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蒙经济学.pdf

荷尔蒙经济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荷尔蒙经济学》:百富榜出品人胡润、中国女首富张茵推荐。婚姻和事业两难全?“NO!”——公开马云、潘石屹、刘永好、郭台铭、王石、张茵等成功企业家经营婚姻和企业的哲学,向婚姻学管理。
极具揭秘性。马云婚变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潘石屹与张欣的婚姻两度几近破裂分别事出何因?史玉柱为什么会与董春兰离婚?隐藏在中国“首善”曹德旺心底的秘密又是什么?
《荷尔蒙经济学》首度揭开中国企业家择偶与婚姻的秘密,关注婚姻关系对企业家性格塑造及企业的影响。

名人推荐
从富豪伴侣的角度解读中国企业史,东方愚满足了我们的好奇心和偷窥欲,更提供了一个诠释财富观的新坐标。
——胡润
家庭和睦是我事业的引擎。赢了财富,输了家庭,你一样不成功。《荷尔蒙经济学》传递的正是这一理念。
——张茵
我一生中最聪明的决定,是找到了合适的人结婚。
——比尔•盖茨
成功的CEO大都是已婚并且有孩子,因为夫妻磨合过程可以让你具备同情心和团队精神。
——李开复
婚姻就像企业一样,麻烦挺多的,在一起就要乐观并相互信任。
——马云
夫人的幸福才是先生最大的成就感。
——李东生
我愧欠妻子太多了。
——曹德旺
我找到老婆就退休。
——史玉柱

媒体推荐

作者简介
东方愚,本名张华,财经作家,长期致力于中国富豪生态和财富变迁的研究。供职于《南方周末》,著有《胡润百富榜:中国富豪这十年》(与胡润合著)、《他们比你更焦虑:中国富豪们的隐秘忧伤》等。

目录
前言
为什么中国少有盖茨式夫妇
第1章
明星企业家的婚姻术
企业家婚姻“三段论”
马云与张瑛:贤内助适时退居幕后
潘石屹与张欣:忍让,但何必刻意
刘永好与李巍:女强人自立门户
郭台铭与曾馨莹:妻子是妻子,企业是企业
第2章
特立独行者引侧目
独行侠的洒脱与孤独
曹德旺与陈凤英:“首善”出轨录
段永平与刘昕:“中国巴菲特”钟爱女记者
李锂与李坦:财富缩水最快的首富夫妇
严介和与张云芹:别样师生恋
第3章
青年才俊相机抉择
不痛快,无婚姻
江南春与陈玉佳:爱上女主播
李兆会与车晓:另类“富二代”寻人路线
姚明与叶莉:体坛伉俪,财富新秀
罗红与王蓉旻:“好摄之徒”的生活隐痛
第4章
打开职业经理人的家门
先扫一屋,再扫东家
王石与王江穗:盈车嘉穗,王石请罪
唐骏与孙春蓝:“打工皇帝”夫妇的“游击战”
陈景河与赖金莲:“中国金王”的烦恼
阚治东与张松妹:“证券教父”的纪委内人
第5章
“女主外,男主内”面面观
丈夫做“二把手”,有所为有所不为
张茵与刘名中:女首富与牙医往事
俞渝与李国庆:精于算计的“联合总裁”
周晓光与虞云新:其实都是“一把手”
吴亚军与蔡奎:地产界神秘夫妻档
第6章
“落马”危机中的夫妻档
铿锵玫瑰,随机应变
牟其中与夏宗伟:狱中的古稀老人和小姨子
黄光裕与杜鹃:审判书里的秘密
黄宏生与林卫平:香港狱中的修炼
陈久霖与李昆:新加坡服刑往事
第7章
离婚、再婚:阴霾与契机
离婚无罪,再婚有理
史玉柱与董春兰:短暂的“史氏婚姻”
李东生与魏雪:“甲方乙方”命中注定
尹明善与陈巧凤:“夫人外交”中国样本
王微与杨蕾:“土豆条款”发明者
后记
“三部曲”只是开始
附表
本书中提及的100余对富豪夫妇样本(包括离异)

