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B卷.pdf

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B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新概念作文大赛是久负盛名的青少年作文大赛品牌,很多知名作家如韩寒、郭敬明等都是从这里起步,为人所知。本书收录新一届(第十八届)大赛获奖者的优秀作品,结集出版,分为A、B两卷,本书为A卷。这些作品,有的激情飞扬,典雅艳丽;有的情感制胜,打动人心;有的立意新颖,创意工巧。新概念作文一扫传统作文的思想老套、素材陈旧、主题落后,像一股春风给青春文学注满活力。
新概念作文呈现出少男少女在成长蜕变过程中的美好和痛苦,也展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文学世界。通过阅读,对扩大青少年的阅读视野,丰富青少年的见识,以及提高文学素养、写作水平大有裨益。对于参加中考及高考的考生来说,本书可以当作作文“圣经”。对于青春文学爱好者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阅读经典。

编辑推荐
1.畅销数年的新概念作文经典品牌,广受青少年读者和家长喜爱。
2.中考、高考作文参考学习的经典范本,青春文学爱好者必看的阅读宝典。
3.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者阵容集体实力展现。
4.新青春时尚的装帧设计,感受青春年华的魅力和激情。

媒体推荐
新概念作文大赛已经成为文学界和语文教育界的一个著名品牌。
——铁凝
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自由,在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感谢新概念作文大赛。
——韩寒
我们每个人都是有才华的,但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现,有可能要等二十年,等十五年,我觉得新概念加速了这个进展。它让大家看到我,去认同我。我觉得这是我的起点。
——郭敬明

作者简介
黄兴,青年作家,知名图书策划人。创立过“盛开”“成长”等图书品牌,主编有《推理之门》《感动》《爱的城堡》《修好自己的这颗心》《没有预约的旅行》等作品。
邹星星,艺术硕士,教师。主编有图书《成为梦想中的自己》《唯有梦想不可辜负》等。

目录
《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 B卷)》

第一辑 星雨
002/知交半零落。。。肖辰星
010/小余的彩虹天堂。。。滕卢涛
014/红扑扑。。。何晓宁
031/过年。。。张心怡
041/我的夜生活。。。金乐亭
043/清明归里。。。肖辰星
第二辑 流影
048/安魂之旅。。。何晓宁
062/你已在远方。。。吴百川
071/冻疮。。。余姗珊
074/潮涨莺飞。。。杨一欣
081/没有风筝的春天。。。何晓宁
089/为绝望而生,为失望所弃。。。肖辰星
第三辑 若溪
094/雪葬。。。吴百川
105/番茄之歌。。。臧心韵
111/派乐汉堡的汉堡。。。肖辰星
118/南柯一梦。。。余姗珊
123/我如期而至,你红颜正好。。。滕卢涛
133/花开了。。。张心怡
第四辑 夏露
142/不安分。。。吴百川
151/阿门。。。孙凝翔
170/流沙灯火。。。滕卢涛
177/夏至
——读《夏至未至》有感。。。吴百川
184/刷。。。金乐亭
186/平凡之路。。。杨一欣
第五辑 痕迹
190/烟起。。。滕卢涛
197/假想敌。。。孙凝翔
213/消失的诸葛氏。。。肖辰星
217/苦中作乐。。。金乐亭
219/逆袭。。。余姗珊
222/迟暮。。。何晓宁

