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破神枪.pdf

四大名捕破神枪.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四大名捕破神枪(修订版)(套装共2册)》作者写“四大名捕”故事,是因为发现武侠小说多写大侠、强梁、盗匪、帮派、僧尼、怪杰、娼丐,但少写主持当时社会法治的捕快、差役,故“人弃我取”。作者写四大名捕的“铁手”写的是一个有世间最强大内力而能自如地运聚于双手中,但从来没有一次能让他在自由公平决战的情形下,但仍要主持公道的铁手。

作者简介
温瑞安,1953年生,中文世界里写最多字的作家之一已出书和发表的文字计有一千二百多万字,若连他书信、网文等计算在内则逾两千万字以上他在新马以文学评论和散文起家,在台湾地区以诗人著称,小学时已在港台地区发表诗作、评论,七十年代已写玄幻、惊悚、推理、心理、现代言情小说,但在内地则以武侠小说称著看看以下统计数字:连伪书盗版在内,温书有一千八百六十多种,授权正版则有接近一千二百种,影视剧拍了二十几部,现在正拍摄中的电影电视剧大约有十部光是香港一地由他小说改编的漫画,每周就出四五部之多,而且有的还一口气出了七年不断他的作品不但畅销,而且长销:他的“温迷”不但长情,还得长寿。他办过诗社、文社、武馆,办过杂志、出版社,做过“大哥”,现自称“温巨坑”,但人皆戏称“温巨使”他坐过政治牢,差点判死刑,喜欢交朋友、享受人生,反应快,组织能力强,口才极佳,养十多种宠物,好旅行,对宝石、术数、风水等等有研究,修密宗、气功和坐禅,而且照样“做小生意”,投资开了几家连锁店这些频繁活动,奇怪的是,都没有影响他的写作和才情他迄今还可以每小时手写四千字以上,从来不需要找灵感,只有灵感来排队找他,2011年1由助理在网易开微博,迄今已有粉丝八百多万温派论坛和温书相关的网站,以十万计内地“粉丝”,在他大学演讲时张开,“神州子弟今安在,天下无人不识温”的横幅来欢迎他。他的武侠小说,开辟一种以社会现实、现代人心态代八古武侠世界的强烈风格,开创一个以诗的语言结合电影蒙太奇镜头创作小说的局面,长短句交替开火,意象与隐喻秀丽惊艳,吸引了数代年轻人的投入与欢迎留心的读友会发现:近年来港台大陆风行的武侠影、税、小说乃至漫画作品,不论承不承认,从他经典之作偷师的,可谓洋洋大观,不论是人物塑造、情节构思还是文字运用上,取经的、抄桥的、模仿的、衍生的、雷同的、借用的,可谓熟口熟面,不计其教。

目录
《四大名捕破神枪(第1卷)》目录:
第壹卷
【前言】武侠大说
妖红
【第一部】抓不回来,就杀了他
【第二部】颤红
【第三部】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四部】夜斗一言堂
《四大名捕破神枪(第2卷)》目录:
第贰卷
惨绿
【第一部】绝笔之风华
【第二部】多劫女子
【第三部】孤单二人
【第四部】吃花的少女
【第五部】未完之结
【后记一】喜笑悲歌气傲然
【后记二】温柔不住住何方?
【附录】名捕岂止会京师

