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5周年修订典藏版.pdf

醉玲珑:5周年修订典藏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醉玲珑(全新修订)(套装共3册)》为美籍华人作家十四夜唯美开山之作,古风巨制,经典畅销。比《步步惊心》更激烈的夺嫡生死战,令亿万读者倾心不已的绮丽爱情长卷。这一生只要你想要的,我便给你,包括这江山。超值赠送:唐卡手绘海报+绝密番外+作者亲填歌词+精彩小剧场+唯美书签。
作品文字精湛,构思巧妙,剧情迭起,气势磅礴。文字运用考究,极具画面感,犹如观赏精美影视剧。
《醉玲珑(全新修订)(套装共3册)》诚邀国内知名插画家唐卡倾情手绘海报,并赠送作者亲填歌词以及独家番外、夜氏皇朝风云录、精美书签等,超值典藏。
这一生只要你想要的,我便给你,包括这江山。经典穿越畅销小说《醉玲珑》全新修订,至臻典藏。
悦读纪最新推出更多古言精品,包括:错嫁良缘系列:《错嫁良缘之洗冤录》、《错嫁良缘之一代军师》、《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错嫁良缘之穿二代生活》(三部曲)等;天配良缘系列:《天配良缘之陌香》、《天配良缘之商君》、《天配良缘之西烈月》等;女帝传奇系列:《扶摇皇后》、《扶摇皇后》(终结篇)、《帝凰》、《凰权》、《燕倾天下》等;妃行天下系列:《盗妃天下》、《凤隐天下》、《错妃诱情》等;魏晋风情系列:《媚公卿》、《卿本风流》;十四夜作品系列:《归离》、《归离•华丽总结》、《醉玲珑•五周年修订典藏版》;倾泠月作品系列:《凤影空来》、《且试天下•六周年修订典藏版》;西子情作品系列:《妾本惊华》、《妾本惊华•完美终结》;血嫁系列:《血嫁》、《血嫁之笑看云舒》、《血嫁之金枝玉叶》;柳暗花溟作品系列:《姐姐有毒》、《金风玉露》、《金风玉露•终结篇》、《飘飘欲仙》;《媚心计》、《秀丽江山•典藏版》等。

名人推荐
穿越类小说看了很多,这是具有超强吸引力的一部,作者笔下,塑造了最温暖的一段帝王之恋。并不是粗俗的滥情或者单调的争斗,而是紧紧抓住读者的心,腥风血雨,全是阴谋,却盖不过其中的丝丝暖意。是值得看的一部小说。
——读者 小光妖怪

看了无数种风格的小说,有赞赏过作者的叙事能力,有敬佩过作者的曲折大气,有欣赏过作者的温柔委婉,都感触良多,却也不曾像今天这般深刻。《醉玲珑》是我看书生涯中的奇迹,是令我心悦诚服的精致之作!有种千花中唯它独娇独媚之感!对十四夜清新精致的文笔佩服得五体投地!
——读者 何日再遇见

本书最引人入胜之处便在于作者将男儿的大气、豪情与女子的温婉、果断揉杂一处,赏心悦目,字里行间可看出十四夜功底之深厚,构事能力之强大,深深震撼了我!超然脱俗的景色、大气磅礴的场面、活灵活现的人物跃然纸上,卿尘与凌之间的旷世奇恋,生死与共不是本人能用言语表达的!好似两人已在这尘世间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读者 云裳

绝对值得收藏的一本小说!男主与其他男配,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特点,与女主或敌或友的配戏也很精彩。在十四夜的笔下每个人都有自己饱满的个性和人生,或无奈,或痴情,每个人物都值得细品。
——读者 溪树旁

媒体推荐
穿越类小说看了很多,这是具有超强吸引力的一部,作者塑造了一段最温暖的帝王之恋。不是粗俗的滥情或者单调的争斗,而是紧紧抓住读者的心,腥风血雨,全是阴谋,却盖不过其中的丝丝暖意。
——读者·小光妖怪
看了很多风格的小说,《醉玲珑》是我看书生涯中的奇迹,是令我心悦诚服的精致之作,有种千花中唯它独娇独媚之感。对十四夜清新精致的文笔佩服得五体投地。
——读者·何日再遇见
绝对值得收藏的一本小说。男主与其他男配,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特点,与女主或敌或友的配戏也很精彩。十四夜笔下的每个人都有自己饱满的个性和人生,或无奈,或痴情。每个人物都值得细品。
——读者·溪树旁
本书最引人入胜之处便在于作者将男儿的大气、豪情与女子的温婉、果断揉杂一处,赏心悦目。超然脱俗的景色、大气磅礴的场面、活灵活现的人物跃然纸上,字里行间可看出十四夜功底之深厚,构事能力之强大,深深震撼了我!
——读者·云裳

