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我是射手座女孩.pdf

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我是射手座女孩.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射手座女孩,音乐专业女生寇韵在一次音乐比赛中输给了同校的柴婧、沈晴,她的男友江朗也移情别恋,喜欢上了柴婧。失意中的寇韵却意外得到与业内著名的新皇公司签约机会。在这里,她遇见了比自己先签约新皇的沈晴,沈晴的父亲是著名的沈氏集团主席,看不起普通家庭出身的寇韵,处处刁难她,而寇韵为了自己的音乐梦想,默默忍受、努力打拼。而慧眼识寇韵的新皇音乐总监王御在背后支持她,而且爱上了这个独立自强、具有音乐才华的女孩。两个人的真挚感情,却遭到了沈晴的阻挠和挑战。寇韵能否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她和王御的爱情能否受得住考验?柴婧与江朗又将经历什么样的风雨?沈晴作为王御的哥哥王宇的头牌艺人,又怎样落入了王宇的圈套,成为他谋夺新皇的工具。新皇集团王氏一家,又有着怎样的一个惊天秘密……

编辑推荐
1、国内以星座特质为对应主要人物的青春言情小说。
2、热血励志+唯美言情的组合。本系列每一部都是一个关于女主人公的青春、梦想和爱情的故事。她们面对的环境、经历的挫折各有不同,采取的方式方法都不一样,但她们积极追求梦想、渴望真挚爱情的心态都一样。每部小说都唯美动人,故事曲折纠结。
3、身份、职业各不相同,女主角具有星座代表性。十二部书中的女主人公,分别有学生、白领、富二代、搞艺术的等等等等,她们各自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星座属性,随着自己的性格特质推动情节的发展。会让读者有很强烈的共鸣。如射手座女孩寇韵就是一个渴望自由的音乐女孩。本书也影射了很多音乐圈内的内幕。

媒体推荐
全国百家媒体将联合推荐。

作者简介
琰心,原名任新琰,青海格尔木人,90后新锐作家。在报刊杂志发表小说随笔散文等几十万字。晋江文学网大V作家。本小说曾获腾讯杯青春文学大赛一等奖。

目录
第一章 不止爱情 - 001
    第二章 多骄傲多狼狈 - 005
第三章 这就是现实 - 009
    第四章 有多贵就有多廉价 - 013
第五章 打破命运 - 018
    第六章 新的生活 - 021
第七章 明媚夹杂着阴影 - 024
    第八章 我不是你 - 027
第九章 初出茅庐 - 031
    第十章 这么近那么远 - 035
第十一章 曙光 - 039
    第十二章 解脱 - 043
第十三章 选择 - 046
    第十四章 那一抹蓝 - 050
第十五章 突变 - 053
第十六章 破碎 - 057
    第十七章 真假 - 061
第十八章 悬崖 - 064
    第十九章 抬头望天 - 068
第二十章 旧识 - 072
    第二十一章 咖啡屋 - 075
第二十二章 不甘心 - 079
    第二十三章 低头努力 - 083
第二十四章 绽放 - 086
    第二十五章 分别 - 089
第二十六章 无常 - 093
    第二十七章 逝 - 096
第二十八章 黑暗 - 100
    第二十九章 冷战 - 104
第三十章 暧昧 - 109
    第三十一章 阳光 - 114
第三十二章 周末 - 119
    第三十三章 礼物 - 124
第三十四章 条件反射 - 128
    第三十五章 等你答应 - 133
第三十六章 温柔 - 137
    第三十七章 青花入梦 - 140
第三十八章 掠夺 - 143
    第三十九章 放弃 - 147
第四十章 冲突 - 151
    第四十一章 迷茫 - 155
第四十二章 回去 - 159
    第四十三章 青春 - 163
第四十四章 有你在 - 167
    第四十五章 你不配 - 171
第四十六章 现实的世界 - 175
    第四十七章 恨意 - 178
第四十八章 逼迫 - 181
    第四十九章 你的承诺 - 185
第五十章 那些时光 - 189
    第五十一章 信任 - 193
第五十二章 离开 - 197
    第五十三章 我只要你 - 202
第五十四章 失意 - 205
    第五十五章 新的起点 - 211
第五十六章 再起波澜 - 214
    第五十七章 怀疑 - 218
第五十八章 局 - 222
    第五十九章 报应抑或别的? - 227
尾 声 - 232

