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医女•完结篇.pdf

名门医女•完结篇.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名门医女•完结篇》 一技在手,吃穿不愁。
就算离开这定西侯府,没有这世子妃的头衔,我齐悦依然能治病救人,遵循本心而活!
问我为什么?
不为什么。
因为我是齐悦,我想过什么生活,就能过什么生活!

编辑推荐
《名门医女•完结篇》起点金牌作家希行“医药风”代表作!雄踞起点女生网榜首作品!
万千读者热力推荐“女版《仁医》”!让你热血沸腾、欲罢不能!
霸气女医师不忘初心,乐观潇洒,与你一起一路前行!

作者简介
希行,原名裴云,起点女生网作者。2009年开始文学创作,出道作品《有女不凡》,以其新奇的故事情节和不俗的文笔一炮而红。代表作品有《重生之药香》、《药结同心》、《娇娘医经》等。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无恐•之隔•说客\001
第二章 奉送•而过•安居\016
第三章 乐业•挑拨•难逃\027
第四章 所依•情怯•春雨\037
第五章 进益•明报•表率\048
第六章 热闹•揭开•出头\059
第七章 赌气•私事•答复\068
第八章 无关•稚子•当下\077
第九章 高兴•知痛•冷遇\089
第十章 感染•险险•求救\099
第十一章 为安•应得•旧人\114
第十二章 有去•有来•何忧\123
第十三章 讨巧•尝试•请诊\136
第十四章 不从•趁乱•作孽\147
第十五章 危急•两难•一心\160
第十六章 不治•好笑•夜对\172
第十七章 霸道•现脸•其实\184
第十八章 纠缠•有人•心想\196
第十九章 敢为•可喜•可贺\208
第二十章 客气•乐事•落静\220
第二十一章 童言•无忌•接二\233
第二十二章 连三•猜测•不让\246
第二十三章 等待•好说•异议\259
第二十四章 抗拒•选择•来说\272
第二十五章 再赌•无愧•四散\285
第二十六章 确定•顺行•验证\299
第二十七章 齐心•协力•度过\311
第二十八章 辛苦•有果•要还\323
第二十九章 承认•相请•辞行\334
第三十章 羞走•事实•安排\347
第三十一章 同去•旧宅•故人\359
第三十二章 闲语•推荐•窥见\362
第三十三章 闻事•引见•知彼\370

下册:
第三十四章 干脆•误会•来接\001
第三十五章 所见•听闻•融融011
第三十六章 不速•有命•而别\019
第三十七章 应对•闻惊•急待\031
第三十八章 愕知•无迹•应邀\040
第三十九章 招牌•加更•同仇\052
第四十章 喜厌•意气•狼烟\060
第四十一章 现实•咫尺•得见\071
第四十二章 夜阑•脉脉•难见\084
第四十三章 有巧•坚定•发觉\096
第四十四章 明了•昭告•相聚\109
第四十五章 好事•忙年•乐事\122
第四十六章 非议•等待•玩命\131
第四十七章 你看•震惊•发了\144
第四十八章 同欢•意会•言传\157
第四十九章 言传•等候•入门\166
第五十章 好心•相求•一瞥\181
第五十一章 迁怒•君前•奏对\197
第五十二章 一夜•晨见•其心\209
第五十三章 可嘉•安排•微怔\219
第五十四章 想法•此心•为谁\229
第五十五章 满意•听从•不安\264
第五十六章 三言•可笑\276
第五十七章 为难•当场•惊乱\284
第五十八章 夜安•次日•如是\296
第五十九章 而安•惊惧•重来\307
第六十章 同病•相连•消逝\320
第六十一章 一去•不归•无迹\324
结局\337
尾声\378

