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妖娆.pdf

夜妖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夜妖娆(套装上下册)》编辑推荐:金牌言情天后莫言殇《白发皇妃》后重磅新作,她是嗜血如狂的魔宫宫主,她是蕙质兰心的琴之仙子,她是用来交易的辰王正妃,她是金国太子的此生挚爱,她是封国君主的梦中情人……黑夜中,是谁的笑声穿透云霄,无望而悲凉?而又是谁,从此无爱无恨,妖娆倾尽天下?典藏精品,独家番外+精美书签+主题曲词。
他俊美无俦,权倾朝野,阴狠残酷,她有惊世才情,倾世容貌,绝世神功。
他明明爱她却又伤她至深.一纸休书将她赐予下属,再转送他人。
当一切真相浮出水面,然,落花已去,佳人何处?
——编辑推荐
当身边之人一个个倒下,她,终将心埋葬于尘土,从此,勾唇一笑,妖娆倾天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穿越了生死的爱,才可以走得更远……“古今女子伤绝色,谁揽红颜醉倾城”:“悦读纪”畅销古言品牌“女子倾城”系列图书。该系列共分为“红颜篇”、“零花篇”、“欲孽篇”、“芳华篇”等四种类型,即:“红颜纠怨,圆月零花。浮生欲孽,刹那芳华。”
“女子倾城”系列共包括:《妃子血》、《一味相思》、《负春风》、《斩情丝》、《十年懵懂百年心》、《改尽江山旧》、《婀娜传说》、《美人天下》、《公主大福》、《魅姬》、《烟娇百媚》、《双鲤迢迢一纸书》、《江山如画》、《后宫•薄欢凉色》、《美人诛心》、《碧霄九重春意妩》、《关情》、《拒做帝妃》、《爱奴》、《大宫•玉兰曲》、《薄媚•恋香衾》、《一斛珠》、《殿上欢》、《凤栖宸宫》、《落月迷香》、《情晚•帝宫九重天》、《绣宫春》、《戒风流》、《爱上玄武》等多部优秀古言作品。

媒体推荐
第一次看书看得泪流满面,心不知道被牵痛了多少回。在情很泛滥的现今社会,真挚的爱情异常稀少,但是在这部小说里,却有那么多感人肺腑的故事。真的很感谢作者,带给我们这样一部精彩的小说。
  ——menmen067115
看完此文,心脏被虐得有点吃不消。仇恨带来的只有黑暗,唯有爱才会给生活注入光明;爱需要理解、需要沟通、需要宽容、需要信任……强力推荐!!
  ——mymyhymkc
从来没有看过一部让人如此心疼的小说。很美的故事,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美好。看着如陌含着眼泪还在笑,看着晔两鬓变白,真的希望他们可以幸福啊!
