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据说话:教学差距调查方法.pdf

用数据说话:教学差距调查方法.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范本以及收集分析数据的工具,在考试分数之外,引出有益于之前由系统小觑的小组系统的分析和变化。这综合了学校审计程序的文化水平的框架。
应“不让一个孩子落后计划”的要求,许多学校发现他们的校园中有一个成就鸿沟。本书将帮助其看到比纯考试分数更多更好的资源,比如学校条件以及学校教育者对其学生的猜测和信仰。实施公平审计的结果是,教育者将学到对待学校里的学生,他们需要用什么不同的 手段,才能使所有学生都获得成功。

编辑推荐
一本杰出的实战指南。提供了背景、框架以及区分的工具,还有学校师资队伍来发起关于缩小成就鸿沟的机构和个人责任的‘激烈的对话’。那些认真对待所有学生教育的人必须读一读。
作者有效地增强了教育者的知识、意志以及缩小教育鸿沟的技巧。本书引领教育者走向学习和反映、检验数据、展示信息、探讨联系手段、揭示问题所在的旅程。它为教育者提供工具、提示、模型,帮助他们回顾、修正并处理他们的实践和通往文化水平的过程。

作者简介
兰德尔•B.林赛,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名誉教授,致力于教育咨询与平权服务相关问题的课题研究。在进入高等教育领域之前,他曾为初高中历史老师、取消学校种族隔离的办公室主任以及一家非盈利组织的执行董事。得益于一直与多元人口共事的经历,他的研究领域为:在多元文化环境中白种人的行为表现。研究结果显示,在多元文化问题上,白种人更经常充当的是观察者而非亲身参与者的角色。他与同事一起为学校、法律执行机构以及社区组织设计和开展不同项目,为他们提供参与和获奖的机会。如今,作为祖父母和教育者,他与妻子以及长期合著者德洛莉丝都很享受这样的人生阶段,他们支持所有能够以可靠方式在社会中推行民主的正义事业。

目录
目 录
contents
前言………
序………
第一部分.创造精通文化的学校…
第一章推进民主的道德必要性 …………
第二章 提升文化水平的工具 ………………
第二部分.了解学校的群组…………………
第三章 NAEP数据指明的方向及其局限 ……………
第四章 同龄群组模型——成绩与机会数据 …………
第五章教学差距调查计划 …………………
第六章评估准则:教学差距调查的关键 ……………
第三部分.ABC案例研究学校与你的学校 ……………
第七章 1号数据集——在成绩数据中找到意义 ………
第八章 2号数据集——找出学生参与数据的含义 …………
第九章数据集2(扩充版)——找出中学参与数据的含义 ……
第十章 3号数据集——教育工作者对学生的讨论简述 ………
第十一章倡导社会公正 …………………
附录……………………………
鸣谢…………………………………
参考文献……………………………