文摘
第一章 不止爱情
安静的咖啡屋一角,明亮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了进来,寇韵微微扬起头,面向阳光的方向,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转而望向坐在她对面的男女。
她喜欢这间咖啡屋,不仅仅是因为这里布置特别而像她这样的学生也消费得起,也是因为这里不像别的咖啡屋那样昏暗封闭。
是的,比起躲在暗处,她更喜欢让一切暴露在阳光下。就比如现在,这对坐在她面前的男女。
她今天以前的男朋友江朗和他的现任女友柴婧。
“我以为你会报复我,毕竟……”
在用食指沿着咖啡杯的边沿画了一圈又一圈后,柴婧终于选择打破沉默。
她知道,如果她不开口,寇韵是会一直沉默下去的。她们彼此都太了解对方,因为是对手。
“不值得。”寇韵微笑以对,不是故作坚强,亦不是释怀淡然,只是很客气的那种不带任何感情的笑。
很美,也很冷。
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江朗看着这样的寇韵,心中已是五味杂陈。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曾经可以爱得那么浓烈,现在也可以那么冷漠疏离,永远让人捉摸不透。
寇韵起身离开。
至始至终,她没有看江朗一眼。
没有泼咖啡,没有甩耳光,气氛安静美好得仿佛是和朋友喝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茶。

一路走回寝室后,寇韵躺在床上发呆。同寝的袁豆豆又在做她的黑暗料理了,自从她被男友说过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之后,袁豆豆同学就发誓一定要做一个贤妻良母,自此踏上了黑暗料理的不归路。
“哎哟,疼死娘了,小云子,快帮本宫拿个创可贴。”
寇韵已经无力吐槽袁豆豆这天花乱坠的称谓了,起身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了一片创可贴准备去拯救一下自己哀号不已的好友。
寇韵和袁豆豆一样都是H大学音乐系大二的学生,在刚入学时,寇韵选择了和袁豆豆这个看似温婉可人的好姑娘住两人寝。
哪知现在的袁豆豆……
哎,人生若只如初见啊!
“我本来还打算给你做一个糖醋排骨庆祝你凯旋呢,结果……这鲜血淋漓的爱啊!”袁豆豆继续夸张地娇嘀。
寇韵瞧了眼那沾着血的排骨,看着袁豆豆很认真地问道:“你这是在滴血认亲吗?”
袁豆豆被寇韵噎了一下,眨巴眨巴大眼睛,硬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寇韵面对瞬间痴呆的室友无奈地摇了摇头,拿着创可贴又往回走。
“你干吗,确定我和这排骨有血缘关系就和我种族有别了还是怎的?”袁豆豆回过神来瞪着寇韵的背影喊道。
“你对自己下手太狠,创可贴止不住血。”
“那用什么?”袁豆豆看了看自己冒血的手指,默默点了点头。
“卫生巾。”
袁豆豆第二次被噎住,愣了一会儿,吼了句:“你大爷的!”
寇韵拿着自己的小医药箱走回来,一边找东西为袁豆豆消毒包扎一边漫不经心地回道:“你放过我大爷吧,他只是个孩子。”
好吧,袁豆豆同学再一次完败!

