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别人那里听说,你曾喜欢过我.pdf

从别人那里听说,你曾喜欢过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从别人那里听说,你曾喜欢过我》我只觉得自己是一朵盼望你垂青的木棉花,像诗人的句子里写的一样,日复一日地挂在枝头某个不起眼的地方,默默不语。
盼望被你看见,又害怕被你看见,更怕你明明看见了,却似根本没有看见。
周棉,喜欢你,大概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也是最无畏的事。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董如意,我知道时光其实最狠。所以,我不想说我有多么怀念你。
怕一说出来,你就会在我的记忆里变轻,然后轻飘飘地散去。
——《樱花街欠了一公升眼泪》

编辑推荐
《从别人那里听说,你曾喜欢过我》我想就这样,永远地被锈在想念你的时光里。
暗恋女王凌霜降 纯美诠释,每一段心动从盛开到落幕。
暗恋如一场隐秘而伟大的戏,从头到尾,舞台上都只有你自己。

赠送最新纯美暗恋长篇小说《漂洋过海来看你》48P口袋本。

作者简介
凌霜降,新浪、腾讯知名博主,杂志写手,长篇作者。白天狂野暗夜沉默的天蝎座女巫,北方度夏南方过冬的候鸟型动物。四肢不勤,身无所长,唯有一双清醒的眼在每天观察世间的情爱男女。已出版:

《灰姑娘的星动时代I艺路星碎》《灰姑娘的星动时代II艺往情深》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樱花海——因为喜欢你,借着你的光,我看见了以前从未见过的世界

九封天堂来信
飘洋过海来看你
樱花街欠了一公升的眼泪
所有终将消逝,唯你依然如故
听说
单车之夏
最好的时光遇见你
我在你的故事里缄默不语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第二章 梦与花——你是上帝派到人间最好的天使

1999年夏天的天使与海豚
朝颜的另一个名字
不要忘记顾小卡
冬瓜西瓜不是瓜
凤仙花的忧伤


第三章 蔷薇泪——终不能幸免与这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告别

爱的绿豆糖水
你只是从来不知道我也很爱你
让我抱抱你
时恩,好久不见
我亲爱的小男朋友
我愿一辈子被你依赖
中年美少女黄蔷薇
终不能幸免与这世界上最喜欢的你告别

文摘
你收到过来自天堂的信吗?
我收到过。


九封天堂来信



第一封信,是我住进香樟街53号的第二年的夏至那天寄来的。
香樟街53号的房子有两层,楼下出租给了卖字画的罗叔,我住楼上。
邮递员送信来的时候,我买了一些水果回来,右手一兜桃子,右手一个西瓜。罗叔对邮递员用手指了指我,说:“那就是叶小桐。”
“叶小桐吗?有你的信。请签收。”邮递员是一个面目有些孤苦的小哥,他把信递给我的时候,毫无笑意。
“谢谢。”我用提着桃子的手接过信,也没看,就上了楼。夏天的开封,炽热。我洗了个澡后就困了,午睡醒时,窗外斜阳夕照,香樟街已霓虹闪烁,热闹的夜市开始了。
我拉上窗帘隔音,想洗一个桃子的时候,才发现了那封信,居然是用钢笔写的地址与姓名,竟然不是打印的公函么?
我啃着桃子,打开了信。
信并不长:
叶小桐。不知道此刻在读这封信的人会不会是你。如果是你,那应该多好。如果不是,也没有关系。如果有兴趣,就当别人的故事看一看。如果无意,便不必再拆开。
叶小桐,我发现了一间叫时光邮递员的店。他们说,我写的信,想在什么时候寄出去都可以。一百年后寄也可以。
我决定给十年后的你写信。
愿神垂怜眷顾你我。
赵樟和写于2001年6月22日
我拿着那页信纸,呆呆地坐在原处,咬了一口的桃子落在地上,也没有去捡。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我泪流满面地听到了自己悲切的呜咽声。