  ——诗竹韵
如陌,那个淡漠到令人心痛的女子——空灵疏离,睿智优雅,清高冷傲,绝色倾城,言语犀利,情深义重……几乎所有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形容这个令人爱,又令人殇的女子。
  ——lovechenxuan

作者简介
莫言殇,80后女子,潇湘书院金牌天后,新穿越小说代表作家。性喜安静,爱好写作,擅长以优美的文笔,巧妙的构思及诠释命运的写作手法,讲述淡然平静的女子在阴谋的夹缝中求生存的爱情故事。代表作:《白发皇妃》、《夜妖娆》、《与魔共寝》等。

目录
楔子 怨起恨生
卷一 暗夜情殇
第一章 神秘王妃
第二章 琴中仙子
第三章 王府禁地
第四章 再见如陌
第五章 千色桃园
第六章 娶你为妻
第七章 融情一吻
第八章 身中媚毒
第九章 灵位由来
第十章 王府密室
第十一章 身心交付
第十二章 蚀骨情殇
第十三章 断情绝爱

卷二 妖颜倾国
第十四章 王宫相对
第十五章 后宫规则
第十六章 决绝报复
第十七章 立她为后
第十八章 祸国妖女
第十九章 真实身份
第二十章 身怀有孕
第二十一章 无力产子
第二十二章 亲手落胎
第二十三章 封后大典
第二十四章 真相大白
第二十五章 痛至疯癫

卷三 风起江湖
第二十六章 金国皇后
第二十七章 宫主回宫
第二十八章 神秘血魔
第二十九章 残歌重伤
第三十章 骨肉相逢
第三十一章 劫后重生
第三十二章 回归少时
第三十三章 痛快交织
第三十四章 解蛊离情
第三十五章 悔恨晚矣
第三十六章 活着就好
第三十七章 战神归来

卷四 妖娆天下
第三十八章 金国太子
第三十九章 入住太子府
第四十章 离魂之毒
第四十一章 边关战事
第四十二章 赐婚圣旨
第四十三章 三次大婚
第四十四章 婚礼异变
第四十五章 身份大白
第四十六章 久别重逢
第四十七章 戏假情真
第四十八章 重逢在即
第四十九章 金翎之殇
第五十章 意潇归来
第五十一章 一家团聚
第五十二章 注定一战
番外
番外1 先洞房,后拜堂
番外2 金翎:我的爱,到底值不值得
新番外 如果没有南宫晔

文摘
楔子怨起恨生
金国皇宫。
冬日微薄的阳光透过窗纸照进满室奢华的皇帝寝宫,将身着明黄色龙袍的高大身影印在跌坐于地上的白衣美妇身上。那美妇披头散发,面容憔悴,手中紧紧抓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瞪大眼睛防备地望着对面的皇帝。
皇帝顿住脚步,死死盯着她布满血丝的眼,脸色阴沉无比,目光钝痛而复杂,几乎是咬牙道:“岑心言,朕最后一次问你,你究竟愿不愿意做朕的皇后?”
“不愿意!”岑心言想也不想,回答得斩钉截铁,“金翰,你别再浪费心机,不论你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我已嫁人生子,与他人有白头之约,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背叛我的丈夫!”
“你——!”金翰闻言大怒,额头青筋暴起,却怒极反笑,想他堂堂一国之君,有哪个女人不是趋之若鹜,可偏偏眼前这个女人对他不屑一顾,屡次拒绝于他!他突然握紧了拳头,嘴角的笑容一瞬间变得冷酷,沉声问道:“那个男人,真的值得你为他牺牲一切?”
岑心言扬起下巴,异常坚定道:“是!他值得我为他去死!”
提到心爱之人,她的目光变得十分温柔,眼底燃起一道金翰从未曾见过的奇异亮光,他不禁冷笑道:“好,很好!十二年,朕为你虚设后宫,你却如此不识好歹!心言,朕已给足你机会,你就别怪朕无情!来人,带她去刑场。”他说完一拂袖,冷冷地背过身去。
门外立刻走进几名侍卫。
岑心言不屑地望了一眼,放下匕首,淡淡笑道:“不过就是一死!”
金翰缓缓转过身,陡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冷笑道:“死?朕怎么舍得让你死!朕只是要让你亲眼看着,他们是怎么死!”
他们?岑心言一愣,蓦地睁大眼睛,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谁?你抓了谁?”
望着她满含惊惧的眼,金瀚残忍笑道:“你怕了?朕以为,在你眼里,除了那个男人,其他人你一概不在乎。”
岑心言看着眼前男人冷酷的笑,心底一寒,一股不详的预感立刻掠上心头,惊起透骨的寒意,她刚想开口证实点儿什么却已经被侍卫迅速拖走了。
刑场,历来都是血腥之地,却总有那么多人围观。
岑心言被侍卫带着穿过人群,扔到监斩台的位子上,见底下刑场上密密麻麻跪着的男女老少,至少一百多人,她不禁神色大变,面如死灰。而底下的那些人一看到她,便激动地跳起来骂道:“岑心言,你这个贱人!违逆圣旨,私自逃婚,害我们全族因你而丧命!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岑心言,你不得好死!”
