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课徒.pdf

大师课徒.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大师课徒》以十三位民国学术大师及其弟子的关系为线索,着力梳理大师们在教书育人、文化传承方面的卓越贡献。并通过特定的角度,描摹大师丰神,再现大师风采,追溯他们立足杏坛春风化雨的人生。

编辑推荐
1. 本书属于九州出版社“长河文丛”中的一本,由知名作家、天涯社区名人梁由之先生策划。
2. 本书角度新颖,从十三位民国大师的教书育人的心得、与弟子交往轶事的梳理出发,在关于民国大师的同类书籍中能够脱颖而出。
3. 书中选取的材料非常丰富,有诸位大师对弟子的课堂讲话、授课心得、学问精髓,也有与弟子、友人的来往书信、为学生开出的书单等等。作者的精彩文字穿插在这些珍贵材料中,决非空洞吹捧或史料堆砌。

名人推荐
李叔同、陈垣、吴宓、刘文典、陈寅恪、胡适、赵元任、顾颉刚、钱穆、傅斯年、叶企孙、王力、钱钟书——本书以这十三位民国学术大师及其弟子的关系为线索,着力梳理大师们在教书育人、文化传承方面的卓越贡献。并通过特定的角度,描摹大师丰神,再现大师风采,追溯他们立足杏坛春风化雨的人生。

作者简介
魏邦良,男,中国作协会员,安徽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先后在《读库》《书屋》《开放时代》《社会科学论坛》《温故》等媒体发表学术随笔多篇,文章曾被《新华文摘》《读者》等转载。出版专著有:《隐痛与暗疾:现代文人的另一种解读》《胡说:胡适的智慧》《名人做人与处世》《民国风骨:时代激流中的文化人》《书斋的盛宴》《才子佳人多不贱》。

目录
自 序

第一章 李叔同与弟子
切己良箴君须记
先器识而后文艺
半是鼓励半批评
孤独求败

第二章 陈垣与弟子
闲时不学临时悔
爱护学生自尊心
善用环境最要紧

第三章 吴宓与弟子
学好古典文学四要点
事无大小不苟且
读书如恋爱

第四章 刘文典与弟子
保护学生不惜命
教学贵新
一张书单就是一堂课
发扬民族真精神

第五章 陈寅恪与弟子
不采蘋花即自由
不求学位求学问
听课如听杨小楼
师道热肠

第六章 胡适与弟子
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
小题要大做
读书三要诀
论人须持平
如何让文章进步

第七章 赵元任与弟子
未曾谋面已是师
终生受用的一句话
充满游戏味的正经话

第八章 顾颉刚与弟子
视学生为平等对手
怜才惜才
八项规定
对症下药
十字箴言
求士为不朽

第九章 钱穆与弟子
读书当知言外意
游历如读史
执着自己的见解
学文唯一正路
一生只著一部书
做笔记要留一半空白

第十章 傅斯年与弟子
会读书更能做事
把才子气洗干净
高标准严要求
菩萨心

第十一章 叶企孙与弟子
明其道计其功
实验做不好,理论也要扣分
给学生自由选择的权利
课上得不好,却对得住学生
名师是这样炼成的

第十二章 王力与弟子
大牛带小牛
化批评为营养
十足安全感
龙虫并雕

第十三章 钱钟书与弟子
一堂课就是一篇好文章
书是音符话是歌
无微不至的关怀
欢迎批评的人是有力量的
神州自有好湖山
漫言高处不胜寒
最聪明的人下最笨的工夫
写文章好比追女孩子
世事洞明皆学问

