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拜访.pdf

致命拜访.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种外星植物利用外太空中的光能飞来地球,悄无声息侵入人体。在这种无形而强大的入侵面前,大多数人在毫不知情的睡梦中被置换成了“异化人”,失去了喜怒哀乐的情感,成为了新的人形物种。他们彼此成帮结社,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社会群体,并利用人类文明社会的资源加速自身的繁殖。
迈尔斯和贝姬是少数未被异化的人类,他们将面对的是整个城区的“异化人”,而他们要做的不仅仅是逃出升天,还包括拯救地球……
《致命拜访》自出版后曾被四次改编成电影,其中1956年的版本《天外魔花》和1978年的版本《人体异形》均获得了媒体和观众的一致好评,最近的一版则是由著名女星妮可·基德曼和007扮演者丹尼尔·克雷格联袂主演。

海报:

编辑推荐
①与克拉克、阿西莫夫、海因莱因同享盛誉的传奇科幻大师,世界奇幻奖“终身成就奖”得主杰克·芬尼的小说。②4度被改编成好莱坞影片,妮可·基德曼、新007、唐纳德·萨瑟兰都曾主演,并获得过土星奖等科幻电影界的荣誉。③入选20世纪TOP100科幻书榜,进入斯蒂芬·金私选书单,国内首次独家译介。④横扫《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图书馆报》等几乎所有重要榜单。

名人推荐
这部小说值得一读再读,不断品位。——斯蒂芬·金

给我们所有人的金子般的礼物。——丁·昆士

媒体推荐
从头至尾吸引你的视线!——《华盛顿邮报》

太多的科幻小说都缺乏好的创意,但这一部非常优秀。——《银河杂志》

超强的可读性和巧妙的写法,完全不可预知结局。——《科学与幻想杂志》

作者简介
杰克·芬尼(Jack Finney,1911—1995),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世界奇幻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他一生创作过11部长篇小说,5部短篇小说集和2部剧本,并将一生都奉献给了科幻文学,凭借代表作《致命拜访》两获业内大奖。他的小说多被改编为经典电影,其中《致命拜访》更是因其科幻小说层面下深藏的内涵而被先后4次改编成电影,其中1956年和1978年的版本已经被影迷奉为经典。

目录

……
二十一

文摘


敬告各位读者,你所要读的这本书里满是未予详释的情节和悬而未解的谜团,也许直到文末它的情节依旧支离破碎;种种疑惑下,你将难以找到满意的答案。不是我不愿来揭晓这一切——甚至我自己都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又有着怎样的经过和结果。退一万步讲,即便它有结局,我也不得而知。如果你不喜欢这种叙事风格,还是慎读为好,我能做的只是将自己所知的和盘托出而已。

故事还要从1976 年10 月28 日说起,那是个星期四,下午六时许,我送走最后一位患者(拇指扭伤)后,仍预感还有事情要发生——这种预感通常很准,因此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不是医生。有次度假还未开始时,我就料定一两天后就得踏上归途。果不其然,由于突发一例麻疹病患,我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休息个把小时就驱车赶回去出诊。这种“出其不意”已经是家常便饭,而且肯定还会发生,所以至今我跟其他医生一样,依然会出诊。

此刻,我伏案在病历本上记下备注,接着拿起医用白兰地,走进盥洗室调了杯酒。这件我此前几乎从未做过的事,就在那晚突然变得顺理成章。站在窗边,我盯着楼下的罗克莫顿大街,啜饮起来。下午,颗粒未进的我做了台急性阑尾切除手术,心情异常烦躁。生活平淡如水,我依旧无法适应,期冀着晚上能发生点什么趣事,惊起一丝波澜。

所以,听到紧锁的接待室外传来隐约的敲门声,我只想静静地待在原地,置之不理。从事其他行业的话完全可以这样,但作为一名医生,我不能这么做。护士已经下班,很可能正在跟最后一位病人比赛谁先到达楼梯口:敏捷如她,定能取胜。有那么一会儿,我一只脚搭在椅子上,抿了口酒,呆呆望着窗外的街道。

叩门声再次响起,我仍无动于衷。夜色还未完全笼罩这座城市,但光线已不像白天那般充足。下午六点,街灯初上,罗克莫顿大街已变得冷冷清清,几乎所有人都在享受美食,唯有我在独尝孤寂与沮丧。

这时敲门声再度响起,我只好放下酒杯过去开门。我使劲揉着双眼,惊得合不拢嘴,门口站的竟然是她,贝姬·德里斯科尔!

“你好,迈尔斯。”她笑着说。我的惊诧与喜悦显然令她十分高兴。

“贝姬!”我赶忙侧过身,露齿一笑,“好久不见,快请进!”话音刚落,贝姬已经从我身旁径自走过,穿过接待室,走向办公室。关上门后,我问她:“这次来干什么?想来一次专家预约?”她的到来让我有种如释重负的喜悦,变得兴奋而充满活力。“我们这周阑尾切除手术有特价。”我兴奋不已地说道,“有问题就赶紧解决。”她展颜一笑,我的目光锁定在她依旧完美的身体上,是的,她有着优雅的身姿,过于丰腴的臀部。

贝姬在桌前站定,转身回应说:“不,确切地说不是专家预约。”

我端起酒杯,举到眼前,在灯光的照射下一边把玩一边说道:“我已经喝了一整天,而且众所周知,每位患者都必须和我预约,尤其是手术的安排——没人能破例。”