作者简介
十四夜,80后水瓶座女子,美籍华人作家,生于山东青岛,现定居美国波士顿。
性散漫,喜清静,以文字为友,视藏书为乐,爱古物,好美物,不拘雅俗,尤喜花草。愿做富贵闲人,无事翻书作伴,考究古今杂谈,踏遍天下山水,聊以三分笔墨,闲话人间风月。
作品匠心独运,锦篇华卷,笔致清雅,别蕴磅礴之势。观其文如画,或见水月之静,或闻风云之动,中有微雪兰芝高洁之气,亦生铁马金戈浩瀚之波,构架恢弘,气韵非凡。
已出版作品:《醉玲珑》、《归离》。精巧笔墨,古韵悠长,宜灯下静读,一卷在手,回味无穷。

目录
上卷
第一章 玲珑九转几世醉
第二章 萍水相逢天涯人
第三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
第四章 万里星辰万里心
第五章 火海风波平地起
第六章 风流零落从此始
第七章 漠北西风瀚海沙
第八章 前尘今生几度情
第九章 笛音深处水云天
第十章 接天莲叶无穷碧
第十一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第十二章 莫道天命知几许
第十三章 浅碧轻红复卿卿
第十四章 驰骋不让须眉意
第十五章 蝶衣翩跹流光色
第十六章 名门钟鼎玉马堂
第十七章 紫藤花轻是谁家
第十八章 繁华过后成一梦
第十九章 熙熙攘攘天涯行
第二十章 歌舞升平今宵曲
第二十一章 万马千军只等闲
第二十二章 素手兰心弦中意
第二十三章 一剑光寒十四州
第二十四章 三秋楚堰江水长
第二十五章 只道江湖是江湖
第二十六章 云破日出青山远
第二十七章 梅香雪影春离落
第二十八章 扑朔迷离起萧墙
第二十九章 玉洁冰清冽寒深
第三十章 纵马击鞠奔月场
第三十一章 花令缤纷各自春
第三十二章 城深血泪故人心
第三十三章 登山踏雾凌绝顶
第三十四章 只怨生在帝王家
第三十五章 无情不似多情苦
第三十六章 风云凌肆银枪冷
第三十七章 宫闱娇枝不堪俏
第三十八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
第三十九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第四十章 一朝选在君王侧
第四十一章 高处不胜金銮殿
第四十二章 太液莲池未央柳
第四十三章 奈何此事误苍生
第四十四章 情字心底苦自知
第四十五章 瀚海阑干百丈冰
第四十六章 正在有情无思间
第四十七章 竹箫寂寥沧海笑
第四十八章 九峰晴色散溪流
第四十九章 争似是非弹指间
第五十章 拨云开雾见月明
第五十一章 怜取苍生千载泪
第五十二章 我笑他人看不穿
第五十三章 碧血青天赤子心
第五十四章 笑里江山风满楼
第五十五章 相共凭栏看月升
第五十六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
第五十七章 只舟行见水穷处
第五十八章 如寄空翠渺烟霏
第五十九章 抽刀断水水更流
第六十章 醉笑陪君三千场
第六十一章 释得缘故春风生
第六十二章 明眸慧心窥先机
第六十三章 地动山摇天珠落
第六十四章 乾坤始知九霄清
第六十五章 十里红尘迎卿来

中卷
第一章 落花流水春去也
第二章 斗转星移奇算数
第三章 芙蓉帐暖度春宵
第四章 比翼连枝当日愿
第五章 善恶悲欢其心苦
第六章 千帆过尽长江水
第七章 一池波静小屏山
第八章 乱生春色本无意
第九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第十章 红绡帐底卧鸳鸯
第十一章 往来姻缘谁是非
第十二章 心痴至此意难平
第十三章 三千青丝为君留
第十四章 千古江流百回澜
第十五章 惊雷动地移山海
第十六章 三愿如同梁上燕
第十七章 但愿长醉不愿醒
第十八章 奇谋险兵定蜀川
第十九章 昨夜西风凋碧树
第二十章 却说心事平戎策
第二十一章 不意长风送雪飘
第二十二章 断马斜风江湖剑
第二十三章 烟云翻转几重山
第二十四章 山河半壁冷颜色
第二十五章 山阴夜雪满孤峰
第二十六章 横岭云长共北征
第二十七章 轻笛折柳知为何
第二十八章 婉翼清兮长相顾
第二十九章 双峰万刃惊云水
第三十章 此身应是逍遥客
第三十一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
第三十二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三十三章 但使此心能蔽日
第三十四章 更丈原前百丈冰
第三十五章 满目山河空念远
第三十六章 人生长恨水长东
第三十七章 重来回首已三秋
第三十八章 边城纵马单衣薄
第三十九章 青山何处埋忠骨
第四十章 一片幽情冷处浓
第四十一章 英雄肝胆笑昆仑
第四十二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四十三章 子欲养而亲不待

