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芽的心情:林清玄散文选中学生读本.pdf

发芽的心情:林清玄散文选中学生读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林清玄老师亲自为中学生挑选的散文集 《发芽的心情:林清玄散文选中学生读本(美绘本)》是林清玄先生亲自从所出版的十几本散文集中,精选了五十六篇集结而成,共十五万余字。作品不仅涵盖了入选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中小学华语教材及大学课本的文章,还包括林清玄先生获奖的经典篇目,同时入选大陆高考语文试卷的文章也一并收入其中。
全书彩色印刷,配以精美插图,具有很高的阅读性,既是林清玄的散文精粹本,又是适合青少年阅读的珍品。


海报:

编辑推荐
《发芽的心情:林清玄散文选中学生读本(美绘本)》是林清玄先生亲自从所出版的十几本散文集中,精选了五十六篇集结而成,共十五万余字。作品不仅涵盖了入选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中小学华语教材及大学课本的文章,还包括林清玄先生获奖的经典篇目,同时入选大陆高考语文试卷的文章也一并收入其中。
收录的林清玄散文代表作包括《温一壶月光下酒》、《生命的化妆》、《红心番薯》、《光之四书》等。让中学生及读者从林先生如诗如画般的语言里可以悟到生命中的暖心哲理,在浮躁的生活学习中寻找心灵深处的感悟。

作者简介
林清玄以散文成名,连续十年雄踞“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榜单,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17岁开始发表作品;20岁出版*一本书;30岁前得遍台湾所有文学大奖;35岁入山修行后写成的“身心安顿系列”;是20世纪90年代台湾*畅销的作品;40岁完成“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是当代*具影响力的作品之一。

目录
第一章生命的化妆
P002生命的化妆选自《心美,一切皆美》
P005夏花之绚烂选自《心的丝路》
P012一滴水到海洋选自《一滴水到海洋》
P017一步千金选自《一滴水到海洋》
P021好的小孩教不坏选自《越过沧桑》
P024咫尺千里选自《处处莲花开》
P028猫头鹰人选自《感性的蝴蝶》
P032迷路的云选自《感性的蝴蝶》
P040跳跃的黄豆选自《境明,千里皆明》
P045记忆的版图选自《境明,千里皆明》
P051情侣路的尽头选自《为君叶叶起清风》
第二章在远近之间
P059墨趣选自《一滴水到海洋》
P064东方不败与孤独求败选自《越过沧桑》
P067品味选自《越过沧桑》
P070牛肉汁时代选自《比景泰蓝更蓝》
P073早晨公园的标准舞选自《热气球上升》
P076推倒雷峰塔选自《热气球上升》
P079失落的毛装选自《为君叶叶起清风》
P081在远近之间选自《为君叶叶起清风》
第三章来自心海的消息
P084上善若水选自《一滴水到海洋》
P089快乐真平等选自《热气球上升》
P092处处莲花开选自《处处莲花开》
P095为别人着想选自《多情多风波》
P098黄昏菩提选自《心美,一切皆美》
P106来自心海的消息选自《心美,一切皆美》
P111时间道场选自《心美,一切皆美》
P114家家有明月清风选自《情深,万象皆深》
P119莲花汤匙选自《情深,万象皆深》
P123想象的城堡选自《境明,千里皆明》
P126无风絮自飞选自《清凉菩提》
第四章红心番薯
P129梦之祭典选自《心的丝路》
P135心的丝路选自《心的丝路》
P141比景泰蓝更蓝选自《比景泰蓝更蓝》
P144长命菜选自《热气球上升》
P147悬崖边的树选自《多情多风波》
P150红心番薯选自《思想的天鹅》
P156过火选自《思想的天鹅》
P165鸳鸯香炉选自《思想的天鹅》
P171刺花选自《感性的蝴蝶》
P179我似昔人,不是昔人选自《一滴水到海洋》
第五章百年与十分钟
P186百年与十分钟选自《情深,万象皆深》
P188鸡蛋与色拉油的觉悟选自《天边有一颗星星》
P191好香的臭豆腐选自《一滴水到海洋》
P194雪的面目选自《心美,一切皆美》
P196在细微的爱里选自《情深,万象皆深》
P198写在水上的字选自《境明,千里皆明》
P200最浩荡的前程选自《为君叶叶起清风》
P203都付笑谈中选自《为君叶叶起清风》
第六章温一壶月光下酒
P209温一壶月光下酒选自《感性的蝴蝶》
P215光之四书选自《感性的蝴蝶》
P223思想的天鹅选自《思想的天鹅》
P226河的感觉选自《感性的蝴蝶》
P232牡丹也者选自《心美,一切皆美》
P237梅香选自《心美,一切皆美》
P239拈花四品选自《情深,万象皆深》
P243失落的王者之香选自《为君叶叶起清风》

