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我一世蜜糖.pdf

赠我一世蜜糖.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赠我一世蜜糖》 祝海雅三岁被收养,却被祝家父母作为与谭家联姻的筹码。海雅本就爱慕谭家独子谭书林,可谭书林对联姻非常不满,屡次口出恶言,彻底伤了她的心。大学时,她偶遇一个叫苏炜的神秘男孩,为了逃离被摆布的命运与他交往,却渐渐陷入恋情中不可自拔。不料,祝家剧变,父亲重病。在母亲的哀求下,海雅忍痛与苏炜分手,选择留学。五年后回国,她再也找不到苏炜的踪影,原以为可以放下,却收到苏炜五年前就意外死亡的消息……

谭书林:“祝海雅,你不过是死命巴结我家,那一家无赖的养女!”
他是盛夏阳光里最绿最嫩的那片叶子,却纨绔张狂,撕碎她初恋岁月的所有美好。
可是后来他说:“海雅,我努力变得更好,如果没有两家欠债,你还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苏 炜:“海雅,我等你到20岁。20岁就嫁给我,不许逃跑,不许反悔。“
他们是两颗流星的艳遇,不问彼此的过往,她向他索取宠爱与温柔,放纵困在壳中十九年的寂寞灵魂。
可是后来他说:“我不是好人,不是你心里想象的白马王子,如果你没发现,我会瞒你一辈子,但现在你发现了,我也不会为了你回头是岸。“

编辑推荐
《赠我一世蜜糖》2015年校园虐恋必读书
逾百万点击,过亿积分,横扫各大热推榜单!
网络超人气仙侠大神十四郎,继《斩春》《三千鸦杀》之后难得一见的青春虐恋!
暌违两年,祝海雅、苏炜、谭书林真正的大结局!
她是一只牵线木偶,一辈子的被爱,像祝福,也像诅咒。
赠我一世蜜糖,犹似赠我一世砒霜。
读者点评:追了两年,又等了两年,结局竟是这样让人痛彻心扉。

名人推荐
这是一个煎熬翻腾的故事,十四的文笔能带你直接走入主角们的内心,让人敬服。祝海雅有着矛盾的一面,既渴望反抗,又因为孝顺的内心无法挣脱,两个男主角的性格也是多面的,苏炜亦正亦邪,谭书林看似纨绔任性,却在觉悟之后对海雅充满着真心。一个是再也得不到,一个是终归已失去,堪称虐文中的经典之作!
——责编 木鸣

作为乖乖女的海雅,平静的生活和苏炜的就是两条平行线,完全没有交集。因为苏炜这样的男孩子,有种危险的气息,出于自我保护的天性,海雅唯恐避之不及。但是,爱情就是这么美妙,可以让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从此牵肠挂肚。爱情,就是这么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小忧

如果说两年前充满少女粉色泡泡幻想的我还曾期待着两人的大团圆结局,如今一路追着作者填坑,心里倒不再对HE怀有执着。有些事情,不是努力或者一味忽视就可以解决的。海雅和火哥,中间相隔太多。
——午瓯茶

很好,让人很想哭又哭不出来,心里明明疼得油煎水滚一样,偏偏表面上又云淡风轻。只想说无论如何要给苏炜个幸福,这样的他强大又自卑,温暖又无情,明明知道海雅也是他自己的毒药,看上去却已经是饮鸠止渴,欲罢不能了。
——03032010

目录
第一章 一切都不算太坏
第二章 开始一个深雪桔色的梦
第三章 他是她的毒品,她开始上瘾
第四章 极致的恐惧,极致的喜悦
第五章 藏在深处的放纵
第六章 笑一笑,别那么难过
第七章 一秒也不能分离的挚爱
第八章 祝海雅今天成立了
第九章 他的世界里没有阳光
第十章 这是一场骗局
第十一章 等你到20岁
第十二章 没有一个人能开心
第十三章 你怎么这么轻贱自己
第十四章 她爱他,他们要在一起
第十五章 荒诞混乱的十九岁结束在这里
第十六章 我们总该还有别的联系
第十七章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完美?
第十八章 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尾声 他赠我蜜糖,我报以砒霜
番外 天亮前,请不要离开