序言
笔者供职于安徽工业大学,忝为人师27 年之久,由于天性愚笨,对如何当好老师,还是懵懵懂懂。好在我国历史上,良师之多,不胜枚举。那么,看看他们如何传道授业,如何设帐课徒,对我岂止不为无益,简直大有好处。
撰写这本《大师课徒》的初衷正在于此。
朱元璋相当赏识大学士宋濂,对他说:“朕以布衣为天子,卿亦起草莱列侍从,为开国文臣之首,俾世世与国同休,不亦美乎?”为示恩宠,朱元璋任命宋濂长孙宋慎为殿廷仪礼司序班,次子宋璲为中书舍人。祖孙三代同在朝廷为官,一时传为佳话。
然而,正如俗话说的那样,世间四事常不了:春寒与秋暖,老健及君宠。几年后,朱元璋处死胡惟庸,并发起一场轰轰烈烈斩草除根的清除“胡党”运动。宋慎、宋璲受此牵连命丧黄泉。年过七旬的宋濂也“一朝捉将官里去”,眼看断送老头皮。太子朱标,为救老师宋濂的命,以死相谏,希望皇父能放老师一条生路。皇后也开始茹素,为宋濂祈祷,并含泪劝说丈夫,曰:“民间延一塾师训子弟,尚始终不忘。宋先生授太子诸王经甚劬,今奈何杀之?况宋先生致仕在家,又何与京师事也?”
因为当过太子的老师,身处险境,太子才会舍命相护,皇后才会含泪劝告,而朱元璋也不得不老大不情愿地收回成命,将死刑改为流放。可见,老师这一职业,在国人心目中,原本有着很高的地位。太祖朱元璋的残暴与太子朱标的善良形成鲜明对照,父子俩因此格格不入。酷虐的太祖如何生出一个温厚的太子?因为太子有个天性醇厚的老师宋濂,苦口婆心,言传身教,向他灌输了多年“仁为本”“礼为先”的道理。正如方孝孺说的那样:“太子宽大仁明,天下归心爱戴,太史公(宋濂)之功居多。”一个人的身体发肤来自父母,一个人的思想品质往往出自老师的“手笔”。考虑到老师对弟子的决定性的影响,为人师者不可不慎之又慎。
写作过程中,大师们对教育的呕心沥血,对弟子的牵肠挂肚,以及他们做人之温厚,做事之谨严,都予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之感。
写这本书,是朝圣之旅,也是取经之路。倘若,日后在教学中,能从大师那里“偷”得一招半式的“武功”,那就是笔者的福分与造化了。
权以这本小书向大师致敬。

文摘


1.吴晗入学后,史学系主任蒋廷黻第一次和他谈话就劝他专攻明史,而吴晗对秦汉史更有兴趣。一时拿不定主意的吴晗写信给胡适,胡适回信建议他听蒋廷黻的话,专治明史,胡适的理由如下:“秦汉时代材料太少,不是初学所能整理,可让成熟的学者去工作。材料少则有许多地方须用大胆的假设,而证实甚难,非有丰富的经验,最精密的方法,不能有功。晚代历史,材料较多,初看去似甚难,其实较易整理,因为处处脚踏实地,但肯勤劳,自然有功。凡立一说,进一解,皆容易证实,最可以训练方法。”
胡适的建议坚定了吴晗治明史的决心,而他的这一决定也让胡适大为满意。胡适相信自己的眼光,知道只要经过一番打磨,吴晗这块“璞”很快就会成为“玉”的。为了让吴晗尽快入门,他给吴晗写了封长信,详细谈了研究历史的具体方法……
在信里,胡适把自己治学的看家本领和盘托出,表明了他对吴晗寄予厚望。吴晗读了这封信,感动且叹服,在回信里说:“先生所指示的几项,真是光耀所及,四面八方都是坦途。”说干就干,吴晗立即将胡适的指示付诸行动:“在上星期已托人买了一部崇文本《明史》,逐日点读。另外做了几千张卡片装了几只匣子,分为(1)人名(2)书名(3)记事三种,按类填写;比较复杂的就写上杂记簿,准备先把《明史》念完后,再照先生所指示的逐步做去。
在胡适无私而精心的指导下,吴晗学业上突飞猛进,不到几年时间发表文章60多篇,有不少文章堪称大手笔。由于成绩出众,成果丰硕,吴晗毕业那年,有两所大学抢着要他。胡适高兴地写文章宣传这件事,鼓励更多的学生能像吴晗这样埋头苦读。
胡适曾送给吴晗一幅字:“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多谈问题,少谈主义。”吴晗把这幅字挂在书房里,时刻激励自己。