序言
“四大名捕”故事系列,到底有多少部书呢?坦白说。作为作者的我,一时也未能统计清楚。以大家比较熟悉的《四大名捕会京师》为例,目前至少有五十七种不同地区国家的版本,改编为影视漫画等作品也逾十五次。如此换算,“四大名捕”故事至少已写了五十卷以上,字数不少于千万,版本恐也不少于二百种。
可是,其宴《会京师》只是二十岁前后的“少作”,只是四位捕头的“开头”前戏。“四大名捕”往后延伸的故事,才是比较能代表这四位似侠非侠、为民除害,当官非官、锄强扶弱,身在庙堂心在野的夹缝人物和他们的遭遇。
比较精悍短小但故事情节也较完整浓缩的。首推《大对决》收录的《谈亭会》、《碎梦刀》、《大阵仗》、《开谢花》。一气呵成,悬念惊栗、推理破案,都在八至十万字内结束,最适合小品电影的架构。至于《逆水寒》,则是“四大名捕”故事里长篇架构已完成也较完整的一部,约七八十万字,起承转合。从一个惊变开始,全篇流亡中侠道逆处见情义。最适合影视剧改编。如今国内作家出版社推出全新修订版,便自这两个系列作为一个从头迈进的开始,实在是出版社侠友的明见,而且也应该是最符合作者和读者共鸣的一个版本。
至于“四大名捕”其他系列,已成名的还有几个很为读者所津津乐道或扼腕叹息的故事,例如:《四大名捕破神枪》(《妖红》、《惨绿》等),是尝试以文学诗化的笔触,来写“四大名捕”另一段轶事;《四大名捕战天王》系列,则重回武侠小说文本描叙的法则,去探讨侠骨柔情的试验;《四大名捕外传:方邪真故事》(《杀楚》、《破阵》等),则以正统公案悬念言情的程式,融入反映现代社会中朝野斗争的现实象征里;《四大名捕走龙蛇》系列故事,则是把一些武侠的特质,还有一些本非武侠的元素,从惊栗、超能、念力、穿越、鬼魅、魔幻到怪力乱神,一一都在二十年前的这些作品里乍浮乍沉地显现。还有最具争议性的《四大名捕斗将军》(即“少年四大名捕”:《少年冷血》、《少年追命》、《少年铁手》和《少年无情》),更成了所谓超新派或新世代武侠小说试炼的兵工厂,什么题材和元素都融会其间,结果读者的反应也很激烈: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不论生死,都大死大活着,使我认为这一番心血,值了。
一九八三年我初赴北京,在金台路书市里,跟几位工作室的侠友,至少找到我没见过或未拜读过的温书版本一百三十七种。一九九四年,沈庆均兄带我去五四书店,那儿有温瑞安小说的专柜,书店老板跟我说:“一讲‘四大名捕’,人人都嗑得,很著名,至少比原作者温瑞安还著名。”
我笑了。
书生爱国非易事,提笔方知人世艰。预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觉陈。阿西奠夫说:“一个人必须博学、聪明、有直觉、有勇气、有运气,才有可能发明前所未有的创见。”我觉得,别的我没有,在写作武侠小说上,我借力于前辈的肩膀,还有扎根于读者的步子,总算预支了数十年新意,且不管过了多年是否变陈酿。
二○一二年六月三十日

后记
话说二十以前,意兴风发。在马来西亚,中学还未毕业,就凭一己之力,办诗社,在新马成立十大分社,发扬马华文文学,文武兼修。还做了一千对文学艺术狂热不止的兄弟姊妹们的“大哥”。一次送我到台湾大学进修的饯行之夜里,来自各州各镇的男子为我醉倒的有二十一个,女子为我哭倒的有十五个,还没倒下的不是向我聒聒不止的就是听我的谆谆善诱,他们用手掌碎冰块、斫酒瓶、破砖头。还有人还说要自尽,就是为了不舍得我走。
话说二十以后,负笈台湾,很快地在四五年间,又办诗社,又搞杂志。成立武术集团,开出版社,台湾东南西北跑遍,去演讲、去旅行,只怕比现在那些口口声声“我爱台湾”的人更熟悉台湾。每间大学都有我的社员。大家聚合在一起,谈理想,写文奄,练武功,推广书,竟然成为当时台湾仍未“开禁”前一个罕见的、组织力强而向心力大的纯民间发起但非政治,武侠与文艺组合的社团。我正是这数百人社团中的“大哥大”。我是,也确是,一点也不必脸红。
是的,活该。遭人所妒,为官所禁:关起来,打压了。
一切都没了,好不容易挣到的钱,在幽禁下,给瓜分了,好不容易才交到的好兄弟、好朋友,露出本来面目,划清界限,好不容易才建立的名声与信心,在台湾莫名其妙的不见天日的政治牢狱和惶惶恓恓的天涯流亡中,已所剩无几。
不过,人仍活着。活着就好。先止痛,后疗伤,再站起来,雪地伤狐,荒地的狼,习惯边打边逃边回气,但不投降、不气馁。信念一如理想,虽云年岁愈大、岁月愈长,愈是卖少见少,而且“缩水”,但却老而弥坚,小而爆炸力强。“压力愈大,反弹愈高”。《新生活报》就曾用这大标题跨横越版作为访问我的写照。
话说三十以前,一次浪迹天涯,无家可归,也无处可依之时,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怒犯天条的“魔”,为天庭所逐。看尽天威莫测、人情冷漠。这时际,我乍见崖边一朵盛开的花,花那么艳,那么美,那么不可一世,那么灿烂奇情,我看着她,试图触摸她、亲近她,以一种赤子之心,忽然因为一种强大而无由,强烈而无边的感动,吞噬了我,使我流了泪,不能自已。
于是,“魔鬼为花而哭”的这个场面,一直感动着我。
我想把它写下来。
直至四十以后,有一天,台湾《联合报》王婷芬向我约稿,以最大的忍耐和放纵来等待和催促我的创作空间与成品。于是我写下了《妖红》。
话说这肘候的我,又已相交满天下,足足玩了+年,正值重出江湖,剑试神州,快活似神仙。
平生不肯受人怜,喜笑悲歌气傲然。
话说这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之前的一天……我在香港。
稿于纪念一九九六年中至一九九七年四月十六日。
校于纪念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回归目前:以少于一周
写完《四大名捕捕老鼠》,宝刀未老,力犹从心也,一快。

文摘
版权页:

