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pdf

调皮王妃.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她,尹晴柔,无父无母,依靠云州的宋家班生存。
她是传说中笨手笨脚,被大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跟班。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她引以为豪的求生之道。
然而有一天,宋家班在前往京城的路上遭遇山贼。
面对残忍的杀戮与满目的鲜血,她内心只有一个信念——不能死。
她拼命逃跑,意外坠落悬崖。
等待她的居然不是死亡,而是当朝凌奇王宽厚的怀抱……

他,谢延奇,大周朝三皇子、颇具才情的凌奇王。
他英俊神武,武功不凡,却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来历不明、从天而降的女人砸中,而且不仅砸中,还被砸晕!
砸晕也就罢了,一醒来还被这女人调戏和强吻!
他又惊又怒,试问普天之下,谁敢对他如此无礼?
他暗暗握紧双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编辑推荐
从天而降入王府,梦里梦外遇美男。
一逃再逃还要逃,意外成为准王妃。
打了王爷不要紧,步步惊心宫闱间。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夜北作品系列:《绝世无双1》《绝世无双2》《绝世无双3》《绝世无双4》《绝世无双5》《绝世神医1》《绝世神医2》《绝世神医3》《绝世神医4》《绝世神医5》
阿彩作品系列:《凤凰错1》《凤凰错2》《凤凰错3》《凤凰错4》《凤凰错5》《帝医风华1》《帝医风华2》《帝医风华3》《帝医风华4》《神医帝妃》
北棠作品系列:《血族•邪瞳》《血族•邪医1》《血族•邪医2》《血族•邪医3》《血族•邪医4》
苏小暖作品系列:《一世倾城1》《一世倾城2》《一世倾城3》《一世倾城4》《一世倾城5》《盛世风华》

风行烈作品系列:《傲风1光芒大陆Ⅰ》《傲风1光芒大陆Ⅱ》《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Ⅰ》《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Ⅱ》《傲风3诸神大陆Ⅰ》《傲风3诸神大陆Ⅱ》
悦读•典藏系列:《除了我你还能爱谁》《木槿花西月锦绣1》《木槿花西月锦绣2》《木槿花西月锦绣3》《木槿花西月锦绣4》《木槿花西月锦绣5》《木槿花西月锦绣6》《云狂(白金纪念版)》《白发皇妃(白金纪念版)》《11处特工皇妃(白金纪念版)》《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白金纪念版)》《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白金纪念版)》《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白金纪念版)》

名人推荐
“生死盟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延奇对睛柔说的重要且感人的一句话。是啊,有谁不想与爱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呢?开始王妃的调皮是此书的重点吧,可是除了几次逃婚是因为王妃的调皮外,其余的大部分作者所展现的还是两个相爱的人缠绵悱恻的爱情。所以我们不能把它看为是一个喜剧,中间太多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的滋味穿剌在其中,让每一个读者都揪心不已,纠心于王爷的痴,独孤芜的执著,幕容伊允的单恋,睛柔的爱不能言。悲伤充斥了原来的欢笑,让每个人跟着他们喜怒哀乐。

——小七

作者简介
原著者简介:
琳听,阅文集团旗下红袖添香原创网专职作家,著有《调皮王妃》、《公主的骄傲》、《逃婚太子妃》、《翘家妈咪》等六部作品,其中《调皮王妃》被拍摄为古装电视剧在乐视网播出,深受读者和观众的喜爱。

改编者简介:
有熊氏,阅文集团旗下红袖添香原创网人气作家,迄今创作三部作品,近千万字。

目录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从天而降入王府
第二章 梦里梦外遇美男
第三章 一逃再逃还要逃
第四章 意外成为准王妃
第五章 打了王爷不要紧
第六章 宫闱间步步惊心
第七章 糊里糊涂动了心
第八章 紧张筹办天子宴
第九章 这个寿宴很诡异
第十章 为伊人煞费苦心
第十一章 大婚在即故人来
第十二章 恍惚间一吻定情
第十三章 婚礼上横生枝节
第十四章 原来她也会不舍
第十五章 饭桌上醋意汹涌
第十六章 斗智斗勇万花会
第十七章 为情敌两肋插刀
第十八章 王府的篝火盛会
第十九章 皇储之争见端倪
第二十章 旧仇新恨一起报