2.李埏还告诉我们,即便下课后,只要有学生继续请教,钱穆毫无倦色,依旧诲人不倦:“每当下课,一些高年级同学陪着先生边走边质疑、请益,我也跟在后面侧耳而听,在这种时候,先生不仅解答疑难,而且还常常教人以读书治学之方。一天下课后,质疑的人不多,我便鼓起勇气,上前求教。先生诲人不倦……这天,因话未讲完,便不雇车,徒步沿林荫道边谈边走,一直走到西单……”
在另一位弟子李素的回忆中,课堂上的钱穆不仅“和蔼可亲”而且“谈吐风趣”:“在课堂里讲起书来,总是兴致勃勃的,声调柔和,态度闲适,左手执书本,右手握粉笔,一边讲,一边从讲台的这端踱到那端,周而复始。他讲到得意处突然止步,含笑而对众徒,眼光四射,仿佛有飞星闪烁,音符跳跃。那神情似乎显示他期待诸生加入他所了解的境界,分享他的悦乐。他并不太严肃,更不是‘孔家店’里的偶像那么道貌岸然,而是和蔼可亲。谈吐风趣,颇具幽默感,常有轻松的妙语、警语,使听众不禁失声大笑。所以宾师上课时总是气氛热烈,兴味盎然,没有人会打瞌睡的。”

