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义·衡报.pdf

  • 类 别历史
  • 关键字
  • 发 布2016-05-28 13:18: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天义·衡报.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天义》和《衡报》在1907年和1908年间先后创刊于日本东京,“以破坏固有之社会,实行人类之平等为宗旨,于提倡女界革命外,兼提倡种族、政治、经济诸革命”,不但系统介绍国际无政府主义和早期共产主义运动,首次发表了《共产党宣言》第一章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序言》的中译文,而且最早提出农民在中国革命中的重要作用,提倡男女平等,强调经济独立对女性解放的意义。
校注版《天义》和《衡报》,弥补了近代史研究的一大空白,提供了考证和详细注释,对于研究20世纪中国革命、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思潮的传播、中国知识分子接受马克思主义学说的过程,以及早期女权运动的历史地位和贡献等,无疑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作者简介
万仕国,1962年生,江苏仪征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广陵书社特约编审,长期致力于刘师培研究和地方文献整理工作,先后出版《刘师培年谱》、《仪征刘申叔遗书》、《刘申叔遗书补遗》、《道光重修仪征县志》等,发表论文十余篇。
刘禾(Lydia H. Liu),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比较文学与社会研究所所长、东亚系人文计席终身教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双聘教授。1990年获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学位。英文学术专著有The Freudian Robot: Digital Media and the Future of the Unconscious(芝加哥大学出版社,2010年)、The Clash of Empires(哈佛大学出版社,2004年)、Translingual Practice(斯坦福大学出版社,1995年),中文著作有《六个字母的解法》(2014年)和《语际书写》(1997年)等。

目录
《天義》目錄


卷號
欄目
篇名
作者署名

圖畫
社說
學理
時評
譯叢
來稿
雜記
附錄
女媧像並賛
何殷震
女子宣布書
何殷震
破壞社會論
去非子
公論三則\[含帝王與娼妓、大盜與政府、道德與權力\]
何殷震
李卓吾先生學說
不公仇
偉哉女傑
志達
悲哉男權之專制
志達
請看俄國虛無黨
志達
女爲人妾
志達
百北爾總同盟罷工提議案(譯日人《社會主義研究》第五冊)
公權
巴枯寧學術要旨(節譯日人《獨立評論》第五冊)
公權
嗚乎勞働者(譯幸德秋水氏《平民主義》)
公權
《擊石火》節譯(譯幸德秋水《平民主義》)
公權
日本社會歌(譯意)
公權
論女子受制之原因
陸守民
女媧爲女傑
大鴻
趙威后語
大鴻
異族凌辱女子
大鴻
洪秀全男女平等之制
大鴻
秦會稽刻石
大鴻
酈山女保塞
大鴻
震致留日女學生書
何殷震
續前表