下卷
第一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第二章 明朝更觅朱陵路
第三章 踏遍紫云犹未旋
第四章 杜曲梨花杯上雪
第五章 前程两袖黄金泪
第六章 何处逢春不惆怅
第七章 山登绝顶我为峰
第八章 公案三生白骨禅
第九章 千尘雪底东风破
第十章 无限月前沧波意
第十一章 一川明辉光流渚
第十二章 桂宫长恨不记春
第十三章 水随天去秋无际
第十四章 伤心一树梅花影
第十五章 万里同心别九重
第十六章 玉寒雪冷轩辕台
第十七章 激浊浪兮风飞扬
第十八章 山明落日水明沙
第十九章 莫损心头一寸天
第二十章 麒麟吐玉盛阳春
第二十一章 万树桃花月满天
第二十二章 暮雨潇潇闻子规
第二十三章 琼台金殿起秋尘
第二十四章 长宵永夜花解语
第二十五章 兰池春暖露华浓
第二十六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第二十七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第二十八章 世事如棋局局新
第二十九章 云去苍梧湘水深
第三十章 碧落黄泉为君狂
第三十一章 天河落处长州路
第三十二章 奇花凝血白灵脂
第三十三章 玉漏无声画屏冷
第三十四章 傲骨冰心彻明寒
第三十五章 九天阊阖风云劫
第三十六章 袖里乾坤卧潜龙
第三十七章 华容翠影怜香冷
第三十八章 昆山玉碎凤凰鸣
第三十九章 千古江山万古情
第四十章 海到尽头天作岸

后记
番外•幻生
醉玲珑•小剧场
旧时•往事
宁文清现代剧场版
非常勿扰之醉玲珑专场

后记
太和九年,琅州商船东行过海,避飓风,不慎迷途。逐浪漂泊,茫茫不见归路,船行数日,忽遇仙山,山在海中,方圆不知几百里,云雾缥缈,烟岚缭绕,玉峰叠嶂,霞岭相连。遂停船登岸,寻路前行,适逢雨后新霁,青峰绕云,山野琼林落落,瑶枝缤纷,兰芝琪草,灵洁鲜美。中有玉湖清溪,碧澈几鉴人影,五色美玉散落水畔,光泽晶莹,俯仰可得。青鸾择丹木而栖,彩风翱翔以自舞,百鸟翩飞,清鸣之声悦耳。复行数百步,遇异兽成双,追逐嬉戏于前,状如貂狐,通体似雪,一金瞳,一碧晴,灵异不同常物。林间有女三五人采撷芳草,笑语玲珑,轻歌悠然,见诸人,甚异之,闻其境遇,乃引谒其主。
沿山行,云境如幻,流连忘路之远近。前有屋宇列峰峦之体势,青竹为檐,紫篁为台。清瀑落而为帘,流岚浮以为幔,楼台高远,廊腰缦回。浮云飘然,气象万千。连绵难见全貌。极峰顶。登楼台,举目远眺,穷碧波于千里,凭虚御风,凌万顷之浩然。沧海桑田,茫茫不知其所止,天高地迥,渺渺不知身在何处。气清神爽,忘人间之凡尘,飘飘乎心怀,羡仙世之逸然。
及见主人,男子青云衣,女子自霓裳,神度清傲,风姿出尘,逍遥神仙眷侣。闻客自天朝来,遂以宴饮,琼浆玉液、奇珍海味皆未曾见也。问天朝,众云盛世之治,欣然而笑。言及四海异域,妙语逸事,见识广博,谈笑惊讶诸人。有仆玄衣俊面,复引众人游观山岛,奇景不能尽述。见宝船泊于碧海,长四十余丈,宽约十丈,长楫巨舳,龙桅云帆,可容数百人不止。日其主云游之舟,兴之所至,乘风破浪,东海、南溟、西洋无所不能及也。
停数日,辞归。为备清水粮蔬,赠以奇珍异宝,中有《西海图志》,绘西洋之航路,详录诸国风俗,世所罕见。仆轻舟相引,离岸人海,遥闻箫音送客,浩渺云波,浪潮万里,仙山渐远。及琅州,仆舟不复见。同行者逄豫,琅州巡使族亲也,归诣巡使,说此异事,以为奇。适逢帝东巡,引见圣帝,奉宝图。帝见之,乃大惊,即遣船人海,寻此岛,东海浩瀚,来路难再得。帝登观海台,临风远眺,慨然笑叹:天地逍遥,且看人间是仙境。遂不复求。云州陆迁,扈从东行,奉旨文以记之。甲申四月秋。