场面一时混乱,周围守卫连忙上前镇压,将他们按回原处跪着。那些人激烈反抗,哭骂声震耳欲聋。唯有被绑在柱子上的一男一女始终没有吭声,只默默望着已然瘫坐在监斩台上的岑心言,二人眼中含泪,却无责怪,亦无愤怒表情。
“爹!娘!”岑心言突然激动大叫,刚站起来就被左右两名侍卫大力按回到椅子上,整个人被制住,她无法动弹,无力的泪水自她布满血丝的双眼之中奔涌而出。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实,金翰,竟然要用她全族人的性命来作为她拒绝他的惩罚!他怎么能这么残忍?她只是不想背叛她的丈夫,不舍得离开她的两个孩子,她有什么错?她的父母族人又有什么错?
“时辰到!行刑!”主斩官无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立刻惊恐叫道:“不!不要!”
无人理会。
一百多个刽子手同时举起大刀,毫不留情地砍向岑氏族人的脖子。
血光冲天,人头翻滚,整个刑场,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息,令人闻之作呕。岑心言张大嘴巴,心跳有片刻的停顿,被泪水模糊的视线穿过血雾朦胧的半边刑场,看到被绑在粗实石柱上的她的爹娘,还活着。她尚来不及庆幸或者猜测什么,主斩官无情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将此二人凌迟三千刀!”
犹如五雷轰顶,岑心言浑身僵硬,一时失去了反应,直到刑场上传来一声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叫,她才猛地回转意识,拼尽一切地挣扎叫道:“不——住手!住手……不要伤害我爹娘!你们快住手……秦大人,我要见金翰!我要见金翰!”
被叫做秦大人的主斩官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刑场上正在进行的残酷极刑没有因为她凄惶无助的哭喊而停止半分,她看着她爹娘的血肉一片又一片在空中翻飞,血淋淋地落在她的眼前,她浑身颤抖,疯了般地要挣脱桎梏。
“秦大人,求您……让他们住手,带我去见皇上!求求您……告诉他,我愿意做他的皇后,只要他放过我爹娘,我什么都答应……”
胳膊扭不过大腿,她一个平凡女子,怎敌得过皇权给予的强烈报复。
终究,认输。
然而,秦大人却叹了一声,道:“晚了。皇上不会再见你。”
岑心言终于绝望,连挣扎都已无力,只能瞪大昔日美丽如今却已失去所有光彩的双目,眼睁睁看着父母的身体现出森森的白骨。足足三千刀,每一刀都像是剜在她的心口,让她痛到无法呼吸,她却固执地不愿意闭一下眼睛,她要记住这血腥的一刻,记住父母因她而承受的痛苦折磨!想起十三年前的那场相遇,她以为那个俊朗的男子会成为她一生的朋友,却不料,一时心软,酿成今日惨祸。
是她害了爹娘,害了族人。
“金翰,你……竟如此残忍!”
十一月的天,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寒风冷冽,将女子苍白面孔上残留的泪痕结成冰花。
七天七夜,她跪在冰天雪地里,独自挖坑,将父母及族人埋葬。最后,紧紧握住无字墓碑,看了许久才缓缓起身,面对皇宫方向,紧握双拳,用无比坚定的语气一字一顿地说道:“金翰,你灭我族人,凌迟我的父母,却独独让我活在这世上……你要我一生悔恨、愧疚,再得不到幸福,活得生不如死,可我偏不如你所愿,即便被鲜血诅咒,我也要活得幸福无比!而你,今日对我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千百倍奉还!岑心言,在此立誓!”
