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无双4:天下风云.pdf

绝世无双4:天下风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魔神撒旦的灵魂自生命树中苏醒,第二次神魔之战即将来临。
魔神鼓动兽潮,意图覆灭光明大陆的诸国势力。
沈炎萧与众人联手将其压制,却知魔神将会在不久后卷土重来。
为了确保天下安定,沈炎萧决心联合其他各大种族抗魔族大军。
从此,她踏上了寻求各大种族联盟的道路。

她堂堂劫富济贫的神偷,居然却成了一个“白痴废材”?
而且没爹没娘,还要看家族里那些人的脸色。
白痴?废物?很好,她很快就会让这群愚蠢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及!
斗气?修武?她双修碾压一切天才。
家主之位?朱雀神兽?想要?不好意思她拿了!
不过谁来告诉她,这个坐个马车都晕车狂吐的萌正太,真的是神兽朱雀?
那个寄居在她身体里,跟个大爷一样的神秘灵魂又是哪位大神?还有……
为什么别人家的小伙伴都是各种霸气外露,霸王之气无可比敌。
怎么她身边这几只,不是奸商狐狸男,就是面瘫冰山技术宅,要么就是花心风流鬼,比较好的只怕就是那个病美男了!
说好的争霸天下,凌虐四方呢?

编辑推荐
朱雀世家废物七小姐,拥有八大种族的血脉。无奈她却身负七星锁月封印,锋芒尽掩。为了解开自身的封印,她扬鞭奋起,逐鹿天下……
他是上古之战幸存下来的斗神,因战斗失去躯体,灵魂封印在七小姐体内。他们达成协议,一起踏上征途……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夜北作品系列:《绝世无双1》《绝世无双2》《绝世无双3》《绝世无双4》《绝世无双5》《绝世神医1》《绝世神医2》《绝世神医3》《绝世神医4》《绝世神医5》
阿彩作品系列:《凤凰错1》《凤凰错2》《凤凰错3》《凤凰错4》《凤凰错5》《帝医风华1》《帝医风华2》《帝医风华3》《帝医风华4》《神医帝妃》
北棠作品系列:《血族•邪瞳》《血族•邪医1》《血族•邪医2》《血族•邪医3》《血族•邪医4》
苏小暖作品系列:《一世倾城1》《一世倾城2》《一世倾城3》《一世倾城4》《一世倾城5》《盛世风华》
风行烈作品系列:《傲风1光芒大陆Ⅰ》《傲风1光芒大陆Ⅱ》《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Ⅰ》《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Ⅱ》《傲风3诸神大陆Ⅰ》《傲风3诸神大陆Ⅱ》
悦读•典藏系列:《除了我你还能爱谁》《木槿花西月锦绣1》《木槿花西月锦绣2》《木槿花西月锦绣3》《木槿花西月锦绣4》《木槿花西月锦绣5》《木槿花西月锦绣6》《云狂(白金纪念版)》《白发皇妃(白金纪念版)》《11处特工皇妃(白金纪念版)》《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白金纪念版)》《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白金纪念版)》《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白金纪念版)》

名人推荐
为什么别人家的小伙伴都各种霸气外露,无可比敌。而她身边这几只,不是奸商狐狸男,就是面瘫冰山技术宅,还有就是花心风流鬼,比较好的只怕就是那个病美男了!说好的争霸天下,凌虐四方呢?
——小七

作者简介
夜北,80后作家,双子座,现居安徽淮南。
其文笔诙谐,情节独特,擅长于吸血鬼题材的东方玄幻小说。
代表作:《绝世无双》《绝世神医》

目录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饕餮
第二章 生命树
第三章 幻灵聚首
第四章 王者归来
第五章 碎星宫
第六章 四国联盟
第七章 血战荒芜
第八章 荣耀
第九章 投诚
第十章 兽潮
第十一章 惨烈
第十二章 朱雀
第十三章 白银之手
第十四章 高手过招
第十五章 以身相许
第十六章 如虎添翼
第十七章 告白
第十八章 潜伏
第十九章 爆炸
第二十章 实力碾压
第二十一章 覆灭

下册

第一章 龙血觉醒
第二章 四国诚服
第三章 潜龙大陆
第四章 龙族混乱
第五章 亡灵
第六章 小金龙
第七章 龙王令
第八章 伪装
第九章 龙族墓场
第十章 亡灵皇子
第十一章 煽动
第十二章 龙神殿
第十三章 龙神
第十四章 女婿
第十五章 换血
第十六章 复活法阵
第十七章 哀号深渊
第十八章 亡灵觉醒
第十九章 亡灵导师
第二十章 严厉教导
第二十一章 挑衅