下册
第二十一章 竟敢霸占她的床
第二十二章 神秘的冥敛宫主
第二十三章 谁才是幕后主使
第二十四章 动了真情的棋子
第二十五章 从王妃到太子妃
第二十六章 再次选择了逃离
第二十七章 为了爱舍命相陪
第二十八章 终于再幸福相拥
第二十九章 青梅竹马的归来
第三十章 隐藏多年的真相
第三十一章 他的痛苦与为难
第三十二章 选择退出遭软禁
第三十三章 那些尘封的往事
第三十四章 皇宫内惊天之变
第三十五章 她成他的阶下囚
第三十六章 冥敛宫主竟是他
第三十七章 两个男人的厮杀
第三十八章 为了她舍弃一切
第三十九章 助他以臂定天下
第四十章 最后的半颗解药
尾声 一生一世一双人

文摘
第一章 从天而降入王府

每个人都有梦想,尹晴柔也不例外。
身为宋家班的当家台柱孔双双身边的小跟班,尹晴柔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变成像孔双双那样的当家台柱。
特别是这个时候,看着在临时搭建的戏台上,正与人排戏的孔双双引来阵阵喝彩声时,尹晴柔心里更是羡慕不已。她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变成万众瞩目的存在。
只可惜,现在的她,距离这个梦想实在是太远了。
用宋家班班主宋老大的话说,这个距离,约等于宋家班和京城之间的距离。而此时,宋家班所在的云州,与京城可是有着千里之遥。
宋老大的这番话,当时让尹晴柔深受打击。不过最近,尹晴柔距离她的梦想却似乎越来越近了。
倒不是说她学艺有成,终于能够登台表演;也不是老天开眼,让她终于受到了宋老大的重视,准备将她当成未来的台柱来培养。而是在不久前,宋老大突发奇想,决定要让宋家班远去京城发展。
如此一来,宋家班离京城已经不远了!
尹晴柔忍不住在心里嘿嘿笑了两声。
不过,宋家戏班虽然在云州发展得非常不错,但是要想在京城立足却是不易。为了去京城之后能够一鸣惊人,宋老大特意花大价钱,请人写了一出新戏。
宋老大希望这出新戏能在戏班抵达京城之前排好,因此从云州到京城的途中,每每扎营落脚歇息的时候,宋老大都会让班众们排戏。
就像现在一样。
尹晴柔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满眼崇拜地看着在戏台上排戏的孔双双,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又开始幻想她的那个美梦……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突然吹来,地上的尘土瞬间被扬起,朝着戏台上的众人袭去。
刹那间,戏台上的人乱作一团,孔双双当然也遭了殃,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惊慌地大喊:“停停停!尹晴柔,尹晴柔!”
“不好!”尹晴柔听到孔双双的叫声,赶紧从宋老大等人身后冲出来,朝着孔双双跑过去,“双双姐,你没事吧?”
“你觉得我会没事吗?”孔双双不耐烦地叫道,“水!给我水,快点儿!”
“哦,好好好……”尹晴柔点点头,连忙将手中的茶杯递给孔双双,“双双姐,给你水!”
孔双双只是伸着手,没有去接,催促她道:“快倒!”
“啊?”尹晴柔愣愣地看着孔双双的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孔双双更加不耐烦地叫道:“我让你快给我倒水!”
“哦,是是是,我这就倒水。”尹晴柔总算明白过来了,想也没想就掀开杯盖,将茶水倒在了孔双双的手上。
想不到水一接触到孔双双的皮肤,孔双双便将手缩了回去,并且更加慌乱地尖叫一声。
看着孔双双手上冒出的热气,尹晴柔这才想起:原来,孔双双有个习惯——每次下台之后都要喝一杯凉茶水。这不,孔双双刚上台,她便用开水泡了一杯茶候着,这会儿茶水正烫。
糟了糟了……
尹晴柔脸色一白,正准备上前看看孔双双有没有受伤,孔双双已经劈头盖脸地骂了起来:“你是猪啊!我眼睛进沙子了,要用水洗眼睛,你却给我倒开水,你是想烫死我吗?”
“对不起,对不起!双双姐,我不是故意的。”尹晴柔一边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找来湿毛巾,准备帮孔双双擦眼睛。可有时候越是急越是错,尹晴柔手一滑,毛巾差点掉到地上。