掌心的鲜血滴到冰冷的雪地里,溅开一朵血花,仿佛是为印证她此刻的誓言。
回家的路途,如此遥远。她几乎是一路爬行,每每倒下,无力睁眼的时候,耳边就会传来深情而焦急的呼唤,“心言,你去了哪儿?为何还不回来?”
“母亲,嫣儿想你了,你快回来……”
“母亲……”
“冷迟……潇儿……嫣儿……”她哭着从地上爬起来,忽然又有了力气。她不能死,要回家,那里有她的丈夫,他们约好一生不离不弃。有她的儿子,十二岁便已名满京都城的小才子。还有那如精灵般聪慧美丽的女儿。她的女儿总是骄傲地对她说:“我娘是这世上最好的母亲!”
想到这里,她终于露出久违的微笑。她不能倒下,她要回家,只有家里的温暖才能让她的心不再那么痛。
一个多月后,她终于抵达封国京都城。
那一日的将军府,门口挂满了喜庆的红绸,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显得尤为刺目。
岑心言站在将军府门口,已是形销骨立,早已看不出往日的风华绝代。她发丝凌乱,面色苍白,一身白衣污泥遍布,血迹斑斑,完全失了本色,路人见她皆绕道而行。
“哪里来的疯婆子,赶快走开!今天我们将军大喜,闲杂人等不准靠近!”一名侍卫皱着眉头赶她,一脸的不耐烦。
岑心言愣了愣,大喜?谁的大喜?
“当然是我们大将军!今天是将军迎娶长公主的日子,此时正在拜堂,你快闪一边儿去。”
岑心言脑中嗡的一声,霎时一片空白,她望了望门头的红绸,突然飞快地朝里头冲了进去,侍卫始料未及,想拦她却已晚了。
将军府的大堂,一片喜气。
新郎、新娘正在无数观礼人的见证下行夫妻对拜之礼。
岑心言呆呆地站在门外,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一身喜服的英俊男子,脚步再也无法挪动半分。
这就是她拼了性命也不愿背叛的人吗?
为了他,她牺牲了全族一百三十八条性命,眼睁睁看着最疼爱她的爹娘遭受那千刀万剐之刑。而他,这个她深爱不疑的男人,回报她的,竟然是将另一个女子娶进门?!
脑子里轰的一声响,这一路上,支撑着她顽强走过来的信念在这一刻,轰然坍塌。
先前的一切坚持,突然变得可笑至极。而她这些日子以来所承受的痛苦,全都没了意义。
岑心言突然大笑,凄凉而绝望的笑声惊得屋里一众宾客皆是一抖,纷纷回头来看。
“冷迟!你竟然背叛了我!”她咬紧牙,一字一顿。
冷迟听到她的声音,心底一震,身躯陡然僵硬,行到一半的礼再也行不下去。
新娘蓦地掀开盖头,一脸怒容,大声叫道:“你是谁?竟敢破坏本公主婚礼!来人,将她拖出去!”从门口追上来的侍卫,连忙去拖岑心言,冷迟面色一沉,连忙喝道:“退下!”
冷迟快步朝门口瘦得不成人形的女子走去,双手扶住她纤弱的肩膀,颤抖着声音问道:“心言,真的是你吗?你这么长时间去了哪儿?怎么弄成这样?你受伤了?要不要紧?是谁伤的你,快告诉我!”
一连串的询问带着焦急还有心疼,但岑心言却再也感觉不到温暖。她只是冷冷看着他,看着他身上的大红喜服在她面前张扬,觉得无尽讽刺。眼前,忽然浮现出一片血光中父母因无法忍受极刑所带来的痛苦而扭曲的狰狞面孔……
“心言……”
“不准你叫我!”岑心言突然发狂,那剜在爹娘身上的三千刀像是同时扎进了她的心里,令她心痛欲死,理智全无。她抬起头,死死盯着她的丈夫,眼神充满了怨恨,声音冷厉而决绝,“冷迟,你背叛了我!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她说完大笑着离去,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珍惜。她要报复,倾尽一切地报复,毁掉那个男人最珍爱的一切。
那日下午,狼崖山。
已经失去理智的岑心言带着七岁的女儿往山顶走去。那孩子看着突然离开又突然回来且变得十分陌生的母亲,不安地问道:“娘,你要带嫣儿去哪里?”
