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历程:从两宋到明清.pdf

性的历程:从两宋到明清.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儒、道、释三家如何看待男女之道?中国古代真的是“男尊女卑”吗?古代的婚姻法对于离婚有哪些规定?房中术中的“采阴补阳”、“采阳补阴”和“还精补脑”是怎么回事?中国古代的性学顾问竟是道士和医生?贞节牌坊的发明人是秦始皇?宦官是怎样影响中国历史发展的?“断背”和“拉拉”在古代有多流行?人妖有哪几种类型?古人是如何避孕、堕胎和进行胎教、优生的?娼妓要拜哪位保护神?古代的文化人是怎样和妓女交往的?“三寸金莲”为何让中国男人如此迷恋?……
王威的这本《性的历程》一一为您解答了这些疑问。全书通过生动的故事、轻松的文笔,描述了中国历代性观念的演变历程。

目录
文官政府时代的性文化(上)(宋元时期)
 思潮
  存天理去人欲——理学的第一株大毒草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理学的第二株大毒草
  男女本应平等对待——宋代的女权主义者袁采
  《救风尘》——元代女性意识的苏醒与局限
  断其钻刺之根,塞其迎送之路——道学兴起对男风的排斥
  “五不男”与“五不女”——中医与佛学的融合
  女法水,男法火——宋元时期的性医学
 仪制
  志节终始,凛凛乎不可夺——宋代妇女的地位
  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宋代士大夫的男女地位平等观
  夫妇齐体,奈何殴致死耶——唐代与宋代的女性哪个地位更高
  你那里讨个南婆,我这里嫁个契丹——宋代夫妻的和合之美
 掌故
  此守礼谨严处女也——开封守宫庙的来由
  三姑六婆——古代少数职业化的女性
  误生害命,其罪尤多——中国古代职业女性接生婆
  三瓦两舍的风流——宋代的妓女们
  花阵酒池,香山乐海——繁华的东京城
  惟有朝云能识我——宋代家妓的命运
  海棠应恨我来迟——宋代文人与妓女的爱情故事
  奉旨填词柳三变——娼妓与宋词
  曲的时代——官妓没落之章
  谁知花有主,误入花深处——宋代太学生的嫖娼
  祖宗之法严,宰相之权重——没有宦官之祸的宋朝
  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女子缠足之始
  载不起盈盈一段春——缠足之害
  何以有鬼交之病——传说与现实之间
文宫政府时代的性文化(下)(明朝时期)
 思潮
  妇珍名节,士重廉隅——明清礼教与儒教传统的冲突(上)
  名教罪人——谈谈明清两代贞节观念绝对化的现象
  情有者,理必无;理有者,情必无——从名教一变而为情教
  放的是文明,缠的是野蛮——缠足观念的演进
 仪制
  世有贤主,务达其理——礼教影响下的古代家庭中男女的关系
  无礼不如死——《明史·列女传》中的女性群像(上)
  骸骨俱烬,唯心独存——《明史·列女传》中的女性群像(下)
  厂卫制度——明代宦官势力的恶性膨胀
 掌故
  阴气郁结的洪武年间——明代初年之娼妓
  花月春风十四楼——秦淮两岸的风流
  我是母狗,各位是公猴——明中期繁盛的市妓
  嫖出心得来——明代的嫖经《青楼韵语》
  谱名花而俪色——明代的花榜
  偏好后庭花的滋味——闽人酷重男色的风气
  娶妻养子的太监们——宦官宣淫之谜
  妓鞋行酒——缠足的审美观念
  请你尝尝断笋尖——金莲学的发达
  男经四至,乃可致女九气——前戏的重要性
  指头儿告了消乏——手淫趣话
  三十六宫皆是春——古代女性的自慰史
  扒灰、乌龟、绿帽子——明清时代的性隐语
  白虎星之谜——克夫的魔咒
  落红不是无情物——略论处女情结
  按月通经的陈妈妈——古代女子的月经
  女子无才便是德——古老而又莫名其妙的观念
  昔日长安醉花柳——中国的性病传布史
  鬻打胎绝产之为业者——明代妇科与产科的发展
  李贽之死——礼教的叛逆者们
