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定斯基论点线面.pdf

康定斯基论点线面.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康定斯基论点线面》是康定斯基的重要理论著作《艺术中的精神》的续篇。

媒体推荐
就外在的概念而言,每一根独立的线或绘画的形就是一元素,就内在的概念而言,元素不是形本身,而是活跃在其中的内在张力。——康定斯基

作者简介
康定斯基,1866年生于莫斯科,早年从事法律工作,后移居德国慕尼黑致力于绘画艺术。曾组织思想前卫的“青骑士”社团,出版《青骑士年鉴》。他先后发表了《艺术中的精神》、《形式问题》、《具体艺术》、《点·线·面》等著作,宣扬抽象艺术思想理论。因此他被视为抽象艺术的开山鼻祖。

目录
总序
序言
第二版 序言
点·线·面 罗世平译
第一章 引言
第二章 点
第三章 线
第四章 画面
具体艺术 魏大海 译
书信选 魏大海 译
回忆录 魏大海 译
图版目录

序言
20世纪是“分析的时代”。
在20世纪西方现代美术诸流派中,最能体现分析时代之精神的是抽象主义(Abstractism),而抽象主义的开派画家之中最具理论色彩的又属俄罗斯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渐ilyKandinsky)。
康定斯基1866年12月4日生于莫斯科,1944年12月13日卒于法国的纳伊。早年对绘画、音乐和民间艺术抱有浓厚的兴趣,后入莫斯科大学学习法律和政治经济学,曾获法学博士学位。1896年,康氏放弃莫斯科法学教授的职位,移居德国的慕尼黑,立志于绘画艺术,最初师从A.阿茨贝,后改师学院派画家F.凡·施图克。1901年离开学院,自辟新路。1909年与一批有革新精神的青年艺术家共同组成“慕尼黑新艺术家协会”,出任协会主席。1911年,康氏与画家马尔克从新艺术家协会中分离出来,组建“青骑士”,编辑出版具有前卫思想的刊物《青骑士年鉴》,1912年他的第一部具有抽象主义宣言性质的理论著作《艺术中的精神》出版,他的抽象艺术思想与理论主张通过展览和杂志逐渐在艺术界产生影响。1917年康定斯基回到俄国,十月革命后被任命为莫斯科人民教育委员,最终因为自己的艺术主张与苏维埃的文艺政策相左,于1921年接受德国魏玛包豪斯学院的邀请离开苏俄,直到1953年包豪斯学院被关闭,他都在包豪斯任教。包豪斯时期是康氏全面阐释和完善他的抽象主义艺术理论体系、在艺术创作中实践他的理论思考的时期,这一期间他发表了《形式问题》、《具体艺术》、《点·线·面》等一系列有关抽象艺术的重要论文和著作,从而奠定了康定斯基抽象主义艺术开山鼻祖的地位。

文摘
插图:

