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pdf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薄薄的一册,却影响深远。傅先生在书中没有大量列举各派与作品,而仅仅是选择有代表性的加以评述;除了评介作品的特色与美术家的身世片段外,也提到一些由艺术实践引起的美学方面的疑难问题,并提出他自己的看法。全书评述委曲精微、娓娓动听,实为艺术史著作中一部难得的佳作。 傅雷先生年轻时受聘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担任美术史课教席。这是他在讲稿的基础上修、 补充,于一九三四年完成的一部著作。作者时年二十六岁,对西方美术史已有很深的造诣。

媒体推荐
书评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从西方文艺复兴初期的乔托,历全盛期的三杰(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至十七世纪的大师伦勃朗、鲁本斯、更包括十八、十九世纪的几位名家近二十人,傅雷之评述均能深入浅出、简明扼要,且在宏观与微观之间得其平衡。
——余光中

作者简介
傅 雷(1908-1966),我国著名文学艺术翻译家、文艺评论家。一生译著宏富,译文以传神为特色,更兼行文流畅,用字丰富,工于色彩变化。翻译生涯历三十年代载,翻译作品达三十四部,主要有罗曼·罗兰长篇巨著《约翰·克利斯朵夫》、传记《贝多芬传》、《托尔斯泰传》、《米开朗琪罗传》,巴尔扎克名著《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贝姨》、《邦斯舅舅》、《亚尔培·萨伐龙》、《夏倍上校》、《搅水女人》、《都尔的本堂神甫》、《幻灭》、《赛查·皮罗多盛衰记》、《于絮尔·弥罗埃》,伏尔泰的《老实人》、《天真汉》、《查第格》,梅里美的《嘉尔曼》、《高龙巴》,丹纳名著《艺术哲学》;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贝姨》、《夏倍上校》等名著十五部;译作约五百万言,现已全部收录于《傅雷译文集》。近年来,他的遗著《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傅雷家书》等也深受读者喜爱,一版再版,一百余万言的著述也已收录于《傅雷文集》。傅

目录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与傅雷先生  庞薰琹

第一讲 乔托与阿西西的圣方济各
第二讲 多那太罗之雕塑
第三讲 波提切利之妩媚
第四讲 莱奥纳多·达·芬奇(上)
      《瑶公特》与《最后之晚餐》
第五讲 莱奥纳多·达·芬奇(下)
      人品与学问
第六讲 米开朗供罗(上)
      西斯廷礼拜堂
第七讲 米开朗琪罗(中)
      圣洛伦佐教堂与梅迪契墓
第八讲 米开朗琪罗(下)
      教皇尤里乌斯二世基与《摩西》
第九讲 拉斐尔(上)
      《美丽的女园丁》与《西斯廷圣母》
第十讲 拉斐尔(中)
      梵蒂冈宫壁画——《圣体争辩》
第十一讲 拉斐尔(下)
      毡幕图稿
第十二讲 贝尔尼尼
      巴洛克艺术与圣彼得大教堂
第十三讲 伦勃朗在卢浮官
      《木匠家庭》与《以马忤斯的晚餐》
第十四讲 伦勃朗之刻版画
第十五讲 鲁本斯
第十六讲 委拉斯开兹
       西班牙王室画像
第十七讲 普桑
第十人讲 格勒兹与狄德罗
第十九讲 雷诺兹与庚斯博罗
第二十讲 浪漫派风景画家
编校后记 吴甲丰
人名译名原名对照表简介
人名原名译名对照索引
插图重编本后记 傅敏

序言
年来国人治西洋美术者日众,顾了解西洋美术之理论及历史者寥寥。好骜新奇之徒,惑于“现代”之为美名也,竞竞以“立体”“达达”“表现”诸派相标榜,沾沾以肖似某家某师自喜。肤浅庸俗之流,徒知悦目为美,工细为上,则又奉官学派为典型:坐井观天,莫此为甚!然而趋时守旧之途虽殊,其昧干历史因果,缺乏研究精神,拘囚于形式,竞竞于模仿则一也。慨自“五四”以降,为学之态度随世风而日趋浇薄:投机取巧,习为故常;奸黠之辈且有以学术为猎取功名利禄之具者;相形之下,则前之拘于形式,忠于模仿之学者犹不失为谨愿。呜呼!若是而欲望学术昌明,不将令人与河清无日之叹乎?

