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看的全球通史.pdf

给大家看的全球通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房龙以如椽大笔,在《给大家看的全球通史》中,为读者展现了一幅波澜浩荡的人类文明画卷:
数百万年前,我们最初的“类人”祖先出现在莽荒的地球之上,制造石器、学习种植,顺着时间之流进入文明的起源——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而后,人类历史的脚步骤然加快,从两河流域到地中海沿岸,从古希腊、古罗马的辉煌到宗教兴起,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从地理大发现到第一次工业革命,从拿破仑到希特勒,从过去到未来……
这是一部宏大的人类简史,读之能让你感叹、激动、掩卷长思;这是一出有血有肉的历史大剧,你能俯瞰历史之河的奔腾不息,也能凝神观察每朵浪花的奇妙瑰丽。

编辑推荐
上亿人了解世界历史的首选入门读物
迄今为止,世界上最畅销的世界史读本
一度被选为美国中学历史教科书
解码真实的历史,比小说更跌宕、有趣、波澜起伏

作者简介
房龙,美国著名学者、作家、历史地理学家。先后就读于美国康奈尔大学和德国慕尼黑大学,获博士学位。
曾从事多种职业,最终在写作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通俗作家之一。其作品被翻译成数十种文字,印刷上千次,影响数以亿计的读者。
他的作品风格新颖、文笔流畅、生动有趣,有历史教授称:在房龙的笔下,历史上死气沉沉的人物都成了活生生的人。

目录
Part A 莽荒到文明之光
第01章 人类历史舞台的形成
第02章 我们最早的祖先
第03章 史前人类
第04章 象形文字
第05章 尼罗河河谷
第06章 埃及的故事
第07章 美索不达米亚
第08章 苏美尔人
第09章 摩西
第10章 腓尼基人
第11章 印欧人
第12章 爱琴海
第13章 希腊人
第14章 古希腊城市
第15章 古希腊人的自治
第16章 古希腊人的生活
第17章 古希腊的戏剧
第18章 希波战争
第19章 雅典与斯巴达之战
第20章 亚历山大大帝
第21章 小结

Part B 罗马到中世纪
第22章 罗马和迦太基
第23章 罗马帝国的崛起
第24章 罗马帝国
第25章 拿撒勒人约书亚
第26章 罗马帝国的衰落
第27章 教会的兴起
第28章 穆罕默德
第29章 查理曼大帝
第30章 北欧人
第31章 封建制度
第32章 骑士制度
第33章 教皇与皇帝的战争
第34章 中世纪的城市
第35章 中世纪的自治
第36章 中世纪的世界
第37章 中世纪的贸易

Part C 文艺复兴到未来
第38章 文艺复兴
第39章 表达的时代
第40章 地理大发现
第41章 佛陀和孔夫子
第42章 宗教改革
第43章 宗教战争
第44章 英国革命
第45章 势力均衡
第46章 俄国的兴起
第47章 俄罗斯与瑞典之战
第48章 普鲁士的兴起
第49章 重商主义
第50章 美国革命
第51章 法国大革命
第52章 拿破仑
第53章 神圣同盟
第54章 大反攻
第55章 民族独立
第56章 机器时代
第57章 社会革命
第58章 奴隶解放
第59章 科学的时代
第60章 艺术
第61章 殖民扩张与战争
第62章 一个崭新的世界
第63章 从来如此

序言
汉斯与威廉:
