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pdf

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编辑推荐:我们的祖先到底是怎样进行避孕的呢?至今仍被使用的避孕技巧及其相伴随的道德观念又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德国医学史家查阅大量文献资料,试图呈现避孕方法发展的脉络,分析避孕技术的发展与世俗社会、宗教领域、个人关系是如何产生相互作用,记录了人类是如何从古老的节制生育走到现代的计划生育的全过程。

媒体推荐
欧洲中世纪的医生常常把女人的一生被分做七个阶段:出生、月经来临、破身、怀孕、生产、受乳,以及停经,尽管这种区分过分强调女性母职的天性而忽略了女性本身,但也恰恰是这些生理特征成为女人之殇。
《避孕》一书中记载了女性先驱玛格丽特•桑格的一段话:“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将这种罪恶连根拔除,我要改变那些受苦受难的母亲们的命运”。她终身为女性的避孕事业而奋斗,是源于她母亲以及她做护士时期的见闻,她还曾经说过:“她们的身影仍出现在我眼前——这些贫苦、虚弱、病魔缠身却年复一年继续怀孕的女人,就像生产机器”。直到今天,即使当代女性已经大量减少了生育的儿女数量,但另一方面,每天还是有许多意外怀孕的女性进行终止妊娠,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女性是避孕失败风险的承担者,也容易受到避孕技术的伤害。作者为我们展现的避孕历史里,古代的女性为避免怀孕可能要喝各种草药调制而成的稀奇古怪的饮料;要把鳄鱼粪、大象粪或者其他被认为有效的物品置入阴道内;要制作奇怪的熏药熏阴道;如果事前没有采用任何避孕措施,还要在射精之后剧烈地运动,或使用“灌洗器”清洗阴道。在性生活中,因为怀孕的顾虑而惴惴不安,提心吊胆;因为没有避孕成功,还要忍受堕胎的后果;如果无力抚养还要将生儿遗弃,骨肉分离。使用这些并不可靠的避孕方法的同时,还要受到道德伦理和宗教的批判,要进行忏悔。
书中关于女性解放运动中的一句口号令我印象深刻——“我的肚子属于我”。古代各种匪夷所思的避孕方法固然令人充满好奇。然而通过现代科学发展,和医学对人体的深入研究,才有了现代相对可靠而且廉价的避孕技术。现代避孕方法的进步本身就是女性解放运动推动的,是女性争取自身命运的胜利,客观上使女人拥有了生育控制权,可以自由选择生育子女的时机和数量,不会因为女性特征而丧失本属于自己的工作和机遇。在不用为怀孕的后果担惊受怕以后,女人还拥有了享受性爱的权利,更多地感受性的欢愉,感情和婚姻也得到了升华。可以说,避孕解放了女性的身体,才可能成为与男人平等的“人”。避孕方法反过来成为女性解放运动的重要推手,它的意义不下于女性选举权的获得。
从今天,避孕是女性的保护伞,我以为应该是不惜一而再,再而三的呼吁。在避孕方法方面,书中为我们展现了各种不同的方法,都各有利弊,在选择时也会受到男女地位、外界力量的影响。如果从性生活中所承担的责任来来看,有的方法只需性交的一方来承担,如结扎、子宫内避孕器、避孕药等;而如性交中断法、避孕套等则需性伴双方配合。无论避孕的技术走向何方,它所采取的手段应该是尽可能天然的方式,最顺应男性与女性身体生理结构的方式。在中国,人口问题始终存在,计划生育是根本国策,控制生育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共识,然而无论对于未婚还是已婚的女性,恐怕更重要的是尽可能地了解避孕方法的可选择性,以及不同方法之间的优劣。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罗伯特·优特(Robert Jütte) 译者:关自翔

罗伯特·优特(Robert Jütte),德国罗伯特博世基金会属下的医药史研究所所长,近现代史教授,《医药、社会与历史》杂志负责人,联邦医生协会科学咨询委员会主席团成员,犹太研究协会主席,著作包括《堕胎的历史》(1993),《替用药的历史》,《感官的历史》。

