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pdf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套装上下册)(普及本)》:周汝昌六十年心血结晶,集正文、脂评与周按于一体的《石头记》三新版本,横排简体套色印制 国内堪称独树一帜。
还《石头记》原著真实面目,令芹脂大快遂心于九泉。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曹雪芹 解说词:周汝昌 合著者:脂砚斋

目录
序言
凡例(又题红楼梦旨义)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第三回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五回 开生面梦演红楼梦 立新场情传幻境情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雨云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第七回 送宫花周瑞叹英莲 谈肄业秦钟结实玉
第八回 薛宝钗小恙梨香院 贾实玉大醉绛芸轩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人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第十二回 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凰月鉴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第十四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实玉路谒北静王
第十五回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天逝黄泉路
第十七回 会芳园试才题对额 贾宝玉机敏动诸宾
第十八回 林黛玉悮剪香囊袋 贾元春归省庆元宵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妬意 林黛玉俏语谵娇音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实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遣帕染相思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第二十六回 蘅芜院设言传蜜意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第三十回 实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实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第三十三回 手足眈眈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勤哥哥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当莲叶羹 黄金莺俏结梅花络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韵
第三十九回 村老妪谎谈承色笑 痴情子实意觅踪迹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第四十一回 贾实玉品茶拢翠庵 刘姥姥醉卧怡红院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言解疑语 潇湘子雅谑补余香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桩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第四十七回 歆霸王调情遭毒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第五十回 芦雪广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创制春灯谜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蘗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母爱语慰痴颦
第五十八回 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芸轩里召将飞符
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出茯苓霜
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实玉情脏 判冤决狱平儿情权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香菱情解柘榴裙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第六十四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遣九龙佩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第六十七回 馈土物颦卿思故里 讯家童凤姐蓄阴谋
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人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诃
