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pdf

悲惨世界.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悲惨世界》(套装上下册)是雨果在流亡期间写的长篇小说,是他的代表作,也是世界文学宝库的珍品之一。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雨果 (Victor Hugo) 译者:李丹 方于

雨果(1802-1885),法国浪漫主义作家,十九世纪前期浪漫主义文学运动领袖。雨果几乎经历了十九世纪法国的一切重大事变,1841年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一生写过多部诗歌、小说、剧本、各种散文和文艺评论及政论文章。代表作有《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笑面人》《克伦威尔》等。
长篇小说《悲惨世界》是-部《奥德赛》式的伟大史诗,一部悲天悯人、充满人道主义精神的不朽之作。
译者简介
李丹(1901-1977),湖南长沙人。1921年赴法国里昂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对法国文学产生浓厚兴趣。1928年学成回国。先后在云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云南艺术学院任教。和妻子方于一起完成了《悲惨世界》的翻译。
方于(1903-2002),江苏武进人。1921年到法国里昂大学攻读法国文学,同时师从里昂音乐学院玛黛依斯夫人学习声乐。1927年学成回国。先后在东方语言专科学校、中法大学、昆明师范学院、云南艺术学院任教。译著有《西吟诺》《诗人海涅的爱》《毋宁死》《克里斯丁》等。

目录
作者序

第一部芳汀
第一卷一个正直的人
一米里哀先生
二米里哀先生改称卞福汝主教
三好主教碰到苦教区
四言行合一
五卞福汝主教的道袍穿得太久了
六他托谁看守他的房子
七克拉华特
八酒后的哲学
九阿妹谈阿哥
十主教走访不为人知的哲人
十一心中的委屈
十二卞福汝主教门庭冷落
十三他所信的
十四他所想的
第二卷沉沦
一步行终日近黄昏
二对智慧提出的谨慎
三绝对服从的英勇气概
四蓬塔利埃乳酪厂的详情
五恬静
六冉阿让
七失望的内容
八波涛和亡魂
九新的损失
十那人醒了
十一他干的事
十二主教工作
十三小瑞尔威
第三卷在一八一七年内
一一八一七年
二双四重奏
三四对四
四多罗米埃乐到唱起西班牙歌来
五蓬巴达酒家
六相爱篇
七多罗米埃的高见
八一匹马的死
九一场欢乐的欢乐结局
第四卷寄托有时便是断送
一一个母亲遇见另一个母亲
二两副贼脸的初描
三百灵鸟
第五卷下坡路
一烧料细工厂发展的历史
二马德兰先生
三拉菲特银行中的存款
四马德兰先生穿丧服
五天边隐约的闪电
六割风伯伯
七割风在巴黎当园丁
八维克杜尼昂夫人为世道人心花了三十五法郎
九维克杜尼昂夫人大功告成
十大功告成的后果
十一基督救我们
十二巴马达波先生的无聊
十三市警署里一些问题的解决
第六卷沙威
一休息之始
二“冉”怎样能变成“商”
第七卷商马第案件
一散普丽斯姆姆
二斯戈弗莱尔师父的精明
三脑海中的风暴
四痛苦在睡眠中的形状
五车轮里的棍
六散普丽斯姆姆受考验
七到了的旅人准备回程
八优待入席
九一个拼凑罪状的地方
十否认的方式
十一商马第更加莫名其妙了
第八卷波及
一马德兰先生在什么样的镜子里看自己的头发
二芳汀幸福了
三沙威得意
四司法者再度行使法权
五适合的坟