一年前,我决定从日本京都回开封工作。父兄都对我不去北京而回开封十分不解。
我们家原来就住在开封城边上某一个村子里,后来村子拆迁,我的父亲与兄长拿了钱去了北京做生意,就全都留在了北京。所以,我的故乡虽然在开封,但开封城已经没有我的家了。
香樟街53号是我的朋友香和子家的旧房子。香和子与我在京都算是他乡遇故知,她比我大三年,让我叫她姐。她说:你是回开封,又不是去哪儿。姐叫你住你就住。
香樟街其实很小,从街头到街尾,不过九百米。街道两旁都是民国时期的老建筑,西式与中式完美结合小洋楼。一般人是住不起香樟街的房子的。比如我们家。我十几岁时经过香樟街,眼睛里全都是艳羡的光。又惊艳,又羡慕。
回来后我花了三天仔细地打扫与布置房子,装了新的窗帘,在阳台种了花草,用毛巾把老旧的原木地板擦得光洁鉴人。收拾好后我拍了照片给香和子看,她惊叹地说:“哎呀,就和赵樟和住的时候一样干净整齐呀。”
然后,香和子被我忽然汹涌而出的眼泪吓着了:“怎么了?”
我说没事,我只是想你了。
其实,我只是想赵樟和了。赵樟和,十年之后,我居然还是这么没出息,听到你的名字仍会泪落。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给我写信。
十年之前,我们几乎没有交集。你怎么会给我写信呢?
2001年我十七岁。第一次见到你。
我做为我们学校的优等生,去友校参观。你是升旗手,穿一身白色的制服,腿笔直地站着,像一棵迎着风的树。清晨的阳光下,少年的侧颜刀刻雕琢般精致而柔和。
心混乱地跳动着,我觉得自己有几秒钟的时候都忘记了呼吸,我听不见雄壮的国歌声,我看不见飘扬的国旗,我没出息地被红旗下的少年摄走了心神。
然后,我丢人的晕倒了。引起了一小片的混乱。我不知道你是否看向了混乱是否看到了我。
我只愿你没有看到。我穿着肥大的校服晕倒在地引起混乱的样子一定又狼狈又可悲,我不想我们的初面是如此不堪的样子。
虽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对于你是否看见了我为何那么在意。
也许,你写信给的那个叶小桐,并不是我这个叶小桐?
我打电话问了香和子,还去问了整个香樟街的邻居,最后去查了你的学校与我的学校前三届后三届的毕业名单。
叫叶小桐的人,就只有我一个。


第二封信,是在两个月后寄来的。
那天的工作很密,回去时夜市都要结束了。罗叔正要收摊关门,看到我,说今天送来了一封我的信,就放在柜台上。
开封市香樟街53号,叶小桐收。我拿着信跑上楼的时候,急得被楼梯绊了一跤。手掌擦破了皮渗出血珠,我没管,几近手忙脚乱地打开抽屉,拿出了两周前那封信,还有几张已经陈旧的稿纸。我用颤抖的手,一一把它们展开,仔细地对比着上面的字迹,生怕自己遗漏了一分一毫的相似之处。
竟又一模一样。是,我怎会疑心自己认错。这必定是你亲手写的信没错。是你亲手写给叶小桐的信没错。是你写给我的信没错。
这封信也很短,只有一句话:
叶小桐,今天在天波杨府门外的第五棵树下看见你了。想过去问你一句:你匆匆忙忙地跑着要去哪?
后来,没有去问。
赵樟和写于2001年8月27日。
赵樟和,你知道不知道,已经二十七岁的我,二更半夜的拿着你写于十年前的信蹲在地上呜呜地哭的样子有多傻?


原来你真的发现了我。
2001年暑假的最后一天,我在香樟街口那间小吃店,像一个跟踪盯梢的特工,无所事事又假装无意地等了三个小时。
你终于出了门,大约是约了朋友见面。你没有搭乘交通工具,从香樟街走到书店街,穿过书店街又拐进了御街,从御街去了天波杨府。
你的朋友是几个男孩,他们似乎从外地来游玩。我贴在一棵树后面,看你和他们站在路边谈笑风生的样子,鹤立鸡群的挺拔秀气,真好看。
你的目光向我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我很慌张,转身走的样子一定接近了逃跑的姿势。
赵樟和,那一天,我没有要去哪里。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着急着要去做的事情。我只是想去看看你。
我等了三个小时,终于看见了你,然后我的脚就和我的心分离了。我的心说:看到了就好,回去吧。我的脚却固执地要跟在你身后走一段。再走一段。再走一段。
很多年后我回想起那两年的时光,竟然觉得又狼狈又美好。狼狈是因为我对自己忽然暗恋上你这件事情束手无措。美好是因为那些时光里,你一直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