当我十二三岁的时候,那位引导我爱上书籍和画画的舅舅,答应带我做一次永难忘怀的探险。我要跟他一起上到鹿特丹老圣劳伦斯教堂的塔楼顶上去。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教堂司事拿着一把足以与圣彼得大教堂的钥匙相媲美的大钥匙,给我们打开了那扇通往塔楼的神秘大门。他说:“等你们下楼出来时,拉拉铃就行啦。”说完,在生锈的铰链发出的吱吱声中,他关上了门,将繁忙街道的喧嚣与我们隔绝开来,把我们锁进了一个崭新而陌生的世界里。
生平第一次,我感觉到了能听得见的寂静。当我们踏上第一段楼梯时,在我对自然现象的有限知识里面又增加了另一种发现——可触摸得到的黑暗。一根火柴为我们指引出向上的路。我们上到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直到我数不清是第几层,而前面的楼梯却仿佛无穷无尽,突然,我们眼前一片光明。这一层与教堂的顶部齐平,用作储藏室,散乱地堆放着许多古老信仰的圣像,这座城市的善良居民们在很多年前就弃绝了这种信仰,被抛弃的圣像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那些对我们的祖先意味着生和死的重要事物,在这里沦为了废品和垃圾。勤劳的老鼠在这些雕像间搭了窝,永远警觉的蜘蛛还在一尊仁慈的圣像伸出的双臂间结了网。
再上一层楼梯,我们发现了光亮的来源。镶嵌着沉重铁条的巨大窗户,让这块又高又空旷的空间成为上百只鸽子的栖息地。风透过铁栅吹进来,带来了一种神秘而令人愉悦的音乐。那是从我们脚下传来的城市的噪声,但遥远的距离将它们过滤得澄澈而干净了。载重马车的辚辚声、嗒嗒的马蹄声、起重机和滑轮的辘辘声,还有那替代人力做着千百样不同工作的蒸汽机的咝咝声——它们加在一起混合成一种柔和的曲调,正好为鸽子颤动的咕咕声提供了优美的背景音乐。
楼梯到这一层就没有了,再往上要爬梯子。第一架梯子(它又旧又滑,你必须小心翼翼踩稳每一脚)之后,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崭新而伟大的奇迹——城市的时钟。我看见了时间的心脏。我听见了飞速流逝的时间那沉重的脉搏声,一秒、二秒、三秒,一直到六十秒。这时,随着一阵猛然的震颤声,所有的齿轮仿佛一齐停止了转动,被从永恒的时间长河中切割了下来。其实没有停止,它又开始继续,一、二、三,直到最后,许多齿轮一起摩擦,发出的巨大声响,从我们头上飘开去,告诉这个世界,现在是正午时分。
再上一层是许许多多的钟。有优雅的小钟,还有令人恐怖的大钟。房间正中是一口大钟,当它在半夜敲响,警告某处发生大火或洪水时,我总是吓得浑身僵硬。在寂寞庄严的氛围里,这口大钟仿佛正在回顾过去的六百年里,它和鹿特丹人民一道经历的那些欢乐和哀愁。围绕在它周边的是一些小钟,它们整齐排列的样子好像老式药店里摆放的大口瓶子。这些小家伙,每周两次会奏一些欢快的曲调,以愉悦那些进城赶集做买卖和探听世界新消息的乡民。在角落里,还有一口巨大的黑钟,孤独地蜷缩着,寂寞而严肃,这是报死亡的丧钟。
接着往上爬,我们再度进入一片漆黑当中,梯子也比我们刚才爬过的更危险,突然间,我们呼吸到广阔天地的清新空气了。我们到达了塔楼的最高点,头上是天空,脚下是城市——一个玩具般的城市。人们像蚂蚁似的匆匆来去,专注于自己的心思,忙着自己的事情。远处,在一片乱石堆外,是乡村宽广的绿色田野。
这是我对辽阔世界的最初一瞥。
从那以后,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上到塔楼顶上去自得其乐。登上楼顶是一件很费力气的事情,但体力上的付出却得到了充分的精神回报。
而且,我知道这份回报是什么。我可以极目远眺大地和天空,我可以从我好心的朋友——塔楼的看守人那里听到许许多多的故事,他就住在塔楼边隐蔽角落里的屋子,负责看守城市的时钟,也父亲般地呵护其他大小钟。他负责发出火灾的警报,还有大把悠闲的时间吸上一管烟,沉浸于自己的思想中。大约五十年前,他进过学校,基本没读过什么书,但他常年居住在塔楼之巅,可以吸收围绕在他周围世界的智慧。