文摘
前言
我们面对的时代,诸多大事件交织在一起,共同将美国拉回它极力想要逃离的现实中。对于历史中许多挟国家为人质的方面,这个国家总是拒绝接受。某些方面,美国所谓的多元化不过是对保罗•劳伦斯•邓巴百年前的诗作《我们带着面具》(We Wear the Mask)的表面的回忆。在邓巴的笔下,我们这个国家带着“谎言与微笑的假面”, “隐藏面庞,遮蔽双眼。”我们带着面具,希望隐藏残酷历史中特定的几个世纪,那些年里,我们仅凭肤色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极力让人各安其分。尽管我们试图隐藏或逃离那段历史,生活却不断让其浮出水面,再给我们一次摘下面具直面历史的机会,让我们得到治愈。公众教育所谓的学术成绩差距备受关注,这便是其如今面临的处境。生活再次给予这个国家直面历史的机会,去面对这个“成绩差距”。
约翰•亨里克•克拉克曾提醒我们,历史具有塑造现在的力量。
历史并不代表一切,却是一切的起点。历史是人们用来播报政治与文化时间的时钟,告诉人们这一天已经过去了多少。它是人们用来在人类地图上自我定位的指南针。它让人类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要做的是什么。
作者在《文化水平质询》中强调将直面历史作为解决教学问题的方法,并且展示了个人与社会疗法。这本书让教育者们面对历史对他们各自身份构建的影响,而身份认知会继而影响他们在日常教学中以何种姿态与学生建立关系。历史学家,如小利昂•伯纳特、罗恩•高木以及约翰•霍普•富兰克林,借助现代科技,摘下那段神秘历史的面具,看看它是如何用肤色将人划分于无形,让人过着野兽般蒙昧的生活,或让他们退化为自己的幼稚版讽刺画。他们见到大量人为塑造的形象,将白人征服者与奴役者刻画成完美的英雄,仿佛他们全凭自身的天纵英才便创造了美洲大陆的文化与财富,而被他们当作奴隶强行带到这片海岸的非洲移民者,或是欧洲人在到达时发现的土著居民则对此毫无贡献。
尽管历史明明白白记载,非裔美国人与这片大陆的原住民在美国建立的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去除这段关于肤色的神秘历史的影响也并非易事。正是这些,塑造了美国的灵魂,继而影响了学校的“隐藏课程”(伯纳特)。有色人种始终扮演被征服的角色,这些精心建立的形象深深扎根于国民的脑海之中,成为维护底层阶级与特权阶级之分的有力武器。而正是国家的学校,成为那些形象的播种者与散布者。
日复一日,美国历史的影响在全国的教室中已不再有任何作用。尽管有人试图根除殖民前的各种种族文化,历史对非洲与古代美洲后裔文化的形成产生的影响仍然存留在这一代孩子们的心中——代代相传。有的民族,即使受到重重压迫,仍然竭尽全力生存、热爱、繁衍生息。它们创造出来的文化,时至今日仍然显露在每年因渴望学习而来到学校的孩子们身上。他们的聪明才智、认知结构、存在的方式、甚至他们自身都融入家庭与社区的生活圈中,那里,也是他们学到人生第一课的地方。为了学业,他们向老师展示出这些智力、语言与文化资产。“孩子培养出的每一个文化功能,都会登场两次,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层面,首先是社会层面,接下来是心理层面。前者在人与人交往之中,后者在孩子自己的心中。”(维果斯基,1978,第57页)
但是这种资本正是主流白种美国人竭力拒绝的,他们不惜自降身份保持在“人类地图”(克拉克)上的地位。教师与学生都是历史与文化的产物,他们带着各自的身份来到这个名为“学校”的地方,便难以避免日常冲突。教室的文化是美国历史的大锅中炮制出的统治文化,其他任何文化都被拒之门外。这便是成绩差距背后最基本的问题所在。再多的修正方法,或是更密集的考试与更繁复的政策规则都无济于事。学术成绩差距只是更深层问题折射出的表象,直面我们的历史与其对学校里人际互动关系的影响,才有可能拯救这个国家,并为学术成绩差距画上休止符。
包括保罗•弗雷尔在内的一些人建立了教育的原则,即是,教育是解放的行为,像存钱一样把知识灌输到学生脑海里并不能称之为教育。这个观念是文化水平教育的基础。大量认知研究表明,教师只有利用学生过去经历创造出的认知结构,有技巧地挖掘学生已有的知识,才能让他们真正学到东西。长久以来,对非洲裔、拉丁裔美国人及美洲原住民文化的不尊重,深深植根于美国历史之中。因此,当教师面对来自这些文化背景的学生,常常失于履行这个教育原则。学校中许多“隐藏课程”(伯纳特)都默认主流文化比其他文化更加优越这个前提(183)因此,不论有意无意,老师们总打着为了学生好的旗号,控制来自劣势文化的学生的语言、行为以及认知结构。在这一过程中,非主流美国文化群组的学生被剥夺了植根于自身文化的智慧资本,而这正是他们深入学习的基础。我们不能一边违背教学基本原则,一边却还期待缩小学业水平差距。如果学校仅凭肤色或社会地位,将一部分学生挡在知识的大门之外,却让另一部分人自由出入,那么,这种所谓的学业水平差距永远不会缩小。
我国在教育公平上的失败,正是由于我们没有直面这种严重破坏教学的行为。美国正陷于它自设的两难之境。一方面,美国希望能达到立国文件中所要求的自由与平等。另一方面,国家却不愿面对将人按照肤色分为三六九等的屏障。我们的学校仍然是重蹈历史覆辙的“理想”场所。然而21世纪的情况让美国明白,复制历史只会造成难以承担的恶果。百年之内,原来的少数群组会变成多数,而如果占据人口大多数的群组仍然贫穷而无知,将严重威胁到美国整体的安康。
教育拥有变革社会的强大力量,如果教育者愿意直面美国历史为其塑造的身份与文化取向,便有望摆脱不平等历史的枷锁。在这一过程中,他们首先接受自我解放,然后才能解放学生。
