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决胜者003:线式战术时代.pdf

战场决胜者003:线式战术时代.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18世纪,随着燧发枪和刺刀这两项军事新发明在欧洲军队中的大量装备,火药武器终于彻底统治战场,常备军时代来临了。此后,手持燧发枪,排着整齐横队,在鼓点声中直面敌人炮火的线式步兵成为欧洲战场上的主力。欧洲人正是在线式战术时代,通过大北方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四国联盟战争、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七年战争以及拿破仑战争的不断洗礼和冲击,才终于确立起了在全球领域内的军事霸权,并成为日后全世界争相效仿学习的典范。

海报:

编辑推荐
全面解析枪林弹雨的“排队枪毙”时代!
从武器发展、军队操练到阵列战术,看看腓特烈大帝、拿破仑皇帝是如何调兵遣将的!

目录
序言

第一篇 强盛的根基
时代与国王:两个腓特烈引领下的普鲁士崛起
横队与士兵:简述18世纪的普鲁士军队

第二篇 致命的技艺
燧石与刺刀:西方近代前装枪发展史话
战神与死亡:南北战争中的前装滑膛炮

第三篇 逐胜的哲学
火焰与战马:概述拿破仑战争中的兵种战技与战术指挥

序言
序言
战争艺术是永远存在着的,不论是在恺撒时代,还是在拿破仑时代。
——A.H.若米尼 《战争艺术概论》
17世纪曾被意大利诗人富尔维奥·泰斯蒂形容为“士兵的世纪”。这是因为欧洲自罗马帝国崩溃以来,从未像那个时代那样“穷兵黩武”。比如15世纪末,西班牙人在“再征服运动”中的关键一役中总投入的兵力不过2万人;而到1640年,西班牙在尼德兰战争中,一次性投入的兵力就已超过8.8万人。再比如,法国人于1525年入侵意大利时,只有3.2万人;但当1635年法国准备与哈布斯堡人作战时,就征募了将近15万人。总之,到了17世纪末,法国已经拥兵近40万,欧洲其他强国的兵力也普遍在15万以上。与此同时,西班牙和法兰西一直征战不休,每四年里就有三年在开战;哈布斯堡人每三年就有两年在与别人交战,或与瑞典人,或与奥斯曼人;甚至连东欧的波兰和沙皇俄国,每五年也有四年是战争状态。总之,在那一整个世纪里,欧洲的和平岁月才不到十年。但也正是凭借着这样雄厚的军力,欧洲人才最终压制了奥斯曼帝国那凌厉的兵锋,扭转了两百多年来“东强西弱”的军事格局。
然而以上这一切,与18世纪的全欧洲军事力量大膨胀相比,也显得相形见绌。在那个世纪里,供养一支强大的军队,成为欧洲各国统治者的首要任务。18世纪初,法王路易十四把3/4的岁入用于战争。俄国沙皇彼得大帝则将这个比率提高到了85%!更不必说“不是一个拥有军队的国家,而是一支拥有国家的军队”的军国普鲁士了。在这种强力财政的注入下,1710年,欧洲各国总兵力约有130万,而到了拿破仑时代初期的1793年,单单法国的兵力就已经多达98.3万人!根据德国学者沃尔夫冈·莱因哈特的统计,在1500年到1800年间,欧洲人共有三次扩军高峰,其中最大的一次发生在18世纪,并最终使得欧洲在人口仅增加一倍的情况下,兵力却扩张了十倍!
18世纪让17世纪相形见绌的,还有战争的规模与范围。大北方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四国联盟战争、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以及被丘吉尔认为是“真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七年战争和著名的拿破仑战争,这一系列的对决,将战火燃遍了整个欧洲,甚至扩展到了全球。
