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女人的来信.pdf

陌生女人的来信.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陌生女人的来信》是茨威格最著名的代表作,曾被徐静蕾拍过电影,被孟京辉改编为话剧,反响热烈。作家R在41岁生日那天收到一封没有署名和地址的信,这封信来自一个将死的女人,讲述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而这个故事的男主人公也就是作家R对此一无所知。这是一个女人的“悲剧”,却成了全人类的“童话”。

同时,本书还收录了茨威格的另外两个经典名篇:《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讲述了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出于对一个赌徒儿子般的爱,试图挽救赌徒,最终却失身于赌徒。激情和救赎,妙在无关爱情。《火烧火燎的秘密》是一个母亲出轨的故事,不同的是通过12岁的男孩来观察这个孩子尚不理解的“火烧火燎的秘密”。

编辑推荐
在茨威格所有小说中,他的“链条小说”影响很大,其小说代表作几乎都出自“链条小说”,而这些“链条小说”又充分体现了茨威格的艺术特色,即运用心理分析,巧妙地揭示人的心灵这一“黑暗大陆”,将读者带入一个陌生而吸引人的情感世界。

“链条小说”共分三部:《初次经历》、《热带癫狂症患者》和《情感的迷惘》,这三部作品分别从童年、成年、老年的视角来观察人的心理情感,构成了人生的链条。

《火烧火燎的秘密》选自小说集《初次的经历》,写的是激情-情欲,但不是儿童的,而是通过儿童的视角来观察被激情-情欲所主宰的成人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他们尚不理解的“火烧火燎的秘密”。

《陌生女人的来信》选自小说集《热带癫狂症患者》,用写信的方式,通过心理描写,讲了一个痴情多情女人的故事。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选自小说集《情感的迷惘》,用回忆的方式,剖析心理。

《恐惧》为1925年出版的一个单行本,关于“恐惧”心理的描写尤为出彩。为中文版本首个全译本。

名人推荐
茨威格的文学荣誉直达地球上的最后一个角落……也许自埃拉斯谟以来,没有一个作家像茨威格这样著名。
--托马斯·曼

读着这篇短篇小说我高兴地笑了起来--您写得真好!由于对您的女主人公的同情,由于她的形象,以及她悲痛的心曲,使我激动得难以自制。我竟然毫不羞耻地哭了起来。
--高尔基评《陌生女人的来信》

这位矢志守贞的寡妇想方设法保护自己不受其他男人的勾引。但是她作为母亲,也把情欲倾注在儿子身上,这种情欲也会煽动起来,这点她并不知道。命运就可以在这个毫无防备的地方把她攫住。这在小说里是表现得绝对无懈可击的。
--弗洛伊德评《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

作者简介
斯蒂芬·茨威格(StefanZweig,1881-1942)奥地利小说家,诗人,剧作家和传记作家。被誉为"世界上最了解女人的作家",作品涉及诗,短论,小说,戏剧和人物传记等体裁,尤以中短篇小说和人物传记见长。代表作有小说《陌生女人的来信》《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火烧火燎的秘密》《象棋的故事》,传记《三大师》《人类群星闪耀时》《巴尔扎克》,回忆录《昨日的世界》等。

沈锡良1965年12月出生,上海市崇明县人。1988年7月毕业于南京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从事当代德语文学翻译工作二十余年,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副译审。迄今已在两岸三地出版包括诺内尔奖得主作品在内的译著三十余部,计三百余万字。代表性译著有《精神疗法》《托特瑙山》《大赌局》《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爱情谎言》《公鸡已死》《情人的骨灰》等。

目录
导读:与故事无关的一种幸福(孟京辉)

Ⅰ·陌生女人的来信

Ⅱ·火烧火燎的秘密

Ⅲ·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

茨威格年表

序言
与故事无关的一种幸福

文/孟京辉

斯蒂芬o茨威格《陌生女人的来信》,很多人在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时感到荒诞,因为它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可信:一个女人一生暗恋一个男人却从未表白,男人和这个女人发生了几次关系,最后却不认识她。当女人自杀后,男人收到了她的遗书,才知道曾经发生的一切。