  赋形不同,各如人面——明代的房中术典籍(上)
  吹牛性学专家邓希贤——明代的房中术典籍(中)
  洪基的《摄生总要》——明代的房中术典籍(下)
最后一个儒家帝国的性文化(清朝时期)
思潮
万恶淫为首,百行孝为先——《阅微草堂笔记》里的故事
从戴震到谭嗣同——礼教的敌人们(上)
从戴震到谭嗣同——礼教的敌人们(下)
女学最盛者,其国最强——晚清时代的女学风潮
仪制
令下之日,人皆流涕——清初的禁娼运动
当娼者,合家剿洗——太平天国的禁娼
旌门之制——谈谈明清两代的贞节牌坊(上)
观坊之多而知风化之美——谈谈明清两代的贞节牌坊(下)
金莲要小,牌坊要大——徽州的贞节牌坊群
掌故
游船数百,震荡波心——南妓风流
书寓长三——晚清最后一抹风流
残桃爱未终——清代文人的男风
韩家潭畔弦歌杂,陕西巷里灯火明——八大胡同往事
我为娈童狂——清代兴盛的娈童热
金兰会与“磨镜党”——清代女同性恋团体
弃绝人纪,下同禽兽——明清天主教在同性恋问题上与中国文化的冲突
欲进皇宫,挥刀自官——宫刑的发展
虫双一般之人——清代宦官的处境
一只绣花鞋——明清小说中的小脚奇观
《红楼梦》的意淫——中国式的精神恋爱
冰凉渍湿一大滩精——梦遗是否有害
丑痛之声,流闻于外——明清时代的避孕之法
有孕两三月而自毒其胎者——明清的堕胎之法
一硬就是十日一笑林广记》中的黄色笑话(上)
快些开了荤罢——《笑林广记》中的黄色笑话(下)
后记

序言
自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有文字记载的文献显示,中国人曾经有一个激情澎湃而又鲜活的时代。
“四书五经”成为中国人教育的基础。以天道来阐述人道并由此引发的激烈而又互相矛盾的大辩论,使得中国人的性文化性观念在此期间成型。
于是把性交譬为“云雨”,这是因为他们把女子的肚腹看成是土壤,把男人的精子看成是种子,如果没有云和雨,自然也就没有收获。
总之,天和地、阴和阳、男和女要交合才好,才是事物的生机。这便是所谓的“天人合一”的观念。如果说天人合一是儒家的观念,那么阴阳则是道家的坚持,在道家构建的朴素哲学里,阴阳,可以解释一切事物。一切事物可以用阴阳分开,一切事物和谐相处甚至合二为一也是因为阴阳。阴代表女性,也象征寒冷、黑暗、疾病与死亡;阳代表男性,象征温暖、光明、健康与生命。阴阳和谐使万物井然有序,阴阳不谐会引起疾病与死亡。
所以呢,男女不做爱,阴阳就不协调,简而言之,就是没有“天理”了。
最后,值得提醒读者们注意的是:正如在许多其他方面那样,中国文明受到它自身的古老性、早熟性和连续性的影响很大,在性文化方面也是如此。
从秦朝一统六国到汉朝的对外扩张,中国人在由分封制转型为郡县制的军事帝国过程中,经历了难以想象的阵痛,其后第一个大分裂时代来临了,经过漫长的四个世纪,最后进入隋唐的贵族帝国时代。
这段时期是中国社会文化史上最复杂的时期之一:一方面玄学的发展力图摆脱经学的控制,佛经进入中国了,其所带来的思想引来本土思想激烈的围剿;另一方面,长期的分裂状态,为汉文明寻找更多的发展路向提供了可能。在此期间,性文化在各种思潮的影响下,缓慢地演进。就两性关系而言,男方对女方的控制越来越紧密。在阴和阳占统治地位的理论影响下,在一个被设想完美的宇宙帝国之中,建立全面秩序的鼓吹者们(阴阳家、儒家和法家、道家)联合起来,一点一点地侵犯个人的私密空间。
这是个不好的开始。
房中术在此时蔚然大兴,最重要的理由当然还是广嗣种子。但是,它并不仅仅挂靠在医学之下,因为它所笼罩的范围,明显又比医学的范围还广阔,一会儿是“天下至道”,一会又是“通于神明”。
还精补脑、采阴补阳等等在现代人看起来奇怪的概念于焉悄然成型,其影响力一直延伸到民国。
公元581年开国的隋王朝结束了自东汉以来长期的分裂状态(其间西晋王朝曾维系了时间不长的统一)。但是这个隋王朝在二任帝杨广的肆意挥霍下,很快陷入全国混战,在经过惨烈的厮杀之后,奉杨广之命在太原防守游牧民族的将军李渊在长安建立了新的唐王朝。
在安史之乱之前,唐王朝整合了北朝的社会和政治传统,以及南朝的文学和艺术遗产,从而产生了一个几乎全新的政府。在李世民治下的“天可汗”时代,对整个东亚乃至于全世界都施加了极为广泛的影响。