而所有的巨变与发展,其实仅仅来自于两项简单而伟大的发明:燧发枪和刺刀!滑膛燧发枪能够让一个农家子弟在经过系统训练后,用几个简单的步骤就轻易杀死一个训练有素的职业武士。套筒式刺刀则让燧发枪手拥有了足够的肉搏能力,不再需要长矛手的保护,这也意味着其拥有了独立作战的能力。至此,自公元前开始形成的轻、重步兵和轻、重骑兵的四兵种共存并相互克制的作战体系被彻底颠覆。带着刺刀的燧发枪手已经几乎能胜任所有作战任务,占据了战场的主要地位。同时也正是燧发枪和刺刀所带来的士兵训练的普遍化和廉价化,才吸引了欧洲君主们在军队上投入无尽的金钱,诞生出庞大的军队。
为了让燧发枪兵更好地利用其火力作战,从17世纪后半叶起,欧洲的将军和军事家就开始让士兵排成线式横队,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火力。到了18世纪,他们的不懈努力终于结出了硕果,以三列横队为基础的步兵线式战术最终成型,并开始统治欧洲战场,开启了线式战术时代。至此,以线式战术为基础和核心的步兵,辅以必要的骑兵和炮兵,让操练、纪律、刻板的战术和科学的炮术,成为18世纪之后战场的最显著特征。此后,经过拿破仑战争的淬炼,这一战术体系得到了改进与升华。
最终,欧洲军队不光在军队规模上,也在官兵素质上,在世界范围内达到了绝对的领先。英国学者迈克尔·霍华德曾说过:“到了18世纪,欧洲的战争已经都由我们今天比较熟悉的那种专业军队来进行了。”可以说,正是线式战术,让18世纪后的欧洲军队确立了军事上的全球统治地位,能够横扫其势力可及范围内的一切敌人!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在当时的战斗中,几乎每次密集步兵队形交手前后,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散兵交火。散兵交火主要是为了完成侦察敌军、破坏敌军队列完整性、消耗敌军实力等辅助工作。以法军为例,他们在1805年战局中多次投入若干个腾跃兵连乃至轻步兵营参与散兵战,甚至在必要时刻将普通战列步兵投入此类战斗。通常情况下,训练有素的散兵是两人一组成对活动。组内的一名士兵展开射击时,另一名士兵便在他的掩护下装填枪支、准备战斗。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保证在任何时刻这组散兵中都有人能够应付紧急状况。在这些成对散兵组成的散兵链的后方,与上述散兵来自同一单位的士兵会列成密集队形作为后援,以便在敌军大队骑兵突然出现等紧急状况下收拢散兵,继而退往主力部队方向。
通常情况下,双方散兵在对决时都会充分利用地形地物减小己方损失。法国军官皮蒂尼曾这样描述他在共和国初年亲历的一场交火:
“我军准确瞄准的火力迫使奥军躲到牧场的一堵矮墙后方。烟雾就像云一样,子弹砰砰撞进墙壁,百叶窗被打得粉碎。我尽己所能藏身在窗框后方,几乎完全靠猜测射击。我身边是勒穆瓦索内上尉,他已经受了伤,左臂被吊腕带吊着,但他单靠右手使用一把手枪瞄准射击。子弹如同一群群黄蜂般涌进窗子里,他就像在训练场上一样朝着窗外射击。”
在许多场合,由于散兵交火容许士兵以个体为单位展开准确瞄准射击,所以往往能够造成远高于齐射的杀伤。由于散兵受烟雾影响较小,他们精心瞄准后展开射击的效果也经常出乎旁人预料。法国轻步兵专家迪埃姆将军在《轻步兵论》中提到,一位在革命战争中效力于奥军的法国流亡军官曾告诉他一个极端案例:有个法国步兵营距离他的连仅有一百步远,但步兵营的火力只让这个连损失了三四个人,与此同时,在该连侧翼三百步远的地方,一个小树丛里的一群散兵却导致这个连死伤三十余人。