康定斯基论点线面

康定斯基论点线面

第二章 点
在几何学上,点是一种看不见的实体,因此它必定被界定为一种非物质的存在。从物质内容来考虑,点相当于零。
不过,在这个零中,包含着多种“人”的特质。在我们的头脑中,这个零——几何学的点——是与最简洁相关的,即,尽管雄辩,但却是最伟大的缄默。
因此,在我们的想像中,几何学的点是沉默与雄辩,最后和最独特的结合。
出于这一原因,几何学的点在书面上最初已经设想成物质的形式——它属于雄辩而不代表沉默。
在说话的语言上,点是一个休止符号,一个无话可说的符号(消极因素),与此同时又是从一个实体到另一个实体的桥梁(积极因素)。在书面上,这是点的内在意义。
从外表上看,它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具有实际用途,使其自身带有“实用目的”因素的标记。对此,我们像儿童一样学着去辨识它,我们习惯于自己的外在符号,这使符号的内在声音变得模糊不清。
内受裹于外。
点属于日常现象环境中习以为常的声音,它悄无声息。
悄无声息习惯上联想到点,它隔音如此严实,以致掩盖了它的其他特质。
所有那些习以为常的现象使默默无语变成了它们单方面语言的一种结果,我们无望听到它们的声音,并处在沉默的包围之中,我们靠我们遵从的“实用目的”做出判断。
偶尔,某种超常的干扰有可能把我们从死寂状态下摇醒,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哪怕最猛烈的震荡也难以使这种垂死变成活人。来自我们外部的干扰(疾病、灾祸、伤心事、战争、革命)强行地将我们从我们习惯的范围中扯开,不过,一般说来,它们只不过被看做一种或大或小的“错误”,因而,我们要求尽可能快地回到我们已经背离的传统习惯状态上,这一愿望远比其他的感情都强。
来自内部的各种干扰是各不相同的——它们由人自身引起并在其中找到一块肥沃的土壤。这块土壤并不仅仅是透过“玻璃窗”看到“街道”的能力,与其说它坚硬、稳固而易碎,不如说这是使人自己投身于街道的能力。留神的眼睛与灵敏的耳朵将最微弱的干扰转换成一种意味深长的体验。任何一方都听得到声音,这个世界声音跌宕。
像一位流连于新的、无名土地上的探险者一样,“日复一日”,在他的天地里通常是悄无声息地做出各种发现,开始用一种越来越不寻常的语言说话。因此,死的标记变成了活的象征,死亡变成了生命。
当然,新的艺术科学,只能在标记变为象征,留神的眼睛、灵敏的耳朵使沉默变为雄辩后,才可能产生。无论什么人都不可能完全抛弃“理论的”和“实用的”艺术——他对艺术的反抗永远不会把他领到桥上,而只会扩大今天把人与艺术分离的鸿沟。这正是今天人们打算在艺术一词后面戛然而止的原因。
如果我们逐渐使点从它通常活动的狭窄范围中分离出来,那么它内在的、至今仍然沉默的特性就会发出越来越有力的声音。这些特性——内在的张力——一个接一个地由它生命的深处浮现出来,放出耀眼的光芒,而它们独自产生的影响和作用轻而易举地攻克了它的堡垒。简而言之,死的点变成了活的生命。除了大量可能有的实例外,让我们再列举两个典型的例子来说明:
1.点是由它实用的、有目的的状态被改变成一种无目的的,即前逻辑的状态。
今天我准备去看电影。
今天我准备去,看电影。
今天我,准备去看电影。
显然,在第二个句子中点的移动仍可能被认为是有目的的——强调目标,强调意图,自我夸耀。
在第三句中,纯粹的前逻辑形式提到了前面,不过,也有被解释成一种误印的可能,点的内在价值此时一闪即灭。
2.点从它实用的、有目的的状态下分离出来,所以它处在这个句子的连续链之外。
今天我准备去看电影
在这种情况下,点需要一块环绕它的更大空白,因此,它的声音能产生共鸣。不过,这种声音依然是微弱的、细小的,并且被写在它周围的文字所淹没。
倘若点本身,以及点周围的空白逐渐加大,这种书写文字的声音就会变弱,而点的声音就会变得清晰而响亮(图1)。
因此,一种谐音是响亮的——书写——点——其存在区别于它们实用的有目的的结合。这是两个决不可能达到均衡的世界问的平衡,这是一种非目的的革命性状态——书写声受到不可能与它发生关系的外来物的出现所干扰。
然而,这个点已经被任意从它的习惯状态下歪曲了,并因此为它自己由一个领域跳到另一个领域作了准备,在这个领域中,它从实用——目的性的桎梏中解放了出来,开始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而活着,而且它的从属性仍具有一种内在的目的。这就是绘画的领域。