文摘

第一章 饕餮

精灵王似乎已经习惯了温雅言语中的讽刺,并不在意她的态度。
“你在人类的世界待得太久,越来越不像精灵了。”
温雅耸了耸肩道:“我本来就不算真正的精灵,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我身体里有一半人类的血脉。”
“但是你身体里也有一半精灵的血脉。温雅,你在神月大陆长大,你属于这里。”精灵王叹了口气。
温雅瞥了一眼精灵王:“我记得,当年是某位亲自将我送离神月大陆,并且告诉我,这里不欢迎混血的存在。”
“抱歉。”精灵王的眼神一暗。
“不用,我只不过是你的囚犯而已。”温雅并不接受精灵王的道歉。
很难想象,天下间居然会有谁对精灵王这般不客气。
“温雅……”精灵王很无奈。
“温雅,适可而止。”焚楚冷着脸站到精灵王和温雅的中间,一只手已经按在了自己腰间的匕首上。
温雅冷笑一声,挑眉看着焚楚:“怎么?总队长想跟我动手?”
焚楚道:“如果你再这么同吾王说话,我不介意重新教导你一下一个精灵该有的礼仪。”
“精灵?真是可笑。”温雅冷笑道。
三方之间的气氛急转直下,眼看着随时就要动手。
沈炎萧站在不远处,虽然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可是焚楚和温雅之间的对峙让她心中警铃大作。
“焚楚想干吗?”沈炎萧咬了咬牙,要是这个冰块脸敢跟她母亲动手,她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静观其变。”修感觉到沈炎萧内心的波动,立刻出声安抚。
“可是……”沈炎萧心中焦急不已,温雅的实力并不算高,焚楚却是银月护卫队的总队长,还是除了精灵王以外一个金级精灵,温雅和他打的话,必定要吃亏。
“那个混血,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柔弱。”
“什么?”
就在沈炎萧纠结的时候,温雅和焚楚竟然已经动起手来。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瞬间交织在一起。电光石火之间,战火燃起,所有精灵都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到了。这个人类居然跟银月护卫队的总队长动手了,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谁都知道,焚楚是精灵一族的第一高手,实力仅次于精灵王。这个女人看起来明明那般柔弱,却有胆量挑战焚楚!
所有精灵都不相信温雅会是焚楚的对手,可是让他们惊讶的是,温雅竟然没有落于下风,攻防都快得让人眼花缭乱,根本不给焚楚任何机会。
沈炎萧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实在不敢相信温雅的实力居然这么强。短暂的交手已经让沈炎萧大吃一惊,她可以肯定温雅的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比她还要强大!
沈炎萧彻底惊着了,在她的印象中,温雅一直都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贤妻良母的表率,可是今日一看才知道,原来她的母亲也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狠角色!
老妈,你这么彪悍,老爹他知道吗?
沈炎萧默默地为自己的老爹点了一炷高香。
“修,你能让我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吗?”眼看着温雅和焚楚打得不可开交,沈炎萧急于听取一些消息,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母亲有半点损伤。
“好。”对于沈炎萧,修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修将自己的感知力蔓延给了沈炎萧,沈炎萧立刻就听到了温雅的声音。
“焚楚,你真当你是银月护卫队的总队长,就天下无敌了?”温雅在交手之时,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嘲讽焚楚。
沈炎萧真是要给自己这个看似温柔,实则凶悍的母上大人跪了。
焚楚咬牙切齿地看着温雅。他没想到这个混血的实力居然这么强悍,打了几十回合,他竟然没从温雅手中占到半点便宜!
这样的情况,焚楚从来没有遇到过。
“焚楚,住手!”精灵王看着越打越上火的两个家伙,一脸的无奈。
在精灵王的呵斥声中,焚楚立刻抽身,和温雅拉开了一段距离。
温雅优雅地落地,随手拍了拍自己衣袖的灰尘,柔美的脸上没有半点疲惫。
“焚楚,我告诉你,其他精灵怕你,我可不怕。金级精灵又如何?如果我不是混血,我早已经成为神月大陆的第三个金级精灵了。”温雅高傲地看着焚楚,银月护卫队的总队长又如何?就算是精灵王,她也一样不给面子。
