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话传说词典.pdf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修订版)》编辑推荐:第三代神话学家袁珂先生生前亲自修订。近3300条词目,400多幅图片,拼贴最绮丽的中国式浪漫。

作者简介
袁珂(1916—2001),当代中国神话学大师。1946年,任职台湾省编译馆,开始系统化地研究中国神话。到1949年回到四川,继续从事文学暨神话学的研究;1978年调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任研究员,1984年担任中国神话学会主席。袁珂先生著述颇丰。1950年,《中国古代神话》出版,这是我国第一部较系统的汉民族古代神话专著,由此奠定了袁珂先生的学术声望。之后,袁珂先生先后撰写了《古神话选释》、《神话论文集》、《袁珂神话论集》、《山海经校注》、《巴蜀神话》(合著)等20多部著作及800余万字的论文。袁珂先生的多数著作被翻译成俄、日、英、法、意、西班牙、捷克、韩国、世界语等多种语言。其作品还被中国、日本、美国、新加坡等国入选学校课本。

目录
出版说明1
序言1
体例说明5
正文词目7
参考词目37
词典正文1—418
分类词目表419—449

序言
我从事神话研究工作已经有三十多年。虽说是这样,其实这中间也是断断续续的,并非全部用来研究神话。而且一开始也并没有专门研究神话,而是“十八般武艺,件件都能”,换句话说,也就是件件都无能。它虽然为我以后专研神话提供了一些方便的条件,使我能够博观泛览,了解广阔一些,但毕竟由于专研的时间少,基础不深厚。
好心的同志常常这样对我说,你研究神话,就该用马列主义的观点,辩证唯物论的方法,观察探讨中国古代神话的问题,写出几篇广博深厚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论文来。我感谢同志们的好意,也尝试着这么做了,却始终感觉自己的认识还停留在一般的阶段,不能有更高的水平。在我看来,这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还没有充分掌握一个内容既丰富又可靠的研究对象。我认为,我们的神话研究,尚须有坚实的基础,从这个基础上才能去攀登理论的高峰。
中国神话材料散碎的特点,这是只要初涉神话研究领域的人都知道并且承认的。它散碎的情况,照旧的图书分类法,简直可说是在经、史、子、集四部里都有。而且有些资料,还须求之于书注,或类书征引的佚亡古书,或古书的佚文。而资料本身,又有文字的脱、误、倒、衍、正文入注、注入正文……需要加以校勘、订正;又还有文字的涵义,旧来注家注释错误或注释含混,需要加以确切的新诂。有了这些复杂的情况,就给我们提出一个研究对象的问题。连研究对象都未能够充分掌握,或虽掌握而认识浅近,不甚了然,还说什么用马列主义的观点去分析探察呢?
多年以来,我积累了相当一部分神话资料,有的是书籍杂志,有的是资料卡片。曾经打算编纂一部《神话资料汇编》,以神话人物为中心,而将有关他们的资料尽可能地搜集起来,不加删减,依次列在某个神话人物的专题下面,以备研究者参考。这是一个奠定基础、觅致研究对象的办法。这个办法有它的好处,但也有它不足的地方。最大的不足,就是有些过于琐碎的神话资料,仍无法搜集在这个《汇编》里;还有些不见古书记载而仅流传于民间尚未有正式文字记录的,也不便作为资料收入。除此而外,还有些资料,如“灶神”、“天梯”等,因其在原始材料里既琐碎而又讲得比较隐晦,仍需加以初步的研究说明,让读者看得明白。因此《汇编》这项工作一直迁延未作。
1972年起,我就想干脆编写一部《中国神话词典》,以容纳所收集的资料,同时,在编写的过程中做些初步研究。于人于己,都有好处。
如果说,要建造一座中国神话的殿堂,需要许许多多适合这座殿堂要求的特定的砖瓦,那么,《中国神话词典》所选择编写的若干词目,就是建造这座殿堂所用的特定的砖瓦。自然,要使殿堂建造成功,建造者还得花费许多心血和劳力。作为词典的一个词目,这些“砖瓦”是经过编写者初步加工的,包含编写者的认识和见解,也可说是编写者对中国神话的初步研究。但却无碍于研究者利用它们作进一步探讨,因为每一个词目里所包含的仍多是原始的神话材料。