文摘
第一章
一切都不算太坏

她也会偶尔想起十五岁的那个谭书林,站在门外,穿着蓝色T恤,清爽俊俏,像盛夏阳光里最绿最嫩的那片叶子,实在令人难忘。


下午五点半左右正是地铁的高峰期,海雅在拥挤的车厢里被挤得叫苦不迭,早知道她真应当听杨小莹的建议打个车,来N城上大学前就对地铁的拥挤有所耳闻了,偏这次还给她赶上高峰,待会儿到站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
不过好在下一站是中转站,车门一开,人群呼啦啦把她冲出去,一路再冲上自动扶梯,等海雅感觉双脚落地的时候,已经到了地铁附近的地下商业街。
这条街在冬天最是人潮汹涌,暖气充足,美食和各类小商品也是琳琅满目。海雅刚买了一串丸子准备塞嘴里,就见谭书林牵着一个漂亮女孩儿迎面走过来。
为防止认错,她还特地仔细看了几眼,不过说真的,想要在人群里把谭书林认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他身高腿长容貌俊俏,走哪儿都像个发光体。
谭书林一点儿都没变,身边永远带着个女孩,时常换,大多清纯靓丽身材娇小,他以前就喜欢这种类型的,不过这次他品味似乎有了变化,与他黏在一块的女孩身高腿长,有着超乎年龄的美艳。
海雅想假装没看见,不过好像迟了,谭书林早望见她,嘴角那么一勾一扯,就露出个她熟悉的嘲讽的笑。
“一个人啊?吃丸子呢?”
他的声音很好听,语气却很不好听,把“一个人”三个字咬得特别重,对比他香玉在怀,她的孤家寡人看着就分外可怜。
海雅只好点头:“你好你好,好久不见。”
谭书林上下打量她,神态里还是有些轻蔑,大约还掺杂了些同情?他说:“过两天就圣诞节了,你还一个人?”
海雅实在不想跟他多说,随口应付:“是啊一个人。”
“找个男朋友吧,不然给你介绍个?”他开玩笑。
海雅干笑:“多谢,不劳你烦神。”
谭书林揽着漂亮姑娘走了,没几步又想起什么,回头说:“对了,你妈说你寒假不回去,寄了点年货到我那边,你有空来拿,我的手机号码没变。”
海雅点点头,隐约听见他身边那漂亮姑娘有点不悦地问:“她谁啊?”
“哦,死命巴结我家的一家无赖的养女。”
送进嘴里的丸子顿时有点发苦,海雅再也吃不下去,直接丢了。
她自己也没想到,暌违小半年,还是遇到了谭书林。他们最后一面闹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僵,起因就是她居然和他在同一座城市上大学,虽然不同校。谭书林那次真的被激怒了,当着所有大人的面发火,指着她的脸咆哮:“你他妈知不知道我烦死你了?!你还要赖着我到什么时候?!”
后来报到的时候,他故意退了沈阿姨买好的高铁票,单独一人坐大巴走了,充分用行动表明他的不满与不屑。不过想想也是,高中被烦了三年,本以为大学可以自由清净点,没想到牛皮糖还是粘着不放,换谁都郁闷。

海雅回到合租屋的时候,杨小莹正在做饭,顺手指着茶几上一封信:“海雅,好像是你家里寄来的信。”
信封上的回执地址就是她家,署名是妈妈,她明明知道自己在N城的地址,却还故意要把年货寄到谭书林那里。实际上这套二室一厅的房子也是他们给买的,奶奶不许她跟人合住宿舍,怕她被“乱七八糟的人”带坏,所以在大学附近买了这套房子,还请了保姆。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找了杨小莹来合住,只怕又是一场暴跳如雷。
海雅拆了信,不出所料,满纸都指向三个字“谭书林”,大意不过是责怪她半年了都不与谭书林联系,又隐约提及谭书林身边不停轮换的女友,希望唤起她的危机感,然后委婉地提醒她不要再任性,放下架子去找谭书林,主动一点,最后是责怪她居然寒假不回家过年。
她唯有苦笑而已。
杨小莹做完饭出来见她脸色不好,不由关心地问:“怎么了?是家里出事了?”
海雅摇了摇头,脑袋里一跳一跳像被针戳似的疼,饭也不想吃,回屋上床,很快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因为大学的事,谭书林真真正正翻脸,半点脸面也不给她。她记得那时候自己一家人还在谭家做客,还打算为两个孩子考上同一个城市的大学而庆祝,结果谭书林一发火,气氛就难堪到了极点,那一刻她简直无地自容,唯有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父母,他们却用同样哀求的眼神回望过来,让她的心一点一点凉下去。
当天晚上妈妈来海雅的房间找她谈心,叹息着像是要流泪的模样,喃喃说:“雅雅,你从小就是个漂亮孩子,当年孤儿院几百个小孩,就你最漂亮白嫩,我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这么漂亮,书林怎么会不喜欢呢?”
其实,妈妈应当比她更清楚,漂亮这种东西,对不喜欢你的人来说,毫无用处。
谭书林就是不喜欢她,从来没喜欢过。
“雅雅,是有点委屈你了……可是、可是你还是要主动一点,你也知道你爸爸在生意上很需要仰仗谭家,沈阿姨又那么喜欢你。钱我们是还不起了,所以你……唉,你……”
海雅木然点头:“我知道,妈,我知道。”
其实想想,谭书林说的话也没错,他们家就是在死命巴结谭家,那点儿意图早被人看得清清楚楚,以至于到现在谭家除了谭书林他母亲沈阿姨待他们热情依旧,其他人都开始爱理不理。
她自己也不明白沈阿姨怎么就那么喜欢她,也正是因为她这种态度,父母才会始终怀抱希望,怎样也不放弃。
有个问题她一直想问,他们特地选了个漂亮的孩子从孤儿院抱回来,为的是不是就是如今这种局面?可是她又不敢问,可能她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他们每个人,都在把她往绝路上逼。