第二部珂赛特
第一卷滑铁卢
一从尼维尔来时所见
二乌古蒙
三一八一五年六月十八日
四“A”
五战争的玄妙
六下午四点
七拿破仑心情愉快
八皇上向向导拉科斯特提了一个问题
九不测
十圣约翰山高地
十一拿破仑的向导坏,比洛的向导好
十二羽林军
十三大祸
十四最后一个方阵
十五康布罗纳
十六将领的比重
十七我们应当承认滑铁卢好吗?
十八神权复炽
十九战场上的夜景
第二卷战船“俄里翁号”
一二四六O一号变成了九四三O号
二也许是两句鬼诗
三一定是事先作了准备,才会一锤敲断脚镣
第三卷完成他对死者的诺言
一孟费郿的用水问题
二两幅完整的人像
三人要喝酒,马要喝水
四娃娃上场
五孤苦伶仃的小女孩
六这也许可以证明蒲辣秃柳儿的聪明
七珂赛特在黑暗中和那陌生人并排走
八接待一个也许是有钱的穷人的麻烦
九德纳第玩弄手法
十弄巧成拙
十一九四三O号再次出现,珂赛特偶然赢得了它
第四卷戈尔博老屋
一戈尔博师爷
二枭和秀眼乌的窠
三联苦成甘
四二房东的发现
五一个五法郎银币丁零落地
第五卷无声的狗群黑夜搜索
一曲线战略
二幸而奥斯特里茨桥上正在行车
三看看一七二七年的巴黎市区图
四寻找出路
五有了煤气灯便不可能有这回事
六哑谜的开始
七再谈哑谜
八又来一个哑谜
九佩带铃铛的人
十沙威扑空的经过
第六卷小比克布斯
一比克布斯小街六十二号
二玛尔丹·维尔加支系
三严厉
四愉快
五谑浪
六小阮
七黑暗中的几个人影
八人心后面是石头
九头兜下的一个世纪
十永敬会的起源
十一小比克布斯的结局
第七卷题外的话
一从抽象意义谈修院
二从史实谈修院
三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尊敬过去
四从本原的角度看修院
五祈祷
六祈祷是绝对的善行
七责人应有分寸
八信仰,法则
第八卷公墓接受人们给它的一切
一进入修院的门路
二割风面临困难
三纯贞嬷嬷
四冉阿让竟好像读过奥斯丹·加斯迪莱约的作品
五靠醉酒来保证不死是不够的
六在四块木板中间
七“不要把卡片遗失了”这句成语的出处
八答问成功
九潜隐

第三部马吕斯
第一卷从巴黎的原子看巴黎
一小不点儿
二他的一些特征
三他有趣
四他可能有用
五他的疆界
六一点历史
七在印度的等级划分中,野孩也许有他的地位
八最后一个国王的一句妙语
九高卢的古风
十瞧这巴黎,瞧这人
十一嬉笑,表率
十二人民的未来世界
十三小伽弗洛什
第二卷大绅士
一九十岁和三十二颗牙
二有其主,必有其屋
三明慧
四望百老人
五巴斯克和妮珂莱特
六略谈马侬和她的两个孩子
七家规:天不黑,不会客
八两个不成一对
第三卷外祖和外孙
一古老客厅
二当年的一个红鬼
三愿尔等息怨解冤
四匪徒的结局
五望弥撒具有使人成为革命派的功用
六遇见个理财神甫的后果
七短布裙

八云石碰花岗石
第四卷ABC的朋友们
一一个几乎留名后世的组织
二悼勃隆多的诔词,博须埃作
三马吕斯的惊奇
四缪尚咖啡馆的后厅
五视野的扩展
六窘境
第五卷苦难的妙用
一马吕斯穷愁潦倒
二马吕斯生活清苦
三马吕斯成长了
四马白夫先生
五穷是苦的好邻居
六接替人
第六卷星星相映
一绰号:名字的形成方式
二光明是实
三春天的效果
四一场大病的开始
五连续落在布贡妈头上的雷火
六被俘
七“U”字谜
八残废军人也能自得其乐
九失踪
第七卷猫老板
一地下层和地下活动者
二底层
三巴伯、海嘴、铁牙和巴纳斯山
四黑帮的组成
第八卷作恶的穷人
一马吕斯找一个戴帽子的姑娘,却遇到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
二发现
三四脸人
四穷苦中的一朵玫瑰
五天生的贼眼
六兽人窟
七战略和战术
八穷窟中的一线光明
九容德雷特几乎哭出来
十公营马车定价:每小时两个法郎
十一穷苦请为痛苦效劳
十二白先生的五个法郎的用途
十三独在远方,不想念诵“我们的天父”
十四一个警官给了一个律师两拳头
十五容德雷特采购用品
十六用一首流行于一八三二年的英国曲调改编的歌
十七马吕斯的五个法郎的用途
十八马吕斯的两张椅子对面摆着
十九提防暗处
二十陷害
二十一捉贼总应先捉受害人
二十二在第三册中叫喊的孩子