第七十一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第七十二回 王熙凰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悮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景金凤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拣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议
第七十六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第七十七回 俏丫袅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姽婶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谏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悮嫁中山狼
第八十回 懦弱迎春肠回九曲 姣怯香菱病人膏盲
批点馀音

序言
这部《校订批点本石头记》自二零零五年起,经过长达三个多春秋的艰苦奋斗,今天终于印行面世,我感到十分欣慰。本书标明“校订批点本”,共分三大部分,其校订包括了《石头记》小说正文与脂砚斋评语两部分,批点则是我个人的尝试撰作。本书将正文、脂评与拙批三大部分连成一体,构成一部《石头记》三新版本,提供于读者以资读赏玩索。如果说这部三新本是我经历六十年努力的心力结晶,确是真实不虚,但并不等于是已经做得尽善尽美了,只是表明这是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报告和虔诚的献礼。
全书的正文沿用《石头记会真》选定的文字,然又经过逐字逐句重新细加校订,反复核正达四次之多,解决修正了不少疏误遗留问题。而脂砚斋评语从未正式伴随我写定的普及性读本披露过,本书汇集各钞本所有脂评,在文句上作出识辨和梳理,只选择其中较为可读的一条或两条作为代表。批点则是我本人读《红》研《红》的心得感悟,这些看法想法一部分是自白,记下来以备日后再加探究,一部分提供给读者以便交流切磋、匡谬补缺。
书籍有评点本,是中华文化的一个独创的形式与体裁,具有浓郁的中国特色。评点之产生与中国书册的格式密切相关,中国汉字书籍一律竖写,行与行之间留有空隙,而版框的上方也留有相应的空白,这就给读书者提供了校勘札记和书写读书心得感想的地位。在经书典籍上,札记内容当然是严肃的,而发展到小说野史上,就形成了一种十分特殊而又有意趣的评点文字。因此,评点者固然也有严肃、感慨、沉痛的笔墨,但更多的是轻松、愉快乃至诙谐调侃的笔调,这就使得读评者在书籍原文之外同时又获得了相随、相伴、相辅、相成之文字的享受。

文摘
批点馀音(2)
在全部《石头记》中用“叹”字时,常和“怜”字相依相伴。如第五回的一支曲子开头说: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便知一个“可叹”,一个“堪怜”者,似属有别而实为互用,因其可怜,方才为之感叹。倒个次序来说,就是正因怜她,方才叹她。同回太虚幻境的一副对联,上句是: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下句为: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请看又是“叹”“怜”相依相伴。又如芦雪广争联即景诗,开头便说: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匝地惜琼瑶。请看:一个是“怜”,一个是“惜”,仍然是怜悯与感叹相依相伴。若悟此理,则你再去读那首《枉凝眉》曲子,说的是:一个是枉自嗟呀,一个是空劳牵挂。你就会悟到:“嗟呀”者就是为之悲叹;“牵挂”者就是因她可怜。处处呼吸相通,玲珑四照,令你先后左右、相呼相应、联络贯通,自会晓然作者所擅长的独特笔法。
说到此处,“一怜一叹”,“怜”是主题,“叹”乃是因“怜”而生的情感,而这个“怜”便成为全部书的最最重要的主题宗旨。所以全书开卷出现的第一位女性主角便是甄英莲——“真应怜”!这个“怜”字便笼罩了全书所有女子的不幸遭逢,就是说,因她们的命运都隶属于薄命司,所以“堪怜”、“可叹”,而这个“怜”“叹”方是“大旨谈情”的那个“情”字的具体内涵。
小说作者曹雪芹在《石头记》中运用通常而简洁的语言,把“情”字的基本定义告知于人:“情”是以怜惜与感叹为始,在小说的开端部分,这个怜惜与感叹也是由个别具体人物来表现的。但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很快就会发现作者的怜惜、感叹并非停止在若干个别角色身上,而是逐步扩展、提升到更多、更广的层面和境界中去。例如在太虚幻境中所见的“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就充分表明了这种扩展与提升的确切标记。这在我们中华汉字词语上讲,就是“悲天悯人”的悲悯。悲悯是一种最普通最沉痛的崇高博大的真情,这种崇高博大的真情在佛学上即所谓“大慈大悲”、“普度众生”,当然这是一种比喻和比较,而不是说作者曹雪芹的“情”就是要把众生引向空门,绝无此意,不可误会。
再者,作者曹雪芹的悲悯原是对千红万艳而说的,是从以己待人的态度、心情而言的,但这悲悯对他自己来说却兼含着一种非常沉重的孤独伤怀的意味,因为他自己也很明白这种悲悯很难言说,不得已而用一个“情”字来表达,是无可奈何之事,就会招致世俗常人的种种误会和错解。这在书中也能找到证据,请看:第七回送宫花这段故事的一首标题诗,头两句便说: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可见在作者感受上,花容纵美,而真能怜惜者为数并不甚多,甚至很少。同样,刚才引过的曲子: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你看,一说谁惜,一说谁怜,作者总是在十分惆怅伤怀中,感叹世上能用真情以悲悯广大不幸者的竟如此之稀少。他自己为此而写作小说,宣讲这种“情”的大旨,能解其味者能有几人?所以,在开卷那首五言诗中又说: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一连就举出了几个用“谁”的例子,然则作者的孤独悲伤的情怀不是已然十分清楚明白了吗?
