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圣彼得的报告/房龙手绘图画珍藏本.pdf

给圣彼得的报告/房龙手绘图画珍藏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给圣彼得的报告/房龙手绘图画珍藏本》是亨德里克·威廉·房龙的最后一部著作,是一部记录其生平的著作,也是一部未完成的遗作。房龙在书中并没有追溯其学校生活,更多地是讲述了人类的一些故事,例如荷兰鹿特丹的历史,在过去500年间,人类遭受了哪些可怕的打击等。

编辑推荐
《给圣彼得的报告/房龙手绘图画珍藏本》:
畅销百年的人文经典,四色印刷珍藏本!
1000多幅亨德里克·威廉·房龙亲笔手绘图画,带来新鲜、畅快的阅读感受!
青少年成长经典读本:青少年学生成长必读,家庭教育必备!
有史以来超畅销的人文地理杰作,地球上有人类的地方都在读房龙!

作者简介
作者:(美)亨德里克·威廉·房龙 译者:颜海清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Van Loon.H.W.,1882—1944),杰出的美国通俗历史作家,出生于荷兰。他1931年开始写书,直到1921年写出《人类的故事》,一举成名,饮誉世界。房龙一生著述颇丰,写了30多部涉及历史、文化、文明以及科学等方面的书籍,主要包括《房龙地理》《文明的开端》《太平洋的故事》《人类的艺术》《圣经的故事》《宽容》《美国的故事》《与伟人谈心》以及此书《人类的故事》等。房龙的著作文笔优美、知识广博、轻松风趣,真知灼见发人深省,贯穿着理性、宽容和进步的人文主义思想,具有经久不衰的魅力,在世界各地广受读者喜爱。房龙是出色的通俗作家,伟大的文化普及者,他的目标是向人类的无知和偏执挑战。他采取的方式是普及知识与真理,使他们成为尽人皆知的常识。

目录
我出生的地方的环境
鹿特丹,我生长的地方
盒子里的木乃伊和海岸边的石刀
稍作停顿,看看我是否还在主题中
我追溯了一下那个年代
祖先的共性和我的特性
与早期基督徒同行
一长段的离题,主要是关于修道院
地狱之火以及它为什么会燃烧
我曾想做一名骑士,但没人理解

序言
引言
《给圣彼得的报告》是亨德里克·威廉·房龙的最后一部著作,也是一部未完成的遗作。在他过世后的两个星期,这些差不多有20Cl页的书稿摆到了房龙先生的美国出版人的面前。如同他之前许多非常有名的著作一样,房龙将他的书稿写在了厚实的橘色纸张上。作为跟房龙先生共事多年的编辑,我被召唤来先过目一下这些可怜的、单薄的书稿(他的个人作品总是篇幅浩大,是他广阔的胸襟和深邃的思想的体现)。作为一篇记录其生平的著作(《给圣彼得的报告》还能是别的什么呢?),威廉并没有追溯其学校生活。这篇自传只让读者窥见了很少一部分房龙的童年生活,更多的则是关于人类的故事。其结果就是,亨德里克·威廉在几十年间,用这些历史幻想曲给全世界上百万的读者带来欢乐。
在他生命旅程的最后几个月中,当亨德里克·威廉将他所剩精力都投入到战争和相关活动的时候(这足够耗尽一个完全健康的人的精力),我忘记了在那最后的日子里,著书应该只是“空闲时间”的消遣。所以,我意识到,只有房龙夫人才能告诉读者们,为什么房龙先生会写《给圣彼得的报告》这样一本带有预言性的题目的书。最初,我打算摘取任何他给我的信息的一部分,但是看到这封发自老格林尼治的信时,我觉得除了再现它的全部,其他任何行为都是不合时宜的。
华莱士·布罗克韦(Wallace Brockway)
1946年1月8日

文摘
我出生的地方的环境
1943年2月9日
我出生于1882年1月14日。我不知道那个重大的夜晚是否吉星高照,也不确定摩羯座和大熊星座是否在天上的哪个空间同伊斯塔女神玩耍。我知道星相学从穴居人时期一直到他们的后代阿道夫·希特勒时期都在历史上起着重要的作用。我曾经认真研究过约翰内斯·开普勒(Johannes Kepler)为沃勒斯坦公爵和马蒂亚斯(Matthias)大帝绘制的天宫图。但是,我把星相学看成同手相术、命理学、《圣经》占卜、鬼魂占卜、肠卜、眼睛占卜、鸟卜、地卜、食卜、诗卜、手指卜、烟卜和先进教育法一样。
我不想说他们没有任何内涵。很多比我聪明的人都在研究小鸟的飞翔、手掌的掌纹、老鼠的行为、烟从烟囱中飘出来的方式或者公鸡啄谷粒的方式中找到了安慰。我曾经也读过他们的文章,某些诺查丹玛斯的疯狂信徒试图说服我,说这位法国医生绝对不是江湖骗子。而他对于拿破仑大帝以及里斯本的那次灾难性的涨潮的预见,并不像16世纪早期的巫师的胡说八道,这时,疑云笼罩在我头上。
大约15年前,当“大荒谬时期”使整个世界富裕的时候,当投机者看星相(因为缺少足够的信息)想知道“美国钢铁”会不会在第二天上涨20点或者下跌30点的时候,一个星象家协我出生时在场的婶婶写了信,她告诉我,那是1882年1月14日夜里的3点多一点儿,而接生的医生同这个新来者经历了长时间的战斗后说:“嗯,他看起来安全了,声音也大,但是,上帝,请不要再让我经历这样的夜晚了,这小子应该至少有9磅重。”
当然,这种事情发生在早年。那时可敬的主妇们在她们家中隐蔽的地方生下孩子,而且当时手头没有秤,我的重量是由一个助产士估计出来的(或者是几个帮助医生的助产士,他们比普通的医生知道得更多)。但是,这个婴儿现在已经长成6英尺2英寸(1.88米)高,大概285磅重的人了(尽管我做了很多的节食减肥),每当想起母亲在此前受的苦,我就一阵战栗,痛苦了几个小时后,她得知孩子是个男孩儿,并且长得很像他的父亲。
这个十分不公平的安排常常让我难过,因为我很爱我的母亲,而我从来对我的父亲都没有真挚的情感。我不喜欢父亲的原因,当读者读到这部书的中间部分就会有所了解了。同时也会明白为什么我从来不喜欢我的长相。很小的时候,我就试图把我自己同父亲区分开来,但是,不管我怎样努力,我都无法改变他在我的眼睛、鼻子、还有我的嘴形上面留下的痕迹。
这也同样解释了为什么我不是很喜欢镜子和照片。它们都提醒我那些我尽量想忘记的事情。这种厌恶甚至发展到这种地步,偶尔会有非常喜欢我写的书的读者请求我寄一张照片给他,我就会寄一张不是我的脸而是我的手的照片,因为我的手很像我母亲。 我想这就是我要报告的关于1882年1月14日的全部内容。我出生的房子已经不存在了。它在纳粹试图“给世界其他地方一个教训”而轰炸鹿特丹时被炸毁了,那些石头也被带到科隆以及汉堡——英围皇家空军曾经轰炸过这两个城市——成为重建材料。那条街也被并入一个新的城市修建计划,而不再遵从原来古老而可敬的老鹿特丹的原貌。(P2-P5)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