第四部卜吕梅街的儿女情和圣德尼街的英雄血
第一卷几页历史
一有始
二无终
三路易-菲力浦
四基础下面的裂缝
五历史所自出而为历史所不知的事物
六安灼拉和他的副将们
第二卷爱潘妮
一百灵场
二监牢孵化中的罪恶胚胎
三马白夫公公的奇遇
四马吕斯的奇遇
第三卷卜吕梅街的一所房子
一秘密房子
二冉阿让参加了国民自卫军
三茂叶繁枝
四换了铁栏门
五玫瑰发现自己是战斗的武器
六战争开始
七愁,更愁
八长链
第四卷下面的援助也许就是上面的援助
一外伤,内愈
二普卢塔克妈妈信口开河
第五卷结尾不像开头
一荒园与兵营相结合
二珂赛特的恐惧
三杜桑说得更生动
四石头下面的一颗心
五珂赛特看信以后
六老人好在走得及时
第六卷小伽弗洛什
一风的恶作剧
二小伽弗洛什沾拿破仑大帝的光
三越狱的惊险
第七卷黑话
一源
二根
三哭的黑话和笑的黑话
四双重责任:关怀和期望
第八卷欢乐和失望
一春光好
二美满幸福的麻醉作用
三阴影的初现
四“cab”在英语中滚,在黑话中叫
五夜间的东西
六马吕斯现实到把他的住址告诉了珂赛特
七年老的心和年轻的心开诚相见
第九卷他们去什么地方?
一冉阿让
二马吕斯
三马白夫先生
第十卷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
一问题的表面
二问题的本质
三埋葬:再生之机
四当年的沸腾
五巴黎的特色
第十一卷原子和风暴结为兄弟
一关于伽弗洛什的诗的来源的几点说明。一位院士对这诗的影响
二伽弗洛什在行进中
三理发师的合理愤怒
四孩子惊遇老人
五老人
六新战士
第十二卷科林斯
一科林斯开设以来的历史
二起初的快乐
三格朗泰尔开始觉得天黑了
四试图安慰于什鲁寡妇
五准备
六等待
七在皮埃特街加入队伍的那个人
八关于一个名为勒·卡布克而实际也许并非勒·卡布克的人的几个问号
第十三卷马吕斯进入黑暗
一从卜吕梅街到圣德尼区
二巴黎枭瞰图
三边缘的极限
第十四卷失望的伟大
一旗——第一幕
二旗——第二幕
三伽弗洛什当初也许应当接受安灼拉的卡宾枪
四火药桶
五让·勃鲁维尔的诗句顿成绝响
六求生的挣扎继以垂死的挣扎
七伽弗洛什很能计算路程
第十五卷武人街
一吸墨纸,泄密纸
二野孩敌视路灯
三当珂赛特和杜桑都在睡乡的时候
四伽弗洛什的过度兴奋

第五部冉阿让
第一卷四堵墙中间的战争
一圣安东尼郊区的险礁和大庙郊区的漩涡
二在深渊中如果不谈话,又干什么呢?
三明朗化和忧郁感
四少了五个,多了一个
五在街垒顶上见到的形势
六马吕斯惊恐不安,沙威言语简练
七情况严重
八炮兵们认真起来了
九使用偷猎者的技巧和一种百发百中的曾影响一七九六年判决的枪法
十曙光
十一枪无虚发,也没伤人
十二混乱支持秩序
十三掠过一线希望
十四这儿看到了安灼拉情人的名字
十五伽弗洛什外出
十六长兄如何成了父亲
十七“死去的父亲等待将死的孩子”
十八秃鹫成为猎物
十九冉阿让报复
二十死者有理,活人无过
二十一英雄们
二十二一步一步
二十三俄瑞斯忒斯挨饿,皮拉得斯酣醉
二十四俘虏
第二卷利维坦的肚肠
一海洋使土壤贫瘠
二阴渠的古代史
三勃吕纳梭
四人所不知的细节
五当前的进步
六未来的进步
第三卷陷人泥泞,心却坚贞
一阴渠和它那使人料想不到之处
二说明
三被跟踪的人
四他也背着他的十字架
五流沙像女人,狡猾又奸诈
六地陷
七在人以为能上岸时却失败了
八撕下的一角衣襟
九内行人看来马吕斯似已死去
十慷慨捐躯的孩子回来了
十一绝对中之动摇
十二外祖父
第四卷沙威出了轨
第五卷祖孙俩
一在重新见到一棵钉有锌皮的树的地方
二马吕斯走出内战,准备和家庭斗争
三马吕斯进攻
四吉诺曼小姐终于不再觉得割风先生进来时拿着东西有何不妥
五宁愿把现款放在森林中也远胜交给这样的公证人
六两个老人,各尽其能,为珂赛特的幸福创造一切条件
七幸福中依稀记得的梦的余波
八两个无法寻找的人
第六卷不眠之夜
一一八三三年二月十六日
二冉阿让的手臂仍用绷带吊着
三难分难舍
四“不死的肝脏”
第七卷最后一口苦酒
一第七重环形天和第八层星宿天
二泄露的事里可能有的疑点
第八卷黄昏月亏时
一地下室
二又后退了几步
三他们回忆起卜吕梅街的花园
四吸力和熄灭
第九卷最后的黑暗,崇高的黎明
一同情不幸者,宽宥幸福人
二油干了的灯回光返照
三他能抬起割风的马车,但现在连一支钢笔也嫌重
四墨水倒反而使人变得清白了
五黑夜后面有天明
六荒草隐蔽,雨露冲洗