序言
(一)佛山谈佛,禅城说禅
应邀到广东佛山演讲,举办单位取的讲题是“佛山谈佛,禅城说禅”。
题目取得真好,因为“佛山”另一个古名是“禅城”,佛、禅俱在,可知佛山乃是灵杰之地。
佛山不只是佛禅知名,也以武术知名,叶问、李小龙都是佛山人,佛山至今还有很多武馆,我问接待我的人:“佛山有什么特产可以带回去送人?”
他的回答大出意料之外:“佛山习武的人多,所以跌打损伤的药很灵,可以带回去送人。”
佛山人尚武,喜欢干净利落,我的演讲就从单纯开始,我说:“禅之一字.左边是表示的示,右边是单纯的单,禅正是‘单纯的表示’,也正是单纯的心、单纯的生活、单纯的意念。没有单纯,也就没有禅了。”
“佛之一字,更有意思。佛是人字边,所以佛是人做成的。人字边,加一个山,是‘仙’;人字边,加一个谷是‘俗’。灵性—直往高处走的人,是仙;灵性_直往山谷里走的人,是俗。佛都不是,佛是‘弗人’正是‘非人’的意思。在梵文里,佛是‘觉者’的意思,就是革除一切负面思想、负面情绪、彻底觉悟的人。”
觉悟的人,怀着单纯的心,感觉起来,灵性的追求,并不是那么艰难的。
简单地说,追求生命更高的境界,并不是“生命的加法”,而是“生命的减法”。
正常的人生是累积,在青少年以前,我们累积知识、文凭、学历;然后,我们累积烦恼、悲伤、痛苦……
我们累积了太多,以至于我们步履沉重、忧心忡忡。
直到有一天,惊醒了,才知道生命需要的不是加法,而是减法。
一减再减,直入单纯之境;一舍再舍,跨越世俗之限,又有几人能够?
有人问大随法真禅师:“如何是大人相?”
禅师说:“肚上不贴榜。”
怎么样才是境界超凡的大丈夫呢?
大随禅师说得真好:“肚子上没有贴任何标签的,才是大人相呀!”
我们花了太多时间,给自己贴了太多的标签,只有把标签一一撕去,才有可能回到那个单纯的自己。
一一单纯,意义自然,不造作,不污染,那才是禅的本真呀!
《二)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风上下狂
夏日黄昏,在阳明山的小路散步,蝉的鸣声使我吃惊。
万蝉齐唱,一声高过一声,仿佛是高音的比赛,穿过云雾,在与青天比高。
我想着:住在山上的人,如果要睡个午觉,恐怕也要失眠。
但我又想到诗人王籍的诗句:“蝉噪林愈静,乌鸣山更幽。”
确实,聒哚与安静,有时无关耳朵,而是来自于心,心静下来,一切的声音立刻漂浮起来,杂乱的蝉声也变得优美而幽远。了。
禅心处于乱世,与林间的蝉鸣,也有相通之意,心志专一,或者浮生,或者乱世,都会一一掠过,不相杂染。
不染,并不无闻、无知、无感,而是来则应,去则不留,一一清楚明白。
有徒弟问径山禅师:“心如霜雪一样洁白,怎么样?”
“仍然是污染!”
“怎样才是不污染?”
禅师说:“五颜六色。”
五颜六色才是自然的颜色、自由的心灵,是“山花开似锦,润水绿如蓝”,是“掬水月在手,落花香满衣”,是“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是“雪花一片又一片,飞入芦花都不见”,是“雪里梅花初放,忽将鼻孔冲开”……
好一个五颜六色!世界就是以此面目与我们相应,禅心并不抹去颜色,只是不随着迷失虚实,在春风中上下追逐狂乱罢了!
我找到一块干枯的树头,坐下来,静静地倾听夏蝉的鸣声。
