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宣太后.pdf

大秦宣太后.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萧盛编著的《大秦宣太后:芈月传奇》是一部以女性为主角的小说,描述了一个伟大的女人,她是传说中兵马俑的真正主人,她的一生波澜壮阔、纵情恣意,她在至高处把持朝政呼风唤雨,太后专权自她而始,太后称谓亦始见于她。她就是千古太后第一人——秦惠文王之妻,秦昭襄王之母,秦始皇之高祖母。她执政四十一年,以一介女流之身,纵横于列国之中,左右着整个战国的时局。
但这也是一部让人热血沸腾的历史作品。这是战国中后期一个时代的缩影,张仪、苏秦、白起、范睢等名臣名将悉数登场,再现伊阙之战、垂沙之战等知名战役的宏大场面,合纵连横,七国争雄,争战天下。

编辑推荐
萧盛编著的《大秦宣太后:芈月传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太后的芈氏,史称“秦宣太后”的传记,芈氏为秦惠文王之妻,秦昭襄王之母,秦始皇之高祖母,她曾辅佐秦昭襄王在位四十余年,周旋于群雄之中,游弋在列国之间,从未吃过一次败仗,她的存在,为秦始皇扫六合、统天下夯实了基础。
本书以宣太后芈氏的经历为主线,描述了战国中期七大诸侯国逐鹿中原,大秦帝国异军突起的争霸史,演绎了一国太后波澜起伏,纵情恣意的一生。
让我们跟随宣太后的脚步,领略那如火如荼、百家争鸣的战国时代。

作者简介
萧盛,原名尹宣韩,中国写手之家网站创办人,原创小说网站发起人,自由撰稿人,研读史书多年,对中国古代史、世界史有较为深入的研究,提倡用新的视角去解读历史事件和人物。出版作品有《北纬30°未解之谜》《惊天谜案》《中国奇异档案记录》等,并于台湾出版《埃及艳后》等系列图书。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机缘巧合芈氏入秦
一、芈氏大闹令尹府
二、张仪论时局,楚廷斗群臣
三、一朝入秦宫,宫闱深似海
四、芈氏封八子,会盟遭暗算
第二章 忍痛割爱,入燕为质
一、患难逢胞弟,谈笑寒敌胆
二、张仪罢相,芈氏被冤
三、苏代合纵起兵燹,嬴疾出关战修鱼
四、嬴荡征巴蜀,张仪一欺楚怀王
五、蓝田决战,芈氏获罪
六、张仪二欺楚怀王,嬴驷驾崩撒人寰
第三章 季君之乱,嬴稷继位
一、周都举鼎,武王绝膑
二、权力真空,杀气漫咸阳
三、勇闯三关,鲜血铺起帝王路
四、嬴稷继位,芈氏尊太后
第四章 芈氏亲楚,黄棘会盟
一、惠文后伏诛,楚怀王赴会
二、围魏救楚,宣太后铁腕集权
三、楚太子秦都杀人,宣太后兵指垂沙
四、唐昧死守垂沙,庄蹻郢都叛乱
第五章 武关挟王,计骗田文
一、芈戎欺楚战襄城,嬴稷用计骗怀王
二、武关扣楚君,章台胁怀王
三、昭襄王使计骗田文,孟尝君鸡鸣出函谷
第六章 函谷决战,咸阳断魂
一、楼缓谋对三国,叶阳怒杀秦王
二、人永诀,城相破
第七章 兵指韩魏,伊阙大战
一、嬴稷怒而伐韩,芈氏痛而失子
二、韩魏倾国而出,白起血洗伊阙
三、芈氏偶遇魏丑夫,嬴稷执意登帝位
第八章 五国伐秦,甘泉情殇
一、秦王宜阳称帝,太后甘泉断情
二、芈氏朝堂论政,甘土闹市闯祸
三、大秦东出伐齐,苏秦车裂于市
第九章 战神入楚,屈原投江
一、魏冉强占定陶,秦赵渑池会盟
二、水淹鄢都沉尸十万,太后入楚屈原投江
三、范雎死里逃生,穰侯伐韩谋齐
第十章 范雎入秦,芈氏放权
一、范雎入秦,昭王五跪得良相
二、固干弱枝,向寿中计获罪
三、秦国四贵归位,大秦太后殒命
后续:魏子坟前悲泣,萧盛再说太后

序言
战国,并非指某个国家,它代表的是一个时代,一个群雄并起、百家争鸣,让人热血沸腾的火一般的时代。
在那个大乱之世,各国、各家、各派人才辈出,苏秦、张仪纵横列国,白起、司马错扬威疆场,庄子、孟子、屈原文盖后世,一个个闪光的名字,一场场著名的战役,光耀后世,彪炳千古!