我们对作者开宗明义就特笔提出的“大旨谈情”,初步读懂认清了怜惜和悲悯是他的“情”的基点和总纲,这样就不至于把这个重要的“情”字作出了错解误说;但紧跟着需要说明的,即是他的情与孔孟的仁、义、让、诚、敬等伦常社会道德标准并非是对立反抗的,那是一种错觉和误说。这些仁义道德等等常常被人当作空洞的教条的规则,有其名而无其实;而这么好的名词和实质却反被利用来做不仁义、不道德的事情。所以作者认为,若真正能懂能行,则仁、义、忠、孝等一定不会、也不能流于一个空名,空名就是假仁、假义、假忠、假孝,所因何故?就是因为空名之中缺少了真情、至情,因此作者的“情”不但不是反仁、反义、反忠、反孝,却正是为之充实了内涵,注入了生命灵魂。比方说,古来孝道子女们对于父母要遵守“晨昏定省”的礼节,这是有教养的大家庭必须实践的教条;但是假如人们都像书中的贾赦、邢夫人这对夫妇一样,每天早晚也会来到贾母老太太跟前侍立一会儿,说几句问安的常规言词,然后就算尽了孝道。你若在书中看到这种情況时,你自然会有所感受,能辨真假,有情无情差别判然。所以,要懂得曹雪芹的“大旨谈情”,必须首先懂得他为何同时又要十分强调一个“真”字。如果你还没有注意书中所有的明显和暗中的点睛之笔,那么让我举一个最为简明的例子帮你体认一下: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请你注意,上句“假”与“虚”是对仗而同等的形容词,而下句“真”显然也与那个“痴”对仗而相等。由此一例,即可证明曹雪芹常说的那个“情痴情种”,那个“痴”貌似疯疯癫癫、不循礼法,其实是又被作者瞒过了。原来他的所谓“情痴”,就是具有真情至情的“正邪两赋而来之人”。然后,我想着重说明的是,曹雪芹的“情”与孔孟的“仁义”非常契合,可以说似一似二,可以说是分是合,你一下子很难分辨清白;但我可以这样试行分析比较一下:孔子的“仁”似乎有两个特点,一、以自身为立足基点,然后才念及他人,也就是那句人人可明的老话:推己及人。二、孔子的“仁”总带着一点消极性。有一个最好的例子:当门人问他是否有那么一个字而可以终身佩服奉行的吗?孔子答:“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看,老师是如此的谦和而委婉,用商量的口吻来回答学生的问题。他是说:如果有这么一个字的话,那么就许是“恕”吧?!“恕”是何意呢?你自己不愿做的事,不要强加给别人,这就是了。这个例子最有其代表性,因此后世人也常说,孔子的教训就是“仁恕之道”。“恕”者是“仁”的伴词,也是补充词——正因如此,我才说,孔子的“仁恕”有其消极性意味,他不是说你要如何如何,而是说你不要如何如何,所以表明他不强调积极的一面。实际上,这也就是孔子的中庸之道。针对以上两点,我才敢说曹雪芹的“情”,第一,不是先为己、后及人,他没有把己放在第一位,即他以真情去怜惜别人、同情别人、安慰别人、体贴别人、救助别人,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他的意志中并没有把己和人对立起来,分别等次起来。第二,曹雪芹的“情”不是消极的反应,而是积极地寻求,即化消极而为积极。我这样说,书里有明证吗?请看开卷不久,就用两首《西江月》来介绍宝玉之为人、性情、作为;其中有云: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所谓“无故”,就是别人有了不幸、有了痛苦、有了灾难,并没有向他求乞同情、安慰、救助,相反,他是自动、自愿、甘心,不辞劳苦麻烦而自去寻愁觅恨的,这一大特点不但说明了我之所谓积极性,同时也说明了他不是为己,而去将“情”施予他人。一句话,他没有把己和人分别开来,对立起来。那种自我意识牢牢盘踞于自己胸中,一切意志行动都是为了一个“己”字的这种念头,你通读《石头记》全书时,在宝玉身上是绝对找不到的。
批点馀音(3)
以上种种,我在做那些简短的零散的批点时,是无法用几句简单的言词就可以表明我对雪芹之“大旨谈情”的一些感受体会,特在此略加补充。虽然我的表达已觉力不从心,但总比知而不言,言而不尽要聊胜于无吧。