最初打动我的不是故事,而仅仅是这个名字《陌生女人的来信》。我并不觉得故事里的爱情与我有关。但它非常浓重地折射出来一个结论--时间的遗憾、命运的无奈,这是一种疯狂的价值、一种遗憾的美感,和道德无关,甚至说和事实无关。在时代的碾压、人的错愕中,命运充满了悖谬和遗憾。而“陌生女人”面对这样的命运没有随波逐流,而是选择“一头栽进命运”。这种带着强烈宿命意味的勇气,让人不忍看却又不能不看,这种极致的美感就是艺术的真实。并且,茨威格的语言有很强的韵律美和画面感,这种“可朗读”的文字是有很强的戏剧基因的,它更内心更适合一个人来表现,也给了导演发挥的可能。2013年,我将《陌生女人的来信》搬上了话剧舞台,由黄湘丽主演。

我们不满足于对原著简单的描摹,或者亦步亦趋的表面躯壳式的描述。刚开始我曾经想改得更加反叛,更加摇滚。比如设想过从吸毒开始,出现幻觉,像《猜火车》那样满墙爬小孩……虽然可以这么做,但是改编文学作品是一种能量的交锋,茨威格的东西很强大,他的原著精神一点点把我最初的想法磨平,回归到他架构的世界中。在排练阶段,纸书也作为一种材料,切实地参与了我们的创作。我们通过默读、勾画、做读书笔记、大声朗诵……这一系列行为,尝试着去和茨威格进行精神上的对话。

同时,我必须动用更适合我的一种美学选择,将音乐、影像和视觉元素外化,用跳跃性的、超现实的风格,让一个女人一生中各种各样的链条摆动起来。另外,我必须要依据我的出色演员的特质,跟她沟通交流,重新创造,重新铺上一层颜色,然后化成烟,笼罩在舞台上。慢慢的,舞台美术进入、多媒体进入、越来越多的新元素进入……形式上,我们似乎离小说越来越远,但精神上却离茨威格越来越近。

在这个创作过程中,美国“垮掉的一代”和他们的文学作品给了我很多灵感。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它们那种对于命运的嘲讽、自省和无力,那种精神上的荒凉和永不磨灭的跋涉、探索,让我看到了和“陌生女人”相通的东西。你可以说她的情绪是极端的,态度是偏执的,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通过她的行为,看到一种可以称之为“信念”和“意志”之物。我觉得情绪可以酝酿,态度可以伪装,但一个人有信念是制造不出来的。

我尊重有信念的人,有了信念,一个人才完整。强大的信念和意志可能会把人导向悲剧性结局,尼采发疯了,茨威格自杀了,但悲剧本身,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所在。

《陌生女人的来信》小说创作于1922年,在那个时代,男性面对命运,可以选择拿起枪和子弹去反抗。但更多的时候,面对战争这样大的宿命,人们其实是没有选择可言的。对一个出身寒微的女性来说,选择更少。如果一个女性天生想要追求一种超越于琐屑庸常之上的东西,她可能会以命相搏而去保全生命中最尊贵的部分。

我们无法判定,陌生女人的形象是否源于生活,很有可能只是作者的一种想象,也或者茨威格在写作中投射了自己。这个故事在一百年之后依然被人们所喜爱,当你和悲剧进行对话的时候,你油然而生某种生命的力量,这是一种奢侈的美感。今天的人们还有感受这种美感的能力,我觉得是一种幸福。

希望你们在这本书的阅读过程中,感受到这种幸福。

文摘
摘选自《陌生女人的来信》

我的孩子昨天死了--为了挽救这条幼小柔弱的生命,我同死神搏斗了三天三夜。我在他的床边坐了整整四十个小时,他得了流感,发着高烧,可怜的身子烧得滚烫。我用冷毛巾敷在他烧得灼热的额头上,不分白天黑夜地握住他那双不时抽搐的小手。第三天晚上,我也崩溃了。我的眼睛越来越沉,不知不觉眼皮合上了。我在一张硬椅子上睡着了三四个小时,就在这期间,死神夺走了他。