后记
傅雷先生遗留下一部稿件,是一册厚厚的、以“十行笺”订成的本子,以流利而清秀的毛笔字写成,题名《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这部稿件成于三十年代之初,一直未曾全部发表。去年(一九八三)我受三联书店的委托,为此稿做一些校订工作,得以逐字逐句细读,从而受到许多教益与启发。
这部讲稿不是美术通史或断代史,而是凭借各种名作讲解西欧二十多个重要美术家的艺术与事迹。从年代上说,是从十二、十三世纪(文艺复兴的初期或“前奏”)讲到十九世纪中叶,大约跨越五百多年。西欧美术以“写实逼真”著称于世,而这五百多年正是西欧写实美术(尤其是绘画)充分发展而形成体系的时期。

文摘
插图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前言
 年来国人治西洋美术者日众,顾了解西洋美术之理论及历史者寥寥。好骛新奇之徒,惑于“现代”之为美名也,竞竞以“立体”“达达”“表现”诸派相标榜,沾沾以肖似某家某师自喜。肤浅庸俗之流,徒知悦目为美,工细为上,则又奉官学派为典型:坐井观天,莫此为甚!然而趋时守旧之途虽殊,其昧于历史因果,缺乏研究精神,拘囚于形式,竞竞于模仿则一也。慨自“五四”以降,为学之态度随世风而日趋浇薄:投机取巧,习为故常;奸黠之辈且有以学术为猎取功名利禄之具者;相形之下,则前之拘于形式,忠于模仿之学者犹不失为谨愿。呜呼!若是而欲望学术昌明,不将令人与河清无日之叹乎?
  某也至愚,尝以为研究西洋美术,乃借触类旁通之功为创造中国新艺术之准备,而非即创造本身之谓也;而研究又非以五色纷披之彩笔由肖马蒂斯、塞尚为能事也。夫一国艺术之产生,必时代、环境、传统演化,迫之产生,犹一国动植物之生长,必土质、气候、温度、雨量,使其生长。拉斐尔之生于文艺复兴期之意大利,莫里哀之生于十七世纪之法兰西,亦犹橙橘橄林之遍干南国,事有必至,理有固然也。陶潜不生于西域,但丁不生于中土,形格势禁,事理环境民族性之所不容也。此研究西洋艺术所不可不知者一。
  至欲撷取外来艺术之精英而融为己有,则必经时势之推移,思想之酝酿,而在心理上又必经直觉、理解、憬悟、贯通话程序,方能衷心有所真感。观夫马奈、凡·高之于日本版画,高庆之于黑人艺术,盖无不由斯途以臻于创造新艺之境。此研究西洋艺术所不可不知者二。
  今也东西艺术,技术形式既不同,所启发之境界复大异,所表白之心灵情操,又有民族性之差别为其基础。可见所谓融合中西艺术之口号,未免言之过早,盖今之艺人,犹沦于中西文化冲突后之漩涡中不能自拔,调和云何哉?矧吾人之于西方艺术,迄今犹未臻理解透辟之域,遑言创造乎?
  然而今日之言调和东西艺术者,提倡古典或现代化者,固比比皆是,是一知半解,不假深思之过耳。世惟有学殖湛深之士方能知学问之无穷而常惴惴默默,惧一言之失有损乎学术尊严,亦惟有此惴惴默默之辈,方能孜孜矻矻,树百年之基。某不敏,何敢以此自许?特念古人三年之病必求七年之艾之训,故愿执斩荆棘,辟草莽之役,为艺界同仁尽些微之力耳。是编之成,即本斯义。编分二十讲,所述皆名家杰构,凡绘画雕塑建筑装饰美术诸门,遍尝一脔。间亦论及作家之人品学问,欲以表显艺人之操守与修养也;亦有涉及时代与环境,明艺术发生之因果也,历史叙述,理论阐发,兼顾并重,示研究工作之重要也。愚固知画家不必为史家,犹史家之不必为画家;然史之名画家固无一非稔知艺术源流与技术精义者,此其作品之所以必不失其时代意识,所以在历史上必为承前启后之关键也。
  是编参考书,有法国博尔德(Bordes)氏之美术史讲话及晚近诸家之美术史。序中所言,容有致艺坛诸君子于不快者,则惟有以爱真理甚于爱友一语自谢耳。