目录
前言 7
导论 10
性爱艺术:避孕的早期艺术
古代的计划生育? 26
宗教的繁殖伦理 36
古典时期公开的秘密 57
古典文学中的避孕主题 67
避孕:避孕栓剂和草药 75
中世纪及近代早期对避孕的镇压
历史人口学的出现 88
计划生育的开始 95
女性的怀孕及避孕知识 104
“罪恶的肉体”的神学观 120
避孕的旧方法与新技巧 138
19世纪性科学:道德和政治层面的讨论
新马尔萨斯主义及其人口论 156
启蒙小册子和它的读者们 171
性政策:控制越强,抵抗越大 189
传统与现代之间的避孕实践 200
生育控制在20世纪的“民主化”
避孕成为女性解放的标志 214
避孕的“国家化” 233
性伦理的嬗变 247
新旧避孕方法的走向 262
展望
“男人服用的避孕药” 284

序言
避孕这一主题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就连历史学家也不例外。当我产生写这样一本书的想法时,我想起了我的青年时代。那时是20世纪60年代,到处蔓延着性启蒙浪潮(如奥斯瓦特的性启蒙电影,《明星》和《精准》杂志上的一些报告,另外还有我们在生理课上学到的一些干巴巴的性常识)。性启蒙运动还蔓延到了信奉天主教的藻厄兰地区(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但是很快就消退了。然而,我对当年发生的一件事至今仍记忆犹新。那时我正在父母的衣柜里寻找我的手套,在一堆刚刚熨过的并叠得整整齐齐的干净衣服里,我发现了一本小册子。小册子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但内容倒还是记得很清楚——那是一本关于避孕的指导书。虽然只有寥寥可数的几页纸,但是书中列出了当时已知的最重要的几种避孕方法。书的作者则无从知晓。事后我猜测,那应该是某个生产避孕套的公司的宣传小册子,因为书中对避孕套这种避孕方法的描述所用的笔墨远远超过了其他方法。总之,那时正处于青春期的我面红耳赤地读完了这本小册子。我母亲把它藏得这么好,就是不想被我看到,然而她还是没法阻挡住我好奇的目光。这可以说是我的第一节性常识课,并且影响深远。和我的同代人一样,我当然也没从父母那里接受性教育。众所周知,从生理课上的理论到第一次胆怯的性经历是一个非常大的跨越。
当时,在家里谈论性是一种禁忌。我只能在其他地方才能搞到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如在街上或学校里我经常有机会了解到一些相关的零零碎碎的知识。直到有一天,一个女同学和同年级的一个男生不小心怀了一个孩子,我和其他人才渐渐明白,就算是在学校里我们也要渐渐开始学习生活。当然,这里所说的“学习生活”跟那些善意的教育家们从古至今对我们的期望截然不同。
后来,我进一步学习和研究古代人口学。在读了社会历史学家亚特互•伊•茵禾夫的科学论文以后,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20世纪的人口控制在我家里也体现出来了。我的祖母在婚后的14年里生了8个孩子。如果我的祖父不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因肺炎而死于壮年,那么他们肯定还会生下更多的孩子。由于孩子太多,爷爷活着的时候家里的经济状况已经很糟糕了。那时候很多工人家庭都是这样的状况。我外祖父母同样也是天主教徒,和我祖父母一样来自社会下层。外祖父母家只生了6个孩子,其中一个在6岁的时候夭折了。在他们的下一代中,也就是我父母一辈,除有一个例外,其他几家都没有生超过3个孩子,而且一般都只有两个孩子。可以说,人口控制和这种家庭变小的趋势在我的家族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只是那时我只是个青少年,我从来都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直到成年以后,我才从我那生于世纪之交的姑妈那里了解到,她小时候因为祖父母家里孩子太多,确实遭了很多罪。
从80年代开始,对近代医药档案的一系列研究激发了我对“避孕”这个课题的兴趣。我的一本文选《堕胎的历史》(C.H.Beck出版社,1993年出版)可以说就是本书的前期准备。除此之外,瓦尔特•延斯特别加强了我撰写这本关于避孕历史的书籍的信心。安娜丽莎•薇薇安妮博士则担当了经纪人的角色,她的说服力使这个模糊的项目终于能够付诸实践,在此我也想对她的审稿表示衷心的感谢。另外我还要特别感谢罗伯特博世基金会属下的医药史研究所的图书馆管理员们,寻找文献的过程异常困难,但是她们给我提供了莫大的帮助。我还要感谢的是我的科学助手丝莉薇安•汉娜-荣巴赫博士,她做了很多文献的搜索工作并给本书的标题提供了建议。我的儿子丹尼尔也做出了他的贡献,使本书的语言对年轻读者来说变得更明白易懂。
斯图加特,2002年秋天
罗伯特•优特