几十年来,本书的作者们坚持通过唤醒提升文化水平的意识,为其创造有用的工具,借此唤起教育的灵魂。这本最新著作指明了在公共教育中,国家的历史与当今危机的紧密联系,让成年人了解与接纳文化水平的重要意义。
维果斯基所写的这段话界定了教师的角色,再一次为学生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教师提出了真知灼见。它让大家知道,我们追求的文化水平到底是什么模样。
“教师的工作尤其复杂。首先,教师必须正确对待学生个人行为的规律,也就是说,必须了解学生的心理;其次,教师必须尤其了解学生社会背景的社会动态;第三,教师必须明确知道自己教育活动的各种可能,合理加以利用,才能将学生的行为、意识及性格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过去的背景:对美国选举与教育的公正平等进行历史回顾
我们民主形式的政府有两大好处,即是选举权与免费的公共教育。然而,人民之所以能参与选举,接受教育,全赖举国上下坚持不懈,在斗争的道路上披荆斩棘。投票与教育这两项普遍的基本权利,首先被授予白人男性,接着是白人女性,最后才是有色人种。
1789年美国政府成立时,只有拥有财产的白人男性拥有选举权(哈德森,1999;科索尔,1984)。当时,美国大部分人,其中包括非洲奴隶与被解放的奴隶、第一民族人民(People of the First Nations) 、女性与没有财产的白人男性都不享有这个最基本的民主权利。民主的创造者引入了政府制度,而这个制度却未能达到完全的民主,还将许多群组排除在《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与美国宪法(U.S. Constitution)的承诺之外,而这两份文件正是为了保障民主而立。讽刺的是,这些人当初被基本公民权利拒之门外,却用美国宪法赋予的立法、行政及司法工具,获得了选举权与其他基本权利,如财产所有权、接受公共教育与服兵役的权利。
19世纪中期,拥有选举权的范围才扩展至所有白人男性,而直到20世纪初期,又扩展至白人女性。相似的是,在19世纪上半叶,正式的教育几乎只提供给那些能够负担得起私人教育或教会学校的群组,使得白人男性的受教育程度完全不成比例。当时,教育将绝大多数的人口拒之门外,其中一个臭名昭著的例证便是许多州禁止黑人奴隶读书识字(道格拉斯,1845/1960)。拒绝教育,禁止某些群体接受教育,这些传统在这个国家如此根深蒂固,直到国家建立约80年后,教育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马萨诸塞州贺拉斯•曼(Horace Mann)才呼吁为所有的孩子建立免费公众教育,而正是这一举动促成了第一个义务教育法令的出台(理查德森,1980)。
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期, 美国义务教育法的受益者包括爱尔兰、德国、意大利与东欧国家等的欧洲移民。尽管这几个移民群体刚刚进入美国社会时,也处在底层地位,然而在两三代之内,他们便陆续出现在蓬勃发展的中产阶级之中。然而,尽管他们同样受尽剥削,但在进入美国社会时却拥有第一民族与早期非洲裔美国人不具备的权利与优待(高木,1993)。这些事件都表明了美国教育从来不是能让各个群组公平竞争的竞技场,也展现了其中根深蒂固的不公平现象。
从技术角度来看,早在19世纪六十年代的第13、14、15次宪法修正案中,非裔美国人与其他有色人种的美国公民就被赋予了选举、教育等基本权利,但直到1964与1965年的《民权法案》,这些权利才真正落到实处(富兰克林、莫斯,1988;席格勒,1998)。2006年7月26日,乔治•布什总统签署延长《选举权法》有效期,则是我们国家现在仍存在不公平情况的例证,这在学校中也随处可见。
20世纪初,如今称为学龄儿童的孩子几乎没有人在六年级以后还继续学习(理查德森,1980;昂格尔,2001)。20世纪上半叶的工业扩张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技术爆炸为今天全面的教育体制奠定了基础。很多人刚知道12年义务教育是不久前才发生的事时,都感到十分惊讶。2002年,27个州对义务教育的要求也只到16岁(国家教育数据中心,2005)。国家的贫困阶层迫于经济压力,选择停止学习,提早工作。不充分教育导致不充分就业、不完全补偿以及经年累月、甚至不可逆转的经济与社会的下层阶级划分。不论是公立、私立、个人还是地区范围,形成了恶性循环,也成为如今学校中不平等显而易见的根源。
争取平等的努力延伸至20世纪下半叶。墨西哥裔、亚裔、第一民族、贫穷的美国人、女人以及儿童只得诉诸法律,来争取和中产阶级男性白人享受同样教育的权利。诸如《Meddez vs. Westminster 》(1947)、《Brown vs. Topeka Board of Education》 (1954,1955)、1964年《人权法案》、《Lau vs. Nichols》 (1974)等法律文件,都显示了当时弱势群体争取平等的教育机会的努力。然而,20世纪下半叶教育公平对法律造成的诸多挑战,最终的结果却令人悲伤:教育界没有任何立法或司法检讨,来弥补教育机会的不平等。事实上,我们教育机构的人从来都沆瀣一气,维护现有的体制及做法,限制弱势群组享受教育机会及成果。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