文摘
北征大军在城外整装待命,二十余万战士不能同时进城,是以只有一万玄甲军随凌王至神武门面圣。
茶香在手,碧叶清盏翠淡明亮,其上隐有雪雾之色深绕,卿尘细细品了口茶,回味悠长中望着窗口出神,想象一会儿大军入城不知是什么壮观场面,期待时竟有些自己都不明所以的紧张。
过不多时,只听远处一声金鼓擂动,鼓声威严动如雷鸣,滚滚响彻四方。随着金鼓隆隆,一道低沉的号角声仿佛自天边响起,西城雍门缓缓开启。
一时间满城的喧闹像是突然被抹掉,整个帝都蓦然安静,陷入一片肃穆之中。
万众翘首,遥望一方。
随着威沉的铁蹄声,脚下大地隐隐震颤,城门处如同错觉般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玄色铁潮,随之席卷而来的气势使这深秋高远的天地骤然变得肃杀,四合之下寒意遍布,威慑八方。
碧空晴冷,一面金色龙旗跃然高擎,其上明绣九爪蟠龙神形威怒,昂首腾云,猎猎于长风之中。
三军之前,当先两将白马银盔,一万铁骑人人玄甲玄袍,兵戈锋锐,成十个方阵依序而列,随他二人缓缓入城。
军容肃整,军威严穆,众人能清晰听到整齐划一的步伐落地,震动着雄伟的伊歌城。
卿尘不由得起身站到窗前,想看清领兵的两人。相隔较远,两人又盔甲在身,只依稀能看到眉眼。她握着窗棱的手一紧,左边那个银甲白缨身形挺拔的人分明便是十一,但他身旁却并非她记忆中另外一人。
她望着远处,愣立在窗前,蓦地被一声巨响惊醒,那是上万铁骑不见一丝错乱的同时立定,威严震撼。
夜天漓突然语意感慨地道:“四皇兄练兵之精,治军之严,当真无人能出其右。”
卿尘凝视十一身边的人,一种落空的失望如同城中浩瀚玄潮逐渐覆过心间,她转身问道:“前面领军的便是凌王?”
夜天漓一笑,道:“你自己看。”
卿尘重新将目光投向神武门,但见军中寂静,肃然无声,只闻四周招展的战旗猎猎作响。围观百姓被这军威所震,一时尽皆肃穆。
玄甲铁骑已全部进入雍门,号角声再次响彻九城内外。
原本成十个长方形的军阵中,最后一阵的战士突然向两旁分开。一骑白色战马裂阵而出,马上之人战甲佩剑,飞骑前驰,白袍胜雪,披风高扬肆意风中,所到之处军阵一一中分,如同夺目寒光将玄甲铁骑一划为二。
其人在前,身后立刻有战士策马相随,填补分裂的空隙。整个军阵随之推进,缓缓风云涌动,移宫换位,变幻成为一个完整的四方阵形。
阵前,两名领军大将双骑微分,那人勒马当中,抬手,身后玄甲铁骑迅速肃整军容。
随着那人右手轻挥,只见数列玄色齐齐变动,战甲声锐,铿锵如一,所有战士几乎在同一瞬间翻身下马,行军礼,振声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这一声自一万铁血战士口中同时喝出,真正震天动地,九城失色。
这是征战万里的铁马英雄,寒剑浴血的豪壮男儿。
唯有沙场之上出生入死的战士,方有这样慑人杀气;唯有勇猛无畏杀敌的军人,方得如斯豪情威势。
不必夜天漓再说,卿尘已清楚明了,她静静看着神武门前那个遥远的身影。
凛冽孤高,傲然马上,睥睨天下,风神绝世。这个人,以他的传奇一般的精兵铁骑,南征北战,攻城略地,扫荡西域大漠四方强族;以他骇人听闻的辉煌战绩,称雄宇内,威震六合,征服中原疆野万里河山。
那晚的背影似乎和马上的身影合而为一,变成千军万马中那一点孤傲的白。卿尘眼中竟无由酸涩,于青峰翠云的雾气后生出一层异样的清亮。她怕被人看出端倪,若无其事地反身低头饮茶:“久闻凌王大名,果然英雄非凡。”
莫不平拈须微笑,看着神武门前肃杀的军阵:“好个凌王啊!”
夜天漓远眺神武门的目光里带着难得一见的肃穆,似是震动,又似是佩服,于满脸飞扬不羁中透出慑人的精光。他回身一笑,摇头把玩茶盏:“四皇兄这支玄甲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征战多年竟从未吃过败仗,真看得人心里痒痒。”
卿尘见他似是心驰神往,问道:“你这么感兴趣,如何不去领兵出征,不也一样威风?”
夜天漓没滋味地一哂:“除四皇兄外也就五皇兄还算是真正带兵,我便是去,也不过历练一下作罢,有什么意思?何况我提此事母妃便要着急,说什么也不肯。”
卿尘道:“看来淑妃娘娘偏疼你,倒放心十一殿下。”
夜天漓挑眉道:“十一哥自幼便跟四哥习武,自然不同些。他这次出征一直瞒着母妃临走才说,回来定挨数落,说不得还要我帮他去哄。”