中国欢迎从外国来的一切。中国的光芒也从未如此光辉灿烂过。中国人从未如此自信过。
然而,安史之乱的发生,使得儒家知识分子在事后总结历史经验时,认为这个王朝因对外开拓而受伤,应该寻求建立一种更稳健的更为内敛的国家型态。
因为开放,这一时期的性观念是如此的大方,以至于后世的儒家知识分子咂有烦言。
在这段时间,房中术的发展却停滞了。这是因为两汉魏晋南北朝时代,中国房中术的大厦已经巍巍耸立,各种概念已经得到较为完善的铺陈,使得后来者难以开拓创新。再有一点,就是任何文明抵达了它自身的成熟期之后,往往在学术上停滞了,即便有所发展,也要托古,而没办法发展的时候,就去复古。
于是医学家们开始全面接管房中术,虽然接管的时候,还是没有抹去道家的痕迹,当然,也无法完全地抹去。
总之,旧瓶开始装上了新酒,滋味虽然大同,细微处却有小异。
当赵匡胤决定建立一个完全由文官主导的政府宋王朝时,他自身可能也没有料想到,自己一下子把中华文明推向了全世界的巅峰。在公元1000年前后,中国迎来了第一次“文艺复兴”,把欧洲文明完全地抛在后面。由文官主导的政府使得中国人从内心深处深信,中华文明是具有永恒性的,这一永恒性留驻在政治型态、基本制度、经济、思想和技术等各个层面上。这种自信使得哪怕是被异族入侵,乃至于国家灭亡,知识分子们也没有丧失信心。
基于这种自信,随后的元帝国的解体和明王朝的建立仿佛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并由此实现了第二次“文艺复兴”。
宋代也是一个女人自愿裹小脚的时代,以至于男人作为美的欣赏者,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自然地在诗词里赞叹女人的美。宋代的男人们写起诗词来,对女人是那么情意绵绵。然而,我们知道,任何时代都有一小撮借着道德名义敌视美、敌视浪漫的老头子,他们嘶哑着嗓子高喊‘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每个看到的人,都免不了要嘲笑他们的痴与呆。
我们知道,这些老头很生气。
我们还知道,老头们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可以说,理学道学的兴起,在宋明两朝的兴盛并不是没有原因,宇宙论和伦理学在儒家知识分子的手上,似乎完美地结合起来了。因此理学道学进入每个臣民的生活空间,并连最微小的细节也不放过。只有在理解了这一点的基础上,我们才能明白为什么一方面整个中国无处不有贞节牌坊,而又一方面,黄色小说又近乎泛滥。
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漫长朝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头,专制主义和正统思想的有害影响互相配合,窒息着思想的自由发展。
明朝洪武和永乐年间,这是一个文化重建的时代,同时也是军事和外交发展的时代。从全面内敛到全面扩张,这个王朝在小心翼翼地寻找自己的性格。他们在成功击退了蒙古之后,终于选择了收缩和防御。这一个似乎是文化贫乏、在艺术和文学领域缺乏独立精神的模仿时代,突然间在它的最后几十年间,经历了思想新方向的开始(或者说离经叛道的开始),小说这一历史上不入流的文学形式奇异地崛起,对新学实学产生从来未有的兴趣,并由此实现了第二次“文艺复兴”。
因此一方面,我们会看到大都会花榜(妓女选美活动)之复炽,让女色被放置于公众场域中,被公开观赏、品评。在此品赏中,女色就不只是作为一种私人情欲的投注对象而已,而是在与地域文化相结合之后,成为了一种文化象征。
而另一方面,作为相反的一面,著名的哲学家李贽在麻城讲学时,将他和梅澹然等女弟子讨论佛学的往来问答刊刻流行,内容全是谈论佛学,没有半点违背礼教之处,但这本小册子是他与诸女弟子的问答这一事实本身,就已经惊世骇俗,足以成为罪状了。事情演变的结果竟是李贽以七十之龄自刎于囚牢之中。
作为现代人的我们,又将如何看待这些事实呢?