公元前403年,周朝式微,三晋分家,周威烈王被迫承认魏、赵、韩三家诸侯,并立于天下。是时,一些兵权在握之辈,见魏、赵、韩可以割据为诸侯,纷纷擎旗自立,从此后,诸侯并起,列国共存,拉开了战国近两百年轰轰烈烈、跌宕起伏的诸侯争霸的序幕。
这就是战国,从公元前403年三晋分家开始,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天下结束。在这近两百年的历史洪流中,各国之间相互制衡,又相互吞食,弱肉强食,遵循着丛林法则,演绎着自春秋之后,最为残酷却又是最为公平的荐亡胜败之规则。
《战国策》曰:“万乘之国七,千乘之国五,敌侔争权,盖为战国。”翻译成白话文后为:春秋之后,即周朝的后半期,拥有万数战车的国家有七个,拥有千数战车的国家有五个,这些国家相互争伐,就叫作战国。
实际上,在那战火纷飞、狼烟四起的战国,大大小小的国家何止数十个,若是加上北边的匈奴以及小国的话,应有二十多个,只不过在这众多的诸侯国之中,以西边的赢姓秦国,东边的田姓齐国,中原三晋(赵国、魏国、韩国),南边的芈姓楚国,北边的姬姓燕国为最强,史称“战国七雄”。
秦宣太后生活在秦昭襄王时期。是时,历史的车轮已驶入战国中后期,这个时候的诸侯国遵循自然界的生存法则,经过不断地争伐、淘汰,经过一番弱肉强食之后,土地和财富落到了少数人手里,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而剩下来的强者与强者之间,便如当今娱乐界的歆手比赛,避入了最后最残酷的争霸战,强强相逢,大国之间不得不面对最为惨烈的厮杀:
所谓乱世出英雄,人娄的野性以及智慧在刀光剑影、生死存亡之中被发挥到了极致。战国七雄为了富国强兵,竞相变法改革,在那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大潮中,魏国的李悝、楚国的吴起、秦国的商鞅等等千古难寻之奇才,纷纷登上历史的舞台,这些人张口一说,大手一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使农业、商业、交通快速发展,文化、思想、学术不断碰撞,在那如火一般的时代里,他们创造了如火一般的先秦文化,那些灿烂的文化亘古未有,冠绝古今!
秦国自秦孝公重用商鞅,大胆变法之后,到了秦惠文王时,在军事和经济等软硬实力上已然十分雄厚,被其他诸侯国称之为“虎狼之国”。然而这个时候,虽说魏、韩两国已逐渐势弱,但楚、齐两国依然是当之无愧的大国,他们的实力甚至强过了秦国。此外,燕、赵两国正厉兵秣马,变法图强,也逐渐成为秦国强劲的对手。
战国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泰国在面对楚、齐两国的虎视眈眈,面对燕、赵两国造成的威胁,形势十分严峻。然此时距秦始皇横扫六合,统一全国还有上百年的时间,却在这时,出现了一位傲视群雄的女人,她便是号称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太后的芈氏,史称秦宣太后,为秦惠文王之妻,秦昭襄王之母,秦始皇之高祖母。
她辅佐秦昭襄王,在位四十余年间,周旋于群雄之中,游弋在列国之间,从未吃过一次败仗,以一介女流之身,纵横在列国之中,左右着整个战国的时局,在那个血色的沸腾的时代,她的存在,为秦始皇扫六合、统天下夯实了基础。
我们的故事,说的便是秦宣太后跌宕起伏、轰轰烈烈的一生。她的一生经历了秦惠文王、秦武王、秦昭襄王三个朝代,她的一生几乎是战国中后期的一个时代的缩影,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太后,也是亘古未有的冠绝古今的一位奇女子。
现在,历史的车轮进入了秦惠文王时代,那一年公孙衍游说合纵,发起了著名的五国相王事件,企国联合众多弱国,削弱强秦……

后记
魏子坟前悲泣,萧盛再说太后
公元前265年深秋十月,天空飘着细雨。