序言
为什么中国少有盖茨式夫妇
1 比尔•盖茨和乔布斯有什么共同点?
你可能会脱口而出:第一,他们是同龄人,均于1955年出生;第二,他们都创建了一个庞大的IT产业帝国,比尔•盖茨凭借微软曾长期“霸占”着“世界首富”之宝座,而乔布斯的苹果公司现在是全球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第三,他们都在不到60岁的时候退休了。
你瞧,还有一个对两人来说都至关重要的共同点给忽略了,那就是——他们都找了一个好老婆。
2011年盖茨来中国访问时,杨澜问了他一个问题,你一生中最聪明的决定是创建了微软,还是成为了一名出色的慈善家?
比尔•盖茨的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有些意外:“两者都不是,找到了合适的人结婚才是!”
盖茨不是在哄妻子梅琳达开心,这是真情流露,内心的声音。
对于乔布斯来说,和劳伦娜结婚是他完成性格嬗变过程中的润滑剂。他创业的前10年,性格狂躁甚至有些暴戾,对创业伙伴不仁不义,对自己的亲人亦如是——不接受自己的私生女,甚至以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为幌子,和前女友划清界限。这种做法令人发指,而乔布斯也遭到了“报应”,被驱逐出了苹果公司。1991年,即乔布斯二次创业6年后,也是他重回苹果公司的6年前,他和劳伦娜结为连理。他终于明白,亲人是永远不能割舍的牵挂,家庭才是最朴实无华的心灵栖息地。
“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把盖茨和乔布斯的成功归功于女人的力量显然不妥,但是可以说,从女性荷尔蒙中的获益良多,促使他们告别性格或人格缺陷,从而在事业上取得了巨大成就。
盖茨夫妇很早就常常出双入对,而一向“金屋藏娇”的乔布斯在几年前的苹果公司新品发布会上,也破天荒地把太太给带来了。
事实上,并不是因为盖茨和乔布斯成为巨富、全球知名企业家了,我们推开他的家门,“惊讶”地发现拥有一位“贤内助”是多么重要的成功元素,恰恰相反,他们和普通大众一样,没有三头六臂,或者退一步来说,他们是生物族群中普通的一分子,雌雄之间的感应与吸引、帮助与促进是应有之义。
中国的企业家更是如此。

后记
“三部曲”只是开始
100对富豪夫妻的样本中,我直接或外围采访的超过60对。你猜哪位富豪给我的触动最大?
不是结过三次婚的潘石屹或周成建,不是和“小姨子兼妻子”并肩作战的牟其中,也不是“首富先生”黄光裕,亦非李兆会等二代企业家,而是陈晓!
没错,就是那位原来执掌永乐,后来成为国美总裁、董事局主席,最终与黄光裕家族交恶并被驱逐出局的陈晓。
2010年年初的时候,他一次接受访谈,记者问他,这些年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陈晓回答道:最后悔的是当年爱人因病去世,自己无能为力,“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很难弥补,无法追悔了”。
记者又问,如果你可以选择,你希望什么事情可以重现?
“我希望我和妻子的那段情感能够重现,” 陈晓思考了几秒钟后说,“希望她仍然健在,我们在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这段视频我后来找到了,看了好几遍。每次看都很是感慨。我相信,陈晓绝不是为转移话题才说这些话,这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情感。不管商业上的搏杀如何惨烈,一切终将化为资本符号或过眼云烟,而亲人间的情感是真挚的,没有任何功利的色彩。可是,1993年的时候,陈晓的妻子就离世了,如果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为百万富翁的话,或许妻子不会走得那么仓促。
陈晓谨小慎微,精于算计,并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但是,从小患小儿麻痹症、父亲早逝、自己高考过线却因身体原因被拒,然后中年丧妻等经历无论放在谁身上,都不一定能顺当地熬过来,更别说熬到在商业上有了一定建树,至少心理上会有阴霾。
有时想想,假若陈晓的妻子现在真的健在的话,他会变成怎样的一个人,在商业上的风格和现在又将有什么不同呢?这样一想,我觉得在很多事情上可以理解陈晓了。
这些年我采访了形形色色的中国企业家,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在和我聊得畅快时,都会感叹上一句,大意是在中国做生意,无论怎样都会缺乏安全感,谈什么“百年老店”全是扯淡,总有一天会成为“弃业家”,然后和家人在一起,要么移民,要么在一个小城市隐居。
我听到越来越多类似的话时,正在写《荷尔蒙经济学》。就像一部小说或连续剧一样,我一度想把它写成励志片,至少结局不那么悲切,可是我发现根本做不到,我写的是非虚构作品,而就正如马云所言一样,那些说自己能够平衡好事业和家庭的人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可是,为什么在欧美,在日本,企业得以永续,婚姻得以和睦的家族比比皆是呢?
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找到了答案没有,或者说是否给了读者一个比较全面的答案。
从2008年6月到2011年7月,我只做了两件事:财经写作和结婚生子。三年中我完成了三本书,《胡润百富榜:中国富豪这十年》(与胡润合作)、《他们比你更焦虑:中国富豪们的隐秘忧伤》和现在的这本《荷尔蒙经济学:中国企业家择偶与婚姻的秘密》,我把它们称之为“富豪三部曲”。而我发现,第三本书写完时,对于中国富豪,我才真正有了“触电”的感觉,因为这一次,我从他们的生活入手,进到了他们每个人家里的“后院”,看到了他们原生态的一面。
这本书的采访和写作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如果要说我的收获,那就是我从一开始就持“婚姻和家庭第一”的价值观,现在我的这一选择或说习惯更为坚定。舒国治曾说,世道再难,也要呼吸顺畅;现在我们要说,世道再乱,也要和家人同呼共吸。有与自己共呼吸的人,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我们要做的只是加倍去爱,去珍惜。
儿子小报是7月底出生的,那个时候,我在最后修改书稿。我记得打电话给我的朋友、焦点科技董事长沈锦华时,继两年前他在饭桌上给我慨叹家人的重要性时,今次他又在电话里一边向我祝贺,一边说:“我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每天都要想股东回报这些事,就算业绩喜人,也缺乏兴奋劲儿,相比之下我们养一个孩子,无论成本多高,都不图任何回报,却永远很开心。”
“三部曲”只是我写作计划的一个开始,今后我会继续关注中国富豪和新富群体,也会比过往更深入一些。从中国富豪群体的变化看中国商业变迁和社会演进,是一个上乘的视角。
对“三部曲”我有一种遗憾,就是在体例上仍是案例集,而非像我推崇的周博 (Joe Studwell)《亚洲教父》一书一样,从一个群体最显著的特征开始逐一写起。我想下一部作品我一定会弥补这一遗憾。
感谢我的出版人沈浩波,两年前和你的一次交淡,开启了我和磨铁合作之路。感谢刘杰辉、杨硕、宋美艳等磨铁的编辑们,你们容忍了我的拖沓,使我能够从容、认真地敲完每一个字。
感谢我的妻子小湘,你能够容忍我天天与富豪打交道却富不起来;感谢刚刚满月的儿子小报,你的降临使我内心更加充盈。没有什么比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更幸福的事了。

