢低下去,然后隔了好久,才听到他的声音,“当时就觉得,你真漂亮。”
画面有一瞬间不易察觉的抖动,又很快恢复正常。
“听林宝儿说,你自我介绍之后就轮到她,大家都还沉浸在你的笑容里,都没有一个人理她,”唐靖泽笑着耸耸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怪不得我一直对林宝儿没有什么印象。”
“哼。”我轻轻哼了一声。
视频的最后,唐靖泽站在学校的看台上笑,明朗大方,青春飞扬。
画面定格在这个瞬间,我有片刻的恍惚,然后回过头看自己身边的唐靖泽,他也已经坐直了身子,盯着那张图片,嘴角弯起似无奈似伤感的笑容。
我拍拍他的肩膀:“走,请我喝酒去!”

我们两人果然傻乎乎地找了一家路边的烧烤店,喝起酒来。
“喂,你是女孩子,不要喝酒啦。”他皱着眉头按住我端起酒杯的手。
“要你管,”我将手一扬,嘴里还有一块没有咬碎的羊肉,“就允许你一个人失恋?不许我也失恋?”
他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我也在“顾晓默和尉迟北在一起了”这句话的杀伤范围内。
我们就这样默默对饮几杯,我的头开始晕眩,但是我决心逞强到底,为了不被唐靖泽发现,又或许是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我开始找话来说:“我曾经给我喜欢的人写过一封情书……写了整整一个晚上。”
他默默地听着,没有打断我。
我苦涩一笑:“不过第二天我不敢拿给他,因为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所以我想,何必要让他知道呢?”
唐靖泽白了我一眼:“矫情!”
“就矫情!怎么样!”我瞪着眼睛顶回去。
“早知道我就和爸妈一起去夏威夷了!说不定还能艳遇到沙滩美女!”他叹了一口气。
“是是是,唐大公子你桃花无边!”
他将我的反语当作赞扬,一时喜上眉梢,乐呵呵地笑起来,然后顿了顿:“其实这个假期也挺有趣的,认识了你。”
“那我和顾晓默比,谁好?”我乘胜追击。
唐靖泽无奈地放下手中的酒瓶,认真地看着我:“林宝儿,你为什么老要和她比呢?”
我没吭声。
“世界上只有一个林宝儿,也只有一个顾晓默,好不好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说出来的。她漂亮,优秀,善良……她就像是冬日的阳光,让人觉得暖和,珍贵……而你,你就像是盛夏,朝气十足,神采奕奕,每次看到你,我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那,盛夏的阳光和冬日的阳光哪个更好?”我锲而不舍。
唐靖泽简直暴怒:“林宝儿!!!”
我缩回脖子,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今晚的夜宵还是唐大公子掏钱哪。
回去的时候我走起路来东偏西倒,唐靖泽原本要背着我回去,我急忙摇摇头:“我太重了,你背不动。”
他笑了笑,于是改为扶着我。
已经数不清这是多少次,我和他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夏月,夏树,夏风,夏蝉,每一个熟悉的景物都是那样温柔。可是我却知道,这是唐靖泽最后一次送我回家了。
开学之后,我们依然是同班同学。我有一起逛街,一起聊帅哥的好姐妹,他有一起打篮球,一起喝酒的好兄弟。
我依然会考很高的数学成绩,他依然会仗着生来的聪明在课堂上睡觉。
或许我们在过道上相遇时,会笑着同对方打招呼,可是,也仅此而已。这个艳阳高照的夏日,终于会在记忆中渐渐褪色。我们为爱情做过的努力,终究会不再被人记得。
“你家里人不会过问你喝酒的事吗?”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我家门口,唐靖泽不放心地问我。
“没关系啦,我跟他们说过今天是同学的生日。”
“那,”他看着我的眼睛,“再见。”
“再见。”
他说我是他的倾盖如故。
酒意一下子冲上脑门,我只觉得周围景物摇晃得厉害,便一个趔趄。
“林宝儿!”他抓住我,一脸无奈,“你没事吧?我送你上楼吧。”
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高挺的鼻梁,我咧嘴一笑,在他淡粉色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林宝儿,你再磨蹭下去,就要迟到了!”房间外面传来我妈的河东狮吼。
我哭丧着脸拉开门,“妈,你让我转学吧!”
“你又没做暑假作业是吧?想转校?没门!”我妈妈一副看穿我的表情,“老师要请家长的时候记得别报我手机号,懒得理你!”
不,不是这样的。我一边抹着辛酸泪,一边蹲下身换好鞋子。
没做暑假作业简直是小儿科,妈,你女儿我——发酒疯非礼了一名男生啊!
等我以龟速挪动到学校时,发现唐大少爷正一脸笑眯眯地站在校门口等我。
我缩了缩头,在“视而不见”和“装作没事发生”两者中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后者:“早……早上好。”
“早上好,”他依然笑眯眯的,语气轻快,“你手机关机了整整一个星期。”
“哦!”我将脑门一拍,装作恍然大悟,“没,没电了嘛。”
“我知道,所以我在这里等你。”他似乎早就猜到了我的回答,点点头。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吞了吞口水。
“你不觉得你忘记了什么事吗?”
“什么事?”我故意装傻。
“八月二十三号晚上的事。”唐靖泽好心提醒我。
“我,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的借口似乎在唐靖泽的意料中,于是他扑闪着大眼睛和长睫毛,一脸真诚地看着我。
可恶……我被他看得心底痒痒:“你想怎样?”
“你不打算负责?”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负什么责?”
“对我负责啊。”唐靖泽一脸无辜地说道,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一个大男生对我卖萌实在是让人无法招架的一件事,我半晌说不出话来,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那,顾晓默呢?”
他失笑:“我突然发现,冬天就算没有阳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如果我的夏天没有了艳阳……就根本没办法去夏威夷看美女了啊!”
“啊——林宝儿你谋杀亲夫!”
等我和他并肩走到教学楼下方时,唐靖泽忽然涨红了脸:“那,尉迟北呢?”
“什么?”我明知故问。
“那……我是说,你还会喜欢尉迟北吗?”他已经脸红到不好意思说下去。
我眨眨眼睛:“从头到尾,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尉迟北了?”
“诶?”

我从抽屉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封没有寄出去的信,将它折成纸飞机的形状,站在阳台上,轻轻呵了一口气,然后将它飞了出去。上面的字迹渐渐模糊,越来越远——
“唐靖泽,我喜欢你。”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