序言
流亡生活。根西岛上■岩突兀。面对着辽阔的大西洋。“今天,一八六一年六月三十日,上午八时半,当一轮红日挂上我的窗扉时,我写完了《悲惨世界》”。
这是一轴辉煌的画卷,这是一部动人的史诗,这是一种浩博的精神,这是一股充沛的激情,当我们今天要用简单的话来概括《悲惨世界》时,与其笼统地称它为“名著”、“杰作”、“瑰宝”,似乎不如这样具体地称呼它较为确切。
作为画卷,它可以使我们联想起什么?它像《清明上河图》?《清明上河图》描绘的是一个特定时间的广阔空间,而它的规模却要大得多,它表现的是一个漫长时代的历史内容。
主人公冉阿让的故事是从一七九五年开始的,但画幅的卷首延伸得更远,卞福汝主教的经历与国民公会代表这一形象把我们带到阶级斗争严酷、个人命运难以预料的一七九三年大革命高潮的年代。接着,我们就随着卞福汝主教与冉阿让进入了一七八九年资产阶级革命所开辟的历史时期,即作者在序言中所谓的“本世纪”,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资本主义时代”。在这新社会形态的初期阶段,我们就看到了社会下层的苦难,巴黎欢呼自己的资产阶级英雄拿破仑像初升的太阳在意大利升起之日,正是冉阿让仅仅因为偷了一块面包就被投人监狱之时,荣光鼎盛、轰轰烈烈的拿破仑时期,对于冉阿让是监狱中十九年的苦役生活。他出狱的时候,又正是拿破仑在滑铁卢遭到失败后的几个月,在经过了滑铁卢古战场之后,我们又进入了另一段历史,《在一八一七年内》,我们看到百合花再度开放时期形形色色的社会政治生活,看到芳汀的悲剧、珂赛特的苦难、马吕斯家庭的矛盾,当然,还有冉阿让的坎坷与困顿。而后,我们又随着人物经过了一八三○年的革命,到了七月王朝时期,看到这一时期的社会矛盾如何导致一八三二年巴黎人民起义,看到以街垒斗争为中心的各个人物的命运有了什么变化与结局。
这是整整将近半个世纪历史的宏伟画幅,漫长历史过程中广阔的社会生活的画面,一一在我们面前展现:外省偏僻的小城、滨海的新兴工业城镇,可怕的法庭、黑暗的监狱、巴黎悲惨的贫民窟、阴暗的修道院、恐怖的坟场、郊区寒伧的客店、保王派的沙龙、资产阶级的家庭、大学生聚集的拉丁区、惨厉绝伦的滑铁卢战场、战火纷飞的街垒、藏污纳垢的下水道……这一漫长浩大的画轴中每一个场景,无不栩栩如生,其细部也真切人微,你可以说它们都是以现实主义的手法描绘出来的,但是,每一个画幅的形象是那么鲜明突出、色彩是那么浓重瑰丽、气势是那么磅礴浩大、情绪是那么灼热炽烈,使人又感到有一种浪漫主义的格调……
这种对历史发展与现实生活的描绘,只是一种背景?或者只是一个搬演故事的框架?如果这样去理解,那将大大贬低雨果某种更为宽广的自觉意识,他以那样大的篇幅、用历史学家的手笔描绘了这个世纪两大历史事件滑铁卢战役与一八三二年的人民起义,显然远远超过了历史背景描绘的需要,他以那样详尽细致的笔法,在人物活动的环境与故事中,填进了那样多实在的社会历史内容,显然又远远超过叙述单个人物故事经历的需要。我们记得,他曾经这样说过:“谁要是谈到诗人,他也就必然是谈到历史学家与哲学家”,不难看出,他那种自觉的意识,就是以历史学家为己任的意识,这是他那个时代一切有出息的文学家所具有的标志。一八六一年,当他完成这部作品的时候,距离他在那位立志要成为法国历史的书记的巴尔扎克墓前发表著名的悼词,已有十二年了,他要书写出什么样的历史足以与巴尔扎克那部“其实就是题作历史也完全可以”的作品匹敌或相称呢?