这一日,整个咸阳城在这秋雨之中陷入了哀伤,到处都挂着素布,城门内外,灵幡飘动,哀乐不绝。
不多久,一支庞大的送葬队伍,从城内蜿蜒而出,往骊山方向而去,绵延数里,蔚为壮观。
赢稷扶着棺椁,双目含泪,一脸的悲痛之色,徐徐地随着棺椁的移动机械地往前走。在赢稷的心里,如果没有母亲,他可能早已死在了燕国的动乱之中,母亲生养了他,也给了他第二次的重生。这之后,又是在母亲的扶持之下,叫他坐稳了王位,从而使秦国称雄于天下。母亲在他心中的地位,即便是惠文王,也无法替代。
这几日来,他几乎日夜守在灵前,并派范雎亲自督办陵墓,要求不惜重金,给母亲修一座恢宏的陵墓。范雎不孚所望,在半月内修筑了一座巨大的地下宫殿,并想到太后一生,指点江山,鲸吞列国,又专门制作了兵马陶俑,为其陪葬。
在赢稷的后面是朝中的文武大臣,紧随其后的则是自发而来的不计其数的咸阳百姓,他们纷纷怀着悲痛的心情,来给为秦国作出巨大贡献的太后送最后一程。
是日,太后入土之后,已近黄昏,众人纷纷散去,唯魏丑夫一人依然跪在陵墓之前,他默默地给太后倒上一杯酒,洒向黄土,而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饮尽,形容凄切地望着墓碑道:“我本市井小人,得太后器重,始得混迹宫中。这许多年来,你虽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列国敬畏,然只有我知道,你的心是寂寞的。所谓高处不胜寒,你虽高高在上,威风八面,可有谁知道你内心之空虚呢?唯有小人也!可时至今日,小人不敢隐瞒,起初接近太后之时,小人确想以太后为阶梯,妄想要一步登天,后见太后公私分明,任谁也不得染指大秦之江山,小人便怕了,有段时日甚至不敢接近你。及至后来小人才逐渐明白,太后之狠,太后之毒,全乃一片护犊之心,你生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孩儿能够平平安安。此乃天下父母之愿也,小人岂有不能理解的道理?从那时候起,小人才真正决定陪太后走完一生,因为在小人眼里,你喜怒露于色,想哭便哭,想笑便笑,率直而真诚,与如此一个率真的女人在一起,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
魏丑夫顿一了顿,拿起樽,遥空一对,仿似芈氏便在近前,然后一口饮下,又道:“小人不知你在那边有无知觉,唯愿太后一路走好,保佑大秦江山万年永固!”
暮色四合中,魏丑夫朝着陵墓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起身下山,不多时,便消失在了迷蒙的夜色之中。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楚国出狂人,芈氏亦然。芈氏之狂并非放浪形骸,诚如魏丑夫所言,她是率直而真诚的,其所做的每件事,都是有的放矢,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芈氏之一生,看似手段狠辣,看似性格多变,实则是后人通过她所做之事,把她想复杂了。其耗尽一生其实只在做一件事,那便是竭尽全力地保护赢稷,使其不吃亏,不上当,不多走弯路,乃十分寻常的父母之心。也因了如此,她才控制朝政大权,仿如赢稷成了她手里的傀儡。故后世有人说,芈氏一生把控朝政,淫乱后宫,乃权力心极强之女人,换言之,此女非良家妇女也。
诚然,她并非是个良家妇女。然换个角度看,父母因了关心孩子,小时关注其学业,成人时关注其婚姻,成家时关注其家庭,岂非也是想事事掌握于自己手里?若说如此也算是霸权的话,天下父母,无一为善也。
故而,萧盛写芈氏之时,只为她这一生设定了两种角色,一为女人,二为母亲。
在中年守寡之时,她爱过义渠王,也爱过甘土,在道德和情感之间,她选择了后者。这对于直率而富有激情的她而言,并没感到有什么不妥,美丽的女人自是男人所爱,然英武的男人为何不能是女人所求呢?那时的她正值中年,乃最富有激情之时,何苦为难自己也!