后记
 傅雷先生遗留下一部稿件,是一册厚厚的、以“十行笺”订成的本子,以流利而清秀的毛笔字写成,题名《世界美术名作二 十讲》。
  这部稿件成于三十年代之初, 直未曾全部发表。去年(一九八三)我受三联书店的委托,为此稿做一些校订工作,得以逐字逐句细读,从而受到许多教益与启发。
  这部讲稿不是美术通史或断代史,而是凭借各种名作讲解西欧二十多个重要美术家的艺术与事迹。从年代上说,是从十二、十三世纪(文艺复兴的初期或“前奏”)讲到十九世纪中叶,大约跨越五百多年。西欧美术以“写实逼真”著称于世,而这五百多年正是西欧写实美术(尤其是绘画)充分发展而形成体系的时期。这种崇尚写实的美术在古代的希腊、罗马已有很大的发展和很高的成就(尤其是雕刻),但泛称为中世纪的艺术却有一个转折:在这段长达千载的漫长时期中,西欧美术对于希腊古典传统的继承若即若离,却吸收、融合中近东与“诸蛮族”的艺术因素,形成许多独特的风格(般的说,重视装饰美而不很重视写实。)过去很多西方美术史家由于推崇古希腊与文艺复兴,相对地轻视中世纪的美术。从十九世纪中叶起,又有一些学者和艺术家重新估价过去的美术,认为中世纪美术也有很高的审美意义和艺术价值;个别学者甚至将中世纪置于古希腊与文艺复兴之上。至于 二十世纪,西方美术又出现了许多标新立异的“现代诸流派”,那又是一个很大的转折,而从美术发展史的观点看,这种转折是势所必然的。我们中国人从东方看西方,应该看得客观 些,对于西欧各个时期的美术不必存孰高孰低的先入之见;不过我始终认为,发源于古希腊而在文艺复兴期重新发展起来的“写实美术体系”,应该受到我们充分的重视,今后还需要继续深入研究。
  但一提“写实”,又容易作粗浅的理解,甚至引起误会。如果认为“写实”仅仅意味着把客观事物描绘(或塑造)得一模样,能够像照相(或蜡像)那样“欺目乱真”,那就是对西欧写实美术莫大的误解,甚至是贬低了它的价值。不错,焦点透视学、人体解剖学、明暗投影、色彩变化等等法则,都是两欧美术家通过实践,结合自然科学而建立起来的技法理论,对于世界文化有不可磨灭的贡献。但西欧的写实美术又并非仅仅以这些技法理论与“逼真”的描绘、塑造取胜,而是另有十分丰富的内容。例如,希腊古典时期(约公元前五世纪至四世纪)的人体雕刻,表现骨骼、肌肉的形态与结构已达到惊人的精确程度,但古希腊的雕刻大师又并非仅仅着眼于写实逼真,而是更重视人的形体之美(健美的体格、合度的比例、生动美妙的姿态等等),借以表现古希腊人对于宇宙、人生的理想。文艺复兴期的艺术家重新恢复古希腊的写实而发扬之,却也同时继承了古希腊重视形体之美的思想;尤其是拉斐尔,画的是圣母,却贯注以异教(古典希腊)的精神,致力于人物形象的理想美。这种精神一直在西欧美术家中传播着。至于芬奇之深沉、渊博,米开朗琪罗之雄伟、激荡,似乎又不受古典希腊与文艺复兴期(他们的“当代”)的局限。
  再说十七世纪,西欧的写实美术又进入另一境界。以绘画论,这时期应以鲁本斯(佛兰德斯,今比利时)、委拉斯开兹(西班牙)、伦勃朗(荷兰)三家为代表;因而傅先生也把他们作为重点而评介。三人各具独特的风格,而与上一代比较,他们义有共同的时代特征:总的说来,写实的对象扩大了,画中的情境也更加丰富多样,出现了更细致更微妙的戏剧性,增加了更浓厚更亲切的人间味。油画的写实技法也大有进展:如果说文艺复兴期的写实手法偏于刻画分明、平衡严整,则鲁本斯等三家已倾向于以变幻的明暗、丰富的色彩表现形体与气氛。西欧美术发展到十八、十九世纪,更有许多曲折、微妙的变化与发展;事实上,连“写实”这个概念也在不断变化,因为每个时代,甚至每个美术家,对于所谓“写实”都可以有各自的理解。