贝姬突然哽咽起来,干涩、深入喉头的喘息声让我一时无措,险些将酒杯从手中滑落。她抽泣着,眼里噙满晶莹的泪珠。她迅速转过身,双肩微微颤抖,把脸埋在手中艰难地说:“这次你就为我破例吧。”

仅仅有一秒的停顿,我立马柔声安慰她,“坐下来慢慢说。”看着贝姬无力地瘫坐在皮质办公椅中,我走进盥洗室给她调了杯酒,顺便放松一下情绪。出来后,我把酒放在贝姬面前的玻璃桌上。

接着我绕过桌子,背靠转椅,与她相向而坐,等贝姬察觉时,我朝酒杯点头示意,绅士地劝她喝上一口。我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下大半,然后微笑着看向她,给她一点时间调整。阔别多年后第一次相见,再次端详她的容颜,依然是曾经那张精致的脸:棱角分明、玲珑有致。此刻微微发红的眼眶,无法掩盖充满灵韵的双眸,还有那依旧饱满迷人的双唇。她的发型变了,这跟我的记忆有所出入,比从前短了一些,但发色还是近似黑色的深棕,浓密而柔亮,自然地卷落在肩上。当然她变了,她已不再是从前的她。然而年届三十的她,看起来还是跟十八岁时毫无二致,因而在我心中她没有变,依旧是我高中时与之熟识、坠入爱河的女孩。我举起酒杯微笑着向她致意:“很高兴再次见到你。”随即垂下视线,想让她在说出自己惹上什么麻烦前,先谈点别的。

“我也很高兴,迈尔斯,”贝姬深吸了一口气回应说。此刻她已回坐到椅子上,手中的酒杯说明她欣然接受了我做的一切,“还记得那次约会吗?我俩参加舞会那次,你在前额写了什么?”

我当然记得,但眉宇间仍有一丝迟疑。

“不知道你用红墨水,口红还是什么其他东西,把‘迈尔斯爱贝姬’的简写字母写到前额上,还说就要这样去参加舞会。在你擦掉前,我只得厚着脸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对!就是这样!”我哈哈大笑,转而又回想起别的事情,“贝姬,听说你离婚了?我真的为这事唏嘘了很久。”

她点头道:“谢谢你,迈尔斯。我知道你也离了,深有体会。”

我耸耸肩开玩笑地说:“那我俩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应该是,”她直奔主题道,“迈尔斯,我这次主要是为了威尔玛来的。”我知道,威尔玛是贝姬的堂姐。

“她怎么了?”

“我不知道,”贝姬盯了一会酒杯,然后抬头看着我接着说,

“她有点,呃,”贝姬犹豫了,因为人们痛恨给这些事情冠以名号,

“我猜你应该会称之为妄想症吧,你知道她的叔叔——艾拉吗?”

“嗯。”

“迈尔斯,她认为艾拉不是自己的叔叔了。”

“你怎么看?”我抿了一口酒说,“其实他俩没有血缘关系吗?”

“不,不是这样的,”贝姬烦躁地摇摇头说,“我的意思是,她认为他,”贝姬顿了顿,耸起一只肩膀,一脸困惑地继续说道,“是个冒牌货或是其他什么,只是一个像艾拉的人而已。”

我凝视着贝姬,威尔玛从小就由叔叔婶婶抚养长大,这样说很难让人理解,于是我问道:“那她区分不出来吗?”“不,她说这个人,包括言谈举止等等一切,都看起来跟艾拉叔叔一模一样。她只知道‘它’不是艾拉,仅此而已,迈尔斯,我真是快担心死了!”说话的当口,贝姬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

“先喝口酒平复下心情,”我对着贝姬轻声说,自己也喝了一大口,然后将身子埋入椅背,盯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威尔玛是有问题,已经35 岁的她,内心总是充满着坚强与乐观。她双颊泛红,个头不高,身材微胖,完全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更糟糕的是,她一直没有结婚。我确信她曾想过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她也具备成为贤妻良母的潜质,但终究未能如愿。威尔玛现在经营着当地一所图书租赁中心和一家贺卡商店,因为干得不错,维持生计不成问题。不过话说回来,能在一个小镇干成这样也确实难能可贵。威尔玛不会为难自己,她有点狡黠、愤世嫉俗却充满幽默感,能明辨是非,不会自欺欺人。我不想看到她被精神疾病缠身的样子,但谁又说得准呢?我重新看向贝姬,沉声问:“我该怎么做?”

“今晚就出发,迈尔斯,”贝姬身子前倾,趴在桌上恳求着,“如果你可以的话,在天黑前,最好现在就走,我想让你看望一下艾拉叔叔,跟他说说话,毕竟你们是老熟人了。”

方才起身举起酒杯的我又坐了回去,盯着她质疑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贝姬,难道你也认为他不是艾拉吗?”

她的反应有些激动:“他肯定是艾拉,一定是!”突然她欲言又止,委屈地咬紧下唇,无助地拼命摇着头,“迈尔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的确是艾拉叔叔,他当然是。但……我从没见过威尔玛那么肯定的样子!”她紧握的双手已经拧得发抖,一种只能听说而现实中罕见的情形在眼前发生,“迈尔斯,我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我赶忙起身来到她旁边,轻柔地说道:“贝姬,别激动,我会陪你一探究竟的。”然后将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隔着薄裙,我能感受到她紧致的肌肉,圆润的肩膀及传递来的温暖,待她平静后,我拿开手,“无论发生什么,事出必有因,我们会找到症结并解决它的,出发吧。”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