此等事情,在后来历朝历代的封建制度下,是不可理解的,对芈氏贬低之言,也正是封建思想的产物。可是写史,要想公正客观地对待历史人物,须了解她所处的历史背景和环境,战国是一个百家争鸣、彻底开放的如火如荼的时代,那个时代的行为叫宋、元、明、清的学者去评价,自然是有偏颇的。然今时今日不同了,何不摘掉我们的有色眼镜,给这位伟大的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评价呢?
试看,当私情遭遇了家国安危,当感情遭遇了亲情,当她孩儿的利益受损时,她果断地武装起了自己,如母狼一般,露出了森然之獠牙,要保护其孩儿之安危。杀义渠王时,她痛不欲生,杀甘土之时她悲伤成疾,然而她终不后悔。
正是在此种至高无上的母爱支配下,在新旧政权移交过渡时,方得有惊无险,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
她是伟大的,不管她做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请原谅,她只是个女人,她只想做一个好母亲。

文摘
四、芈月封八子,会盟遭暗算
赢驷是刚到这厢房外的,以他的身份自然也不会去偷听女人的谈话,令他没料到的是,还没跨入门,却被惠文后撞了个满怀。他吃惊地看了眼慌慌张张的惠文后,随后又抬头去看前面那位年轻的姑娘,她大大的眼睛里显然有丝恐慌,但是神色间偏又是那么的固执和倨傲,她只是呆呆地站着,既不出声,也不行礼。
赢驷知道眼前的这位肯定就是从楚国来的芈月,但是初次见面,这位姑娘的形象却大出了他的意料。如果把女人比作猫的话,绝大多数猫在他的面前,都是温顺可人的,唯独她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子野性,眼神里面有畏惧,却也有抵制和防御。
赢驷挥了下手,叫惠文后站到一边,朝着芈月走了过去,在距她三尺之外站定,将一对剑眉一蹙,问道:“你便是芈月,楚国来的芈姑娘?”
芈月仿佛这时才回过神来,两腿一跪,将双手平放于地,磕了个头,大声道:“芈月拜见王上!”
赢驷回头看了眼张仪,那眼神有说不出的怪异,把张仪看得心头怦怦直跳,心想把这野丫头带进宫来,本就是权宜之计,如果王上看不上芈月的话,怕是少不得一顿怪责了。
魏冉看到赢驷那毫无表情的脸,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也在暗地里寻思,要是姐姐在宫里受冷落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赢驷摆了摆手道:“你起来。”芈月起身后,到一边恭恭敬敬地站着。赢驷转身面向惠文后问道:“我有件事问你。”
惠文后隐约猜到了他要问什么,娇躯微微一颤,“王上但问无妨。”
“适才魏冉来后宫寻找芈姑娘,问了许多人都说没听说过此人,却是为何?”赢驷目中精光一闪,语气也越来越严厉,“她人秦,即便不是为联姻,也是楚国来的使者,却为何在这后院厢房之中,遭受这般待遇?”
张仪一看这场面,觉得氛围有些儿诡异,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赢驷见了芈月后,看不出有一丝的欢喜,但如果心里一点也不在意的话,却为何对惠文后这般呵斥?只是为了给自己面子吗?还是故意做的场面活儿,好教芈月姐弟得知秦国对此次联姻的重视程度?如果是后者的话,芈月在秦国的命运真的堪忧了。可偏偏此时此刻他看到了惠文后的惊恐,他们夫妻多年,若这真是场面活儿的话,惠文后岂有看不出来之理?
“是臣妾怠慢了……”惠文后“啪”地跪在地上,正要往下说,却不想芈月把话头接了过去,“此事怪不得姐姐!”
张仪目光流转,吃惊地看着芈月。赢驷霍地转身,“呵”的一声冷笑,“却是要怪哪个?”