3.钱穆与严耕望情同父子,不仅在学问上悉心指导,生活上也用心关照,但弟子有错也绝不姑息。不过,钱穆批评弟子往往分场合、讲分寸。一次,钱穆要严耕望去做某事,严迟疑未做。事后他很后悔就去老师家认错,没想到老师笑脸相迎。待严耕望表明悔意后,钱穆说:“我平日自知脾气很坏,昨日不愿当面呵责,恐气势太盛,使你们精神感到压迫,伤了你们锐气。但昨日之事实不可谅。你们努力为学,平日为人也很好,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有大的成就,但此亦不仅在读书,为人更重要,应该分些精神、时间,留意人事。为人总要热情,勇于助人,不可专为自己着想!”
明知弟子有错,却压住内心的火气,因为怕自己冲动之下出语伤人。待感情平复后再和弟子说理。钱穆对弟子的包容源自他对弟子的深切爱护。
严耕望曾有意将两部《唐书》彻底整理一番,但完成这项工作须投入毕生的精力,同时,他也想从地理观点研究隋唐五代文人各方面的发展情况,这项工作也须全力以赴。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怎么办?只好求教于老师,钱穆略一思忖,即为弟子当机立断:“你已花去数年的时间完成这部精审的大著作。以你的精勤,再追下去,将两部《唐书》彻底整理一番,必将是一部不朽的著作,其功将过于王先谦之于两《汉书》。但把一生精力专注于史籍的补罅考订,工作实太枯燥,心灵也将僵滞,失去活泼生机。不如讲人文地理,可从多方面看问题,发挥自己心得,这样较为灵活有意义。”
听了老师的话,严耕望不再犹豫,此后专心于历史人文地理研究。直到晚年,他依旧认为这一选择是正确的,而正是老师钱穆将其引入这一正确之路。
严耕望后来一直记着老师这句告诫,“自励自惕,不敢或忘”:“五十年来,我对于任何事都采取低姿态,及后薄有浮名,也尽量避免讲学,极少出席会议,都与先生此刻的告诫不无关系。”
4.刘文典曾当面顶撞蒋介石。刘文典在上课时说,天下只有两个人懂庄子,一个是庄子本人,另一个是他刘文典,够傲吧。这样一个狂傲之士,看谁都不服,唯独对陈寅恪佩服得五体投地。在西南联大教书时,一次在职称评定会上,他说:“沈从文算什么教授!陈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他该拿400块钱,我该拿40块钱,而沈从文只能拿4块钱。”还有一次,敌机袭击昆明,刘文典带着几个学生冒死找到陈寅恪,拉着他就跑,一边跑一边说:“保存国粹要紧!保存国粹要紧!”
哲学家冯友兰曾任清华大学的文学院院长,他对陈寅恪的毕恭毕敬被传为美谈。1934年出版的《教授印象记》有这样一段文字:“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可谓大学问家,在清华称得上名教授,他从1928年进校起,做过秘书长、文学院长和代理校长,但每回上《中国哲学史》课时,总看见冯友兰十分恭敬地跟着陈寅恪从教员休息室出来,边走边听陈寅恪讲话,直到教室门口,才对陈先生深鞠一躬,然后离开。这使清华的师生既感佩冯先生的谦逊有礼,亦深感陈先生的崇高伟大。”
国中,陈寅恪声名远播;海外,他也享有盛誉。海外的汉学家公认他为学问渊博,见识过人的史学家。日本学者白鸟库吉研究中亚史时曾遇到疑惑不解处,便向德、奥学者虚心求教,却一无所获,后经人介绍致函陈寅恪,终得到满意的答案,从此对陈十分敬服。著名的汉学家伯希和对陈寅恪的评价是:陈先生能以批判性的方法并利用各种不同文字的史料从事他的研究,是一位最优秀的中国学者。
5.陈寅恪13岁留学日本,之后又曾赴美国、法国、德国留学,长达20余年,其中在德国留学时间最长,生活也最为辛苦。当时,陈家家境日衰,无力资助,而官费因政局动荡常常停寄,陈寅恪因此时常陷入穷困潦倒的窘境。其长女后来是这样追记其父的留学生活的:“父亲在德留学期间,官费停寄,经济来源断绝,父亲仍坚持学习。每天一早买少量最便宜面包,即去图书馆度过一天,常常整日没正式进餐。”
德国人一般不食猪肉,猪的内脏特别便宜,所以陈寅恪和其他几个留学生在饭店吃饭时,点得最多的菜就是炒腰花。不明就里的人以为陈寅恪嗜吃猪腰子,其实他是为了省钱。
一次赵元任夫妇去德国游玩,陈寅恪、俞大维请他们听歌剧,两人把赵氏夫妇送剧院门口,就转身离开。赵元任夫妇邀请他俩一道去欣赏,陈寅恪只得如实相告:“我们两个只有这点钱,不够给自己买票;如果买,就要吃好几天干面包了。”
当时,海外留学生中不乏追求享乐,只想投机取巧混张文凭之辈,而陈寅恪和俞大维则是心无旁骛一心读书的楷模,人们公认他俩是“宁国府门前的一对石狮子”,是“中国最有希望的读书种子”。
6. 季羡林晚年曾这样回忆他听陈寅恪授课的感受:“陈寅恪先生讲课,同他写文章一样,先把必要的材料写在黑板上,然后再根据材料进行解释、考证、分析、综合,对地名和人名更是特别注意。他的分析细入毫发,如剥蕉叶,愈剥愈细愈剥愈深,然而一本实事求是的精神,不武断,不夸大,不歪曲,不断章取义。他仿佛引导我们走在山阴道上,盘旋曲折,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最终豁然开朗,把我们引上阳关大道。读他的文章,听他的课,简直是一种享受,无法比拟的享受。在中外众多学者中,能给我这种享受的,国外只有亨利希•吕德斯,在国内只有陈师一人。”可以说正是在陈寅恪吸引下,季羡林才最终选择了梵文作为自己的毕生主攻方向。周一良原来并非陈寅恪的学生,因慕其大名才跑到清华偷听他的课,结果听完第一次,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后来,他是这样描述初次听陈寅恪课的感受的:“抱着听听看的心理,到清华三院教室去偷听了陈先生讲魏晋南北朝史。第一堂课讲石勒,提出他可能出自昭武九姓的石国,以及有关各种问题,旁征博引,环环相扣。我闻所未闻,犹如眼前放一异彩,常常为之所吸引。听完这一次,就倾服得五体投地。我对其他几位同来偷听的同学说:就如听了杨小楼一出戏,真过瘾!”
不过,听陈寅恪讲课,自身的语言知识要丰富,知识面也不能太窄,因为陈寅恪讲课时会涉及多种文字,如果你不是一个好学生,如果在课前你准备得不充分,那你只能是外行“听”热闹,而不能像季羡林、周一良那样的内行听出门道,听得过瘾。
7. 吴宓关心爱护学生,但不摆师道尊严的架子。偶或,弟子无意中出言不逊,他也不计较。比如钱钟书在一篇文章,拿老师的恋爱开玩笑,吴宓看到了心情黯然,但他还是原谅了弟子的一时莽撞,依旧在诗中对钱钟书做了极高的评价:“才情学识谁兼具?新旧中西子竟通。大器能成由早慧,人谋有补赖天工。源深顾(亭林)赵(瓯北)传家业,气盛苏(东坡)黄(山谷)振国风。悲剧终场吾事了,交期两世许心同。”
作为老师,吴宓无论是上课还是课后批改作业,都非常认真细致。一次他检查某学生作业,发现该生把《伊利亚特》拼写成“Illiad”,多写了一个l,就为该生改为“Iliad”,还有一次,该生把尼采拼写成“Nietsche”,少写了一个字母z,吴宓又为他做了修正:Nietzsche。
一次上课,他用英文这样介绍自己:“My Chinese name is Wu Mi; my English name is Mi Wu .”一句话逗乐了大家。还有一次,他开场白是这样:“我姓吴名宓(在黑板上写上这两个字),我字‘雨僧’,这个‘宓’下边没有‘山’字,不是秘密的‘密’,‘宓’的意思是安静,三国时有个人就是这个‘宓’字。陕西泾阳人。今后我每天下午都在古典文学专业阅览室,同学们都可以去那里找我。除书上的疑难,凡古书上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一番友好的话语立即拉近了和学生们的距离。
在西南联大,吴宓讲授“中西诗比较”。一次,吴宓正上课,一条狗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安静地蹲在某个角落,仿佛在听课,吴宓没把狗轰出教室,而是走上前去,和气而认真地说:“目前我还不能让使顽石点头,你来了也没用,还是离开这里吧。”吴宓的一本正经逗得学生们哈哈大笑,课堂的气氛也就轻松活跃起来。
吴宓热爱文学,他上课时显露的充沛激情给学生留下难忘印象。联大学生刘绪贻听过吴宓的“欧洲文学史”,他回忆说:“讲但丁《神曲》时,用手势比划着天堂与地狱,时而拊掌仰首望天,时而低头蹲下。当讲到但丁对贝娅特丽琪那段恋情时,竟情不自禁大呼Beatrice!”
8.刘质平家境贫寒学习刻苦,一次,他拿着习作去请教老师。李叔同对他说,晚上8点在音乐教室见。当晚突降大雪,刘质平顶着寒风准时赴约,却见教室门关着,里面黑漆漆的。他站在走廊里等。十分钟后,教室里的灯突然亮了,李叔同从里面走了出来。原来他在考验刘质平。刘质平考验过关,李叔同决定每周额外指导他两次。
1915年,刘质平因病休学。李叔同去信宽慰弟子,说:“人生多艰,不如意事常八九。”鼓励弟子要“镇定精神,勉于苦中寻乐”。在信末,李叔同劝弟子多读古人修养格言,因为“读之,胸中必另有一番境界”。
在老师的宽慰鼓励下,刘质平边养病边读书,学业大有长进,病愈后听从老师的建议赴日本留学。
在李叔同眼中,刘质平“志气甚佳,将来必可为吾国人吐一口气”,对他寄予厚望。尽管弟子不在身边,李叔同仍通过书信细心指点。在一封信中,他叮嘱弟子要特别注重以下六点:
一、注重卫生,保持健康,避免中途辍学;适度运动,早睡早起。
二、登台演奏要慎重,避免遭人嫉妒;尽量做到抱璞而藏。
三、慎重交游,避免是非。
四、要循序渐进,勿操之过急。
五、不浮躁、不矜夸、不悲观、不急近、不间断,日久自有适当之成绩。
六、要有信仰,以求心灵平静精神安乐。
信中,李叔同还抄录数则格言供刘质平吟咏学习。