四大名捕破神枪

铁手明白朱月明要说的正是这个,但还是提问,“什么……?”
朱月明就等他问,“孙不文奄奄一息地说:‘……那怪物一面咬啮我的脸,一面在我耳边咆哮:“想抓我?没那么容易!叫铁手名捕来吧,他敢跟我齐名,就不敢跟我拼?”他话一说完。就咬掉了我的耳朵——’”朱月明绘影绘声地说,“不只是他一个人听到这句话,那四十一人中,能活回来只剩下半条人命的,一共有三人,两个半死不活的高手,都听过铁锈说了这样的话,点的那是你的名。”
铁手听了,心中有点发毛,但也有点火,怒笑道:“我跟他非亲非故,无怨无仇,他倒是想念我。”
朱月明嘻嘻笑道:“看来,他对你情有独钟,何况,孙家小姐也等着你英雄救美,你只怕还得少不了走这一趟。”
铁手反问:“要是他点的不是我的名,而是阁下大名,难道朱刑总您就也得走这一趟?如果他指名的是蔡京,岂不是相爷也得驾临关东不成?”
朱月明一愣,随即又笑道:“二捕头说得好,可惜有所不知。”
铁手笑道:“看来,我不知的事还多得很呢,刑总大人何不一股脑儿都说了更好?”
朱月明眯着眼道:“我本来就要说。有两个人,都希望铁二捕头去走这一趟。”
铁手道:“哦?是谁?”
朱月明依然好整以暇,“都是熟人,一在公,一在私。”
铁手笑道:“刑总大人要是再卖关子下去,那就先没当在下是熟朋友了。”
朱月明忽然低声道:“孙小姐本来正要下嫁,要不是出了这件掳拐的事,她只怕已嫁入京师了。”
铁手一怔,“嫁入京师……”
朱月明道:“她是嫁给相爷的儿子蔡折。”
铁手听了忍不住就说:“那么,看来,她还是给掳劫了去好过一些了。相爷为了要笼络武林势力,真是不遗余力,也无所不用其极呀!”
朱月明却道:“可这一次意外,却大大失了媒人的面子。”铁手诧道:“这倒是天大的面子一谁是媒人?”
朱月明满脸都是笑意,“这是方今圣上撮合的姻缘。”
铁手听了,倒抽了一口气,“是皇上定的鸳盟,难怪谁都得赏这个面子!”
“可是,”朱月明道,“铁锈这怪物却掳走了孙摇红。这事很不给万岁爷面子。”
铁手明白了,“所以,圣上要我……”
朱月明点头,“皇上正是要你跑一趟。”
铁手道:“这是公事吧?”
朱月明道:“也有私事的。”
铁手道:“蔡折、铁锈、孙疆、摇红姑娘。我没有一个是识得的,哪有私事可言?”
朱月明却说了四个字,“诸葛先生。”
铁手奇道:“这又关世叔何事?”
朱刑总道:“他私下要你去一趟。”
铁手问:“为什么?”

内容简介
《四大名捕破神枪(修订版)(套装共2册)》第一卷讲述了《妖红》·“山东神枪会”出了大事孙氏一族里最狠、最恶、最难惹的一人,“言堂”堂主“山君”孙疆的掌上明珠,被人给掳走了,掳劫孙摇红的不是剐人,正是孙疆手下爱将,人称“山枭”的铁锈。铁锈放出话来,让铁手前来与他一战,孙摇红此前已经由皇上做媒,许配给蔡京儿子。皇上脸面、蔡相尊严,都需要维护,于公于私,诸葛先生都得让铁手走一趟。刑部“大老总”朱月明则派出得力部将猛禽,名为协助办案孰料,一入“神枪会”,铁手就卷入血案,被指认为杀人凶手,且是奸杀。孙摇红留下的太多疑团,也亟待破解。为己为人,铁手都必须深夜决战“神枪会”山君、山枭、山鬼、山犬,谁能凌绝顶7死味猛禽、邪味袭邪,谁胜谁一筹?《四大名捕破神枪(修订版)(套装共2册)》第二卷讲述了孙摇红的梦是热闹的、幸福的,她培植的草,她种下的花,她养的猫、狗和小鸟,她的外公、母亲、父亲,都围绕在她身边,呵护她有伤、有痛、有寂寞,扬眉剑出鞘的公孙扬眉,也与她沉浸爱河,相思牵连“山君”孙疆心中藏霸业,伸手造堆兵,他被自己的欲念吞噬,且放纵这欲念吞噬自己的人性、家庭和家族于是,孙摇红梦醒梦碎梦中惊醒,生活旦夕转换,生不仅不如死,生者更难以求死铁手与猛禽,一夜未眠,翻看《飘红小记》,从少女的文字,目睹了“神枪会”如何人间变地狱文字尚未看完,敲门之声响起,推开门来,又是一场恶战门背后,还有一场难以预料的背叛活生生的人,如何能够成为霸道无比的兵器?似人似兽的魔鬼,为何对着鲜花哭泣?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