等袁豆豆把她那一堆的锅碗瓢盆收拾好后,寇韵选择带着袁豆豆出门去餐厅吃饭。
一路上袁豆豆就像一只叽喳不停的小麻雀,一直在寇韵耳边唠叨。
“小云子,你们射手座是不是都这么毒舌啊?”
“那白羊座是不是都像你这么……率真?”寇韵反问。
“才不是,你就是看我好欺负,哎,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不过,你其实就是嘴硬心软,不然你怎么还能那么认真地帮我处理伤口,你当时看我手指那表情,就跟看情人似的,那叫一个细致入微啊!”
寇韵对着袁豆豆笑笑,说道:“你也是啊!”
“啊?也是什么啊也是。”袁豆豆不解。
“不问我发生了什么,却一直陪在我身边,不停地说话,知道我一有空就乱想,于是就折腾出各种动静,不是吗?”
她笃定的、带着笑意的眼神看得袁豆豆无处遁形。
袁豆豆只得吐了吐舌头,“哎呀,都被看穿了啊。不过,很温暖呢。我做的,不用解释,你都懂。”
到了餐厅,点好菜,两位姑娘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好习惯开始认真吃饭,直到附近坐下一对情侣。
两人一坐下就各种小动作不断,女的更是双上肢瘫痪非要男友喂饭,男友喂了两口又说要减肥,要男友把剩下的吃完才行。
袁豆豆欣赏完了情侣秀恩爱,看了看对面低头喝汤的寇韵,嗲着声音撒娇道:“小云子,你都没有吃过我吃剩的饭哎,你是不是不爱我?”
寇韵身形微微一晃,随后稳住,抬头直视袁豆豆同学,一字一句地反问:“你、吃、剩、过、吗?”
“哈哈……咳咳……咳咳……”先是笑声,后来又是明显被呛住的声音从寇韵身后传来。
寇韵和袁豆豆同时转头给予对方同情的目光。等对方终于顺了口气转过身,两人才看清对方的长相。
肤色略深,但看起来就很健康的样子,五官轮廓分明,一身得体的修身西装,虽说看着和整个餐厅的气氛格格不入。
这是哪个大四的学长刚面试回来?两人头上闪过一个问号。
“呃……我刚才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忍不住笑出来也是没有恶意的,如果打扰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看着对方客气礼貌地道歉,两人都很大方地表示没关系。
收拾好餐盘,寇韵拉着袁豆豆走出餐厅,结果又不幸碰到了那对情侣。
这回那姑娘是下肢“瘫痪”,吵着要男友背她,男友说人多,一会儿再背,姑娘不干,非说是男友嫌弃她胖。
袁豆豆为那姑娘的男友默哀了一下,碰上这么一个变样作死的姑娘,这上辈子得是作了多少孽啊!
默哀完毕,袁豆豆同学开始自己作死:“亲爱的,你会不会嫌弃我胖,会不会嫌弃我丑,会不会嫌弃我成绩差?”说完就双手合十,星星眼地看着寇韵,并且期待她这次能不要毒舌。
寇韵也很给面子地严肃认真回答:“我不会嫌弃你胖,但我会监督你锻炼节食;我不会嫌弃你丑,但我会教你美容护肤;我也不会嫌弃你成绩差,但我会督促你学习。总之,我会尽可能的让你有资本在你男友嫌弃你任何一点的时候甩了他。”