文摘
《名门医女•完结篇》“你好,李阁老?”齐悦含笑问道。
老者因为呼吸急促说话困难,声音刺激下眼神微微动了下。
“我是大夫。”齐悦介绍,这一问一看,就已经确定,老者神志不清,口唇绀紫,
正是呼吸困难的表征。
她伸手,这边阿如已经打开药箱,戴上手套,拿出听诊器。
“我现在给你检查一下。”齐悦说道。
丫头们惊愕地愣在一旁,不过齐悦的动作太快,又因为来家里的大夫的确很多,
再看这女子是从外边进来的,外边大夫还在讨论,说不定这是新请来的宫中女医呢。
“帮我扶老先生半卧位。”齐悦说道。
两个丫头愣愣地辅助阿如将李阁老摆好。
“记,查体,两肺叩过清音厖”齐悦一面伸手开始检查,一面说道。
这边阿如拿出本子记录。
“肺肝界叩不出,呼吸音粗糙。”
“右下肺呼吸音明显减弱,可闻及少量干湿啰音。”
“心率 78 次 / 分、律齐,各瓣膜听诊区无杂音。”
“腹部无膨隆、软,肝脾触不清。”
齐悦伸手按住李阁老的腹部。
“老先生,痛吗?”她问道,一面按压。
李阁老没有反应。
“无压痛、肌紧张,移动性浊音阴性。”齐悦接着说道。
一面下移。
“肠鸣音减弱,下肢无水肿。”
做完检查,齐悦又看了床边的痰盂便盆尿盆。
“黄色黏痰。”她认真看了说道。
一屋子人都看着她,更加确定这是个宫中女医,也只她们对这些污秽之物毫不避讳。
做完这一切。
“是吃鸡蛋噎住了,曾出现窒息心跳停止的状况?”齐悦问一旁的丫头。
丫头点头。
“是。”她答道。
齐悦点点头沉吟。
“娘子如何?”阿如问道。
“很简单,没什么,我见过这种病症。”齐悦答道,一面伸手,“胸源性气腹,给我拿穿刺针筒。”
阿如应声拿出。
看到这女人手里奇怪的工具,屋子里的人更是眼珠不眨。
李阁老方才一阵咳嗽后呼吸更加困难,已经有些昏迷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女声在耳边说话。
“老先生,我现在给你腹部穿刺,你不要怕,有麻醉,不疼的。”
紧接着腹部传来冰凉的刺感。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眨眼,耳边响起女子们的尖叫,听起来很吓人,但伴着这尖叫,李阁老却觉得压在胸口的重石被移开了,一瞬间似乎那缺失已久的空气涌入胸膛,就如同挣扎的鱼猛地被扔入水塘,溅起水花,愉快地游动起来,这愉悦感来得太凶猛太突然,他竟然承受不住,一下子晕过去了。
外边的大夫终于冲进来了,看着瑟瑟发抖尖叫的丫头,再看那个站在床边正从李阁老身边站起来,手里拿着奇怪的工具的女子。
“齐娘子,你这是,这是做什么?”董林不能再装不认识了,问道。
其他太医都看了看这女子,又看董林。
“这,这不是李阁老的侍妾?”一个太医忍不住问道。
董林顿时有些憋气。
他故意晾着齐悦,就是算准这个女子脾气暴躁,这样如果有太医们询问,这女子会因为得不到重视而发火。
没想到,错眼不见这女人竟然跑到里屋里,又没想到,这些太医竟然误认为齐悦是李阁老的侍妾而没有理会。
都怪这李阁老女人太多了!
“我是大夫。”齐悦扭头冲这太医一笑说道,一面收起了针筒,这边阿如利索地擦拭盖上消毒布。
“按压一下再固定。”她不忘嘱咐道。
阿如应声是。
“大夫?”龚大人也急了,几步上前,一眼看到李阁老昏厥,顿时大怒,“谁让你进来的?你哪里来的大夫?”
好,虽然迟了,但这态度更刺激人。
董林松了口气,忙上前。
“大人,大人,这是我师侄女。”他带着几分歉意几分不安忙说道,“是我不好,她年纪小,不懂事,我方才忘了嘱咐。”
“你?”龚大人开口接着要说。
齐悦忙接过话。
“哦,我是李桐少爷请来的大夫。”她说道,神态依旧淡然。
到底是怎么回事?
龚大人真是要气死了,扔下一句叫李家的人来,就忙救治李阁老。
大夫都挤上来,乱哄哄的。
“没事,他一会儿就醒了,现在给他配些消炎的药吃。”齐悦慢悠悠地在一旁说道。
“唉,你先少说两句,这是太医院龚院判。”董林忙打断她说道,带着几分不安。
依着女人的脾气是绝对不会少说的。
他心里想道。
齐悦“哦”了声,不说话了。
董林站在那里有些一怔。
这边李家的人涌了进来,看到被大夫们围着的李阁老,只当不好了,顿时都哭起来。
“还没断气呢。”龚大人又慌忙喊道。