几乎形成极大的讽刺的是,清王朝虽然以异族的身份入主中原,然而在康熙和其继任者的努力下,这个覆盖了亚洲大陆绝大部分地区的大清帝国,成为了世界上财富增加和人口发展最快的国家。亚洲的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尼泊尔、缅甸、暹罗、越南、菲律宾、朝鲜),几乎都承认了大清王朝的宗主权。
与此同时,经典研究和汉族文学掀起了新的高潮。训诂学家们开始用怀疑的眼光检讨一切被以为是天经地义的经典文献,“四书五经”首当其冲。比如有一位叫做汪中的学者甚至把孔夫子从圣人的宝座请下来,将他归于诸子百家中的一位。崔述拒绝上古三皇五帝的传说,袁枚则把《诗经》中的国风视为普通的情歌。
随着鸦片战争的爆发、太平天国的运动和西方科学文化的进入,一个灾难重重的年代开始了,中国人在自己的地盘上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在清王朝的经济和社会走向崩溃的前夜,一种进步和充满希望的未来也在鼓舞着人们。
很多研究者都注意到,中国人的公共生活有着阴阳两面。具体在性文化的层面上,一些口耳相传的黄段子显然揭示了中国人“阴”的一面,反映出了潜藏于内心的情色意识。当它们被说出来时,往往会起到纾解和升华内心焦虑与情欲冲动的作用。事实上,借助笑话,发挥狂野的情色想象以巧妙地绕过礼教禁忌,并不需要以颠覆社会伦理为代价,反而可以舒缓礼教对情欲的压制,使欲望找到宣泄的出口。
以“天下第一淫书”而论,曹雪芹借笔下的贾宝玉提出了“意淫”这一概念,这大抵相当于柏拉图在两千多年前提出的‘精神恋爱”这一概念。如果就此而言,中国人的感情生活确实比较失败啊,精神恋爱确实来得太晚了。
总之,在这个最坏和最好的时代,一方面是上海租界名媛选举的兴起,另一方面则是家家户户都挤满了缠足的女子。中国人的性观念和性文化仿佛是没有坐标的航船,在漫漫的黑夜中,尚不知晓要前往何处……

后记
写这本书,花了四年的时间。
四年的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可以完成很多事情,可是对我而言,却似乎只是完成了一本书。认识到这点,实在是一件令人丧气的事情。
这是怎样的四年呢?交往过三个女朋友,去过深圳、北京、广州、南京。人生有时候太长了,有时候,又实在是太短、太匆忙了。
古人说:著书都为稻粱谋,这当然是很自嘲的话。认真地写一本书,稿费又有多少呢?随便在哪个地方上个班,都不只这个数。
古人还说:天行有常,立身有本。写这本书的意义在哪里、价值在哪里呢?我也不是很看得出来。确实这本书在创作的过程中,得到很多编辑、读者的鼓励,认为颠覆了他们对中国性文化的想象,比如孑L孟对性的开明态度,比如中国古人对同性恋的莫大宽容,又比如封建礼教毒害更多的是男子而非女子,等等。
这些过去的事情,纸面上的事情,云烟一样的历史,对今天的人来说,还重要么?现代社会,有多少人会因为别人的看法改变自己的态度呢,更不用说是那么遥远的古人的思想了。
然而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有时候中夜危坐,写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常常会问自己,还写么?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在坐无尽的黑牢,又觉得是在穿越一条永不见光明的隧道,真是悲哀啊。这种感觉,不是认真写字的人,谁能体会,谁能分享呢?