天啊,我怎么挑了这样一个白痴当跟班!如果自己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遇到这样白痴的丫鬟,肯定会直接将她打死。要不是眼睛里不舒服,孔双双不知道要翻多少个白眼,可现在,她只能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地将湿毛巾抢过来,自己擦了几下眼睛,然后睁开眼,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她看也没看尹晴柔,而是走向一旁的宋老大,撒娇道:“班主,我眼睛不舒服,恐怕不能继续排戏了……”
宋老大很爽快地说:“没事没事,身体要紧,你去休息吧,我们先排其他的戏。”
“谢谢班主。”孔双双向宋老大抛了个媚眼,然后美滋滋地下了台。
尹晴柔见状,急忙低着头跟了上去,因为没看清脚下,一不小心差点从台上摔下去,虽然勉强稳住了身子,但是却引得周围的人不断摇头:“这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机灵一点……”
尹晴柔暗暗咬唇,跟在孔双双身后,走得更快了。
回到歇息的地方,孔双双余怒未消地坐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面色阴沉地看着垂手而立的尹晴柔,数落道:“尹晴柔啊尹晴柔,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眼,偏偏挑了你跟着我学戏?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少犯错,让我省点儿心?”
这个问题,尹晴柔无从回答,只好可怜兮兮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孔双双一脸嫌弃地说:“你除了说对不起,还能不能说点儿别的?要是再有下次,你就直接收拾东西走人吧!宋家班可不养闲人!”
孔双双一边数落着,一边颇有架子地伸出了一只手。
尹晴柔这次没有犯傻,急忙递上镜子。
孔双双照着镜子仔细检查了一遍脸上的妆之后,又将镜子递给尹晴柔。
等到尹晴柔收好镜子,孔双双的手却还是伸着,没有收回去。
尹晴柔微微一愣,脑海里打着问号:双双姐还要什么呢?
孔双双等了片刻不见动静,不由得转过脸来,看见尹晴柔一脸迷茫的神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茶!我的茶!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没有记住我的习惯?真是白长了一个脑袋!”
啊?茶?刚才不是都倒了吗?等等,好像还剩一点……
尹晴柔连忙说:“双双姐,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把茶水端来。”
尹晴柔话还没说完就急匆匆地转身跑了,只留下孔双双在那里郁闷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尹晴柔匆匆跑到戏台,端起剩下的半盏茶,然后又匆匆地跑了回来,双手将茶杯递到孔双双面前,说:“双双姐,你的茶。”
真是祸不单行,没想到孔双双还没拿稳茶杯,尹晴柔就松开了手,这下半盏茶全都淋在了孔双双身上,一身好看的戏服也被茶水弄湿了一大片。
“对不起,对不起……”尹晴柔知道自己又犯了错,急忙低着头,可劲地道歉。
“我真是快疯了!”孔双双气得直嚷嚷,“尹晴柔!你到底还能干点什么!”
她看上去气得不轻,表情都有些狰狞了。
尹晴柔被吓得脸色苍白,缩着脖子低下头,不敢再看孔双双。
孔双双骂得累了,好不容易才放过尹晴柔。尹晴柔回到临时搭建的化妆间内,一边用水擦洗着孔双双那件白色戏服上的茶渍,一边噘着嘴嘟囔道:“你哪里是挑了我跟你学戏啊,根本就是把我当丫鬟使唤嘛。跟了你这么久,也不见你教我唱戏,就知道让我跑腿、服侍你,这跟当丫鬟有什么区别?”
尹晴柔虽然觉得委屈,但还是卖力地擦洗着戏服,可是这茶渍太难搞定了,她洗了半天也没有洗干净。
这时候,门口却传来了一声咳嗽。