天下间,能够让温雅心甘情愿吃亏的,除了丈夫沈玉,就只有她的女儿沈炎萧了。
焚楚诧异地看着温雅。
焚楚对于温雅的印象并不深。在温雅还没有暴露混血的身份时,他只当她是一个普通的精灵。温雅被精灵王选中,后来身份曝光,这才让焚楚对她有了一些印象。
只是,焚楚做梦也没有想到温雅的实力居然这么强。
“焚楚,温雅的实力很强,她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精灵王叹了口气,似乎早就对温雅的实力一清二楚。
“若非有这样的实力,她岂敢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类潜入月光城?温雅,我一直都知道你的胆子很大,也很善于隐藏。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继续待在神月大陆,我保证不会有任何精灵伤害你。”
温雅看着精灵王:“你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我只想自由地活下去,我不会回来。”
精灵王的眼底带着一丝失落。
“该说的话,你已经说了不少,我心意已决,你不用再费口舌。”
温雅不愿意继续这样的对话,这种劝说,她在月光城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可是她心中有更重要的事情,为了她的丈夫——沈玉。
“我已经嫁给了沈玉,生是他沈家的人,死是他沈家的鬼。我现在的身份是人类的一名普通妇人,不是曾经的精灵。”她心若磐石,不可转也。
精灵王微微皱眉:“焚楚,带她回去。”
焚楚立刻走到温雅的身边。温雅冷冷地看了一眼焚楚,优雅地转身。这一刻,她再次恢复成沈炎萧记忆中那个典雅高贵的女性。
目送着温雅离去,沈炎萧的内心跌宕起伏。她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却发现母亲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但是,至少沈炎萧可以确定几点:
一、温雅和沈玉确实在月光城,他们都没有死。
二、温雅似乎被精灵王给扣押了,而她的父亲尚不知踪影。
三、精灵王对温雅的态度还算温和,暂时不会伤害她。
“那个人类好可怕。”施丹心有余悸地看着温雅远去的方向。
沈炎萧转头看向施丹。
“你不觉得可怕吗?居然可以和焚楚打得不分上下,人类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对于很少接触人类的施丹而言,温雅简直强得不像人。
“像她那样的,在人类之中并不多。”沈炎萧微微一笑,心中带着一丝喜悦。
看到温雅,知道她过得不算太糟糕,沈炎萧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只不过,温雅已经找到,沈炎萧的父亲——沈玉又在哪里呢?
沈炎萧咬了咬唇瓣,她现在必须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去见见温雅,才能知道准确的消息。
只是……
怎么才能潜入精灵王的宫殿和温雅说上话呢?
沈炎萧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这个方法她实在不愿意用,因为结果不是她被自己掐死,就是被某位大爷给活活鄙视死。
“这个方法,你不用想了。”沈炎萧还没来得及把念头掐死在腹中,修就立刻把那点小火星给掐灭了。
“呃……我就是随便想想,真没这个打算。”沈炎萧信誓旦旦地向某位大爷表忠心。
“那就好。”修稍稍满意了一些。
沈炎萧胎死腹中的计划,其实非常没有内涵,就是非常简单的——美人计。
精灵王要选妻,沈炎萧要是有心,绝对可以秒杀这群花痴,但是……
嘤嘤,人家刚刚和修私定终身就这么出卖色相,绝对会被修活活打死啊!
这个计划是行不通了,沈炎萧还不想领教修的愤怒,只能另寻他法。
晚上回到房间,施丹还沉醉于精灵王的美貌之中,沈炎萧已经打开了和饕餮的精神联系。
那一边,吃了整整一天的饕餮,在安染的面前还算正常。它偷偷地和沈炎萧对话。对于这种和主人之间的精神链接,它觉得有趣极了。
“主人,主人,我今天吃了好多东西,有晶核、矿石、宝灵果……”吃货果然是吃货,跟沈炎萧的对话永远都是以吃开始。
沈炎萧有些无奈。她不敢将朱雀留在地牢里,生怕她离开之后,这两个冤家会把地牢给拆了,只能和饕餮保持联系,好确定地牢那边的情况是否安好。
“断雪这段时间还好吧?”沈炎萧问道。
“很好啊。”一听不是食物,饕餮的话立刻就变得简洁起来了。
“饕餮——”
“在!”
“我要你帮个忙。”沈炎萧忽然间想到了一个可以不着痕迹地接触温雅的方法,而这个方法需要饕餮的高度配合。
是夜,悄然无声。精灵们都回去休息,月光城内一片安静。