此刻,这个温柔可怜的孩子,他躺在那儿,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就跟他死去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他的眼睛,他那聪明的黑眼睛刚刚被合上了,双手也合拢着搁在白衬衫上。床的四个角上高高地燃着四支蜡烛。我不敢朝床上望一眼,也不敢动一下身子,因为烛光一晃动,阴影就会从他的脸上和紧闭的嘴上掠过,于是看上去,仿佛他的面颊在动,我就会以为他还没有死,还会醒来,用他清脆的嗓音对我说些天真无邪的话语。可我知道,他已经死了,我不愿意再往那边看,以免自己再一次充满希望,又再一次失望。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孩子昨天已经死了。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只有你了,可你却对我一无所知。此刻,你还完全蒙在鼓里,正在寻欢作乐,或者游戏人生。我现在只有你,你却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而我始终爱着你。

我拿了第五支蜡烛放在这里的桌子上,就在这张桌子上给你写信。我怎能孤零零一个人守着我那死去的孩子,而不向人倾诉我的衷肠呢?在这可怕的时刻,不对你说,又叫我去对谁说呢?你过去是我的一切,现在也是我的一切啊!也许我无法完全跟你解释清楚,也许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现在头晕目眩,太阳穴抽搐不停,像有把槌子在敲打,浑身上下都在疼。我想我是发烧了,很可能也得了流感。现在流感正在挨家挨户地蔓延。果真是这样,那倒好了,我就可以跟我的孩子一起去了,也不用自己来了结我的残生了。有时我两眼发黑,也许这封信我都无法写完了,但是为了向你诉说一次,只诉说这么一次,我愿意聚集起全部的力量。你啊,我亲爱的,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啊。

我要和你单独谈谈,第一次把一切都告诉你;我要让你知道我整个的一生,我的一生一直是属于你的,你却对此始终一无所知。可是,只有当我死了--此刻,我的四肢正忽冷忽热地颤抖不止,生命即将走向终结--你再也不必回答我的问题了,我才会让你知道我的秘密。要是我还得继续活下去,我会马上把这封信撕掉,并将一如既往地继续沉默下去。可是如果你手里拿着这封信,那你就知道,是个已死的女人在这里向你诉说她的人生,从她有意识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最后一刻为止,她的生命始终是属于你的。你不必为我的话感到害怕,一个死人已经别无所求,她不需要爱情、同情抑或安慰。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请你相信我说的一切,那是一颗为你悲伤的心在向你倾诉衷肠。请你相信我说的一切,我只请求你答应我这一件事:一个人是不会在自己的独生子死去的时刻撒谎的。

我要向你倾诉我的一生,我的一生其实是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天才真正开始的。在此之前,我的生活杂乱无章,充满悲观和失望,我的记忆从来不会抵达那段岁月。这段人生就如一个堆满尘封已久的人和物、结满蛛网、散发着霉味的地窖,我的心早已对此漠然处之。你出现的时候,我十三岁,就住在你现在住的那幢房子里,此刻你就在这幢房子里,手里拿着这封信--我生命的最后一丝气息。我和你住在同一层楼,正好门对着门。你肯定再也想不起我们,想不起那个清贫的寡妇(她总是穿着孝服,丈夫生前在财政部门担任公职)和她那个尚未发育完全的瘦弱女儿。我们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交往,仿佛沉浸在我们小市民的穷酸潦倒之中。你可能从没有听说过我们的姓名,因为我们的门上没有挂姓名牌,没有人来看望我们,也没有人来打听我们。再说事情也已经过去很久了,都有十五六年了,你肯定什么也不知道,我亲爱的。可是我呢,哦,我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关于你的每一个细节,第一次听别人说起你,第一次看到你的那一天,不,那一瞬间,依然记忆犹新。我怎么可能忘记呢?那个时候才是我人生的开始啊。耐心点,亲爱的,我要把一切向你娓娓道来,我求你,听我谈自己一刻钟,别厌倦,我爱了你一辈子也没有厌倦啊!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