就是这样一路跌跌撞撞地写来,终于可以好好地给自己放个假,好好睡一个好觉了,终于可以摆脱几千万字的资料。照理,类似这样的一本书写完,是要开列上一张征引书目的,可是我开不了了,再没有精力了。因为这本书不是征引一两百本书的问题,而是一两千本书的问题,我才三十多岁,就已经有了白头发了,真是悲哀啊。
只是,我还得说,我是幸运的,生逢盛世。一方面,前行者的种种努力让我获得了极大便利,比如著名学者李零在1988年翻译荷兰学者高罗佩《秘戏图考》一书的时候,所遇到的种种苦楚,我都可以从容掠过。比如他曾经想对照一下清代黄色小说《肉蒲团》第三回的原文,跑了好多次北大图书馆,还要被人再三再四地“提审”,而我则用百度和谷歌搜索一下,当即搞定。
另一方面,随着改革开放这激烈震荡三十年,中国人什么都见识过,全球化带来结果就是全球的思想资源可以即时地交流分享,旧有的本土资源也不再被有色的眼睛打量来打量去,至少还给了一个国学的待遇。因此笔者可以从容地征引这些资料,还得以出版。我想,这点自由,是我出生之前的那一代有志于研究中国性文化史的学者所不能想象的吧。
所以,我还能抱怨什么呢?太不应该了。
不管怎么说,谢谢读者花了那么多时间,陪我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阅读了一本并不能提高你们赚钱能力的图书。
最后,还是感谢一些网络上陌不相识的朋友们在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持。没有他们的鼓励,这流离动荡的四年,我甚至可能一事无成。

文摘
“男女本应平等对待”——宋代的女权主义者袁采
宋代出现过一位对女性有着莫大同情与理解的士大夫袁采,此人的生平事迹今天已经不详了,只知道他做过几任地方长官。不过古代读书人重视立身立德立言。从立言的角度来说,这位袁采写过一本《袁氏世苑》,很受世人推崇。
《袁氏世苑》其实是一本治家格言,《四库全书提要》上说,“其书于立身处世之道反复详尽,所以砥砺末俗者极为笃挚,明白切要览者易知易从,固不失为《颜氏家训》之亚也”。
此书成书以来七百多年间曾多次刊印,在西方汉学界也引起重视,并有译本。
在《袁氏世苑》中,袁采说的话基本上是向着女人的,而且还为女人提出了种种建议,最有意思的莫过于这一句——“男女本应平等对待”。我想,说他是世界上最早提出男女平等口号的人,估计大家都不会有异议吧.