  傅先生在《讲稿》中没有大量列举家派与作品,而仅仅是选择有代表性的加以评述,但他谈得何等委曲精微、娓娓动听。除了评介作品的特色与美术家的身世片段外,也提到一些由艺术实践引起的美学方面的疑难问题,并提出他自己的看法;尽管往往只有三言两语,却也发人深思。读了这部《讲稿》,你会感到原来对于所谓“写实风格”并不能作简单的理解。各个时代、各家各派同样谨守“写实”的各种规律,然而以取材、手法、风格以及体现在这些因素中的思想感情与审美趣味而论,却又是何等的参差不一。我体会,傅先生是在苦口婆心地告诉当时中国的美术家与其他知识分子:如果要向西方的文化、艺术有所借鉴,首先必须立足于理解。傅先生的这一心愿,在《讲稿》自序中更有殷切的倾诉。“自序”中提出他对于当时(三十年代)两种倾向有很大的反感。一种是盲目模仿西方现代诸流派;另一种倾向是盲目模仿西方的学院派(他称之为“官学派”)。傅先生性格严肃,倾向于愤世疾俗,对于“时弊”是很敏感的。不过我感到他对于当时那两种倾向的指责未免词气过严;因为我始终认为,接受外来文化、艺术的影响,大概总要经过一个模仿的阶段;当然,我们应该盼望这种模仿阶段的时间越短越好。但是我也认为,模仿固然并不可怕,而盲目的模仿,正如盲目的抵制,却是有点可怕的,如果长期安于知识的贫困,那就更加可怕了。“自序”中开头就说:“年来国人治西洋美术者日众,顾了解西洋美术之理论及历史者寥寥。”这两句话说得感慨万分,却也是当时的实际情况。时过境迁,傅先生发感慨的时间距今约有半个世纪了,并且有新、旧时代之别;我们现在或可不必再发这种感慨了;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回顾一下可能并非无益吧? 我给这部遗稿做的工作,仅仅是校正了极其个别的误字。傅先生的《讲稿》成于三十年代之初,翻译西欧美术家姓名与现在通行的译名大多不相符合。为了保存原稿本来面目,一律不改;但也要顾到便于阅读,我编了一个“译名对照表”附于书后。另外,《讲稿》中“世界”二字,现在看来当为“西方”或“西欧”,但为了尽量保存这部遗稿的面貌,也未便擅改。最困难的工作还是找图片。我尽可能找到《讲稿》中叙述较多的重点作品而制版;但也有一时找不到的,也有原作画面过于复杂,一时没有条件复制的。实在找不到的图片,只好另找风格相近的作品代替,略供参考(例如格勒兹的作品)。傅先生的这部很有价值的著作,本来应该印制为一部大开本的、有彩色精印插图的书;但限于条件,只好暂时将就,我想广大读者对于这一点是会谅解的。
                   一九八四年一月
                   于中国艺术研究院

内容简介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重编彩图本)书中着重介绍文艺复兴以来近二十位大及其名作,生动洗练讲解艺术风格和人品操守,并融文学、音乐、哲学、社会、时代于一体,深入浅出,引人入胜。 本版重配大师画作三百余幅,紧扣没讲内容,或全貌、或局部、或对比,形象解读,感性表达,易于领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