然而这一刻的安静,却被那一声惊天的兽吼打破!
紧接着,月光城的大地开始剧烈地颤动,所有的精灵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醒了。
“是饕餮!”施丹恐惧地从床上坐起。
距上次饕餮暴走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在所有精灵都以为饕餮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安稳下去的时候,它却突然爆发出了更可怕的动静。
这一次,饕餮的吼声已经覆盖了整个月光城,即便远在生命树的种植园,依旧可以清楚地听到那只魔兽的咆哮。
大地在颤抖,饕餮的力量蔓延到了整座城池之中。
“我去看看。”沈炎萧起身,一脸的平静。
“别去!这些事情有银月护卫队的精灵安排,我们……我们只要待在房间里就可以了。”施丹有些惧怕地抱紧身前的被子。她从未见过那只巨兽,却从很多精灵的口中听说过饕餮的可怕。
那是一只无比凶残的魔兽,当年为了制伏它,损失了上百名银月护卫队的成员,最后若不是精灵王和焚楚联手,只怕谁也没有本事拿下它。
“没事,你先休息,我去去就回。”沈炎萧安抚着受惊的施丹,眼底却闪过一丝笑意。
施丹想要劝阻沈炎萧,可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炎萧从房间里离开,大地的颤抖让她不敢离开房间一步。
整个月光城在这一晚乱成一团,所有的银月护卫队成员都在第一时间赶往地牢。这次饕餮暴走的动静之大,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甚至惊动了焚楚和精灵王。
沈炎萧站在生命树旁,接到了来自饕餮的报告——精灵王已经出现在地牢了。
“是时候了。”沈炎萧舔了舔唇瓣,翻身跳上高高的生命树,手脚并用一路爬升,在极短的时间内,闪电般地摘了一颗生命树的果实,放入怀中。
下一秒,她飞身一跃,直接朝着精灵王的宫殿走去。
月光城的上空回荡着饕餮的咆哮声,沈炎萧踏着惊天的吼声来到了精灵王的宫殿前。
饕餮的暴走吸引了月光城所有的守卫力量,精灵王亲自出动,带走了这里所有的精灵。
沈炎萧大摇大摆地走入这座宫殿。修在同一时间展开了感知力,寻找着温雅的气息。
很快,修就锁定了温雅的位置,沈炎萧立刻朝着修所指的方向赶去。
走在巨大的宫殿里,在修的指引下,沈炎萧没有一丝一毫的迷茫,直接朝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冲了过去。
那是一扇精美的大门,在大门的把手上挂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精密重锁。
这种重锁凝聚了精灵所有的智慧,想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打开它,难如登天。
沈炎萧微微挑眉,开锁对于一个小偷来说,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她不紧不慢地从纳戒中拿出了两根铁丝……
咔哒……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这把重锁在沈炎萧的手下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被轻易打开。
推开房门的瞬间,沈炎萧屏住了呼吸。
整洁的房间里,对着门口摆放着一张大床,洁白的床单上,温雅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裙,静静地坐在那里,那双平静如水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闯入房间的沈炎萧。
“你是谁?”温雅并没有露出半点恐慌的表情,只是平静地问向眼前这个陌生的精灵。
看衣着应该是月光城的圣女,只是她很好奇:一个圣女,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要知道,她自从被关押在月光城之后,能够接近她的,除了精灵王只有焚楚。精灵王不允许她和任何精灵有所接触,不论是圣女还是长老,都被隔绝在外。
沈炎萧张了张嘴,看着温雅。
虽然之前她已经见过温雅,可是那时两人之间的距离还很远,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前世,今生,沈炎萧都像一个孤儿一样,从未感受过一丝来自父母的温情。
可是她身体里的血液却在此刻叫嚣着,眼前的女人,就是她的母亲!
沈炎萧咬了咬牙,立刻闪身进入房间,利落地将房门关紧。
温雅看着这个陌生精灵的举动,眼底有疑惑,但是更多的却是冷静和泰然。
“我……”沈炎萧站在温雅的面前,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