迪埃姆本人则在1800年12月下旬突破明乔河的作战中发现:“(法军)第91(战列步兵)半旅第2营遭到了(奥军)比西团某营的齐射,却没有损失一个人。但是,比西部队的散兵在掩护退却时,却在短短几分钟内就杀死我军三十余人。”
德米安在其《军事科学自学手册》中还指出:“轻步兵可以凭借较宽的正面包抄敌军,以交叉火力将其歼灭。因此,非常明显的是,一个列成密集队形的重步兵营会被哪怕人数上处于劣势的轻步兵包围并歼灭。
“轻步兵的特性确保他们能够在行进间完成射击,而战列步兵只能在训练场上做到这一点。无论如何,以疏开队形或散兵队形展开射击是最好的,松散战线上每个人都能够毫无限制地射击时的火力始终是最有效的。倘若比较列成密集队形的战列步兵和技艺娴熟的射击兵,后者的射击成果会多达前者的四倍。此外,即便是在近距离正面交火当中,队形分散、时常快速射击的轻步兵损失也要小于以西班牙式步法推进的战列步兵。散兵在火力上不仅优于纵队,甚至要强于横队和炮兵,只有骑兵的冲击能够在威力上超过散兵。因为在散兵能够列成互相支撑的密集队形之前,骑兵就可以抢先发起攻击。”
不过,尽管散兵部队在火力杀伤效力上占据绝对优势,选择横队、纵队等密集队形还是散兵线等疏开队形,仍然是一个值得反复权衡的问题。纵观拿破仑时代,虽然疏开队形的应用越发广泛,密集队形却始终占据主导地位。沙恩霍斯特曾在他写于革命战争之前的《军官手册》中指出,双方以密集阵列交锋时应当避免各人单独射击,尽量只进行齐射。在他看来,一次齐射倘若造成十名靠在一起的敌军士兵同时倒下,其威慑效果将远胜于导致五十名士兵在不同时间地点倒下的散乱射击。尽管他的看法日后有所改变,但这一论述却指出了密集队形射击的优势——在短暂时间和狭小空间内造成杀伤,对敌军士气影响更为强烈。
此外,对步兵而言(骑兵也是如此),他们在攻防中最有力的武器并非枪支、刺刀或马刀,而是紧密排列在一起的稳定队形。无论步兵采用的是能够发扬火力的横队,还是动作轻快的纵队,胜负多数时候仍然取决于部队决心是否坚定、是否团结一致。更不用说,步兵在面临骑兵时,最可靠的保证就是刺刀林立的方阵。因此,尽管散兵在作战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战斗队形的基石依然是密集排布的横队、纵队和方阵。
有这样一个著名战例:拿破仑征俄之战中,1812年11月28日,俄国第三西方军团来到别列津纳河西岸,阻击撤退中的拿破仑大军团。俄军司令奇恰戈夫海军上将自知陆战能力平平,便告知来自陆军的军团参谋长萨巴涅耶夫中将:“伊万·瓦西里耶维奇,我不知道如何指挥陆战,所以请你率领部队进攻敌军。”萨巴涅耶夫虽是个近视眼,却在俄军中享有“散兵专家”的盛誉,他在革命战争中亲历过法军散兵在起伏地形上的威力,1799年被法军俘虏后更是与法国军官进行了多次战术交流。鉴于战场上丛林密布,萨巴涅耶夫果断发挥其指挥特长,将俄军第9、18步兵师列成疏开队形,让这些在巴尔干半岛久经沙场的老兵充分发挥其散兵战经验,给正在勉力坚持的法国第二军造成了相当大的杀伤。然而,奈伊元帅此时却抓住了俄军队形松散的良机,果断指挥第4、7、14胸甲骑兵团(约400人)和第2、7、15波兰枪骑兵团(约700人)克服不利地形展开猛烈冲击。其结果是,在第二军步兵的协助下,一千余名法军骑兵击溃了整整两个俄军步兵师,不仅俘获了六百余名战俘,还消除了俄军对法军侧翼的威胁,更追击了俄军将近四公里。尽管俄军龙骑兵和骠骑兵随后展开了反击,先是阻止了法军的推进,后来又夺取了第14胸甲骑兵团的鹰旗,却依然未能改变拿破仑大军幸运脱身的事实。
——《火焰与战马:概述拿破仑战争中的兵种战技与战术指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