莫不平笑道:“突厥一族凶猛悍勇,淑妃娘娘也是心疼两位殿下。再者便是寻常士族子弟,也没有必要远赴荒远漠北去受征战之苦,何况是殿下。”
夜天漓道:“说得也是,便如五皇兄,若非因着母亲的身份,又何必执意军功?”他见卿尘脸上满是探寻的疑问,一笑道:“五皇兄的母亲原是孝贞皇后宫中一名侍女,不知为何受了父皇宠幸诞下皇子,如今也只是封了才人。虽说兄弟间没什么不同,但五皇兄心里是在意的,事事都比我们用心些。”
卿尘问道:“那凌王呢?”
夜天漓道:“四皇兄的母亲是莲妃娘娘。”
“莲妃娘娘怎样?”卿尘再问。
夜天漓轻描淡写说了句:“莲妃娘娘是个冷人。”也只说这一句便没了下文。
卿尘听他语气似乎无意多说,也不便再问。夜天漓对莫不平道:“莫先生多年前曾是几位皇兄的老师,四皇兄也一样得过先生指点,只可惜我当时年幼,未能与先生有师生之缘。”
莫不平品了口茶看着神武门,徐徐道:“殿下言重了,若别人或者便有,但于凌王殿下老夫却不敢说什么指点。记得当年临华殿相傅也曾给皇子们讲解兵书,凌王听完一讲便道:‘兵者,出奇之道,诡变之事,当得其意而不用其法,知其谋而不师其巧,如此细究十分多余。’那时凌王八岁,凡书过目不阅二遍,如今凌王之兵奇险诡绝,似是与兵书无关,老夫也不敢贪功。”
卿尘看着神武门前玄衣铁骑,夜天凌等诸位皇子已经登上高台接受犒封御诏。犒封之后都是些繁文缛节,夜天漓一会儿便觉无趣,两人便向莫不平告辞出来。
云骋见了卿尘,蹭到身前,有些躁动不安地在她旁边打了个转。
卿尘伸手抚摸它,低笑道:“风驰回来了,你着急了吗?”说罢拍了拍它以示安慰。云骋低声轻嘶,才任她翻身上马。
她勒马回头,人头攒动,已经看不到威肃的大军,唯有高台上飘飒的明黄旗帜,若隐若现。她面向高台,透过层层人群,依稀能感觉到身着战袍的夜天凌,记忆中他的样子仿佛越来越近,那双清冷的眸子异常清晰。
心中轻快无比,卿尘唇角轻扬,举目处晴空万里,碧秋如洗。
秋夜风清,萤草浅淡。依稀能听到四面歌酒喧闹。远远江水的凉意拂来,已是夜深露重。
举目望去,楚堰江上画舫流连,灯火依稀,如同一条莹莹玉带穿过天都。一艘船舫悠悠靠向四面楼南面临水的栈头,船头立着一人,素色青衫,长身玉立,负手临江,夜风迎面吹得他衣衫飒飒,意态逍遥。
栈头引客的伙计一双眼睛久经客场,早看得船上客人来头非凡,船还未靠稳便迎了上去。
舱内爽朗的笑声传来,一个年轻男子掀帘而出,一边回头道:“四面楼到了。”再问船头那人,“四哥,十一哥这次跟你从漠北回来,怎么反而疏懒了?”
那人淡淡瞥了舱内一眼:“你被强灌下七瓶御酒试试看,父皇的酒给你们几个白白糟蹋了。”
那年轻男子正是夜天漓,此时笑道:“四哥这次又大败突厥,我们才喝得到朔阳宫窖藏的好酒,父皇今晚兴致甚高,岂可扫兴!”
舱内一人笑骂道:“灌我七瓶御酒还嫌我疏懒,你倒是发什么疯,偏要今晚来这四面楼?”
夜天漓笑道:“这里好茶好琴,正是给十一哥你醒酒的。”
十一摇摇晃晃自舱中出来,扶住夜天漓的肩膀,两个人并肩站着,乍看去身形相仿,两双眼睛尤其神似。若非十一此时醉态醺然,倒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是四哥、七哥都说来,谁跟你来瞎闹?”十一说着,抬头眯眼打量四面楼,“咦?数月不见,变了这副模样?”
夜天凌回头看他兄弟俩,唇角逸出丝笑意,举步迈上楼前的木栈道,一边随口道:“五弟、七弟他们慢了。”
十一笑道:“早说船比马快,五哥偏要骑马。”
楼中管事早得了通报,亲自迎出来:“见过几位殿下,小兰亭洒扫干净,略备酒水,文烟姑娘已等候多时,请移步楼上。”
几人随他转去楼上,欢声笑语渐渐淡去,楼高风轻,空气中越发有了几分清凉。
待到最里面一间,迎面一方素雅小匾,上面写着“小兰亭”几字,字迹清秀如空谷幽兰,飘逸如浮云出岫,中有三分疏朗之意,情高意远。
进到阁中,一方宽畅内堂,两面皆是雕花梨木长窗,窗前点点放了几盆兰芷,阁中四处透着若有若无的兰香,叫人神清气爽。
几幅轻纱随风微微荡漾,将雅室一分为二。一面四处点了清透琉璃灯,光彩明亮,成对摆着八张样式朴拙的黄梨木长案。每张案上有几样精致小菜,三两瓶水酒,案前放了素白色绣兰花方垫,供客人起坐之用。
两边靠花窗的地方,各有一副茶具,小炉烹水,发出轻微的响声,使秋日干燥清冷的空气多了几分温润暖意。