在此短短的后记里,我把雪芹“情”字的具体内容粗略地总结了一下,这是正面的意义价值所在。乘此机会我也正好从反面来对《石头记》的“情”字说上几句并非无关紧要的话。雪芹的真《石头记》一经问世,立即引发了当时知识界正统士大夫们的种种误会与歪曲,他们不但把曹雪芹的“情”和“欲”混为一谈,更有甚者,竟然认为这个“情”就是“淫”。因此从朝廷到地方官吏都曾把《石头记》列为淫书,或禁或毀,并且对作者曹雪芹本人百般谩骂,说他作“淫书”得了恶报。如说曹雪芹绝后、说曹雪芹并非无后而是三世聋哑……如此等等。那些人咬牙切齿,痛恨之声如闻;更有甚者,他们不但污蔑谩骂,干脆就用续假书的手段来歪曲曹雪芹,歪曲《石头记》,歪曲这个伟大的“情”字。例如一百二十回假全本的末后,就揭去一切面纱,露出本来面貌和用心,宣称你不但“淫”字不可犯,就连“情”字也犯不得,犯了“情”字的都没有好下场——这就是指所谓“宝黛爱情婚姻悲剧”的结局。这种居心叵测的歪曲却被不少人误认为“给曹雪芹补足了后半部,起码使之得以流传是一大功劳”,这样的形势自有清一代并无改变,直到民国时期特别是“五四”以后,有识者这才逐步地改换了不同的眼光、看法和评论。但是据我看来,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所出现的评论《红楼梦》的三位重要文学家兼学者,即胡适、俞平伯、鲁迅,在这三家之中,胡氏绝口不谈“情”字,他只说《红楼梦》是一部描写这个大家族“坐吃山空”的“自然趋势”,可见他不承认作者自己标明的“大旨谈情”这个总原则。俞氏则明白无误地提出,《红楼梦》是一部“情场忏悔”的书,宣扬的是“色空观念”。至此,我不能不强调指明,鲁迅的理解与评论则绝然不同。大家可以重新去温读一遍《中国小说史略》的第二十四篇。鲁迅给《红楼梦》的定位是什么?六个大字:清代人情小说。请看鲁迅的“人情”二字就和“情场”那类词语的含义有着霄壤相去的绝大差异。我个人的体会:鲁迅先生的笔下首先点出了“人情”二字,而他的具体评论却并不涉及什么“宝黛爱情”之类的文词,那就可知先生所说的“人情”乃是人的真情,人的对待自身以外的所有人的真实感情。
鲁迅读懂了曹雪芹的“情”,所以他才在讲演中说:“自从有了《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先生并未说明这种思想是什么?我的理解,是鲁迅第一个读懂了曹雪芹的思想,即以人的真情来对待所有不幸之人,而这种思想、作法却遭到了严重的误会与激烈的反对。如今人们都说《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悲剧著作,这是没有异议的;但这悲剧的实质,并不在于什么男女爱情、婚姻不幸等等,而正在于作者主张的“大旨谈情”的“人情”,即真情至情。
以上就是在零散简短的批点中无法多费言词的这番意思,在这后记中,略加申论,以明鄙怀,其实这才是我不揣简陋而要为《石头记》试作批点的本心实意。《石头记•凡例》中的七律诗: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报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此诗见于“甲戌本”《石头记》卷首,胡适先生当年于书后题云: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可见他对此诗的重视非比一般。我首次于胡先生论文中得见此诗后,很自然地顺着胡先生的思路而认为是雪芹自题,但那时我并未见到脂评全部的真相。从一首孤立的律诗八句来看文字表面,还体会不到其中的真正意味,及至将“三真本”(甲戌、庚辰、戚序)的所有脂评看过之后,感受就起了变化,觉得事情未必如此简单,今略述拙见于此,以供商量研讨,方可求得历史真相。首先,欲定此诗作者究竟是谁必须找到依据,以透露作者本人口吻和思想感情的句子做为基点,然后再看全篇,这才可望获得一个接近真实的理解。依此而言,此篇的基点又在哪里呢?很清楚就在腹联,即五、六两句。请看这两句说的是什么呢?