第二章 多骄傲多狼狈
六月的天气炎热得让人想要发疯,即使如此,演播厅里依旧挤得水泄不通,镜头外的后方位置有的挤着两个人,有的实在没地挤儿就干脆站着,毕竟今天就是“飞扬青春”歌唱比赛的总决赛了。
寇韵化好妆坐在后台,无聊地拿着手机向袁豆豆发简讯吐槽“飞扬青春”这俗套的名字,直到柴婧搬过椅子坐在她的对面。
寇韵礼貌地收好手机,等着柴婧开口说话,在这个时候找她,想必是有什么非说不可的话。
然而,让寇韵意外的却是柴婧一开口就是一句:“谢谢你,寇韵。”
寇韵微微一愣,随后释然地笑笑。她明白柴婧说的谢谢是指什么,不外乎是因为她的冷处理,她的不报复。
“飞扬青春”是省里举办的首届大学生歌唱比赛,省电视台主办,邀请了很多全国知名的艺人和音乐人担当评审。更重要的是,这场比赛还有不少娱乐公司在关注着,而最终拿到第一的人会获得和业内鼎鼎有名的新皇娱乐签约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对于她们这些艺术生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很可能一生也只有一次。她和柴婧都知道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也是因为知道,所以慎重。
这么大型的比赛,除了新皇娱乐,台下还有其他娱乐公司的星探,所以大家都很拼命地想要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也更要注意掩饰自己的瑕疵,哪怕只有一点点。
如果在此时,寇韵把柴婧当第三者,将赛前抢男友的事情旁敲侧击地说出去,柴婧势必会受到影响。有的时候相对于比赛本身,人们对于赛前选手抢男友之类的八卦话题更有兴趣,事不关己的时候,也更加地义愤填膺。
人言可畏的道理大家都懂。即使强大如柴婧也不敢保证自己在被人议论的同时还能正常发挥,还能给评委们留下好的印象。
“柴婧,作为对手,我尊重你,所以我相信你不会使用这种手段。”
正式的语气,是对柴婧的肯定,也是对柴婧的解释。
柴婧忽然像是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都略微放松了下来,慢慢靠在了椅背上。
果然是射手座的直白,她的确从没想过用这样的方法去打击寇韵,只是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她的意料,再次回过神来才发现局面已经不能控制,适逢比赛,怕被误会,也怕影响到寇韵,落个骂名,于是一瞒再瞒,不曾想……

舞台上响起动感的音乐,又一个选手上了台,为了迎合“飞扬青春”四个字,也考虑到观众群体主要为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大家几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比较摇滚张扬的曲目。前几次的出场时寇韵也是这样,一切以比赛为主,保守谨慎地选择最擅长的曲目。
而这次,寇韵却想颠覆一把,为了自己即将逝去的十九岁。
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差不多要到自己上台了,寇韵起身对柴婧点头示意后重新在化妆镜前审视了一遍自己。
深呼吸,微笑。
舞台回归寂静,宝蓝色的灯光把台上照得一片神秘,寇韵一身纯白简约的连衣裙,完美的身线配上长及腰部的秀发显得异常清纯,清丽的妆容更是与前几位的浓妆艳抹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
优雅而不故作姿态地走到舞台中央,鞠躬,随后走到钢琴前坐下,寇韵的手指轻轻拂过黑白的琴键,闭上眼睛,脑中再次浮现出那熟悉的曲谱。
睁开双眼,微微卷翘的长睫毛似翩飞的蝶翼。而此时,她的眼中已换了神采。
深情,而又无力。
一切准备就绪,悠扬的钢琴前奏后是空灵的歌声。

和我跳舞吧Lolita/白色的海边的沙/爱情还是要继续吧/十七岁/漫长/夏/喜欢一个人Lolita/只喜欢一天好吗/或许从没有爱上他/只是爱了童话/那个野菊花开满的窗台/窗帘卷起我的发/我把红舞鞋轻轻的丢下/不在乎了Lolita。
田野金黄了Lolita/舞台就快搭好了/我们一样吗Lolita/对孤单习惯了/如果我不做自己的观众/还以为在爱着他/我坐着飞机到海边找他/多疯狂啊Lolita/都会忘记吗Lolita/来不及带走的花/努力开放了一个夏/十七岁/海边/它。

一曲毕,随着钢琴声停止,台下观众的心跳仿佛才慢慢恢复。
没有人去打扰,甚至连掌声都是五秒之后的事情,而在此期间,寇韵依然是浅笑起身鞠躬致谢,脸上波澜不惊。
她要的,她已经得到了。
十九岁,随心所欲地把自己的心唱给所有人听,用婉转悠扬的曲子讲述最安静的疯狂。