芈月看了惠文后一眼,微哂道:“芈月久居楚国云梦泽,住惯了简室陋居,乍到王室大厦,却反而不习惯了,故坚持叫宫女安排在了这里。因这几日里深居简出,谁也不认得,愚弟到此,遍寻不到,也在情由之中。姐姐是今日方才知道我住在这里,降贵纡尊,亲自来请我搬将出去,芈月一介民女,只望安生过日子,从不敢想哗众取宠,却不想惊动了王上,叫我好生惶恐。”
“果真如此?”
“芈月初见秦君,岂敢有半点昧心之言。”
惠文后诧异地看着芈月微笑着侃侃而谈,虽说在关键时候替她解了围,但她却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此人了,只觉高深莫测。
张仪趁机道:“既是如此,还请芈姑娘搬回宫里去。”
芈月笑道:“王上和王后的旨意,我岂敢违背,这便搬去宫里。”
从宫里出来后,魏冉就问道:“刚才那一幕我实在没看明白,依相国看,我姐姐处境究竟如何?”
张仪端坐于马车上,沉吟了会儿道:“不瞒你,我也看不出来。”
魏冉惊道:“如此说来,必是凶多吉少了。”
“却也不必过于担心,芈姑娘七窍玲珑,多的是心眼,从令尹府到楚王宫,再到回秦时被半途截杀,她都举重若轻化险为夷了,在咸阳宫未必就有凶险。”
魏冉道:“倘若她真有危险,我便接她回楚国。”
张仪瞪了他一眼,道:“此乃家国大事,不可鲁莽,免得害了芈姑娘!”
魏冉一时语塞,隔了会儿,轻轻地叹了一声。
是晚,秦咸阳宫。
芈月让宫女服侍着睡下了,因心里想着事儿,过了许久,依然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以前虽隐居于山野,却是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即便是与邻人拌了几句嘴,那也是一时的不快,隔两日就会烟消云散,和好如初。可如今入了深宫,虽道是锦衣玉食,前呼后拥,却浑身的不自在,与人拌几句嘴,就有可能让脑袋搬家。
想到此处,眼前霍然浮现出惠文后来,今日逞一时之快,气倒是出了,却也与她结了梁子,且不说能否得到秦君的宠幸,即便是博得了君王的欢心,也是四处危机,步步惊心。只觉越想越是心烦,便起身吹熄了灯,独自一人坐在榻前发呆。
不知何时,芈月发现房里多了一个人影,那人站在窗影下,面朝着自己站着,月光正好背对着她,黑乎乎的看不清是谁,不由得吓了一跳,惊呼道:“何人!”
那人没有出声,移动脚步,悄无声息地走将过来。芈月唯恐是有人派来杀她的,吓得面无人色,一点一点朝床内挪去。那人“嘿”的一声怪笑,霍地纵身一扑,将芈月扑倒在床上。是时借着微弱的光亮,芈月看清是谁了,不禁又惊又喜,嗔道:“一国之君,偷偷摸摸地闯入小女子房内,是何居心?”
“你说是何居心?”赢驷喘着粗气道:“我知道你野性未驯,今晚我便要收了你。”
芈月咯咯笑道:“你收得了我吗?”赢驷却不说话,伸手便撕她的衣服。芈月惊叫一声,边挣扎边叫道:“你果然是禽兽,快放开我,禽兽……”
入夜后的后宫十分静谧,这里的人都习惯了这份静谧,到了时候便安然睡下了。可是这一晚,这份静谧却被芈月的叫骂声打破了,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十分响亮刺耳。
侍女们纷纷起身,讨论起了芈月的叫喊之声,有的深为不齿,认为芈月太过放荡,有的则当是笑话,边说边嗤嗤地笑。白日里被芈月打过两巴掌的那名侍女实在听不下去了,穿上衣服去了惠文后处,说那芈月着实太张狂了,她这肆无忌惮地叫喊,分明是在向王后示威,她如今得宠了。
惠文后却不说话,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黑暗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番云雨后,后宫终于恢复了平静。芈月斜睨着赢驷,似笑非笑地道:“原来你真的如禽兽一般。”
赢驷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听你这口气,是不愿意吗?”
芈月双颊绯红,娇喘吁吁地瞟了赢驷一眼,含羞地低下头去。赢驷挣扎着起了身,把身子半靠在床头,一脸笑意地看着芈月道:“没想到张仪会带你入秦!”
P23-25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