巴尔扎克是用近一百部作品描写贵族复辟时期的贵族社会怎样在满身铜臭的暴发户的进逼下逐渐灭亡或者被这一暴发户所腐化的历史,而他则是在一部作品里,写出“本世纪”历史的迂回曲折、起伏跌宕的巨变,在全部历史的景象与过程的中心,安置着一个共同的触目惊心的现实,即下层人民悲惨的命运。虽然,在他看来,这一过程中的不同阶段具有不同的意义和性质,如拿破仑帝国“是光荣的本身”,继之而来的复辟时期“实质上是昏天黑地”、是“长时期莫大空虚”,然而,在不同的阶段,下层人民的处境同样总是艰难的,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以冉阿让、芳汀与珂赛特的故事说明了这一点,指出了“本世纪”的每一个阶段都一直存在着“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赢弱”,因此,我们可以说,雨果要写的就是“本世纪”中穷人的悲惨史。
作为一部史诗,它不是民族的史诗,而是个人的史诗,但又不限于个人的意义。它使我们联想起什么?《奥德修纪》?《奥德修纪》的主人公奥德修在海上漂流了十年,历经各种险阻,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它作为人的史诗意义,不仅在于它表现的是个人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里经历了极为丰富、极不平凡、甚至可歌可泣的际遇,而且在于,他在这种经历的过程中,显示了人的力量与人的品格,人的精神与人的气势,从而作为一个最早的范例,提供了关于人的史诗的经典性的涵义。在这个意义上,《悲惨世界》与《奥德修纪》有某种相同之处,它是近代十九世纪的《奥德修纪》,它表现了主人公冉阿让在近代社会中的奥德修式的经历。
冉阿让的经历无疑具有明显的传奇色彩,他一生的道路是那么坎坷,他所遇到的厄运与磨难是那么严峻,他的生活中充满了那么多的惊险,所有这一切都不亚于奥德修在海上长期漂流所遇到的险阻。在《奥德修纪》里,主人公的史诗是在与自然力的代表大海、与象征着大海之摧毁力量的各种魔怪的斗争中展开的,而冉阿让的史诗则主要是以他向资产阶级社会强加在他头上的厄运、向不断迫害他的资产阶级法律作斗争为内容的,这是在文明社会里一场接一场、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搏斗,足以使人惊心动魄。服刑期间三次越狱、商马第案件中被捕后又一次从监狱里逃脱、令人不可思议地在土伦港的海里失踪、在巴黎街巷里成功地摆脱沙威的追捕、假装死人、伪造身份,等等,这一个又一个的惊险事件,无不具有一种极不平凡的传奇的性质。正因为冉阿让要对付的是庞大的压在头上的社会机器和编织得密密麻麻的法律之网,雨果要使这个人物斗争的史诗能够进行下去,并导向预定的结局,就必须赋予他以惊人的刚毅、非凡的体力和罕见的勇敢机智。冉阿让得到了所有这一切。他能“折断窗口的铁条”,他可以带着珂赛特爬上高墙,他是如何潜入海底不见踪迹的?他怎么能长时间被闷在棺材里而不至于窒息而死?这些近乎神奇的本领不是可以与奥德修战胜独眼巨人、女妖斯库拉以及卡律布狄斯的本领媲美吗?除了这种超自然的体力之外,雨果还赋予他的主人公以现代文明社会的活动能力,他让冉阿让从事工业,有所发明创造,并且一度成为一个治理有方、改变了滨海蒙特勒伊小城的整个面貌的行政长官,这就在这个人物身上补全了各种非凡的活力,使他成为十九世纪文学中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形象,真正具有近代社会的传奇性,以上这些无疑都属于一种浪漫主义的性质。