点是工具与物质材料表面最先相接触的结果,是基础的面。纸、木、画布、拉毛装饰板、金属等等都可以构成这种最基础的物质材料面。工具可以是铅笔、刻刀、油画笔、钢笔、铁笔等等,通过这最初的触碰,最基础的面就产生了。
在绘画中,一个点的外形概念是不确定的,这种可视的、几何学的点一旦物质化,就必定有一定的大小,占据画面一定的位看。此外,它必定有使它与环境分割开来的确定范围——外轮廓。
这是一种自我表白,并显得极为简单。但哪怕在这种最简单的情形中,我们也遇到不精确的问题,这正好表明今天的艺术理论状况是多么的不成熟。
点的大小与形状可以改变,引起与抽象的点相关的声音也可以改变。
外表上,点可以说成是最小的元素形式,虽然这样说并不很准确。但要准确地界定“最小形式”这一概念却是困难的——点可以扩展,变成一个面,稍不留意,它可以充满整个画面。那么,点与面之间的界线应划在哪里呢?
这里,有两种情形必须考虑进去:
1.点与画面的关系,即点的大小比例。
2.点的大小比例与同一画面上其他形之间的关系。
如果当画面其他地方仍是空白时,那么作为一个点来看待的任何东西必定被看作一个面,如一条非常细的线也使点的面貌在画面上表现出来(图2)。
第一和第二个例子之间不同的大小比例决定了点的概念,尽管现在这只能是靠感情予以估量的事——因为我们没有用数来表达它的途径。
因此,我们今天是在这种状况下来决定并完全以感情的方式来估算点所达到的大小尺寸范围。这些外轮廓的粗略估算——的确,这些轮廓的交汇达到一定的程度,形成目前的面貌,点因此开始消失,而在它的位置上,面开始表现为一种初始的存在——这就是达到目的的方法。
在这种情形中,目的是隐蔽绝对声音:强调形的分散性,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主动的(或可能是被动的)运动,明灭不变的张力,非自然的抽象,内在重叠的机遇(点的内在音响和面的会聚、重叠与回复的内在音响),在一个形中回响着两种声音,即靠一种形式的方式创造出两声部的曲调。就这种“最小的”形而言,表现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仅靠大小比例上最细微的变化来达到——甚至给外行人也提供了一种令人信服的表现力的例证和抽象形式的表现深度。由于这些表现手法在未来得到进一步发展,由于观者理解力的增长,更精确的概念将变得不可缺少,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肯定会达到精确量度的程度,数学的表达在这里将成为最基本的手段。
不过,数学表达将落后于情感体验和因此受到限制的危险依然存在。数学公式像胶水,或者说像一张“飞纸”一样无意中成了牺牲品。一个公式也像一把扶手椅,享用者安稳地拥进它温暖的怀抱中。另外,这种有必要使自己从它手中挣脱出来的努力是讲一步形成新的价值,并最终形成新的公式的前提,新的公式取代旧的公式。
第二个不可避免的事实是点的外轮廓,这决定了点的外形。
从抽象的角度,或按人们想像的情景来看,典型的点是小而圆的: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小圆圈。但就像它的大小比例一样,它的轮廓也是相对的。事实上,点能够想像成无比多样的形状:它的圆形可能带有锯齿状的边,可以近似其他的几何形或最终是不规则的形;它可以点成近似三角形,或可以根据需要改变成一个相对稳定的正方形;如果它有锯齿状的边,那这种锯齿边可大可小,相互问各有联系。在这里要想做出任何限定都是不可能的,因为点的范围是无限的(图3)。
如同它的大小比例和形状一样,点的最基本的声音相对来说是变化不定的。不过,这种可变性一点也不比一种相应的、它基本的内在生命的内在特性更难理解,它仍永远发出它自己纯正的声音。
可是,它必须继续不断地强化这种完全纯正的发音要素,发出一种单一的音调,也就是说,这在现实中并不存在。甚至连那些具有“基本或原元素”特点的元素都不是最原初的自然,而是一种复合的自然。所有与“原初”的想法相关的概念都同样只是相对的,甚至连我们的“科学”语言也完全是相对的,我们没有绝对的知识。

内容简介
《康定斯基论点线面》中他系统地阐释了对绘画元素的认识,《康定斯基论点线面》对每一种绘画元素都作了外在的和内在的两方面分析。摩定斯基自称《康定斯基论点线面》分析是“显微镜式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