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氏藏本九成宫碑.pdf

田氏藏本九成宫碑.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田氏藏本九成宫碑》由天津杨柳青画社出版。

作者简介
田蕴章,字存文。蟠逸斋主人。河北省河间市人。1945年生于天津。现为南开大学教授、书法研究生导师、第十一届天津市政协委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曲协会员、天津市书协名誉理事。幼承家学,始攻欧书,长于楷法.....

序言
大凡临摹碑帖者,必依善本而从之。然善本之谓则多以名人题跋或藏印为据,居者宝之,缺者漠之。至其题跋之真伪、拓本之精粗则少人考究。家藏旧拓穴九成移全无上述痕迹,除临摹功用之外,似少市易之利。然予却视为家珍拱璧,纵有世称《九成》拓本之最者——明·李琪藏本,亦不肯易之。何也?所谓善本,当以旧而精为要。旧者,谓拓本距书家生年愈近者,其泐损愈少者为佳;精者,谓同一碑刻,同一年份,因其拓工技艺之高下,则拓本精粗迥异。是故旧而精者方可称善。试以今大行于市之影印穴李琪本移与穴家藏本移互作对照,则优劣立见:
穴李琪本移残缺甚重,首页“醴泉铭”之“醴”字,二页:八年”之:兰字,四页“胶葛”之“胶”字,十二页“百姓”之“姓”字,十四页“爱一夫之力”之“爱”字,二十一页“在乎一物”之“乎”字,二十二页“踌躇”之“踌”字,二十三页“俯察”之“俯”字,二十五页“东流”之“流”字,二十七页“玄泽之常流”之“之”字,二十九页“上及太清”之“及”字、“中及万灵”之“中”字,三十一页“出京师”之“出”字、“痼疾”之“疾”字,三十三页“推而弗有”之“推”字,一十五页“属兹书事”之“属”字、“国之盛美”之“之”字,三十六页“词曰”之“曰”字,三十七页“绝后光前”之“光”字,三十八页“书契”之“书”字、“冠冕”之“冠”字,四十页“资始”之“资”字,四十六页“戒溢”之“溢”字等近三十字皆漫漶不可复识。而上述诸字于穴家藏本移中则基本字形完整《图二。另见穴李琪本移首页“秘书监”之“秘”字,二页“皇帝”之“皇”字,六页“良足”之“足”字,十页“北拒”之“拒”字,二十页“水源”之“源”字,二十三页“高阁之下”之“下”字,二十四页“东流”之“东”字,二十五页“贯穿”二字,二十七页“轧象”之“象”字等,皆泐损大半,必以上下文串读方可辨识;而于穴家藏本移上列诸宇,基本清晰《图二》。此外,穴李琪本锣剜刻痕迹严重者达十处之多,如首页“醴泉”之“泉”字,十页“轮台”之“轮”字,二十七页“盖亦”之“亦”字,三十二页“卿士”之“士”字,三十八页“开辟”之“辟”字等,面目全非,其中尤以二十七页“轧象”之“轧”字为甚;穴家藏本移中“轧”字之“日”微见中有竖式泐痕一道;而于穴李琪本移中,竟将泐痕误剜为一竖昼,使“轧”变为“轧”(图三》,此大谬矣!至于穴李琪本移局部剜刻失真,更随处可见,不胜枚举。穴家藏本移虽亦有轻微剜刻之处,但整体无失,纵观完册,气势挺拔爽目,点昼清秀喜人。罗公振玉若见此,必复甲“甫一层观,精光射十步之外”。此其一。

文摘
插图:

田氏藏本九成宫碑

田氏藏本九成宫碑

内容简介
《田氏藏本九成宫碑》内容简介:大凡临摹碑帖者,必依善本而从之。然善本之谓则多以名人题跋或藏印为据,居者宝之,缺者漠之。至其题跋之真伪、拓本之精粗则少人考究。家藏旧拓穴九成移全无上述痕迹,除临摹功用之外,似少市易之利。然予却视为家珍拱璧,纵有世称《九成》拓本之最者——明•李琪藏本,亦不肯易之。何也?所谓善本,当以旧而精为要。旧者,谓拓本距书家生年愈近者,其泐损愈少者为佳;精者,谓同一碑刻,同一年份,因其拓工技艺之高下,则拓本精粗迥异。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