译成白话其大意是:请你不要只说身着红袖人的伤心悲痛流泪最多;事实上还有一位情痴情种的作书人,他所抱恨无穷的更是难以语言表达形容。下接七、八两句,便是说这位情痴情种作书人了。写他耗去了十年辛苦,字字句句都是用血泪写成的。但十年心血耗尽之后,书未成而人已逝矣,他为此(其实就是为身着红袖之人的薄命和悲伤)而抱恨无穷。只从这四句来看,诗意已觉十分明白:这就是那位题诗人(也就是喜欢身着红袖的批书人脂砚斋),在几次“重评”《石头记》之后,用此一诗来悼念抱恨而逝的作书人。她的诗句是在着重表明:你十年辛苦、血泪著书全是为了我们红袖者的悲伤而耗尽心血,但我要说的却是我们的“啼痕”(按,“啼痕”一词也是专用于女性的典故,可参看秦少游之《满庭芳》: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若和你的抱恨相比起来,那就远远不可等同而论了。
批点馀音(4)
反过来看,若将此诗定为雪芹自题,那么他岂能说出我的抱恨比你们女儿的不幸还要长恨无穷?这是第一层文意难通,情理不合。第二层,雪芹平生为女儿著书,对她们尊敬赞美无所不备,他怎么又能在书的卷头,却说出你们女儿的悲伤不幸,比起我的抱恨来算不得什么呢?再者,尽管他费了十年血泪著书辛苦,他又怎能自表自赞说:我这种辛苦可不简单呀!不必再絮絮烦言,只这么一说诗的内容,彼此称呼的对比分量,诗人自己的身份位置以及题诗者和被题者双方的相互关系和非比寻常的感情跃然纸上,断非作书自题的性质可以论定。以上所论的这个基点若能成立,那么回过头来再与书中的各个相关的字句联络起来,便觉呼吸相通,更觉意味深厚,生趣盎然。试看第五回幻境中所演奏的曲文引子,开头就说:“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这便与贾雨村论说“正邪两赋而来之人”时所说的“情痴情种”是前呼后应的,皆是指的作书人的自比自况;不但如此,就在那首人人尽知的“满纸荒唐言”一首诗中,也早就表明了“都云作者痴”五个大字,此“痴”字首先专属于作者,只有他才最有资格接受这一称呼。至于抱恨,那又可以从小说之外的历史文献中去求得佐证。如敦诚挽雪芹诗中有云:邺下才人应有恨,山阳残笛不堪闻。则雪芹的抱恨而逝是《石头记》的一个最大的不了之情。假如可以放宽一些细细参悟,那么你也会承认,连张宜泉挽吊雪芹诗句之“白雪歌残梦正长”的这个“梦正长”,其实说的也就是残梦难全、作者抱恨无穷正是同一语意,只是措词小有变化而已。至于“红袖”一词当作何解?是专辞还是泛辞?这个典故出自何处?我在多种拙著多处文字中已然讲得不知多少次了,恐怕已经使有些读者感到厌烦了,此刻我把它尽量简化一下,只说几句吧!雪芹在书中首次用“红妆”一词,那是来自东坡“海棠诗”: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所以他在题怡红院诗中就写出了“红妆夜未眠”的佳句。其后由于平仄格律的关系,他才逐步的有所变通,将“红妆”变通为“红袖”或“绛袖”,这个词意屡次出现于全书,先后痕迹分明。如香菱学诗咏月有“红袖楼头夜倚栏”之句;然后薛宝琴的梅花诗中又出现了“幽梦冷随红袖笛”之句,细心的读者稍加思索,就不难悟知,这个爱穿红裳的人实有所指——请你不要忘记书中有几处令人奇怪的话,说是贾宝玉一生有个“爱红”的毛病,这个“红”字意义所包不止一端,我们此刻不待烦言只说一例:有一回宝玉被茗烟引到袭人家里去过灯节,遇见了袭人的几个姨表姐正在聚会,事后宝玉便向袭人特意询问:你那个穿红衣裳的姨妹,怎么也得她到咱们家来才好。这种意味深长、内涵丰富的奇特之笔,他人不知,作者不言,连袭人也无明显的反映;那么这都是无谓的闲笔碎墨,无聊的点缀吗?慧心的读者自有自己的通灵之性,才必有所悟,不必全由别人加以说破,说破了就反而乏味了。一句话,这位题诗者是位女性,正由于作者常用红袖来特指其人,她也就顺水推舟不再推辞避让,就用雪芹喜欢的“红袖”一词来自呼自应,其实这种微妙的关系,才真是题诗者与作书人之间的真正相投相契的、深厚微妙的感情交通,一般俗常人是不会如此“霁月光风耀玉堂”的。