后记
鳄鱼粪、鱼鳔、避孕药……
从原始生活的经验积累,
到现代的科学研发,
人们探寻避孕方法的脚步从未停歇。
避孕究竟是淫欲罪恶的掩体,
是谋杀生命的恶行,
是身体解放的象征,
还是人口控制的手段?
经历了数千年角色的变换,
避孕也从古典时代的私人秘密转变为当今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

文摘
版权页:

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

插图:

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

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

女性的怀孕及避孕知识
“女性的秘密”
当时的女性也许真的拥有很多秘密的、不对外宣扬的知识,而这种知识都是通过口头传播的。最近的性别研究发现,在近代以前,女性生活圈里有着一种“女性性文化”(帕特里西亚·克劳夫特),这种性文化讲述的主要是关于避孕、怀孕以及生育的事情,并且主要流传于已婚妇女之间。然而,很多资料显示,不少未婚女性也都可以了解到这种知识。瑞士一个名叫玛格丽特·斯特勒林的女仆就曾经在法庭上陈述道:“她(指玛格丽特)躺在床的最边沿,薇列娜躺在中间,乌尔斯·格罗姆德躺在靠墙的那一边。薇列娜喊着,‘天呐,耶稣保佑我!我什么时候就要生孩子了!’玛格丽特却回答道,‘这样是不会怀上小孩的。’”虽然这里并没有详细提到避孕的具体方式,但是从这个资料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就算是在特殊情况下,年轻的未婚女性也可以在男性面前坦然地谈论关于避孕的事情。那么,乌尔斯·格罗姆德又是采取怎样的方法使薇列娜·西蒙不至于怀孕呢?法庭的档案记录暗示性地指出了这一点。他在审判中承认,他上了薇列娜的阁楼,躺到了她的床上,但是“只是部分地进入她的体内”。这里指的应该是“抽回法”。这种方法在当时的婚外情以及婚姻关系中都褂到非常广泛的应用。
在18世纪晚期的一本情色小说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与上面相似的对话场景。这本小说的名字听起来非常暧昧,叫做《莉娜一真诚的忏悔,还是肉欲的欢乐》,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该书的作者是匿名的。书中描写了一些性饥渴的贵妇,她们想要考验一个女仆:“我们要询问她关于爱的秘密的问题,看看她是否已经懂得这方面的事情。”
很少资料显示,男女之间,特别是未婚男女们会在性交前公开谈论怀孕的可能性。
然而,很多德国的法院审判案卷里不时也会提到男女在害怕不小心怀孕的时候是如何和对方沟通的。1777年,来自胡特希威勒(今天的萨尔州)的芭芭拉·施密特和她的哥哥一起出现在法庭上,她想要证明她和彼得·奇姆尔的“野婚”的合法性,因为她已经陷入了麻烦之中。芭芭拉在法庭上陈述说,她经常和她的情人谈论不小心怀孕的可能性,“她提醒他,怀孕是危险的。

内容简介
《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是中国大陆引入的第一本介绍数千年人类避孕历史的书籍,它追溯了人类控制生育发展的历史,展现了地球上不同文化圈如美国、欧洲、印度,以及不同的宗教如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避孕方式和态度,并论述了与避孕相关的人口统计及人口政治因素。作者搜集了详尽的材料,包括古代的档案文件、医生的记录、避孕指导手册等等,全书配有大量珍贵的历史图片和绘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