回到后台的路上寇韵意外地碰到了江朗,不过,对于江朗来说似乎不是意外,他好像一直在那里等着寇韵。
“谢谢你,寇韵。”江朗略带磁性的声音依旧悦耳好听。
寇韵忽然觉得很想笑,果然是情侣档,接连跟她说同样的话,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江朗,我们在一起是为什么?”寇韵问道,不等江朗回答,她自己又再次接道,“是因为快乐。江朗,我们在一起是因为我们在一起时彼此都感到很快乐,而现在,不快乐了,至少你找到能让你更快乐的人了,所以,我们分开,这很正常,我不怪你。”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生气了?是啊,我生气了,因为你怎么可以瞒我这么久,我以为你了解我,我以为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隐瞒欺骗,可你还是做了我最讨厌的事!”
寇韵终于还是抑制不住地提高了声音,眼泪一滴连着一滴砸下,平静破碎后是遮掩也遮掩不住的悲伤。
“寇韵,对不起。”江朗第一次看见这个样子的寇韵,她这个一直都显得强大而又稳定的姑娘,现在,却崩溃了,这让江朗一时间手足无措。
寇韵靠着身后的墙壁缓缓地蹲了下去,蜷缩成一团,将头埋在双臂中。
是啊,她崩溃了,一向自以为坚不可摧的自己在这一刻溃不成军。
虽说我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这个样子,即使分手,也不想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我想要骄傲地离开,但在和你独处,听到你的声音那一瞬间,我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
江朗你看,我多狼狈。