末后,还请注意理解那个非同寻常的“十年”毕竟何指?是为了句法的整齐而写的泛词呢?还是一个精确的时间记录呢?这却要考索明白。我旧年也有过解说,今日看来不足为据,故不再述。如今的看法是,这“十年”二字非常重要,它正是表明了自从“乾隆甲戌脂砚斋钞阅再评”算起,直到“乾隆癸未除夕雪芹逝世”为止,整整齐齐恰为“十年”,这十年才正是雪芹经历千辛万苦的写作历程,而且由甲戌那年雪芹才主张正式将书稿定名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八个大字,这才算首次立起了一座丰碑,永垂不朽。十年之后脂砚再题此诗时,全书未成,雪芹已逝,书即是泪,评即是血,血泪相参,二者本不可分矣。
如前所述,我为本书的构想和完成未尝放弃努力,而在此过程中,我对雪芹《石头记》的理解、认识、评价也有逐步的提高。大致说来,第一步,我正式提出《石头记》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部集大成的代表作。第二步,是把它定位于新国学(见1999年北京大学学报2期)。第三步,提出《石头记》应列为中华“十四经”的一个崭新命题(见北京与台湾的报纸)。
我提到这些,只是为了表明我对《石头记》的认识日益深化,并未由于年龄的衰老而有所退减。正由此故,对于这部批点本的质量,我才日益感到力不从心,未能作好。这一点惭愧心情无法自安,谨记于此,仁人君子定能鉴谅。
本书之得以完成问世,首先得力于全身心投入助理我完成校订批点的女儿丽苓、伦玲;我还要向以下诸位表示深深的感谢:策?人兼责任编辑刘文莉女士,她曾向我建议,希望能出版一部带脂评的《石头记》“评点本”,为“红楼”文化增添一些新的思维空间与启示;对本书提供了若干有益建议的于鹏先生以及慨然惠借图片的杜春耕先生,他们的热情使我永怀不忘。

内容简介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套装上下册)(普及本)》包括:《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上册)(普及本)》和《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下册)(普及本)》。《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套装上下册)(普及本)》是周汝昌先生耗时近六十年精心磨练而终于他九十高龄之际完成的百万字巨大工程之结晶。内容包括三部分。一是在十余种古抄本中进行了大汇校,恢复了曹雪芹的真笔原文,是迄今为止最为可靠的一部真本《红楼梦》。二是脂砚斋的朱笔批语达数千条之多,是《红楼梦》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批语紊乱、讹错、脱落不一而足。著者进行了全面梳理核定后文意晓然,对于理解《红楼梦》的思想艺术、创作心理等问题具有重大参考价值。三是著者毕生研究《红楼梦》的心得创获,对曹雪芹的思想感情、创作宗旨、艺术手法无不涉及,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校评者周汝昌先生是承接新旧红学的代表人物,名重一时的古典文学研究者、书法家和诗人。1953年出版的《红楼梦新证》,被誉为“红学方面一部划时代的著作”。周汝昌先生学贯中西,出版十几部红学专著,涉及红学领域各个层面,令海内外学界瞩目。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套装上下册)(普及本)》为横排简体套色印制,针对普通读者,具有普及作用。《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套装上下册)(普及本)》与2008年5月出版的繁体字本同为高技术精制出版,不但在国内堪称独树一帜,问世后也会有广泛的国际影响。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