就在沈炎萧不知怎么走出这一步的时候,修却适时地撤去了附加在她身上的伪装。
温雅眼睁睁看着眼前的精灵一点点缩小,一头银发逐渐被黑色代替……眨眼的时间,一个长相俏丽的人类少女,蓦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仅仅只是一瞥,温雅的心脏仿佛就被禁锢住了一般。她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张结合了自己和丈夫所有优点的面庞,由冷漠堆砌起来的伪装顷刻间崩裂。
“萧萧……”温雅哑着嗓子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她的眼眉、她的唇角都像极了沈玉。
温雅忽然跳下床,来不及穿鞋,光着脚冲到了沈炎萧身边,一把将她拥在怀中。
“萧萧,你长大了……”积累了十几年的思念在此刻土崩瓦解,温雅再也无法佯装表面的平静与坚强,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母亲……”沈炎萧艰难地说出这两个陌生至极的字,原本以为会极别扭,却不知这两个字说出口是那么自然而然。
血浓于水。
“对不起,对不起……把你一个人留在光明大陆,你一定很痛苦。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母亲。”温雅紧紧地抱着沈炎萧。
十多年的别离——在沈炎萧还是襁褓里的小婴儿时,她就不得不离开她。
作为一个母亲,温雅怎会不想念自己的孩子?
虽然她真的很强大,但是这份强大,是面对敌人时的坚定,而非面对自己的女儿。
一滴滴泪珠滴落在沈炎萧的肩头,沈炎萧沉默地抱紧这个充满了愧疚的女人。
十几年的光阴过去,至少温雅和沈玉还活着。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温雅平复了内心的激动,关心地看着沈炎萧,她的女儿,不是应该在光明大陆快快乐乐地活着吗?为什么会出现在神月大陆,还是以精灵的面容?
“说来话长……”沈炎萧苦笑着望着温雅,母女俩相互搀扶着,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
沈炎萧徐徐地将自己这一世的一切都告诉了温雅,除了修,一切经历都毫不保留地说了出来。
温雅静静地听着。听到沈炎萧十几年来的困苦,听到她近几年来风生水起的精彩人生,温雅泪流满面。
“当初,我和你父亲遇袭,你被人强行夺走,我虽然能够用生命之源保住你父亲最后的一丝生气,可是我毕竟不是真正的精灵,没办法保住他的性命太久,所以我不得不带着他回到神月大陆,想用生命树救活他。而你,我的孩子,我只能拜托圣君去救你……”温雅揉了揉沈炎萧的脑袋。
当年,她虽然大难不死,却受了很严重的伤,那时的她根本无力救回沈炎萧。一边是气息奄奄的丈夫,一边是生死不明的女儿,温雅被逼上了绝路。若不是因为沈斯羽,只怕她早已经在这两个选择上疯了。
在得到沈斯羽的承诺之后,温雅才带着沈玉回到了神月大陆这片故土。
沈斯羽给了她一颗定魂丸,可以护住沈玉的心脉,可是只有生命树强大的生命之力,才能让他起死回生。
“当年,我还是精灵一族的成员,却因为混血的身份被驱逐出神月大陆。我再次潜返之后,不敢让任何精灵发觉,只能私下里找到了我曾经的护卫月夕和你的小舅舅安染,让他们帮我安排一切。可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我就算能够带着你父亲闯入生命树种植园,却无法彻底隐藏我们的气息。不久我们就被精灵王抓到,我被精灵王软禁在这座宫殿,而你的父亲不知所踪。”温雅想起当年的一切,颇为感伤。
闯入月光城,是可以救沈玉的方法,所以她不得不这么做。
“我见到了三叔,他把紫夜的种子交给了我,说这是救父亲的关键。”沈炎萧从纳戒中将那颗小小的种子拿了出来。
温雅苦笑道:“沈景是个好人,可是现在就连我也不知道你父亲被关押在什么地方。这么多年来,我不敢轻举妄动,就是害怕精灵王会对你父亲下手。当初我们被抓之时,你父亲已经恢复了意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想要彻底清除他体内的毒素,就必须结合生命树和紫夜之力。这么多年来,精灵王始终不愿意让我见你的父亲,我实在不知道他被关在了何处。”
“母亲是说,要想找到父亲的话,就只能去问精灵王?”沈炎萧摸了摸下巴,她没见过精灵王出手,不好判断精灵王的实力。
焚楚的战斗力不俗,精灵王应该不会逊色于他。最要命的是,沈炎萧现在是在月光城中,真要和精灵王动起手来,只怕很快就会遭到精灵们的围攻。
沈炎萧不怕被围攻,怕的是不能拿下精灵王这块硬骨头。
事实证明,就算身体里有四分之一的精灵血脉,沈炎萧也没有半点做精灵的自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