开始编写这部专科性质的词典,确也感到“前无古人”,无所参考和依傍。遇到一些困难,走了一些弯路。起初曾打算用语体文作概括性的简明扼要的叙述,尽量减少直接引用原文。试编写了两三条,看来却总觉得浮浅空泛,很不像样,编写不下去。由于中国神话材料散碎,问题多端,实在不是用几句简单的话语就可以把某一词目解说得清楚的,还是必须引用原文,而且往往还须采自各书的不同原文资料。这样也试编写了两三条,就觉得果然内容比较充实,根据确凿,看来不是在编谎。于是决定以直接引用原文为主。在引文之间,有时则用一些浅近的文言作陈述语或解说语。
下一步是搜集并选择词目的问题。我手边有一部1936年出版的《辞海》,里面有一些属于神话性质的词目。顺手一翻核,就在三画的“大”部里翻检到了这么两条:一条是“大人”,另一条是“夸父”。一看它的解释,却远不能满足《神话词典》的要求。例如“大人”,它的解释共有六种:首先是“有德者之称”,然后是“有位者之称”、“地方长老之称”、“尊长之称”、“占梦之官”,等等。第五种是“巨大之人”,这才是符合《神话词典》要求的神话性质的解释,然而列在第五。所引解释的根据也很简单,仅举《山海经•大荒东经》“有波谷之山者,有大人之国”一条,自然是很不够的。又如“夸父”,旧《辞海》先引《吕氏春秋•求人》高诱注,将它释为“兽名”,再引《山海经•海外北经》郭璞注,释为“神人之名”。其实“夸父”本来就是“神人之名”,《吕氏春秋•求人》里所说的“犬戎之国,夸父之野”的“夸父”,也当是“神人之名”,不是“兽名”,高诱注是注释错了的。固然“夸父”一词在别的地方也算是“兽名”,但却是特定的某种“兽”的“名”,而不是笼统一般的“兽名”。此兽为何?即猿猴是也。这些都是旧《辞海》的编写者在神话释义方面没有弄清楚的,所以不能满足《神话词典》的要求。但属于神话性质的词目,里面究竟也还有一些,这些词目以及它们的解释,也还大略可供参考。而大部分的词目,却是旧《辞海》里所没有的,必须新选新写。于是,我就先从保存神话资料最多的《山海经》里选取词目,先择其简单易释的,次及比较复杂须引资料加以解说的,一遍又一遍地选取编写了几遍,《山海经》所有的词目差不多便选取编写尽净了。然后再选《楚辞》,尤其是屈原所作的《离骚》、《天问》、《九歌》、《招魂》、《远游》篇里的词目,差不多也都列入了《神话词典》的范围。这里面有许多词目是和《山海经》重复的,重复的自然并为一条作解释。其次乃及于《庄子》、《吕氏春秋》、《淮南子》、《诗经》、《左传》、《国语》、《搜神记》、《拾遗记》等,用的大体上也是这种办法。在编写词目的时候,我早年积存的几匣子资料卡给我的帮助很多。
起初,我目光所及,大都偏于古代神话。以后,经过几次对词目的修订增补,才逐渐感到,中国历史既然是这么悠久,在悠久的历史发展演变过程中,必然会有许多新的神话、新的富于神话意味的民间传说繁衍滋生。事实确也正是这样。难道“沉香救母”的“沉香”、“白娘子水漫金山寺”的“白娘子”,以及相关的一些词目,如“法海”、“华岳神女”等,不应该作为《神话词典》的词目而列于其中吗?难道仅仅因为它们产生的时代比较晚近就应当遭到摒弃?若真是这样,那么《神话词典》就太狭隘,也太不完备了。在编写中,我对神话的认识起了变化,逐渐从狭义领域走向广义领域。自然,词目选编的视野和范围就随之而扩大了。既然有着这样丰富的内容,原来的书名显然已不能概括,故又改名为《中国神话传说词典》。
现所选词目的性质大概可分为以下六类:
一、人——神、神性英雄、历史或传说人物、仙人、精灵鬼怪、国族等;
二、物——具有神话性质的动物、植物、矿物、药物、武器、乐器等;
三、天地——神话传说中的天界星河风云和地上山川城池庙观等;
四、书——研究神话的参考书,旧时分隶于经、史、子、集四部下的有关书籍,以及类书、丛书、辑存的佚亡古书等;
五、事——神话传说中不以人为主而以事为主的,如“绝地天通”、“八仙过海”、“担山赶太阳”等;
六、其他——实在无法归入以上五类中的词目,便通通归入此类。
中国神话,由于其资料散碎的特点以及神话本身具有的多学科性质,举凡天文、地理、历史、动物、植物、矿物、医药、宗教、哲学、风俗、文学、艺术、语言文字学等,一句话,整个文化领域,莫不有它的踪影。要将这些都作为词目解释的内容,比较正确而少有错误地包罗在这部词典里,以一手一足之列而浮浅如我者来做这样的工作,确实是相当困难的。但是,从1972年起,我还是勉为其难,按照预定的目标。零星点滴地搜集材料,排比综合,孜孜矻矻,一个劲地编写下去。直至1982年初,编写工作基本完成,幸又得到上海辞书出版社大力支持,为之出版。现在,全书除有三千多条正文词目外,尚附有二百六十多条“参考词目”。
我衷心希望,本词典出版后,能得到学术界同行和广大读者的宝责意见。
袁 珂
1983年12月于成都

