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朝两忘烟水里.pdf

他朝两忘烟水里.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他朝两忘烟水里》:
2010年《飞·魔幻》杂志
四年灵魂之作首次结集出版
不是每一年都有这样
石破天惊的震撼
她是狐,我也是狐狸。其实,狐狸也懂得专心。

目录

惆怅旧欢如梦/苏枕书
发如雪/水阡墨
他朝两忘烟水里/绿里寂寞
惊魂草/草摩落落
芙蓉泪/萧天若
还珠记/语笑嫣然
枯木灰/杨干紫
玉面锦簇/淼淼
情错,锦绣绸缎庄/边澄澄
谁家陌上少年郎/乐小米
美丽的布局/白少邪
疑是故人来/语笑嫣然
烟萝记/纪小纯
圆圆曲/虞冷暖
宫怨·红叶/尤妮妮
绝世·兰陵/刑妍
丹青杀/尤妮妮

序言
他朝两忘烟水里——乍一听说这本合集的名字。我心里就轻轻地沉了一下。这是多么久远的记忆啊。
仿佛还能回想起自己上小学的时候,端着小板凳坐在电视机前面一集一集地等。也许后来的你们没有看过1982年版的《天龙八部》,它的年纪比我们都大,可是它无疑填满了我年幼时痴迷武侠剧的那些时光。
往日忆,今日痴,他朝两忘烟水里。片尾的歌曲,婉转的旋律至今记忆犹新。 怀旧是很多人都爱做的事。 像这本合集,集结了《飞·魔幻》历年来的精品文章,也是一种怀旧吧?!
当你轻轻地捧着它,看这里面一个又一个动情的故事。你会想起些什么呢?是某年某月正在做着某件事,或者想念着某个人的自己?还是想起你也许有过跟小说里的谁谁一样,那么敏感婉约的心事?
又或者,还有别的一些什么?
或许,那些还停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的故事,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精彩的情节打动了你,也因为它代表了你的某个时代,或者它对你来讲,有着某些特别的意义吧。
《飞·魔幻》从一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刊,发展到如今拥有百万读者,分上下半月发行,我看着它一路走来,这当中的过程有很多艰辛,我们——作者、编辑。甚至读者,都与它一起面对,它就像一个孩子,从呱呱坠地,到牙牙学语,然后开始行走,奔跑,健康而勇敢地成长着,有无数的人给予了它关爱与帮助。
这本历年精选合集,就是它为那些在成长道路上支持着它,鼓励着它的人,送上的一份最诚挚的礼物。

后记
还在犹豫什么呢?像这样一本带着时光,带着印记的书,摆在你面前,如果你错过了,肯定是要后悔的!
我热爱多年以前的自己,热爱多年以前还带着青涩的文字,也热爱现在漫漫长长的时光,和现在恬静淡定的自己。也许你会在这里面看到什么不一样!
——水阡墨
转眼间,《飞·魔幻》已经伴着大家走过了这么多的岁月。而那些感情,那些事,原来一直未曾离去。
我们都在变,但不变的是那份对感情的执著,和最初相遇时的感动。我们一直互相陪伴。
——杨千紫
说起来,从《飞·魔幻》还是叫《花火魔幻》版那会儿,我就开始买着看了。再到现在变成AB版,又出了合集。就像看着一个小姑娘,渐渐长大,变得越来越漂亮美丽动人可爱(简直就和我一样),心里真的很激动!
我在这本合集上入选的两篇,是最起初投《飞·魔幻》时登上的文,尽管现在看起来有点青涩。不过这就像一段初恋,如今再次回味,想起文被登上杂志时和有读者留言说喜欢我文时,我兴奋和激动的样子,真是心神荡漾啊!
——尤妮妮

文摘
惆怅旧欢如梦
文/苏枕书
1
那是颜慈第一次在戏园子见到陈宝龄和冯珥初。爹爹带颜慈出来看戏,台上的旦角扬着水袖,千愁万恨地唱《游园惊梦》。颜慈一时看痴。这一出看完,就是热闹的武戏。颜慈觉得无味,悄悄拉了丫鬟到廊子里透风。
一不留神,就撞上了那年轻公子。颜慈慌忙退后,丫鬟愤然叱责。对方也不恼,侧着头笑嘻嘻地看着颜慈。丫鬟火了,正要喊人,公子身旁的丫头慌忙拉下公子的帽子,蓦然散落一肩青丝:“我们也是位小姐,陈家大小姐宝龄。”
恰好刚刚唱杜丽娘的女孩从后台走出,一张未卸妆的脸风情万种。她软糯的嗓子如莲子汤一般美好:“宝龄,我今天唱得好吗?”
这一年,三个姑娘都不过十来岁年纪。她们就这样相识。
从娘那里学了刺绣回来,颜慈默默坐在房里,不让丫鬟打扰。针线刚拿起,复又放下。一本《白香词谱》翻了几页,又颓然合拢。沉水香徐徐缭绕,这般百无聊赖。颜慈望见西洋镜中的自己,眉目如画,鬓若鸦翅,微嘟的双唇仿佛将开的花朵。正如唱词中所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丫鬟知道小姐的脾气,只是远远候着,不会靠近。自小失语的小姐喜欢安静。
这些日子,宝龄常常来找颜慈。都是侯门绣户的小姐,互有来往亦是佳话。而宝龄更有一层不同,她是爹爹最宠的二夫人所生。她从小跟在爹身边,几乎当成男孩子养。于是性格比寻常小姐要开朗得多。
宝龄把颜慈当成了妹妹。
这是个多么让人怜惜的姑娘,容颜姣好,天生哑言。她墨黑的眼如潭水般清静,她精致的身形如画师的神来之笔。宝龄与颜慈在纸上说话。
“慈慈,以后我会好好儿照顾你,将你当做妹妹。”
“谢谢宝龄姐。”
有时候,颜慈抚琴,宝龄品箫。闺阁之上的小女儿自有一段风雅事儿。
若是得巧珥初也有空,那么三个姑娘就会欢欢喜喜地聚在一起。珥初伶牙俐齿,宝龄妙语连珠,颜慈则在一边静静微笑。珥初唱一支新曲:“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惆怅旧欢如梦,遥遥幽恨难禁……”
阁楼外海棠花开得正好。珥初突然怅怅不乐,拉着宝龄的衣袖缓然道:“我不过是个戏子,有一日你们终究会离开我,形同陌路。”
“傻瓜。我们三个永远是姐妹。”宝龄看一眼颜慈,颜慈重重点头。
珥初的嘴角牵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

内容简介
《他朝两忘烟水里》内容简介:《飞·魔幻》从一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刊,发展到如今拥有百万读者,分上下半月发行,我看着它一路走来,这当中的过程有很多艰辛,我们——作者、编辑,甚至读者,都与它一起面对,它就像一个孩子,从呱呱坠地,到牙牙学语,然后开始行走,奔跑,健康而勇敢地成长着,有无数的人给予了它关爱与帮助。
这本历年精选合集,就是它为那些在成长道路上支持着它,鼓励着它的人,送上的一份最诚挚的礼物。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