若是往日,她的母亲必定停下脚步,慈爱地抚摸她的头发,温柔地笑着回答她的问题。但今日,母亲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在前头。
她似乎感受到了母亲内心巨大的悲痛,忽然往前跑了几步,紧紧抓住母亲的手,扬着小脑袋,坚定地对母亲说道:“娘,不管爹爹娶了谁,娘永远都是嫣儿最爱的人,也是嫣儿唯一的母亲。”
岑心言身形一顿,有瞬间的僵硬,但仍然没有回头,并且很快便甩开了女孩的手。
山路有雪很滑,女孩跟在她母亲的身后,艰难地往上爬,在半山腰一脚踩空摔了下去,头撞到凸起的岩石一角,额角有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不一会儿就被寒冷的空气冻结,凝固在小小的额头。身上的棉袄被带刺的枯枝割破,露出一瓣似落花形状的殷红色胎记,在左肩靠前的位置。
她的母亲回了头,却并没有向她伸出援手,而是站在高处冷冷地看着她,不发一语。
母亲冷漠而空洞的眼神,令她心里有些害怕,也很委屈。她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小手轻轻拍了拍身上的雪和泥土。被干枯的枝桠划破的掌心有细密的血珠渗出,她犹豫着在身上擦了几下,然后继续往山上爬。当到达山顶的时候,额头、手臂、掌心……全都是伤,血迹蹭在鹅黄色的小棉袄上,四处可见。她扬着头,凝视着母亲冷漠的面孔,泪水蓄满了眼眶,却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
片刻后,冷迟带着十二岁的儿子冷意潇也来到了山顶。看着最疼爱的女儿和心爱的妻子站在悬崖边,冷迟脸色大变,心顿时被恐慌所笼罩,不由大声喝道:“心言,你要做什么?”
此时的岑心言,已经被满心的怨恨蒙蔽了心智,她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让背叛她的人悔恨终生。
“做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岑心言残忍地笑起来,一转身竟将身边的女儿狠狠地推下了深不见底的悬崖!
“啊!娘……”
凄厉而仓皇的叫声瞬间划破苍穹,狼崖山,悬崖底下,七岁的孩子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
卷一暗夜情殇
第一章 神秘王妃
封国,京都城。
这一日,街头巷尾都在谈论同一个话题:当今王上的同母胞弟辰王南宫晔突然大婚,辰王妃身份不明。
而天下皆知,南宫晔十四岁带兵平乱边关,曾以十万大军歼敌数十万之多,被誉为封国战神。两年前,先王遽逝,他以雷霆手段斩杀叛相叶恒一党,平息朝廷内乱,扶太子南宫傲登上皇位。随后,他被封为辰王,对于犯罪官员有先斩后奏之权。
如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崇地位,少不得有许多王公大臣想与之攀亲,但奈何辰王始终无意娶妃纳妾。也曾有女子主动勾引,企图谋个妾室之位,却被赤身斩于床榻之上。
自此,再无人敢提及此事。
然而,今日,辰王突然娶妃,还娶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并且在这大婚之日,不设喜宴,也无喜娘和迎亲队伍,新娘自备花轿入府,未拜堂已送入洞房,这着实令人费解!