轻纱的另一边,灯影沉沉,似乎只燃了盏清灯,依稀可见一名女子广袖静垂坐于席上,瑶琴在前,却又看不十分真切。
夜天凌等人方入阁中,便听轻纱之后叮咚几声弦音轻起,清泉珠溅空山凤鸣,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似有迎客之意。
案旁静立的两个清秀女子,此时娉婷拜倒,清声道:“兰玘兰珞恭迎尊客驾临小兰亭。”
夜天漓面向轻纱扬扬眉,笑说:“今夜叨扰文烟姑娘。”
卿尘坐在轻纱之后,因为光线明暗不同,外面看不到她,她却可以清晰地看到琉璃灯下人们的一举一动。
虽知夜天漓在此宴客,却没想到竟是他们兄弟几人,猝然相遇,若非隔着一层轻纱,此时玉容之上的震惊、喜悦、怔愕、欢欣定当将心中所有情绪泄露无余。她手下不由自主地微微一颤,原本平稳的音调无意滑高,直飘出去,急忙收敛心神顺势轮拂,指下带出流水般的清音,风回浅转,随着纱幕淡入了夜色。
卿尘轻压冰弦,静静地看着来人,眸光落在夜天凌和十一身上,便浮起微笑的神采。夜天凌看起来略微消瘦了几分,颀长身形中淡淡透着清峻的气度,举手投足间沉冷如旧,难以捉摸的深邃双眸,薄而不动声色的唇,偶尔些微挑起,算是表达过笑意。
十一站在夜天凌身边,略带醉意,几月不见,本多了的几分沉稳都在醉中潇洒得无影无踪,不过进来之后似是已清醒许多,打量着墙上挂的一幅长卷道:“《兰亭序》,这是何人所书?”
那是卿尘自己将千古名帖《兰亭序》默写了一篇挂在墙上,不过只取“兰亭”二字应景罢了。夜天凌也转身去看,静静看了半晌,只是剑眉微挑,说了两个字:“不错。”回头望向轻纱背后。
卿尘虽知他看不到自己,却还是觉得那道清冷的目光可以一直穿透过来,将纱幕后洞悉无余。心中无由生出奇异的感觉,仿佛在隔着重纱对视的一刻,早已蔓延缠绕的藤蔓于尘埃中悄然绽放出花朵,一瞬妖娆,静静明光如玉。
一旁侍宴的兰玘和兰珞煮水烹茶,一一为三人奉上碧盏。此时楼下又引了几人进来,却是随后而来的夜天湛、夜天汐两人。
夜天湛见他们几人已在阁中品茶,笑道:“你们把五哥弄醉了丢给我,自己却在这儿享受。”
卿尘见到他顿时轻抽了口气。夜天漓向幕帘内笑看来,眼神似是有意无意往夜天湛那边一带,十分笑意八分调侃,恨得卿尘牙痒痒,无怪他白天只说宴客,原来有心作弄她。
她抬眸瞪视过去,夜天漓却当然看不见,转头上前去问道:“五哥怎么才喝了几杯便成这样?”
夜天汐看去文质彬彬,比夜天凌的冷然多了几分亲和,比十一两兄弟的率性更见些许平稳,比夜天湛的俊雅风流却有几分沉默无声,此时也早带醉意,几乎比十一还不如,闻言无奈摇头:“你们不敢去招惹四哥,便折腾我和十一弟。”
夜天湛一身晴天长衫,腰间一块瑞玉精雕环佩,越发衬得人俊雅温文,笑道:“十一弟是自己抢着喝的,怨不得别人。”
十一以手撑头,随口道:“你们耐不住早晚去招惹四哥,四哥身上伤刚见好……”
话刚出口,夜天凌淡淡道:“十一弟,莫扫了大家兴致。”
十一耸肩,住口不说。
几人却早已听到,夜天湛皱眉道:“四哥受了伤?”
夜天漓接着问:“何人所为?突厥军中竟有如此人物?”
夜天凌微一点头:“一点小伤,早已无碍了。”
“四哥竟连我也瞒着,可是不该了。”夜天汐眼中闪过诧异之色,随后道,“哈!今晚他们灌酒,我和十一弟替四哥挡着。”
夜天凌唇角淡淡一挑,旋即不再言语,目光投向墙上那幅《兰亭序》,修长手指在花梨木案上微微轻叩。
十一知他心中有事,岔开话道:“方回天都,便听说四面楼文烟姑娘琴艺天下无双,方才轻抚琴弦已叫人心思神往,冒昧请文烟姑娘抚琴一曲,不知可否?”瞥了一眼夜天凌,见他始终凝视那幅《兰亭序》,无奈暗叹一声。
那晚他虽及时率兵赶回,接应夜天凌成功突围,但自此便失了卿尘的消息。回营之后他们数次派人寻找,小半年来却芳踪全无生死不知。夜天凌虽然面上淡淡,运筹帷幄一如往常,但十一却知他始终惦记着此事。西突厥这次算是时乖运蹇,遇上夜天凌心情恶劣,玄甲铁骑不留丝毫情面,步步逼得他们狼狈不堪,接连退失燕然山北近千里土地,经此一战元气大伤,怕是短时间内无力再犯中原。然此时即便得胜回朝,夜天凌仍将自己一队心腹侍卫留在漠北,继续在附近打探卿尘下落。
夜天湛等人知道这四皇兄性情冷淡,事情他若不愿说起,便是多问无益,丢下前话举杯笑道:“我们醉酒来此,已是唐突佳人,以茶代酒先罚一杯,但求一曲。”