我听见了“蝉”与“禅”的相通之意,蝉在知了的时代在土中蛰伏了六七年,一日化羽飞去,在枝头呜唱,不像是禅者的顿悟吗?纵使悟后的时间短暂,仍然值得用尽心力追求。
但是,“禅”与“蝉”仍然不同,蝉的高唱是为了求偶,是希望找到知音:禅者的心从欲望的土中破茧,就不再追逐春风了。
不追逐,不是人生的感觉,只是不癫狂罢了。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在苏州的独墅湖图书馆演讲,因停留的时间很短,苏州朋友很好心地安排:“去逛逛丝市好吗?苏州的蚕丝很有名的。”
我欣然前往。
走进丝市的巨大展厅,我当场傻了,怔在原地。
放眼望去,不论是丝巾、领带、衣服、寝具,全是颜色粗俗、杂乱,难看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想寻找一件颜色素朴的制品,走遍整个丝市,竟不可得。
一一如果无法把一块丝,做得高雅、和谐、美丽,还不如就染成单纯的颜色。我心里这样想着。”
心里煎熬地走出丝市,苏州朋友问我感想。
我说:“白白地死了千百万双蚕呀!”
我儿时养过蚕,养一双蚕岂是容易的!蚕整天就是不停地吃,一直到吐出金丝,作茧自缚,丝吐尽之日,也是死亡之时,丝贩子回来家里收购,丝厂将茧丢入水中熬着,茧抽成丝,死去的蛹炸成金黄色,在街边贩卖,成为小儿的零嘴。
蚕的一生就是这样,只有特别巨大的茧会被留下来“做种”,才有机会羽化成蛾,才有机会分清公母,才有机会哺育下一代。
下一代呢?一代一代都是一样悲情呀!
夜里,我坐在独墅湖畔的旅店,看着月光下清凉的湖水荡漾。
想到人生的际遇不就如同蚕茧一样吗?织就最美的丝线,把自己捆绑起来,吐出最后一条丝的时候,生命就是尽头了。
幸好,人不是蚕,人有选择的可能,人可以选择天蚕一变,人也可以选择化羽飞去。
禅变,正是俗化人生的另一种选择。
对一生的束缚、捆绑有所觉察,对一成不变的生活与思维有所觉察,对一再侵蚀的欲望与烦恼有所觉察,对细微处的魔鬼与天使都有所觉察……
禅者如是,文学家又何尝不是呢?
(四)无一物中无尽藏
我喜欢旅行。
喜欢到没去过的地方旅行,也喜欢一再的去曾经流连的地方旅行。
去过的地方,再次践履,总会看到从前未看到的风景,或者从前的风景与当下的风景重叠,境界却完全不同了。
这不是时间或是空间里有什么魔术,而是心中的一切感受都是相对的,我们在某一个时空对应中,忽然一悟,时空就加深了层次。
蚕有蚕的,蝉有蝉的,禅有禅的,一悟。
我喜欢禅语里的一偈:
“无一物中无尽藏,”
有花有月有楼台。
每一个万物,细细观照,都藏着花月与楼台,花月舞着春风,楼台中有人声与歌舞。
文学创作就是在人生路上,从凡事凡情中,看见那“无尽藏”,体会万象中的生机,并贴近真如之心,或者会有那忽然的一悟。
我把从前的文章选编成一册新的选集由化学工业出版社出版,回头一观,仿佛旅行时重返旧地的心情,也重新体会了年轻时的心情。
有禅者那永远单纯的心。
有夏蝉一样的热情,唱出唯一的高音。
有春蚕的坚持,创作到最后的时刻。
林清玄
二○一五年 冬日
台北双溪清淳斋

文摘
插图: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