第三章 这就是现实
比赛结束,眼看就到了宣布结果的时候,寇韵也收拾好心情偷偷找到了坐在观众席里的袁豆豆。这个平常一刻都不得安分的姑娘,此时却默默低着头,双手合十地祈祷着。
寇韵看着她傻傻的样子,不禁觉得温暖又窝心。
而袁豆豆却不这么觉得。看到寇韵,她先是一阵惊喜,随后就惊喜变成惊吓了,大声地喊道:“你来这儿干吗,一会儿上去领奖,主持人喊你名字找不到你怎么办?”
袁豆豆的这一句话成功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坐在观众区的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歌手,有喜欢寇韵的,自然也有不喜欢寇韵的,而袁豆豆这一声无疑引来了其他选手歌迷的不满。
“哟,主持人还没宣布她就敢说自己能拿奖,怕不是有什么内幕吧?”
“现在的比赛没有点儿内幕还叫比赛吗?”
“后面有靠山的人就是不一样。”
……
各式各样的明嘲暗讽接连不断地从四周传来,袁豆豆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口误会带来这么大的影响,此时更是百口莫辩,抱歉地看着寇韵。
寇韵面对这个笨小孩也是习惯了,知道她为自己好,可是这种好心办坏事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寇韵敲了一下袁豆豆那光亮饱满的额头以示惩罚,随后落落大方地看了眼那些说话的人,笑道:“因为是我,所以就是知道自己会被新皇签。”
就是这么自信,没有理由!
袁豆豆扯了扯寇韵的衣角,心里嘀咕,姐姐,这牛皮是不是吹大了点儿啊?
寇韵悄悄地擦了擦手心的汗,开始盘算如果签约不了该怎么收场。是切腹自尽好呢,还是苟且偷生好?
“嗯,新皇娱乐一定会签你。”寇韵的耳边响起一个笃定的声音,这声音似乎还有点莫名的熟悉。
寇韵疑惑地顺着声音望去,看着对方自信的笑容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不就是餐厅吃饭遇见的那个人吗?
说实话,寇韵很想问问这哥们儿是不是表演专业的,这话说的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新皇签约,简直太有信服力了。
这眼神,这语气,和自己刚才一个样,看来一会儿切腹的时候有人陪了啊。
“我姓王,单名一个御字,你的粉丝。”
简短的介绍,友好的笑容,配上帅气的面容,杀伤力满分,至少旁边的袁豆豆同学已经被彻底征服,拽着寇韵衣角的手一直在不停地抖。
面对这样高魅力值的粉丝,寇韵给出了中肯的评价:“你很有眼光!”
周围又是一片不屑的唏嘘,寇韵甩出一个“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样表情后就故作淡定地转过身,等着主持人宣布结果。
比赛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就是宣布结果的时候。寇韵再次擦了擦手心的汗水,果然,话还是不能说太满。
自作孽,不可活啊。
评审和嘉宾的各种评点和致辞完毕,终于到了宣布排名的时候。
台下的观众霎时变得很安静,生怕自己听不清主持人念出的名字。
“女声组三等奖,孔嘉怡!陈悦蕊!袁邰灵!”
每说出一个名字,台下就爆发出一阵欢呼的声音,而那三位选手也是款款地上台领奖致谢。
回归安静,主持人再次从信封中拿出一张纸,清晰而又大声地念出:“二等奖,柴婧!林乐怡!”
随着人群的欢呼,袁豆豆在寇韵耳边不屑地“切”了一声,寇韵安抚地握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
主持人在宣布一等奖也是唯一的第一名时,略微绕了点小弯,先是打开信封,随后看了眼纸上的字便张大了嘴巴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最后更是将纸装回信封,塞到了自己西装的口袋里。
下面的观众等得焦心,可主持人就是不说话,只是很珍惜地摸着自己装有信封的口袋。
全场安静了几秒钟,接着开始了骚动,然而就在此时,主持人忽然开口很大声地喊道:“女声组第一名,沈晴!我们的女神!我们未来的歌后!”
场面一时热烈得难以控制,大家都一边欢呼一边用激动的目光望向舞台上大方微笑着的女主角,今晚最大的赢家——沈晴。
与周围热烈的场面不同,寇韵身边却是一片低气压,一向乐观开朗的袁豆豆此刻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寇韵是好。
寇韵无奈地在内心自嘲:呵呵,果然还是失败了吗?果然还是不该任性的对吗?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难过?失望?周围传来一两声的嗤笑讽刺,而寇韵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只想逃离,逃离这个地方。
袁豆豆适时地拉起寇韵的手往外走,可是场面太过于混乱,总是磕磕绊绊,努力了很久也没走出去几步。
果然不应该坐在观众席啊,走都没法走,逃都没法逃。
寇韵浑浑噩噩地跟着袁豆豆挤着往外挪动,不想一个人正在挥舞的手臂眼看就要打到自己,寇韵下意识地躲避,却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拥挤的人群里寇韵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能感觉到对方将自己搂在怀里转了个身,用背部替自己挡了一下。
来不及道谢,耳边就响起熟悉的声音:“抓着我,别松手。”
简洁明了,不容置疑,莫名的小霸道。
情绪低沉的寇韵鬼使神差地听从了自己这位小粉丝的话,一路跌跌撞撞居然走了出去。
松开交握的双手,寇韵略微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对帮助了自己的王御礼貌道谢后,表示自己没问题,不用担心。
王御看着这个样子的寇韵,也知道她现在更需要一个人安静安静。他拉了拉袁豆豆,笑着说:“这位美女,要不要我请你去喝杯咖啡?”
哇!帅哥请喝咖啡耶。袁豆豆被拉着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看看眼神落寞的寇韵,说:“寇韵,咱们一起去……”王御却打断了她,低声说:“这个时候,让她自己静一静吧,有些事情,我们说不明白,她自己想得明白。”

寇韵站在门外听着演播厅里不真切的喧闹,忽然想到一句很久以前看到的话——热闹是你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良久,她摇了摇头,仿佛要将刚才那些不真实的喧闹都通过自己的一头长发摇落到地上似的。她回过神来看看四周,只有自己,袁豆豆这死妮子,连她也跟着帅哥跑了,看回学校我怎么收拾她。
寇韵走出了省电视台的大门。初夏的阳光正好,寇韵并不急于打车回到学校,她沿着栽满梧桐树的人行小道慢慢往回走。回首望去,电视台大楼的巨大幕墙,正在播放“飞扬青春”总决赛的广告,进入总决赛的选手们的身影一一展现。柴婧、沈晴……当然,还有自己。她停下脚步,久久地看着那一张张青春飞扬的脸,那一个个活力无限的身姿。
是的,飞扬青春!我的青春正好。
寇韵忽然释怀地笑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