当然,他对妇女的关注可不仅仅是停留在喊口号上。比如他反对指腹为婚,认为“人之男女,不可于幼小时便议婚姻;大抵女欲得托,男欲得嫁,若论目前,悔必在后”。而对于把婚约当成是买卖的做法,他更是大加抨击:“男女议亲,不可贪其阀阅之高,资产之厚;苟人物不相当,则子女终身抱恨,况又不和而生他事者乎?” 其实在任何社会婚约问题都首先是经济问题,袁采又说:“大抵女子之心,最为可怜:母家富而夫家贫,则欲得母家之财以与夫家;夫家富而母家贫,则欲得夫家之财以与母家;为父母及夫者,宜怜而稍从之。”
宋人对于寡妇改嫁已经很是开明了,袁采却认为还不够,因为妇女之所以改嫁,正是因为她们经济上不能独立,更为要命的则是寡妇不论是守节还是改嫁,都要遇到一个极为两难的问题——如何处置子女:“寡妇再嫁,或有孤女年未及嫁,如内外亲姻有高义者,宁若与之议亲,使鞠养于舅姑之家,俟其长而成亲。若随母而归义父之家,则嫌疑之间,多不自明。”
而对于历代大儒所提倡的男尊女卑,女位正乎内、他则发出自己不同的声音。他没有去发学者玄而又玄的理论,而是从最日常的实际出发,指出:
妇人不预外事者,盖谓夫与子既贤,外事自不必预。若夫与子不肖,掩蔽妇人之耳目,何所不至?今人多有游荡赌博,至于鬻田,甚至于鬻其所居,妻犹不觉;然则夫之不贤,而欲求预外事,何益也?子之鬻产,必同其母,而伪书契字者有之,重息以假贷,而兼并之人,不惮于论讼;贷茶盐以转货,而官司责其必偿,为母者终不能制;然则子之不贤,而欲求预外事,何益也?此乃妇人之不幸,为之将奈何?苟为夫能念其妻之可怜,为子能念其母之可怜,顿然·海悟,岂不甚善! 他不仅仅把对妇女的关注停留在同情和理解上,而是更直截了当地指出,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给予女性受教育的权利。这一点出自古代的男子之口,更是尤为难得。他说:
妇人有以其夫蠢懦,而能自理家务计算钱谷出入不能欺者;有夫不肖,而能与其子同理家务不至破荡家产者;有夫死子幼,而能教养其子敦睦内外姻亲料理家务至于兴隆者,皆贤妇人也!而夫死子幼,居家营生,最为难事,托之宗族,宗族未必贤;托之亲戚,亲戚未必贤,贤者又不肯预人家事。唯妇人自识书算,而所托之人衣食自给,稍识公义,则庶其焉。不然,鲜不破家。
袁采这里所认为的三种“贤妇人,’之“贤”,显然和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传统的“三从四德”大不相同了。
其实,袁氏的思想在他的那个时代并不是异数。他在书中反复强调家庭成员之间必须平等,不止是在男女层面上,父子之间、兄弟之川,都应该如此,这些足以让我们更近距离地注视宋代这样一个和以往朝代完全不同的市民社会。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他的思想才有市场。
有人又要说了,宋代不就是理学吃人的时代么,这样的时代,男女有何平等可言?这里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宋人的笔记,《宋稗类钞》之卷七《饮食》上有这样一段文字:
京师中下之户,不重生男。每育女,则爱护之如擎珠捧璧。稍长则随
其姿质,教以艺业,用备士大夫采择娱侍。名目不一,有所谓身边人、本事人、供过人、针线人、堂前人、杂剧人、拆洗人、琴童、棋童、厨娘等称。就中厨娘最为下色,然非极豪贵家不可用。
什么是中下之户呢?不消说了,就是中等产业及产业较薄的人家,属于平民阶层,这个人群构成了宋代社会最大的基数。“中下之户”对于自家的女子不但偏爱,还让女儿受教育、习艺业,受教育的目的和今天没有两样,就是找到一份工作。
工作让女人有钱,有钱自然底气足,就不用看男人的脸色了。这个道理在所有时代都是一样,在宋代,自然也不会失去效力。P8-10

内容简介
性,是生命的本能,除了繁衍后代的原始功能之外,它还改变了我们的身体和精神。上至哲学思潮、国政官制,下到市井生活、养生娱乐,性渗入了我们生活的点点面面。几千年风尘中,有情诗,有艳词,有春画,有淫书,性是柴米油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主题,我们却又偏偏对它讳莫如深,羞于启齿。
王威的这本《性的历程》是一部颇有趣味的书。它以时代为纵轴,从思潮、仪制和掌故三个方面横向展开,通过生动的故事、轻松的文笔,描述了中国历代性观念的演变历程,涉及古代的性科学、性风俗,及婚嫁制度、社会风化、文学艺术、审美趣味等诸多方面。阅读本书,你可以从性这一特定视角,管窥中国社会的变迁,探寻性与中国文化的内在关联。同时,《性的历程》有破有立,对人们脑海中有关男女关系的部分传统观点进行了饶有新意的阐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