入夜后的辰王府,各院灯火齐明。
朝惜苑里,沉静简朴的新房,除红烛、新娘的红盖头以及一身喜服外,再无一处喜庆之色。
年轻貌美的新娘,端坐床边,已整整三个时辰,却不骄不躁,平静至极。
“王爷。”
门外传来婢女的声音,新娘原本毫无表情的面容终于微微动了动,置于身前纤细洁白的手指缓缓扣紧了另一只手,她听见一道依稀有些熟悉却又十分陌生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威严在门外响起,“你们都退下。”
一阵略显凌乱的脚步声过后,周围重又回复寂静。
姗姗来迟的新郎南宫晔站在门口,扫了眼陈设简陋的新房,才举步入内,并不看新娘,只径直走到房屋正中央的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端起酒壶,为自己斟了杯酒,缓缓送至唇边,闻而未饮。
“你们要的,本王已经办到。希望暗阁,莫让本王失望才好。”须臾过后,这位身份尊贵的王爷开口,声音冷漠,带着警告,仍然不曾看向坐于床边的女子。
女子淡淡抬眸,透过锦色鸳鸯的红纱盖头,望见身穿墨色暗纹锦袍张扬着无比威严气势的男子,记忆中随着时光流逝而模糊不清的容颜渐渐清晰起来。他依旧俊美无俦,举手投足散发着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只是比从前更多了几分冷漠和深沉。
他就这样坐在了她的眼前,却没了遥远记忆中的温暖。
南宫晔感受到女子的注视,微挑凤眸,一记冷眼立刻朝她扫了过去。
女子心头一沉,收敛思绪,淡淡笑道:“王爷尽管放心,暗阁既然敢应,断不会出任何纰漏。”
她清清冷冷的嗓音,带着十二万分的肯定。
南宫晔这才笑道:“那就好。”说完语气一顿,转了转手中的青瓷酒盅,又道,“虽然你们暗阁在江湖上颇负盛名,被誉为江湖之中最为强大的暗杀组织,但在本王眼里,不过蝼蚁一只,想要捏碎,轻而易举。你既进了我辰王府,就得遵守王府规矩,本王在此告诫你,不要妄想得不到的东西。”
女子扬唇,嘴角的笑容略带苦涩,却不由自主地扬了扬下巴,傲然笑道:“王爷未免自视过高。只是,不尝试又怎知是妄想?”
如此明显的嘲弄意味显然对他的警告不屑一顾,南宫晔面色一沉,笑容顿失,目光带着晦疑莫测的凌厉朝她直射而来,沉声说道:“你胆子不小,竟敢出言嘲讽本王。本王,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狂妄!”
语毕,他倏然抬手,她只觉一股劲风迎面扫来,只听刺啦一声,头上的红纱盖头刷地向四面八方分裂而去,露出一张绝色倾城的面孔,在红烛与喜服的映衬下更显得肤如凝脂,眉如青黛。
此刻,她唇含浅笑却眸光清冷,如脱离俗世之仙子看尽世间一切的表情,丝毫不见惊慌之色。
南宫晔心中微微一动,这样一双清冷苍凉的眼睛,仿佛在哪里见过。
他轻皱了眉头,正思索间,听到女子笑道:“妾身无意嘲讽王爷,只是王爷的告诫妾身不敢苟同,妾身既已嫁进王府,自然是以伺候好王爷为己任。”
她优雅起身,步伐轻盈如弱柳扶风,款款走到他对面落了座,纤纤玉指拿过他手中的酒杯,在他诧异审视的目光中竟仰首一饮而尽。
酒入喉咙,辛辣浓烈。她却盈盈笑道:“王爷不愧为妾身梦寐以求的好夫君,屈尊降贵亲自为妾身斟酒,倒让妾身受宠若惊呢!”
南宫晔眯起双眼,猛地抓住她纤细的皓腕,一把将她拉近,执起酒壶,浑身散发出危险的信息,低沉的嗓音带着魅惑的磁性,定定望住她,笑道:“既然爱妃喜欢,不如本王将这整壶酒全部赐予你,可好?”