他熟悉历史故事,对他来说那都是活生生的事情。“看那儿,”他会指着一处河湾对我说,“就是在那儿,我的孩子,你看见那些树了吗?那是为了拯救莱顿城,奥兰治亲王1挖开河堤,淹没大片田地的地方。”或者,他会给我讲老马斯河源远流长的故事,讲解这条宽阔的河流如何由便利的良港变成壮观的大马路。还有著名的德•勒伊特与特龙普的船队最后的出航,他俩为让大海成为人们自由航行的地方,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再看过去是一些小村庄,围绕在护佑它们的那座教堂四周。很多年前,这里曾是守护圣徒们的家。远处还能望见德尔夫斜塔,它高耸的拱顶曾目睹了沉默者威廉遭暗杀的过程,格劳秀斯2就是在这里开始了他最初的拉丁文语法学习的。再远一些,那长而低的建筑就是高达教堂, 也是一位智慧超过国王军队的伟人的早年居住地,他就是被教堂收养的孤儿,举世闻名的伊拉斯谟。
最后,我们看到的是浩瀚海洋的银色边际,它与近在脚下的大片屋顶、烟囱、房屋、花园、医院、学校、铁路等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这些加在一起就是我们的家。但塔楼却赋予了这旧家新的启示。从塔顶上俯瞰下去,那些杂乱无章的街道和市场,工厂与作坊,变成了人类能力和目标井然有序的展示。更重要的是,纵览人类辉煌的过去,能使我们带着新的勇气,回到日常生活中,直面未来的种种难题。
历史是一座雄伟壮丽的经验之塔,它是时间在逝去的岁月中苦心搭建起来的。要登上这座古老建筑的顶端去一览众山并非易事。这里没有电梯,但年轻人有强健有力的双脚,能够完成这一艰苦的攀登。
在这里,我送给你们一把打开世界之门的钥匙。
当你们返回时,就会理解我为何如此热情了。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

文摘
佛陀和孔夫子

葡萄牙人与西班牙人的地理发现,使得西欧的基督徒可以与印度及中国的人们发生密切的接触。当然,西方人早就知道基督教并非世界上的宗教,他们已经见过伊斯兰教,还有北非那些崇拜木柱、岩石和枯树干的异教部落。但是在印度和中国,基督教征服者们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存在成百上千万既未听说过耶稣也不想信从基督教义的人民,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宗教已经绵延了数千年,比西方的信仰要好得多。由于我讲的是一部关于全人类的故事,并不仅仅局限于欧洲人和我们居住的西半球历史,所以,你应该了解一下这两个人:佛陀与孔子。他们的教导和榜样依然在继续影响着这个世界上我们大多数同行者的行为和思想。
在印度,佛陀被尊为最伟大的信仰导师,他的生平事迹非常有趣。佛陀出生于公元前6世纪,出生的地方就望得见气势宏伟的喜马拉雅山。四百年前,雅利安民族(这是印欧种族的东方分支对自己的称呼)的第一位伟大领导者查拉图斯特拉(琐罗亚斯德)就是在此地教导他的人民把生命视为凶神安格拉•腊曼纽与至高的善神阿胡拉•玛兹达之间的一场持续的斗争。佛陀的父亲首图驮那是迦毗罗卫部落强大的首领,他的母亲摩诃摩耶,是附近王国的公主,当她还是少女时,就出嫁了。但是月亮在遥远的喜马拉雅山脊上升起又落下,过了许多个春秋,她的丈夫还未得到一个儿子来继承他的王位。最终,当摩诃摩耶五十岁时,她怀孕了,总算有了出头之日,她返回家乡,以便可以与她的族人一起迎接儿子的降生。
要回到摩诃摩耶童年生活的柯利扬,需经过一段漫长的路程。一天晚上,摩诃摩耶正在蓝毗尼一个花园的树荫下小憩,她的儿子就于此刻降生了。他被取名为悉达多,不过我们通常叫他佛陀,意思是“大彻大悟的人”。