文摘
流沙灯火
滕卢涛///////


这是上午十一点多,我在公交站等车。临近一月的阳光距离恰好,用极温柔的方式输送着固有的热量。
公交车会在这片林子中间的路上开出,我看着这路,等着车来。地上全是零散成块的阳光,不远处的胡桃林顶上也是如此。我想,枯黄的落叶踩着应该是软绵绵的,像踩在沙里,一脚就能陷落。
公交久等不来,反正无事,我忽然很想验证落叶的质感,愣着神便往胡桃林里走。
地上覆着的叶子没有想象的柔软,尽管也带着沙沙的响声,但地是硬的。我抬起左脚,刚踏下,啊!我还来不及呼救,猛地就开始下坠,像沙漠中落入流沙一般,落叶变得极其细腻,就如沙子温热地包裹着我。我极力抬头,地面给我留下的后记忆,是阳光,无比耀眼、遥远。
我在哪里?这个问题恐怕是黑暗中的我每个细胞都在思考的问题。我握
手,感觉到细密的沙粒围绕周遭,一颗颗沙粒之间的摩擦和碰撞都能被神经准确地传递到脑中。我似乎变成了沙子。
沙子怎么会思考?不对,这里哪儿来那么多沙子,我不是在等车吗?我的脑子一片混乱。
“你现在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忽然,我的眼前一团橘红色晃过,带来一阵热浪。
这货是什么玩意儿!我仔细眨了眨眼,当然此时我也没有眼睛。
那东西越来越近,我逐渐看清了它。这看起来根本就不应该是三次元的产物。橘红色的身子不断地燃烧着,尽管我离它很近,却只能感受到轻微的温热。如果一定要形容,它有些像《森林冰火人》里面的火娃没了身子,因此它是一跳一跳地像我挪来的,看着十分滑稽。
“你别笑我,你自己走走看。”它似乎看穿了我,火焰的温度一下子灼红了我的脸,我试着走了两步,准确地说,是爬。
火光之下,我感觉自己只能像蛇一样以“之”字形前进,软塌塌的,似乎还夹带些妖娆。
火娃告诉我,我恰巧遗漏进了它的世界,这个世界重叠在星球的内部,而宇宙中有无数这样的世界,如果狭义地说,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彼此独立,不相往来。因此,我能落进它的世界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它说这是它要建造的后一座城堡,等它走了,我也就能走了。
后,它补充了一句:“按你们人类的说法,你就是下地狱了。”接着它又蹦蹦跳跳地转身了。“唉,你慢点。”我挪动着还不太熟悉的黄色身体,努力跟上。
地底很黑,按理说我所在的地方充满了沙子,而我这堆沙子却意外地独立开来,能够穿梭其中。火娃在的地方能发出光亮。此时我感觉自己像小游戏里的贪吃蛇,为了一块奖品不断改变方向。期间火娃很安静,一跳一跳地前行,我们都没有脸,因此我不知他是何种情绪。
“你陪我一起建城堡好了。”火娃忽然回头,对我说。
此时我仍然不明白身处何处,但随遇而安一直是我的优点,只不过这里哪儿来的城堡?
“到了。”火娃停了下来。我挪动身体向前,滑到了一个洞里,微弱的火光之下我能看到墙上光洁的弧面,然而看不见边。
“这儿有多大?”我看着火娃,它许久也未回答我。火光黯淡了下来。
“大概和你们学校差不多。”火娃告诉了我。
“那我们学校不会塌吗?”“它们不在同一个空间,谈何崩塌。好了,快干活儿吧。”火娃说完便开始教我。
尽管还是有着无数的问题,但现在也问不出什么,我只能好奇地看着火娃。
你到外边吸一口气,沙子自然就会到你身上了,回来呼气,就释放了沙子。”火娃说得很简洁,接着它自己往前面跳,留下我一个。“别愣着,快去拿沙子吧。”它逐渐变成闪亮的一颗星,继而消失不见。
我钻回洞里,按着它说的那样,吸气,大片的沙子从我身子的周围聚集起来,在我的
身旁覆盖上了一层沙衣,我能感觉到外边的沙子不属于我,我的身体能散发出温热,但它们不能,顶多只是传导热量。
背着这沙子,挪动变得更加困难,我只是依稀记着洞的方向,却不知洞到底在哪里。眼前只有黑色,失去了那一点橘红的指引,我发现地底变得大而不可捉摸。
我努力按着记忆的方向回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洞的入口。黑暗中时间失去了概念,我也不知过了多久,甚至连什么时候能回去,也变得无法确定。
无助感喷涌而出,身上的沙子纷纷落下。我大约是在哭吧,我想。但除了哭声与下落的沙子,没有什么能证明我的悲伤。倒不如真化作一滩沙子,也不必为此烦忧了。
“你在哭什么?”火娃出现得十分意外,一晃眼,那橘红的一团已在我的身前。
“我找不到路了。”我告诉它。
“这里不就是车站到学校的路吗?只不过隔了一条马路。”火娃的一席话一下子点醒了我,刚才只顾着跟着它,却没想自己只是走着直路。
“算了,你跟着我吧,别惹事就行。”它的语气显得无奈。我蹭到它的边上,趴着的我只能抬头看它,离得近了,它显得无比高大。
火娃带着我回到了山洞,我还是对这个山洞具体的大小有着无边的兴趣,但火娃就是不带着我完整地参观一圈。它说,我们需要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小部分。看不见的即不存在,莫深究。
“那你为何要建那么大的城堡?”我反驳它,它说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便一直跟着火娃,它平常不说话,但我却不能适应这长久无垠的安静,总是找有的没的问题,或者根本没有问题问它,只是想叫它一声。