文摘
第一卷一个正直的人
一米里哀先生
一八一五年,迪涅①的主教是查理·佛朗沙·卞福汝·米里哀先生。他是个七十五岁左右的老人;从一八○六年起,他已就任迪涅区主教的职位。
虽然这些小事绝不触及我们将要叙述的故事的本题,但为了全面精确起见,在此地提一
提在他就任之初,人们所传播的有关他的一些风闻与传说也并不是无用的。大众关于某些人的传说,无论是真是假,在他们的生活中,尤其是在他们的命运中所占的地位,往往和他们亲身所作的事是同等重要的。米里哀先生是艾克斯法院的一个参议的儿子,所谓的司法界的贵族。据说他的父亲因为要他继承②那职位,很早,十八岁或二十岁,就按照司法界贵族家庭间相当普遍的习惯,为他完了婚。米里哀先生虽已结婚,据说仍常常惹起别人的谈论。他品貌不凡,虽然身材颇小,但是生得俊秀,风度翩翩,谈吐隽逸;他一生的最初阶段完全消磨在交际场所和与妇女们的厮混中。革命③爆发了,事变叠出,司法界贵族家庭因受到摧毁,驱逐,追捕而东奔西散了。米里哀先生,当革命刚开始时便出亡到意大利。他的妻,因早已害肺病,死了。他们一个孩子也没有。此后,他的一生有些什么遭遇呢?法国旧社会的崩溃,他自己家庭的破落,一般流亡者可能因远道传闻和恐怖的夸大而显得更加可怕的九三年①的种种悲剧,是否使他在思想上产生过消沉和孤独的意念呢?一个人在生活上或财产上遭了大难还可能不为所动,但有时有一种神秘可怕的打击,打在人的心上,却能使人一蹶不振;一向在欢乐和温情中度日的他,是否受过那种突如其来的打击呢?没有谁那样说,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他从意大利回来,就已经当了教士了。
一八○四年,米里哀先生是白里尼奥尔的本堂神甫。他当时已经老了,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
接近加冕②时,他为了本区的一件不知道什么小事,到巴黎去过一趟。他代表他教区的信众们向上级有所陈请,曾夹在一群显要人物中去见过费什红衣主教。一天,皇帝来看他的舅父③,这位尊贵的本堂神甫正在前厅候见,皇上也恰巧走过。拿破仑看见这位老人用双好奇的眼睛瞧着他,便转过身来,突然问道:
“瞧着我的那汉子是谁呀?”“陛下,”米里哀先生说,“您瞧一个汉子,我瞧一个天子。彼此都还上算。”
皇帝在当天晚上向红衣主教问明了这位本堂神甫的姓名。不久以后,米里哀先生极其诧异地得到被任为迪涅主教的消息。
此外,人们对米里哀先生初期生活所传述的轶事,哪些是真实的?谁也不知道。很少人知道米里哀这家人在革命以前的情况。
任何人初到一个说话的嘴多而思考的头脑少的小城里总有够他受的,米里哀先生所受的也不例外。尽管他是主教,并且正因为他是主教,他就得受。总之,牵涉到他名字的那些谈话,也许只是一些闲谈而已,内容不过是听来的三言两语和捕风捉影的东西,有时甚至连捕风捉影也说不上,照南方人那种强烈的话来说,只是“胡诌”而已。
不管怎样,他住在迪涅担任教职九年以后,当初成为那些小城市和小人们谈话的题材的闲话,都完全被丢在脑后了。没有谁再敢提到,甚至没有谁再敢回想那些闲话了。
米里哀先生到迪涅时有个老姑娘伴着他,这老姑娘便是比他小十岁的妹子巴狄斯丁姑娘。
他们的佣人只是一个和巴狄斯丁姑娘同年的女仆,名叫马格洛大娘,现在,她在做了“司铎先生的女仆”后,取得了这样一个双重头衔:姑娘的女仆和主教的管家。
巴狄斯丁姑娘是个身材瘦长、面貌清癯、性情温厚的人儿,她体现了“可敬”两个字所表达的理想,因为一个妇人如果要达到“可敬”的地步,似乎总得先做母亲。她从不曾有过美丽的时期,她的一生只是一连串圣洁的工作,这就使她的身体呈现白色和光彩;将近老年时,她具有我们所谓的那种“慈祥之美”。她青年时期的消瘦到她半老时,转成了一种清虚疏朗的神韵,令人想见她是一个天使。她简直是个神人,处女当之也有逊色。她的身躯,好象是阴影构成的,几乎没有足以显示性别的实体,只是一小撮透着微光的物质,秀长的眼睛老低垂着,我们可以说她是寄存在人间的天女。