卿尘对那晚山中遇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很是挂念,轻纱之后细看夜天凌的脸色,不甚清楚,但想来数月过去,伤势应该已无大碍。本来专注于他,突然听到众人将话题引到自己这边来,急忙收拾心神,右手轻挑琴弦,发出柔柔清韵,作为应答之音。夜天湛,温文尔雅的他,言行举动总是叫人挑不出瑕疵。
指下轻轻一挑,余音犹自袅袅,流水般的琴声已婉转而起。
曲调安详雅致,似幽兰静谧,姿态高洁。但闻室中乐音悠扬,周遭似有淡淡琴声应和,竟叫人分不出是否为七弦之上所奏,仿佛随着流连清风,四面八方都飘来琴声,悠悠娉婷无止无尽。
琴声之中如有暗香浮动,令人心旷神怡,悠然思远,仿佛身置空谷兰风之间,身心俱受洗涤,通体舒泰。卿尘双目微闭,指下弦音略高,点点兰芷在山间岩上摇曳生姿,无论秋风飒飒,冰霜层层,犹自气质高雅,风骨傲然。七弦琴音渐缓渐细,几不可闻,化作一丝幽咽,却暗自绵绵不绝。
低到不能再低,琴韵悄然而起,翩翩如舞,仿佛历经风霜,兰苞绽放,曲调极尽精妙,无言之处自生缕缕幽情,高洁清雅。
一曲终了,余韵绕梁,室内静静无声,众人似乎都沉浸在这琴韵中,回味无穷。
卿尘抬眼望去,却冷不防看到夜天凌望向这边,那泠泠目光穿过轻纱直至心底,让她心中无由一紧。纱影淡淡,使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柔和了许多,远远如坠梦中。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曾经在第一次取下他的面具时,她想起过这首词。她从来都不知看到一个人会有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恍如前生。
夜天凌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轻纱,此时十一轻敲花案,朗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为此当浮一大白!”说罢,拎起面前酒瓶,痛饮一口。
夜天凌这才从轻纱上收回目光,看了十一一眼。
夜天漓也斟酒一杯,吊儿郎当地笑道:“好琴好酒难得今夜,文烟姑娘,我敬你。”一饮而尽。
卿尘在轻纱之后笑意盈盈地看他们兄弟俩,微动琴弦,以示答谢。转眸间看到夜天湛轻握杯盏,正神情温雅地看着这边,唇角带着她十分熟悉的微笑,眸光中竟是出人意料的欣赏与温柔。心中一凛,只怕他听出端倪,短短抚了一段清音,以曲告辞,悄身退了出去。
一路回房,卿尘大大松了口气,换上素白文士衫,长发束以玉带,顿时化作翩翩公子模样,抬头看看三楼小兰亭,窗口明亮的灯光,在心底里晕出淡淡欣喜。
四面楼今晚生意不错,她前后照应了一下,忽听堂前传来吵闹声,楼中管事快步找来,道:“公子,请您前边去看看,卫家少爷怕是喝多了几杯,缠着兰璐不放。”
卿尘皱眉,卫骞是见过她的,不知会不会认出来。偏偏此时四处不见谢经的影子,她怕惊动了小兰亭中诸人,只好快步赶去前堂。到那儿一看,卫家大公子卫骞正醉态醺然地拖着兰璐往外去,兰璐不敢使劲抗争,只能软声哀求,一旁兰璎她们跟着劝拦,见到卿尘出来便像见了救星,急忙喊道:“公子!”
四面楼毕竟还是歌舞坊,虽比其他地方清高雅致些,但客人酒后闹事也偶有发生,不过平日都是谢经出面打发。卿尘对卫骞浑身酒气甚为反感,却一笑上前,抬手在两人之间挡住:“卫少拉着我们兰璐的衣裳不放,这是做什么?”
卫骞和她只当街见过一面,此时她又着了男装,横眼看来,朦胧间也不辨眼前是谁:“少爷今天要将兰璐带回去做二夫人,你说给她赎身多少银子?少爷我付双倍的!”
他看上去是喝了不少酒,脚下蹒跚不稳。卿尘顺势将兰璐拉开护在身后,扬唇笑道:“卫少说笑了,咱们四面楼的姑娘没有卖身这一说,都是来去自由。这事是好事,但也得两厢情愿才美满,卫少说是不是?”
卫骞将手一摆,指着兰璐:“少啰唆,过来!少爷看得上你是你命好!”
兰璐吓得往卿尘身后躲,卿尘仍笑道:“人来人往都看着,有什么话外面说也不方便。兰璐,后面刚制的菊花蜜酿,快去看看好了没有,给卫少送去雅阁等着。”她抬手一让,“兰璎的琵琶曲卫少还没听全吧,不如里面再坐坐,何必急着就走?”她知道一时半会儿要将人打发走是不可能了,但求息事宁人,先离开这招眼的前堂,一不影响生意,二让兰璐脱身,最重要的是莫要惊扰楼上。