渐渐地,悉达多长成了一位漂亮英俊的年轻王子,当他年满十九岁时,迎娶了自己的表妹雅苏达拉。在婚后的十年里,他一直安全地生活在皇室宫墙的保护中,远离人世间的所有痛苦和磨难,安静等待着继承父亲的王位,成为迦毗罗卫的国王。
但是在他三十岁那年,生活中发生了一些别样的事情。一次,他乘马车出宫门,看见一位年老体衰、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他虚弱的四肢似乎因无法支撑身体的重负而摇摇欲坠。悉达多指着这位老人问自己的马车夫查纳,但查纳却回答说,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穷人,再多一个或少一个都没关系。年轻的王子深感悲伤,但他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回到宫中与他的妻子和父母一起生活,尽力让自己快乐起来。又过了不久,他第二次离开王宫,在马车上看见了一个正受恶疾折磨的病人。悉达多于是问查纳,是什么让这个人遭受如此的痛苦,但马车夫却回答说,世界上的病人太多了,这样的事情是无法避免的,也不必在意。听到这个回答,年轻的王子感觉更加悲伤了,但是他还是继续回到了家人的身边。
几个星期过去了。一天傍晚,悉达多命令他的马车夫送他去河边洗浴。突然间,因为看到一个死人仰躺在路边水沟的恐怖景象,他的马惊了。年轻的王子一生都被父母好好地保护着,从未目睹过如此恐怖的情景,不由得惊骇不已。但查纳告诉他说,不要在意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这个世界充斥着死人,这是生命的规律,万物皆有生命终止的一刻,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永恒的,坟墓在前面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无一能幸免。
当天晚上,当悉达多回到家时,迎接他的是阵阵悦耳的音乐。原来在他出门期间,妻子为他产下了一名男婴。人们欢天喜地,王位又有了继承者,他们敲鼓以庆祝这一重大的喜事。然而,悉达多并没有分享他们的喜悦。生命的幕布已经在他面前升起了,让他领略到人类生存的种种痛苦与恐惧。死亡与磨难的景象像梦魇一样跟随着他,挥之不去。
那天晚上,月光分外明亮。悉达多半夜醒来,开始思考许许多多的事情,除非他能解开人类存在的谜题,否则在此之前,他再也不可能快乐起来。他决定远离自己热爱的亲人,去寻找答案。他悄悄走到妻子的卧房,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妻子和儿子,随后叫醒忠实的仆人查纳,跟他一起走。
两个男人一起走进夜色之中,一个是为了求得心灵的平静,一个是要忠心侍奉自己热爱的主人。
悉达多在印度人民中间流浪的时候,印度社会正经历着剧烈的变革。他们的祖先,即印度土著,被好战的雅利安人(我们的远房表兄)没费多大力气就征服了,从那以后,雅利安人就成为了几千万性格温和、身材瘦小的棕色居民的统治者。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他们将人们划分为不同等级,并逐步将一套严厉而僵硬的“种姓”制度强加到土著身上。印欧种族征服者的后代属于最高的“种姓”,即武士和贵族阶层,其次是祭司阶层,再往下是农民和商人阶层,而原先的土著被称为“贱民”,成为了一个被鄙视被轻贱的奴隶阶层,永世不得翻身。