有人来了——不好!难道是双双姐?尹晴柔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脑子飞快地转着:自己刚刚都说了什么?有没有被听去?要是被孔双双听见自己在背后说她坏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尹晴柔吓得立刻低下头,还没见到来人的影子便习惯性地道歉:“对不起……双双姐,我马上就把戏服弄干净……”
“扑哧!”
头顶忽然传来一声轻笑,而且居然是个男人的声音。
尹晴柔连忙抬头,只见宋家班的化妆师阿广正站在那里,露出一脸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尹晴柔长长地舒了口气,不管来人是谁,只要不是孔双双就好!不过,当她把心放回肚子里,再仔细看向阿广时,却被他那捉弄的笑容惹恼了,舀起一瓢水就要往他的脚上倒,口中说道:“差点被你吓死!”
阿广一边躲避,一边笑道:“你活该!当面不敢说,就知道在背后抱怨。人家孔双双分明就是欺负你老实。你要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应该有反抗。你虽然是她的跟班,但是你也是咱们戏班里正式的成员,又不是她的丫鬟,有什么不敢说的?”
尹晴柔听了阿广的话,将水瓢放在一边,自嘲道:“你说得轻巧,以双双姐的身份,要想把我变成不正式的,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她虽然单纯了一点,但是又不是真傻,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欸……那倒也是。”阿广点点头,说,“你在宋老大心里的地位,的确还比不上孔双双的一根手指头。”
尹晴柔哭笑不得:“你到底是想安慰我,还是想故意打击我啊?我还有事要忙,你快点儿滚吧!”
“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不计较你的不识好人心。”阿广大度地说完,忽然又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刚才在附近的山上发现了好大一片美人蕉,正好我要做一些胭脂,不如我们趁早去山上采点儿美人蕉回来吧?”
“算了吧,你没看我还在忙着清理茶水渍吗?”
“你真傻啊?人家孔双双明明就是想趁机偷懒,所以才说眼睛不舒服。你还真以为她急着让你清洗戏服呢?说不定刚才她是故意没接好茶杯,所以才让茶水弄脏了戏服,这样她就有借口不排戏了。所以我敢保证,如果你明天不能把戏服还给她,她不但不会生气,反而还会表扬你几句,你信不信?”
尹晴柔一脸茫然地问:“当真?”
“千真万确。她要是怪你的话,我就帮你顶罪,说是我硬拉着你去帮我采花的!反正这胭脂制出来也是给戏班用的,要是谁敢说我不对,那我以后就不做胭脂了。好了,别在这里犯傻了,快跟我上山吧!”说完,阿广拉着尹晴柔就往外走。
“喂,你别拉我啊!你放开……”
出了戏班,外面的空气清新了许多,尹晴柔心里的不快也一扫而光,清丽的脸上渐渐泛起了笑容,一蹦一跳地跟着阿广上了山。
在半山腰处,阿广停下脚步,指向山坡一侧,说:“你看。”
尹晴柔放眼看去,果然看见山坡上盛开着大片大片的美人蕉,微风吹来,花香袭人,如同一片花的海洋。
“太美了!”尹晴柔情不自禁地闭上眼,伸开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阿广笑着说:“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好了,咱们赶紧采花吧,太阳就快下山了。”
尹晴柔却皱皱鼻子,对着阿广道:“喂,这么漂亮的花,你忍心摘它们吗?”
阿广撇撇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怜香惜玉了?好吧,你不摘我摘,到时候你可别想用我做的胭脂。”
尹晴柔虽然知道这是阿广的激将法,但是终究抗拒不了胭脂的诱惑,于是说道:“等等,我还是……摘吧……”
阿广得意地笑着,然后走进花海里。尹晴柔跟在阿广后面,说是摘花,其实只是这里闻闻、那里瞧瞧,不像是在采花,倒仿佛是在赏花。