马格洛大娘是个矮老、白胖、臃肿、忙碌不定、终日气喘吁吁的妇人,一则因为她操作勤劳,再则因为她有气喘病。
米里哀先生到任以后,人们就照将主教列在仅次于元帅地位的律令所规定的仪节,把他安顿在主教院里。市长和议长向他作了初次的拜访,而他,在他那一面,也向将军和省长作了初次的拜访。
部署既毕,全城静候主教执行任务。
二米里哀先生改称卞福汝主教
迪涅的主教院是和医院毗连的。
主教院是座广阔壮丽、石料建成的大厦,是巴黎大学神学博士,西摩尔修院院长,一七一二年的迪涅主教亨利·彼惹在前世纪初兴建的。那确是一座华贵的府第。其中一切都具有豪华的气派,主教的私邸,大小客厅,各种房间,相当宽敞的院子,具有佛罗伦萨古代风格的穹窿的回廊,树木苍翠的园子。楼下朝花园的一面,有间富丽堂皇的游廊式的长厅,一七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主教亨利·彼惹曾在那餐厅里公宴过这些要人:
昂布伦亲王——大主教查理·勃吕拉·德·让利斯;
嘉布遣会修士——格拉斯主教安东尼·德·梅吉尼;
法兰西祈祷大师——雷兰群岛圣奥诺雷修院院长菲力浦·德·旺多姆;
梵斯男爵——主教佛朗沙·德·白东·德·格利翁;
格朗代夫贵人——主教凯撒·德·沙白朗·德·福高尔吉尔;
经堂神甫——御前普通宣道士——塞内士贵人——主教让·沙阿兰。
这七个德高望重的人物的画像一直点缀着那间长厅,“一七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也用金字刻在厅里的一张白大理石碑上。
那医院却是一所狭隘低陋的房子,只有一层楼,带个小小花园。
主教到任三天以后参观了医院。参观完毕,他恭请那位院长到他家里去。
“院长先生,”他说,“您现在有多少病人?”
“二十六个,我的主教。”
“正和我数过的一样。”主教说。
“那些病床,”院长又说,“彼此靠得太近了,一张挤着一张的。”
“那正是我注意到的。”
“那些病房都只是一些小间,里面的空气很难流通。”
“那正是我感觉到的。”
“并且,即使是在有一线阳光的时候,那园子对刚刚起床的病人们也是很小的。”
“那正是我所见到的。”
“传染病方面,今年我们有过伤寒,两年前,有过疹子,有时多到百来个病人,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办。”
“那正是我所想到的。”
“有什么办法呢,我的主教?”院长说,“我们总得将就些。”
那次谈话正是在楼下那间游廊式的餐厅里进行的。
主教沉默了一会,突然转向院长。
“先生,”他说,“您以为,就拿这个厅来说,可以容纳多少床位?”
“主教的餐厅!”惊惶失措的院长喊了起来。
主教把那间厅周围望了一遍,象是在用眼睛测算。
“此地足够容纳二十张病床!”他自言自语地说,随着又提高嗓子,“瞧,院长先生,我告诉您,这里显然有了错误。你们二十六个人住在五六间小屋子里,而我们这儿三个人,却有六十个人的地方。这里有了错误,我告诉您。您来住我的房子,我去住您的。您把我的房子还我。这儿是您的家。”
第二天,那二十六个穷人便安居在主教的府上,主教却住在医院里。
米里哀先生绝没有财产,因为他的家已在革命时期破落了。他的妹子每年领着五百法郎的养老金,正够她个人住在神甫家里的费用。米里哀先生以主教身份从政府领得一万五千法郎的薪俸。在他搬到医院的房子里去住的那天,米里哀先生就一次作出决定,把那笔款分作以下各项用途。我们把他亲手写的一张单子抄在下面。

内容简介
《悲惨世界》(套装上下册)通过冉阿让等人的悲惨遭遇以及冉阿让被卞福汝主教感化后一系列令人感动的事迹,深刻揭露和批判了19世纪法国封建专制社会的腐朽本质及其罪恶现象,对穷苦人民在封建重压下所遭受的剥削欺诈和残酷迫害表示了悲悯和同情。

点击链接进入英文版:
Les Miserables.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