“火娃。”“嗯。”我继续低头,玩着外面带回来的细碎的沙子,它们在黑暗中原本平庸,但在火娃的光之下,它们其中的每一颗,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金黄的色彩可与太阳争辉。我看看自己,身上也是这样一般金黄,在火光下平静持续地发光,似乎流淌着圣洁。
我不知何时天黑,只是当火娃干累了的时候,便说可以休息了。我仔细看着它的工程,它也是用身体将沙子吸进来,再小心地一瓢瓢洒出,飘落的沙子如绸带般回旋下落,煞是好看。同时,它要释放巨大的热量将沙子凝固成形,因而它总让我离得远些。在远处看它时,我似乎是能看到它专注而闪着光的眼眸的。
它停下的时候,便回到我的身边,身体又恢复了恰当到能接受的温度。它身上的光热似乎从来不会衰退,只会按照它的需要增减。
“你去住里边吧。”火娃对我说。
“那你呢?”我问它。
“我在外边睡习惯了,不想进去。”火娃说完侧过了身。
“你不在我身旁亮着,我睡不着。”我挪到它的边上,蹭着它表面的外焰,那触感像是柔软的绒毛,哗啦啦地抖落了我身上的沙粒。
“这城堡本就是建给她的。”火娃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上一句。
“她是谁?”我问道,“我们进来说吧。”
我推着火娃进了城堡,这也是我第一次进来,平常我只觉得它做的都是理所当然,都同它睡在外边。
她很美。这是火娃在我身边对她早的评价,我不知她是什么,但大抵也是团火苗吧。我想象着她的样子,想到的却是个身着红袍的白净女子,眉眼含情,红色的嘴唇一如火般。大概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那么多的城堡吧。
火娃说,它和她是同时出现的,那地方只有黑暗,黑暗伴随着它和她的呼吸,只有离得很近的时候才能看清对方。
她后来还是走了,她希望变得更明亮,她想要更多的光芒,而火娃想要的只是眼前这个世界。她走后,火娃却想留住她,于是开始建造它世界里的这些城堡。
我对她一下子心生不喜。可火娃却说她是对的。宇宙那么大,不膨胀,便只能衰微,或者被吞噬。
我对那些过往的事情不甚了解,也不想深究,只想过好现在。但火娃不这么想,现在这座城堡是它要建造的后一座,等建好了,火娃便去地心找她。
它的语气变得有些狂热。我侧过身子,让它出去睡。
“你不是想在我边上吗?”它不解。我只说我在那么耀眼的光下无法入眠。
火娃建造的速度越来越快,三天后,建筑封顶了。它说,要带我去个地方。
我们又一次像贪吃蛇一样挪在地底下,过岩石层的时候,我分散成一粒粒微沙,它裹挟在我身上,挤了过去。时间早已没有概念,它说停下时,我不知过了多久。
它让我别看,我闭上眼。再睁开时,满世界都是橘红的光亮,我们站在一块岩石上,身下是无数的岩浆,稀薄的一层平静缓和,同人间的湖泊并未有多少区别,至多只是在冒着泡沫。但岩浆下面——城堡!我讶异地无法自已。
透过岩浆,我能看到地底亿万座尖顶的黄色城堡。它们由沙子堆成,漫天的火光映照着它们,支离破碎的红黄色盘旋交织,如天幕之上的星云,勾画出万变的形状。而我们正临于天幕之上,像上帝一般俯视着这个世界。
“我们,不是从上面来的吗?”我张大了嘴痴痴地问火娃。
“下面也有可能是上面之上。”火娃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只要从这里下去,便能去寻找她了。”
火娃朝着前面走去,我看着它的火焰燃烧蒸腾。
“你从这里,应该也能出去。”火娃回过身子,告诉我。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我忽然发现那么久,火娃从未问起我的名字。我也不知它叫什么,只笼统地喊它。
“那都只是代号,你们人类才有的东西,我能记住你的面貌,你的举止,你每一颗沙子的固有温度我都能记住,那就够了。”
“按人类的说法,我叫流沙。”我郑重地告诉火娃,“你要记住的。你应该是一台没有灯座的灯火,你好,灯火。”
“无根之火。”灯火思索着这个名字,“你好,流沙。”
“那她呢?她叫什么。”我试探地问道。
“按你们人类的叫法,她叫太阳。”灯火平静地说道。
“太阳!”我惊叹道,“那她的确足够耀眼,但此间景象,能与之争辉。你,走吧。”我回过了头,却能准确地感受到它在我背后的温度,它应当在看我。
“我喜欢过的东西,总是这样,遥远且美好。”灯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它叹了口气,“然而所有的相逢都只是别离的预演。流沙,再见。”
它告诉我跳下去便能回去,之后,我便纵身一跃。我刚回头,已不见它的身影,我好像是少了些什么。
“再见,灯火。”我流淌到悬崖的边缘,无思无想地下落。
无数的沙粒开始分解,每一颗都映着火的光芒。我低头,好像看到了万千的火,正在与我融合。
第一丝的灼烧感,便将我惊醒。我躺在野地之上,太阳的光芒照耀在我的脸上,原来方才的烫意,是她传来的。
它应当已经去找她了。我抬头看着太阳,她真幸运。我站了起来,等下一班公交来。我的眼角,似乎有什么滑落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