文摘
马云与张瑛——贤内助适时退居幕后
“你如果选择了创业这条路,选择了往前走,就没办法平衡(事业与家庭),你只是在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混为一谈之间获得乐趣而已。”
马云在2010年的一次论坛中这样说道。他说2008年和员工有过一次“非常失败”的沟通,彼时在一个公开场合,一些员工问他工作和生活如何平衡,他一本正经、口若悬河般大谈“平衡术”。“很快我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对劲,”他说,“晚上回到家就向大家道歉——我说谎了——我也没有协调好事业与家庭的关系,我觉得事业和家庭是无法平衡的。”
中国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之一、出生于1964年的马云如今是家喻户晓的企业家,他瘦小精干、脸形酷似外星人。2011年年初在纽约曼哈顿的时报广场户外大屏幕上播放的时长60秒的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人物篇》中,有四位企业界人士出现,马云是其中之一,其他三位是王建宙、李彦宏和丁磊。
我接触过几次马云,对他最感兴趣的,并非阿里巴巴或淘宝帝国将来会有多庞大,而是他的“婚姻平衡术”。这里的“婚姻”,既指他和妻子张瑛的结合,也指阿里巴巴与雅虎之间的“婚姻”。事实上我们也可以把阿里巴巴和淘宝看成是一个“婚介所”。

内容简介
《荷尔蒙经济学》:马云婚变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潘石屹与张欣的婚姻几近破裂事出何因?史玉柱为什么会与董春兰离婚?隐藏在中国“首善”曹德旺心底的秘密又是什么?
一个人在政商关系方面可以阳奉阴违,但在夫妻关系上不至于常戴面具;一位商人,如果他的家庭破碎了,或遭遇过婚姻变故,同样会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他在商业上的风格。
《荷尔蒙经济学》通过对100对企业家夫妇的调查和研究,用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将其分为七大类型,又分别从每一类当中挑选了四个不同风格的样本,尽可能还原不同类型的中国企业家们择偶与婚姻之“大片”,从更立体的层面了解企业家,探寻婚姻对于企业家个人成长、性格塑造的影响。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