文摘
前言

《天義》“天義”,初稱“天義報”。查該刊第一號、第二號並作“天義報”,然其1908年5月重印合訂本(標作“第一、第二兩卷合冊”)則作“天義”,無“報”字;該刊第一、二號重印合訂本《廣告價目》稱“本報”,其後各期同題多改作“本社”;第三卷《幸德秋水君來函》中稱“天義報”,何震爲此函所加案語,亦自稱“本報”、“本報同人”;第五卷《新刊介紹》“《新世紀》”條,亦自稱“本報”;第八、九、十卷合刊《漢川陳胡志淑女士來函》,何震案語亦稱“本報”;《復報》第十期所載《天義報啓》所附該刊“简章”,“宗旨与定名”有“故名曰‘天義報’”的表述,而《天義》第三卷所附“簡章”,亦無“報”字。據此而言,則此刊初用“天義報”,稱第X號;自第三卷起,卽去“報”字,且稱第X卷。今從其後定稱,名之“天義”。和《衡報》,是1907—1908年劉師培、何震關於劉師培的生平,參見萬仕國編:《劉師培年譜》,揚州,廣陵書社,2003;何震的生平,參見
萬仕國編:《何震年表》,見趙昌智主編:《揚州文化研究論叢》,第七輯,揚州,廣陵書社,2011。旅居日本期間創辦,以宣傳女權主義和無政府主義爲主要內容,頗有社會影響的兩份重要報刊,也是今天研究馬克思主義早期在中國傳播和中國近代女權運動的重要資料。
(一)
1907年2月13日(農曆正月初一),劉師培與其妻何震聽從馬君武建議,應章太炎之邀,與姻弟汪公權、友人蘇曼殊一起,東渡日本,參加東京同盟會本部《民報》撰稿等工作,先後在《民報》上發表《普告漢人》、《利害平等論》、《辨滿人非中國之臣民》、《悲佃篇》等文章,進一步擴大了其在革命黨人中的影響。此時,清政府因孫中山組織南方革命黨人在國內起義,甚爲忌恨,便與日本政府交涉,要求引渡孫中山。日本政府旣不能拒絕清政府的請求,又不願得罪孫中山等人,遂由內田良平出面,通知孫中山在日本政府驅逐令發出之前離開日本,並願資助五千元,另有日商資助一萬元。2月23日,內田良平宴請孫中山,轉達日本政府的意圖。剛到日本不久的劉師培,與章太炎一起參加了此次宴會,與孫中山、宋敎仁及日本無政府主義者宮崎滔天、清藤幸七郎、和田三郎等人相識。孫中山離日後,因爲《民報》經費問題,章太炎與孫中山發生隔閡,引發“倒孫風潮”。此間,劉師培積極支持章太炎,並提議改組同盟會本部,因劉揆一等反對而中止。
劉師培夫婦到東京後,除了積極參與同盟會本部活動外,還主動結交日本、越南、印度革命志士,與張繼、章太炎、蘇曼殊、呂劍秋等共同發起成立“亞洲和親會”。竹內善朔《本世紀初日中兩國革命運動的交流》稱,亞洲和親會“原在張繼、劉光漢的積極倡導下籌建起來,却把章炳麟推於上位,以章炳麟的名義發表了宣言書”(《國外中國近代史研究》,第二輯,342頁,曲直、李士苓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1)。該會宗旨“在反對帝國主義,期使亞洲已失主權之民族各得獨立”,“凡亞洲之人,除主張侵略主義者,無論民族主義、共和主義、無政府主義,皆得入會”,“會中無會長、幹事之職,各會員皆有平均利權”,要求會員“以親睦平權之精神,盡相等之能力,以應本會宗旨”。
隨着孫中山組織的黨人起義不斷失敗,劉師培對孫中山等人依靠會黨力量、實行武裝起義的革命思路逐漸產生了懷疑。劉師培《〈總同盟罷工論〉序》(載《天義》第八、九、十卷合刊,1907年10月30日)云:“若謂矯除宼虐,僅恃綠林之豪,則罔恤民勞,冀興大計,固未之前聞也,奚獨於今而莫然?”是年6月,日本社會黨內部分裂爲軟、硬兩派。以片山潜、田添鐵二爲代表的軟派,主張通過爭取普通選舉權和議會主義實現革命目標;以幸德秋水、堺利彥、山川均、大杉榮爲代表的硬派,極力宣傳無政府主義理論,主張通過總同盟罷工和暗殺活動來實現革命的目標。劉師培夫婦贊成硬派的主張,並迅速接受了無政府主義理論。
1907年6月,何震受斯賓塞《女權篇》的影響,與陸恢權、徐亞尊、周怒濤等發起成立“女子復權會”。同年6月10日,出版《天義》作爲該會機關報,何震擔任該報“編輯兼發行人”,其宗旨是:“破除國界、種界,實行世界主義。抗抵世界一切之强權。顚覆一切現近之人治。實行共產制度。實行男女絕對之平等。”關於《天義》宗旨的表述,大致有兩種版本。此處及下所引爲一種版本,主要出現在1908年5月再版的《天義》第一、二兩卷合冊,1907年10月30日出版的第八、九、十卷合刊,1907年11月30日出版的第十一、十二卷合冊,1907年12月30日出版的第十三、十四卷合刊,1908年1月15日出版的第十五卷,1908年3月出版的第十六至十九卷合刊(春季增刊)上;另一種則表述爲“以破壞固有之社會,實行人類之平等爲宗旨,于提倡女界革命外,兼提倡種族、政治、經濟諸革命”,主要出現在1907年6月15日出版的《復報》所載《天義報啓》以及《天義》第一號、第二號初印本和其他各卷中。