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亚文化.pdf

虐恋亚文化.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虐恋亚文化》:李银河文集

作者简介
李银河,1952年生于北京,山西大学历史系学士,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系硕士、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银河是当代中国最富社会影响力的学者之一,主要研究领域是妇女社会学、家庭社会学、性别研究、性社会学。她的许多理论对中国社会学的发展和中国社会的进步起到了推动性作用。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2004年,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之一。2008年,入选“中国改革开放30年30名社会人物”。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虐恋亚文化
虐恋的规模
虐恋的特征
虐恋亚文化的形成与变迁
虐恋者的社会处境

第二章 虐恋个案
第一类:异性虐恋关系,其中男性施虐女性受虐
第二类:异性虐恋关系,其中女性施虐男性受虐
第三类:同性虐恋关系,男性
第四类:同性虐恋关系,女性
第五类:其他种类的虐恋活动

第三章 虐恋作品
萨德(TheMarquisdeSade)的作品
马索克(Sacher-Masoch)的作品
波琳·瑞芝(PaulineReage)的《○的故事》
斯文宾(AlgernonSwinbume)的性鞭答诗作
麦当娜的《性》
其他主流文学中的虐恋内容
一般的虐恋色情作品
报刊读者来信
校园幽默与厕所文学
虐恋作品的特征

第四章 虐恋成因
欲望还是快乐
生理因素
童年经历
攻击性
焦虑感与恐惧感
负罪感
对爱的渴求
权力关系

第五章 虐恋政治
关于受虐倾向与女性气质的关系
第一种立场:虐恋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
第二种立场:虐恋在政治上是正确的
第三种立场:虐恋与政治无关,性与政治分开

第六章 虐恋的启示
社会受虐倾向问题
对权力关系的反叛
虐恋与宗教精神的关系
快乐原则问题
男女同体的境界
第二次性革命
性的解放与从性中解放
参考文献

序言
“虐恋”这个词英文为sadomasochism,有时又简写为SM、S-M、S/M或S&M。这一概念最早是由艾宾(Richardyon Krafft-Ebing,1840-1903)创造的,是他首次将施虐倾向(sadism)与受虐倾向(masochism)这两个概念引进学术界,使之成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受虐倾向一词是他用奥地利作家马索克的名字演化而成的,但施虐倾向一词并不是由他首创,而是最早于1836年出现于法国的字典,到19世纪80年代才传播到德国的。我采用的“虐恋”这一译法是我国老一辈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这个译法令人击节赞赏,因为它不仅简洁,而且表达出一层特殊含义:这种倾向与人类的恋爱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虐和受虐活动。
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有西方人把这看成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他们说:“在中国的色情艺术品中,攻击性或虐恋的形象极其罕见。”然而我坚信,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这是基于我在中国与国外其他地方多年生活的经验之谈。

文摘
有一种相反的观点认为,一位真正的施虐者对于自愿的受虐者不会感兴趣,而只对不自愿的受虐者感兴趣。为证明这一观点,德鲁兹(Deleuze)举萨德和马索克作品为例分别作为不自愿的虐恋活动与自愿虐恋活动的代表:在萨德的小说《朱丝汀》中,一伙虐待狂教士的一位受害者说:“他们希望能够确知他们的罪行能带来眼泪;任何女孩只要是自愿来这里的,他们就会把她赶走。”在马索克那里,情况完全相反:受虐是自愿的。在他看来,一个受虐狂男人容不下一个真正的施虐狂。他当然会要求拷打他的女人具有某种特征,但这些特征要由他根据自己秘密的计划来塑造、来训练、来规定,一个真正有施虐倾向的女人是绝不可能胜任的。在马索克的《穿貂皮衣的维纳斯》一书中,受虐者塞弗林是施虐者万达的老师,他不得不训练她怎样扮演女主人的角色,直到她能胜任。而在萨德那里,是完全没有协议可言的。这就是自愿的虐恋关系与不自愿的虐恋关系的区别。因此马索克的世界与萨德的世界毫不相干。德鲁兹还把这种区别引申为施虐与受虐这两种人格的区别:受虐者即使没有身在梦中也愿意以为自己是在梦中,而施虐者即使是在梦中也不愿相信自己是身在梦中。
按照德鲁兹的这种说法,在萨德那里,施虐与受虐双方的关系是被迫的,而在马索克那里,双方的关系才是自愿的。对于这两位作家的作品而言,这种概括或许没错,但是必须指出的是:现代人的虐恋实践与萨德小说中的人物及其活动方式有很大不同。此外,在幻想中的萨德式行为与现实中的萨德式行为是有区别的。

内容简介
《虐恋亚文化》内容简介:虐恋不仅仅是少数人追求快感的活动,它揭示了人性中非理性的方面,又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虐恋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完全像外星球的事一样遥远,“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