微风吹来,花香弥漫,两人置身花海,好一幅静谧安好的画面!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尹晴柔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竖起耳朵倾听,显得有些疑惑。
“阿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尹晴柔问。
“什么声音?有声音吗?”阿广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也学着尹晴柔的样子侧耳倾听。
周围一片安静,不一会儿,声音又传了过来,这回尹晴柔和阿广都听见了,声音细细浅浅、断断续续,有点像……
“有人?”阿广说。
尹晴柔点点头,说:“好像有人在喘息,是不是受伤了?”
“走,去看看。”
两人循声觅去,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不只有喘息,还有阵阵娇笑。这声音怎么这样熟悉,竟然有点像……有点像孔双双的声音!
尹晴柔和阿广面面相觑,孔双双怎么会在这里?她和谁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是由于好奇还是出于担心,尹晴柔和阿广继续向前走去。声音越来越近了,最后,花丛之中终于露出了孔双双的身影——她的发丝有些凌乱,衣衫松垮,露出了白皙圆润的肩膀。更让人意外的是,她不是一个人在此,还有一个男人紧紧地搂着她,两人在花丛中肆无忌惮地翻滚着……
尹晴柔如被雷劈,险些惊呼出声,幸亏阿广及时反应过来,用力捂住了她的嘴。
阿广摆摆手,示意尹晴柔别出声,然后拉着她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藏在了花丛当中。
就在这时,翻滚的两人停了下来,一边满足地笑着,一边从地上坐了起来。直到这一刻,尹晴柔和阿广才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面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宋家班的副班主——孟江。
尹晴柔和阿广交换了一个惊愕的眼神,没想到他们好端端地出来采花,却碰巧撞见了孟江和孔双双偷情。
老天,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尹晴柔拍了拍胸口,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其实在宋家班内早有传言,说孟江和孔双双关系暧昧,只是毕竟没有人看到什么,所以大家只是私下闲谈。可是今天,这一幕就这样突然地发生在尹晴柔和阿广的眼前。
两人蹲在那里,额上布满细汗,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孟江的个性他们是知道的,要是让他发现自己与孔双双的好事被他们看见了,肯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孔双双和孟江坐在花丛里,一边暧昧地笑着,一边各自整理着凌乱的衣衫。
孔双双将自己的发丝往耳后理了理,倚在孟江身上娇媚地说道:“孟哥,你方才答应我的事儿,可别忘了。”
孟江伸手在孔双双脸上轻轻捏了一下,一脸笑意地保证道:“放心吧,小妖精,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京城刘家班的刘老大已经答应我了,等到了京城,你就可以直接跳槽到刘家班去,而且过去之后就是台柱。刘家班可是京城排名前三的大戏班。经常被那些王爷、大官请去府上表演,到时候说不定你就能被哪个王爷或者大官看上,轻轻松松当上贵夫人。到时候你孟哥我,还要靠你照顾一二呢!”
孔双双听得心花怒放,媚笑道:“哎呀孟哥,我怎么会忘了你呢……”说着,两人又紧紧地搂在一起亲热起来。
阿广和尹晴柔见此机会,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然而还没走几步,一朵美人蕉的花瓣恰巧拂过尹晴柔的鼻端……