9.李叔同出家后,虽很少或不再对弟子耳提面命了,但他的一些举止行为却依旧让丰子恺从中受教获益。
一次丰子恺寄一卷宣纸给弘一法师,请他写佛号。宣纸多了些,他就写信问丰子恺,多余的宣纸如何处置?又一次,他寄给弘一法师的信邮票多贴了一些,他就把多的几分寄还给丰子恺。后来丰子恺寄纸或邮票,就预先声明:多余的就奉送给老师。
丰子恺曾请老师去家中便饭,请他在藤椅上就做,弘一法师总是先摇一摇藤椅,然后再座。每次都如此。丰子恺不解问老师何以如此。弘一法师答:“这椅子里头,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去,要把它们压死,所以先摇动一下,慢慢地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
以上几件生活琐事貌似寻常,却让丰子恺心灵受到极大震动,他意识到在做人认真方面,自己和老师还有很大差距。所以,无论做人绘画,自己不能存丝毫的懈怠之心。
1948年11月,丰子恺结束了在台湾的画展和讲学,特意去泉州凭吊老师的圆寂之处——开元寺温陵养老院。在老师的故居和他手植的杨柳前,徘徊良久,不愿离去。最后绘画一幅,题词曰:“今日我来师已去,摩挲杨柳立多时。”丰子恺对老师的追慕与怀念,浓缩在这两句题词中。寥寥数语,胜过千言。