李家的人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憋到。
“怎么回事?”李大老爷急急问道。
“倒要问问你们怎么回事!”龚大人回头喝道,“如果请了别的大夫,最好给我们知会一声,胡乱诊治,到时候出了事,算谁的?”
李家的人被吼得呆呆的。
“自然是要告诉龚大人你的,这不人还没来,来了自然要跟你引荐。”李大老爷忙说道。
同时心里惊讶,这么快龚大人就知道自己请了别的大夫了?
龚大人听了更气。
“没来?这不是人啊?”他愤声说道,一指齐悦。
李家人这才看到站在一旁的女子。
齐悦冲他们微微一笑。
“我是贵府桐少爷请的大夫,他可有跟你们提?”她说道。
又是这个小子!
看来这小子四处打听大夫,什么人都往家里拉!
李大老爷愤然打断齐悦。
“出去!”他喝道。
“李大人,别动怒,这是我师兄的弟子,年轻不懂事。”董林忙又说道,亲自对李大老爷施礼,一面对齐悦摆手,“快,给李大人赔不是。”
齐悦笑了笑。
“这么说,你们不同意我诊治了?”她问道。
李大老爷已经懒得和她说话了,急忙忙地看自己的父亲。
“当然不同意,快出去吧。”说话的是李桐的父亲,一脸的恼怒,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回去立刻将那逆子赶回老家守宅子去!
齐悦点点头。
“那真是抱歉,打扰了,告辞了。”她说道。
看着那女人消失在屋子里,董林有些傻眼。
就这厖就这软包子样?
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根本不是那个在永庆府无法无天一家之言一言不合就咒人死的齐娘子!
连句解释的话都没,让站开就站开,让滚就真滚了?
连一句狠话都没有?
进京之后就怂了?
这也不奇怪,毕竟这是京城。
董林看着屋门口从鼻子里喷了口气。
这边屋子里的其他人没人再理会那个被赶出去的莫名其妙的大夫,而都是焦急地看着昏迷不醒的李阁老。
“这女人对父亲做了什么?”李大老爷急道,又想到这么放走那个人不对,回头喝道,“让那逆子出去跪着!”
本要喊的是把那女人扭送到顺天府,但话到嘴边想到董林说这是他师侄女,不看僧面看佛面,生生咽回去,不过,等父亲真不好了,这事再说也不迟,想来那时候,董林也无法包庇。
李桐莫名其妙地被从屋子里揪出来按到了李怀庆的院子前,引得过往的人纷纷瞩目。
“我怎么了?”他忍不住问道。
小厮们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懒得搭理他,直说不知道。
李桐只得咬牙跪着。
此时的屋子里还在吵吵闹闹。
“这后事还是准备吧。”龚大人最终低声说道。
李大老爷顿时红了眼圈。
“老爷,老爷。”床边忽然有丫头结结巴巴喊道。
屋子里的人都聚在一边低声说话,一时没人理会这丫头的话。
丫头又提高声音。
“老爷,老太爷醒了!”
这一声大家听到了,但也没什么惊奇的,李阁老一直是半醒半昏迷。
别人没动,李大老爷和龚大夫忙上前。
床上的李阁老悠悠地吐了口气。
“厖唉厖”他开口发出悠长的叹息,睁开眼,“那是观音菩萨吗?”
走近的李大老爷和龚大夫惊讶地瞪大眼。
几天来,这是李阁老第一次说出话来,虽然嗓音干哑,但吐字很清晰。
“爹。”李大老爷喊道,跪在床前,“你醒了!”
李阁老转过头看他。
“我醒了。”他说道,又重重地吐口气,“真舒服啊。”
真舒服?这病得很舒服?
李大老爷有些反应不过来。
“阁老,你觉得怎么样?”龚大夫忙问道,一面伸手搭脉,面色惊讶。
“我很好,好多了。”李阁老说道。
不用他说,龚大夫也知道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他结结巴巴说道,“呼吸怎么顺畅了?”
李阁老缓缓地喘气。
“真的是观音菩萨显灵了厖”他说道,一把握住李大老爷的手,“方才,是观音菩萨给我看病了,我梦到她扎我的肚子,我就一下子好了。”
扎肚子?
观音菩萨?
李大老爷愣神,父亲是病得发癔症了?
而龚大夫想到什么,猛地掀开李阁老身上的被子、衣裳。
李阁老的肚子上,一块浸染发黄的布赫然展露在眼前。
难道是,那女人!
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