據該刊所載簡章,其出版週期,“每月本擬刊印三冊,因排印延期,暫定爲每月二冊”。其篇幅與欄目,“每冊以二十頁爲限,首圖畫,次社說,次學理,次時評,次譯叢,次來稿,次雜記,均以醒世覺民爲主”。其資金來源,則“暫由發起人籌捐開辦。如有捐助五元以上者,奉酬二份,以一年爲限;十元以上,則以二年爲限;二十元以上,則奉酬三份,以三年爲限;三十元以上,則永遠奉酬。均推爲名譽賛成員”。其報價爲“每冊售洋一角。訂一月者,金一角八分;半年一元五分;全年二元。郵費另給。凡經售者十分以上,八折;四十份以上,七折。惟需按期付款”。
此時,經張繼介紹,劉師培、章太炎與幸德秋水爲代表的日本無政府主義硬派建立了聯係,並與張繼等共同發起成立“社會主義講習會”,公開宣傳無政府主義、社會主義思想。1907年6月25日出版的《天義》第二號上,刊登了《社會主義講習會廣告》,稱:“近日以來,社會主義盛於歐美,蔓延于日本,而中國學者則鮮聞其說。雖有志之士,知倡民族主義,然僅辨種族之異同,不復計民生之休戚。卽使光復之說果見實行,亦恐以暴易暴,不知其非。同人有鑒於此,擬研究社會問題,搜輯東西前哲各學術,參互考覈,發揮光大,以餉我國民。又慮此義之不能普及也,故創設社會主義講習會,以討論斯旨。”該會於1907年8月31日舉行首次集會,到1908年3月《天義》出版第十六至十九卷合刊(春季增刊)爲止,共集會9次。該會的活動情形,大多通過《天義》的記載而得以保存。
(二)
1908年4月,劉師培以何震名義發行《衡報》,託名澳門平民社出版,劉師培擔任編輯,其宗旨是:“一、顚覆人治,實行共產。二、提倡非軍備主義及總同盟罷工。三、記錄民生疾苦。四、聯絡世界勞動團體及直接行動派之民黨。”同時,社會主義講習會改名“齊民社”,先後組織6次活動;又舉辦世界語講習班,聘請千布利雄講授。此時,日本政府正鎭壓國內的無政府主義者活動。《衡報》的出版發行,自然引起了日本警視廳的注意。8月21日,日本麹町警察署傳喚劉師培夫婦,認爲《衡報》發行手續不全,要求正式發行前補齊有關手續。8月31日,日本麹町警察署再次傳喚劉師培,要求9月8日前交納保證金,方可正式發行。劉師培夫婦四處奔走籌款,至9月8日,僅籌集到警察署要求的一半保證金。次日,日本麹町警察署發現《衡報》託名澳門平民社出版、實際在其寓所發行的問題。9月15日,劉師培勉强交齊保證金,獲得正式發行手續,並將《衡報》第十一號改作新一號重新發行。然而該號所載克魯泡特金的文章,在翻譯時發生錯誤。參見竹內善朔:《本世紀初日中兩國革命運動的交流》,見《國外中國近代史研究》,第二輯,349頁。據1908年12月1日發表於《朝日新聞》的《發賣頒布停止》稱,查封《衡報》的理由是:違反《新聞紙條例》,刊載中國勞民協會章程、村落共業制於各國、苦魯巴金氏對於集產主義賃銀制之評論、苦魯氏對於强制勞動之評論、美清同盟與社會革命、世界人民之大惡等。這可能卽是所謂《衡報》新一號的主要內容。10月10日,日本警方以妨礙日本治安爲由,正式查禁《衡報》。1908年10月13日,衡報社在《朝日新聞》上刊發《衡報廢刊》啓事,稱:“本報第一號出版後,被內務省禁止發賣。茲同人議決,將行廢刊,故特豫爲聲明。十月十一日。”《天義》也隨卽正式辦理了停刊手續。關於《天義》停刊的確切時間,筆者目前缺少直接的史料。承陳力衛先生相告,該刊雖自1908年3月後未出新刊,然直至《衡報》停刊稍後,方正式辦理停刊手續。不久,日本政府以“提倡無政府主義,擾亂社會治安”查禁了《民報》,章太炎被提起公訴。參見曼華:《同盟會時代〈民報〉始末記》,見黃季陸主編:《中華民國史料叢編·民報》,第1冊,台北,“中央”文物供應社,1969。11月上旬,劉師培全家先後回國。
(三)
《天義》自1907年6月10日出版第一號,至1908年3月出版第十六至十九四卷合刊(春季增刊),前後共出刊十九期,共刊發圖片三十餘幅,文章二百餘篇。連載文章以一篇計,不含封頁、插頁的內容。《衡報》統計同。《衡报》目前存刊九號現存《衡報》第九、十一號均未見到。,共刊發圖片五幅,文章二百餘篇。各卷號目錄見下表。欄目名稱、各篇順序、作者署名,均從原刊正文。原刊題下附注者,以“()”標示;篇名、欄目名稱未標出,由校注者補出者,以“\[ \]”標示。分期續載者,按期列目,故與前連載文章以一篇計者,其總數不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