“阿嚏!”一道响亮的声音打破了花海的宁静,也惊呆了阿广。
阿广回过身来,面色惨白地看着尹晴柔,这丫头,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打喷嚏,看来今天真是出门不利。
这时候,花海那边传来了孟江和孔双双惊慌的声音:“什么人!”
尹晴柔闻言,拉着阿广就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孔双双和孟江已经赶了过来,他们早已无处可逃。
尹晴柔无奈地闭上眼——既然逃不掉,那就只有面对了。她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
“晴柔,你……”阿广的脸色有些紧张。
这时,孔双双和孟江已经走到他们面前。当孔双双的视线落在尹晴柔身上时,脸色骤然一变,这丫头怎么在这里!
尹晴柔心中慌乱,可脸上还是装得颇为镇定。她嘻嘻一笑,装傻说道:“双双姐,孟副班主,你们怎么在这里啊?莫非你们也是见这片美人蕉开得好,所以来赏花了?”
“尹晴柔!”孔双双咬牙怒喝一声。
尹晴柔立刻拉住阿广,继续强作笑脸:“双双姐,我和阿广在山坡上散步,觉得用这些美人蕉做胭脂甚好,所以准备采些回去。这还没开始采呢,你们就来了,真是好巧啊好巧……”
“是是,我们刚来,好巧……”阿广连连点头。这尹晴柔,关键时刻还是挺罩得住的嘛!
可孔双双毕竟是孔双双,怎么会这么轻易上当。她冷冷地看向尹晴柔,道:“你最好老实交代,说,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没,没什么啊!”尹晴柔用力地摇头,“我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没听见,真的!”
孔双双冷哼一声,抬头看了孟江一眼。孟江的眼神有些复杂,也有几分狠绝。
空气似乎凝固起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尹晴柔暗暗咬了咬唇,低声笑道:“双双姐,天色已晚,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
说罢,尹晴柔拉着阿广向后退去。
“等等!”孔双双冷喝一声。尹晴柔和阿广心中一惊,惨了,孔双双和孟江肯定不会轻易放他们走。
孔双双正欲说话,可就在这时,山脚下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和人们的惨叫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喊声:“山贼来了!快逃啊!快逃——”
山贼?花丛中的四个人皆是一惊。
孟江率先向外面走去,其余三人也顾不得之前的事情,紧紧跟在孟江身后。当他们走出花海,站在山坡上居高临下望去,只见山脚下一片混乱,一群身强力壮的山贼正在抢掠行凶。
他们宋家班也未能幸免于难,临时搭建的戏台已经起火,戏班里的人一边哀嚎一边逃窜。有的人摔倒了,那些山贼便一刀砍向倒地之人的身体,顿时血光四溅……
山贼们发出一阵得意而残忍的笑声。
尹晴柔紧紧握着手心,宋家班……那个寄托了她的梦想的宋家班……
孟江皱眉说道:“那边的大路已经被山贼堵住了,人们逃不出去,必定会往山上跑。”
孔双双说:“不错,用不了多久,那些山贼就会追到山上来,我们快走!”
说罢,孟江和孔双双向着山坡的另一侧逃去。
恰在这时,一名山贼朝山坡这边看了一眼。阿广立刻拉住尹晴柔道:“晴柔,我们也快逃吧!”
“对,逃!”尹晴柔点点头,孟江和孔双双那边他们不敢走。刚才那笔账孔双双还没跟她算呢,要是走那边,就算逃过了山贼的追杀,也逃不过孔双双和孟江的报复,所以还是另谋生路吧。于是,尹晴柔随便选了一条路,朝山上跑去。阿广哀叹一声,只好跟了上去。
可是两条腿的人毕竟跑不过四条腿的马,很快就听到身后远远地传来了马蹄声,还有山贼的呼喊声。尹晴柔不敢回头,生怕自己回头之后就没有勇气继续跑了。
“站住!给老子站住!”
“哈哈哈,想不到还有个女人……”
“追!谁追到就是谁的!”
“哈哈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