甚至连人们信仰的宗教也有了等级之分。那些古老的印欧人,在其几千年的流浪生涯中,有过许多奇特的冒险经历。这些事迹被搜集成一本书,名为《吠陀》。这本书所用的语言被称为梵文,与欧洲大陆的希腊语、拉丁语、俄语、德语及其他几十种语言都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三个高等的种姓被允许阅读这部圣书,而作为最低种姓的贱民们则无权了解这本书的内容。如果一个贵族或是僧侣阶层的人胆敢教一个贱民阅读圣书,等待他的将是严厉的惩罚。
因此,印度人口中的大部分人都过着极其悲惨的生活。既然这个星球此世允诺给他们的欢乐太少,他们必然会寻找别的途径去脱离苦海,而冥想来世的欢乐就成为他们的些许安慰。
在印度人的神话里面,婆罗贺摩“梵天”是所有生命的创造者,是生与死的至高统治者,是完美的最高典范。能够与婆罗贺摩一样,弃绝对财富和权势的种种欲望,便被许多人视为生存的最崇高目的。他们认为,圣洁的思想比行为更加重要,许多人为此走进荒漠,以树叶为食,饿其体肤,通过冥想婆罗贺摩的光辉、智慧、善良、仁慈来滋养灵魂。
悉达多经常观察这些孤独的流浪者,他们远离城市与乡村的喧嚣向远方去寻找真理,悉达多决意以他们为榜样。他剃掉头发,脱下随身穿戴的珠宝,连同一封诀别信一起让一直忠实跟随他的查纳转交给家人。然后,一个随从也没有,这位年轻的王子孤身移居荒野。
很快,他的圣洁行为便在山区传播开来。有五个年轻人前来拜访,请求自己能聆听他智慧的言辞。如果他们决定跟随悉达多,他就同意做他们的老师。五个年轻人答应后,悉达多便领他们到自己修行的山区,在温迪亚山脉的寂寞山峰间,花了六年时间将自己掌握的智慧对学生们倾囊相授。但是,当这段学习生活接近尾声时,他感觉自己离完美的境界仍相差甚远,那远离的世界依然继续在诱惑着他。现在,悉达多要求学生们离开他,独自一人坐在一棵菩提树的树根旁,禁食四十九个昼夜,沉思冥想。最终,他的苦修得到了回报,在第五十天的黄昏降临时,婆罗贺摩亲自向他忠实的仆人显灵。从那一刻开始,悉达多便被尊称为“佛陀”,他被视为前来人世将人们从不幸的必死命运中解救出来的“大彻大悟者”。
在其生命的最后四十五年里,佛陀一直在恒河附近的山谷中度过,对人们宣讲他谦恭温顺对待所有人的简朴教训。公元前488年,佛陀在经历了圆满的一生后去世,深受成百上千万人民的热爱。他并不仅仅为某个阶级传道,他的信念是对所有人开放的,甚至最低等级的贱民也能宣称自己是佛陀的信徒。
然而,这些教义让贵族、祭司和商人们大为不满,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摧毁这个承认众生平等且许诺给人们一个更幸福的来世生命(投胎转世)的宗教。一有机会,他们便鼓励印度人回归婆罗门教的古老教义,坚持禁食及折磨自己有罪的肉身。但是,佛教不可能被消灭,反而流传更广了,“大彻大悟者”的信徒们逐渐越过喜马拉雅山,将佛教带进了中国。他们还渡过黄海,向日本人民宣讲他们的导师佛陀的智慧,他们忠实地遵守其伟大导师的意愿,从不使用暴力。到今天,将佛陀视为其人生导师的人们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多,他们的人数甚至超过了基督徒和穆斯林的总和。
至于中国的古老智者孔夫子,他的故事要相对简单一些。孔子生于公元前551年,他过着平静、恬淡、崇高的生活。当时的中国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人民被封建主和盗贼们任意摆布,这些盗贼从一个城市流窜到另一个城市,肆意劫掠、偷盗、谋杀,将中国富饶的北方平原和中部地区变成了饿殍遍野的荒原。
热爱百姓的孔夫子试图要拯救他们。他是一个天性平和的人,并不相信暴力,也不认为通过新法律就能约束人民。他知道,的拯救之道在于改变世道人心,于是,孔夫子着手这件看似毫无希望的工作,努力改善聚居在东亚平原上数百万同胞的性情。中国人向来对我们所认为的宗教没有多大的热情,他们像许多原始人一样相信鬼怪神灵,但他们没有先知,也不承认“天启真理”的存在。在世界上所有伟大的道德领袖中,孔夫子大概是一个没有看见过“异象”、没有宣称自己是神的使者、没有时不时就说自己听到从上天传来的声音的人。