兰璐如获大赦,匆忙福了福便往后堂快步而去,卫骞怒道:“你去哪儿?”卿尘半请半拦道:“卫少何必着急,里面请!”
卫骞甩手喝道:“跟少爷我玩这花招,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今天不把人给我带出来,我拆了你四面楼!”
卿尘修眉微挑,堪堪隐忍心中火气。忽听楼上一个声音传来:“卫骞!你像什么样子,不嫌丢人吗?”
声音并不高,温文润雅,却无形中有种透骨的震慑,压得乱哄哄的场面一静。卫骞抬头看去,忽然清醒了几分:“七殿下,十二殿下?”
紧接着夜天漓带着怒意的声音喝道:“你好大的胆子!闹事也不挑个地方,有本事拆了四面楼给本王看看?”
人人都往楼上望去,卿尘半对着卫骞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看起来十分奇怪,她却顾不得其他,只是不敢回头,慢慢垂首侧身往旁边蹭去,挨着堂前高柱在飞纱后一躲,对管事使了个眼色。管事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人也精灵,急忙往前笑道:“当真该死,打扰了两位殿下雅兴,小的在这里赔罪。”
卫骞酒意已被吓醒了大半,卫家再怎么得势也不敢和皇子叫板,但因天舞醉坊的事怀恨在心,垂首处恨恨看了夜天湛一眼,悻悻道:“没想到两位殿下在此,今晚和兵部几位大人多喝了几杯,还望殿下恕罪。”
夜天漓冷哼道:“原来是新升入了兵部来庆祝,这才几个月,我看四皇兄不在天都,兵部是没遮拦了,你也不问问今天谁在,竟敢如此放肆!”
卫骞低垂的眼中交杂着得意又生暗恨,却终究不敢再生事。夜天湛脸上似乎仍挂着温温冷冷一丝笑,话语中平无起伏:“怪不得,是入了兵部自觉腰杆硬了吗?敢在这里惹事?”
夜天漓向来行事霸道张扬倒罢,湛王亦对四面楼出言维护,莫说是卫骞,在场的都有些意外。卿尘见终究惊动了他们,有些懊恼,但心里毕竟松了口气,若非如此今晚还有得折腾。隔着幕帘依稀见夜天湛站在楼栏前,蓝衣如水,俊面不波,徐徐对卫骞道:“还不快走?今后莫让本王再在四面楼看到你。”
这话已说得十分不客气,卫骞心中压着的火气陡然上冲,猛将身子一直便欲发作,不防正见夜天凌负手缓步自小兰亭出来:“十二弟,什么事?”他峻冷身影出现在楼前,目光淡淡往这边扫来,卫骞心中似被惊电劈中,浑身凛然,尚有的三分酒意被彻底吓醒,衣襟一振,单膝跪行了个军礼:“四……四殿下。”
夜天凌眼中无情无绪,在他身前停了停,整个前堂忽然寂然无声,仿佛斑斓缤纷褪尽了颜色,一袭清白,冰冷静陈。
“免了。”终于听他说了两个字,众人竟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卫骞起身垂手而立,额前隐有微汗。便是伊歌城最张狂的士族子弟也知道,在凌王眼底若造次生事,那是自讨苦吃,尤其自身还在其职辖管束之中,心中不由上下忐忑。
夜天凌似对眼前究竟发生何事并无兴趣,只道了句:“明日兵部里,别让我见你一身酒气。”说罢对夜天湛他们道:“进去吧。”
夜天湛目光似是无意地在楼下带过,唇角逸出如玉浅笑,先行转身入了小兰亭。
夜天凌随后举步,无意回头,卿尘正挑起幕纱悄眼向上望去,他立时如有所觉,意外的对视中眸底蓦然震动。卿尘在那转瞬而逝的惊讶中对他眨了眨眼,笑着抽身而去,只留下紫绡长纱飘飘摇摇,灯盏明照。

内容简介
《醉玲珑(全新修订)(套装共3册)》内容简介:一个帝王的驾崩之谜,一脉皇族的混乱血统,一件巫族的上古之宝,江湖与庙堂的纷争,情孽与恩怨的纠缠,玲珑九转,风云变幻,为何会将一个相隔千万年的现代女子卷入其中?
“你谁都不是,你只是我的女人。”在他凝视的目光中,她像是坠入百世千生宿命的轮回,一步步沦陷。
如果她是为他来这一世,那么他这一世便是为了等她。
千年相逢,回眸相知,人世间至高无上的权力之路,她与他执手前行,踏一路铁血烽烟,指点如画江山。
浩瀚天地,无尽岁月,当此生登临绝顶,他与她,又是怎样的取舍,怎样的抉择?
“如果这世上所有的东西只能选择一样,我宁肯要你的笑。若你苦在其中,即便是天下,我得之何用?”
这一生,总有些人值得用生命去信任。总有一个人,曾经沧海,为你而生。

海报:

醉玲珑:5周年修订典藏版

醉玲珑:5周年修订典藏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