过完圣诞节,海雅特地挑了个周末打电话给谭书林,连拨半小时都是占线,好不容易接通了,他不耐烦的声音扑面而来:“什么事啊?我很忙!”
海雅皱了皱眉头:“我是来取年货的,你什么时候有空?地址在哪儿?”
谭书林那边隔了好久才有回音:“就今天吧,下午四点你在XX大街2路车站等我,我直接把东西带给你。”
说完不等回音啪把电话掐了。
杨小莹在旁边皱眉笑:“这人好凶,哪有这样和女孩子说话的!”
海雅叹气:“下午我还得出去一趟。”
“要不要我陪你去?”杨小莹有点担心。
海雅摇头,这些令人难堪而绝望的事,她不想让别人知道。
谭书林这个人一向没什么时间观念,比如说他约好了四点见,那就绝对不会准时到,有时候他会提前半小时,有时候甚至迟到一小时,海雅早就摸清他这种坏毛病,所以三点半就等在2路车站了。
寒风凛凛,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这条大街本来就比较偏僻,路上行人寥寥无几,海雅冻得乱蹦乱跳,眯着眼睛到处看,谭书林显然一点要来的迹象都没有。她只好再拨电话,这次倒没占线,可他就是不接,短信发过去也不回。趁着手机电池还剩最后一格电,海雅登陆了一下手机QQ,谭书林的头像赫然在列,她又气又急发了条讯息过去:“我到了,你在哪?”
等了半天,他才慢吞吞回了一条:“有事,再等会儿。”
海雅憋了一肚子气,噼里啪啦按着键想破口大骂,隔了半天,她还是默默将那些骂人的话一个个删掉了。
骂他虽然解气,可也只是一时,过后只会有比之前更多的烦恼等着她。
在寒风中等了两个小时,谭书林灰色大衣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界中,海雅没有气力去责怪这位姗姗来迟的大爷,她张开嘴,只觉嘴唇都冻木了:“……年货呢?”
谭书林两只手插在口袋里,冷得龇牙咧嘴:“走走,先去找个暖和的地方。”
他永远这样不按套路出牌,海雅认命地跟他七拐八绕走了半天,终于进了一家麦当劳,谭书林敲敲椅子:“这里等着。”
意思他迟了两个小时还没把年货带来,还得叫她等。海雅麻木地点头,都已经这样了,她再表示反对抗议也没什么用。
店里的暖气吹得她鼻子痒痒的,轻快的音乐回荡在耳边,冻麻木的双脚渐渐恢复知觉,等候太久的怒气也开始消散。窗外天色暗了下来,放了学的学生情侣们一对对挤进这间不大的店面内,有的窝在一处说笑,有的不知说着什么悄悄话。
海雅发了一会儿呆,眼前的场景,又陌生,又熟悉,在她和谭书林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有很多个傍晚,她也是这样在学校附近的麦当劳里等候他的姗姗来迟,只为了两个人可以一起走上一段路。
她是喜欢过他,即便到现在,自己已经完全不想承认这段过往,可它依旧是存在过的。
到今天她也会偶尔想起十五岁的那个谭书林,站在门外,穿着蓝色T恤,清爽俊俏,像盛夏阳光里最绿最嫩的那片叶子,实在令人难忘。他们也是有过一段美好时光的,或者说,只是对她一人而言的美好。
那时候由于两家人关系好,她时常去谭家玩,迟了就留在那里吃饭,顺便跟谭书林一起做作业。谭书林的成绩一塌糊涂,很叫沈阿姨操心,海雅就帮他解几何题,将三角形一个个剖开了细细讲给他听。当年的谭书林还没有这么暴躁,乖乖地跟着她的步骤解题,专注又认真。
她特别喜欢这个时刻,专注的谭书林有一种异样的温和,仿佛这种温和只为了她,十几岁小姑娘的幻想就是这样突如其来五彩缤纷。
后来……后来她知道了父母的难处,以及他们想要攀亲家的意图。要怎么说呢,她第一感觉是高兴坏了,再也顾不得矜持,直接跑到他面前告白:
谭书林,我喜欢你,我以后要嫁给你。
……
种种往事,如今也只有付之一笑。
店门再度被推开,谭书林抱着一只大纸箱颇有些不耐烦地走过来,往桌子上狠狠一丢,他皱眉牢骚:“这么重!给你!”
一看大纸箱的分量就知道里面必然装了许多东西,妈妈知道她爱吃什么,应该都给她寄了过来。海雅摸了摸纸箱上的透明胶,心里有些暖意,妈妈关心她,她都知道的。
她想起那封家信,还有那天晚上妈妈的眼泪,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挽回一下:“书林,你就住在这附近?有机会能去参观一下吗?”
谭书林立刻像触电似的跳起来,反应极大:“就知道你们还玩这套,明天我就搬家!”
他转身就走,海雅只好说:“你也不至于……”
“闭嘴!”他低吼,愤愤地推门出去,“靠,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他至于反应这么大吗?
海雅干坐了一会儿,心里也不知是失落还是庆幸,在她心底,有一万分不愿意与他亲近,可是,她更不愿意让爸爸妈妈失望流泪。
海雅摩挲着纸箱,最终只有低低叹息一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