他的语气听似温柔,却让人感觉像是置身于寒冬腊月间的冰霜雨雪中,凛冽的寒气从四面八方一齐涌进心底,令人不禁想要逃开。然而,女子却不退反进,对着他俊美的脸庞吐气如兰,轻轻叹道:“这可怎么办,妾身不胜酒力,已经不能再喝了。”
南宫晔眯着眼睛说道:“你想喝便喝,不想喝便不喝吗?”他说着放开她的手,一把扣住她精巧的下巴,冷冷又道,“恐怕,由不得你。”
她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目光阴冷如利剑般刺向她的眼帘。壶中烈酒如同寒冬的冰雹砸向她小巧挺直的鼻梁,顺着细瓷般的肌肤流向纤细优美的颈项,再急急奔向鲜红刺目的喜服。
有一瞬间的窒息,她没有求饶,傲然抬眸,眸光中迸射出幽冷而倔强的光芒,迎上他阴沉的眼,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唇边残留的酒水,妩媚笑道:“味道不错,妾身多谢王爷赐酒。”
南宫晔动作一滞,猛地将她推倒在地,望着她依然含笑的嘴角,皱着眉头道:“白费心机。”说完将酒壶往地上猛力一掷,毫不犹豫地转身大步离开。
身后的女子,还半伏在地,微微抬起的眼,定定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目光有些缥缈。原以为,他至少会做做戏,想不到,他连做戏也不屑,直接而干脆地表达出他对这场交易极其不满,不满到连她的名字都不愿问一句。
“南宫晔,我叫如陌。”
她对着已经消失的背影,嘲弄地勾唇,并无声音发出。缓缓站起,对刚刚进门望着凌乱的地面露出诧异表情的丫鬟,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丫鬟回神,忙低眸行礼,答道:“奴婢水月,见过王妃。”
如陌淡淡应了一声,朝那丫鬟看了两眼,见这丫鬟与她年纪相当,长得清秀水灵,眉宇之间有股子习武人的戾气,微不可察。她不禁轻蹙眉头,沉声吩咐道:“本妃不喜多事之人,以后没我的吩咐,不准擅自进入这间屋子。你下去吧。”
丫鬟愣了愣,应道:“是。”然后退了出去。
房门合上,如陌这才脱下被酒水淋湿的大红喜服,随手往地上一扔。尔后走到铜镜前坐下,卸了满头发饰,青丝垂落,铺满香肩,她执起木梳,在发尾处梳了两下。左肩衣领轻轻滑落,她微微抬眸,望见镜中人左肩靠前的位置,一瓣殷红似落花形状的胎记在青丝掩映下若隐若现,将她原本清丽脱俗的容颜衬得妖娆而魅惑。

内容简介
《夜妖娆(套装上下册)》主要内容简介:幼时,她被母亲推下悬崖,九死一生,长大后,她对辰王交付身心,武功尽废……她抱着爱情的憧憬,时刻准备着,迎接即将得到的幸福……谁知,她魔宫宫主的神秘身份偶然暴露,一纸休书痛斩情缘——一个不愿放开心魔的男人,和一个不屑解释真相的女人,就此擦肩而过。为情所伤的她,从此封心断情……她坚韧,却不固执,她冷漠,却不无情,她绝色,却不妖媚,她重爱,却不矫情……她于深宫中从不争宠,却宠冠六宫,她屡遭后妃暗算,被卷入政权争斗之中……她被亲人伤害,被爱人误解,她的左右二婢惨死,她的腹中胎儿流逝……在经历一系列苦难后,身中蛊毒,命不久矣的她,内心却始终保留着一丝柔软。谁知,当给予她所有不幸的金国皇后的神秘面纱被揭开后,更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再一次将她推向遥不见底的深渊……

点击链接进入女子倾城系列
凤隐天下(套装共2册)(附精美书签1张+插图1张)
殿上欢(套装上下册)(附书签)
绣宫春(附书签)
血嫁(套装上下册)
情晚•帝宫九重天(套装上下册)(附书签)
皇后纪(套装上下册)(附精美书签3张)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