他仅仅是一个通情达理、仁爱为怀的普通人,宁愿一个人孤独地漫游,用笛子吹奏出忧愁的曲调,也不愿强求别人的认同,更不会要求任何人追随他或是崇拜他。这使我们联想到古希腊的智者,特别是斯多亚学派的哲学家,这些人同样相信不求回报的正直生活与正义思考,他们追求的仅仅是灵魂的平静和良心的安宁。
孔夫子是一位非常宽容的人。他曾主动去拜访另一位伟大的思想领袖老子。老子创建了一个被称为“道教”的哲学体系,其教义有些像早期中国版的基督教“金律”。
孔夫子从来不对任何人怀有厌恨之心,他教人们保持极端自我克制的美德。根据孔夫子的教导,一个真正值得尊重的人是不允许自己被任何事情激怒的,他应当坦然承受命运的磨难而不怨天尤人,因为真正富于智慧的哲人都明白,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它们最终都会以某种方式,变得于人有益。
最初,孔夫子只有几个学生。逐渐地,学生的数目越来越多,在他去世前不久,即公元前478年,甚至有几位国君和太子公开承认是孔子的信徒。当基督在伯利恒的马槽降生时,孔夫子的哲学已经成为大部分中国人的思想组成部分,并一直影响他们的生活直至今日。尽管,孔夫子的思想已经不是其最初、最纯粹的,就如同大部分宗教都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而改变。基督最初宣扬人们要谦卑、温顺、弃绝世俗的野心和欲望,但到了他在各各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十五个世纪后,基督教会的首脑却耗费成百万的金钱修建豪华宫殿,这与最初伯利恒寂寞的马槽毫无关系。
老子以类似金律的思想教导人们,在不到三个世纪后,无知的大众却将他塑造成一位真实的、异常恐怖的上帝,将他充满智慧的思想掩盖在迷信的垃圾堆下,使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充满了一系列忧虑、害怕与恐惧。
孔子曾经向他的学生阐述孝顺父母的美德。很快,他们对死去父母们的追思纪念,超过了对儿孙幸福的关注。他们故意背对未来,却极力对过去的无尽黑暗投以深深的注视。这样,祖先崇拜开始成为一种正当的宗教仪式。为了不惊扰埋葬在阳光充足、土地肥沃的山坡向阳面的祖先,他们宁愿将小麦和水稻种植在土壤贫瘠的山坡阴面岩石上,那里不可能长出任何东西,他们情愿忍受饥荒的痛苦也不愿意亵渎祖先的坟墓。
与此同时,孔夫子充满智慧的警句影响到越来越多的东亚人民。儒教以其深刻的格言和精辟的观察,给每个普通中国人的心灵抹上了一层哲学常识的油彩,并影响着他们的一生,不管他是在冒着蒸汽的地下室里工作的普通洗衣工,还是居住在高墙深宫之内,管辖广袤地域的统治者。
到了16世纪,西方世界的狂热但不够文明的基督徒们,第一次与东方的古老教义有了面对面的接触。早期的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看到宁静和平的佛陀塑像及年高德劭让人尊敬的孔夫子画像,根本不懂得向这些伟大的先知表示最起码的尊重,只是报以轻描淡写的一笑。他们轻易得出结论,这些奇怪的神祇是恶魔的化身,代表着偶像崇拜和异教的旁门左道,不值得基督信徒们去尊敬。一旦佛陀或孔夫子的精神看起来阻挠了他们的香料与丝绸贸易,欧洲人便以坚船利炮攻击这些“邪恶的势力”。这种行为必然会导致一定程度的恶果,它给我们留下了一份不愉快的、充满敌意的遗产,对我们的未来无任何益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