文摘
版权页: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

插图: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

二 画
〔一〕
丁令威 《搜神后记》卷一:“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遂高上冲天。”按丁令威化鹤事,唐宋词人常用之,承传至今。
七夕 旧称七月七日为七夕。相传是夕牵牛、织女二星相会。唐韩鄂《岁华纪丽》卷三引《风俗通》云:“织女七夕当渡河,使鹊为桥。”旧时妇女穿针、设瓜果以迎之。宋张耒《七夕》诗云:“空将泪雨作滂沱,泪痕有尽愁无歇。”与俗传七夕之雨为织女悲泪之言合。参见“乞巧”(28页)。
七仙女 三国魏曹植《灵芝篇》云:“董永遭家贫,父老财无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责家填门户,不知何用归。天人秉至德,神女为秉机。”即董永与七仙女故事最早之文献记录。黄梅戏及川戏等均本之,略云董永家贫,卖身葬父。玉帝小女七仙女爱而怜之,私下凡间,于槐树下与永结为夫妇,同至傅员外家织锦偿债。百日期满,方拟还家共建未来美好生活。玉帝忽遣天神往敕七仙女返回天廷。七仙女恐董永受害,只得与永别于缔婚之槐树下,洒泪归天而去。参见“董永”(310页)。
七圣画 唐张读《宣室志》卷一:“云花寺有圣画殿,长安中谓之七圣画。初殿宇既制,寺僧求画工,将命施彩饰绘,责其值不合寺僧所酬,亦竟去。后数日,有二少年诣寺来谒,曰:‘某善画者也。今闻此寺将命画工,某不敢利其值,愿输工可乎?’寺僧欲先阅其笔。少年曰:‘某弟兄凡七人,未尝画于长安中,宁有迹乎?’……寺僧利其无值,遂许之。后一日,七人果至,各挈彩绘,将入殿宇,且为僧约曰:‘从此去七日,慎勿启吾之户,亦不劳赐食。’……僧从其语。自是凡六日,阒无有闻。僧相语曰:‘此必怪也,当不宜果其约。’遂相与发其封。户既启,有七鸽翩翩望空飞去。其殿中彩绘,俨若四隅,惟西北墉未尽饰焉。后画工来见之,大惊曰:‘真神妙之笔也!’于是无敢继其色者。”
七十二变 《西游记》第七回:“佛祖道:‘你除了长生变化之法,再有何能,敢占天宫胜境?’大圣道:‘我的手段多哩:我有七十二般变化,万劫不老长生,会驾筋斗云,一踪十万八千里,如何坐不得天位?”按孙悟空七十二变,盖仿自*女娲之七十化。《淮南子·说林训》云:“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高诱注:“黄帝,古天神也,始造人之时,化生阴阳;……上骈、桑林皆神名。”“化”者,化育、化生之意。郭璞注《山海经·大荒西经》“女娲之肠”则云:“女娲,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变。”乃径以“变”释“化”。其说虽误,而于孙悟空七十二变则有启迪之功。或云二郎神杨戬亦有七十二变,其甥沉香则有七十三变(见杜颖陶编《董永沉香合集·新刻宝莲灯救母全传》),其实皆“女娲七十变”之演化。
十日 《山海经·大荒南经》:“东海之外(原作‘东南海之外’,‘南’字衍,从《北堂书钞》、《太平御览》引删),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海外东经》:“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大荒东经》:“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羲和浴日之甘渊,盖即十日所浴之汤谷。《楚辞·天问》云:“羿焉日?乌焉解羽?”王逸注:“《淮南》言尧时十日并出,草木焦枯。尧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乌皆死,堕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庄子·秋水》成玄英疏引《山海经》(今本无)云:“羿射九日,落为沃焦。”此便为十日之终局。

内容简介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修订版)》编写前后费时十年,1985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首印50万册,一经出版便在读者中引起极大反响,并得到专业领域的认可,荣获1985年四川省社科院科研成果特别奖。此次修订根据袁珂先生生前亲自对1985年版中的诸多条目进行重写和补充的手稿重新整理,使这一经典著作更加完善,为读者提供了解中国神话的最佳读本。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修订版)》资料丰富详尽,将同一传说的不同版本收罗齐全,体例索引整齐且严谨可靠。对词目的说明, 引用原文作解释, 使内容更为扎实, 引据确凿。这样一部全面而专业的词典,既有益于神话研究的进行,又具有珍贵的学术价值。随文所配400余幅插图,更为读者打开了一窥神话传说原貌的大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