10. 以下是吴宓开列的书单:
一、《四书五经》(三册、铜版印本);
二、《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续通鉴》;
三、谢无量《中国大文学史》、曾毅《中国文学史》;
四、《杜诗镜诠》《昭明文选》《十八家诗钞》《吴宓诗集》《白屋吴生诗稿》(两册);
五、张皋文《词选》、梁令娴抄《艺蘅馆词选》;
六、万红友《词律》;
七、曲:《西厢记》《牡丹亭》《琵琶记》《长生殿》《桃花扇》;
八、小说:(一)《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石头记》(甄评补图);《石头记》《金瓶梅》《儒林外史》《镜花缘》《儿女英雄传》《七侠五义》、俞仲华《荡寇志》《花月痕》;(二)《孽海花》《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官场现形记》;(三)笔记、小说《聊斋志异》《浮生
六记》;
九、红楼梦研究:周汝昌《〈红楼梦〉新证》、俞平伯《〈红楼〉梦研究》、吴宓《〈石头记〉评赞》(《旅行家杂志》1942年第11期);
十、吴芳吉及其作品:吴芳吉《白屋吴生诗稿》(上、下卷)、周光午编《吴白屋先生遗书》(六册、木刻本)、周光午、任中敏编《白屋嘉言》;
十一、外国文学:《莎士比亚全集》(朱生豪译);
十二、其他:(一)《赵瓯北诗话》、《随园诗话》;(二)杂志: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1902—1904)、《国粹学报》(1905—1907)、梁启超编《新小说日报》(1903—1904)、《民报》(1906—1908)、《绣像小说》(月刊,1908—1910)、《月月小说》。
这份长长的书单,寄寓着吴宓对弟子的殷殷期待,也饱含其对弟子拳拳爱心。正是有了吴宓这样的“书呆子”,中华文脉虽历经磨难终延续至今。吴宓晚年双目失明,被妹妹接回陕西老家。病榻上的吴宓常用喑哑而苍老的嗓音低低喊道:“我是吴宓教授,给我水喝!……我是吴宓教授,给我饭吃!……我是吴宓教授,给我开灯!”在人生的最后阶段,吴宓念念不忘的是他的教师身份、育人生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